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67|回复: 16

[中短篇] 妖命异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6 00: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啊,总算是把手上这篇写完了。写到一半的时候开始了高考复习,到一个月前考完,再到前天写完,林林总总地用了差不多四个月的时间。前半为了赶复习时间,写的比较赶,后半又比较贴近复健产物,写出来的成果相当的令人不满意呢。不过这篇确实是非常想写的东西,也埋下了最够多的东西,总体还算是比较开心吧。顺便,在写幻想逆转的时候,就不断地有新的灵感不断地涌现,最后将幻想逆转扩张成了一整个系列,希望能够写完。注:本作与 幻想逆转 共享同一世界观
注:前方各种奇奇怪怪的警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00: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在正片的前面。
我希望角色们能够率直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或许对白的倾诉过于露骨,而且缺少故事的戏剧性。但是我希望让她们直率的面对自己的情感并坦率的去行动,宛若风暴般的去爱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00: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们先是以草绳结记,之后又在土石上绘刻。驯百兽以留录,浣草木以承墨。信息的记录变作高速传递的数据,但最后都会停留在人们的思绪里,化作永恒的幻想。”慧音放下教鞭,将课本合上,对着学生们浅笑着,划过动人的弧度,“下课了。”
木制的学舍充满着嘈杂的吵闹声,奔跑的孩童重重地踏在略显中空的木板上,带着咚咚的声音从慧音的身边跑过,“不要在走廊里奔跑啊。”
“再见,慧音老师。”顽皮的孩子无视了慧音的话语,向着寺子屋的外面跑去。
“真的是。”慧音抱着课本叹了口气,顺着走廊来到了寺子屋的外面。几位过来接孩子回家的家长正在门外等候着。
“诶呀,慧音老师,真是好久不见啊。”一个抱着幼童的妇女跟慧音寒暄道。
“啊呀,确实是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呢。”慧音停了下来,“这些天没见你过来接孩子呢。”
“嗨,之前我去生孩子了,又静养了一段时间,现在是终以可以出门了。”
“这样啊,不过那个孩子呢。”
“别提了,我让我家男人照顾去了,那家伙什么事都不会,也就只能在家里带带孩子了。”
“是吗…”慧音有点小尴尬的应和了一句,忍不住叹了口气。
妇女察觉到了有点尴尬的慧音,讪笑着说到:“唉呀,慧音老师,我没有再说你啦,只是我家男人不争气罢了,你看现在的村长不也是你的学生吗。”
“我只是没想到,那小子都已经有第三个孩子了。”
“嘛,就不跟您聊了,我还得带着我家孩子回去呢。”妇女牵起刚走出校门的孩子,消失在了大街上。
慧音对着远去的妇女挥了挥手,随后叹了口气靠在了墙上。周围的家长将这一片区域空了出来,也有几个小声地说着什么。
“啊,”慧音靠在墙上,微眯着眼睛,扫视着周围尽是戒备神色的人们,“大多是这样啊,这简直就像是不洁的诅咒一般。”慧音偏下头,捻住垂落下来的发缕,“既然这样,还不如干脆把我赶出去呢,明明生活在这种空气中。”
“慧音老师!”一声充满朝气的喊声在慧音的身旁响起,慧音转过头,发现一个小孩子站在一旁。
“怎么了?”慧音蹲下身子问道。
“那边有一个长头发的大哥哥在等你。”
“大哥哥?”慧音在一瞬间疑惑了,“难不成是妹红。”慧音心里想着,不过实际上也只有妹红会来接她放学。
“我知道了,谢谢你。”
“不用谢,老师再见!”小孩撒欢地奔跑着,突然 又转过身来,“那个大哥哥,是慧音老师的恋人吗?”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因为刚刚慧音老师笑了!”小孩顿了一下,“不是吗?”
“小滑头,从哪里学的,”慧音刮了刮小孩的鼻子,“不全是哦。”
“欸。”
“记得要保密哦。”慧音食指比在嘴唇上,对着小孩眨了眨眼。
“嗯!老师再见!”
