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85|回复: 11

[中短篇] 【文果】风消失之后(微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6 22: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夕方忻 于 2019-6-6 22:53 编辑

这里新人夕方忻,写作时间不长,文笔也不好,又没有想象力……(自卑内容省略)最近因为吃了记者糖被甜到了,所以就有了这篇拙作。希望各位读者大大能赏眼一下,如果能够带给您就算只有一点的阅读的快乐(?)就是我的荣幸。当然,如果您能够提出一些建议的话也我定会藏之若珍宝(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22:5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夕方忻 于 2019-6-6 22:48 编辑

文失踪了。

原本天狗村落的大天狗们决定封锁这个消息,但还是因为天狗们的调查过于显眼,文失踪的消息最终不胫而走。
现在,这件事几乎引起了小异变级的轰动,就连住在旧地狱闭门不出的妖怪们都有所耳闻。
毕竟,文作为鸦天狗,本身就拥有极强的妖力,单就战斗能力来说,文算得上是强者,若是有什么人真的想去重伤——又或者是什么比妖精都要闲上几倍的什么人想要杀死文,那人估计也得被天狗风吹到三途川了。况且,就算退一万步讲,文作为幻想乡空中速度最快的生物,就算是逃跑也绝不会输给任何人。
有人说:“文是一阵桀骜的风,没有人能抓住她。”
但现在,文的确是消失了。
去了竹林的永远亭,却被回复近几日未曾接收过重伤或有嫌疑的病人。去问三途川的死神,她也坦言并没有见到过文的灵魂。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才是最让人揪心的状况。

天狗们的搜索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却连一根文的羽毛都没有见到过。在天狗们信息更新极快的社会里,这件事终究被其它一些“更重要的事”所取代,也渐渐淡出一些天狗的视野,而另外一些还关注这件事的天狗也开始节哀顺变,甚至有为文建一作墓碑的意思。
目前,只剩下一只白狼天狗所带领的一支守卫天狗小队在调查,而且在上级所下发的工作的压力下还不断有人退出。
而那只带队的白狼天狗似乎是文很要好的朋友,在文失踪几天仍杳无音讯后大哭了一场,之后便向大天狗发誓“一定会把文带回来”,成立了调查小队。
但到了现在,就算是她自己,也感受到希望正一点点变质成绝望。

吱吖——
文的新闻工作室的木门带着门栓的呻吟被缓缓推开。
晨曦透过房间东边的木窗照进屋子里,在因开门带起的尘粒间反弹反射,形成几束明丽的光束,照在文堆满报纸和各式各样采访笔记的木桌上,两支钢笔的笔帽处的反光跟随着来访者的视角一闪一闪。而桌前的相框里工整地摆着这里的主人和另一只天狗的合影。
来访者并不是工作室主人,而是合影上的另一人。
姬海棠果同照片上一样,穿着作为一名现代记者标准的工作服,单调简约,只有紫色的方格裙和深栗色长发扎成的双马尾才为她添加上了少女应有的气息。
但她脸上快要跳出来的憔悴又让她和照片上判若两人。
文在失踪前,就交给了果自己工作室的钥匙。而失踪后,果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打扫这里。大多数时候,果都会在对文的文件的忙碌整理中熬过一天的时光,有时也会拿着文的采访记录发呆。
几天过去,文的各种档案文件变得比本人在这时还要令人满意,但是只有文的那张堆满杂物和废纸,甚至有点凌乱的工作桌,果连一片纸的位置都不曾挪动过。

果轻轻带上门,同时机械般的拿起一块抹布,开始对这里的清理。
由于这些天,这里的来客只有果,打扫起来十分简单。
果的眼神看着光明中的木桌出神,双目的神色恍惚了一下,应该是回想起了什么。之后,嘴里念念有词的走向木桌。

果把凌乱的木桌实实在在地整理了一遍,擦的能放射出阳光来。之后她把飘忽的目光投向了她和文的合影。
“文。”
她细若无声说出那个名字,想伸手去抚摸合影中的那个人,但就在差了一点的距离,果的手指像断了线的人偶手指一样掉在了桌子上。
“文。”
晨曦照在两个人明媚胜光的笑脸上。

