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62|回复: 8

[中短篇] 【连载中】《东方桃花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0 01:16: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方桃花源  ~Origin of Peach Blossom in Far East~》
本文为上海爱丽丝欢乐团和ZUN创作的“东方Project”系列作品的同人小说。
百度东方吧链接:http://tieba.baidu.com/p/5929891320?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9.8.8.7&st=1540832951&unique=5F4567388BFD24C5B87F5215440F0570

由于楼主仍是在校学生,故不定期更新。望各位谅解,多多指教。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01:17: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调查报告
编号:ДВ-Япо-450927039
地点:日本·北海道
记录时间:公历1945年9月27日
负责机关:国家安全人民委员部第一总局远东局
主题:对于所谓“幻想乡”传说的存在和美国陆军航空军上尉查尔斯·约翰逊失踪一案的调查
密级:机密。只限国家安全少校以上的情报工作人员可查阅。
(根据俄罗斯联邦总统鲍里斯·叶利钦于1993年签署的总统令,本文件现予以公开,可于莫斯科的俄罗斯国家档案馆查阅。)
本次调查的调查组负责人为远东局海参崴支部的瓦西里·诺维琴科少校同志。参与人员包括:
远东局特勤科札幌站伊万·德米特里·季洛米托夫维奇上尉同志。
远东局特勤科札幌站米哈伊尔·罗切夫斯基中士同志。
日本共产党对外联络处处长,前共产国际驻日特派员大岛一郎同志。
本次调查获得了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的批准与支持。
[记录]
1945年3月,曾有我远东边疆滨海地带集体农庄的同志称看见过对岸的日本出现过奇怪的亮光。
1945年5月16日,美国陆军航空军上尉查尔斯·约翰逊在北海道一带执行侦察任务时失踪。美军方认为是遭到日军击落。
1945年8月8日,我军对日展开“八月风暴”行动,第16军对日本控制的南萨哈林岛展开攻势。我军航空兵K.S.萨拉维奇中士在行动中曾离队并与总部失去联系将近5个小时,后其人自行返回总部。据萨拉维奇中士的叙述,他与一敌机曾在北海道地区一从未在地图上标注过的区域交战,区域内无法使用无线电设备。他将敌机击落在该区域内后自行返回了总部。
据日军方在9月3日后公开的相关资料显示,日军在当日的战斗中同时损失一个飞行员和一架三菱A6M战斗机。
以下是季洛米托夫维奇同志等人进行的实地考察报告:
美军上尉的失踪地点位于日本北海道的崇山峻岭之中(北纬■■.■■,东经■■■.■■)。
附近的A村村长:啊,那里面啊……其实我们也不是很清楚。那里面太神秘了。没人知道那里是个什么状况。国家征兵也不会到那里面去,那里面似乎是被军部定义为无人区或者阿伊奴人的居住区了。
不过,据说在明治时代之前,那里面还是有人居住的。说来奇怪,明治时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了解过那里面的状况了。听过去的人说,那里面住了妖怪,可是现在那么大的炸弹都在广岛爆炸了,妖怪之类的可能根本不存在吧。
A村小学的女教师:我经常带孩子们到那边的山上去玩,不过那山还是蛮险的,我也不敢带孩子们去到山里太深的地方。以前就发生过小孩子在山里走丢的事情。山里有一座神社,但是那座神社连一个巫女也没有,也没有人看着。不过……听孩子们说,他们有时会看见一个穿的非常漂亮的大姐姐。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可能是村里的花子吧?不过孩子们说比花子还漂亮。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村子。
孩子们:山里面有趣的东西可多了!有时可以看到山里的镇子。
山中没有发现任何战斗机(包括美军飞机和日军飞机)坠毁的遗骸。没有发现任何降落伞。没有发现任何美军或日军的标识。没有发现任何求生标识。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山中唯一的建筑物是一座破旧不堪的神道教建筑物,里面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本次调查结束。
[批示][莫斯科]
远东局的同志们辛苦了。航空兵里的同志可以平安回来就好。战争刚刚结束,希望各单位都能将重心放在重建祖国上。美国人会料理这些的。这些文件都将作为国家安全的重要档案保存。
——警告——
本文件受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法律保护,任何无权限阅览者都将会受到检控到处决的处罚。
[文件已解禁]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01:18: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2016年·日本】
运输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战斗演习……降落伞……远东的大山……事故……密林……奇怪的女孩……
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我躺在一个木制的建筑物里。
“……这是哪里?”