“不要玩太晚,要赶紧回家。”慧音对着跑远的孩子挥手告别道。
“好!”
“真是,”慧音将头发撩过耳后,“去找妹红吧。”
寺子屋的侧面,妹红靠在侧墙上,无聊的掰着手指。慧音远远的看见了,单手掸了掸裙摆,走到了妹红面前。
“妹红。”
“慧音,总算是来了。我还差了个孩子去找你呢。”
“是啊,她没来的话,我估计就在门口等你了。”慧音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事情当成一个小秘密。
“这么看来,幸好我找了个人去叫你呢。”妹红笑着,背起了放在一旁的竹筐。
“嗯,走吧。”慧音在寺子屋门口产生的苦涩情绪犹如冰雪消融,语气中带着轻快,牵住了妹红的手。
妹红转头看了一眼慧音,因为慧音很少会这么主动,不过妹红也不觉得有什么,反倒是更加开心的吹了个口哨,在手上略加了些力量。
两个人亲密地牵着手,沿着偏僻的小路,向着迷途竹林走去。
“慧音,今天可以吃杂煮吧,”妹红呼出一口白气,“这段时间的竹笋正好呢,昨天还有一只不长眼的野猪冲进了房子,再加上老板娘送的八目鳗。今天的锅非常的丰富呢。”
“嗯。”慧音嘤出一声,绽放着灿烂笑容的脸流露出易懂的喜悦情绪,她挣开妹红的手,跑到前方,转过身来,“妹红!我很开心!因为,能跟你在一起!“
“慧音…”妹红有点惊异,慧音虽然不是会把感情窝在心里的类型,但是也绝不是那种会这般激烈表达的人,不过,“我也是!只要慧音能够在我的身边就会很开心,我喜欢你,慧音!”妹红顺着空气中的氛围大声的喊出来了。慧音双手背在身后,笑的愈加的灿烂,露出整齐的皓齿。这般率直的情绪之下,反倒是妹红的脸颊鲜红了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捻了捻刘海,灼热的白气从妹红的身上升起,听着慧音走到身边的脚步声,忽然举起双手,“啊!”妹红拦腰抱起慧音,向着竹林的深处跑去。
“等一下,把我放下来啊。”慧音欢笑着,带着不可思议的喜悦情绪。
妹红扛着慧音一路狂奔到竹林里的竹排小屋,这才将慧音放了下来。“怎么样,今天的杂煮不会变成狂奔的走地鸡吧。”慧音有些莫名亢奋的开着玩笑,妹红倒提着竹篓,将里面的竹笋倒了出来。
“慧音,交给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00: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问题。”这个时候,慧音才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娴静,挽起了袖子,将竹笋抱到了厨房。而妹红拿过挂在墙上的刀具,向着屋后走去。
少女准备中……
慧音切下不易处理的竹笋尖部,将坚硬的表皮剥去,放入水中简单的焯过,最后再利落的切成片状,放在大号的盘子里。“妹红,已经弄好了。”
“正好,锅也已经烧开了。”
慧音端着各式的食材,走到里屋,妹红站起身来,接过慧音手中的几个大号盘子,放在滚锅的旁边。慧音反身拉上纸门,依在妹红身边坐下。“先把笋片,放进去吧。”
“好,”慧音的语气没有多大的起伏,却带着简单的温馨,斜起盘子,将笋片大量的倒入沸水中。
“说好的杂煮最后却变成了火锅呢。”妹红浅笑着,将地上的酒瓶拎到了桌上,将两个空杯移到身前,倒上一浅一深的两杯酒。“给。”妹红将酒递给在沸水中搅动的慧音。
慧音接过酒,浅浅的斟饮,“要不是明天还要上课,今天就多喝一点了,必竟有这么好的食材。”
“没关系的,以后再给你去找。”妹红夹过一片翻起的竹片,“嗯,味道正好呢。”
“是吗,那我等着你哦。”慧音这样说着,也夹起一片,“果然很美味呢。”
清烈的温酒搭上竹笋的甘甜,猪肉醇厚的味道在唇齿之间流转,月的朦胧逐渐笼罩在竹屋的上空。妹红披着一件外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望着无言的朦胧。
“妹红。”慧音坐在缘廊边,双腿自然地摆动着。
