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00|回复: 3

[中短篇] 双刃断(上) (乱写的,文笔不好请见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9 20: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双刃断(上)


双刃断,一命残。

身未殒,魂不见。

——————————————

某日,幻想乡,白玉楼。

“哟,妖梦,在练剑呐。”

“是啊,不过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啊啊,别那么紧张嘛。”她笑着说。

她全身都笼罩在漆黑的斗篷里,而斗篷那宽大的帽子则遮住了她的面孔,使人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

妖梦停下了手中(冲)的动作,警惕的望着眼前的这个人。

“她是谁?为什么完全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她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些想法出现在了妖梦的心里。

她有些慌了,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剑柄,以至于刀身也随着抖动了起来。

“放心,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来砍棵树而已。”

砍树?来冥界砍什么树?啊!难道是?!

“对,你想的没错。”

!!!她居然……不。这只是心理游戏罢了。

“你想的可错的离谱了!”

她拔出了双剑冲了出去。

一出手便是二刀流。

因为面前的人并不简单,从她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威胁甚至是杀意。不,或者说是根本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这反而是最危险也最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了。

她明白,她必须全力以赴,即使她不一定能打倒面前的人,也要尽力一博。为了守护在身后的那个人。

一闪,她到了她的面前。

她向斗篷人斩了过去。

双刃从斗篷人身上斩落,却没发出一点声音。顺畅的感觉有点熟悉。就像是……斩到了空气一样。

她练了这么久的剑,斩过无数的幽灵,妖怪和人类。即使锋利如楼观剑,在斩中目标时她也会有所查觉,哪怕目标是幽灵那种存在。

而这次,和练习剑术时的感觉一样。

也就是说……

“嗯,速度不错,力量可以,剑术精湛,武器也挺锋利的。”斗篷人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各方面来讲都很不错,但你是绝对打不过我的。”

“什么?!”

斗篷人一掌拍向了妖梦。

后背受了一击,她向前扑了过去。她本想借助武器来重新掌握身体的平衡,但她像是突然失去了力量一样,连武器都握不住,只能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为什么?明明她看起来完全没有动的样子……还是说她一开始就不在那里……”

“你打不赢我的。因为,你没有我快。”

“唔……”

“没用的。我的目标并不是你,所以说我也不想对你做些什么,我的任务就只是砍了那棵树而已。你也不必阻拦我,我完成了任务就回去了。放心,我不会做多余的事情的。毕竟我很怕麻烦啊……”

说着,斗篷人便头也不回的向着白玉楼走去。

“为什么……完全使不上力气啊……身体……动不了……”

啊……就这样认输么……?终究是守护不了她吗?那样的话……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啊……

“开什么玩笑啊!!!”

她缓缓爬起,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双刃。

此时的她只有一个想法:绝对要斩了那个人!

“嗖——”

她闪了出去。

双刃以看不清的速度斩了下去。

这次斩中了吗?!

“唰——”

“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这么快就能挣脱开我的力量。真不愧是白玉楼的庭师啊。”斗篷人的声音再次从后面传了过来。

“切,又没斩中么……不对,是只斩到了衣服……”

“是啊,看来我得换件新斗篷了。啊……我最讨厌麻烦了啊……重新弄一件很麻烦的啊……”

“嫌麻烦的话不如早点回去。或者……让我送你去下地狱!”

她回头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斩去,然而还是没有斩中。不过斗篷人这次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消失,而是轻盈的向后退去,站定。

“不,那样反而更麻烦……”斗篷人似乎很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不想和你打的……当然,并不是怕下地狱,你也没那个能力让我下地狱。只是觉得会很麻烦而已……不过现在看来,不打倒你的话似乎没办法执行任务呢……”

“你能了解这点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握紧了手中的剑柄。虽然狠话是放出去了,不过真的要打的话还是没什么自信能打赢面前的家伙。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毕竟守护身后的那个人,也是她的职责啊……

“嘛……”斗篷人终于也拿出了武器,那是一把漆黑的刀。黑的仿佛能把灵魂也给吸进去。“这把刀叫墨染嘤。”斗篷人用手缓缓抚过刀身,仿佛十分爱惜的样子。“知道吗?被它斩中的话,灵魂将会破碎,然后融于黑暗之中,成为黑暗的一部分。而身体被它斩中的话,全身的血液都会变得漆黑如墨,最后被黑暗同化,而隐于黑暗之中。总而言之,被它斩中的话可没有什么好下场。”说完,她用刀指向了少女。“那么,你做好觉悟了吗?!”

“那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你斩我还是我斩你!”

