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4437|回复: 60

[完结作品] 贫嘴红美铃的幸福生活(8月26日连载结束,60楼放出下载地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9 00: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司徒弦风 于 2012-9-12 17:16 编辑

这个故事献给我即将宣告结束的设计师生涯。部分情节根据真实经历改编,另外一部分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抄你。因为那些真实经历能够与我印象中的一些人物对上号,所以有了这个故事。更新周期大约一周一更。

喝酒为了青春,为了我们的自尊,好日子一路狂奔。



我在桌子旁边吃了一包又一包的口香糖,地上一地的嚼过的口香糖。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口香糖长的他妈跟烟似的,所以你如果说,嘿,这是一地烟头,我一定会同意你的真知灼见的,你是我亲姐姐,要是你是男的,你就是我亲姐夫。
我在这抽烟抽的蛋都快碎了,她还不开门。哦,确实,我没蛋,于是我跑去冰箱取了俩鸡蛋在地上磕碎了,以表明我蛋碎的心情,但她还是不开门。春雷震震夏雨雪,咲夜就是不开门。上穷碧落下黄泉,咲夜还是不开门。天长地久有时尽,咲夜还是不开门。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美丽的祖国,可咲夜就是不开门。
不过这完全可以理解啊,她不是我们中国人啊,所以听了这个歌完全可以不受指挥啊,不过问题是,她再不开门我就要睡沙发了,我同你讲,这个沙发是她花大价钱我花大力气扛回来的,睡着可舒服了。
“开门吧,咲夜,不然我就要把沙发用打火机点了。”
事到临头果然只能出这一招,果不其然,咲夜把门猛地拉开,叉着腰高喊道:“小兔崽子,你敢把它点了我就敢把你烤了作烧肉定食!老娘花两千五买的!”
行了,她来中国两个多月了,基本上把所有的粗话学了个透。她总说是被我拐的,开什么玩笑,这明显是犯罪,我又不是黑人,怎么会犯罪?咲夜我们同为黄种人你不要搞种族歧视好不好。

贫嘴红美铃的幸福生活



少壮不努力,长大做设计。
这句话为什么小时候没人和我说呢?如果说我小时候知道这个,就一定不会被我爸妈忽悠去学这个死专业,如果我爸妈的知识水平再高点儿,就一定不会被别人忽悠,如果别人素质再高点,就一定不会传播这种谣言,如果……总之,丘处机你他妈干吗路过牛家村?

总之一句话。亲爱的客户朋友们,我恨死你们了。

一万个来我这儿的客户有两万个或更多人没长脑袋。之所以会加上“两万个或更多”,很明显,因为单身的人不需要装修。他们只需要一间屋子,一个冰箱,一张床,一台电脑和放电脑的桌子,唯一的区别是,男士的桌子上有包纸巾,女士的冰箱里装满了黄瓜。当然是切片敷脸,你想什么呢。
问题就是这样。客户都是一群什么人,你给他几粒儿颈复康胶囊,他们一定会问你这玩意儿能不能顺便把他们三十年的腰椎间盘突出给治好喽。因为在他们心里只要是骨头的病你这药都应该管,可是还有种骨头叫化石呢,你给化石贴膏药试试,最好再配个音:“亲,感觉怎么样呢?亲,包邮哦~”

包你MB。

这是我每天的真实想法。客户想要的东西永远是你给不了的,所以如果我是我的老板,我想我会让我手底下的人全都改行做黑客,没事儿就去黑人,也总比可以说是基本上是几乎是他妈的就是每天都加班强。他快五十了,一心烦就挠头皮,头发掉了不少,我看着都心疼,那可是假发,好贵的。他有个儿子,搞体育,准确来说是被体育搞,再反过来搞女生,皮肤被晒得像假冒伪劣的金帝巧克力一个色儿,每天晚上五点半准时跑进公司来散发男性荷尔蒙。我是说,汗臭。谁发明的篮球,据说是上帝。那么上帝,你应该只发明流川枫,然后让他干点儿文静的运动,就算你再花痴,面对着一个满身是汗味的如花似玉,你可能也只会给他一脚让他赶快滚进浴室洗澡。
我的意思是,他对我有意思。不过我很显然对他没意思,当然,态度不能显露得太明显,因为我还要指着他老爸吃饭,而他也不是个坏人,只不过是看多了漫画,觉得每天在我面前挥洒汗水很帅罢了。但是我不能明确地拒绝它其实是有坏处的,因为老祖宗教育过我们,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我就是那个偷不着的。