“怎么了?”妹红转过头,眼中闪耀着通透的清爽光芒。
“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慧音搪塞着,她想起曾经怀着扭曲的目光凝视月亮的妹红,但是她不想破坏现在这份清爽的感觉。
“是什么事情啊,”妹红半跪在缘廊上,浅笑着看着慧音,“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事情?还是最近村子里的事情?”妹红再度站了起来,转过身子看向慧音,“或是说,你觉得我在想辉夜的事情。”妹红背对着虚幻的月光,散发着如同幻觉般迷蒙的气息。
“我……”慧音没有说完,便被妹红捏起下巴。
“我才没这么不解风情呢。”妹红亲了上去,慧音慌了一下随后便抱住妹红的脸回应了上去。寒夜的冷月光被灼烧的绯红所烧却。
……
“慧音。”
“嗯。”
“要不要跟我搬到竹林里。”妹红转过身来。
“不要。”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永远都不可能放弃村落。”
“即使他们打算抛弃你?”
“即使他们打算抛弃我。”
“那好吧。不过我会在这里,永远等着你。”
“嗯,我相信你,我也会一直跟你在一起,”慧音捏住妹红的手,“睡吧。”
“嗯。”
时间悄然流过,长夜正浓,慧音猛地睁开眼睛。此时的慧音已然化作半兽的姿态,慧音坐起身来,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惊颤,她掀开被子,站起身看向窗外,月的朦胧映照在慧音的眼中。
“这是,为什么呢。”
没多久,她便将眼光放在了妹红身上,妹红带着平稳的呼吸,脸上绽放着温和的光芒,“对不起,妹红,或许我要食言了。真希望我也能吞噬掉这一段历史,这样对大家都好…”慧音吻在妹红的额头上,妹红轻呓着转过身去,“再见了,妹红。”
天稍白,妹红带着一些瘫软地翻过身,一手去摸慧音所在位置,“嗯?”妹红坐了起来,身边的床铺只剩下一团乱卷地被子,“慧音?”慧音从未不收拾好就出门的情况,这点反常的情况让妹红的心里蒙上了些许不安。妹红拉过衣服穿好,扫视了一下屋内的状况,一切看起来都跟昨晚的情况没有区别,除了桌子上多了一张纸条。妹红拿起纸条,看了眼上面记录的寥寥数语,随后便将它揉成纸团,拍在桌子上,“搞什么。“急切地向着屋外跑去,踩过放在门口的鞋子,就这样赤着脚跑了出去。
“可恶啊,可恶啊。”白色的雾气从妹红的身上不断的窜出,极不稳定的火苗自她的身上迸出。
竹林里的动静迫使影狼过来查看,“啊,妹红小姐,早上好啊。”影狼这样招呼到,之后便被疾驰的妹红撞飞了开来。“欸,怎么回事?”影狼趴在地上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妹红消失的方向。
人间之里,在未明的晨雾中苏醒过来,早起的店家各自准备着一天的生意,揽着邮报的小伙子在街上跑动,招呼着拆开门板的大叔。村落犹如点下按钮的机械,高速地运转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00: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到这里断掉了写作,之后的是最近写的,所以先停在这里,白天再把剩下的传上来。但愿再打一遍天壤不会用太多时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21: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吞吐着白气的身影扒开了寺子屋的大门,空荡荡的校舍尚未迎接它的客人,包括那个最初的叩门者。妹红愈发困惑地站在门口,凝着脸思考着失踪的慧音可能出现的地方。
“哎呀,这不是经常来接慧音老师的小伙子吗。”身后传来年迈老者的声音。
“额,是我。那个,你有看到慧音么?”
