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3|回复: 8

[中短篇] 【短篇/番外?】无声之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9 08: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实话,这篇文的cp我到底是怎样凑出来的我都已经不大记得了,只记得当时自己疯狂沉迷于《虐杀器官》等伊藤计划的三部曲之中。
总之,邪教cp注意,多方向理解可能,以及作者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执意要说这个是一个he的故事的留意。
(本文为【乡里奇谈】参赛作品,只是因为绘制了封面而打算重新修改再发布)
(以及,番外什么的,应该是作者瞎口胡的)
(注:伪名梗,私设到处都是,或许还导致各种想不到的诡异ooc和人物关系,总之阅读时请留意
(最后,请各位食用愉快
===================================以下为封面=====================================

《无声之雪》封面

《无声之雪》封面


=====《无声之雪》=====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复位

在下雪的幻想乡之内,一个虽然头发的主题颜色的黑白,但是有一撮红色的标志性头发的妖怪,那个名为天邪鬼的妖怪在幻想乡之中四处逃窜着。
蕾蒂坐在树上,看着眼前这片被白色的雪所覆盖着的世界,回忆着天狗们发下来的新闻。
      然后,这名通缉犯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然后,在对方不解的眼神之中,蕾蒂并没有理睬她,而是转身离开,放她走了。
白色的雪花慢悠悠地飘在幻想乡的上空,陪伴着毫无目的地四处飞翔的蕾蒂。
      然后,蕾蒂又找到了另外的一块树枝之上,坐了下来。
      她接住了一片白色的雪花,用力一吹,便变出了更多的白色雪花们,撒向了整个幻想乡。
     虽然另一个当事者已经无法回忆起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成功地回到这里,回到曾经的生活之中,这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吧。
     欸?
     你问我那是一个怎样的历史?
     嗯,说来话长呢。
     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就再讲一次吧
     那个遥远而又不真实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移出


        城墙外的景色和都市内的景色是不一样的,在围墙之外,都市外的景色是一片荒芜,如果没有一定的能力,是无法生存下来的残酷世界。

        有着银色头发的少女,莉提蒂亚,拖着她的金色的三叉走在路上。三叉在雪地上划过一道深深的痕迹,以及留下了覆盖在它上的其他的颜色在雪地上。 她抬起头,看着远方那似乎将那边的天空和这边的天空也分开了的墙壁。

        自己曾经也是里面的一员。

        十年前,不知道为何,不甘于自身地位底下,而任人欺负的妖精们意外地和外界的人类取得联系并勾结在了一起,最终导致了外界的人类毫无阻碍地入侵了幻想乡,并将其毁于一旦。

        而在莉提蒂亚的记忆中,当时同时也是天邪鬼异变的时候。在外界的人类踏入那片土地的同一时刻,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天邪鬼也孤注一掷地用尽全力发动了她的能力。结果,所有人的力量都被颠倒了。从此,在莉提蒂亚的记忆之中,强者变成了弱者,弱者变成了强者。

于是,曾经强大的大妖怪们被外界的人类屠杀,或者被捕捉去当作了实验品。

        其实,无论是大妖怪,还是小妖怪,或者是妖精们,大家最终没有一个人逃脱沦落为实验品的命运。可真是愚蠢的啊。

        而,就在这样的浩劫之中,莉提蒂亚,亦或者是,蕾蒂,失去了她最好的朋友,琪露诺。

        说实话,至今莉提蒂亚都无法理解森罗为什么可以坦然接受她最心爱的人的生命被夺走的事实,并收留了以琪露诺和少名妙针丸的灵魂为代价而诞生的少名诺。

        虽然说当时三人一开始住在一起的时候有诸多摩擦不快,但是虽然最后三人在那个围墙之中度过了从在那次浩劫发生之后最美好的几年,但是,莉提蒂亚知道,她从心底里就不愿意接受琪露诺已经消失了的事实。

