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9980|回复: 38

[官方发布] 【全文完结】博丽灵梦的消失~The Disappearance of Hakurei Reimu~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9 21: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谢尔曼·杨 于 2011-1-3 21:26 编辑

写在前面

就算是冒着被骂成剧场厨的风险,我也要声明的是,《凉宫春日的消失》是2010年度最优秀剧场版 MF UBW几乎直接处于秒杀的境地 原作小说作为从书中备受欢迎的一册,剧场版进行了青出于蓝的还原与诠释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看完剧场版当晚的一个梦,于是就暂时停更编年史打算先完成这篇向谷川流和京都动画致敬的作品

我不是京都厨子,但是这次京都,你真的让我感到欣慰
而谷川,则谢谢你给我们带来了如此精彩的篇章

最后,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双重同人从来都不是1+1=2
没有我自己的观点和我想说的话我是不会动笔的
废话到此,该认真写文的是作者

关于更新
本文属于集中密集式写作 写好就会马上发 预计在1月7号之前全部连载完毕
以上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20 收起 理由
风见幼香 + 20 完结祝贺~~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9 21: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子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这句意味深长的话给向魔理沙昭示出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但是和少年漫画意淫小说不同的是,这句话并没有充斥着关于社会和未来的虚假思考——普通的魔法使知道这仅仅是就事论事而言,符合那边的红白的一贯作风。
话说回来,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每天就这样坐在这里喝茶吹风聊天的这种悠闲过头的日子好像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吧,那么问题就变成了一开始是什么时候,进入幻想乡开始?怎么可能,好歹那时候还有很认真的练习魔法和展开弹幕战啊,只是当魔理沙和灵梦之间的弹幕战斗开始不再是一边倒而是互有胜负的时候,原来就连进行弹幕战都变成了一种麻烦而没有趣味的事情,能够作为生活调剂的异变也有如那慵懒的巫女打扫神社的频率一样珍稀——“顺带一提,灵梦,我绝对没有吐槽你的意思。”
于是当悠闲成为一种习惯,坐在神社台阶上的魔理沙也就习惯了捧着一杯茶看着太阳东升西落,在面朝鸟居背朝神社的日子中日复一日的享受着猪一样的幸福生活。
但是就算是悠闲的幸福生活,时间长了也难免会有点无聊,再说整天坐在神社喝茶这种老年运动也确实不适合正直青春年少的魔理沙,于是黑白老鼠偶尔也会把人偶使带来晃悠一下,或者说在图书馆搜刮完毕后大摇大摆的路过神社然后炫耀似的讲述一下暴跳如雷的哮喘病人之类的——请相信,根据“它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这一定义来看,用这个词没有任何不妥。
至于哪个词……你懂的。
只不过除了这句看上去毫无意义的感慨之外,这样的一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凡,神社屋檐下的风铃在微风中微微震动着,那句对“开始”的感慨就这样被两个人默契的遗忘了。
“呐,灵梦。”
“嗯……天气真好呢。”
在魔理沙坐在台阶上,捧着茶杯微微的晃动着双脚,抬起头看着晴朗的天空,有些欲盖弥彰的用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手中的茶杯。
“你想说什么呢?在我面前可是没什么好隐瞒的哦。”
魔理沙有些惊讶的瞥了灵梦一眼,按照正常的剧本,这里她应该是默不作声的才对。
“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觉得灵梦你只是坐在这里不会觉得闷吗?”
“呵呵……也不是整天坐在这里啊。”
灵梦轻轻地笑着,但是回答却让魔理沙摸不着头脑,莫非她还是会像春雪异变一样举出“睡觉啊,吃点心啊,躺在被炉里啊”这一系列的除了打扫神社以外的事情来说明自己的“生活多么多姿多彩。”
