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6476|回复: 7

[完结作品] 【黑系列】刻板阎王与散漫的死神(画师更新条漫结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11 08: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司徒弦风 于 2012-8-11 19:31 编辑

前言:本作品为东方的二次设定绘画的再设定,图源及设定来自绘师shigureru的黑东方系列。本作品已得到绘师本人的授权,但本作品并非黑东方系列正式设定,最终解释权归绘师本人所有,特此告知。


所以说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啊。


倘若要想办法来形容这里,那必然是只有传说中通神的笔管方能写就。目所能及之处皆为如纸上洇开涂抹不淡的阴暗,无法开口的亡灵恍若置身于无底的深渊。对未来的恐怖化为厉鬼和刀剑,仿佛和这深渊结成一派,誓要将那凄惨的未来一一安排。
这里不是地狱,但是是地狱的入口。这里不是天堂,但是是天堂的前哨站。
这里是是非曲直厅,所有亡灵接受审判之所。

当你死后。翻过死出山,越过比良坂,就到达了三途川。虽然没有平日里做下的孽障化为的鬼卒前来接引,但在那里却有一名周身为红色与黑色交织装饰的死神,驾着看起来意外平凡的小船,将亡灵摆渡往三途川的另外一边,接受阎王的审判。三途之河没有风,船也没有帆,要前进完全靠手划。死后,想请她摆渡必须给她“钱”。死者手中的“钱”不是自己生前的财产,而是在人间衷心悼念死者的人财产总合,死者都会为这个而惊讶。必须把手中全部的“钱”给她,来请求其摆渡,不舍得拿出全部的“钱”的话,会被她扔到河里。河非常宽,游泳游的的疲倦后,会被在河中栖息的大型鱼和水龙吃掉,永远消失于这个世界。而至于裁定罪行,那是渡河之后的事了,不在她的工作范围内。
而当你到达了死后裁定的地方。这深渊,这黑洞,这恶魔之口。你将放弃希望,你将接受检定。任何的哭泣都打动不了那个人的心,任何的恳求都不会使那个人动摇,在这里你没有威胁的底气,没有谈判的资格,只有接受的义务,而没有拒绝的权力。
这里是是非曲直厅,所有亡灵接受审判之所。

所谓的罪与罚。罪与恶相连,罚与罪相连。但是评判的标准在哪里呢。倘若这世界上还有所谓的正确,所谓的公理的话,大概就是以这个作为标准吧。
但是在这里,这些都如同那些空洞而腐朽的教条一样毫无用处。能决定你的命运的,并非善行,也并非恶行,尽管它们已经在那面镜子之中一览无遗,而你就在你的平生所为之前瑟瑟发抖。然而决定你命运的不是这些。不是你的生,你的死,你的爱,你的恨,你的善,你的恶,你的喜,你的悲,不是贪嗔痴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诸苦,也不是眼耳鼻舌身心色声香味触想诸欲。而是一枚硬币。
硬币。由黄铜铸造,因为被经常摩挲的缘故,闪闪发亮。一面是平的,另外一面上有几个模糊不清的字。虽然模糊,但有痕迹。有字的那一面是天国,而平的那一面是地狱。每个亡灵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枚硬币上,甚至不会有亡灵在这场审判之后会对阎王的容貌有印象。哪怕是她那双颜色不一样的,左黑右白的眼睛。白色的瞳孔,有人说那只右眼没有视力,有人说那只右眼看的不是人世,而是无数的大千世界。无论是怎样的流言,迄今为止都没有结果,因为没有人和她有比较亲密的关系,哪怕是那位已经和她搭档了上千年的死神小野冢小町。那些亡灵连这双眼睛都没注意到,更不会注意到桌子上阎王的名牌,四季映姬。
冷面的映姬,不笑的映姬,冰封的映姬,等等等等。从这些并不尊重却充满了畏惧的绰号上就能看得出来四季映姬的性格,一板一眼,认真负责,冷漠无情。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却会使用丢硬币这种随便而且明显有失公正的方式去裁决灵魂,实在是令人意外。

“——还不是你们说的。”
漫长的岁月里,她唯一一次对自己的这一行为作出辩解。那时正在判决一个出奇暴躁的亡灵,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是那颤抖的灵体和涨红的脸色都已经表明了这个亡灵那对自己即将堕入地狱那愤怒的态度。似乎对此很不满一样,惜字如金的阎王大人,居然开口解释了。
“——还不是你们说的嘛。一面说人类的事情人类负责,不要神灵和阎王的裁判,一面遭遇不幸的事情又只会推到神灵们的头上。既然怎样都不满意的话,那么认命地闭嘴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但是看在你这么愤怒的份上,我今天就破一次例,再为你掷一次硬币好了。”
黄铜硬币从指上弹起,很快地落到地上,狡猾地转了两个圈,结果仍然是无字的那一面。
“——如何?还要抱怨吗?我可是给了你第二次机会的。”