“啊,你醒了。”突然一个穿着红白相间的——日本传统服饰的女孩子走了过来,对我说道。“这里是博丽神社。”
“……博丽神社又是哪里?”
“你不知道博丽神社吗?”她看着我,很惊讶的样子,“博丽神社是幻想乡边界上的地方,也就是我的家。看样子,你是从外面世界进来的?”
“呃……”我有些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你叫什么名字?”
“博丽灵梦。叫我灵梦就好了。”她对我说道。“诶!你身上的这个标示我在哪个地方见过!”
她指着我的制服上的"U.S. ARMY"的标志。
“让我想想……”她忽然走开,走到柜子前开始翻箱倒柜起来,突然拿出了一件衣服,“对,就是这件!”
美国陆军1943款战斗制服。
“你怎么会有这种衣服?”我叫道。
“哈…?”灵梦表现出不解,“这是之前,不久前去世的那个西洋老爷爷留下来的衣服。他留给我们了,说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把他的衣服带回他的故乡。”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幻想乡。”灵梦回答我,窗外阳光明媚,原野之中飞舞着蝴蝶,“远东远离人里之处。被世界所遗弃的地方。”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01:19: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名字叫做威廉·帕克,战友们都叫我比利。我出生在纽约州日内瓦城的一个传统基督徒家庭里。原本打算高中毕业后念个社区大学想要放飞自己实际上是浑浑噩噩度过一生的我,考进了普渡大学理工学院。
大学毕业后,持续多年的金融风暴和就业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无奈之下我加入了美国陆军。我曾被派往伊拉克执行任务,在那里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残酷。
经历了那次事件,总部将我调往日本,成为驻日美军的一员。在日本的生活可以说是平静的吓人,唯一能让人感到紧张的是基地电视里经常出现的不远处的一个国家举行阅兵式和领导人讲话的画面。
但是,尽管如此,在伊拉克经历的一切时不时会浮现在我的睡梦里。
为了应对变化多端的世界局势,总部决定和日本陆上自卫队在北海道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我和队友们要去执行一个空降任务。在降落的过程当中,我的空降设备出现故障,与队友们失散,不知是怎样才捡回了一条命(打开了应急降落伞?)。
而现在,我和博丽神社的少女——博丽灵梦,坐在同一个房间里,我看着她正在使用NES游戏机玩《超级马里奥兄弟》。
“所以说‘被世界遗弃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这是我第59遍问她这个问题。
“就是被世界遗弃的地方啊。”她回答我,“会不会是因为你是西洋人所以听不懂日语,要我去为你找一个英语翻译吗。”
“不是,我能理解日语。”我说道,“只是我不能理解你说的,‘被世界遗弃’究竟是什么概念?现在可能基地已经发现我失踪了,正在寻找我。”
“基地?”她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对我说话,“你是做什么的?”
“军人。”
“军人……是什么?总感觉在哪里听说过。”
“你们连军人都不知道吗?”我感到有点惊讶,这个地方有任天堂NES游戏机,却没有人知道军人,“军人就是……国家的卫士,保家卫国的人,共和国与世界的自由和平的捍卫者。”
“噢噢,想起来了,这个我听帕秋丽讲过,”灵梦说道,“就是像武士那种吗?不对,用错比喻了……就是过去那些效忠于外面世界的人类,虽然和武士很像,却把武士赶尽杀绝的人吗?”
“呃……对的,就是这种。”我苦笑了一下,“对了……你说这里是被世界遗弃的世界,那这台NES游戏机是怎么回事?”
“啊,这是魔理沙带给我的。”灵梦依然目不转睛,“她说这是外面世界的人以前喜欢玩的东西。大概也是因为被世界所遗弃了吧。说起魔理沙,她经常过来造访,可能你很快就会遇见她。”
“这样吗……”我盘腿而坐,“那这里除了你没有别的人了吗?”