“哈……算了算了,反正你如果真的厌烦的话早就自己找事情做了吧。”
魔理沙大大咧咧的甩了甩手,带着无奈的笑容轻轻地撇了撇嘴,然后突然正色道。
“呐……其实……灵梦……”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那两个坐在神社门口的那一红一黑那么悠闲,于是幻想乡中最忙碌的人之一,在幻想乡夏日的黄昏张开翅膀,裹挟着狂风光临了神社。
不过以她超凡的视力——虽然不及那个看上去是跟班实质上是上司的白狼天狗那样的千里眼,但是在人类的视野外进行一些素材的采集还是一块蛋糕而已。
“哦哦~~大新闻啊!”
文文看到魔理沙正在有些匆忙的向着灵梦指手画脚的解释着什么,嘴角缓缓上扬到一个扭曲的角度,可惜在这个距离是没办法拍摄清楚啊。
于是在不知道是身为记者的道德操守还是狗仔的八卦嗅觉的指引下,鸦天狗潇洒的一展翅膀,在天空中甩出一串气流的扭曲波纹,冲着神社炮弹一般的扎了下去。
“新闻发现!!”
明显超越了音速的少女用一个很嚣张的单手撑地的姿势落地,在被超越了的声音传入依旧淡然的灵梦和完全石化的魔理沙耳中的瞬间,清廉正直的记者举起了相机。
“来~笑一个。”
“喂喂!你这个惊悚的出场是怎么回事啊!”
魔理沙在猛烈地闪光灯之中抬手挡住眼睛,不过却顺手带翻了放在身边的茶杯。
“啊……对不起……”
茶杯从台阶上滚落,轻轻地摔在地上,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却整个摔碎了。
灵梦只是微笑的挥了挥手,然后就起身向神社内走去,魔理沙看了一眼去拿扫除工具的灵梦的背影,嘴角抽搐的对着某只鸦天狗举起了手中的八卦炉。
“喂喂……冷静一点——啊!!!”
在文文的映象中,魔理沙暴走起来绝对是幻想乡数一数二恐怖的角色,上一次因为刊发了她洗澡的照片被瞬发魔炮追杀了半个幻想乡的恐怖,突如其来的极限火花将天空撕破,从所有角度所有方向那密集而无懈可击的光束会让你深切的感受到什么叫绝望!
只是就在文文要失控逃走的时候,魔理沙却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八卦炉,冲着文文甩了甩手。
玩笑开过了头的射命丸文也只能带着满心的疑惑耸耸肩,然后给魔理沙投去一个抱歉的笑容,张开翅膀消失在天空中。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魔理沙一个人坐在魔法扫帚上,飞驰过脚下重重地密林,她一手扶着宽大的魔法帽,抬起头眺望着晴朗夜空中皎洁的月亮。
从博丽神社告别已经过去很久了,至少告别的时候只是日暮西山而已,而现在,已经是子夜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文文的出现打破了平静的闲聊,或者是因为自己的有些想法……
她没有回家,只是静静地将扫把停在皎洁的月空下,却又忽然的,想到了灵梦的那句话。
这样的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又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她以为自己会陷入思考,但是她却什么都没有想。
皎洁的月光洒在雾之湖上,将广阔的湖面变成了珐琅质地,远处的洋馆有如精致的水晶模型,再远一点的地方,属于这个乌托邦的崇山峻岭在月光铺下的银毯的覆盖下,沉沉睡去。
这就是自己生活的地方,这就是自己习惯的地方。
她突然淡然的一笑,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和下午给灵梦的那句玩笑话有关?
深深地吸了一口夜风中微凉的空气,魔理沙整了整帽子,一手扶上魔法扫把的顶端,流星一般的向着魔法森林的方向飞去。
收拾完屋子,洗完澡,趁着用八卦炉吹干头发的当口写一篇日记,一边感叹着不知道明天文文的报道会带来什么效应,然后将自己裹在舒服的被子里,闭上眼睛祝自己做个好梦。
直到这个时候,魔理沙都不明白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将会面对一个怎样的世界。
无论如何,只有一点是她明白的。
那个绝望而可怕的世界,一点都不好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29 21: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到杨叔就果断进来顶


PS:東方战争的坑这次1月23的CC会填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9 21: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到杨叔就果断进来顶