四季映姬就像是盘踞在王座上的一只肆意妄为的野兽,是非曲直厅就是她的爪牙,她捕猎的巢穴。猎物们会自动送上门来,被她的利爪切碎,运气好的能逃出生天,运气差的就会被永远的埋葬在黑暗之中。但是就是这样一只美丽的野兽,也有它搞不定的东西,或者说不能改变的东西,后者更为恰当。
“——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呀。”
这是每天映姬都要对小町说的话。小町比较让映姬头疼的一点就是喜欢把东西乱放,乱成一滩。其实只要认真一点,想必不会乱到这地步的。但是小町似乎在这一点上得过且过。将亡灵摆渡过去之后,就坐在船头吸着烟管,对身后的烂摊子不闻不见。每当映姬来视察工作时,都会看到一地的水瓶,杂志,火石,便当盒等等许许多多的东西。每次映姬都是踢踢这堆东西,对小町说:“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呀。”然后扭头就走。
每天只说这一句话。除此之外的话一句都没有。就算是对其他的同僚,早安午安这类客套话还是有几句的,虽然不多。但是对小町,陪伴在她身边最长时间的小町,每天只对她说这一句话,虽然要说几次。而小町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

“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呀。”
映姬例行公事般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准备离开。脚还没挪动,一只冰凉冰凉的胳膊就从脖子后面盘了过来,同样冰冷的手抚上了映姬的脸。
“明明就是那么随便的一个人。居然对我进行这样没完没了的说教。”
“你。什么意思?”
“就算是有怨气也有个限度吧,何况本来就是与你完全无关的事情。用硬币随便的裁决灵魂,有那么好玩吗?明明自己的眼中有梁木,却要来挑剔别人眼里的刺呢。”
映姬把小町的手推下去,短暂地沉默了一下。
“你是对我有不满吗?”
“怎么可能呢,阎王大人。请您不要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审判亡灵那重要的工作还在等着您完成,请您尽快回是非曲直厅去吧,我还有工作要做,就不送您了。”
“我……果然还是讨厌你。”
“我也一样。”
小町裂开嘴唇,扭曲出一个笑脸。

“她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哦。”在一次晚酌中,小町难得地提起过去的事。当时与她共饮的同僚们都停住酒杯,不知是不是要说点什么引诱小町说上去,但又怕追问得太紧反而让她故弄玄虚。小町喝了几杯,看大家还是沉默着,耸耸肩,补上了一句:“那个时候,世界还是彩色的。”然后就再无下文,这也是她唯一一次在别人面前提起过映姬。在这之后,无论别人再怎么追问或暗示,小町都不曾在这个问题上再吐露过一字一句的真相,或回忆。

——那个时候。世界还是彩色的。
映姬抬起手,抚摸自己那只白色的右眼。它并没有失去视力,也没像传说中那么通神。只是一只很普通的右眼罢了。不过那些热衷于传播并不靠谱的流言的人不可能知道,虽然事实不像他们想像的那个样子,但映姬的眼中实际上已经看不到除黑和白以外的任何颜色。与其说这是某种疾病,不如说是某种诅咒或是魔法导致的结果,一切灵丹妙药束手无策,任何大法秘法全无效验。任何生命在先天上都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而从石地藏修行而化为的阎魔身上也难逃这一宿命。造物者的手印在映姬身上还算是仁慈,直到那一天为止,她的世界都还算是丰富多彩,也多亏了那些日子,如今,在已经化为无色彩的单调机械的世界里,映姬多少还能靠着一些愉快的记忆来维持着自己正常的理智生命。虽然,这结果是她自找的。
“所以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啊。”
除了自己之外,大概是不会有人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呀。”
说的一方是例行公事的说,听的一方是例行公事的听。这次映姬说完之后居然没有马上离开,小町也忍不住诧异了一下。
“你前些日子是不是和别人说了我过去的事。”
“只有一句而已。”
“说了吧。果然是说了吧。”映姬的语气中包含着深深的不快:“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还是有其他的意思?”
小町没回答她的问题。
映姬更加不快了。“难道说……你在可怜我?”
回答她的依旧是沉默。映姬也没再追问。
“如果说对我有不满的话,我也一样啊。你不是也改变了吗?从什么时候起,你都学会有话不直说了?”
“……映姬大人。我只是想说……”
“你想说?但是我不想听。继续工作吧。”

