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87|回复: 18

[长篇] 【连载中】我所深爱的幻想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 19:3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被冻住的狸花猫 于 2019-1-3 20:00 编辑

一楼留给我要说的话
本故事主人公是我的设定
本故事纯属虚构,运用大量二设请勿代入一设考究。
我是在校学生,初次写文希望不嫌弃。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20: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被冻住的狸花猫 于 2019-1-4 14:07 编辑

(0)
部屋的角落,电子屏幕的白光打在少女的脸上,看不清楚的表情,因而显得黑暗险恶。若执意要少女形容此刻自己的形象,那一定是沾满了世间一切污秽的鼠妇,令人避之不及,所憎恶的。
少女是在公司存在感最低的一位,虽然业绩优异,容颜姣好。却依然无法让人记住她的名字,印象也是仅停留在似乎有这么一个存在,这个存在就像被蒙上了一尘雾般。隐隐约约,若有似无。
少女是一位厌世者,美丽的眼睛是空洞的,落下的泪水是苦涩的,樱色水晶一般美丽的唇吐露出的语言是无助悲哀的。肌肤苍白的像得了重病的患者,洋娃娃般精致的容颜总是被乌云笼罩,黑的泛紫的瀑布般美丽的长直发特意用破旧感十足的围巾裹住。肩上的衣服缝上了一只丑狸猫。
那时候回忆对于她来说就像梦一般,记忆总是在闭眼的瞬间如潮水般涌现,睁眼那刻就像毫无征兆被推入深渊般恐怖,现实的落差就像天地般大。现世的一切在少女眼中是极大的秽物,而生活在其中无法抉择的少女,精神无时不刻被压到崩溃的边缘。从前少女自认为也算是一位贤者,现在想来,也只能以苦涩的微笑带过。
“这么狼狈的贤者,连存在也是不被容许的吧。”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小声喃喃。“大家..”
“那个已经埋没于漫长岁月中的地方,随之消逝了的大家,如同百合般。被遗下的我,与世长存,一定像这长世般充满了污秽呐..”
“无论如何也回不去了吧,那个我所深爱的幻想乡。”
“... ...”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3 20:0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被冻住的狸花猫 于 2019-1-4 14:06 编辑

(1)
“琪露诺你个笨蛋!“绿色的妖精朝着有着冰锥一样漂亮翅膀的蓝色妖精喊道。
语气虽是急匆匆带着点怒气,声音却是意外的温柔。
“花花!你怎么也不管管琪露诺酱!”那妖精见斥责无用,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眼神。
这场景是无比的熟悉,对啊。我怎么能忘记,这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大酱,和琪露诺酱啊。
大酱是一只没有名字却有着意外强的力量的妖精,在妖精中算是强者,可她忘了自己的名字,于是大家半认真半开玩笑地称呼她为大妖精,叫久了也就习惯性的称呼她为大酱了。
另一个是大家公认地笨蛋琪露诺,她是一只冰精,虽然妖精们都是笨笨的,没什么脑子,可是琪露诺总是笨的出奇,而且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是最强的,好强好胜。但是笨的很讨人喜欢。虽然总是再给大家添麻烦,可是很单纯,没什么小心思,导致经常性被欺负。但还是有很多妖精朋友,我和大酱都很喜欢待在她身边。
我和大酱就像家人一样守护着这个傻乎乎爱说大话地家伙。我总是开玩笑说大酱就像琪露诺地保姆一样。最后的结果都是惹得琪露诺乱撒一通孩子气,而大酱总是温柔地笑着,在琪露诺惹出事端后又摆出一副完全没有威严地架子去斥责她。
而我则是责负责守护琪露诺,一边陪着这个孩子四处挑事端又四处帮这个孩子处理后事。可惜我性格古怪阴晴不定,不能每每都陪在她们身边。
“区区妖精真的有能力去处理琪露诺在幻想乡惹出所有事端?”我冷静下来时常常询问自己这个问题,答案每次都会很快得出来,因为我拥有着妖精中最长的年龄,随情绪变化的智商这两者造就了我的观察力极强,再加上无法被人直观讨厌,触碰并改写希望,控制自我存在感(无法完全抹除)这些奇怪的能力。
综上述即使我有着无法令人讨厌的能力,也还是令他人完全对我热情不起来。因为和我接触以后就会变的无法厌恶我,若果我要是对其做一些不利的行为她们也是无法完全抵抗。也无法产生憎恶厌恶等一切负面的感情,于是就会从而将其升级为恐惧,恐惧且喜爱着,本质想要厌恶却强行改写成喜欢的感觉,这是多么恶心的一种感觉。
另外我的第六感也十分的强,但这些强力的能力是以我记忆力为代价得到般。我大概也有1300多岁了,可我却只有近一百年的记忆。至于我的年龄是通过一些年长的妖怪之口和史书所推断出来的。
我丢失掉记忆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琪露诺和大酱,也许是我的能力还是她们的性格使然。即使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她们仍是笑着向我伸出了手。
“喂喂!你是迷路了吗!怎么睡在湖边啊!”