PS:東方战争的坑这次1月23的CC会填么
天使の沙包 发表于 2010-12-29 21:40


冬季参展计划只有CD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29 22: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圓潤地滾進來了!話說好羨慕楊的創作能力阿...我的話各種沒時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0 01: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求魔理沙裸照
恩,上面那句是开玩笑的
PS:话说开篇槽点多多啊,虽然后面会很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0 01: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滚进来。。。老杨快点填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14: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        消失

魔理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除了不小心将床头上的那个爱丽丝送给自己的黑白人偶碰翻之外,没有任何异常。
天空没有被红雾笼罩,也没有莫名其妙的在夏日下起大雪,虚假的月亮没有笼罩天空……总而言之,魔理沙目力所及的一切范围内,都给她传达这样一个信息——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幻想乡清晨而已。
起床,洗漱,准备早餐,如果说这样的一个清晨有什么东西存在异变倾向的话,那就是懒散惯了的魔理沙破天荒的收拾了一下床铺。
其实某种意义上说魔理沙和生活不能自理这个概念是绝缘的,只是不太注意细节罢了——于是这个问题就在都是女生的幻想乡中被不正常的放大了。
“那么斤斤计较才是异变的一部分吧。”
一边叼着面包一边梳头的黑白这样抱怨着,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抱怨什么。
大概是因为对文文可能带来的让一大堆人误会的报道的担忧吧,她这样安慰着自己,一边草草结束了早餐,不过就在这时,轻快地敲门声却有些不合时宜的传来了。
“来了哦~”
魔理沙一边回应着一边快步向着门口走去,果然,这个点钟会来拜访自己的显然只有一个人。
“早上好。”
爱丽丝•马格特罗伊德一如既往的没有太热情的表情,只是公式化的问好,魔理沙将邻居兼好友引入房内,但是下一秒钟爱丽丝就将一份崭新的《文文新闻》放在了桌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脸尴尬的魔理沙一边祈祷着该死的乌鸦不要太过分一边就很自觉地将爱丽丝来找自己的目的划到了寻仇类的范围内。
“那个……爱丽丝,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
魔理沙只犹豫了五秒钟就考虑好了这种问题应该先主动解释清楚比较好——虽然曾经的种种事实证明她压根就没考虑过的可能性居多。
“啊?解释什么?”
爱丽丝的表情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这给魔理沙传递了一个信号——非常危险!如果自己不想在今晚就变成这家伙的一比一人偶收藏品的话,就必须让她消气才行!
“这个……我和灵梦没什么的!你也知道那个天狗只知道胡说……”
“你在说什么啊……”
爱丽丝瞪大了眼睛看着双手在空中不知所措的比划着什么的魔理沙,然后站起身,投给了魔理沙一个奇怪的眼光。
这下麻烦了,魔理沙心里一沉,看起来文文那个混蛋不知道说了什么,爱丽丝一定很生气很失望以至于她已经出离了愤怒了!
“你听我解释啊!爱丽丝!”
事到如今只有先占据主动了,魔理沙上前一步双手扣住爱丽丝的肩膀,她固有的偏执——事实上更多是做贼心虚而已让她决定了这个误会必须消弭在这里!
“我和灵梦只是随便说些什么,你知道我经常会去神社找灵梦聊天的,文文总是搞这些假新闻!你不要当真啊!”
“你弄疼我了!”
但是爱丽丝却依旧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然后用力挣脱了她的双手。
“啊……对不起……”
“魔理沙,今天的你怪怪的,什么神社啊?生病了吗?”
爱丽丝皱了皱眉头,探手在魔理沙的额头上摸了摸,但是却只传来正常的温度。
“爱丽丝,你还在生气啊,我不是说了我和灵梦……”
“什么灵梦啊……”
爱丽丝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整理了一下鬓角被魔理沙弄乱的头发,然后语气微微冷了下来。
“我觉得你去永琳那里看看比较好,要不要我带你去?”
“爱丽丝,你别生气了啦……我都说了那只不过是文文胡乱的报道……我和灵梦……”
“到底什么灵梦啊!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灵梦是谁?你朋友吗?我认识吗?”
爱丽丝终于有些生气了,用严厉而带着浓重疑惑的目光看着魔理沙
“爱丽丝!!你为什么就抓着这篇报道不放呢!我都说了这根本是虚假报道,我和灵梦根本就没有什么,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信任还比不上一个八卦记者的一篇恶心的报道吗?”
魔理沙挥舞着双手,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一种无奈,她知道爱丽丝是喜怒不露与形色的,但是她的话无疑是还在生灵梦的气。
“魔理沙……我觉得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我晚点再来看你,有需要的话我会带永琳过来的。”
爱丽丝淡然的转过身,显然是不想再谈下去了,魔理沙伸出手想要再解释什么,但是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突如其来的不协调。
“那么我先告辞了,再见。”
她不知道这一丝不协调到底是什么,但是就在她为这一丝不协调而犹豫的时候,爱丽丝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
“怎么这样……”
魔理沙觉得鼻子酸酸的,委屈的摇了摇头,木然的走上楼,一头扎下去倒在床上,用枕头蒙住脸。
只是,她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看过爱丽丝带来的那张报纸。