洗手间里,映姬看着镜子中自己水淋淋的脸。刚刚难得的小小地激动了一次,心跳的次数比平时快了一成。映姬看着自己那只白色的眼睛,陡然而生出了一股厌恶感。她抬起右手,把两只手指押到了右眼上。
“——不要这样。”
小町突然出现在她身后,捉住了映姬的右手。
“——不要哪样?”
映姬甩脱了小町的手,转过身与小町对峙着。身高差让互瞪变成了一件很不利的事,映姬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你倒是说啊。不要哪样?”
“不,没什么。”
“快点回去工作。不要再给我增加工作量了。”

世界从来都不曾美丽。
但世界也因此而美丽。
不过那些东西,对于判决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宇宙中自有宇宙的真理,判决也自有判决的依据。

但这些不是你扰乱我的理由啊。

小町有时会想起那天发生的事。仅仅在一瞬间,那个人什么都不一样了。对自己施放明断黑白能力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把人性抽离,只剩下理智,或更糟。因为生命是有生命的,所以生命是有生命的。这句话并不是病句,也并非谬论,更不是文字游戏。因为生命有生命,所以有着从生命引申出去的一切东西,比如感情,比如思维,比如想像,比如……就算是再怎么精密的人偶,都不可能拥有这些东西。永远不可能。
那么如果把一个生命当中的这些抽去。那么剩下的会是什么。那不过是一具名为四季映姬的人偶罢了,或者说是空壳,灵魂虹化后所剩下的肮脏的容器。事到如今,小町有时觉得自己已经不相信那具身体中还有任何的人性,或者说是任何有机生命体所拥有的除身体以外的一切东西。小町已经不相信,除了理智在维持这个身体在运转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能够解释这个身体居然还能存活至今。
直到那枚硬币的出现。那枚硬币是从谁的手里得到的,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映姬似乎凭着这个,让小町有了种错觉,感觉她还是有一丝丝人性的残留的。理论上来说,现在映姬的审判应该精密得如同机械,公正得如同神灵。但是她却采用了这种儿戏般的方式去审判灵魂,小町觉得,要么就是映姬对自己施放能力时出现了错误,要么就是物极必反起了反效果,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但无论是哪一个,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能够证实。
不过,在这一点之外。映姬的感情确实的消失了。生气时就像是应该生气,所以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不满时就像是应该不满,所以表现出不满的样子一样。感情不是靠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出来的,也不是靠一条巧妙的舌头说出来的。感情只能靠感情去感觉,而小町的感情在映姬身上探求的结果就是,空无一物。
虽然这样。但是小町还是换上了与映姬同样颜色的装束。黑是纯黑。红是鲜红。不是为了别的或是证明自己和映姬一条战线,理由自己也说不上来,也无从解释。这就是所谓生命,所谓感情的某种表现,是说不清的,而映姬更改了自己的装束,恐怕是有什么更正确,更直接,更刻板的理由吧。小町不知道具体的原因,说实话,也不太想知道。

映姬睁开眼睛。又是早晨七点。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不过今天和昨天一样,而明天又会和今天一样。都是一样的日程,无从改变,也没有新意。没有改变的理由和必要,不如说会奇怪,为什么会有改变的想法。一切都按照已经规定好的样子来就行了。
事到如今。映姬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过去的那个映姬。虽然记忆没有中断,但是保有记忆不代表自己就一定是那个人。在人类当中依然停留于猜想阶段的记忆转移,在映姬眼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自己说不定在那一天,在那次无谓的尝试之后就已经死了,现在在这里的是因为某种原因被制作出来的人偶,只是移植了记忆而已。映姬伸出手,去触摸白色的被单。情况在不断的恶化。她不仅仅开始分辨不出颜色,也逐渐尝不出不同的味道,听不清不同的声音,身体的一切都在向简单的二元论发展,非轻即重,非黑即白,非浓即淡,非此即彼。只有两个极端,没有任何中间的过程。
映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恐惧。

“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呀。”映姬说完这句话之后,对小町笑了一下。
“我的身体,也是我自己的东西。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做吧。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你的猜想不是吗?”
“但是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反对我的猜想啊。小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将来更好的。不过也正如你所说,确实有失控的可能。要是真有那一天,你会怎么做呢?”
“不会怎么做啊。”
“嗯?”
“我……我不相信你会改变。或者说,就算外面变得不一样了,但我相信你还是你,内在永远不会改变的。就像是现在。无论我怎么劝说你,你都听不进去一样。”
“是呀。说起来还真的是这样。不过,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映姬把小町的手举起来,放在唇边吻了一下。
“你愿意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吗?也许我真的会有很大的改变。不过就如同你说的,有一点不会改变——我需要你,小町。一直需要。”

但是如果当事人把这句话忘了呢。不,两个人都忘了说不定会更好。
现在看来。一个人没有忘记,而另一个人,假装不记得,或是在后悔。

小町想,我应该生气么?