        于是,当少名诺越来越表现出妙针丸的个性的时候,莉提蒂亚离开了那里。

        她来到了城墙以外,遇到了当时侥幸活下来的,大妖怪们的后代们,。虽然说他们的前代们都已经失去了力量,但是凭借着强大的血脉,这些后代们依旧持有着他们本应该有的力量。

        这样,集结这样的一批反抗军,去将那个墙壁推倒,拯救里面忘记自己是谁的妖精和妖怪们,然后重新建立一个曾经的幻想乡,这是失去了八云紫和八云蓝的橙以及看着博丽灵梦和雾雨魔理沙死去的下一代博丽巫女,还有第十代的御阿礼之子三人一起得出来的方案。她们相信着,只要集结大家的力量,就一定可以回到以前的幻想乡之中。

        于是,作为恰巧处于强大和弱小之间,在那场浩劫之中有幸保存力量,又渴望着返回以前的幻想乡的莉提蒂亚同意了她们的计划并加入了行动的先行军之中。

        然后,负责提供情报的人告诉她,城墙内有她们的人可以提供一定的信息,需要她去城墙附近去接头。

        所以,独自解决了一批人,让自己的衣染上了其他的颜色,莉提蒂亚终于来到了这里,这片围墙之外,去见她们的接头人。

        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的身影从一颗枯树背后走了出来。

        “好久不见,莉提蒂亚姐姐。”

        被浅蓝色的蝴蝶结系住的浅紫色长发在风中飘荡着,身穿着黄色披肩的女孩说道。从对方蓝紫色的眼睛之中,莉提蒂亚看不见对方的情绪和想法。

        这是持有着琪露诺一半的灵魂的人,少名诺。

        “少名……诺,怎么,会是你?”

        “怎么可能不会是我呢?”少名诺笑了笑,“你们都有意无意地隐瞒我的出身。但是说实话,我们怎么不可能不知道我们自己的事情呢?而且,如果不是我的这份充满着【罪】的出身,我又怎么可能站在这里呢?”

        一改往日应该是妙针丸的性格,莉提蒂亚眼前的女孩说出了既不是妙针丸也不是琪露诺的性格可以说得出的话语。

        “我知道你想回到你们曾经居住过的,对我来说是无比陌生的幻想乡,而我也并不觉得都市里大家的生活是幸福的。所以,我决定给予你们帮助。”

        她苦笑着,然后叹了一口气。

        “总而言之,这或许,也是我对森罗姐姐唯一一次的逆反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

        “这一切都会结束,就如你所期望的一样。”

        随着这句话的说出,雪,变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零下之杉

        黑色的雪落在了地上,吸走了一切的声音。

        城墙外,地面上是远远比都市内要厚上几十倍的雪,走在其上就像走在一片由黑色的沙子铺成的沙滩上一样。

        但是,在这片黑色之中,却有着其他的颜色。

        从初冬开始就下起的黑色之雪看上去跟以前的雪一模一样,似乎也只有在颜色上有所不同。但是实际上却跟以往的雪完全不同——它并不是自然的。

        它吸走走了一切的声音,无论是发出的还算听见的都被它吞噬了。

        刚开始触碰到这些雪的时候,任谁也不可能马上察觉到有任何的异常。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很多人都发现了自己所说出来的声音都不会被人听见。随着交流被阻断,许多人陷入了不被理解的狂躁之中,开始了对身边无辜的人的互相伤害。

        少女已经不止一次地目睹了这些事情的发生,也阻止了很多次,也失败了很多次。

        回忆着这些资料,少女看着眼前的黑色的海洋,漂浮在海洋之上异常鲜艳的别的颜色,以及,一个身影。

        虽然大概已经猜到了什么,对于导致这些黑色的雪的出现的元凶也有所答案了,但当少女看到眼前的这个无比熟悉的身影的那一刹那,她还是犹豫了一下。

        “好久不见,森罗(shinra)。”

        对面,是一个有着银色头发,脖子上裹着一个特别长的白色围巾的少女。她手持着一个金色的三叉,在她蓝色的眼瞳之中,倒映出了那个名为“森罗”的少女头上那个标志性的红色。

        “好久不见,莉提蒂亚(Letitia),不,白石。”少女说着,关掉了一切有关于黑雪的报告以及附带的都市内发生的,根本不会让大家知道的,因为这场无尽的黑雪而最终导致消失了的生命们,“没想到……不,果然,果然还是得说【果然是你啊】,是吧?”