“嗯?你难道不是送慧音老师过来的吗?”
“是吗,打扰了。”妹红让开老者向着村内疾步走去。
“诶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耐心呢。”
妹红在村内四下奔走打探,始终是没能打听到慧音的下落,反倒是慧音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
“它终于消失了吗?”
“慧音老师?没看见呢。”
“大哥哥,慧音老师怎么了吗?”
“我觉得老师不可能就这样不告而别的,我帮你去村委那边问问。”
“你是说上白泽?我没感觉到她的气息,而且我想一般的妖怪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会叫上寺里地人帮你一起找的。”
“没关系的,帮人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日轮滑到头顶,晴阳无法化解根扎在妹红心头的寒意。“现在究竟该怎么办呢。”土石在脚上反复摩挲产生的伤口一遍又一遍地愈合。
“现在应该先冷静一下。”
妹红坐在街边店铺的长椅上,扶着额头思考着可以寻求帮助的地方。周遭的话语流进妹红的耳内:
“那种东西终于消失了吗,明明不是人类却还出现在我们身边。”
“那个女的怎么想的,偏偏要去找她。”
“嘿,那个女的跟那个在一起,指不定是什么呢。你们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了,你有见过她们变过样子么?”
妹红摇了摇头,甩开了异样的思绪。
“如果是现在的稗田家的话,根本没有意义,那么我应该去神社。”妹红站起身,舒展开火翼,在边上人类震惊的眼神中,冲破天际。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21: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你是来询问慧音有没有来过的吗?”博丽的巫女拿着扫帚,挥扫着路面上的尘土。
“是,如果可以也希望你能帮我找一下。”
“她没有来过,我之后会帮你问一下贤者关于这方面的事情的。”巫女轻搔了下脸颊吐出了令人失望的答案。
虽然本身便没抱多大的希望,但依旧显著的蔫下去的妹红咬了咬嘴唇。
“总之,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过一会儿我也会去帮你的。”
“谢谢你。”
“没事,这本身便是巫女的工作。然后,还有呢?”
“最近,有没有什么事件,或者异变发生呢?”
巫女沉思了片刻,
“没有。”
妹红道别了巫女,急匆匆地赶回村落,祈祷着慧音已经回到村子里,回到那一成不变的日常里。她希望看见,在校舍里与孩子们相处的慧音。即便她因为琐事而踌躇不前,也可以挽住她的手,一同向着不变的宁静前行。
“慧音,我好希望与你一起再坐在炉边,我好想在月光下再听你说话。”
但是,就算日落西山,妹红也没能等来自己所渴求的奇迹。
“慧音到底去哪里了,如果不在村落又会去哪里。可恶啊!”妹红忿忿地踢在了路边的石头上。
“我说,那边的人啊。”有着些许颤抖的苍老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是谁啊?”
“我看你一直在找老师,说不定老师就在家里等着你也说不定哦。”
“是这样吗,确实呢,一直没有回家去看看。不过话说回来,老师?你难不成是慧音的学生?
