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楼主: 谢尔曼·杨

[官方发布] 【全文完结】博丽灵梦的消失~The Disappearance of Hakurei Reimu~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30 21: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呃呜.....好快...果然是个行动派么.......映得我这个懒惰的人情何以堪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0 23: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讚wwww...
我就喜歡這類異變類的題材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0 23:5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闭锁

这个世界就像一部老旧的默片一样,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仿佛都被保鲜膜包裹着一样,粘稠而又滑腻。
除了自己。
当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发现映入眼帘的是一块陌生的天花板。
没有地板,没有墙纸甚至没有窗户的狭小到让人感到压抑的的房间,监狱一般的冰冷的铁板吊床,还有一扇锈迹斑斑的大门。
魔理沙从床上坐起,努力地晃动了一下脑袋,但是还没有解决问题。
她要解决的问题很简单——她什么也听不到。
和被什么东西堵住不同,她的听觉仿佛被人屏蔽了一般,完全接收不到一点声音。
努力无果后,魔理沙只得尝试着站起来,但是当她迈出去第一步的时候,却被自己吓了一跳。
这是脚步声么?自己的?
她尝试着走了几步,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的她,脑海中却回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这里是哪里?
又在牢房一般的狭小空间内走了几圈,已经开始渐渐适应了脑海中令人烦躁而恐惧的脚步声的她,轻轻地握住了生锈铁门的门把手。
她轻轻一拉,但是却没有完全拉开——铁门本身是没有上锁的,但是却仿佛在外面被人用额外的链条锁住了一样。
难道有谁想把自己关起来?魔理沙撇了撇嘴,然后习惯性的再次用力一拉。
只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魔理沙的脑海里传来一生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让她感到一阵小小的眩晕,但是门却被她拉开了。
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回复正常的魔理沙,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跨出了房门。
但是下一秒钟,她就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条铺着黄色地毯的一眼望不到头的走廊。
就像红魔馆别馆的那种走廊一样,一条长长的走廊,还有两边无数的房门。
但是和红魔馆的不同,这里的每一扇门,都被生锈的铁链紧紧地锁着,就连原本宽敞的走廊上,都被铁链缠绕着,毒蛇一般的金属死气沉沉的挂在墙上,垂在天花板上,铺在地上。
魔理沙试探性的向前走了几步,但是传入脑内的脚步声突然产生了一丝异样。
她低下头,这才注意到,她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黄色地毯,而是厚厚的在地上铺了整整一层的干枯藤蔓!
“这……”
强压住心中的恐惧,魔理沙连续退后了好几步才勉强站住。
这个地方……太诡异了……
魔理沙花了大概六七分钟稳定自己的情绪,然后挪开步子,踩在厚厚的已经枯死的藤蔓上,向前走了大约十多米。
突然,毫无征兆的,一种凄凉和悲伤就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清楚地感觉到那是一种孤独,仿佛是被抛弃的宠物一样,本不该有风的走道里突然刮起一阵微风,仿佛想要给魔理沙诉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能够传达到一般。
没等她从这股洪水一般的悲伤中回过神来,却又感觉到一股有如芒刺一般的目光射向了她的后背。
她急忙转过身,却只看到一个鲜红色的裙角消失在了长长走廊的拐角。
灵梦?!!
她确信自己看到了那裙子上的花边,是灵梦的不会有错!
“灵梦!是你吗?!!”
魔理沙顾不上恐惧和悲伤,迈开双脚踩着厚厚的枯枝向前飞奔而去。
短短的距离,但是却仿佛被拉长了一般,直到魔理沙跑到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才堪堪扶住了拐角的墙壁。
但是却没有灵梦的影子,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魔理沙的眼里写满了失望,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喘着气,但是就在这时,她注意到了拐角地板上的一个不太正常的东西。
扶着墙缓缓走过去,魔理沙看到被藤蔓覆盖的地板上,一个棕黄色的东西静静地躺着。
那东西,她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灵梦的御币。
她小心的伸出右手,轻轻地捏住了御币的尾部,想要将它拿起来,但是刚刚一发力,小小的木棒就断成了两截。
不是她折断的,而是当御币放在这里时,就已经折断了。
灵梦……没事吧……
就在魔理沙陷入思考的时候,她突然看到,御笔白色的纸穗间,似乎有一丝鲜红色的东西。
这是……
她小心的拿起折断御币的前半部分,但是,她却看到不仅仅是纸穗,连木棍前端,全都沾上了腥红色的血迹!
“灵梦!!难道说!”
魔理沙顿时被巨大的恐惧淹没,她惊慌失措的站起身,但是脑袋却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两眼一黑再次倒在了地上。
在她晕过去之前,再次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布满了鲜血的御币。

