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39|回复: 3

[中短篇] 【完结短篇】慧音的一条归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14 23: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楼:标题来源于慧音的符卡,一条归桥,慧音不是很好写呢,毕竟历史老师都很严肃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23: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满月山下,白泽们,人群。
白泽首领已经身受数十创,但依旧站着,周围是为数不多的同类,面对数量数倍于己的人群,明显,白泽们力不从心。
保卫人里的白泽,此时却被人追杀,真是讽刺啊。
“嘿,看样子就要成功了呢。”一个人兴奋的玩着手里的刀
“是啊,月球人的东西就是好用,无坚不摧啊”另一个人看着手里的弓箭。
“等一下找到那月人,再来一个月人标本如何?”
“嘿嘿这主意好。”
“行了,都安静点,先把眼前的拿到手再说!”为首的家伙说道,黝黑的脸,在月色的照耀下隐隐约约的显示出几道伤疤来。一个眼睛用眼罩罩住,另一只眼露出几丝兴奋。“快放弃吧,为了你,也为了你的同胞。”
“你们这帮衣冠禽兽!”一个白泽吼道。“我们为你们安家镇宅,驱散妖魔鬼怪,你们不感谢就算了,反而来要我们的命!”“哈哈哈,感谢?拔下你们的皮做成标本高价卖,穿着你们的皮让你们闻名于世,就是感谢!”人群里一个声音高声叫道,随后爆发出一阵的笑声。
那人群首领拿出刀,指着那白泽首领。“抱歉,白泽,是一个妖怪说的,只要我们把你们赶走,让你们把地方让出来给她们建立结界,我们便不会被他们伤害,可以一起和平共处。”那首领顿了顿,“你知道,我们人群很弱小,不要说你们妖怪,就是在动物面前,都毫无胜算可言。,我们被妖怪攻击了至少上千年,现在只想过安静的日子。你既然保卫我们的安全,也请你成全我们。”
“你们之所以能在家里睡得好,还不是我们白泽为你们日夜守护?真以为就靠巫女一个?累不死她!现在你们把我们杀了,我看你们晚上有命睡觉,没头起床!”一个白泽叫道
  那个人里的首领垂下了刀,随后说道:“我只要白泽首领的头。”
  “你动我们首领试试!”几个白泽一拍脑袋,尖锐的角在月光下散发着丝丝寒气,碗口大的眼珠子死死瞪着人群,刚才几个起哄想要上前的人瞬间向后畏缩起来。
   白泽首领问道:“如果我跟你们走,你们就放了我的族人吗?”人群首领说道:“贤者妖怪要的是你,不是其他的。”其中一个人说道:“老大,斩草要除根啊。。。”人群首领吼道:“什么是后轮到你来当首领了?凡事不要做绝,这枸皮大结界还没成,谁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再说,有这么好的装备,凭什么给那妖怪打下手?”说完转过头,抽出手里的刀,那是月人亲手打造的一流好刀,上砍千年神鬼怪,下斩万年妖兽精,一刀砍下不见血,砍下之后魂魄散。看一看,寒气逼人,敲一敲,卡啷啷作响,因为杀气太重用者也是命终后直堕阿鼻无人救。
白泽头领于是缓缓走过去。几个白泽一把拉住他。白泽首领怒喝着让他们放开,随后缓缓从身后拿出一张卷轴,交给死死抓着自己裤腿的小白泽。说道:“慧音,拿好这本卷轴,这是承载着所有历史的卷轴,上面我已经记录了很多历史事迹,但是,依旧有错误和不足,你要继续写下去。”接着拿出一只笔,“当你打开卷轴,拿着这笔做修改的时候,会出现一座桥,那是亡人死后用来歇脚的地方,你可站在上面做历史修改,也可以引导他们找到死神的摆渡船,但是千万不要顺着桥走下去。”
小慧音哪里肯接?死死抓着头领的裤腿不放,头领一生气,一头槌撞晕慧音,接着把卷轴和笔放进她的衣服里。随后走了过去。人群首领说道:“都后退。”然后举起刀。
“走吧,便宜你们了!”一个人阴阳怪气的对其他白泽说道。
人群首领举着刀,一刀砍下去,恍惚间,一道白光照亮了黑夜?“天亮了?”有人问道?眯着眼睛一瞧,月亮还在,只是一道白光射在地上,那白光慢慢合成一个,成了一座桥。
大家看见白泽首领走上那座桥,消失在天边尽头。可当人类首领看着地上的时候,分明看见,地上躺着白泽首领的尸身。是自己花了眼?还是这刀名声有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23: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慧音睁开眼,站起来,哇哇大哭。
。。。。。
“事情,经过人之手,便成了历史,无论大事小事,喜怒哀乐。”
满月下,慧音在自己的房间,打开卷轴,认认真真的记录。一旁是阿求,两人一会儿交流,一会儿查资料,密切配合,幻想乡,少了巫女就有乱子,少了历史,就虚无了。
“阿求,”慧音指着其中一处,“幻想乡以前有些事还得麻烦你,有些历史大事件我还是不清楚,请问当时成立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冲突在里面?”