“有啊。萃香。只是她在隔壁屋子里。她不喜欢你。”
“为什么?”
“比起说是不喜欢你,还不如说是有点怕你……这本书是你的吧?”
灵梦暂停了游戏,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小册子。那是我的《圣经》。我一般都放在自己的衣兜里随身携带。
“啊,是的。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这上面写的我一个字也看不懂。西洋文嘛。这本书叫什么?”她把书递给我。
“《圣经》。”
“灵梦!”突然,一个金色头发,戴着巫师帽的小姑娘突然闯了进来——这场面让我感觉我像是在过万圣节——狠狠抱住灵梦,“今天有宴会吗?”
“哎呀,死了啊,说曹操曹操到。”灵梦被她抱着,“没啊。”
“诶?这位是?”突然,她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又把头转向灵梦,“灵梦!灵梦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灵梦!”
“哎呀哎呀,你误会了。这个是来自外界的军人,迷路了,叫做……”
“威廉·帕克。”我答道。
“对。这位就是魔理沙。”灵梦又为我介绍魔理沙。
“啊,幸会幸会。在下魔理沙。雾雨魔理沙daze。”她向我伸过手。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01:19: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学的时候,我曾学习过爱因斯坦、海森堡、薛定谔、尼古拉·特斯拉等人的学说,但是现在发生的一切远超我的想象——一些原本该由NASA,或者CERN的科学家要去探索或见证的东西,被我,威廉·帕克,一个普通的美军下士所见证并经历着。
“所以说我这是跟掉进了兔子洞的爱丽丝一样的状况吗?”我问道。我、灵梦、魔理沙走在博丽神社外的竹林小道里。爱丽丝的兔子洞仅仅是梦境当中的存在,而我——至少我通过掐自己确认了一个奇怪的事实。
“什么什么?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哈哈哈哈……”魔理沙突然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笑点吗?”我感到不解。
“你昨天,就是在这里被找到的。”灵梦突然停下步来。“你被妖怪攻击的奄奄一息,要不是我刚好路过这里,你可能已经被它们消化的一干二净了。”
“妖怪?”我问她,“这个世界里存在‘妖怪’?I mean, goblins or devils?”
“是的。这个世界里存在妖怪。要不然我怎么让你跟着我走啊?你一个人留在神社里肯定会有危险的。”灵梦说道。
“我们现在这是去哪里?”我问。
“香霖堂。”灵梦对我说,“你不是很担心你的…呃…基地的人会费力气来找你吗?不如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办法帮你回到外界。”
“诶诶?”魔理沙问灵梦,“为什么不能从博丽神社到外界呢?”
“这就是问题所在……”灵梦揉了揉太阳穴,“我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而且这家伙似乎不记得他是怎么进入幻想乡的了,这可能就是让他无法直接从神社回到外界的原因吧。”
“帕克桑,你能说说你的回忆吗?”魔理沙问我。
“我只记得我从飞机上跳了下来……”我开始回忆,“下降的速度很快,我的降落伞出了故障,身体失去了平衡,偏离了预定降落地点,落在了密林里……我就记得这么多了。”
“能这样子进入幻想乡也真是神奇啊……”魔理沙喃喃自语。
我们来到了人类居住的村庄。灵梦说,这里叫人间之里。
这里的景色让我想起了以前基地里放假时我和战友们来到京都一带旅行看到的景色。这里的人类居民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我,好像看见了外星人一样。
我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了。军营里的汗臭味和汗毛和噩梦的影响充斥着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虽然这里有时会比较危险,但是这里格外的宁静,灵梦和魔理沙都非常可爱,如果香格里拉真的存在,它不在西㊣藏,而是在日本,在日本的深山里。
“欢迎光临……啊,魔理沙。”
这一家店铺的门口悬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香霖堂”。店铺里面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青年。
“早啊,霖之助。”灵梦说道,“我有一些小麻烦,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到我……”
“居然还有博丽巫女不能解决的麻烦?啊,这位是……”青年对我说。
“我叫威廉·帕克,美国陆军驻日部队下士。我在一次任务当中无意间进入了幻想乡。现在,灵梦和我都想找到我回外界的路。”这话说的我有些违心。
“啊,驻日美军,这个有听说过……”青年说道,“不久前去世的那个老爷爷,也和他是一样的人吧。”
“是的。”灵梦说道。
“灵梦,你的神社不是可以将外界迷失的人送回去吗?”青年问灵梦。
“是这样的,但是这家伙进入幻想乡的方式不太寻常……”灵梦说道,“所以我才来问问你有什么办法。你不是经常从外界带东西进来吗?”