在无数的坏消息之后,终于迎来了好消息。
这是魔理沙睁开眼看到自家那熟悉的天花板后唯一的感觉。
“是个梦……”
第一次觉得能够在两眼睁开的时候看到自家天花板是一种莫大的幸福的魔理沙抬起头,右臂的伤口已经被细心地包扎过。
是爱丽丝。
魔理沙当然可以用“只有她会这么打结”这种理由来说服自己,但是她真的已经开始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因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欣慰的是,直觉告诉她这里已经不是曾经的幻想乡了。
“你醒了。”
果然,爱丽丝的声音从门后传来,接着就是房门被轻轻推开。
只是,除了爱丽丝之外,魔理沙还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这……”
“因为你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于是我去香霖堂询问了一下。”
为什么不是永远亭?不过魔理沙显然很快的忽略了这个细节问题,因为霖之助已经向自己发问了。
“怎么样,感觉还好么?”
魔理沙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看着这位旧识,霖之助倒也没有特别客气,在看了看魔理沙的气色之后,抓过了一旁的一张椅子,坐在了床边。
“那么,能跟我说说‘灵梦’的事情么。”
“你会相信么……”
魔理沙苦笑一下,她已经对寻找帮手不抱什么希望了,显然的,这场异变影响了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等等,为什么自己就能够幸免呢,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魔法使而已,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也没有豁免影响的可能……难道是因为自己是人类?
“我当然相信,否则我就不会提问了。”
霖之助的提问打断了魔理沙的思考,后者微微考虑了一下,于是决定全盘托出。
“这……太不可思议了。”
霖之助听完魔理沙不算很有结构的叙述,双手交叉在胸前陷入了思考。
“如果说我们都不记得了,为什么你会记得,而且你说这一切发生的前一天……但是报纸上却没有任何的报道,按照射命丸文的性格,这种八卦的事情不可能不见报的。”
看起来即使是异变之下,人们对那只八卦天狗的看法还是没有改变啊,魔理沙苦笑着想。
“但是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我们确实都遭到了影响。”
霖之助看向坐在床边的爱丽丝,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偶使已经抓住了魔理沙的手,小小的上海趴在她的肩头,琉璃般的瞳孔反射着窗外的光芒。
“那么你没有受到影响的原因,可能跟你的体质有关,而你拥有但是别人都不拥有的特质,就只有人类这一项了。”
和魔理沙的推断差不多,但是魔理沙却不确定自己应该去找谁,东风谷早苗?十六夜咲夜?
“所以我建议你去一趟人间之里,寻找一下御阿礼之子,稗田阿求。”
对啊,魔理沙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稗田阿求是负责记录幻想乡的历史的,那么她那里不可能没有任何线索。
不过霖之助却没有打住话头,他想的显然比魔理沙更深一层。
“而且,人间之里寺子屋的老师,上白泽慧音,拥有改变历史的能力,她那里也该有线索。”
魔理沙点点头,翻身掀开被子,霖之助很自觉地走出房间会比,而爱丽丝则是帮着右手受伤不方便的魔理沙换衣服。
“那个……魔理沙。”
“嗯?”
“上午的事情,很抱歉。”
爱丽丝的话语还是有些冷冷的味道,但是魔理沙却知道这是爱丽丝的习惯,她很少向人道歉,当然也很少做错事。
“……没关系,都是异变的错。”
魔理沙本想说些更有趣的东西,不过话到嘴边却改了口,倒不是说她记恨爱丽丝,只是她突然又从爱丽丝身上看到了一丝不协调的东西。
和之前的那种不协调不同,当她的目光落在爱丽丝的身上的时候,后者的身影居然微微的模糊了一下。
魔理沙揉了揉额头,强压下心中的疑问,又是直觉,又是不愿相信而又不得不相信。
“放心吧,我回早点把元凶揪出来,好好地揍她一顿的。”
不知道是在给爱丽丝打气还是在给自己打气,魔理沙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尽管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份自信能够持续多久。
“另外……”
爱丽丝帮魔理沙系好了身后的蝴蝶结,又开了口。
“等异变解决了,我要让你好好解释一下你和那个‘灵梦’之间的关系。”
魔理沙讪笑了一下,但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可是,魔理沙却又很快的沉下了脸,她又回想起那个意义不明的梦境。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应该说是非常不好的兆头。
不过无论如何,自己唯有前进一途不是么。
“灵梦,这次就交给我吧。”
魔理沙打开大门,魔法森林午后难得一见的阳光此刻却毫不吝啬的笼罩着雾雨魔法店的庭院。