阿求想了想,又查了查资料,说道:“就是这些了,没有其他的了。”
“嗯,,,”慧音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想把历史做个细分,除了主要序幕,我想,在细分出一些分支,比如一些历史轶事,这类历史主要说一些历史上有趣的事情,这样,寺子屋的学生就不至于哈欠连天了。”
“哈哈哈,慧音,你还真是认真啊。”阿求笑起来。
“是吗?”慧音也跟着笑,高速旋转的大脑稍稍得到了些轮滑。
“真的,”阿求继续说道。“比以前的白泽认真多了。”
“啊?”慧音一愣,阿求赶紧说道:“哦,我是说比你以前的自己还要认真呢。”
“历史是必须慎重对待的,对客观的历史做出哪怕一丝丝主观的陈述都是罪过。”慧音收起表情,严肃的说道。
“是吗,那我也要认真了。”阿求认真的说道。
历史的修改是个巨大的工程,不是一个晚上就能全部完成,就像慧音说的一样,不能有一丝主观的陈述,所以每天晚上,慧音都要忙。所以有个说法是,慧音本来是长生不死,因为太忙,所以长生不了。阿求家族本来不止活三十年,也是跟着慧音一起忙。当然这是文文新闻说的,有没有事实证据不好说明。
历史修改完毕,接下来就是慧音的事情了。慧音来到室外,走到一座山上,拿出那符卡,那是首领留下的一条归桥,亡灵可以用它看一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再和小町走,白泽则用它确定历史,站在桥上,把写好的历史往天上一放,写下的字就散在空中,这就算工作完成了。
慧音写完历史,准备回去。忽然看见有亡灵从桥上上来。作为守护归桥,唯一能和亡灵聊天的白泽,自然是不会让亡灵孤独走过去。他迎了上去。
一般来说,这里的亡灵,多半是在阳间走了一遭,发现没有人能看见自己,要是遇上个能和自己说话的,甭提多高兴了。可是这亡灵,看见了慧音,似乎有点躲着自己的样子。
慧音觉得奇怪,走的越近,那亡灵用手遮住脸,好像怕慧音看见一样,慧音一好奇,把手一拉,这一拉,人差点晕倒。面前这人,浑身上下一股子热气,热气腾腾的要冒火。
“妹红!”慧音一把把妹红扑到在地。
“这位小姐你认错了,我不是妹红,”那亡灵挣扎着。
“你骗谁?化成灰我都认识你把你铲回家复活的!”慧音死死压住亡灵不放。
一番挣扎,那亡灵败下阵来,却还是不承认。慧音只好说道:“辉夜,你站在后面干什么?”亡灵蹦起来,直奔月球,这一蹦把远在永远亭欣赏月亮的辉夜都吓了一跳。
“嫦娥来了?”月球上的纯狐也吓了一跳。
知道自己被骗,亡灵没有办法,只得靠着桥,接受慧音的愤怒的眼神。
“你。。。”慧音气的不知道说什好,抓着妹红的领子提了起来,但是却也奇怪,妹红不是不死之身吗?
“那个,我从那个神灵庙的太子那里学了点通灵,所以能灵魂离体一段时间,慧音。”妹红拉着慧音的手,“你知道,我死不了,很痛苦,让我用这个方法,明白一下死是什么,好吗?”慧音慢慢把妹红放下,妹红继续说道:“我去桥上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4 23: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完就冲上去了,慧音立刻在后面追。但妹红抢先一步,冲了上去。归桥有灵性,知道妹红不是死了,立马消失了一半,妹红就顺着桥掉了下去。
可巧合的是,桥下是一条河,河上,小町看着船,在等一个人之里的亡灵。
  妹红就扑通一下掉在船上,船晃了晃,小町醒了,习惯性开船。“哎哎,慢一点啊。”妹红说着,把倒掉下来的身子摆好。“哦,知道了,。。。”小町说着动作慢下来。
“唉,这是去哪儿啊,是四季那里吗?”妹红迫不及待的问道。
“对呀,没错,我告诉你,上了我的船,就老老实实别乱动,”小町说着,鼻子却还在起泡,妹红这才发现小町还没睡醒,一边睡一边撑船。
“喂喂喂,疲劳驾驶要扣分的。”妹红拍了拍小町的肩膀,“别睡了。”
“哦哦,谢谢你提醒啊,我是公务船,没事的。”小町睁开眼,“坐稳了,妹红,,,嗯?”
