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849|回复: 4

[完结作品] 今夜星光灿烂(红魔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19 07: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漫夜君 于 2012-8-19 07:10 编辑


我要你相信温暖,美好,信任,尊严,坚强这些老掉牙的字眼。我不要你颓废,空虚,迷茫,糟践自己,伤害别人。
不是因为在象牙塔中,才说出我爱世界这样的话。
是知道外面的黑,脏,丑陋之后,还要说出这样的话。
  
  在我还是一个人类少女的时候,我希望有个姐姐。如果我有一个姐姐,和我朝夕相伴,我们一处起坐,一同读书,我们轮流讲故事,一起嘲笑巫女审判,一起幻想有一天这城堡倒塌——那该多好啊。
  没过多久我真的有了一个姐姐。
  第一次见面时她看着常年被关在自己房间只有一屋子书本为伴的我,用我能想象出来的最居高临下的姿态问我:“想要自由么?”
  我当时吓坏了,浑身发抖——你要是深更半夜看见一个满身鲜血的白衣服红眼睛少女你也得吓成这样呀。但是我抱着反正再怎样也不会比我现在过的差的心情勇敢的回答了“想要”。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个勇气,可能这么些年我小说读太多了,所以理所当然觉得自己会碰上这么一类事情。
  但是那家伙更过分了,她呼啦一声张开了比她人还大的翅膀,吓了我第二跳。她那翅膀一合拢我就被推到了她面前。“可惜和我长得不太像。”然后她把我抱到了床上。我们四目相对,她咬了我。
  
  于是现在我就在这里了。该死的蕾米莉亚。她给我的绝对不是象牙塔,是不是黑脏丑陋就不一定了。现在看来我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牢房。这里更黑,更大,更孤独。还有一个以贵族自居的姐姐大人。人千万不能瞎许愿,真的实现了反而兜不住。
  在我是人类的时候,我被莫须有的罪名囚禁起来,幸亏出生在了当地一个不大不小的贵族之家,否则就被当成女巫或者别的什么玩意一样烧死了。在我成为了血族的一员之后,我获得了惊人的破坏力,大大超乎了蕾米莉亚的预料,她只好把我藏起来。
  对无法控制的东西,要么让它不存在,要么对外界假装它不存在,这是一种定式思维,人类,吸血鬼,都一样。
  一开始我哭闹,试图逃跑,自残。蕾米莉亚联合了地下图书馆里她的朋友加紧了对我的禁闭:如果镇上下雨了,那就是我又试图出门了,因为那个叫帕秋莉的魔女很擅长摆弄风雨。            

我用很长的一段时间抱怨了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又忧伤又冷漠。最后只能认识到一件事:不管我愿不愿意,我就得这么过下去了,而继续反抗蕾米莉亚和帕秋莉,我将会失去最后可能得到的亲人。

正篇 1
  蕾米莉亚遥遥望着在红魔馆巨大的庭院里露天宴会的欢乐景象,映着篝火的脸庞忽明忽暗。对贵族来说最好的与民同乐就是发起而不参与。这是蕾米莉亚的贵族守则。
  宴会要结束时他们点燃了烟花。
  “好漂亮啊。”芙兰朵露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向往的看着焰火。
  蕾米莉亚无动于衷。
即使她也觉得芙兰的翅膀在烟火的照映下闪烁的很美丽,即使她也知道芙兰忍耐到如今已经495年之久——平心而论,换做是自己做不到,她敬佩着自己的妹妹。
但是出去,不可以。
从什么时候开始,芙兰朵露慢慢的转变了呢。不再阴沉忧郁,而是像个真正的少女一样,用着明快的嗓音,用着轻松的笑容,这样面对着每一个人了呢。对,是“用着”。
蕾米莉亚觉得这显而易见是一种误导和假装。让别人以为她可以控制自己,她无害,然后试着放她出去。
虽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孩子的确在慢慢变好,在接受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然后用崭新的面貌迎接。
——冒险是愚民的行为。
蕾米莉亚回过神来的时候,芙兰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像她从来没有来过,从来没有用渴望的眼神望着外面的烟花,说“好漂亮啊”。
烟花的美好是稍纵即逝的。一切美好都是短暂的。熄灭了以后一切将归于黑暗,再也不会回来,也不会有人想起。