“是这样的,但是我现在已经好久没有从外界拿过东西进来了……”青年说道,“再者,就算我有办法到外面世界去,我也不能带你们去。很遗憾,我没有办法。”
“好吧……”灵梦说道,“那这就有点棘手了……”
“不过,那个不久前去世的老爷爷,他的墓倒是离这里不远呢。你们外面的人似乎都有纪念……‘英烈’的习惯吧?”
查尔斯·约翰逊上尉的墓位于魔法森林里面。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的墓没有摆放在命莲寺公墓中,而是选择安葬在了茂密的森林里。灵梦和魔理沙早就已经习惯了森林里的环境,而我拿出了战斗背包里的战术口罩和手电筒,走进了森林之中。
那是一个小小的墓碑,摆放在一颗参天大树下。墓碑上刻着"Charles Johnson 1921-2016"。
我单膝下跪,在约翰逊上尉的墓前放上一朵虞美人草。我朝着墓碑敬了一个军礼。灵梦和魔理沙在背后看着我做这些事情,魔理沙充满了各种好奇。
“除此之外,这里的不远处有一个……呃……大概是叫做飞机的飞行器的残骸吧。”魔理沙说道。
我们又朝着飞机的方向走了过去。飞机的位置接近森林的中央,可惜这并不是约翰逊上尉曾经驾驶过的美军战斗机。这是一架日本三菱A6M“零式”战斗机。飞机的机身已经是残破不堪,那个象征着帝国荣耀的机徽的红色圆圈沾满了铁锈,整个机身也是锈迹斑斑;挡风玻璃是碎裂的,左边的飞机翅膀和尾翼早就不知所踪。藤蔓和蘑菇从驾驶位上长了出来,战斗机顶端的发动机早已变成了蜂巢。
我们离开了森林。“他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我问灵梦。
“不知道。早在我出生之前他就在这里了。不过,他经常和八云紫聊天,不久后又是赏樱的时节了,也许你可以见到她吧。”灵梦回答我。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1 01:44: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灵梦问我,“看样子你是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我认为我还是待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吧。”我说道,“直到有方法可以让我回去。”
“待在这里你会做些什么呢?”灵梦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我……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使约翰逊上尉愿意在日本的香格里拉里待上一辈子的时间。”
“有意思。”灵梦说道,“不过,这可要等到你能遇到八云紫的时候了。除了八云紫,也就这个神社上一个掌门人和他的接触比较多了。我不怎么认识他。”
“八云紫是谁?”我问她。
“八云紫是幻想乡的创始者。是她缔造了幻想乡的结界,也是在这个世界里最见多识广的妖怪了。”灵梦说道,“其实幻想乡里也生活着一些像你这样的外来人啦。不知道为什么外来人都很喜欢这里。”
“灵梦……你对外面的世界有了解吗?”我问她。
“稍微听说过一些东西。”
“你想过去外面的世界吗?”
“没有。守护幻想乡是我的使命。”她说,“而且,据说外面的世界很无聊。据说外面世界的巫女做起来一点也没有意思,而且人们呐还要为了一丁点的薪水去拼死拼活。有的时候人类之间还要自相残杀。”
“你连这个都知道?”
“约翰逊上尉就是因为和外面的人类自相残杀的过程中掉进来的啊。”
“灵梦,你知道外面世界的人曾经登上过月球吗?”