虽然是和昨天完全一样的风景,但是因为观看者的心情问题而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魔理沙依旧侧坐在魔法扫帚之上一手握着扫把一手扶着魔法帽,被风带动着的魔法帽的软边,帽檐下是一张夹杂着无奈,难过和委屈的面庞。
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每当这种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向着博丽神社的方向飞去,只是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无论是快乐或者悲伤,魔理沙总会第一时间向着那个方向飞去。
很快的,位于山间的红色建筑出现在了魔理沙的眼中,但是当她降低高度然后从扫把上跳下的时候,却发现灵梦并没有坐在门口喝茶。
“这是……异变吧!!”
魔理沙的表情抽搐着……灵梦居然不在家?!
冒着被梦想天生打死的危险,魔理沙甚至翻动了灵梦的储物柜,确定了里面还有不少茶叶之后,灵梦外出的最后一个理由被彻底的封死了。
不是去卖茶叶……难道是异变?
魔理沙推开拉门,穿上鞋重新走到神社院子里,空荡荡的院子里刮过一阵风,夏天舒爽的微风却让魔理沙没来由的打了个冷颤。
“也许是去找紫了吧,又或者是被雷米利亚请去喝茶了?”
这样站不住脚的自我安慰很快倒台,且不说一直都是八云紫来找灵梦,雷米利亚的茶会也没有中午不到就开始的先例。
不会是因为自己昨天的话吧,那个笨蛋,魔理沙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
当她再次抬起头时,天边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和任何一次一样,没有给魔理沙任何的反映时间,黑色鸦天狗就冲到了自己面前举起了相机。
“大新闻啊!黑白魔法使出现在废弃神社!来~笑一个~”
“喂!你可害惨我了!你必须给爱丽丝解释……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魔理沙一把拉起射命丸的手,然后却突然愣在了原地。
“怎么……”
“你刚才说什么?!!!”
魔理沙几乎是吼出来了,她虽然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不代表是个白痴,爱丽丝的行为如果只是吃醋的话,怎么看都太过了。
没错,那种不协调的感觉,一定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正是因为这种不协调的感觉才让自己来到神社找灵梦的!
“我说……‘笑一个’。”
文文明显是被魔理沙突如其来的暴怒吓坏了,以往的伶牙俐齿也被怒火冲到了地灵殿,只能小声的回答。
“前一句!”
“啊……魔法使……黑白魔法使出现在废弃神社……”
“哈?废弃神社?你脑子有问题吧!”
魔理沙几乎是将质疑脱口而出,但是这回换做文文脸上挂上莫名其妙的表情了。
“你没事吧魔理沙……这废弃神社是昨天才出现的啊,还是我们一起发现的呢,你睡糊涂了吧!”
看着魔理沙从暴怒转向呆滞,文文也恢复了一些音量。
“射命丸文!你不要给我开玩笑,这里是博丽神社啊!”
“谁跟你开玩笑了!魔理沙你是不是病了……”
“够了!”
魔理沙突然抬起头,死死地钳住文文的手,愤怒的声音爆发了出来。
“我没有病也没有疯,我昨晚睡得很好我现在很清醒,如果你是在开玩笑的话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灵梦……灵梦她……”
“喂!你不要再发疯了好不好,什么灵梦啊!”
文文也突然吼了起来,魔理沙一再的莫名其妙也耗尽了鸦天狗的耐心。
但是魔理沙依旧不死心,再被文文吼过之后足足愣了五秒钟的魔法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盯着文文。
“博丽灵梦……看着我的眼睛,文文,你不知道这里是博丽神社,博丽灵梦住在这里吗?!”
“没有,我从未听说过。”
文文毫不回避的直视着魔理沙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开口。
但是,她却不知道的是,这每一个字都仿佛一把大锤狠狠地敲在魔理沙的胸口,魔理沙的表情从认真到迷茫,再从迷茫到恐惧,她缓缓地松开了文文的手,慢慢的向后退着,却突然被一块不平的地砖所绊倒在地。
“不会的……这是异变……混蛋……”
坐在地上的魔理沙甚至感觉不到跌倒的疼痛,但是她已经隐隐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一些远比她所经历过的一切都要可怕的问题。
“对的……这是异变!文文,这是异变!”
“什么异变啊。”
文文从魔理沙过激的反应看出魔理沙也不是在开玩笑,但是她却完全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觉得你还是去医院看看比较好……我带你去……”
“不!我不需要,文文,这是异变,你们都不记得灵梦了吗?”
文文皱着眉头拼命地回忆着,但是最终,依然是无力的摇了摇头。
“不对……对了!文,我和你是怎么认识的!!”
魔理沙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突然想起了一个办法。
“风神异变。”
那是魔理沙第一次认识射命丸文的事情,如果文文还有回忆的话……
“哈?我们不是一直都认识吗?你住在魔法森林里,在我来到这里之前你就住在那里了啊……至于怎么认识的……不是我取材的时候不小心……那个……拍到……你懂的。”
文文闪烁其词但是魔理沙却顾不上那么多,她当然知道文文所隐瞒的是什么,但是这样看来……风神异变的事情难道也被忘记了吗?
见鬼……这到底是谁做的,有谁能有这么大的力量连灵梦都能一眨眼弄没了。
八云紫……对!八云紫!
她一定知道些什么,可是该怎么去找她呢……
冥界!
魔理沙飞快的抓起一旁的魔法扫帚,跳上去然后冲向天空,只留下莫名其妙的射命丸文站在空旷的神社院子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20: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蝶舞