        “引发这样的骚乱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这只是在无意义地在消耗大家的生命而已。”

        “你真的觉得,生活在那样的世界里,大家会获得幸福吗?”莉提蒂亚说道,“你真的觉得所谓【伊甸园】计划是好的吗?”

        “从十年前,伴随着幻想乡的崩坏,大妖怪们被外界入侵者屠杀,博丽是巫女从此失踪,剩下的就只有一群勾结了外界势力的妖精和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小妖怪们,然后在此基础上,大家都被编入了名为【伊甸园】的计划中,建立了这个【伊甸园】,成为了他们的实验品。”

        “……你这些都是过时了的资料了。”

        森罗似乎是想再解释什么,但是她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并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现在,在那个都市之中,大家都生活得无比地幸福。不必再为了生存或者其他互相厮杀,就算是没有任何的力量都可以好好地活下去。无论是人类,妖精,还是妖怪,大家都好好地活着。”

        “那你该如何解释少名诺的事情?你忘了她是怎样诞生的了吗?”

        “……唉。”

        随着少名诺这三个字在谈话之中出现,两人之间的世界陷入了沉默。

        黑色的雪似乎下得更加强烈了。

        “我的目的,仅仅只是保护弱者,给他们创造一个他们都可以过得很幸福的世界。”

        “你觉得,因为当初你毫不保留地使用逆转的力量,导致了的比大妖怪还要有更强的实力的妖精,小妖怪们,是弱者吗?”

        “那么,就算是失去了力量,站在你身后,被你集结起来的那一批,所谓的,找到的,当年失踪的博丽巫女的后人,以及各种各样大妖怪的后代,他们也是弱者吗?”

        “别诡辩了。”莉提蒂亚说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如果不是那些妖精们的事情,他们怎么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而你,明明也是幻想乡的一员,是妖怪而非妖精,却为什么执意要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上,去按照那些入侵我们的势力的指示,去看着这样的监狱呢?”

        “我都说了,我只是对弱者负责而已。”

        “然而你所要负责的对象,却是拥有着我这边所有力量的总和的几十倍的存在。”

        两人有一句没有一句地互相针对着对方的话语发表着自己的言论。

        “总之,如果你可以现在迷途知返的话,我相信大家一定会重新接纳你的,不会再把你当作当年的通缉犯对待的。”

        看着对面自己熟悉的人给自己抛过来的橄榄枝,森罗张了张嘴,想解释什么,但是最后她还是闭上了嘴。

        但是,空气之中似乎还飘荡着一句话。

        力量上的强大,就一定是强者吗?

        只不过,这句话很快被其他声音掩盖住了。

        金属碰撞的声音,子弹呼啸的声音,以及弹壳落下的声音。

        还有就是激光射出的声音,激光落在雪地上的声音,以及血液洒在地上的声音。

        “看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沟通的了。”

        于是,极其有默契的,两人举起了自己的武器。森罗握紧了手上那把像是放大了几十倍的针的枪,而莉提蒂亚则是握紧了她手上的三叉。

        然后,两个身影撞在了一起。

        交错之后,只有一个身影是站立在雪地上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噩

        警报声回荡在都市的上空,伴随着的是从初冬开始就没有停下来的黑色雪花。

        但是就算是这样,都市之中,路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惊慌失措,似乎大家还在过着跟以往一模一样的生活。

        黑色的雪花落在地上,然后地上有多出了一个脚印。

        一个身穿着制服的少女一如既往地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向着自己熟悉的方向走去,推开了自己熟悉的门。

        “欢迎回来。”

        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少女听到了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在她面前,是一个要比少女小上几分的女孩。

        “我回来了。”

        “早上工作辛苦了,姐姐。”

        “没什么,只是日常的巡逻而已。”少女摸了摸女孩的头,说道。

        少女和女孩似乎没有父母,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屋子里就只有两个人相依为命。不过,虽然屋子不算豪华,但是该有的设施都有,例如温度维持系统,食物运输系统以及网络系统等等的所谓可以完全保障生活所需要的一切的系统们。几乎是可以达到足不出户也可以很好地生活下去的程度。

        但是,对于小孩来说,上学还是需要去的就是了。

        “昨天老师留给你们的作业做完了吗?”

