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90|回复: 6

[短篇楼] 行於夢境之間 ------- [人氣投票支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30 17: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人菜比嘗試寫的短篇,感覺沒邏輯又奇怪的話請輕噴

接下來正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8: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普通的魔法使與貘

  「哼哼,這次是我更勝一籌呢!靈夢!」博麗神社前,霧雨魔理沙興奮的對在她面前的”博麗靈夢”說道「我這次彈幕可是嘔心瀝血完成的喔!怎麼樣!」,靈夢拍了拍灰塵,淡漠的應答
  「挺了不起的嘛?明明只是魔理沙呢。」
  聽到這淡漠的語氣,魔理沙頓時有點不滿「什麼嘛,剛才我可是一直佔有優勢呢,靈夢真是輸不起ZE~。」
  「是是是,魔理沙一直都很努力呢。」
  「咕……」一瞬間就被駁倒……再起不能!

  突然,空間感覺扭曲了起來,然後一個聲音傳來「就算是在夢境之中也相當不坦率呢,明明做一個自己大獲全勝的夢也行的呢。」
  「什……什麼啊!」魔理沙不滿的對扭曲點大喊道。
  一切感覺又正常了起來,不過與之相應的多了一位不速之客;長達地板的帽子、白衣連身的長裙和黑色披肩,而紺色的眼睛帶給人平淡的感覺,來者的臉上帶著不知道該說是從容、嘲諷還是溫柔的微妙表情,對著魔理沙說道「我還想說怎麼這個時間點出現,大概又是因為研究而通宵了吧,有時候還是要維持正常的作息呢,畢竟妳現在依然算是人類呢。」
  「切……哆來咪蘇伊特,妳來幹嘛啊……」魔理沙咂嘴的說著,貌似對於這位夢之支配者突然出現相當不滿;而夢貘並沒有因為魔理沙的不禮貌感到不快,只是回應魔理沙的問題。
  「稍微來看一下這個時間點怎麼有人在夢境啊,怎麼說現在也差不多中午快過了,就算再懶再會睡的人這個時間也該起來了吧,難道不是嗎?魔理沙小姐。」
  「……」魔理沙沒有回答,只是稍微瞪著哆來咪。
  「再怎麼說對於在夢境常做出驚人之舉的人類還是會稍微注意一下的吧,而且我感覺魔理沙小姐妳出現在夢境世界的時間越來越不定且短暫了,身體會撐不住的喔。」哆來咪苦口婆心的對魔理沙說著。
  對此魔理沙並沒有對哆來咪說礙事,或是妳好煩啊之類的話語,而是神色複雜的回應道「要是停下來的話可是會趕不上她們的啊…...如果我不加緊腳步的話……」
  哆來咪打斷魔理沙的話語「就算如此呢,也應該要適當的休息呢,我知道要魔理沙小姐這樣的停下來是不可能的,不過”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句話也是很實在的喔,而且適當的休息,有計畫的努力更容易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的。」
  魔理沙臉紅的咂嘴「哼……怎麼突然來這邊跟我說這些啊,平常我在夢中胡搞的時候也沒見妳這麼貼心ZE~。」
  「因為當初憑依異變的影響以及前陣子堇子小姐的夢魂和本體引發的事端魔理沙小姐也有參與吧,本來就很鑽牛角尖的魔理沙小姐可能潛意識會讓現實世界的自己更胡來,這樣可不行啊。」哆來咪歪著頭解釋道。
  魔理沙的臉皮終於掛不住了「不需要妳來煩心ZE~,去別人的夢境當老媽子啦!!」夢境中的博麗神社因為魔理沙的情緒波動而顯得有些不穩定,而對於魔理沙的逐客令,哆來咪只是笑笑地準備離開,並對魔理沙說著。
  「記得注意自己的身體啊魔理沙小姐,這樣才有本錢繼續胡鬧喔~」
  「啊啊啊啊啊啊!!!雞婆的傢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8: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不死者與貘

  「嗯,這邊記得是……」從魔理沙的夢境中離開的哆來咪,在現實世界也已經是晚上的時候,開始往其他夢境前進;而她現在身處於竹林之中,在竹林上方的月亮相當鮮明,如果是現實中這樣的月亮或許會讓一些妖怪有點騷動吧,不過這裡畢竟只是夢境,哆來咪並不在意那些,只是默默的往目的飛去。
  從竹林深處的部分突然有個稍微開闊的區域,一個白色長髮的女性正坐著仰望天上的月亮,靜悄悄地彷彿時間被停止了一般;看到之後哆來咪想著(找到了)而把速度降慢,然後默默的到那名女性旁邊並坐在她的夢魂上。