行了说回客户。每个设计师的心里都有一座断头台。把客户按在上面,威胁说:“你不把钱交出来就杀你的头。”当然交出来了也杀头,所以我们这行的改行率太高了,据统计有88.9%的室内设计师都改行去当了棺材铺老板,剩下的都成了全职杀手,每天在摩天楼顶上拿着把大狙狙杀一切敢登装璜公司门的不开眼的傻逼,然后装璜公司的员工们把尸体就地掩埋,冲着开枪的方向一挑大拇指,而杀手抱拳回应,最后被警察叔叔趁他抱拳还礼时当场击毙。我甚至都和同事这么演练过,我演前台,他演客户,进来得先说几句暗号的。
我:“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他:“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我:“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他:“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说到这儿的时候远方一剑天外飞仙袭来,是水枪的攻击效果,然后假装客户的同事哦了一声,倒在门上,伸出一只手:“这是我这个月的党费。”
“太俗了,换一个。”
“好吧,告诉我老婆,我爱她。”
“演的越来越好了。”我洗了几个苹果丢到每个人的手里,刚刚那个演客户的同事一把接过来,冲我一抱拳:“多谢局座夸奖。”
“局你妹啊。”我们几个开始吃苹果,这会儿正是午休时间,离一点半这个该死的打卡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十二点下班,这座楼还他妈不带电梯的,我得从七楼爬下去吃饭,再爬上来,算上吃饭的时间四十分钟过去了,剩下那点时间还能干啥。但就算这样我也宁可爬出去吃饭也不愿意在公司里呆一分钟,因为天底下所有老板的唯一一个共通爱好就是,压榨一切他们能想到的可压榨时间。
哦,说错了。他们的共通爱好不是唯一的,起码有以下几条是共通的。
一,        装B,搞什么企业文化,员工素养培训。恨不得给要饭的都请个经济人。
二,        就是压榨时间了。
三,        不给加班费。

……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啊。

“你听说了吗?印共都发表声明说不和中修走了。”好死不死,老板的儿子突然凑了过来:“我同你讲,这么做是有道理的。”
“哦。”应付吧。
“因为共产主义是按需分配的。而我们是怎么说的呢?按劳分配,你干得多得到的就多,干得少就得到的少……”他在我面前喋喋不休,我只能微笑着听他废话,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在一个女性面前干多干少的,这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会了,不过他就是喜欢和我废话,哪怕我捏着拳头问他:“你和我说这些要干啥?”他也会一扬给染成白色的头发耍帅道:“干你。”所以说,完全没效果啊。
这孙子叫什么,古力。给自己取了个英文的名字叫查力度。这都是什么破名字,怎么没人去他家查水表。MLGBD,孙子,查水表了。我现在只想睡一觉,昨晚实在没休息好。我住的地方的墙不是砖墙,隔音效果太差。而对于一个独居的文艺女青年来说,昨晚从隔壁传来的声音,太不友善了。
隔壁住着藤原一家。这座城市好歹也是座港口城市,什么国家的人都有,而我们这个政府对外来居留人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藤原一家来中国已经五六年,目前已经混得比中国人还中国人,当然了,在做菜方面不是。一个日本人为什么会来中国开饭店,这是什么精神,这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精神,这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总之,没事的时候去吃点东西还是不错的,毕竟就开在楼下,因为便宜,所以租,冬天的暖气不是很好,而那两扇大窗户明显成了最要命的冷气源,安了双层玻璃以后效果也不是很好。
老板姓藤原,名妹红,过去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是她的名字。谁叫饭店的招牌上只有五个大字“藤原豆腐坊”,如果把前面两个字换成赵钱孙李氏的话,那么就是个正宗的中国菜馆了。她一直戴着帽子,所以我一直没看到她的长发,在那一天之前,所以我一度想过,如果我有妹妹,我会把她嫁给这个帅小伙。直到那一天,我发现她搂着一个女孩子的肩摇摇晃晃地准备上楼,我马上跑到便利店给她买了包杜蕾斯,然后赶在她掏钥匙之前拍在了她的手里。她的脸血红,喝醉了。
“别出事。”我告诉她,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过来塞在口袋里,回家了。
当天晚上,只听见一声惨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第二天,我在猫眼里看见昨天那个女孩子一脸不放心地走出了她家,但她家的门还没关。我摸了过去,看见她坐在床上沮丧的抽烟。我当时第一眼确实没看到她散下来的头发,我承认我当时对昨晚的惨叫的好奇心的欲望压倒了一切。
“怎么了?”
“我忘了我昨晚大姨妈来了。”
“哦。”我点点头,太理解了,昨天一看她喝成这样,肯定是在那个小姑娘身上花了大力气,估计是陪吃陪喝陪轧马路陪看电影等等三四五六七八陪,结果因为小姑娘来了大姨妈而没推成,换我我也郁闷啊。

