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89|回复: 0

[中短篇] 【地灵殿】蛛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7 22: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抑郁之作。
*某些与一设有出入的地方是故意而为之。
*ooc存在注意报。





*


在幻想乡的地下,住着与众不同的生灵。


靠近灼热熔岩的地灵殿外,是热闹非凡的旧地狱。


动物们围聚在两个觉妖怪身边,享受着悠闲的生活。


地底的生活有别于地上,每一天都享受着精致而一成不变的快乐。


这是发生在有所改变的那一天之前的往事。





*


地底的两个觉妖怪,一个叫古明地觉,一个叫古明地恋。


她们是姐妹,拥有相同的读心能力。动物们都很喜欢她们,因为她们总是能很好地照顾到它们的想法。


姐姐古明地觉,是地灵殿的主人,她打理着地底的事物。


妹妹古明地恋,是觉的妹妹,终日游荡在旧地狱里玩耍。





*


觉常常没有时间照顾恋,通常都是从动物口中了解妹妹的去向。


恋喜欢跟各色的地底住民接触。她喜欢看鬼族斗殴,喜欢看动物偷食,喜欢看地灵玩闹,喜欢看山女织网。


和年幼的地灵玩玻璃珠,是她最喜欢的游戏。她赢了,就会得到围观者的赞赏;她输了,她就会哭个不停,地灵们便会把玻璃珠还回来。


她在地底走,就会有动物跟上她。鬼族在斗殴完了以后会一起去吃饭喝酒,经常会带上恋,豪快地请她吃几块上好的烤人舌。恋会把所有人舌分成几块,发给身边的动物吃。


动物们回到地灵殿,就告诉觉,恋今天也过得很开心。觉就放心了。


恋回到地灵殿的时候,一般都绕开姐姐的房间,静悄悄地走进自己的房间。





住在连接地上的洞口的黑谷山女,经常往来于洞口与洞底之间。


恋对她讲的故事很感兴趣,常常趴在山女网子的中心听山女讲。


山女说,地上的生灵心地都很坏。地上的人类,不像阿燐推回来的躺在那里的肉袋子,而是直立走路的,活灵活现的。地上的妖怪,都很强大,但跟鬼不大一样,很狡猾,很险恶。


恋撑着脸嘟起嘴,在自己脑海里勾勒了一个个模糊的轮廓。


很像姐姐讲的童话故事里的坏蛋们。


山女说,地上很危险,恋不要去。


恋点点头,笑眯眯地、奶声奶气地回答:“嗯!”





*


不知不觉中,两姐妹都长大了。


觉还是老样子,闲下来的时间恋却不在身边,只能一边喝茶一边听宠物们东一嘴西一嘴地聊恋的事情。看到恋从自己房间门前走过去的时候,想要叫住她让她过来坐一会儿,发现没有空椅子,也只能作罢。


某一天,火焰猫燐来找觉大人玩耍。她刚推开门,就被天花板上吊下来垂到她面前的蜘蛛丝吓得尖叫。


“喵——!!!”


猫叫声响彻了空荡的地灵殿。


觉的第三只眼从桌子下面慢慢抬了起来,两只手捂住了耳朵,表情则是一副面瘫的样子。她看向门口弓着身子的二尾猫又。


“进来吧阿燐。”


“喵!”


阿燐一爪子削断了蛛丝,蹑手蹑脚地绕过蜘蛛,来到觉身边。


“来,过来,阿燐。”


“咪~”


猫又干脆跳上觉的膝头趴下来,眯起眼睛享受主人的抚摸。


“刚刚吓到你了,真是对不起呢。之后会打扫房间的。”


“咪~”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哦……很喜欢耳朵这里吗。”


“咕噜咕噜……”


“恋的话,应该没事。晚上她会准点回来,趴在她床上等她就可以了。”


“嗯,去吧。”


觉说着沉思起来。





晚上,阿燐乖乖地趴到了恋的床上,打着盹等恋回来。


没等多久,门锁咔哒地响了,恋的身影出现了,她脱下帽子挂在衣架上,而后换上拖鞋,回头看见了伸着脖子盯着她的小黑猫。


“阿燐——!!”


“咪!”