        “做完了,姐姐你就放心就好了。”

        一如既往地吃着跟统一的健康伙食表没有区别的早餐,少女和女孩开始交流起她们日常都会将的事情。

        “今天你们上课的地址会有所变化,你们老师刚刚通知才了我。所以赶快把早餐吃完,我待会儿带你去新的上课地点。”在吃下最后的一块面包之后,少女一边喝着牛奶一边说道。

        “好的。”女孩是这样说道的。

        因此从很早开始就住在了一起,两人都很有默契地吃完了早餐并收拾好了东西。少女重新整理了一下她自己的制服,而女孩则是在这个空档里从她的房间里拿出了她之前所作完的作业和她的书包。

        “走吧,少名诺。”

        少女拉着女孩的手离开了屋子,又回到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两人踏上了一个女孩从未搭乘过的列车,来到了一个女孩从未来到过的地方。

        “就在这里了。”少女说道,指了指另外一边那个被一群孩子围着的成年人说到,“快过去吧,你的老师在那边。晚上我在过来接你回家。”

        “好的,姐姐再见。”

        看着少女的身影踏上了返程的列车,又看着这个列车在自己的视野里消失,女孩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呼唤着什么,但最终一切的言语都化成了一句小声的自言自语。

        “万分抱歉,我最爱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3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负义

        “讷讷,正邪。”

        小小少女转过身,对着坐在她身边,应该是她的几十倍大小的,却也是少女的人说道。

        “为什么正邪要帮我呢?还有那句【帮助弱者】什么的……”

        “这是和前代的约定。”她身旁的少女,捋了捋她那标志性的红色头发,说出了如下的答案。

        “又是前代的约定吗……”

        小小少女看着眼前似乎在过着欢快的生活的人们,喃喃地说道。

        有没有一次,哪怕只有一次都行,答案可以不是【前代的约定】呢?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不在的话,正邪你会怎样做呢?”

        看着自己眼前的小小少女,有着那一撮红色头发的少女听到对方的这句话之后愣了愣,但很快就想到了答案。她将小小少女从地面上拎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你在哪里,我就在那里。”

        一声巨响之中,回忆在眼前消散了,少女眼前的景色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从天上飘下来的黑色雪花越来越多。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今天的冬天就变得格外的奇怪。不仅仅是雪变成了黑色,气温也变得比往年要低很多。少女伸出手想去抓住其中的一个即将从自己面前划过的雪花,然而却看着那个雪花穿过了自己的手心,落在了地上。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向着面前那个像想吞噬一切的黑色洞穴走去。

        时不时有一些装备精良,身穿制服的人从她身边走过,但是他们都没有拦住少女的步伐,反而相反的,还有一些人停下来,对着少女行了一个礼致意之后才继续走。

        少女微笑着回应着,但是没有说话。

        “但是啊,正邪。”

        小人族的公主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对着她身边的少女问出了这样的话语。“如果是相反的情况呢?正邪比我大这么多,如果正邪先离开了……”

        “怎么可能呢,我是绝对不会先于你一步离开的。”小人族公主的话语被少女打断了。

        “正邪……”

        “我会活下去的,一直。”少女站起身,看着窗外那些地面上的景色和看不清的身影,说道,“直到那个世界被创造出来。”

        “那个世界?”

        “就算是弱者也可以不用勉强的方式活下去的世界,”少女说道,“这是她的遗愿,也是大家的夙愿。公主大人你就好好待着就好了,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能让你可以在那样的世界里生活的。”

        “那,”小人族的公主顿了顿,”谁是弱者呢?”