没有人愿意单方面,无条件地,一直,付出。映姬能考验小町的耐心,但小町未必能考验映姬的人性。走到这一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了。不仅仅是身体的伤痛,还有心灵的残缺。其实一切早就在那一天就注定好,为她们安排了一个毁灭的结局。

“这是调任令。”
同僚给小町一张纸:“似乎是把你调到其他阎王的管辖地了。”
“这样啊。”小町看起来很平静:“向映姬大人说我知道了。”
“我还以为你会抱怨。”
“没有必要。她怕我抱怨的话,就不会下达这个命令。既然她这么决定了,就说明不在乎我的抱怨。什么时候交接工作?”
“四季大人说了,越快越好。”
“好,我懂了。”

“所以说,自己的东西,还是要自己收拾好啊。”
小町看着眼前的映姬,有一瞬间有了种映姬恢复到过去样子的错觉。但是那股杀气是掩盖不住的,虽然不知道她要杀自己的原因。说是恢复过去的样子,因为映姬那毫无表情的脸上,浮着一层淡淡的愤怒。很淡,但是确实在愤怒。
“你是我的下属。就是我的东西吧。怎么能假他人之手处理掉你呢?”
映姬昂起头。
“你……为什么要不停的扰乱我?”

下一秒钟,映姬手中的悔悟棒以闪电般的速度发射了出去,以小町的本事想躲开谅必不难,但是小町选择了用手中的镰刀挡下这一击。
阎王所用的悔悟棒,与死神的镰刀。孰强孰弱,在一瞬间就决出了。
镰刀被悔悟棒打得粉碎,碎片抵挡不住悔悟棒的冲击力,纷纷钉入了小町的身体,撕开皮肤,切裂血管,斩断肌肉,击毁神经。最大的一块碎片直接贯胸而过,小町连挣扎的动作都没有,就仰倒在了地上,鲜血逸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小町呼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热气,看着映姬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就算不是见过无数死亡的死神,是一个普通人,也知道自己命在顷刻了。小町突然想起了一件什么事,于是露出了一个微笑。向着面无表情的阎王微笑,向着记忆里那个四季映姬微笑。

“——映姬大人。”
“——这次的审判,没有用硬币呢。”

就是这样。她没有再说下一句话,就被血给顶住了喉咙。如果是平时的话,她会抵抗的……但是映姬居然没有抛硬币就对自己动了手。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映姬确实希望自己死,所以才会这么果断。
她希望自己死,那自己就去死好了。如果能满足她的饥渴的话……
我不能不满足她的愿望,因为当时没有坚决反对,而把她拉入这个沙漠的……
就是我……

而映姬,毫无反应。她就一直看着小町在血泊之中抽搐,看着生命的鲜血从那具身体的伤口里流出来,染红了自己脚下的土地,打湿了自己的鞋子,看着小町的脸色越来越灰败,直到彻底没有了生命的任何迹象。映姬看着小町一步步地走向死亡,直到小町呼出了肺里的最后一口气。
映姬蹲下去,把小町的头抱在怀里,手指颤抖着,但依然面无表情,声音也像平时一样,一点动摇的意思都没有。
“我……我不是一台机器,但我已经没有了一个人应该具备的感情。”
“我既不是机器,又不是人。”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好……我依然感到困惑,小町。我依然困惑。”
“所以我会用那种方式去审判灵魂。”
“我不想承担对或错的责任,把一切都推给了天命和运气。”
“我……我曾经以为对自己明断黑白之后就可以一直正确。但是我发现我还是没摆脱曾经困扰我的那些迷惑。一点都没有,而且因为我放弃了自己的感情,反而变得更多。”
“只有你未曾改变过,小町。只有你和那个时候一样。”
“所以每当看着你时,我都是那么的痛苦。不仅仅是想起了过去的自己而痛苦,同时也是因为你不断的在无声的提醒我,我有多么愚蠢。”
“我……我很痛苦啊。小町。我很痛苦。但我是希望你能够阻止我的。”
“我如果自杀的话,你一定会非常非常痛苦,认为是自己没有负起应该负的责任。所以我开始苛求你,日益的苦待你,希望你站起来反对我……”
“我想把你赶走,我希望你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可以来找我抗议,可是你没有。”
“我以为我要杀你时你会反抗,毫不犹豫的下手把我杀掉,可是你没有。”
“你……你真是个笨蛋,小町。”
“死神的灵魂会往何处去呢……没有一个死神的灵魂被阎王审判过。你……你今后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吧?”
“不论是以何种姿态,不论是以什么面目。”
“小町……但是就是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我都没有眼泪可以流。”
“小町……”