恋兴高采烈地扑上了黑猫,把阿燐抱在怀里在大床上打了三个滚。


然后,恋起身鸭子坐,放下阿燐,握着她的小爪子玩,第三只眼轻松地耷拉在肩膀上。


“阿燐能来找恋恋玩,恋恋好高兴!”


“咪~”


阿燐翘起了嘴角,撤开爪子上前扑进恋怀里撒娇。


“乖阿燐~”


恋揉揉阿燐的脑袋,然后捏捏她的小脸。阿燐恭顺而愉快地闭着眼,喉咙呼噜呼噜地滚个不停。


恋的第三只眼动了动,而后轻轻地说:


“再摸下去你就要睡着啦。”


于是,恋放下阿燐,教她学说话。


连着教了好几句,阿燐都很快地学会了,简单直接地用爪子在纸上划出字来。恋很高兴,下床拿一盘子小饼干送给阿燐吃。


在阿燐享用饼干的时候,恋坐在床边,好奇地问道:


“阿燐,地上是什么样的呀?”


“咪?”阿燐叼着一块饼干,抬头看着恋。


“嗯……就是,地上长什么样子?”


恋的第三只眼伸到了胸前,聚精会神地凝视着阿燐。


“咪……”


阿燐继续咯吱咯吱地吃饼干,一边吃,一边在新的草纸上划拉。


“唔,很复杂吗?”


恋头一次读到阿燐的心情很复杂。她又甩开拖鞋,爬上来趴到阿燐身边,看她写字。


“地上有人类……妖怪……妖精……神明……有坏的家伙,也有好的家伙……”


“咪。”


“不亲眼看看就不知道呢。”


恋读完了以后,撑起下巴,眨眨眼思索起来。


“可是姐姐不让我出去呀。”


“咪。”


“说是为我好,可是老呆在这地底,我都快玩腻啦。”


“呼噜噜……”


“唔,姐姐那么忙,我才不想打扰她呢。”


“明白啦明白啦,我会找时间去找姐姐的。阿燐可以带我去地上玩吗?”


“咪。”


“恋恋开玩笑的。”





当晚,恋抱着阿燐入睡。


她梦到了一些可怖的灰色场景,就像游离在人类浓缩的历史外,不过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所以她没有被吓醒。而后,她梦到了一些光怪陆离的场景,她在其中游荡,仿佛置身于不可思议的世界中。


在刺眼的光芒中,恋醒了过来。


是觉打开了她的床头灯。


朦朦胧胧地,恋看到姐姐抱着阿燐的身影在她眼前晃。她不快地拉上来被子蒙住头,试图挡住姐姐的第三只眼的视线。


“起床了,恋恋。”


恋闷在黑漆漆的被窝里听到这么一句话,然后感到姐姐的思绪越飘越远。


这大概是她开始讨厌她姐姐的诱因之一。





*


那天,恋没有出去玩,而是呆在姐姐整洁的房间里找有吸引力的东西玩。


她从姐姐背后的书架上拿下来了几本书,翻看了几页,又放回去了。然后她站在姐姐旁边,看她写小说,看了半天,觉得很无聊还是去找书了。和姐姐共进午餐之后,恋便躺在姐姐房间里的沙发上,和灵乌路空聊天。之后因为互相听不懂在讲什么,恋和阿空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觉“看到”恋安静下来以后,才搁下笔,从书架上拿下来一本书,搬着椅子走到妹妹身边放下,坐下来开始看书。


看了没几页,觉合上书,闭上双眼,把第三只眼轻轻贴在了恋恋的小脑袋顶上,靠上椅背,观察恋恋的梦境。


直到自己也睡着了。





*


隔天,在恋出去玩之后,深居简出的觉破天荒地出门了。


她跟着阿燐去地上走走。


“阿燐,这边。”


“咪。”


一妖怪一猫在树林中散步。


觉耷拉着眼皮,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第三只眼却在不安分地四下张望。


沉默半天,觉突然开口说道:


“阿燐觉得,我是上来做什么的?”


“咪?”跟在觉身边的阿燐歪了歪头。


“我是来看看外面的情况的,确认恋安不安全。再怎么说,恋恋也长大了,应该可以见一见外头的世界了……”


觉忽然停下了脚步。


“阿燐也觉得不可以吗?”