“大酱!快看我发现了一个躺在湖边睡觉的妖精哎!她一定是个笨蛋哈哈”
“琪露诺酱!不能这样子说话啦~”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都说不能这样对别人讲话了啦!”
“你是迷路了吗?那要来我们家住一晚吗?”
被称为琪露诺的冰精向我伸出了手,脸上是天真无邪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
被称为大酱的妖精怯生生的问
“我..我不知道“
我努力去想名字这一概念,却发现除了常识以外,一切都是空白。
“你睡的地方好多花花草草,那就叫你花花吧!“
琪露诺愉快的拍着手,似乎在为自己做了个伟大的决定拍掌称赞。
“琪露诺酱不能这...”
大酱的斥责被我坚定的回答所打断。

"花酱!花酱!你又再想什么!"如同当初大酱被我打断般,这次由她来打断了我的思绪。回过神来眼前大酱气鼓鼓的脸凑在了我跟前,还有在湖上冻青蛙冻的正起劲的琪露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2:2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被冻住的狸花猫 于 2019-1-4 14:02 编辑

东方吧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5997254106?red_tag=0052592862希望大家来支持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4: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幻想乡的日常,和平的不太安稳的生活。总觉得会发生某些,习以为常的,不怎么好的事情。
"琪露诺快逃,蟾蜍!蟾蜍精!"
大酱惊慌失措的指着河流的方向,躲在了附近的石头后,只露半个脑瓜和一双眼睛。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那个笨蛋又闯祸了。
话音未落,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大,琪露诺颤抖着转过头发现巨型蟾蜍已经离自己不远了。手忙脚乱的打算逃跑结果返因太慌忙,导致肢体混乱,和大地母亲重重的来了个拥抱。
等她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回过神,发现自己被巨大的影子所吞没。没等她回头看的机会,便被蟾蜍吞进口里,又吐出来,又吞又吐,来来回回重复了好几个回合,巨型蟾蜍才自觉无趣的一蹦一蹦离开了。
一身粘液的琪露诺,气鼓鼓地向我们走来。
"为什么不帮我!"
她的眼神在我和大酱的两张脸中游动着。
"琪露诺酱不是这..."
"所!以!说!为!什!么!不!救!我!"
可怜的大酱想要解释些怎么却被琪露诺直接打断。
"不哦,我是救了琪露诺酱的呢,我可是拥有很强能力预见了会有多只蟾蜍来临并抵挡住了,还剩下一直我已经没有魔力去抵挡了。所以我是救了大家的,大家应该感谢我哦"我随口编织着谎言,因为我可是最强的妖精,大家都是笨蛋所以无所谓。
"是吗?"琪露诺半信半疑似的拖长尾音
"果然花花最棒了!虽然我才是最强的!"