---------------------------------------

今日三更完成~~我就不求票了(也无票可求) 欢迎对文章的悬疑部分进行推理
关于明天的更新 至少1更把 明天要出去一下 1月1号开始每天至少两更

以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1 00: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更了,太快了233
一开始的天花板让我想到EVA
魔理沙的梦境,没有窗户的房间、无尽的走廊、生锈的锁链、枯叶、回荡于脑际的声音……经典恐怖游戏要素
一般的代表封闭的内心吧,还有孤独寂寞之类的
嘛~目前要找出的应该是魔理沙和别人的不同之处
PS:虽然有其他想法,但还是不作弊了= =
期待下章更多的线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31 22: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消散

原来,夏天已经快要结束了呢。
金灿灿的稻田大片大片的覆盖着幻想乡的土地,平静而祥和的村镇被缓缓流淌的溪水所均匀的分割成几片。魔理沙感受着微风中隐隐的稻香,那一个瞬间的失神让她觉得一切都从未改变过。
拼命晃着脑袋要把这个想法驱赶出去的魔理沙却在顺序上犯了难。
应该先去找慧音还是先去找阿求?
魔理沙选择了一片小小的空地作为自己的落脚点,熟练地把魔法扫把从身下甩到肩上的魔理沙并没有考虑太久。
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藤原妹红依旧穿着那肥大的背带裤,雪白色的长发在夹杂着稻香的空气中轻轻地飘动着。
但是强悍的不死鸟却似乎没有注意到几乎就站在她面前的魔理沙,只是低着头用手托着下巴,眉头拧成一股麻绳仿佛在拼命地思考什么。
“嗨,妹红,怎么了。”
魔理沙礼貌的挥挥手打断了妹红的思绪,后者抬起头,然后用夹杂着些许无奈的公式化的笑容礼貌的回应了魔理沙。
“不,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些东西。”
魔理沙心中一凛,妹红她们受到异变影响是在情理之中的,但是她似乎从妹红的话中嗅到了一丝线索的气息,略微思考了一下的魔理沙,已经不再像异变刚发生时那么慌张,只是故意侧过了脸,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
“你忘记的家伙,是不是叫‘博丽灵梦’?”
“博丽灵梦?那是谁?我根本没听说过啊。”
可惜妹红的话却让魔理沙失望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既然线碰到了妹红,就先打听一下慧音的所在吧,和总是宅在家里的阿求不同,慧音还是比较忙的。
“嘛,没什么,别放在心上——慧音在家吗?”
“嗯,在家的,有事么?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好了才出鬼了!真不知道是我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魔理沙甩了甩手示意自己没事,她实在不是那种擅长强颜欢笑的人,她向妹红点头告别,而后迈开脚步,但是就在和妹红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一种强烈的不协调感再次涌上了她的心头。
不对!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魔理沙的脑海中飞速闪过了无数的念头,她确信哪里不对,妹红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有很明显的不协调的地方……
态度!
没错!所有忘记了灵梦的人,都遗忘的很干净,根本不会出现这种“似乎忘了什么”的感觉,爱丽丝是,文文是,妖梦和幽幽子也是!
而且,妹红也表示自己所忘记的根本就不是博丽灵梦……那她却还被遗忘的问题所困惑着……难道说?!
“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魔理沙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几乎挪不开脚步,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剧烈的颤抖着,正因为如此,妹红才会做出这样的提问。
妹红会忘记,但是又要拼命想起的人,除了刚刚被问到,确定还没有被遗忘的上白泽慧音之外……
“蓬莱山……”
“蓬莱山……辉夜!”
“呃……好耳熟的名字,可能……好像我忘记的人就是这个名字吧……蓬莱山辉夜……蓬莱山辉夜……呃,魔理沙你怎么了?”
妹红的回答将魔理沙一点点的推向了现实的深渊,她拼命地用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就连呼吸都已经带上了颤抖。
“我……没事……妹红!你听我说,我会说出几个名字,你看看你是否还记得……听到了吗?!”
“呃……好吧,虽然我觉得你的身体……”
“听我说!这很重要!比我该死的身体重要得多!”
魔理沙终于在这个场合将对自己的抱怨喊了出来,每到这种时候她从脚尖到头皮都在冰冷中颤抖着,思考停滞,行动迟缓可不是现在这个关键时候——尤其是从妹红嘴里嗅到了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可怕得多的异变的时候!
“八意永琳,铃仙•优昙华院•因潘,你对这两个名字有映象么?”
“那是……”
妹红依然带着关切的眼神,不过还是尊重了魔理沙的想法,本该脱口而出的话却被卡在了嘴里,妹红张着嘴,但是却无法将后半句话吐出来。
终于,妹红轻轻地拍了拍头,给出了魔理沙几乎让天地倒转的回答。
“完全不记得了……你刚开始说的时候好像还……但是我确信我不认识这两个人。”
怎么会这样!难道说消失的不仅仅是灵梦,还有其他人?
不对……蓬莱山辉夜的话,妹红还有些映象,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但是似乎妹红对辉夜的印象要比对永琳的深得多……
不行,在这里光想是没有用的!
“抱歉,我突然想起重要的事情!”
魔理沙将扫把从肩膀上一打,然后高高跃起骑在上面,冲着记忆中的迷途竹林的方向飞去。