  「嗯?妳是……當初憑依異變時那個自稱是夢之支配者的……」白髮女性既沒有震驚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波動,只是略帶稚氣卻有著滄桑感的面龐有點疑惑。哆來咪只是笑著對他再次自我介紹道。
  「貴安,我是哆來咪蘇伊特,憑依異變過後就沒有再見了呢,妹紅小姐。」,對於哆來咪的招呼,妹紅只是靜靜的點點頭,並向她問道「特別來這邊有什麼事嗎?不會是要對於當初異變時我對妳動粗和暴言有所不滿吧?」
  「怎麼會呢?我只是對於現實世界中相當有衝勁,在夢境中卻安靜安分的妹紅小姐有點興趣而已;感覺妳已經很久沒有做什麼很大動靜的夢了,頂多是對於那個什麼普立茲姆利巴樂團的演出會有些反應而已,明明以前常常做些波瀾壯闊的夢呢。」
  「現在是堀茲姆利巴樂團喔。」妹紅並沒有多做說明,只是對哆來咪糾正道。
  「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物還是很上心的呢妹紅小姐。」
  「畢竟我作為一個人類實在是有點活太久了,雖然現實中橫衝直撞的,但也只是想給自己多一些活著的實感而已,不然要是就此停止思考卻依然活著豈不是很淒慘嗎?」妹紅依舊淡漠的對哆來咪解釋著「我也想過能不能就這樣去死,而試著在靈異珠異變的時候出陣,雖然最後沒有成功,不過至少也多找到了一些活著才有的樂趣呢。」
  「看來我實在幫不上忙呢,不過做為一個人類而沒有丟失自我的過了這麼久也是相當了不起的啊妹紅小姐,況且不用擔心,活著就會有新鮮事,和堇子小姐的相遇不就是那樣嗎?未來一定有能讓妳再次波瀾起來的機遇的。」感覺自己已經沒什麼能做的夢貘只是給予妹紅一些鼓勵,接著便默默地決定退場。
  沒有多說什麼,妹紅只是對漸漸消失的哆來咪點點頭,接著便繼續望著月亮,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未來的機遇啊……要稍微抱點期待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8: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兔子與貘

  距離妹紅的夢境沒有多遠的地方,是夢境形成的永遠亭,雖然跟妹紅的夢境並不相通,不過哆來咪還是感覺某種意義上有著奇妙的連結,當然在大門前昏迷的那個”藤原妹紅”則不算在內。
  「總是在竹林鬧騰的不死者,為了永遠亭的安寧給我躺下吧!」如此叫囂的便是現實和夢境反差巨大的鈴仙優曇華院因幡,現在正將手以槍的型態對著躺在地上昏迷的”妹紅”,彷彿控制了場面的鎮暴警察。「哼哼,這次把這個亂源搞定後師匠一定會對我另眼相看,帝那傢伙應該也會對我的惡作劇有所收斂吧!哼哼哼~」完美的沉浸於自己的夢中啊……
  「壓力是不是又更大了啊,鈴仙小姐。」對於這個場面哆來咪只是略有感觸的對鈴仙這樣說著「感覺比以往又更躁動了些呢,是因為之前憑依異變大鬧後反而對現實的自己帶來影響了嗎……?」
  「嗯?哆來咪小姐!來這邊怎麼也不打招呼呢?稍等我一下,馬上就好了。」說著便像是卡通一樣將那個躺在地上的”妹紅”一腳踹到天際邊,而後鈴仙便對著哆來咪說「這樣才能接見客人啊,來,請進。」
  
「……」擺著標準的表情,哆來咪隨著鈴仙的引導進入了夢境的永遠亭之中;在兩人都就座後鈴仙便對哆來咪詢問來意「哆來咪小姐怎麼突然又來了呢?該不會是月都又怎麼了?」
  「並不是,雖然我當初有和月都合作,不過那也只是因為各種原因才做的,其實我本人並不是很想讓他人利用夢境。這次來一樣是想要稍微關注一下鈴仙小姐的情況,雖然憑依異變時在現實中大肆發洩了一般,不過看來並沒有太多改善呢。」
  聽著哆來咪的總結,向來強氣的夢鈴仙的耳朵稍微蜷曲了些,並說道「因為幹過頭了所以反而讓其他人對於我那時候的爆走很不滿,但我已經回到夢境世界了,理所當然遭殃的就是現實世界的我,而她累積的壓力也理所當然的成為我的壓力了……因此現在的情況就……」
  「所以說單純的發洩有時候並不見得會很好呢,衝動行事不考慮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喔。」聽著哆來咪的訓斥,鈴仙不滿的對夢貘抱怨。
  「明明那時候也允許我那樣衝撞了呢。」
  「那是因為必須平復妳的心情,並且就如我所說,妳那時候一直以來累積的各種壓力,對妳來說也是足夠沉重的了,不僅僅只是異變或和幻想鄉的內部有關,而是妳的師匠、妳和月都的關係等等。只要妳發洩過了,現實世界的妳應該能更圓滑的處事,只要不要那麼緊繃的話會有良性的影響,不過稍微漏算了那些其他勢力的領頭會來找麻煩這點的,這個部份我向妳道歉。」
  「嘛,事情都這樣了也沒什麼能說的了,反倒是這樣讓妳幫忙也挺不好意思的,明明妳需要關注整個夢境世界呢,妳也很辛苦啊。」聽了哆來咪的話,鈴仙的態度也軟了不少「自己的事情還是要我自己想辦法處理呢,謝謝妳的幫忙,哆來咪小姐。」
  「當初那個戰戰兢兢又常常在夢境爆走的月兔如今也成熟起來了呢。」哆來咪有點感動的說著;而鈴仙則說道「現在請把我當成是幻想鄉的兔子喔,如今的我已經屬於幻想鄉的一員了!」
  「呼呼,真是了不起了,那麼不論是夢境還是現實都要加油喔,鈴仙小姐。」
  看著眼神堅毅許多的鈴仙,哆來咪溫柔的笑道,而後便向著其他的夢境邁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8: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不良天人與貘