即使是在盛夏,冥界还是透着丝丝的寒意。
魔理沙不知道是因为飞行速度太快带来的疾风,还是冥界固有的阴冷让自己脊背发凉。
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败的巫女突然地消失。
这是最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
巫女是规则,规则是不败的。
魔理沙不由得回想起在红雾异变之前,那个符卡规则还不存在的时代。
无论多么强烈的攻击都无法伤害……准确的说,是无论多么严重的伤害都可以瞬间复原,任何强悍的防御都无法抵挡她的攻击……
那才是灵梦的真实实力,是所有在符卡规则出现以后才和灵梦交过手的人永远无法想象的恐怖能力。
她就是大结界!她就是规则的制定者!即使是你可以在符卡规则下战胜她,但是不要忘了,那是她自己制定的规则!
而就是这样一种存在,现在却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的……甚至连存在的记忆都被彻底抹去……
如果这是异变的黑幕做的,那对方该有多强大的力量!
魔理沙控制着自己让自己不再往更坏的方面去想,但是不自觉地在寒冷的冥界,额角也挂上了一滴汗珠。
好在自己还是清醒的,而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在眼前了!
“什么人!胆敢擅闯白玉楼!”
魔理沙耳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虽然魔理沙去冥界的次数远远少于去红魔馆和人形之馆的次数——用霖之助的话来说,活人常跑冥界是要折阳寿的——魔理沙作为一个正值大好年华人生多姿多彩的活泼少女自然是跟老寿星上吊的行为划清界线的——即使只是有这个可能。
但是魔理沙却知道不管自己和灵梦来多少次,这句台词都一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果然,比自己还要矮的绿白色身影挥着长刀阻挡在了自己的路线上。
如果是平时,魔理沙有极大的可能会留下来跟这个严肃的小丫头玩玩弹幕游戏什么的,但是此时的魔理沙却顾不上这些,看到魔理沙没有停下的意思,魂魄妖梦自然也不客气,挥手就劈刀砍来。
显然经常揍人或者挨揍的魔理沙已经清楚地知道了妖梦的出招套路,在她看来这个白玉楼的庭师剑法高超但是经验明显不足,也显得有些死板。
果然,魔法强化过的扫把和长刀相交的一瞬间,魔理沙一个侧身举起了手中的八卦炉。
妖梦咬了咬牙,看着微微发亮的八卦炉,值得猛然后退,抽出短刀交叉在胸前准备防御接踵而来的魔炮攻击。
但是魔理沙却没有对着妖梦释放魔炮,她只是讲八卦炉一甩手扔到了魔法扫把的尾部,猛烈地魔力炮击从小小的八卦炉中倾泻而出,如同推进器一般瞬间将魔理沙的飞行速度提升了数倍。
“混蛋!你给我站住!”
反应过来自己又被狡猾的黑白耍了之后的妖梦在空中狠狠地虚踩一下,然后全速突进想要追上极速飞行的魔理沙,但是遗憾的是一个迟疑间魔理沙已经几乎消失在了天边。
“幽幽子!别告诉我你不在。”
“呵呵……看来你是有很着急的事情啊,魔理沙小姐。”
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到来一般,西行寺幽幽子优雅的坐在浮华的庭院中,在她的右手指尖上,停着一只代表着死亡与灵魂的彩色蝴蝶,似乎是因为魔理沙的到来而受到了惊吓,拍打着翅膀飞走了。
“西行寺幽幽子,看起来就是你还记得我咯。”
“当然,解决了阻止了西行妖再次盛开的小姑娘,我又怎么会忘。”
幽幽子优雅的甩开扇子,遮住了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庞。
“你记得春雪异变?”
魔理沙有些惊讶,和完全忘记了风神异变——准确的说是记忆被篡改了的文文不同的是,幽幽子竟然知道自己,甚至还知道那场她一手导演出来的异变。
“春雪异变?啊,如果说那是你对那件事情的称呼的话。”
“幽幽子大人!”
“你退下吧,没关系的,我和我们的小朋友有些事情要谈。”
幽幽子抬手支开了不甘心的妖梦,然后合上了扇子。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请讲。”