"真的好危险,多亏花花了"
沾了一身粘液狼狈十分的琪露诺,毫不在意自己的状态手足舞蹈的展示自己的强大,而大酱则是报以感谢后追着琪露诺帮她恢复易容。
看着两只妖精追逐打闹逐渐远去的身影,尽管心情莫名不顺,但还是不禁被逗笑了。
"阿拉,狸花猫精,又在这里和那群笨蛋玩吗?"泄矢诹访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站在了河边,她蹲下伸出手来,一只青蛙跳上了她的手心,十分熟络的爬到她的肩头,然后她再缓缓站起看向我。
"对啊,毕竟我也是个笨蛋嘛,笨蛋也就只能和笨蛋玩得来"我不慌不乱的看着眼前这位矮小话语中却有威圧感的神明,很明显我不怕她。
"那要好好的管管你家的笨蛋妖精,我相信你"她嘴角微扬。
"那也希望您能有点神的样子不要整天就只知道和青蛙玩和欺负笨蛋。"我始终面带微笑,因为,我对我的能力有着绝对的自信。
果不其然,那位可爱矮小的神大人,嘴角抽搐眉眼盈盈展现出一副欲哭无泪的扭曲表情,始终保持着静默的仪态。
"神大人,你讨厌我吗?"我没安好心的冲着泄矢诹访子笑着。
"绝对不讨厌!"不带犹豫的秒答,脸却跟便秘了般。"我有事要做先走一步了,下次我们再汇"大概是强大的扭曲感使她无法忍耐。
"哦,慢走不送了神大人"
就这样我目送了泄矢诹访子离去
"花酱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大酱乱糟糟的出现在我身边担心的问道。"不用担心我啦!"恶作剧成功后满满的自我膨胀感。
"唉,花酱真是某种程度上和琪露诺一样呢。"大酱叹了叹气眼中流露出满满的担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4: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2)
守矢神社,泄矢诹访子躺在八坂神奈子怀里苦闷的嚼着西瓜,神奈子则一如既往大大咧咧的大口喝酒,吃瓜。
"诹访子,这不像往常的你啊,吃的这么慢瓜都要被我吃完了。"八坂神奈子一边嚼着一边慢悠悠的对泄矢诹访子说着。
"啊啊!神奈子大人又用西瓜当下酒菜了!都说了这样吃对身体不好!快把酒给我"东风谷早苗端着刚切好的西瓜一眼就看到了自家神大人又在延续恶习,忍不住大声斥责。
"啊,夏天西瓜配酒才是王道啊你说是吧,诹访子。"神奈子漫不经心的随手将瓜皮扔到盘里,又摇摇晃晃的拿起酒瓶就是直接往嘴里灌。
那姿态给人一种已经醉了的错觉和对早苗斥责的轻视感。
"所以说!这是恶习!恶习!"早苗放下盘子,指着酒瓶说教。
"你这语气怕不是跟某几个笨蛋玩太多学的。"沉默了很久的泄矢诹访子忽然慢悠悠的开口说话,苦闷的语气更像是带有抱怨性质。
"您是说琪露诺?"
"你是说苓知花?"
神奈子和早苗几乎是同一时刻说出口。
"不就是她们三个玩的好的妖精嘛"诹访子吃下一口瓜忽然坐了起来。
"可不是嘛那个该死的冰精到处搞破坏。"
说的这里诹访子忿忿不平的咬下一大口瓜,神情仇怨的用力嚼着西瓜。
"您只是单纯的看琪露诺冻青蛙这一行为不爽吧"早苗擦了擦头上的汗,默默吐槽。
"那个叫苓知花的狸花猫妖怎么又出现了,而且和那群笨蛋妖精混在一起。"八坂神奈子灌下一大口酒,看向泄矢诹访子。
"不知道,她的能力很奇怪,也很强。真的不明白和那个笨蛋一起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泄矢诹访子抢过神奈子的酒就这样大口大口的灌下。
"是很强啊,那种能力和地底那位大小姐的一样。"
"一样令人"
"恐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4 15: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3)
“琪露诺酱!花酱!不要玩了!快出来!”
大酱飞在花田的上方,大声吆喝着,四处张望。
“不行了,在哪都找不到那两个人的踪影。”
大酱累的飞不动了缓缓掉下来趴在柔软的草地上,喘着大气。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琪露诺会被可怕的花田妖怪杀掉的!”
大酱拍了拍自己的脸,一鼓作气,重新飞了气来在花田上空吆喝着。

迟来了一步,大酱抱歉呐,这个家伙还是被那个花田妖怪打了一顿“
我拎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琪露诺,行走在花田道中冲空中的大酱喊道。
“啊琪露诺酱!”