“老师并不是一个会做出出格事情的人,不告而别想必有她的原因吧。如果没事的话,想必会回去的。”
“是吗,那看来我确实应该回去看一眼呢,在这里确实找不到什么线索呢。”
“希望您能带着老师回来。”
“嗯,谢谢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21: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意外的不抱着什么期冀,踌躇地在竹林里走着,好害怕屋子里空无一人。
“不过想想,无论怎样都得先回去看看,万一她真的在家呢?虽然是这么想的吧,不过从中途开始,我是不是就迷路啦。还真是丢人呢,居然会在竹林里迷路了。”
妹红循着可能的走法,在竹林中七转八绕,始终找不到往日的轨迹。妹红气恼地抓了抓头发,单手按在碧翠的竹子上。
“你们差不多该出来了吧,平常倒无所谓,现在的话还是放过我吧。”
“呵呵,还以为你会在这里打转到天亮呢。” 公主的声音自竹林深处传来,声音以不可思议的感觉靠近着。
“放过我吧,慧音哪里都找不到,我现在担心的要命。要打的话,麻烦在我找到慧音之后吧。”
“看这个样子,我觉得你一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公主端庄的身影自声音的反方向走出,嘴里说着翩翩之语,眼中闪着狡黠之光。
“好吧,好吧。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能让我回去了吗。”妹红耸了耸肩,打算绕开辉夜。
“无所谓了,”辉夜学着妹红的样子,满不在乎的说着,“那慧音可就要下地狱喽。”
“喂,你认真的么?”妹红阴沉着脸,低吼般的说出这句话。
“开个小小的玩笑,”辉夜掸了掸手,挥灭了边上蹿动的火苗,“所以你现在能好好的……”
不带辉夜说完,闪电般的红色火焰便冲到了辉夜身边,拧过辉夜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一点都不好笑。”
“不要生气嘛,小小的玩笑而已。不,或者说,这根本不是玩笑。”
妹红凝视着辉夜散漫的眼神,辉夜也回望着妹红眼中的凶光。
“噗。”
“你现在笑起来真的是比哭还难看。”
“抱歉。”妹红松开辉夜的衣领,带着一脸惨然的笑。
“没什么,咱们可是撕杀过的交情。”辉夜笑了笑,“那么现在可以好好的听我说了吧。”
“说吧,无论是最近发生了什么,还是慧音的所在地,都请告诉我吧。”
“那我便从这次的异变开始说起吧。”
“果然还是异变么,是什么异变,神隐吗?主犯又是谁?话说那个巫女居然骗了我。”
“真是的,你听我慢慢地说啊。”辉夜放缓了语气,带着宠溺的眼神说道。
“最初是由永琳确认的,”辉夜挥了挥手,继续到,“所有的半人生命的寿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折损。半妖,半兽,半灵,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半吊子们,寿命都在一夜之间出现了削减,时间大概也就是昨天的晚上。应该不存在什么黑幕会做出这种事情,原因的话大概是跟那次逆转有关系。”
“是这样吗,那么按照这个意思……”
“对,你想的没错,寿命的削减是有可能削减至无的。也就是说慧音,现在应该已经在彼岸了。”
“是这样么。”妹红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出奇的冷静,只有身上跳动着不安定的火焰。
“记好了妹红,只有我能杀死你。”辉夜忽然没头没尾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那可真是让人期待呢。”妹红的气场在一瞬间缓和了下来。
“我等着你回来一起玩紧张激烈的游戏呢。跟慧音一起。”
“顺便也叫上永琳吧,好久没有畅快的厮杀了。”妹红说着,不由得想起了以前的时候,那怀抱着仇恨凝视着永远的月亮的日子,现在所谓的仇恨早就在漫长的厮杀中消磨殆尽,或许依旧会相互使坏,但也早已不是当初的样子了。
就在妹红回想着往事的时候,辉夜早已沿着来时的路走去,“呵呵,那我走了,因幡呐,送妹红去地狱吧。”