魔理沙大口的呼吸者冥界寒冷的空气,试图让自己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
“你……知道博丽灵梦么?”
“……听上去她好像是你的朋友?”
幽幽子自然是不会呆呆的回答是与否的,但是这句话已经将“不知道”这个观点揭示的淋漓尽致了。
“真的……没有一点映象么?”
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但是魔理沙依然没有办法抑制住内心的失望,她的心情忠实的反映在脸上和自己的话语中。
“幻想乡的规则缔造者,乐园的巫女,博丽灵梦……完全……没有映像了吗?”
魔理沙盯着幽幽子,锐利的目光似乎要从这个亡灵身上拷问出什么来。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
幽幽子缓缓地站起身,伸开右手,一片华美的蝴蝶从掌心飞出,围绕在亡灵公主身边。
“但是你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那么我也就认真的回答你。”
“你所说的那种存在,从未出现过。”
“从我拥有对这里的记忆开始,你所说的那种凌驾于规则上的存在,我从未遇到过,这是我的记忆给我的回答,所以……很遗憾,我没有办法帮助你。”
“是吗……”
魔理沙低下头,她知道幽幽子并不是在说谎,她虽然有时候会开一些玩笑,但是至少比那个满嘴跑火车的记者要严肃多了,而且魔理沙实在想不出来她有什么欺骗自己的理由。
“那……请让我见八云紫一面。”
“……”
幽幽子选择了沉默,而就在那一瞬间,魔理沙几乎就要认为她就是黑幕了。
但是比除了灵梦消失之外更令她惊讶的话语,就像一枚重磅炸弹一样伴随着幽幽子的话语在魔理沙的心头轰开。
“这个名字……很熟悉……比起之前的那个。”
幽幽子皱着眉头,轻轻地挥手,围绕着她的绚丽蝴蝶在一瞬间消散殆尽,而魔理沙却已经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一切,她的嘴唇翕动着,而后缓缓张来,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你……说……八云……紫……”
这不是真的……
但是幽幽子是不可能拿八云紫开玩笑的!至少她从未见过!
“你……确定……你不知道八云紫?!”
魔理沙都不知道自己呆滞了多久,莫名的寒意仿佛是冬日掺杂着冰块的湖水,从头淋到脚,几乎将他冻结在了原地。
“我——”
幽幽子话到一半突然扶住自己的额头,表情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超然,换上了一脸的痛苦。
“我不信……幽幽子!你知道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你知道的!!”
“你个混蛋!给我住手!!”
终于看不下去的妖梦从一旁挥刀砍来,但是令她吃惊的是魔理沙依然伸出手臂向着幽幽子抓去,居然没有招架的意思,甚至连基本的躲闪都没有!
妖梦拼命地收招,但是因为暴怒而出的刀势根本无法收住!
一道鲜血在三人中间炸开,锋利的白楼剑轻而易举的撕破了少女白色的袖口,在魔理沙的右臂上切开一道长长地口子。
“呃——”
魔理沙闷哼一声,后退了几步,但是却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里,连用手捂住鲜血淋漓的伤口的意思都没有。
“对不起……我……”
妖梦有些手忙脚乱的道歉着,但是却依然挡在幽幽子的身前。
魔理沙依然没有任何回应,正在妖梦考虑要不要收起剑帮魔理沙包扎一下的时候,黑白色的魔法使却突然机械的转过了身。
“不……谢谢……打扰了……”
鲜血顺着右臂的伤口染红了整个手臂,但是那伤口却仿佛在别人身上一样,妖梦不知所措的挡在幽幽子的身前,想要追上去,却仿佛脚下生根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是的,她害怕了。
也许是因为砍伤魔理沙的负罪感,也许是因为魔理沙怎么看都不正常的表现……总之,妖梦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而魔理沙,则只是缓缓地沿着白玉楼长长地阶梯,消失在了冥界的尽头。