虽然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当魔理沙第七次从迷途竹林上空飞过却一无所获的时候,她紧握着扫把杆的手,被竹节的凸起勒出了血红。
异变范围在扩大。
魔理沙已经不能不去想那个一开始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可能。
幻想乡……会崩溃。
“该死的……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她的目的何在?”
魔理沙第八次从迷途竹林上空掠过的时候,她没有回头,一边正在扩大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她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调查妖怪山或者别的地方是不是也被波及甚至已经消失。
飞快的穿梭在空气中的魔理沙,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藤原妹红和上白泽慧音也一定会被波及到,因此她必须在慧音消失前取得……可能存在的情报!
而且,魔理沙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关于这场异变的蔓延方式,她隐隐的感觉到似乎所有消失的人都有着某种内在联系,但是却也有特例的存在,这让她不敢妄下定论。

“阿求!出事了!”
“嗯?怎么了?魔理沙?”
稗田阿求给了魔理沙一个温柔的笑容,而后者则是甚至顾不上脱鞋,直接冲到了跪坐在案几前的阿求的面前。
“阿求,我问你几个人,你告诉我你是否认识她们,回答是或否就行!”
显然也是被风风火火的魔理沙吓到了,只能下意识的点点头。
“八意永琳。”
“否。”
“蓬莱山辉夜。”
“否。”
“铃仙•优昙华院•因潘。”
“……否……”
“最后一个……”
虽然已经几乎不抱希望,但是魔理沙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声而坚定地吐出了那个名字。
“博丽……灵梦……”
“我查查!!”
阿求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的,突然从桌子前跳了起来,转身走到了书柜前。
但是,当她轻车熟路的拿起一本书的时候,却突然惊讶的叫了起来,魔理沙急忙凑过去,但是却看到了异常恐怖的一幕!
书页……在消失……
是的!记载着幻想乡过去的求闻史记在一页页的消失!
仿佛被无法看到的火焰燃烧一般,先是内页,然后是封皮,然后是……
稗田阿求的手!!
从握着书的手开始,伴随着柔和的淡红色光芒,经过手肘然后是整个身体,都仿佛燃烧的灰烬一般。
魔理沙只是静静地看着,时间仿佛完全凝固了一般,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所有的话语都被恐惧哽咽在喉咙的尽头,几乎要让她窒息。
而稗田阿求则依旧保持着刚刚拿到书时候的惊讶表情,没有丝毫的不适,也没有丝毫的痛苦,仿佛完全被冰冻起来一般,直到最后一缕头发消散在空气中。
“啊……啊……”
“啊……啊!!!”
“啊——!!!”
直到小小的房间再次恢复了正常,魔理沙的尖叫才终于从喉咙中挣脱而出,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白茫茫的背景,和最后一个念头。
逃!
甚至顾不上去拿自己靠在墙角的魔法扫把,魔理沙用颤抖的双腿夺门而出,仿佛身后的房间时吃人的怪物一样。
而事实确实是如此!
她拼命地奔跑着,她甚至不知道飞起来会更快一些,此时的她只想远离那个可怕的房间。
消失了……对,稗田阿求就在她的眼前消失了!!
难道说灵梦,甚至八云紫和永远亭的那些人都是这样消失的吗?
这还是异变吗……这……这已经远远不是她认知范围内的异变了啊!!

“魔理沙?你怎么又回来了。”
就在魔理沙终于耗尽了体力,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墙头,再回过头确定没有什么东西追上来而打算喘口气的时候。藤原妹红突然捧着一个冰棒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啊!妹红,正好!带我去找慧音!快!”
“慧音?那是谁啊……”
妹红大大咧咧的挠了挠头,但是当她看到魔理沙的表情已经因为恐惧而被扭曲的形态的时候,就收起了那欠揍的表情,
但是她绝对想不到,魔理沙此时此刻的内心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波澜。