两只兔子自两旁走出,跟着妹红向着彼岸的方向走去。
“妹红小姐,我之前给你的东西,应该还在吧。”
“嗯,”妹红答应了一声,手指不自觉地把玩着放在身上符卡。
“但愿你能带着慧音小姐回来吧。”铃仙看着抱头走在前面的帝,停下了脚步,“那么便到这里了,相信你知道接下来怎么走。公主应该还在等着我们呢,当然,应该也在等着你。请务必要回到这里,要不然公主会很无聊的。”
“没事,地狱应该也奈何不了我的。”
“那么……”
“等一下,呜撒。”
“怎么了,帝。”
“喏,给你,“帝将妹红的鞋子抛到了妹红手上,“这样就不用光着脚了。”
“谢谢。”
“我姑且加了点什么,让你不至于在竹林迷路,当然如果你会走的话,就另当别论啦。走吧,铃仙。”
“欸,”铃仙看着已经没人的竹林阴影,皱起了耳朵,“总之,加油吧,妹红小姐。”
“嗯,谢谢你们。”
妹红看着铃仙追着帝消失在竹林的阴影中,眼神中的温和也在同一瞬间消散开来。灼烈的火焰环绕在妹红身边,火屑犹如蝴蝶般飘舞,宁静的月光点亮了在竹林穿行的风。火焰点出条条火线,勾画出片片火羽,一对火翼在妹红背上轻轻扇动,席卷着热浪扭曲开周遭的景色。
不死「火鸟 -凤翼天翔-」
不死鸟窜出竹林的间隙,掠作一道迅影,消失在暗夜的空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21: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途河上,载着数个麻薯般的灵魂的小船缓慢的行驶着,穿着蓝白制服的红发死神,摇着桨橹正与灵魂喋喋的交谈着。
“哦,是吗,莫名其妙地就死了。也是奇怪呢,为什么你这么久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血统呢。”
“……”
“嗯?什么血统?嘛,反正你都已经死了,什么血统都已经不重要了。说起来,差不多该清点一下你们的“钱”了,请一定要交出身上所有的“钱”,不然后果自负。”小町用镰刀砸了砸船底,小船静止在河的中央。死神仿若玩笑一般的随意地说着,但是没有哪个灵魂会认为她是在说着随意的玩笑话。
“很好,你的“钱”还蛮多的嘛。”
“你!还敢藏钱,现在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这次。”
“阿拉,就只有这么点嘛,算你侥幸不是分文没有,不然就跟那位一样要在河里游泳了。”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呢,你的“钱”倒是比那个活那么长的家伙要多呢。”
“那么剩下的各位,享受一下最后的时光吧,映姬大人可是很啰嗦的,不对,今天好像不是映姬大人值班呢,那你们姑且算是逃过了一劫呢。走吧~”
小船缓缓地推动着波浪,向着岸边漂去。红色的流星,席卷着天空的一角狠狠地砸在近岸的河水之中,包裹着妹红的滚烫蒸汽徐徐散尽,“里面的人听着,现在就给我把慧音还回来!”
小町震惊地看着站在河上的袭击者,在“有个死人要袭击彼岸”这种古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看清楚了袭击者的面容。
“等一下,那人是……藤原妹红?蓬莱人也不可以这么搞啊。”小町皱紧了眉头,看着从数个方向赶过来的同僚将妹红团团围住,“总之,先去找映姬大人吧,这次恐怕是要有大事情发生了。”
小町遥遥地将桨怼在岸边,“你们几个下船吧,恐怕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对你们进行审判了,享受自己的死后时光吧。”小町说完,径自跳出了小船,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我说你们几个,有谁是这里管事的吗?虽然我不知道这里的规则是怎么样的,现在就把我要找的人带过来!”
“你这个人,闯到别人的地盘里不知道谦逊一点么?况且彼岸也不是你们这些活人应该擅闯的,现在立刻离开这里!”一个死神横着镰刀,大声地喊到。
“除非把慧音带出来,否则我是不会离开的。”妹红单手抓起一捧火焰,向着人推里送去。
“你这个人真是,大家压制住她!”