说完,少女飞身冲了出去。而斗篷人似乎没有查觉到一般,只是在原地笑了笑。

“我会速战速决的……”

“叮——”

她的双刃斩了下去,却被斗篷人手中的长刀挡了下来。她迅速变招,楼观剑与斗篷人的墨染嘤纠缠,而另一只手中的白楼剑则迅速划向斗篷人的脑袋。

斗篷人并没有一丝慌乱,手中的墨染嘤瞬间震开了楼观剑,而后又挡开了白楼剑。妖梦招式被破,此时空门大开,现出了巨大的破绽。而这时斗篷人的墨染嘤迅速刺向了妖梦。妖梦用剑来挡已经来不及了,于是她迅速侧过身子,堪堪避过了这一刺。不过她知道这还没有结束,后面的连招绝对更危险,她已经失了先机,后面只会越来越被动。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与斗篷人拉开距离,然后重新掌握主动权。

想到这,她迅速向后仰去,姿势宛如刚在竹林放完火而狂笑的爷们红一般。

果不其然,斗篷人把刀锋一转,由刺变为横斩,贴着妖梦划了过去。

妖梦迅速起身向远处退去,伺机而动。

“啊啊,反应不错,不过你最好不要被它碰到,否则你的下场可不会很好啊……”

斗篷人并没有追上去,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

“无论是谁被刀斩到,结局都不会是好的。”

她再次追了过去。

“我说的可不是斩啊……”斗篷人轻声说到。“嘛,算了,反正结果都差不多。”

“结跏趺斩!”

妖梦一声爆喝,只见她把双刃交叉,向前一挥,两道迅捷的剑气便呼啸着向斗篷人斩了过去。

而斗篷人看着面前的剑气却没什么反应,只是把手中那漆黑的刀对着剑气轻轻斩了一下。而那两道剑气却突然消散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呵……这种程度的攻击只是白费力气罢了。”

“是这样吗?”妖梦的声音从斗篷人的上方传了过来。

“什么?!露米……”斗篷人似乎有些慌张了。

“头上花剪斩!”

只见妖梦双手握着楼观剑从斗篷人的上方斩了下来。

斗篷人因为慌乱的缘故,竟没有躲开。而妖梦的这一斩也结结实实的斩在了她的身上。

不过……

“什么?!”妖梦迅速向后退去。

“啊啊,吓死我了,还以为是露米娅那家伙来了呢……真是吓了我一跳,那家伙来了的话会变得很麻烦呢……毕竟是黑暗的妖怪啊……”斗篷人自言自语着。

“哦,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嘛,虽说并没有打算做这个的……在下影卫——绫,目的你已经知道了,所以我打算迅速解决掉你之后完成任务。毕竟已经浪费很长时间了啊……”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面前的斗篷人……不,是影卫——绫。她的斗篷已经被斩下来了,暴露出了原本隐藏于斗篷中的一片漆黑。

对,没错。直到现在,她仍然隐身于黑暗之中……别说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就连她的大概身材都看不出来。

而妖梦的那一斩,似乎只对她的斗篷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可恶……这怎么打……不对,她一定是有本体的。那把刀……也藏在了黑暗中么……也就是说……她是存在本体的!斩中的时候,虽说只有一瞬间……但我应该是斩中了她的本体。那么,接下来会是场苦战啊……”妖梦在心中冷静的考虑着目前的状况。不过……

“啊啊,不扯这些有的没的,管他什么的,先斩了再说!”

“灵妙半身!心抄斩!”

妖梦的半灵在原地不断放出弹幕,而她本人则贴着地面冲了过去。

“啊啊,我也要认真了啊。”

绫闪过弹幕,而面对妖梦的斩击,她则迅速跳起躲了过去。“接下来该我出手了!”

她带着墨染嘤从上空闪到了妖梦的身后,直直斩了下去。妖梦因为刚才心抄斩的缘故,根本来不及闪避这迅疾的一刀。

“结束了。”

“是吗?我可就等着你上钩呢!”

“什么?!”

“炯眼剑!”

妖梦抽出了之前收起了的白楼剑,挡住了绫这一斩。然后,形式逆转了……

“这可不是回合制游戏。接下来就全都是我的个人秀了!”

炯眼剑这招,只要防住了,后面就会接上源源不断的招式……

“燐气斩!生死流转斩!弦月斩!”

妖梦先是跃到绫的背后一刀斩了下去,之后便是各式剑招层出不穷了。

人符「现世斩」!!!

魂符「幽明之苦轮」!!!

断命剑「冥想斩」!!!

剑技「樱花闪」!!!

转生剑「圆心流转斩」!!!

断迷剑「迷津慈航斩」!!!

断灵剑「成佛得脱斩」!!!

断命剑「往生入狱斩」!!!

人鬼「未来永劫斩」!!!

断魂「现世死,来世亦未生」!!!

截命「断生死冥斩」!!!