等会儿。

这信息量太大了!

“你你你你是女的?”我这时才发现她没扎头发,而且衬衫的扣子没系,虽然确实是很平,不过那里还是有点看头的!
“是啊。”她点点头:“你才发现?”
“果然,那个小姑娘是伪娘!”我当时完全理解到相反的方向去了:“你老牛吃嫩草啊!”
“放屁!”她愤然捻灭了烟头:“虽然她比我小四岁,不过确实是女的!”
“你果然是老牛吃嫩草!”
“不是不是不是!”
“你是……操,我觉得我吃惊的方向错了。”

好吧,藤原妹红,原来是个出柜的货。而她的小女朋友,我以后就经常见到了。包括昨天晚上,两个人在那边HIGH得不行,而我在这边形影单只的,在家里加班。油然而生了无生趣之感哪,感得我半宿都没睡觉。
所以我现在只想利用这几十分钟休息一会。做个小梦。公司刚刚拿下了一个大单,大到经理做梦都会笑醒的程度,走了不少后门才赢得了这个标。什么投标啊,都是假的,后门才是真的。我们经理走了不少人的后门……艹,太不纯洁了,我的意思是,拉了不少人的皮条,不对,是拉了不少人的关系,终于标下了这个大项目,经理高兴的都要去换一顶新假发了。不过这不代表我们也很高兴。首先,项目大代表图纸多,图纸多代表工作多,工作多就代表负担重,负担重……经理你大爷的,招几个人啊!指望把我们这六七个人累死不成!你当我们每个人都是套马的汉子威武雄壮,画出的图纸像疾风一样啊?再这么下去我们所有人都罢工了,就算你斟满美酒也不能让我们留下来(撸下来!)!!!!更别提悠悠地唱着最炫的加班风,是这个社会最美的姿态了!你不知道!

正这么想着,总设计师,一个姓顾的三十多岁的刚当爸爸的男人幽幽地叹了一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我心想这孙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一口气横在嗓子里无处撺,只听他又叹了一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几步蹦了过去,正想找他理论,只看他屏幕上的QQ聊天框里,显示着“XX客户”的名字底下,赫然一行字:“我们这个度假村的后园,一定要做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感觉来。”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趴了,你他妈准备建个红楼梦的片场吗我艹!是不是门票六十八即可享受被林妹妹和花瓣一起活埋的待遇啊我艹!是不是每个人发一份手抄的葬花吟然后烧成纸灰化到水里喝下去以后百病不侵啊我艹!落你妹啊!流你妹啊!有什么好流的啊!人流啊!无痛人流啊!今天人流明天上班啊!今天人流今天上班啊!一边人流一边上班啊!
反正我们一办公室的人是集体暴走了,正在大家都很忧郁的时候,老板进来了,脸色很不好,估计也是被人流了。
“和大家说个事。来会议室碰一下吧。”