“果然没这么简单呢,”妹红挠了挠头发,“嘛,打到他们愿意把慧音放出来为止吧。”
「不死鸟附体」
淡红色的鸟的虚影依附到妹红的背上,火焰在河面上绽放,盛大的光焰映照在妹红的瞳孔中。伸出左手,竖起食指与拇指,将辽阔的火翼一同舒展开来,压低身子,冷眼瞄准扑向自己的死神们。“尝尝来自三月兔子的彩蛋大礼吧。”
火铳「兔击者之眼」
赤红的椭圆弹幕凝结在指尖,近乎连接成线般的疯狂射出,撕扯着每一个闯到身边的死神。
“你们就只是这样的吗,一般再多一些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激射的妹红仿若不知疲惫一般,吞吐的炎弹宛若掀起狂澜的暴雨,不断包上来的死神满身疮痍的被摔倒河中。涅槃的火焰将三途河涂成深邃的暗红,深邃的火焰仿佛将妹红染作索命的厉鬼。长河中的红色围栏,阻绝着每一个企图接近的人,磷火曼然飞舞,填充着长河上的每一抹空气。妹红看着身边的烈火熊熊,妹红簇起眉头,心绪越发得焦虑,从冲进来到现在,也不过只是前行了数步而已。
妹红掐灭了指尖的火焰,将双手攒成拳状,踏着河水迎着死神走去。
三途河,已然变得犹如地狱一般的光景,不灭的火焰犹如地狱火,灼烧着死的长河。不死的烟华悄然地,飘向天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21: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映姬大人,”小町走进了阎魔私属的休息室里,只见四季映姬正拿着净琉璃之境和生死簿细细核查,“藤原妹红一个人闯到这里了,看这样子是来找人的。”
四季映姬抬起头,将视线放在移到小町身上。“小町,说过多少次了,要保持冷静的心态,别总是这么毛躁。作为死者的引渡者,如果不能时刻保持冷静的话,又怎么能让死者安心呢。我们所做的工作,是维护这个世界稳定运转的重要工作,总是只是一个引渡人也一定要记得严于律己。”四季说着叹了一口气,“也罢,今日的工作确实非比寻常,连我这个轮空的阎魔都被召来进行文书的工作,想必你已经非常疲惫了吧。现在我以亚玛萨那度的名义,批准你三日假期。”
“等一下,映姬大人,现在不是放假的时候吧。”
“小町,你听我说,”四季拉住小町,继续到:“死神小野塚小町,现在批准你三日假期,期间所做之事,皆与是非曲直厅无关,还请恪守言行,调整身心。”
“映姬大人……”
“对了,在你放假前,请去与现在当班的阎魔大人捎个信,就说四季映姬正在前往的路上。”
“是,映姬大人。”小町对着四季躬身一礼,转身便走了出去。
“这件事情,恐怕要麻烦了,直接闯到彼岸这边,有什么理由都不好解释啊。”四季揉了揉太阳穴,小小的宝镜上,映照出慧音的面容。
不死「凯风快晴飞翔蹴」
“你们都起开,就算是不会死也总会痛吧!”
“让我来吧,你们确实不是做这方面工作的人呢,你们在旁边别让她逃走就好了。”
“鬼神长。”
“看这样子是来了个能说上话得了。我的要求不多,让我带走慧音。”
“我说,闯到别人家还提条件多少有点过份吧。”
“屁,是你们先你们先把慧音带走的!”
“诶呀,真是头疼。不过毕竟是脑子一热就会往这里闯的人呢。下面,你就准备好在这里躺着吧。”
河上的火焰刹那间熄灭,水面无风自动,掀起阵阵波澜。就在妹红感到疑惑之时,通天的水柱自她的周身卷起,将她死死的围困在中央。
“阎魔大人。”小町对着正在看着三途河上的打斗的阎魔恭敬地鞠了一躬。
“是小町啊,有什么事吗?”
“映姬大人说,她稍后便会过来。”
“哈哈,是吗。确实呢,文案工作很多呢。小町,你怎么看。”
“这个……”
“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有许多不通人情的地方。但无论如何,私闯彼岸都是大罪一条。现在只能希望鬼神长能够尽快压制住她,不要把事情闹得太大了。”高大的赤面阎魔一捋髯鬓,浅淡的自说自话。
“映姬大人让我传达的话我已经送到了,请容属下先行告退。”
“嗯,去吧,这件事情也不是你们有能力掺和的。你可别再自偷懒了啊。”
“哈,我知道了。”小町努了努嘴,向着河岸走去,“好像忘了什么在岸边呢,对,我只是去拿个东西。”
阎魔没有再去管小町,静静地看着河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22 11: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