怎么会这样……
魔理沙只是觉得自己的大脑里仿佛被灌上了水银,除了空白就是空白。
八云紫是黑幕么,如果是她为什么要对灵梦动手呢,如果不是,那难道和灵梦一起陷入了异变当中?
魔理沙想要怀疑幽幽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反复的告诉她幽幽子和这件事情无关,她不敢再忽略自己的直觉,因为从早上起来她就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维和,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只能将一切推到异变身上。
只是如果说她得知灵梦不在后,感到的是绝望的话,当她确信幽幽子也不记得八云紫的存在的时候,她的心底就只剩下了绝望。
她该怎么做,这是她仅剩的疑问。
她现在只想回到自己的家中,在床上好好地睡一觉,当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但是这可能么。
想要阻止异变的雄心壮志动摇了,原来灵梦不在,自己根本就没有这种决心和勇气么。
原来自己所有的一切力量,都是靠着永远都波澜不惊的灵梦在支撑着吗?
一股无名怒火突然从心中烧起,她狠狠一跺脚,然后跳上魔法扫帚,但是刚刚漂浮起来,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0 21: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总觉得以爱丽丝的个性,她会对“灵梦”那种莫名其妙的存在很在意吧
“说!灵梦是谁?”
“灵梦是*%¥……&¥……”
↑脑补情节

幽幽子记得紫,忘了灵梦
魔理沙记得两者
从标题推断,事件的中心是灵梦
应该要问问妖梦记不记得春雪异变
如果记得的话,幽幽子对紫有反应可能是因为地域的关系(白玉楼并不算幻想乡的一部分)
如果不记得,那可能是因为幽幽子很强,还有和紫的羁绊等多种原因
直觉上,我认为是第二种情况
很好奇其他大妖怪记不记得她们呢,最好的方法是问四季= =
最后,坐等第三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4-22 22: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