小町回头一看,妹红对着自己笑。她回过头,皱了皱眉,又回头一看,又回过头,抽了自己一巴掌,说道:“我睡糊涂了?还是想抓魂儿想疯了?”回头一看,妹红不见了。
“我说呢。。”小町伸伸懒腰,手一挥,打中了妹红。“哎哎,别乱动啊,给你扎花呢。”妹红说着拿起一朵花插在小町的发团里。“唉,你一个死神也挺漂亮的嘛。”
“哦,谢谢,,,谢,谢,谢特!”小町一把丢掉花。指着妹红:“又来折腾我了?上永夜抄那会儿你死一次我来一次,死一次我来一次,我来来回回几百次,船都跑裂了,这次你还来?我告诉你,你死了爱扎扎滴,我宁愿挨骂也不接你,接了你还得把你接回来我没见过这样的。大不了你飘到冥界那儿被那厨子半灵撕吧撕吧做成火鸡麻薯,那冥界公主可爱吃玩意儿崩管你多烫嘴都咽的下去!”
“别别别,别激动,要干一行爱一行。”妹红差点笑出来。
“你给我闪一边去啊,我告诉你别打扰我工作。”小町说着就要赶妹红下来。妹红急了,说道:“你看清楚了我是亡灵,亡灵懂不懂?”
小町仔细一看,确实,妹红成亡灵了,脚和屠自古一样。“今天什么日子啊?蓬莱人居然挂了。”小町说着,心里感到奇怪,管他呢,反正拉到了魂儿,开船吧。
小町就撑着船走了,慧音就在后面追。妹红一看,居然唱歌:“妹红我坐船头,慧音你岸上走,恩恩爱爱,你不要害羞。妹红我,跟船走,地府里面一日游。。”
“你给我闭嘴!”小町说着一撑船,那船飞了起来,直奔地府。
来到地府,四季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就让妹红开开眼,问题是看就算了,自己还去试,看见油锅就往里面跳,看见刀山就要爬,看见飞箭也不躲开,直接火鸡借箭。弄得地府的罪人还以为,四季大人看自己受苦太严重,整了一个娱乐节目让大家放松一下。
两人来到一个大房间,四季问道:“怎么样?”妹红点点头,不停称赞:“好玩,真好玩。”忽然房间不见了,出现一个个辉夜,她们充满挑衅,妹红立马浑身是火。四季说道:“行了,这是愤怒地狱,在这里你会看见你憎恨的人。”
妹红一拳打过去,却扑了个空。四季笑道:“这些都是幻影,你是打不着的。”妹红于是一发怒:“正直者之死。”只听轰隆一声,整个房间都塌了。
四季和妹红站在门口,准确来说是门框,门框咣当一下就倒了。废墟里爬出个亡灵,一脑袋包,说道:“还请自己大人在门口贴个牌子,上面写着禁止殴打工作人员。”
四季知道妹红想干什么,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就问到:“我说妹红,你也是稀客。除了看看死后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想看看其他的呢?”
说完,四季带着妹红去了一个房间,里面关了个人。透过窗户,妹红看不大清。“你来了也好,这个人一直要见你,你去看看吧。”
房间打开,妹红走进去,那人似乎听见了什么,扭过头,却又扭回去。妹红可没看清,于是走过去扭那人的脑袋。
“嘿嘿嘿,他可不是蓬莱人!你轻点!”四季喊道。
那人和自己一样,躲着不肯见人,妹红急了,抓着那人的手,那人一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妹红!我的女儿,你怎么,,,,”妹红也吓一跳,眼前这人面目全非,可声音却熟悉,天哪,几千年了父女居然这样见面了。
“父亲!”妹红哭了,四季点点头:“这是真的,唉,几千年了,你爸都不肯走,只想看你一眼,要不是你今天脑抽这么一下还得等啊。”
“女儿,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妹红就把自己的事情全讲了一遍,父亲叹了口气,说道:“真和大人说的一样,一切都是无常。算了,我也明白了,我们有缘再见吧,妹红。”说着就走了。
妹红点点头,看着父亲的背影,心里对辉夜的仇恨似乎淡了些。
其他人走了过来,问道:“你是慧音的朋友?”不等妹红回答,慧音跟着走了进来。那些是故去的白泽同伴们,同样,大家也是很高兴。
走在回家的路上,妹红问道:“刚才那些,是你的同伴吗?慧音。”慧音点点头,心里释然了很多。回想着和同伴们说的话,看着首领对自己赞赏的眼神,自己的千年来盘踞在心头的疲劳似乎全部消除了。
“慧音,”妹红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这样啊?”
慧音停下来,妹红赶紧说道:“如果是那样你可别犯傻,呆着不走和我爹一样,哈,哈哈。”妹红又爽朗的笑起来。慧音看着妹红,心里五味杂陈。
是啊,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呢?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22 13: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