从一开始,魔理沙就控制着自己不再去想的一个问题,却从妹红的脸上被引爆了。
她就这么忘了?
是的,她就这样忘了。
那个在虚假的月亮降临时发誓要守护村庄的少女,就这样淡忘在了她同样可以用生命去守护的人的脑海里。
她不想承认,但是她确确实实看到了,忘记了比鲜血还要粘稠的羁绊的另一半的少女,此时的表情。
那是一种幸福吗?
魔理沙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自己所做的一切,真的是对的么?
在所有人眼里,这个世界,这个幻想乡都没有任何的异常……那么异常的到底是这个世界……或者根本就是自己?!
只是就连这种短暂的思考,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因为在下一秒钟,她清楚地看到妹红的手上,也出现了阿求消失前的红光。
然后,魔理沙就只能瘫倒在地上,直到微风将那原本还属于妹红身体一部分的红色光芒吹散到自己脸上。
崩溃,一息之间。


----------------------------
今天的一更发出
剧情已经展开了
明天以后至少每天两更 都风骚的回复吧哇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12-31 23: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有个疑问,博丽神社还存在,只有灵梦消失了,永远亭连人带地点的一起消失,阿求消失了,屋子还在
这个差别是有意的吗?
神社被别人说成是“废弃神社”,魔理沙进去的时候,没发现积灰尘什么的,那其他人何来废弃的说法?还是说大家对神社的记忆被篡改了?
好奇这个消失的意思,是从大家记忆里抹去,还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好像钻牛角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 02: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道是平行世界?

不过和梦境关系也不小...每次醒来都严重一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1 20: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阴霾

那块天花板已经算不上陌生了。
只是除了那块天花板之外,这依然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魔理沙从床上坐起——已经不再是冰冷的吊床,而是铺着柔软毯子的木床,虽然没有家里的那样舒适,但是对于因为极端恐惧而感到身心俱疲的魔理沙来说却是恰恰需要的。
显然的,这里并不是人间之里,但是她并不确定这里是不是上次那个噩梦的延续,毕竟……到现在为止这看上去并不像一个噩梦。
环顾四周,房间并不大,但是却透露出一股温馨的气息,除了被厚厚的磨砂玻璃阻挡以至于看不到外面的窗户外。淡黄色的地毯,小沙发上粉红色的爱心状靠垫,放在桌子上果盘里的娇艳欲滴的红苹果……
自己为什么会认为这是一个梦境呢?
魔理沙突然这样想。
她伸出手,轻轻地接触到了放在一旁的靠垫上,真实的触感无法伪造。
她揉了揉还在隐隐作痛的脑袋,上一个梦境给她的印象并不好,回荡在脑海中诡异的脚步声,被铁链紧锁的大门和布满藤蔓的走廊,诡异的人影和沾血折断的御币。
也许不是梦境?或者说这个世界和黑幕有什么关系?
她一想到这里,就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发生在幻想乡的种种可怕的事情依然有如阴影一般挥之不去。
只是……至少现在来看,这个黑幕貌似没有敌意?
事实上,一直以来困扰着她的根本的两个问题——黑幕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只有自己逃过了异变的影响?
魔理沙突然注意到桌上放着一张精美的纸片,那是一张贺卡,魔理沙拿起它,在淡淡的檀木芳香中打开贺卡。
“至魔理沙:
祝梦想成真。”
莫名其妙的话语,但是至少似乎……自己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偶然?黑幕知道自己的存在,甚至这封贺卡可以理解为邀请函?
她舒了一口气,无论如何,在这个房子里她已经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了。
就在她准备转身出门的时候,她突然注意到桌子一旁的柜子上似乎放了什么东西?
一组……准确的说是一个精美的红茶杯,因为原本配有托盘的两个一组的茶杯,已经破碎了一个,碎片尖锐的棱角反射着令人不安的光芒。
只是,魔理沙却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地方……灰尘?
整个房间都很干净,似乎是每天都有人打扫的样子,但是那个完好无损的杯子上却落满了灰尘。
难道是打扫的时候小心的避开了么?
魔理沙想要拿起茶杯看个究竟,但是刚刚伸出手的她心头却突然一紧。
她……在抗拒着接触?
如果直觉太过灵验,那么证据有些时候反而会退居其次。
叹了一口气的魔理沙缓缓走出房门。