输出完了的妖梦退到了一边。毕竟连续斩了几十次,对妖梦的消耗也是很大的。而且……

“虽说斩了几十次,不过对那家伙的伤势情况根本不了解,不可妄动啊……”

而此时的绫……

她身边的黑暗似乎不太稳定,剧烈的波动了起来。而且一丝丝的黑气似乎在向周边的空间扩散……

“啊啊……挺能干的嘛。”她的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你要是能把我在这里斩了,我就打道回府了。要是你斩不了,那就只能怪你太弱了。而我,将继续执行我的任务,顺带收走你的命……”

“啧……果然很难搞定啊……这家伙……”

面对着前面这个不断散发着黑暗与危险气息的人,妖梦不得不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放松的结果就是死,而且不仅仅是她一个人死。

绫动了。

她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斩了过来。

漆黑的刀刃仿佛能把灵魂给拉入黑暗之中。这是看不清的一刀,因为似乎连周围的光也被吞噬了。

“铛——”

妖梦凭借着本能反应挡下了这一刀。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妖梦凭借着本能用双刃不断格档,可绫的攻势却连绵不绝,仿佛她根本感觉不到累一样。而妖梦的体力却已经很危险了,她的格档已经有些吃力了,毕竟之前的攻击也消耗了很多的体力。

“可恶啊……”她似乎撑不了多久了。

不仅如此,妖梦似乎没有注意到。那把号称没有斩不断的东西的楼观剑,剑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只能用那招了……”妖梦暗暗想到。

妖梦抽出白楼剑立于身前,而此时绫的刀正好斩在了白楼剑上。

“空观剑「六根清净斩」!!!”

在用白楼剑挡下攻击后,妖梦使出最后的体力以绝对的灵活性发出了无数次的斩击,最后则用双刃划向了那黑暗的深处。

“好像划到了什么……”但来不及多想,她迅速弹起,退向了远处。

远处的黑暗在剧烈的波动着。不断溢出的黑暗仿佛乌云一般压住了天空。

“啊……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体力……挺能干的嘛,就算是我也受了不轻的伤呢……”

绫的声音从黑暗的深处传来。

她的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平淡,不过这次似乎带着一点愤怒。看来她这次的确是受了伤了。

然而此时的妖梦已经没有再次挥剑的体力了。

她只是用楼观剑撑住身体,来面对这场战斗的结果。

“让我来了结你吧!”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然而墨染嘤却在话音刚落的时候斩了过来。

妖梦条件反射性的格档,却被带了出去。

而且,那号称没有斩不断的东西的楼观剑,却连同着妖梦家传的白楼剑一同被斩断了。

然而,她似乎还是没有放弃。

即使明知道结局,也要尽自己最后一点努力。

“魂魄「幽明求问持聪明之法」……”

一直在远处的半灵变化成妖梦的样子,带着幻化的双刃斩了过来。

然而……

随着墨染嘤的一挥,半灵被斩成了碎片,成为了黑暗的一部分。

随着半灵被斩,妖梦失去了最后一点力气,终于陷入了昏迷……

看着地上已经昏迷的妖梦,绫并没有下手,而是向白玉楼走了过去。

“好好睡一觉吧,做个好梦。虽说醒来后可能会变成噩梦……不过这也不是我的意愿啊……嘛,干的不错,不愧是你啊……希望你永远也不要来到黑暗之中……”

留下了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绫消失了。

而妖梦……

接下来的她会怎么样呢?

——————————————————

啊啊,码了三天,终于把上篇码出来了。

我懒,而且不是很喜欢悲剧。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完全不知道打斗该怎么写。

所以各位可能会觉得这tm是什么鬼东西?!

这打斗场面写的也太tmcd了吧?!

大概是会有这样的感慨。

关于这点,我在这里致歉。

其实也有着要练习一下怎么写打斗这样的意思在里面,不过自己看了以后反而觉得很cd……

嘛,说多了。

接下来我就讲讲为什么会写这个吧。

其实我写这个是因为一首歌。

さまよう刃(彷徨之刃)

这个。

很好听的哦?!

之前听的时候一直没看歌词。

后来偶然看了看歌词,翻了翻评论区,然后就有些感慨,就写了这些东西。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想写的东西以及重点全部在下篇。

所以大概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后面差不多就是抱着敷衍了事的态度所写的,关于这点真是十分抱歉……

不过下篇什么时候写还真是个问题呢……

嘛,至少先把第一卷写完吧……

好,再见。

感谢您的观看。

2019.4.5    清明

——蓝寻



发表于 2019-4-9 22: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不错啊,加油

点评

。。。所以说用手机端回复就会变成乱码…… 不过感谢鼓励( ゚∀ ゚)  发表于 2019-4-10 21:52
л.._:(?_` ):_ одС糡  发表于 2019-4-10 21: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4-25 09: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