果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昨天她在床上躺了一天,刚刚却还是困得和别人发生了“交通事故”。
是因为没睡够的缘故吗?
她心里这么想着,拿出从蓬莱的药贩那里开来的安眠药。
“虽然是改进过的药品,但是要注意不要服用太大剂量哦。”
那个月人这么嘱咐道。
“真好啊……”
猛然,果只感觉自己好困,无法再去控制自己的言语,也无法再去自己的行动。
“如果可以梦到文,如果可以做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如果可以找到文的话……”
她把那两个星期剂量的药送到惨白的唇边。
……
“果!”
明明被反锁着的门被不礼貌的一下撞开,一个少女的身影以超过破碎木屑的速度惶恐地冲进来。
果呆了一下,下一秒,原本在手里的十几粒药丸被啪啦一声打落在地上,一粒一粒的在木地板上反弹出清脆而凌乱的响声。
果彻底回过神来事。那位破门而入的天狗少女正紧紧的抱着她,在她的肩头啜泣,并且不断低吟着她的名字。
“果,没事的……”
果如同一个刚刚出世不久的天狗婴儿,听不懂她的话一般,迷离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接着,她木偶般缓缓提起手臂,把手轻轻搭在天狗少女的柔顺的发上。
“文……”
“文,你……回来了?”
闯入的天狗少女的身体仿佛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用果能感知的力度在她的肩头深深地点了点头,啜泣声也更加明显。
“嗯,果,我在这,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果颤抖着声音问道:
“文,你去哪了?”
“我……果……对不起……”
说罢,天狗少女把果抓抱的更紧了,生怕果会马上飞走似的。
“文你……抓疼我了。”
“对不起,果……对不起,对不起……”
天狗少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放声大哭起来。
果没有哭,但也不带有一丝笑意,只是——像舔舐孩子伤口的野猫一样——轻抚着她的背脊。
“文,终于回来了啊。”


文回来了。
果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睡的这么安稳,甚至连一点梦都没有做,她憔悴的面容终于也红润了几分。
她从昨天在天狗少女的安抚下入睡,到一觉醒来,已经过了半天了,在正常的穿衣洗漱之后,已经日近正午。
现在要做的事,就是等那个人来了。
果怎么知道?
那可是文啊。
不久,便如果所想,有人轻轻地扣了扣门。
“门还没修,进来吧。”
“啊呀,中午好,果。刚刚睡醒吗?”
果微微笑了笑,答到:
“嗯,总算睡了个好觉。前几天睡不好觉的事……”
“赖我赖我。”
天狗少女带着歉意的微笑挠了挠头。
果合上了手中的相册:
“那么,文大中午的来我这有何贵干?”
“我来看看你不行吗?”
“是吗?”
果得意的望着她。
“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有什么事快说吧。”
“啊,藏不住了。”
天狗少女面色红润的款款移到果的面前,贴近她的脸——果能感受到她的轻柔气息——极其认真地说:
“果,我们去约会吧。”
听到这似乎让人极其害羞的话,果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惊慌。果对着天狗少女眨了两下眼睛,风平浪静地说:
“可以哦。”
“没想到果不会害羞啊……扫兴。”
“你是只是想来捉弄我,然后嘲笑我窘困的样子吗?”
“不不不,那句话是认真的。”
果开始不慌不忙的收拾着简单的行李,又补充了一句:
“要问原因的话,是因为说出这话的是文而已。”
“这么说有其它天狗也对果这么说过?”
“笨蛋。”
天狗少女愣了一会儿,无奈地笑了笑。
“走吧,文。”
果牵起天狗少女的手。

鉴于果饿得差点连妖怪之山都飞不下去,两个人的第一站选择的人类村落的小吃店。
天狗少女用妖力变出了那件果熟悉的人类便装,而果的打扮几乎不用伪装就能和人类很好的混在一起。
“吃什么好呢?”
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天狗少女还是跟着果目的性很强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前进,完全感受不到果迷茫的样子。
“啊,有了。去吃文最喜欢吃的那家店吧。”
“果一直记得我的喜好啊……”
果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若无其事地回过头。
“嗯……”
果小声答道。
“所以,果果然是在偷窥我吗?”
天狗少女作沉思状。
“我可没有文的那种低级趣味。”
“诶?我也没有啦。”

两人在拉面店里的一个角落就坐了。
在两个人刚认识那会儿,果偶尔会来这家店找文,然后因为工作的事情拌上几句嘴——
“你这家伙的捏造新闻真让人火大。凭什么还能得奖啊?”
“吼吼?看来姬海棠小姐还没有做出‘让人类也去认真阅读的报纸’喽?”
“你这捏造记者什么表情啊!”
这之后,两个人通常会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拉面。
像现在这样。

“果?”
“……”
“果?那我先开动喽?”
正对面的少女把果从回忆里拉到现实。
“啊,抱歉……我开动了。”
果把记忆中的味道一滴一滴的榨取出来,注入面前这碗从来不曾改变的拉面里。