“听说过啊。”
“外界的人类登上过月球,他们开发出了前所未有、不可思议的飞行器,做出了下棋下的比人还好的机器人,但是他们的仪器却从没有准确发现过这里——远东深山里的幻想乡。”
“事实上,你们并没有发现月球的背面。”灵梦插了一句。
“而更多的时候,他们发明出来的东西……只是为了自己作践自己。”
我拿出了我的《圣经》,一页一页地翻着,翻到了圣徒保罗在罗马对人讲道的那些篇章。
“战争,屠杀,沉重的历史,犯罪,性侵犯,杀人,奇奇怪怪的理论,诈骗……这一切在我的故乡都是重罪,但是这一切每一天都在外面的世界发生着。”我说道。
“幻想乡还有人想要成精呢。啊,你怎么了?”灵梦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背。
“没……没什么。”
那一副副画面再一次地呈现在我面前,一帧一帧地播放,摧残着我的意识。等我反应过来,已是满头大汗。
“都怪我讲太多了。灵梦,你读过一本叫《海边的卡夫卡》的书吗?”
“我只读过《源氏物语》。”
“那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的故事。一个被诅咒的少年为了逃避父亲和现实而离家出走,来到了一个山林里的异世界。异世界被两个士兵的鬼魂所看守着。世界里被记忆中存在过的东西所填充着,曾经的木屋,不停地播放着同一个节目的电视机,电台司令乐队的磁带,都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着。但是后来这个少年走出了那个世界。”我说道。
“听起来跟幻想乡很像呢。”灵梦说。
“是的。”我说,“幻想乡,应该是世界的尽头了吧。”
我和灵梦坐在神社大殿门外的木板上,一直聊了好久,看着日落西山。这是世界的尽头的黄昏。
“灵梦,”我问,“如果有一天幻想乡没了,你会去哪里?”
“不知道哦。大概不会有这一天吧,毕竟这里可是世界的尽头,被世界所遗弃的地方啊。”她说,“如果真的有这一天……可能会去露西亚的荒原里?对了,说了这么久,还没给你安排住处呢。按你这种情况,应该把你安排在人类村落住……”
“我觉得我还是待在神社里比较好。”我说。“毕竟如果有了什么新的进展,我可以第一时间来找你。”
“神社也不一定非常安全哦。”她说,“况且,神社每天也有神社的开销,你住在这里……”
“喏。”我把我的钱包拿了出来,掏出一张一百美元的纸币,“这是外面世界通用的货币,和日元兑换的话大概是1比110。”
“1比110…也就是说这一张纸就相当于一万多元?!”灵梦吃惊地喊道,眼睛里闪着亮光。
“是的。除了100美元,我也可以每天教你英文,你也可以帮我提高一下我的日语。我也可以帮你干活。你给我提供一日三餐,住所和一定程度上的保护。你看如何?”
“那行,反正萃香因为你也不见影子了,你住在神社里也没有问题。”灵梦说道,“我待会儿去给你准备一下。”
“成交?”
“成交。”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02:11: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历1945年8月6日,西方诸国在日本投放超级炸弹,8月15日,日本向西方诸国投降。”
“人类本以为从此以后就是大同世界,永久和平,但是不然。在日本投降到西历1962年期间,在中国,朝鲜,中东诸国之间均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战争,在西历1962年以米露两大国互相以超级炸弹相胁迫而险些使世界秩序崩溃,人类灭亡。”
“西历1966年,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席卷整个世界。无数人因此丧命。”
“西历1972年,中东诸国拒绝向西方诸国出售人类使用的燃料——石油,各国经济陷入崩溃。”
“西历1991年,强大的苏维埃露国解体。人类又一次地认为从此天下太平,但事情总是有违人愿,在欧洲爆发了自1945年大战结束后最为惨烈的战争,三个民族互相屠戮,这场战争直到2001年才正式结束。除此以外,极端组织与主义仍然肆虐着世界各地,不断地带来各种破坏与伤亡,这是为当今人类最头疼的事情。”

由我口授,灵梦负责记录的一本《1945年来的世界史》拿到了稗田阿求老师那里去。
“虽然说有时能得到一些外界的信息,”稗田老师说道,“但是能像这样这么详细地介绍外界的事情的人和书太少了。看起来外面的世界不是很太平啊。”
“是的。”灵梦说道,“不过也好,至少可以打消一部分对于外界充满憧憬的人的想法了。”
“那么,帕克先生,请跟我来吧。”稗田老师对我说道。
我跟着稗田老师,一起来到了一个叫做“寺子屋”的学堂。一走进门,就能看见一个银色头发戴着奇怪帽子的姑娘。
“啊,谢谢你了阿求。”银色头发的姑娘对稗田老师说,“你就是威廉·帕克对吧,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上白泽慧音。从今往后,你就在这里工作了。你应该清楚自己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是的。”我回答。
慧音老师拉开了一扇木门。木门里的房间坐满了学生。我跟着慧音老师走进了教室。
“诸君,这是我们的新老师,威廉·帕克先生。”慧音老师对学生们说道,“他今后将担任在座各位的英文老师。”
“诶诶?英文?”