大酱急忙飞了下来,帮我一起架着琪露诺,眼中的担心满溢了出来。
“我们得去永远亭,找永琳姐姐帮忙才行“
“好吧”我迟疑了一下,答应了大酱的请求,我不是很喜欢永远亭,也不是很喜欢找八意永琳。这是来自生理上的不愿意,是和我从心理上讨厌人类所不一样,那是没有缘由的,尽管我也很想去喜欢这一位月之贤者,可这是我无法自己抉择的,这也是我自我厌恶的一点。
“花酱!你又再发什么呆,再不快点琪露诺酱就要死掉了!“
这个大酱焦急的朝我晃着手,大幅度的动作和可爱的外表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显得有些滑稽,再加上夸张的话语,配上那严肃的神情,颇有小大人的模样,我不禁笑出了声。
“花酱!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时候!“
“好,好。”
说着我和大酱一路加速的向永远亭飞去,期间差点撞到某团黑乎乎的东西,幸好我反应快侧身擦过让它撞到树上了,不然可能会造成对大家的困扰的。
在天黑前我们及时的将琪露诺送到了永远亭,轻轻将昏迷的琪露诺置于病床上,铃仙奉八意永琳的命令帮琪露诺包扎伤口,大酱守护在床边想要帮点什么忙,却时不时被伤情吓出惊呼,非但没有帮到忙还把身旁正包扎伤口的铃仙和捣药的兔子们吓得够呛。
“真是多谢了啊,救死扶伤的月之贤者“
我靠在门前,静静的看着病床那边热闹的光景,阴阳怪气的跟院里正采摘药草的八意永琳搭话。
“不用“她从容的回道“狸花猫妖吗,真是好久不见啊。”
“嘛,真是失礼啊,为什么第一次跟人说话要用好像和你很熟的语气啊”
我刻薄尖酸的驳回着这位贤者的问候,“再说我是妖精!不是妖怪!还有还有我有名字叫做苓知花!”我自知此刻丑态百出,却还是不由的像一只狗般叫嚣着,尽管这令我陷入了另一种窘态,可心中莫名燃起的怒火,蔓延至我的全身控制着我的头脑,言语。
“啊拉,这样嘛”八意永琳忽然语气一转,眯着眼睛。
“那,初次见面,狸花猫精,苓知花你好啊。”那半开玩笑的语气,不知为何。彻底令我体内那个名为理智的东西被愤怒包裹。
“你这个异界老太婆,要不要常常失去希望的滋味!?”我的双眼发红,身体被狂气所笼罩,金光一闪,我飘在了空中,左上右分别对应产生了三颗——笼罩着黑烟的冒着微光的球状能量球,冒着微光的球状能量球,笼罩着彩的光的微光能量球。
我用左手顺时针画了个圈,能量球瞬间变成密密麻麻的弹幕,随着我的指令,纷纷朝着八意永琳的方向飞去。
她轻易的躲开飞到空中,脸上却是从容的微笑,笑眯了眼睛。“你的病果然还是治不好啊,看来你得多去找地下那位大小姐谈心呢。“
“你这个..!”我欲发起第二次攻击
“花酱!不要!!!”
是大酱的生气的怒喝。
我马上收回了一切能力,缓缓地落在地上,朝生气地大酱走去,示弱地变出了一个狸花猫玩偶递给她。只有我和琪露诺和大酱明白,这是我们之间地秘密,这个玩偶是我弹幕能量地具现化,这是我今日不能再使用弹幕能力地象征。
“阿拉,果然就算你没有那个能力我也是很喜欢你呢。”八意永琳“不怀好意”地笑着
“尽管那样我也是讨厌你!”我头也不回的反驳着,病吗..看来我真得去找找传说中那个地底下地大小姐了...
我安定地待在病床边,没有听到八意永琳最后的一句话

“她身上的味道真的越来越像那家伙了..”
八意永琳在院子里望向天空自言自语般喃喃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3: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的路上,琪露诺又是闹又是讲着自己无法做到的大话,不时扯到伤口又疼的蹦蹦跳。
大酱跟在琪露诺身后一步也不敢离开,生怕一不留神琪露诺就又惹出什么祸端。
"呐,你们知道地底的二小姐在哪吗?"