“文,你好慢啊。”
“刚刚回归村子我还没休息过来嘛。”
天狗少女抱怨道。
吃饱喝足后,两个人在天狗少女的建议下准备前往妖怪山顶的守矢神社,顺便欣赏一下沿途风光。
“对了,文,你的相机呢?”
果发现,文随身佩戴的相机似乎并不在这。
“那个啊,因为积尘太多所以交给河童们去清理了。”
天狗少女解释说。
“果,到守矢了哦。”

守矢神社虽然已经修通了直达缆车,但是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所以参拜客也寥寥无几。守矢的风祝——东风谷早苗也得以抽出身来陪着二人闲聊一会儿。
“一些粗茶,招待不周。”
风祝俯下身子把古朴的茶色茶杯放在两人身前。
“啊呀,早苗还真客气。”
“谢谢。”
三人围坐在早苗房间的木桌旁,午后的阳光把气氛烘烤地懒懒地,让人昏昏欲睡。
看到马上要睡着的天狗少女,早苗率先打破了沉寂:
“文小姐最近可真让人担心啊。”
“诶?是这样吗?我这种天狗还会有人担心吗?”
天狗少女自嘲道。
“文小姐怎么说也是我的朋友,当然让人担心啦。”
果不满的看了天狗少女一眼,接着说:
“幻想乡少了一位抹布纸快送员可真是让人但心。”
“我可是认真的看了文小姐每期的报纸之后才拿去擦窗户哦。”
话题朝着令人心碎的方向发展了。
“喂,别当着我的面说啊。”
天狗少女无奈地说。
“话说,文小姐消失之后的事还从来没有对人提到过,果然还是很感兴趣啊。”
果也好奇地看向天狗少女。
“那个啊,可是我有史以来最独家的大新闻哦……不,说成是传奇也可以了吧。”
天狗少女得意洋洋地说道。
“所以在我自己写出来之前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文小姐想要写成小说吗?守矢神社可以给你赞助哦。”
“小说?这个还真没有考虑过,是个好主意。”
“对吧对吧,名字就叫做《射命丸文的守矢历险记录》……不,守矢两个字还是放在前面比较好吧。等到出版之后,一定还要在守矢神社设置特别版摊位,文小姐你负责售卖签名版,购买者可以免费得到一张守矢护符,然后……”
“早……早苗,我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啦。”
天狗少女果断的打断了眼睛闪着星星的风祝的长篇大论,如果真的任由她说下去的话,估计连在外界出版的计划都会被纳入进程。
果淡淡地笑了笑,看着天狗少女和风祝的“商业谈判”,内心像是照进屋内的午阳一样宁静无比。

“在参拜吗?”
和天狗少女交谈后的早苗走到位于大殿的果身旁。
“嗯。”
“神明大人一定会听到果的愿望的。”
早苗恭恭敬敬的进行了参拜的礼仪。
……
“在文失踪的那段时间,果一定非常担心吧。”
果没有做声,点了点头以表认可。
“文是个帅气又可爱的天狗,虽然偶尔会捏造一些不好的新闻,但是还是很受村子里的天狗欢迎吧?”
“嗯……”
“文,一定有被其他人喜欢——或者说是追求吧。”
“……没错。”
“但是文一直没有去回应那些追求,对妖怪来说,也本该到那个年龄了吧。”
“……”
“果不感到奇怪吗?”
“那是她自己的事,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果的那个样子,可用不着觉妖怪去读心哦。”
“唔……是有一点啦……”
“当我在外面世界的时候,也见到过一模一样的事。一个女生明明很受欢迎,却整天对那些追求熟视无睹,我当时感到很费解——毕竟我是没有经历过啦。”
“但是之后,她向一个平时默默无闻的男生表白了,我也理解了她的行为。”
“她的心里早就有所归属,那些虚白无力的追求在她面前连秋日的落叶都算不上啊。”
“果小姐,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虽然在外面女生与女生的情况并不常见,但是在幻想乡里,常识就是用来打破的不是吗?”
“果,其实也对文……”
“怎么可能。”
果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但是虚晃的眼神和潮红的面颊已经无声地诉说了什么。早苗心领神会的笑了笑。
“剩下的事情,就和我这个小小的风祝无关了,要看果自己喽?”
“早苗还真是的……谢谢……”

大殿外传来天狗少女的呼唤同伴的声音。
“果!要走啦!”
“来了来了。”