“做什么东西……”
“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了,帕克先生。”说完,慧音老师就走出去了。
“各位,我的名字叫威廉·帕克。”我一笔一画地在黑板上写我的名字,“William Parker。从今往后我就是各位的英文老师了。”
我在幻想乡的第一份工作,在人里名为“寺子屋”的学堂里担任英文教师。每个星期上一次课,每节课上40分钟,工资是一节课2000日元。在幻想乡的世界里,这个薪资似乎已经非常可观,我钱包里仍有的钱至少可以负担我在这里面二十年的生活了。其余的时间,我可能都会停留在博丽神社里。
“在座各位对英文的了解有多少呢?”我问。
“26个字母。”
“外面世界的通用语言。”
“名为莎士比亚的大文豪。”
“莎士比亚。很好。”我拿起粉笔和我手中的《圣经》,“那么,在座各位有谁知道这本书呢?”
《圣经》……这可能是我目前能找到唯一的教材了。
“不知道哦。”
“这本书,叫做《圣经》,是一部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很多人编在一起的书。这是外面世界的人所信仰的神讲的话语,”我将《创世纪》的第一章第一节到第十节抄在黑板上,“我给大家念一遍吧。”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 and the earth……"
……
“这节课的作业,是用英语写一篇自我介绍。模板和单词表我已经发给各位了,下节课上课的时候收,你们好好把作业完成,我会跟你们讲外面世界有趣的事情哦。”我说道,“下节课上课的内容是讲《罗密欧与朱丽叶》,没有书的同学可以去隔壁的……铃奈庵借一下。好了,下课。”
学生很快就走光了。我站在讲台上,突然慧音老师走了进来,问我,“学生们怎么样?”
“还可以,”我回答,“至少26个字母都懂。”
“灵梦小姐因为临时有事,先离开了。”慧音对我说道,“听说,你是约翰逊先生的后辈。”
“是的。”
“约翰逊先生生前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慧音说,“最近突然就离开了。唉。”
“生死长存。”
“我可以领你去他的故居看一下。”

约翰逊中尉的故居位于人间之里的一栋江户风格的独栋小楼里。小楼并不是很大。
我拉开了中尉家的木门。房子里空荡荡的。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几本《国家地理杂志》,分别是1920年,1934年,1963年,1982年,1995年的。书柜里还摆着几本书,关于什么奥斯曼帝国历史,印度文化研究,日本文化研究的书。书桌上摆着的纸,写了几句《约翰福音》里的语录——大概是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的时候写的吧。
“以前的时候,先代巫女经常来造访这里,约翰逊先生也经常去神社。他们一聊天会聊很久。”
“先代巫女?”