        少女伸出了手,一扇看上去无比沉重的铁门就打开了。她走了进去,眼前是一个电子屏幕的海洋。

        有一点诡异的是,有一个屏幕是黑的。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主机吧。”少女自言自语着,走到了那个屏幕的面前。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U盘,然后对着那个屏幕前的接口插了进去。

        “一切的一切,都将会结束吧。”

        真的是,很抱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灰色的雪从天上落下,你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在这个有钢铁铸成的森林里,因为已经是深夜的关系,原本应该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道路上只有一些稀碎的影子在陪伴着唯一一个长长的人影。

        你接住了其中的一片灰色的雪花,看着它在你的手中消失,在心里抱怨着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被导师强行留下来去做了一些额外的工作,这导致自己不仅放了自己好友的鸽子,也让自己不得不在这么晚才能离开学校。

        无意间,你往旁边看了一眼,一个仍旧开着的店铺闯入了你的视野。那是一个古董店,其中犹如从油灯里面发出的暗黄色的光芒洒在了它附近的地面上,光是看到这样的光芒,就可以想象到店铺内部的温暖。寻思着已经这么晚了,回家的高速通道上也已经不会有任何的班车了,走回去的话又太冷了不说,也太浪费时间了,抱着要不就这样在这个店里面歇一会儿,等天稍微亮一些就回学校的你,转身向着那个店铺走去。通过在你身边,因为你弹的注意力移到了这件店子而出来的的虚拟悬浮窗口,你了解到这是一家开了好一段时间的老店铺了,而且各项指数,尤其是服务态度的指数是特别地高,似乎很合适自己歇脚的样子。

        于是,你推开了门,走进了这家古董店。

        店内没有多少电子设备,而更多的是大量的,你见过的,你没见过的,应该是上个世纪或者更早的东西。木头的味道布满着整个空间,将从门缝里面渗透进来的钢铁的味道吞噬殆尽。你甚至怀疑这家店是否真的存在于这里,但是你的虚拟窗口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你:你仍旧身处于这个都市之中,这家店是真实存在的。

        “欢迎光临。”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你身后响起。

        你转过身去,发现在你进来的时候所忽视掉的柜台那里,坐着一个看上去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年妇女。她可能刚刚在打瞌睡,你这样安慰着自己被吓到的心脏。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呃……我……我随意看看就好了。”

        你感觉有些尴尬。因为你并不是像一般的客人那样带着一定要买什么东西的目的过来的,你的目的仅仅只是想进入这里歇个脚,缓和暖和。

        不过,这样说得奇怪。今年的雪除了颜色不一样以外,完全跟往年一样,然而气温却格外地低,好像现有的季节调节设备完全坏掉了一样的。虽然大家的温度计都指向了20多度上下,所谓人类觉得舒适的温度,但是大部分人依然感觉到很冷,甚至前段时间还爆出了有些人为此还差一点烧伤自己的事情。

        难道是大家的感觉器官出了问题吗?

        你看着和外界数值几乎无差别的屋内温度示数,感受着皮肤传递给自己的舒适感,如此地想到。

        真希望这该死的天气能早点结束。

        不过,就算你想极力地掩饰,但是老太太似乎已经看穿了你的小心思,她笑了笑,说道,“没事,我这家店子平时也没有多少客人上门,你可以慢慢逛逛。”

        “我……”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和我这个老太婆唠唠嗑。一个人守在这里,虽然是心甘情愿地,但是依旧还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所以,心怀着心虚和愧疚,你说出了同意留下来听听老太太唠嗑的话语。

        “嗯, 那我就跟你将一个故事吧,一个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让我想想我该从那里跟你说起呢……”

        老太太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在你以为她又睡着的时候,她又开口了。

        “这是一个发生在一个跟往日完全不同的冬天里的故事,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黑色的雪花开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9 08:3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2 11: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妙针丸还行,小碗会哭的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12-20 00:3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