“对啊,毕竟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令人生厌、不接受我们的肮脏世界啊。”


“我以为会有所改变,没想到会是更过分的光景。”


“好了,再走一会儿,不出这片森林,我们就回去吧。”


一妖怪一猫,身影融入进了树林中。





*


回到地灵殿时,觉跟阿燐告别,却在殿门前看到似乎是在等她的恋。


恋等着姐姐走到面前,然后藏在背后的手朝姐姐一伸。


“姐姐,糖人!诶嘿~”


觉面对恋天真烂漫的笑颜,难得地抬了抬终日垂下的嘴角。


她伸手接过了编织得很精致的糖人。


“今天怎么样?”


“嗯嗯,今天也很不错。”


恋用力地点点头,而后跟随在移步进殿的觉身后。


“晚饭想吃什么?让厨师给你做。”


“唔……“恋认真地思考了很多,然后愉快地说,“想吃七分熟的牛排!”


“嗯。”


“那姐姐想吃什么?”


“白萝卜汤。”


“好素啊……不好吃……”


“恋恋要注意膳食均衡啊。”


“嗯嗯,明白了。”





古明地姐妹从来不读对方的心,因为那只会让猜疑链越来越长。


因此,会有互相隐瞒的情况。





长长的晚饭桌上,出现了七分熟的牛排和很多素菜。


觉取用了很多配菜,恋却只是埋着头吃牛排。


两只读心眼一向左看,一向右看。


气氛非常安静。


恋吃完了牛排,拿起餐巾擦擦嘴就跳下椅子飞出去餐厅了。觉默默地吃掉盘子里的菜,撤走空盘,端过来一碗白萝卜汤,一勺一勺慢慢地喝。





“光吃肉食不好消化,会闹肚子。”


恋仰躺在床上,念叨起姐姐的话。


“可是光吃素食就会面有菜色了呀……”


恋闭上眼,皱起眉头思考起来。


门“吱呀”一声开开了,第三只眼飘了起来,恋侧头望去,一道黑影轻盈地迈进房间,翘起尾巴把门顶上。


“阿燐!”


恋惊喜地唤道。


“诶还有……”


“呱!”


恋没反应过来,一只乌鸦怪叫着腾空而起,重重地落在了枕头边。


“阿空也来了!”


“呱!”


漆黑的地狱鸦动了动圆润光亮的眼珠,伸脖子让恋摸头。恋摊开手掌给阿空顺了顺毛。阿燐也跳上了床,蹲坐在恋身边瞅着阿空撒娇。


“地狱那么热就不要呆在那里了嘛,来陪恋恋玩呀。”


“呱!”阿空张开大嘴巴喊道。


“变得更厉害也不是那样做就能的啦……阿燐在用担忧的目光看着你哦。”


“呱。”“咪——”


阿燐抬起了猫爪子敲了一下鸟头,后者怯怯地缩了缩脖子,眨巴眨巴眼。


恋注视着宠物的互动,心里不知怎的,有点失落。


就在乌鸦和猫玩闹的时候,恋说道:“阿空你可是我的宠物呀,要经常呆在我身边嘛。”


“呱!”


暂时占据上风的阿空狠狠地啄了一下踩在自己脚底下的猫的脑袋,然后展开双翅,挺起胸脯,骄傲地回复了主人。


于是阿燐一个翻身甩爪,把阿空拍到了床底下。


恋和阿燐从床边伸出头来,看看在地上躺平装死的阿空。


“阿空还差得远呢……”


“喵。”阿燐得意地摇了摇尾尖。





*


觉鲜有走出房门的时间了。恋也渐渐地很少回到地灵殿了,开始在外面过夜。


据水桥帕露西的目击报告,恋不怎出现在鬼族聚集的街道上了。


她呆的最多的地方是山女的家,晚上和琪斯美泡完澡,就裹着蛛丝睡下了。


阿燐经常出入地底地上,一般早上能看见恋躺在山女旁边熟睡。


阿燐这么一说,觉的关心更甚,要求阿燐多跟着恋走走,甚至让阿空时刻陪着恋。


但是,恋为此很不高兴,经常恹恹地坐在蛛网上,和阿燐大眼瞪小眼。


“呱。”


还有个不会读空气的乌鸦趴在帽子上乱叫。


某天,恋瞪着阿燐,突然说道:


“阿燐,我想出去玩。”


“喵?”