  「哎呀,前面都沒什麼,現在開始才是重頭戲啊……不過那個小人族……除了心結之外也會有著那麼深刻的想法呢。」一邊在夢境中遨遊的哆來咪這樣的自言自語著。方才她已經經過了其他許多被捲進憑依異變、或是夢堇子牽扯到的其他夢魂的夢境中安撫或是深談,並才從少名針妙丸那裡離開沒多久。
  
  現在哆來咪正在夢境中的高空之中,而那裡有許多漂浮的要石,其中中央的要石上站著一位身姿挺拔並給人感覺相當自信的少女,那名少女現在貌似正準備要做什麼大事似的,將手上的劍充盈著滿滿的氣質;哆來咪對於如此充盈的力量也沒有感到很為難,紺色的眼瞳只是默默望著那名少女。
  接著少女停下了動作,貌似感覺到什麼一般向著哆來咪的方向轉頭看去,而後臉上是清楚可辨視的不滿;她向著夢貘飛去,劈頭就問哆來咪「妳過來幹嘛,我可是很安分的在夢境之中而已啊!」
  「我什麼都還沒說呢,只是過來看看妳的夢境而已,畢竟天子小姐就算是夢境也很強悍呢。」並沒有理會比那名居天子那銳利的問題,哆來咪只是慢慢地回答她。
  「哼,只是希望能重新鑄造整個世界罷了,即使只是夢中……不如說夢中的話妳不會還要阻止我吧?」彷彿想到了什麼,天子看向她的表情又更不滿了。
  「所以說我只是過來看看而已啊,沒必要那麼排斥吧天子小姐,反倒是我很想問清楚為什麼天子小姐總是希望能重新構築世間的萬物呢,看起來也不是希望自己成為什麼征服者或主宰的樣子。」
  「誰要成為那種人物啊,我只是單純的希望能把負面的事物給排除掉而已。」天子對哆來咪冷哼著說道「如果能讓悲傷哭鬧消失的話對大家不是都很好嗎?」
  「……」夢貘像是在思考什麼的看著天子,接著緩緩的露出微笑「真是敗給妳了,要說的話世間萬物可是有相對性的,因為有悲傷,所以才能感到快樂;因為會有哭鬧,而後才會露出微笑。不過妳這樣單純的想法也不是說不好呢。」
  「妳不會是來看笑話的吧?」天子感覺自己火氣越來越大了,在夢中累積壓力,怎麼想都非常本末倒置。「就算是夢的支配者也不該隨便窺探別人吧?又不是那個天天喝酒的鬼或是那個整天拉隙縫的妖怪。」
  「當然不是了,只是來見妳之前去過其他夢境,因為有了什麼感觸才問的。」
  「感觸?妳去看了誰的夢境啊?」直來直往的天子被勾引出興趣了「如果跟我說了的話就原諒妳打擾我的夢境,所以快說!」
  「真不講理呢,不過也沒什麼,反正妳在現實世界也不會有太深的印象,至於妳會不會因此想通些其他的東西我就不知道了。」哆來咪慢悠悠的說著。
  「別婆婆媽媽的了!」「是是是,真是急性子的天人呢。」