这是一栋正常的公寓,魔理沙对没有一出门就看到什么血腥诡异的事情感到很欣慰,只是气氛不怎么协调——或者说不习惯。
是的,这栋建筑的装修风格她在幻想乡从未见过,比起这个,她突然觉得这儿更像是香霖堂那些除了她根本不会有人去翻的小说中对现世建筑的描述。
一个人空荡荡的走在过道里的魔理沙,经过一个拐角心情终于舒畅了许多——因为拐角那头不再是压抑的昏暗走廊,而是有了一些沾了些许污渍的玻璃窗。
虽然有些脏兮兮的,但是并不是磨砂玻璃,魔理沙凑过去,抬手擦掉凝结在玻璃上的雾气,却被眼前的现象惊呆了。
这是……城……
不,都市。
灰蒙蒙的天空下,魔理沙第一次真正体会到这个词的意义——在那之前只存在在照片上的宏伟事物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给人的震撼绝对是捧着画册的她无法想象的。
只是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有一种淡淡的不协调感,不过很难说是真的不协调,还是说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见到城市所致。
还好,不是那种不协调感,她对于那种不详的感觉已经很熟悉了。

自己……真的来到了现世么?如果说这一切,跟现世有什么关系的话,难道说黑幕也是来自现世?
魔理沙沿着长长地楼梯向下前进着,她的房间是在第八层,她犹豫了一下是不是要坐电梯,但是最终还是在封闭的窄小电梯和有着窗户的楼梯间中选择了后者,以至于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变得神经兮兮了。不过还好,八楼也不算高。
只是在下楼的过程中,她突然注意到在每层楼的楼梯门口有一个小小的白板,上面用黑色水笔漂亮的写着一些东西,大概是邮件或者是建筑维修什么的。
“附属东2的播音员,您房间的地板已经修好,如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
“0706的神职人员,有你的挂号信”
“0411的法官小姐,请到值班室来取包裹。”
不过四楼以下就再没有写着什么了,准确的说是被擦掉了,似乎是刚刚才被擦掉的。
魔理沙轻轻地推开公寓1楼的大门,不过却没有如她所愿来到户外,一个仿佛旅馆大厅一样的大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主楼由此去。”
“附属东由此去。”
“附属西由此去。”
“附属北……”
“消防通道。”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魔理沙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终于欣喜的看到了看到了一个活人!
她注意到在门口的值班室里,坐着一个身穿着大概是保安制服的少女,正在靠背椅上百无聊赖的打着瞌睡。
“那个……请问……”
“姓名?”
魔理沙小心的凑上去,外带着警帽毫无仪容仪表可言的警官劈头盖脸的先甩给她一个问题。
“雾雨……雾雨魔理沙……”
“没有你的挂号信,也没有包裹,也没有报修记录,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附属西1楼的那个狗仔又要借你的屋子偷拍?不用理她打出去就是了。”
保安似乎没有想要认真回答的意思,只是一个人碎碎念着,她把凳子推到一边,伸了个懒腰。
“雾雨魔理沙是吧……对了,就是那个光子物理学的研究生……”
光子物理学?
魔理沙的大脑再次被各种莫名其妙的名词充斥着大脑,不过黑头发的管理员却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啊啊!赫恩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
魔理沙顺着管理员的惊叫声望去,一个有着一头披肩金发的少女穿着整齐的制服,提着两个塑料袋从公寓门口走进来,她没有戴警帽,但是领口的保安徽章却是擦得闪亮,服装也比前一个保安整齐的多。
但是魔理沙却没有将目光再停留在那个保安身上,因为她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一个从保安背后走过的女孩身上!
阿求?!!
魔理沙猛然一愣,她的眼力很好,而且她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这儿究竟是哪儿?
“阿求!!”
顾不上多想,魔理沙的呼喊脱口而出,而更令她惊讶的是,对方竟然回应了自己的呼喊!
“啊……你好……”
“阿求!你是稗田……”
魔理沙说到一半却突然卡壳了,因为她注意到这个瘦小的女孩,发色……
是黑色。瞳孔也是黑色的。
这个人真的是阿求吗?
魔理沙的直觉告诉自己答案是否定的,一定有哪里不对,绝对的。
因为在她面前的这个也许同样名叫阿求的人的身上,熟悉不已的不协调感再次一闪而过。
“抱歉……我认错人了。”
该死的!到底我该相信什么!
魔理沙狠狠地咬了咬牙,一开始她不相信直觉,但是她已经因为这种不相信付出了无可挽回的代价,而现在,事实和直觉再次发生冲突的时候……
“请让我,从这里走出去好么?”
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但是那一瞬间,魔理沙却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
她不敢确信。
但是她不得不确信。
因为那个声音,她至少已经听了十年。
每一个音节,每一个字母都无比熟悉。
“请让我,从这里走出去好么?”
仿佛是为了确认一般,声音的主人再次重复了一遍。
博丽……灵梦……
魔理沙抬起头,透过公寓的玻璃门,一个红白相间的身影就站在车水马龙的马路对面!!
没有任何迟疑的,魔理沙几乎是撞破公寓的玻璃门冲了出去。
她确信那不是幻影,博丽灵梦就站在马路的对面,她的裙角,长袖和头发伴随着微风轻轻地飘荡而起。
“灵梦——”
但是下一秒钟,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魔理沙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腰腹仿佛被几百斤的大锤狠狠地击打了一下,她小小的身体被高高抛起,然后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挣扎着想要侧过头,看向灵梦最后所站立的地方,但是却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力气。
请让我,从这里走出去好么?
灵梦的话语,仿佛从一个世纪前传来。