我叼着干草,在前面漫不经心的大步走着。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在说红魔馆的大小姐蕾米莉亚吧!她好像很强的样子,我就从来没有进去过,啊~真想去那个红色的洋馆参观一下"
琪露诺一听,瞬间眼睛发亮,小碎步的跑到了我的身边,一脸向往的神情,手足舞蹈的说着。
"琪露诺酱真的没有弄错吗?"大酱弱气的问道
可惜陷入激情和沉思的两人没有听见她的质疑。
"大酱,抱歉,把玩偶还我一下。"没等她回答我便用能力将玩偶转移了过来。
"等等..!花酱你要去干嘛。"大酱焦急的飞过来挡在我身前。
"我要去做一很重要的事情。"
大酱或许是从我的言语眼神中读出了坚定,不得已的答应了。
"什么事情!什么事情!我也要去!"琪露诺高举着手,大力的摇晃着,耍着赖。
"乖,今天你在家里大酱照顾你,你就好好养伤,会给你带好吃的回来。"
我摸了摸琪露诺的小脑瓜,温柔的笑着,便飞向天空,开启了寻找红魔馆的旅程。
"红色的西洋建筑红色西洋建筑~呀找到了!"
我哼着小调,暗第六感去寻找传说中的红魔馆,在雾之湖的岸边,坐落着一栋红色的西洋建筑。赤发的看守者在呼呼大睡。
"哇呜,站着睡觉的妖怪,第一次见第一次见!比琪露诺还蠢。"我嘲笑着,轻易的飞入了院子里。
"这位姐姐你来这里找谁呀"
金发碧眼穿着女仆装正在浇花剪草的小妖精,看到我睁大了眼睛。
"我要见你们的大小姐"
我笑着摸了摸这个可爱的小孩的头,真想家里也有一个这样的女仆。
"呜哇,这样不太好"
她苦恼的歪着头摆出一副在思考的姿势,可我知道这么小的妖精脑袋是空空的,是不会思考的。
"没事,那你加油工作吧!"
我宠溺的笑着,揉乱了她的头发。
"好...好!"
女仆妖精害羞的小碎步跑开了。我们妖精果然是个可爱的种族啊。我托腮静默的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不禁上扬了嘴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5:5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边那个黑色头发的妖怪!停下!“
一个身材高挑身穿女仆装,手里拿着扫帚的银发少女挡在了为我的眼前,对于传统女仆服而言过于短了的带有点性暗示意昧的短版女仆装穿在这个少女身上却没有半分色情的感觉,反而给人带来一种潇洒的气质。
“唔...怎么感觉你的胸看上去硬邦邦的。“
我呈思考状,不过脑子的对这位女仆说出了第一印象。
“真是失礼啊!你...你怎么跟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话的呢!!!“
少女涨红了脸,冲着我大声叫唤着,要知道以这位女仆长的性格要不是我的能力驱使我早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陪着我不带过滤网的脑子死了一万次了。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了。
“错了,请问我能进去请教您家的大小姐一些问题吗?“
我向她摆出求饶的姿态,装作很虔诚的请求道。
“唔呵呵~你是来找我的吧,咲夜备茶水,请这位贵宾进来谈。“
一位矮小的长着蝙蝠翅膀的女孩缓缓走了出来,很刻意的在句头装作很有威严的笑着,向那名名为咲夜的女仆施以命令,少女刚刚脸上还余挂着的羞红在命令下达的那一瞬间消失全无。
“是,大小姐“
少女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眨了眨眼的时间她又端着甜点和茶水,优雅的向我鞠了个躬。
“这位大人,里面请。”
我在她的带领下进入了这座华丽的宫殿,望着屋内豪华甚至称得上奢侈的装饰。我心里暗暗想总有一天我也要让我和大酱和琪露诺住上这样的房子,有一屋子的仆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在殿堂上方有一个看样子应该是专门用来迎接贵宾的地方,那里已经备好了茶水和甜点,那个小女孩长相的大小姐冲我这边挥着手大喊“快点!快点”
咲夜无奈的叹了口气,牵起了我的手,下一秒我就端坐在了大小姐的对面,咲夜向我们鞠了个躬,便凭空消失了。
“噢,有眼光的妖怪,你要向伟大的我请教点什么内容呢?”
她朝我露出友好的笑容,虽说我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的力量,但我还是不得不再心里吐槽一句这个大小姐是当真有着强大的力量和幼稚的性格。
“啊,真是失礼,我居然忘记自我介绍了,我,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最强的吸血鬼,红魔馆之主,拥有能改变他人命运的能力。”
见我缄默不语她便好像恍然领悟什么一般,不慌不忙的向我开始了自我介绍,甚至闭上了眼睛扬起了脸,一副“怎么样我厉不厉害”的模样,像极了琪露诺。等..等等!?改变他人命运的能力?这和我掌控希望的能力,很合拍嘛。我不禁笑了出来。
“啊,我是苓知花,如您所见,一只普通的狸花猫精,我的能力是掌控希望而已,您的能力真是很强呢。”
我故作谦虚的故意介绍道。
“掌控希望?看来我们的能力很合拍啊!“
她喝了一口红茶,惊喜的大喊着,不得不说这个大小姐的一惊一乍程度真的只是比琪露诺小一点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7 16: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不如我们来当好朋友吧!”