“去地上玩。”





听到这句话,阿燐的尾巴登时炸了起来,她立刻把爪子搭上恋的膝头,迫切地喵喵叫起来。


“呱!呱呱!”


刚睡醒的阿空吓得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


恋低下了头,沉默地听完了阿燐的劝告。


然后,她小声地说:


“地下我已经呆够了,姐姐也不陪我玩,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咪……”


阿燐连忙伸出小脑袋蹭蹭恋微凉的小腿,又把头搁上恋放在大腿上的手,担忧地、讨好地望向恋。


“阿燐是姐姐的宠物,又不是我的……”恋抽出手来摸摸阿燐的脑袋顶,给她顺一顺炸起来的毛。


然后,她起身,召回来阿空。


在地底兜了一圈的乌鸦冲回来了,扇扇翅膀落到恋瘦弱的肩头。


恋冲着惊慌失措的阿燐笑了笑说:


“阿燐,告诉姐姐,我出去玩一会儿就回来。”


“喵!喵!”


恋一起飞,让蛛网剧烈地震颤起来,阿燐下意识地慌忙抓住蛛丝免得自己掉下去,却来不及拦住恋了,眼睁睁地看着恋的背影融入洞外的黑暗中。





*


接下来的几天,地灵殿都处于忙乱的状态中。


觉发动了各种动物去外头找恋,可是每天都只能收获失望。


直到一个月后,阿空飞回来了。


阿空一冲进地灵殿,便打了个回旋,叼起阿燐往地上飞。


觉连忙跟着阿空冲了出去。


一到地面上,觉就被大雨浇了个透心凉。如墨汁一般翻滚的乌云毫不留情地泼洒着雨水,闪电如银龙般穿梭于乌云之中。轰鸣的雷声像是撕裂了天穹,和着嘈杂的雨声,震耳欲聋。


觉努力辨别着两只黑色的宠物的方位,血丝密布的第三只眼睁得大大的,不断地接受着外面的心声。


就在觉几近昏倒的时候,终于,她听到了那特殊的频率——


“恋恋!”


觉颤抖着嘴唇,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撩开雨幕跑到声源时,看到阿空张着翅膀,给正在舔掉妹妹脸上的雨水的阿燐,还有倒在地上、面色苍白的恋,挡雨。


她独自站在一旁,嗫嚅了半晌,才上前抱起来妹妹。





*


恋因发烧昏迷了两天,第三天醒过来的时候,不停地胡言乱语。


觉两天没有合眼睡觉,一直在照顾恋。


就算是没有打理事物的人,地底的悠闲生活也照旧进行。


觉听得出来,恋无论醒着还是睡着,都一直在做一个很长的噩梦。她只能定时给她喂药,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恋的烧退下去了。


第五天,恋醒了过来。


她看到姐姐、阿燐、阿空和一堆动物围在她床边。


“恋恋,你醒了?”


坐在椅子上的觉努力地抬起眼皮,不确定地问道。


恋茫然地点点头,只觉得眼前欢呼起来的世界离她很遥远。





*


恋在自己的房间里静坐了三天。


这期间,阿燐来找过她。





望着坐在她床边,一脸天真的阿燐,恋茫然地问道:


“阿燐,我们是朋友吗?”


“嗯。”


“你和阿空,是朋友吗?”


“嗯。从小玩到大的。”


“我和阿空,是朋友吗?”


“嗯。“


“这是喜欢吗?”


“……嗯?”


“这是喜欢吗?”


“嗯。”


“我和姐姐,是亲人吗?”


“嗯。当然啦。”


“那我们又是什么?”


“嗯?”


“我和不认识的人,是什么?”


“……嗯?”


“不认识的家伙和不认识的家伙,又是什么?”


“这个……怎么了,恋大人?”


“到底是知道别人的心里话好呢,还是不知道别人的心里话好呢?”


“到底怎样就是照顾到别人了,怎样就是被别人照顾到了呢?”


“如果亲密就是喜欢的话,为什么也会有亲密但是讨厌的呢?”