--------------------
晚上还有一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1 20: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悬念越来越大了
那两个保安是莲子和梅莉的话,那这个有可能是真实的世界了
消失的阿求也出现了,魔理沙在现世也有自己的身份
还有最后灵梦说的话。。。她是被什么困住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 00: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信仰

我死了吗?
不对,我醒来了吗?
这两者又有什么区别吗?
“醒醒……醒醒……魔理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魔理沙只是感觉无尽的黑暗中存有着一丝光芒,随之而来的还有熟悉但实在想不起来的声音。
但是魔理沙只是感觉好困好困,从意识到灵梦消失开始,已经多久没有像这样好好地休息了,她不知道,她只是想就这样永远的睡下去,保持着自己的意识,游走在根本已经无法区分的现实和梦境之中。
细细想来,这样又有什么不对么?自己根本就没有义务去解决异变吧,而且……自己已经尽力了不是么,面对所有的一切,自己已经用尽浑身解数去解决了。
就算是死,就算是遗忘……我也不想再被恐惧折磨了……
微微明亮的世界再次黯淡下去,她也放弃了挣扎的希望,她想要让一切就这样结束吧。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缓缓下沉,仿佛就要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在黑暗的那一边,你会等我么……灵梦?
请让我,从这里走出去好么?
毫无征兆的,魔理沙的耳边突然想起这数天来灵梦唯一说给自己的一句话。
突然地,她打了一个冷颤,她突然清晰地回忆起灵梦的面容。
在那个梦境里……灵梦的表情……为什么那么……
我……在哪里见过么?
“魔理沙!求求你醒过来好么,只有你能阻止幻想乡的崩溃!!”
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次,魔理沙却并没有再置之不理。
强烈的光线让她暂时失去了视力,她下意识的抬起手遮挡在眼睛上,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很快的挪开了光源。
“东风谷……早苗?”
魔理沙从自己的声音中感受到了身体的虚弱,她猛烈地咳嗽了几声,但是疲惫的目光中还是流露出了难以掩盖的惊讶。
“早苗?那是我的名字吗?”
但是绿色头发的少女的回答,却让魔理沙产生了新的疑惑。
“你……不记得了?”
魔理沙这个时候才有时间用刚刚恢复视力的目光打量起四周,但是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却是被染成亮红色的星空。
她费力的转过头,早苗清秀的面庞上沾着一撇灰尘,显得有些滑稽,她的额头上还向下渗着鲜血,巫女服也破破烂烂的,简直就像是从山上滚下来一样。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的记忆里只剩下两个人,你和博丽灵梦。”
“你还记得灵梦?!!”
魔理沙几乎是从平躺着的草地上弹了起来,一把抓住早苗的胳膊,但是后者却猛然的抽了一口凉气,魔理沙这才注意到早苗的左肩膀已经整个肿起来,左手只能无力的下垂着。
“是的……我还记得你和灵梦,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告诉你!!”
早苗抓住魔理沙的胳膊,但是却没有马上开始陈述,她突然向着躺倒在地的魔理沙看不到的方向扫了一眼,然后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你还能飞么?或者,跑起来也行啊!!”
“怎么……”
魔理沙尝试着想要坐起来,但是疲惫的身体背叛了她,她的双腿在剧烈的颤抖着,但是怎么也使不上劲。
“此地不宜久留!我带你走!”
魔理沙不知道她那狼狈不堪的小小身体内怎么会有那样强大的力量,但是早苗确实只用一只手就将自己的身体抗在了肩上,但是她也已经没办法背着一个人飞行了,两次差点坠落的尝试之后,早苗只能咬着牙背着魔理沙开始在草地上飞奔。
魔理沙回过头,却看到了她毕生无法忘却的一幕。
亮红色的光芒在身后追赶着他们,准确的说,那是一面光幕组成的墙壁,一眼望不到头的光芒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推进着,向着奔跑中的少女们逼迫而来。
趴在早苗肩头的魔理沙死死地咬着牙,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切绝对不是偶然,她注意到所有光幕扫过的地方,树木花草,甚至是流水巨石,全部都以一种她熟悉的方式飘散在了空气中!
“该死的……这到底是……”
突然,魔理沙突然感到身下一空,接着就和早苗一起摔倒在地。