“啊,就是博丽神社上一代巫女。也就是灵梦小姐的……监护人?反正灵梦小姐小时候管她叫‘妈妈’。但是她在灵梦小姐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这样吗……”
我蹲下来,打开了约翰逊中尉书柜里的抽屉。令我有些吃惊的是,这些抽屉里都堆满了记事本。
都是约翰逊中尉从1945年失踪在幻想乡以来记的日记。
“这些日记,我可以带走吗?”我问慧音。
“可以是可以,这些日记都很多哦。”
“没关系。”
我先把约翰逊上尉在2009年到2016年期间记的日记带去了。
“那么,我们下周再见了,慧音老师。我有事情也会来人里的。”
“好的。一路平安,帕克先生。”
我离开了人间之里,沿着兽道走回博丽神社去。背着这么多记事本走上山去,对我而言还是有不小的负担。
“啊…”
突然我感觉我的后脑勺遭到重重的一击,我便向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的——妖怪出现在我面前。
“哎呀哎呀,”它开口了,“没想到现在还有这么蠢的人类啊,独自一人走在兽道上。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口粮吗?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我……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与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10:19)”
“什……什么?”
“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捆绑这个企图害我的……魔鬼妖怪。”我磕磕巴巴说道。
“难……难道说?”妖怪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可…可恶!明明都已经进到幻想乡里来了,怎么还会……不要让我听见那个名字!”
“奉……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驱逐这个企图害我的魔鬼妖怪驱逐!”
“不……不!”妖怪大声喊道,样子非常痛苦。它烟消云散了。
不一会儿,灵梦突然从天而降,“没事吧?”她问我。
“没事。”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很多天后,我才真正见到八云紫。
樱花的花期终于蔓延到了北海道,博丽神社里的樱花全都开了,听灵梦说,博丽神社一直是幻想乡里有名的赏樱地点。整个神社被粉色的樱花覆盖着,这场面让我想起了曾读过的坂口安吾的小说里出现的景色。
各种各样的人——妖怪纷纷都在这一天来到博丽神社了,我,灵梦和魔理沙可能是这里仅存的人类。
“诶?灵梦,这就是居住在神社里的外界人吗?”一个戴着红色帽子,穿着白色衬衫的会飞的女孩子问灵梦,她问完拿出一个旧式的胶卷相机给我拍了一张照。
“呃……是的。”
“你好呀!我是来自天狗山的天狗新闻记者,射命丸文,执笔幻想乡的报纸《文文新闻》!可以的话,叫我文文就好了!”文文对我说道。“请问您怎么称呼?”
“帕克。威廉·帕克。”
“好的帕克先生!有时间的话可以做一次专访吗?”文文问我。
“呃,这个……”我有些犹豫,突然灵梦的声音传来,“帕克先生,你可以去搬一些酒吗?酒放在仓库里了哦——”
“好的,知道了,”我回答灵梦,随后又对文文说,“有时间一定会的。”
“谢谢您!”
盛开的樱花林里,妖怪和妖精们又唱又跳,非常热闹。我想起自己家中的感恩节,只不过今天的聚会的主角,都是那些曾在我童年时读过的童话故事书里的插画才会出现的妖怪精灵们。
“不如过来一起来玩呗。”突然,魔理沙对我说道。
“可以吗?”
“没事的啦。这是在博丽神社里,灵梦也在,不用担心什么会被妖怪吃了的事情啦。”魔理沙对我说,拽起我的手,“来吧来吧。”
我被魔理沙拽到了樱花树下。在这么多妖精妖怪里,我是少数的人类;在这么多女性里,我是唯一的男人。非常尴尬。
“这位就是居住在博丽神社里的外界人吧?”
“幸会幸会……”
我拿起了一个干净的小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习惯了工业啤酒的口感的我第一次品尝天然的日本清酒,无法拒绝的是美妙的口感和新鲜感。
“据说,在樱花林下待久了的人,有一天都会发疯的。”一个戴着紫色睡帽,浑身上下都是紫色看上去有一些病弱的女孩对我说道。
“好像是有这种说法。”我附和道。
“啊,帕秋丽会走出图书馆出来赏樱,真是少见呢。”一个金色短发,穿蓝色连衣裙手里拿着娃娃的女孩说道。

“哟,灵梦。”
不知何时,一个穿着紫色华丽裙子的金发少女出现,朝我们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长着九条大尾巴的蓝色衣服的少女。
“你怎么也来了啊。”灵梦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但脸上更多的是无奈的表情。
“这不是看天气很好,也很热闹的样子吗?”紫衣少女说道,“往年这种时候,蓝都会去冥界吧。”
“这位是……”我问。
“威廉·帕克。我知道你。”忽然,她看向了我。“这里的生活还适应吗?”