“如果讨厌就是疏远的话,为什么也会有疏远但是喜欢的呢?”


“如果被人喜欢的话,究竟是怎样就是被喜欢了呢?”


“如果被人讨厌的话,究竟是怎样就是被讨厌了呢?”


“为什么会有表面一套而背后一套的想法呢?为什么会有破坏的想法呢?为什么对我充满了敌意呢?”


“恋恋是不是被讨厌的人呀?”





“恋大人……”阿燐连忙起身,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恋恋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别人的喜欢啊!”


恋突然高喊道,甚至声线扭曲。


阿燐的表情像是被极寒冻到了一样,僵硬的、愣愣的。


恋盯着她,良久,眼泪从眼眶中掉了下来。


她呜咽着说:


“我不知道啊……”





“恋大人是这么说的。”


阿燐站在觉面前,垂着头,小声向觉汇报道。


觉窝在沙发里,也是低着头,收起腿蜷成一团坐着。


“你怎么回答的?”觉轻轻问道。


“我……我没有回答……让恋大人自己哭够了,然后哄她睡下了。”


又是一阵沉默。


觉终于抬起了眼睛,有气无力地指了指桌子上的零散的东西。阿燐望了过去,全都是吃剩的食物包装和各种小玩具。


“这是阿空带回来的、恋弄到的东西。”


觉解开了阿燐的疑惑。


“那……恋大人真的只是去地上玩的?为什么会……会冒出那么多奇怪的问题?”


“这就要看她得到这些东西的方式了,”觉拿起了怀里的瘪瘪的小钱包,这还是她送给妹妹的,“一开始她肯定是花钱买的,也许有的是新交到的朋友请她的……后来的话,也许是她偷来的,因为没钱了……等她被驱逐回来的路上,已经是饥寒交迫了吧……”


“觉大人……”


“地底和地上,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啊,恋恋……”


觉疲惫地缩成一团。阿燐发觉的时候,觉已经睡着了。


阿燐只好帮觉收拾了变成蜘蛛乐园的书架,安静地离开房间。





*


一个月之后,恋终于下床走路了。


在阿燐和阿空的陪伴下,恋在地灵殿里闲逛了一阵子,之后去了地底地狱。


恋坐在熔炉旁边,看着阿燐把尸体倒进熔炉里。阿空呱呱乱叫,兴高采烈地往里头倒岩浆。


恋的第三只眼无精打采地搁在岩石上,所读到的无非就是两个动物狂热的心情。


还有,阿燐每倒完一次尸体,就会跑到恋身边问一句:“恋大人没问题吗?”


恋只是平静地摇摇头,继续撑着下巴观望。


怨灵一个接一个从地下飞起来,乱糟糟地缠打在一起,或者四处乱窜。偶尔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被熔岩烫到,呲啦一下,就化成了一缕灰烟散掉了。


恋的眼睛里映出了这样的地狱景象。


以后,恋每一天都来看阿燐和阿空工作,以此来努力地维持自己的平衡。


直到她看腻了的那一天。





第二天再被姐姐叫醒的时候,姐姐俯视着她,第三只眼也盯着她。


她也望向姐姐,第三只眼也盯着姐姐。


一瞬间,强烈的讨厌感涌上恋恋心头,她马上撇开了自己的第三只眼,厌恶地拉上被子。


“恋恋。”


姐姐的声音降了下来,一直到她耳边。


“既然心里压力大到无法承受了,恋恋,不忍着也无所谓。”


“恋恋没有在忍什么。”


“不用顾及别人的想法,自己想怎样就怎样吧。”


“即使犯了错也会被饶恕吗?”


“如果你认为你是对的,那就不叫犯错。”


“姐姐也不会讨厌我?”


“不会。”


“那好,恋恋明白了。”


“还想继续睡吗?”


“嗯,麻烦姐姐关一下灯。”


隔着被子,觉温柔地、细细地摸了摸恋的头。


“睡好,恋恋。”





*


隔天,觉单独再去恋的蛛网密布的房间看的时候,恋果然不见了。


应该还是在房间里,只不过不想让姐姐发现自己了而已。


觉静立半晌,敞开着房门,静悄悄地离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14 06: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