我不怀好意的发动了我的好感能力,是的,这个能力平时是自带的就算刻意去用,所有人只要和我有接触就会对我无法厌恶,并有好感,当我刻意使用便会在不知不觉让这份好感升上一级,别的不敢保证但只要使用这一能力没有交不到的朋友,但这个能力仅限于友谊方面的喜欢。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本小姐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那就欢迎你多来红魔馆玩吧!”
蕾米莉亚努力装作威严的模样配上她那副娇小可爱的模样,真是让我觉得有一点滑稽可笑,更是让我对她有了更多的好感,毕竟我们家的那个笨蛋也是这样一副不认输自我感觉良好的滑稽模样。
“我允许你和灵梦她们一样叫我蕾米莉亚。“
她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像忽然顿悟般,明白了这个孩子,或许很渴望有人和她玩吧。但红魔馆之主的身份又怎会允许她像琪露诺一般,更或者是像一个普通人类少女般四处结交,到处玩耍呢。
我忽然很庆幸我不是什么大妖怪,神,大巫女之类的身份,因为那样是注定了被束缚。
“苓知花,你,你平时都是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这位大小姐看我不回话有点发慌的追问着我,却又傻傻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好奇起了,外面的生活。
“你可以直接叫我花花噢,我平时就是和大酱和琪露诺到处玩耍,白天的幻想乡很美。”
我其实很清楚她所好奇的所谓我的生活,不过是好奇白天,那个她无法出现的那个时刻,幻想乡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那花花!白天的幻想乡有什么好玩的吗?”
这个大小姐听到我提及白天的幻想乡明显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甚至都忘了要时刻保持着她的“威严”。
“哈哈,这可就多了,幻想乡有一大片花田,那片花田在白天,特别是晴天真的是特别漂亮,花长得很漂亮,让人有种想摘下来偷偷珍藏的感觉,可是花田有主人,而且那个主人特别恐怖。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你伤害了花田的花就会被杀死。”
我哈哈一笑,开始讲着我和琪露诺在花田玩耍的事情。
“噢噢!那个花田的主人有我那么厉害嘛?”
蕾米莉亚激动的拍着桌子,眼睛闪闪发光。
“唔..差不多吧!”
我思考了一会,开心的回答。
“我和琪露诺去花田玩,我一个不留神琪露诺就不见了,那个花田真是大的像个迷宫呢!然后我找到时琪露诺已经被那个可怕的妖怪揍了个半死,昏过去了,那妖怪还说看我面善才饶琪露诺一命的呢”
我一边大口喝着红茶,一边自豪地说着,这红茶感觉有股怪怪的味道。
“花花,你和那个冰精是什么关系?”
蕾米莉亚忽然才意识到我话语中一直提及的熟悉名字,向我问道。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我一直和她们住在一起。”
“唔..花花要不你来红魔馆住吧,别和那些笨蛋玩了,和我玩吧。“
蕾米莉亚思考了很久严肃的跟我提出了这一邀请。
“不行呀!是大酱琪露诺救了我,我是她们最好的朋友“
我冲蕾米莉亚微微的笑着,坚持着我的立场。
“对了蕾米,听他们说你是地底的大小姐,为什么你会住在红魔馆而不是地底呢?“
我忽然想起这个奇怪地地方,向她询问着
“那是古明地觉,她在地灵殿,你听谁说我是地底地大小姐的,居然把我和那种家伙相提并论,简直不可饶恕。“
她好似忽然缓过神来,拾起了刚刚被她丢下的威严,有“威严“的念叨着。
“呀,好晚了,我忽然记得我有事情没有做,下次再来找你,拜拜蕾米!“
我反应过来找错人了,便开始战略性撤退。
“古明地觉,地灵殿。“
我飞在红魔馆上方,措不及防的被路过的天狗拍了一张照片,嘛反正我也不介意被刊登,现在我更在一的是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地底大小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22 11: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