三分钟后大家齐聚会议室。经理嘬了根烟,叹了口气:“设计院说我们资质不够,不批。”
这句话把我们说晕菜了,当时关系打的太到位了,后门走的太溜了,谁都没想过资质的事,结果我们这个乙级没有资格承建这个大项目,这个问题怎么办啊,总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黑喂狗吧。
然后经理又嘬了根烟,道:“不过我们要是有职称够的设计师的话就可以了。”
总设计师被雷劈死了。
“对不起,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我职称不够嘤嘤嘤嘤……”
这种赶脚,跟玩三国志要招降关二爷张三爷夏侯大爷他们时,爷爷们从牙缝里憋出一个“尔政治不够”的感觉差不了多少,不过以我们经理这个脾气,他一定是有办法了。
“所以说吧,我们要请一个新设计师。要请就请个好的,直接拍死他们。”
有道理!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所以要请就请个外国的。”
经理你最近智力噌噌的上涨啊。吃胆结石了还是吃脑白金了?
“反正咱这儿外国人多,不过她就是管一管大体的设计,具体的还是得听咱们的。咱们中国人画施工图技术天下第一,北京那个鸟巢,都是外国人出的概念图,中国人出的施工图。”
经理,我他妈自豪不起来啊。而且你别提鸟巢,提提世博会中国馆行不。那个……那个才是真正的国耻级的啊我艹。
“你们也知道,‘光的教堂’,‘火的教堂’,都是经典,所以我这几天在外面面试了好几个,聘了一个日本的设计师来。”
你先告诉我度假村和教堂有个蛋关系,然后你怎么在外面面试的?把年少无知的日本少女骗到哪个宾馆潜规则了?
“所以她今天下午就来了。不怎么会说中国话,你们担待点吧。顾啊,她不涉及到太具体的设计,也就是挂个名,你不用太有压力。”
得了,他已经石化了,赶快沉到太平洋底当人才储备吧。

下午,一点半。理论上来说,那个设计师应该来了,我们所有人都摩拳擦掌抓耳挠腮,总设计师这时才悠悠还魂,大吼一声:“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砍去!”
“想架空我吗!不可能!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老子投八路!”
这人彻底精神错乱了。
他正在这边慷慨激昂,忽然一声门响,大家都跑去看这个设计师长成什么样,这帮人啊,日本人就不是人怎么着,不也是一个鼻子俩眼睛,何至于这么赶着要看,太肤浅了,我一脸严肃跑的比谁都快。

门口,躺着一小狗。银毛,蓝眼睛。看我们来了,马上摇尾作乞食状。

“设计师?”我问。
“汪。”它说。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1 喵玉币 +10 萌度 +30 收起 理由
爱之梦美风 + 5 + 10 结局很喜感……不过文章很有创意。
紅美鈴 + 1 + 5 + 20 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7-9 02:5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这怨气沸反盈天得点把火就能挤垮中石化了。套用前两天看帖子学来的话,朋,太朋了。
不过一般我觉着美铃穿出去应该就裹个军大衣成天躺保安室里睡觉,被日成狗的应该是完美小精灵咲夜……但咲夜好像也没主角那么苦逼……
嗯,真情实感最好看,不错不错,很好很好。最近学了点四川话兰州话,这时候就该说:"合适!"

点评

分明是“巴适”。  发表于 2012-7-25 19: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9 13: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喔这文太棒!各种槽点!果断蹲坑!