亮红色的光幕已经追了上来,魔理沙挣扎着想往前爬,而早苗则是用唯一可以使用的手狠狠地揪住了她的衣领,用惊人的力气一甩,魔理沙的身体就毫无风度的向前滚出了数米。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紧紧逼迫着的光圈,却突然停了下来。
“总算……逃过一劫……”
魔理沙挣扎着站起来,在确定了光幕已经停止移动了之后,踉跄着走到了早苗的身边,向她伸出了手。
但是早苗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魔理沙这时候也注意到,她的整个右脚都已经淹没在了光幕之中。
“我还记得的东西不多,但是我要把它们都告诉你,我不记得是谁让我这么做的了,但是我只是觉得这是我的使命。”
“早苗……你……”
“不要废话,听我说!”
魔理沙发现,在早苗的右脚的地方,有一团青色的光芒正仿佛摇摇欲坠的堤坝一样阻挡着猛烈地亮红色光芒,这大概是早苗还没有像阿求和妹红一样做不出任何反应就被光芒吞噬的根本原因吧。
“大结界正在崩溃,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准确的说是坍缩,作为大结界核心点的博丽神社,以它为圆心,幻想乡的面积正在不断地缩小,这是一个间歇性的过程,每一次爆发都会吞噬一些东西,而且坍缩范围也不是规则的正圆,可能会有内在的规律,但是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还能坚持到现在的,我只知道我早该消失了,但是在我消失之前,我必须把我知道的传达给你——我们猜测,很有可能是以你和灵梦的角度去看,才会呈现出来的规律!
在妖怪山之前,通往地狱的地方就已经消失了,没有人注意到……我也是……呃……”
早苗突然捂住了脑袋,仿佛是被剧痛突然袭击一样。
“我不知道……很多我都想不起来了……我只能……只能告诉你这些我也无法理解的……呜——”
早苗的手从脑袋上挪开,她的右手狠狠地扣在了泥土里,剧烈的疼痛撕扯着她的大脑,但是她依然坚持着。
“八……坂……大……人……”
“她说……让你……不要放弃希望……那个人……也说……”
“你……能够……拯救……”
“啊——”
早苗的手指已经在地上扣出了鲜血,魔理沙能够感受到有两股力量在她的体内拼命地撕扯着,然后一阵猛烈的光芒突然闪过,仿佛结束了早苗的痛苦,她大口的喘着气,但是魔理沙却发现……
红色的光芒已经突破了阻碍,开始向早苗的身体蔓延开来。
“一切都没有偶然……魔理沙,相信你所看到的,相信你自己的判断,你能够看到真相的……”
“我等着……你接我们回幻想乡的那天。”
早苗伸出手,魔理沙缓缓地躬下身,紧紧地握住了那沾满了鲜血和泥土的手。
“我答应你……我保证,早苗。”
魔理沙低着头,尽管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但是却依然沉重的做出了自己的誓言。
当红色的光芒划过早苗的指尖,她的身体同样和之前的所有人一样,化作了亮红色的光点。
魔理沙缓缓地收回手,掌心还留着早苗鲜血的温度。
此时此刻的魔理沙,已经彻彻底底的冷静下来。
解决这场异变,已经不再是一时兴起,或者说是未知冒险。
她是大大咧咧,可是不是背信弃义。
“你……激怒我了。”
魔理沙的声音如同凛冽的寒风,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甚至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快!
地灵殿消失在妖怪山之前,妖怪山消失在永远亭之前,永远亭消失在人间之里之前。
这么简单的规律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来!
仅仅因为一个八云紫,就将自己的思路彻底扰乱了么?真是可笑!
温泉异变,守矢异变,永夜异变!
然后就是春雪异变,红雾异变,最后是一切一切的出发点——
博!丽!神!社!
魔理沙没有丝毫的犹豫,目前的线索还不够,但是她却知道,她现在需要做什么!
她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似乎曾经有些事情和自己此时的判断有相矛盾的地方,但是也容不得她细想,少女双脚发力腾空而起,她必须立即赶到冥界,才能取得更多的线索!

“你知道方法的吧?”
“你知道方法的吧?”
“你知道方法的吧?”
但是就在她刚刚冲向天际的一刻,她的大脑里突然回想起了灵梦的声音。
紧接着,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一样,少女从天空中重重地坠落了下去。
------------------------------------------------------

今天两更完成 因为贴吧出BUG的问题花了些时间 已经过了12点了ORZ

明天可能不更吧 看情况 如果百度修复不了的话 同步发的情况下明天肯定这边也不发了

嗯 谢谢大家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8-4-27 06:5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