“八云紫。”灵梦说道,“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的那位,也算是约翰逊先生的旧识吧。”
“怎么了,又提起这么久远的事情来。”八云紫说道,“这是赏樱会吧?不是约翰逊中尉追悼会或是什么叙旧大会。”
“对你而言居然也有久远这种概念啊。”灵梦说道。
“八云小姐,”我说道,“我想去了解约翰逊中尉在幻想乡里度过的一生,了解约翰逊中尉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去世。”
“这种事情,”她拿出一把扇子,“你不是该比我更懂吗,威廉·帕克?”
“我不是很理解您的意思……”我说道。
“诶诶?约翰逊先生?”拿着娃娃的少女说道,“明明不久前才死的说……”
“那么在座各位也都认识约翰逊先生了?”我问。
“是的。”站在紫发少女旁边穿着女仆装的银发少女说道,“不过……他确实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
“外界进来的人不都是很奇怪的人嘛。”魔理沙说,“说这么沉重的事情干什么啊。继续嗨起来啊!”
“魔理沙说的是呢!”

“一群未成年人喝烈度这么高的酒,”我说道,“不太好吧。”
“她们的见识可一点不比作为成年人的你少。”八云紫说道,“尤其是灵梦和魔理沙,这两个孩子。”
“孩子?”我问,“可是您看起来……”
“啊,有灵梦的‘妈妈’,灵梦的‘外婆’……甚至比她更久远的博丽巫女时就有我了。”八云紫说。
“那么您是……”
“是的。”
“真奇妙。”我说,“那您和灵梦之间又是……”
“用你们的话来说,那应该叫监护人吧。”八云紫说,“毕竟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
“她们看起来,真开心啊。”我说。
“当年约翰逊也是这么说的。”八云紫说,拾起一朵樱花花瓣,随后又弹掉。“我看着约翰逊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看着灵梦从小孩子变成了一个稍微长大一点的小孩子,他们说我是从来没有变过的。”
“您可以跟我讲讲您所了解的约翰逊中尉吗?”我问。
“对我而言那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是说来也挺长了。”八云紫说。“他也就才刚刚走的样子,你瞧,这樱花开的多鲜艳啊。”
“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已经说过了,”八云紫说,“这种事情,你明明比我更清楚。”
“我不理解。”
八云紫笑了笑,用她的扇子戳了戳我衣服上的美国国旗。
“连进来的方式都那么像啊。”她说,“他会进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和你是一样的。”
“我吗?”
“是啊。”八云紫说,“你们之所以能进来,是因为你们想进来啊,威廉·帕克。我说的没有错吧?”
“我还是不能理解您的意思。”
“只要你想要走,你很快就可以走。”八云紫说。“只是你不想而已。”
“是吗……”我说,“看来幻想乡还是有很多值得人去眷恋的地方啊。”
“嗯哼。”
“就目前而言,我还是想要留在幻想乡,”我说,“我还是想去了解约翰逊中尉在这里度过的一切。”
“那也好呢。”八云紫说,“你要是弄清楚了的话,那也对你是有很大帮助的呢。”
“八云小姐真的知道一切吗?”
“知道。”八云紫对我说,“只是我目前不能跟你讲太明白而已……否则就没意思了啊。”
她伸出手来,突然在空气中划开一道空间的裂痕,把手伸进去,拿出几个日记本出来。那正是约翰逊中尉其他的日记本。
“这几个日记本,都是他刚来到这里面的时候记的。”八云紫对我说,“好好研读吧。”
“啊……谢谢您。”
“今天晚上这里也会有宴会。祝你在这里玩的开心,先走一步了。”
“八云小姐,我们什么时候还会再见面?”我问。
“做什么?”
“告诉我那些我想要去知道的。”
“谁知道呢?”八云紫说,“有机会再说吧。可能不会很久,可能又要一些时间。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也会领你去一些地方的。”
然后,八云紫就消失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WOW,更了更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1-16 10:0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