点评

谢谢。喜欢就好。  发表于 2012-7-9 19: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9 13: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孟山都 于 2012-7-9 15:11 编辑

我艹,好几个槽吐到我心窝窝里去了

想到一个笑话:
青年问禅师:“大师,我很爱我的女朋友,她也有很多优点,但是总有几个缺点让我非常讨厌,有什么方法能让她改变?” 禅师浅笑,答:“方法很简单,不过若想我教你,你需先下山为我找一个从不犯错的人” 青年略一沉吟,掏出一个客户。

点评

然后大师一招佛光普照把客户打死了。  发表于 2012-7-9 19: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9 14: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满篇的诙谐里都是不平之气啊
少壮不努力,长大学设计
不过我只是一时失足罢了嘿
有什么事不是一样的呢
期待更新

点评

我已经作了两年设计,这个生涯将于今年年底结束。说实话,像恶梦一样。就算不是十分恶,也是六七分的恶。  发表于 2012-7-9 19:5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9 22: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设计师?”我问。
“汪。”它说。


结局很喜感……不过文章很有创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6 00: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徒弦风 于 2012-7-16 00:07 编辑



此刻的酒桌上,是傻逼和狗剩齐飞,智障和白痴一色啊。我始终都没想明白领导是怎么把这么个一看就不是个好人的货请回来的,可能外貌是决定人第一印象的第一印象吧。不过我还是对领导的智力表示担忧,毕竟人家名片上印着“十六夜咲夜”,你不能在当天晚上的欢迎晚宴上举起杯子来一句:“让我们欢迎十六!”——特别是您内普通话念十六跟石榴似的。如果榴,请草榴。
怎么看也觉得十六夜是姓啊。后来我才知道,这位石榴小姐也不是纯正的尼轰金,貌似有点其他方面的血统,要不解释不了那双蓝眼睛。所以,我们领导固执地认为,她的名字一定是倒装过的,应该是夜咲夜.十六,理由是,山本五十六。
我们都不好意思打击他了。
“石榴小姐啊……”
石榴受不了了,转头礼貌地微笑:“我叫十六夜。”
“哦,石榴叶儿啊……”
十六夜的脸色跟死了妈似的,我估计她此刻肯定非常地想说一句“艹”来着,不过显然不好意思,所以强笑着与领导干了一杯。接下来就比较程序化了,该吃吃该喝喝,石榴叶小姐祝了两回酒,也没出什么同归于尽,大便饭之类的问题,总之是宾主尽欢,大家基本上都喝高了。
而至于那条小狗。纯属是自己跑进来的,后来让我们赶出去了。我只能说,猫来穷狗来富,它来了,就预兆着十六夜来了,十六夜来了,我们就有资质做这个了,有资质做这个了,我们就有钱了!所以我完全能理解经理这个青春的小鸟都已经飞过去好多年,现在估计也只能望胸空流泪的中年人为什么一直对十六夜举着啤酒杯说:“来,石榴小姐,干一个。”
“我叫十六夜。”虽然脸上还在微笑,但我能清楚地看到额头上的青筋。


第二天.
“CAD?”
“不会。”
“3D?”
“不会。”
“那你现在……”

石榴叶确实不是绘图高手,在一问三不知之后,她熟练地报出了一连串软件,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一边张罗着下载一边叹气,这就是资本主义出来的无耻之徒啊,居然不懂得就地取材,看不起我们的软件怎么着,虽然CAD也不是我们中国发明的,但是是中国盗版的!呸!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CAD用户群!
“那我干点什么呢。”石榴叶有点不好意思,托着下巴想了一会。
“收贿吧。”
“收贿!其实她想说是行贿吧,这小姑娘上道啊!”经理大乐,马上包了两个红包扯着石榴叶的手跑出去给别人行贿了,直到下午才回来,经理红光满面洋洋得意,想必拽了个美女过去事儿办的挺顺利,而石榴叶坐了下来,叹了口长气。
“我是说,手绘。”
她把这俩字儿写了下来,我们所有人都囧呆啦。看来推广普通话还真是挺有必要的。