“加油,好好表现哦。”
早苗朝着果离开的方向充满怜悯地挥了挥手。

暮色苍然,二人约会的最后一站,是妖怪山的大瀑布。
水势在山中徘徊续积许久,经历了无数的分流、交汇、阻塞、流通,最终在这里宣泄腾飞。瀑布用物理的冲击声诉说着它的经历,这诉说声如同咆哮——震撼、喧闹,却又有令人身心镇静下来的魔力。
“我就猜到了果绝对会来这里。”
“文难道不想来吗?”
“啊,只有这里是必须要来的。”
两人飞到瀑布前的大树枝上,比肩而坐。
“这里是我和文……”
“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天狗少女接过果的话,同时朝着果笑了笑,开口说道:
“这次相遇可真是孽缘啊。引出了后面这么多的故事。”
“嗯。”
残阳斜照,瀑布被暮光染成金黄,一发不可收,浮光跃金的水面像极了渡上了一层薄金的美玉。
果呆呆地出神,仿佛看到两只天狗的身影在瀑布前正不甘的对峙——
“我就是你的对抗新闻记者!”
“家里蹲的黄毛丫头还是回去写你的过时报纸吧!”
——
“真怀念啊,那时候的关系。”
“想要拌嘴的话我现在也能陪文哦。”
果把头歪叠在天狗少女的肩头。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看着夕阳又下降了几个公分。
“果,走了那么久,我很抱歉。”
“文现在,回来了。”
“这么说,果能原谅我吗?”
“在我做了要做的事之前……还没有。”
“哦?我也有要做的事哦?”
果朝着天狗少女的身边靠了靠。
“我喜欢果。”
天狗少女贴着果的耳侧轻言。
“嗯。”
果平静的答道。
“果还是真让人扫兴啊。”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啦。”

突然,瀑布上两人的影子相拥在一起,成为一个融为一体的、比任何一个光影都要明亮的点。

“文。”
“嗯?”
“我们同居吧。”
“可以哦。”
“文……”
“我在。”

“我爱你。”


文失踪了。
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犬走椛走在天狗村落的栈道上,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各种东西,其中许多人类村落的食材,都是受风祝小姐的照顾买来的——这几天一直受到她的照顾,得找时间报答她一下才行。
椛是对文进行调查的仅存的一只小队的队长,因为大天狗大人们说“村子的守卫无论如何也不能耽误了”,所以这个小队的成员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已。
文失踪的事的火热度,在幻想乡已经差不多消失了。天狗们也回归了正常的生活。这件事留下的唯一痕迹似乎只有墓地里多了一块墓碑和就下了几个传言而已。
有人说,文去了外界。
还有人说,文真的变成了风。
但是在任何关键的证据出现之前,椛绝对不会放弃对文的寻找。
就算是绝望已经横行的现在。
绝不会放弃。
不单是为了自己,更为了另外一个——更需要文的人。

椛推门而入。
宽阔的木屋里,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少女正在打扫房间。
椛抖了抖耳朵,朝她笑了笑。

“我回来了,果。”

她露出一个璨烂如阳的笑。

“欢迎回来,文。”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22: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版的残念排版不要介意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7 09:16: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文文到底去哪了呢,难不成去高考了?
糖好吃就不要再塞小刀片啦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7 09:23: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moday33 at 4分钟前
所以文文到底去哪了呢,难不成去高考了?
糖好吃就不要再...

文被抓去当高考作文了(雾)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8 01: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9-6-8 01:48 编辑

不愧是微刀,这个微刀怕不是指刀刃微小到以纳米计的单分子刀。
我猜这个从头到尾所谓的“文”其实就是椛椛扮成的吧,一开始读到最后还有点懵,甚至想的是死去的是文扮成了椛椛来掩人耳目,和果逃离世界一起私会,不过想来想去感觉还是前面那个猜想更为合理吧。
至于文文去了哪里我想答案是依读者自己而定了,总之就是走了,消失了,留下的果和椛的反应和行动才是真的看点所在吧。
另外这个果没有因为相思病而精神失常从而把椛认成文什么的吧。
也不对啊,那样还叫微刀吗。无论如何欢迎来到冷冷的文学馆,来穿上这身冬衣一起来钓寒江雪,多一个人多一份热闹。

点评

很显然,文去参加高考了  发表于 2019-6-8 15: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8 09:13: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稗田夏木 at 7小时前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9-6-8 01:48...

啊啊,看来情况是最后一种呢(小声)
谢谢欢迎~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小刀子一点一点的割才是真的痛嘛(不是)  发表于 2019-6-8 19:04
wtf真是精神失常啊这还叫微刀?  发表于 2019-6-8 09: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间破败的神社 于 2019-6-9 10:16 编辑

开头看着以为文还真回来了,结尾真的是一把小刀啊……闹了半天文原来是椛假扮的果也精神失常了什么的……但是也体现了她们三人的感情,个人理解是玻璃渣糖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6-16 12: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