数月后的是非曲直厅,跟之前没有任何改变,甚至连审判的方式都没有。小野冢小町的消失没有在这个地方起一点波澜,没有造成一丝一毫的改变,映姬的装束和那双眼睛也和过去一样,仿佛在宣告着以后也将一直如此。那些受周围环境威压,以致于连头都不敢抬的亡灵们,当然也就不会注意到,在映姬的桌子上,有一个用红色的油漆油得发亮的头骨,就放在映姬的右手边,两个黑色的眼洞直视着地府的阎王,而阎王的双眼,也始终都没有投向别的地方过,顶多就是偶尔对卷宗的一瞥罢了,其他的时候,都与那双眼洞对望着。旁人注视着这一人一头骨,已经想不到什么话来说,只是心底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这感觉比生与死更无奈,比天堂和地府更宏大,比深渊更绝望,比时间尽头……还悠长。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6 收起 理由
rhapsode + 6 中短篇完結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2-8-11 08: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司徒弦风 于 2012-8-11 21:15 编辑

感谢作者 shigureru在下午画出了条漫结局,更多黑彼岸图片请移步作者新浪微博:点击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1 09: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灯笼无常 于 2012-8-11 09:50 编辑

好棒!!!!
四季什么的黑化的也最萌了!!!
这个人设图好带感!!!
加油好厉害呀伊!!

不过....果然还是好悲伤啊哇!!!哭

点评

首先要感谢画师授权。画师才是最辛苦的那一个。  发表于 2012-8-11 20: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1 1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moryStick 于 2012-8-11 10:13 编辑

小町和映姬这感情太泥马纠结了吧!但还是亮瞎了我的狗眼。
黑化什么的最喜欢了!
人设也好帅。
不过这种真结局(疑)的感觉好悲伤啊。
还有这阎王哪里刻板了?死神倒是挺散漫。

点评

本来名字是机械的死神之类的。算了,最后改成刻板。你看她不断的重复自己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好就知道。  发表于 2012-8-11 20:4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1 11: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除了so sad以外也就是這樣了
裁決自己的情感啊,我也一直以為這會是一個好方法的說
看來不是啊,如果不讓記憶傳承,是不是就可以了呢,做為另一個"人偶"重生
永遠陷入絕望的深淵,感覺不到的話就如同虛幻一樣,有跟沒有也差不多(被打
不過要一個人完全放棄似乎是不可能的呢,總會有想要留下來的東西吧(就像小町對於映姬一樣)
小町一直都在付出啊,看完我還是打消這念頭多多注意關心我的人吧
明明希望小町反對自己,那為什麼不說出來或自己來呢,有時候我自己也會這樣,自己也不懂為什麼會這樣,情感沒有黑白,這是一個模糊的地帶,這也就是映姬最後的最後的一點人性了吧
而那個漆紅漆的頭顱,把沒有必要的東西留著,這就是人性,就算是只有一點點
至今也是持續著,畢竟自己不是一生下來就是一個人偶
也就是這樣了

点评

感谢如此认真的回复。  发表于 2012-8-11 20:49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3 喵玉币 +10 收起 理由
rhapsode + 3 回覆獎勵
司徒弦风 + 10 感谢认真回复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1 2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採薪者 于 2012-8-11 21:10 编辑

看完漫畫差點就Q3QQQ
只有妳從未改變過啊...只是自己也許已經感覺不到了OTL
又或著只是已經無法回去了
映姬大人...就這麼想要當個淡定姐麼
另外...漫畫好像有重複?

点评

确实有,感谢指出,已修改。  发表于 2012-8-11 21: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5 11: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加上文以后感觉都不一样呢(shi之前的那张单图也是           
虽然感到了悲伤,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错...果然黑化什么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12 13: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悲傷又情感糾結的文,很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22 03: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