晚上。
如果说这个公司有什么不好处的话,就是高压政策。所谓高压政策就是在八个半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基本不许聊QQ,MSN,刷微博,玩苹果之类的一切,晚上还加班。谢天谢地,今天领导高兴,忘了提这茬了。晚上六点,下班了,我开始考虑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三个问题之三。这些问题是,早晨吃什么,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正在考虑,经理拍拍我的肩。
“美铃啊,你晚上有事吗?”
我艹,这是加班的前兆啊,万用开头啊。我没点头,也没摇头,小心地反问道:“经理,有点安排,不过你说是啥事儿吧。”意思是,如果小事,那就办了,如果大事,你玩去吧。
经理抽口烟说:“没啥,你给石榴安排一下住哪儿,我一个男的,不方便给她找。别总让她在旅店将就。”
只要不加班,怎么着都行啊,我连忙点头,拉起石榴叶的手说:“走,咱们租房子去。”
我这么胸有成竹是有原因的。我这个单元的三楼,就有空房。顺带一提,我是五楼。再顺带一提,这楼破的要命,就是便宜,所以藤原妹红经常咬牙切齿道:“要是小爷有钱,不租这破房子开买卖!”这小姑娘在中国住了这么多年,普通话说的比边远山区的同胞还溜嘿。我估计石榴叶也没什么太多的钱,所以带她去那儿应该没问题。有钱还来中国干啥啊。金家银家都比不了自己的穷家,故土难移有木有。

“这就是你要让我看的房几?”
“对,这就是我要让你看的房子,不是房几。”
“哦。”
于是石榴叶不置可否地走了。这明显是没看上啊。明显是我他妈宁可住旅馆也不在这地方住的表情,你不知道住房问题一直是劳苦大众始终没能解决的几个问题之一嘛?万恶的狗大户!
“我和你讲哦,经理的意思是要我照顾你。”
“要你照顾我?”
“不然他干嘛要我帮你找房子哦,你个瓜娃子,日你先人板板,看你长得瓜兮兮的,你个龟儿,砍脑壳的背时娃,老娘一片好心帮你找省银子的你还跟老娘两个叫,你好胎嘛,你龟儿脑壳进水老?”
“对不起我听不懂。”
“我是说,我完全理解你,不过这儿总比旅店好,而且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咱俩多少可以照应,而且这附近超市医院什么的都有,挺方便的。”
“那你刚才直说就行了呗。”
“对不住嘿,一不小心说了几句家乡话。”
这就是对外国人的优势噻。其实我哪是四川人啊,但是掌握点外语确实是有好处的嘿。

“不行,这房子不行。不够好。”她认真地又重复了一遍。
“咋个不行喽?”
石榴叶一副怒气爆棚的表情。脸都给气红了,一拍桌子蹦了一串日语,现在轮到我体会她刚刚的郁闷,等她说完之后,我还木有问,就主动道歉说:“抱歉,忘了这儿不是日本,说了几句日语。”
行了吧孙贼,从你奸笑的眼睛里就能看出来,你刚刚说的肯定和我刚刚说的不差啥。
石榴叶调整了一下情绪,在桌子上使俩手指头磕了几下,应该是在组织语言。
“我其实想要……”
“你妹,这是中国的土地,张作霖手黑,寸土不让啊!你日本鬼子亡我们之心不死!你再说一句难听的话试试!”

总之不知道怎么回事,吵架吵到藤原小姑娘的菜馆了,她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简单,拿出两盘寿司来,说:“免费。”下一秒钟,我俩就摇着尾巴吧唧吧唧了,她看着我俩,叹了口气:“瞅你俩那点儿出息。”
然后她和石榴叶俩人用日语交流半天,最后石榴叶一抹嘴,冲我说:“好吧,我就租这了。先回客栈收拾东西了哈。”就走了,等她走远,我冲妹红一挑姆指:“不错啊,太君,是怎么把这个花姑娘摆平的。”
“我跟她说,这儿便宜,房子也说的过去,最好的就是这周围有不少我们国家的人,总算有个交际圈子。”藤原抽了口烟:“而且这儿的漂亮小姑娘不少。”
我哈哈大笑:“得了吧,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出柜?还专门把萝莉?”
我可没开玩笑,妹红都二十五六了,她的小女朋友慧音同学才高二。小萝莉一枚啊我艹,妹红这个禽兽也真下得去手,作孽啊。