  「還記得那時候跟妳一起組隊參與憑依異變的小人族吧?」以此為開頭,哆來咪對天子問道。「我剛才去她的夢境那邊一下,平常呢她的夢境都是希望自己變成巨人的,大概是因為心結吧,總是想要能站的更高一點以便能俯瞰他人。」
  「少彥名的後代啊……為什麼會糾結於身高呢,明明那並不重要,跟她的身分相比又不算什麼。」天子認為針妙丸的想法挺神奇的。「等等,妳說平常?」
  「既然會思考就會有不同的想法,比如我對於妳想要重鑄世界這點也覺得挺難理解的,而且妳說對了,我剛才說的是”平常”。」
  「那麼意思是?」天子像是催促夢貘不要吊人胃口。
  「她似乎對於某個天邪鬼很執著呢,這次的夢境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原諒當初天邪鬼的所作所為,在夢境中激勵的為天邪鬼辯護,希望可以為天邪鬼做些什麼。」
  「那個天邪鬼……貌似是跟著她一起引發異變的對吧,而且還利用過小人,後來還被通緝過……為什麼即使如此她也想要為天邪鬼辯護呢?」天子認為這相當不可思議,很疑惑的問哆來咪。
  「因為希望如此吧,就跟妳希望能留下正面的事物,那是源自於心底的渴望。」哆來咪這麼說著「夢境世界的居民都是直來直往的,有時候會將表層的想法表露到夢境中,有時候呢,則會將心底的渴望投射於夢境中,難道妳不也一樣嗎?」
  「……」聽完這段話語之後天子陷入了沉思。
  「不論這段交流會不會給妳留下印象,不過能讓妳多加思考也足夠了吧;那麼我便不打擾了,再見囉,天子小姐。」說罷,哆來咪便退離了天子的夢境。
  還有很多地方要跑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8:0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天探女與貘

  「於是乎,今天就來的這麼晚啊哆來咪。」現在位處於夢境世界的一部份,不過並沒有刻畫出特別的場景,只是一個看似用來開茶會的小桌椅,而哆來咪對面的正是當初為了月都來請求夢貘幫忙的稀神探女。
  「畢竟要照料每個夢境世界的住民呢,探女小姐不會因此吃醋了吧?」哆來咪略帶戲謔地問著坐在她前方的友人,不過這次很難得的,天探女並沒有因此而有所反應,只是將茶杯放下後看向夢貘。
  「我覺得現在這個時間點不太適合開玩笑呢哆來咪。」探女微微的皺眉。
  「是嗎?不過是你先問我為什麼來的晚的呢,這種說法會讓人有所聯想並不奇怪喔探女小姐。」哆來咪試著用一如往常的步調對談,不過不知怎麼的感覺有點無法集中精神。
  「感覺妳很疲憊呢哆來咪,自從憑依異變後妳就特別忙碌的樣子,但一段時間前貌似又更忙了,真的沒問題嗎?」
  「身為夢的支配者的我會疲憊的話大概是本世紀最神奇的玩笑吧探女小姐。」哆來咪只是簡便的回答,不過語氣上稍微失去了一點從容。「因為是夢境不用擔心能力問題所以說些奇怪的事情會讓人困擾的呢。」
  「……」只見探女默默的看著哆來咪,而後將茶和桌椅消失掉,緊接著出現了一張沙發。
  「……不喝茶了嗎?在夢境中改變自己想要的事物已經很熟練了呢,不過突然就變出一張沙發是想要……」而不等哆來咪說完,探女只是坐在沙發上向哆來咪招手道
  「我的膝蓋借妳躺一下吧。」
  本來哆來咪想要說「突然就這樣邀請別人似乎有點急啊」或是「今天的探女小姐特別主動且不害羞呢」,想著今天探女小姐是想要撒嬌嗎?還是對於我遲到有所不滿所以想要報復呢?但是多種思緒交雜讓哆來咪有點頭暈,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反而是「真的可以躺嗎?…………………………啊勒?」
  而不等哆來咪改口,看到機會的探女直白的說:「可以啊,畢竟是我自己說的,在夢境中的交流不都是直來直往的嗎?」
  夢貘想要反駁什麼,但不知為何思緒混亂難以理清目前的情況,且天探女的說詞充滿了異常的魔力,於是哆來咪只是緩慢且僵硬的將頭躺放在探女的大腿上「既然探女妳這麼說了……」
  緊接著難以招架的疲勞湧上來,對於哆來咪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經驗,幾乎毫無阻礙的就這麼沉沉的睡去。

  對此探女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的將哆來咪的帽子拿下來,長達全身的紺色長髮就這麼放了出來,而探女默默地用手撫摸哆來咪的長髮,輕聲地說道「辛苦了,從憑依異變以來一直為了夢境世界的居民奔波,也該是時候休息了吧;晚安了,哆來咪。」
  這天晚上,夢境世界比往常都來的安靜,散發著舒心的流動,讓所有的夢魂都平靜下來的度過一個神奇的夜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8: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後補一個後記吧,其實這個想法滿早以前就有了,只是本人的文學造詣實在很糟

再加上常常犯懶,但是想想本蒼蠅訂下的目標中這個是最簡單的,連寫出這篇文的辦不到的話
以後也不用混了.....

最後感謝所有願意看完這篇亂七八糟的私心同人短篇,可以的話給可愛又苦勞的夢貘一票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0-18 08: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