总之,搬家在妹红那儿的小伙计的帮忙下完成了。小子……不对,小姑娘人挺好,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孩子,偷渡到中国来的。看来不论是民主还是独裁,有饭吃是真格的啊。
小姑娘姓littlebug,小马鹿,妹红叫小八格。其实这种非中非洋的起名方式我不太喜欢。她叫莉格露,也就我们几个嘴闲的熟客和妹红这个老板乱叫一气。我一度抗议过这种乱叫的方式,谁料这丫头片子梗着脖子说这是他们的光荣传统,被社会接受的现象,而且古已有之。
“有之个屁!你给我举个中洋结合乱炖混搭的例子来我就吃键盘。”
妹红吐个烟圈,仰望四十五度。“小泽玛丽亚。”
我他妈当场就吐血了。
这事儿还没完,妹红又补刀:“樱井玛丽亚。小八格,给这位女士来份红烧键盘。”

石榴叶看看房子,还算满意吧。
“其实这房子不错,就是垃圾太多了。”
我嘴角抽动一下:“真不好意思噻,都是我的。”
“你平时不收拾屋子?”
“万物有灵,舍不得扔。这是我们的道家思想,你不懂。”
石榴叶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留下我和莉格露面对一屋子已经生了蘑菇的垃圾。不,是日用品。
“红姐,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废话,你个洋鬼子哪里懂。”我给她一脚,然后亏心地找两个袋子装起来拎下楼丢掉了。
“红姐你不是说——”
“闭嘴!”又是一脚。
“难道没听我们中国人说过,此一时彼一时?”
这群蛮夷。

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
“你这房子一个人住浪费了。”妹红抽着烟在报纸上指指点点:“咱这儿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半年起租的,最差也是季度租的,咲夜你在这儿能呆多长时间不知道,住不到期限你房租也是白扔了,所以你给她补点钱你俩住一块儿得了。”
我是无所谓,石榴叶也点点头,看来她没啥意见,我更没意见了,反正我平时也做饭,你做饭的话用电给我电钱用水给我水钱,看钱面子上我就收留你一下又能怎么着,反正过了这一两个月咱俩就都该干啥干啥去了,我在这公司也做了两年多,也怪没意思的。正所谓设计师在一个公司干半年是正常的,一年是超常的,两年的话——
“你已经是神了。”我想起了我导师对我说这几句话时的表情,像是被勒死的鸡。
于是,妹红就指挥莉格露把东西都搬到了五楼,我给她腾出了里屋。她不担心我,我也不担心她卷包会。我俩没什么交集,都为了省点钱。那时还定下了不要乱带生人的约定,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她出柜,她也不知道我出柜。唯一的问题是,她当时问了我一个问题。
“你没男朋友吧?”
“当然没啊,你也没吧?”
“我也没。我没什么别的意思,我不怎么想在屋里睡觉的时候,外面的人在床上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
“我也一样。”我耸耸肩。“放心吧,我用春哥的名义发誓。”
“春哥?”
“春哥纯爷们。我们的神。
用纯爷们的名义发誓,当然是真的。在这里住了一年半,我一个男人都没带回来过。

带回过六七个女人,嗯。

如果说一个设计师说他有一年工作经验的话,那么一定是假的,他有两年,多出的一年是加班的。加加加加无穷匮也,颈椎病和肩周炎是设计师的骄傲,干二十个小时的活拿八小时的钱,师爷,你告诉我,什么叫傻逼!年少不努力长大做设计,设计不努力就去学管理,管理不给力只好宅家里啊。我好歹还没到最后一步呢,现在正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了,扯淡完毕,现在早晨八点,我们上班。
说是八点,其实是差二十分钟八点。如果是往常的话我应该是上个洗手间然后刷牙洗脸,上班路上买份早餐,骑着我的电单车幻想自己是藤原拓海——算了吧,这个没什么好憧憬的,我更期望的是撞死人不偿命的李刚——应该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说白了吧,就是屋子里有俩人,但洗手间只有一个,你懂的。
这个问题直接造成了我没吃上早饭。小丫头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就欢快地哼着歌打扮自己,看得我牙根痒痒,然后她就坐那儿等我载她,开玩笑,被交警抓着电单车载人是要罚钱的,我果断给她两块钱让她挤公车。等到到公司,这小姑娘还没来呢,全公司的人都觉得我把她杀人焚尸了,一个个的都不够朋友,杀人焚尸那得看对象,石榴叶儿长的哪那么抱歉,要对她犯罪也是密室监禁.AVI,高清无码颜X那种啊。
事实上就算是石榴叶儿也没架住我天朝的大公共,九点了才过来,整个人被挤成了一个平行四边形,我问她怎么样,她说还好,终于找到了在日本挤地铁的感觉,我心想,哼,你丫有什么不满么,这是在中国,没有电车痴汉.rmvb。但说归说,总让她这么挤来挤去的也不好,就算是外国友人,天天这么迟到也会让同事不高兴的。这一想就到中午了,古力这孙子仰天长笑着进来了,丫现在在某个会所当健身教练,干得风声水起的,成天陪那些满身肥油的富婆做运动,他长的还黑,就一口牙白,跟黑人似的,长的也确实不难看,把那些富婆迷得跟傻逼一样,想收他做干儿子。赶快收了他吧,这个活畜牲,省得成天拿我当节过。跟她一块儿进来的是今天上午去印刷厂打图的小姑娘,这俩人怎么一块进来了。
“他用电单车拉我回来的。”
“怎么能啊,不是罚款吗。”
“新交通法出来了,这个随便了,以后要是电单车和机动车发生事故,无论到底怪谁,主要责任还是在机动车上。”
好吧,这是个好消息。以后可以拉石榴叶回家了,省事不少。
晚上八点半,我们加完班,我告诉石榴叶坐在后座上,把着把手别掉下去,实在不行可以抱着我的腰,她哼了一声,不太高兴。小丫头片子,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你当我就那么希望你贴上来么,贴上来也得有料啊,像姐这样,胸部贴上任何一个男人或拉拉的后背都能让他(她)兴奋得喷血,就你,呸,抱我腰我还嫌硌呢。
一路无话,顺利到家。到了楼下,我和她这一天都够累的,脖子嘎吧嘎吧响,骨头都硬了,谁都没那个心情做饭,我说去豆腐坊吃点吧,她说行,于是我拐了个弯,往豆腐坊去也。到那儿了一推门,发现只有小八格在那,我问她老板哪去了,她说在后边忙呢,明天有包桌儿的,全素席,得准备点东西。我说难道又是那两伙人么,小八格说是,石榴叶问我怎么回事,我说现在说不明白,今天周五,后天跟你说。
她问,怎么不是明天。
我说明天周六,而且我们不在家。
她表示不明白。
我解释道,明天我们还要上班,所以没办法给你很具体的解释,周日我们在家,你一看就明白了,但是如果你不看,你就不能明白,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们伟大毛主席的好学生三岛由纪夫说过,你今天想吃点啥菜?
她看了我半天,说平时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贫啊,我听了直乐,小姑娘还知道贫,看来这是师天朝以制天朝啊,鬼子都一个样。不过话是这么说,再想想现在在后边忙活的,骂起街来比中国人还中国人的藤原小姑娘,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评分

参与人数 5积分 +8 喵玉币 +25 萌度 +70 收起 理由
明灭 + 1 + 5 + 20 ……诶诶诶诶诶……Σ(゜Δ゜*)
ShadowLich + 5
红魔羽 + 2 + 10 + 30 ……
Ground0 + 5 + 20
rhapsode +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21: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少见的欢乐文……不过以后的发展才是关键……
对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8 12: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啊。。颇期待的犬咲夜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21 15: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榴叶儿。。。噗,莫名戳中笑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1 22: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