——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一天芙兰朵露读完一本书,迷茫的发问。
——黑暗是永恒的。

“这么黑的房间能看书吗?”夜晚造访的巫女成功攻进了红魔馆内部,“外面看起来有这么大吗……”
“是我的图书馆哦。不要乱动。”
巫女转过身望着书桌旁帕秋莉,“看起来是不得了的人啊。我说,为啥里面看起来比外面大好多啊。”
帕秋莉拿起蜡烛缓缓站起来,“本来就是这么大的哦,大小姐的红魔馆。”
“……原来你不是最终boss啊。直接把最终boss叫出来吧……红雾很讨厌啊。”
“把我当作最终boss的话不是应该更害怕一点吗?”帕秋莉微微的笑着挡住了灵梦的路。或者看起来嘴是在笑,因为烛光下只看得清嘴唇。
“为什么不把脸全都照亮呢?还是你们馆里的习惯?我还真不适应你们这里的风格。”
“那就……”黑暗中亮起一对水晶般的紫色眼眸,“好好适应适应吧。”几十团火焰从各个角落腾空而起,瞬间把硕大的图书馆照的灯火通明,随后化作子弹疾速朝博丽灵梦袭来。

芙兰朵露今天醒的迟了些。如果不是外面轰隆轰隆的响,可能还会继续睡下去。睡前和帕秋莉玩一种新奇的弹幕捉迷藏游戏玩的十分尽兴。似乎在梦里都思考着符卡的命名。
打坏的房间已经被咲夜整理的干干净净,连墙壁的雕花和大理石花纹都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像是做好了再次被打坏的准备。说起来,这么庞大气派的城堡真的是蕾米莉亚本人的吗?

——蕾米莉亚当初为什么选中我来做你的妹妹了?
——我对贵族少女很有兴趣。你的身世也难得的让我产生了同情。
——这么说你本人没有贵族血统?
——……没有。

“哎呀呀,这么毁坏建筑没问题吗?”灵梦望着满地的碎砖问道,“虽然是我不熟悉的建筑结构,但觉得挺漂亮的呀。”
“发动这种程度的魔法在所……呼……难免会有一些破坏呀……家里有厉害的扫除工,再打下去马上就能看见了。”魔女捂着胸口平整着喘息,巴不得面前这家伙赶紧走。
巫女干劲十足的走了。“该死……这种程度见到大小姐也不成问题呀……”帕秋莉望着她的背影想。
“啪嗒”,图书馆另一扇十分隐蔽的门突然开了。“帕琪!?”
“诶……别过来啦,今天玩的有点累……”帕秋莉把被划破的帽子藏到了背后。
芙兰朵露走上前帮她理了理紫色的长发,便离开了。
“妹妹大人不要上去哦?今天……最好不要上去。”
芙兰听见几道门外远的地方小刀不断撞击墙壁的声音。她从楼梯返回,在书架上拿了一本书,默默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帕秋莉望了一会消失在墙壁上的门,最终摇了摇头。

蕾米莉亚最近时常不在馆内。帕秋莉也从失败中总结了经验和教训,和芙兰朵露更加认真的玩起弹幕游戏来。
又一次符卡发动失败后,“唉,我不擅长这个。”芙兰朵露露出厌弃的目光,丢开手,坐在地板上。
“……妹妹大人玩的很好啊。”帕秋莉喘着气。
芙兰十分沮丧。玩的很好只是指力量罢了。操控起来根本是既烦躁又不好控制。“嘛……两边的光束,完全控制不好啊。”
“总要留一点缝隙给别人的呀。妹妹大人已经……”
“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能力了吗?”芙兰朵露问。
帕秋莉背对过去,坐下来摊开书本。“还不完全哦。”随埋下头看起书来,不会再答话的样子。


正篇2
蕾米莉亚像往常一样在日头刚落时来寻找灵梦,然而神社空无一人。“哎呀,莫非是躲着我了。”“大小姐要在这里等一会吗?”咲夜问。“嗯。”两人在平常的位置坐下。咲夜犹豫着说:“大小姐带妹妹大人来这里玩也没关系的吧。”
“……不可以。”简洁的三个字。
静默了一会,补充道:“是为她好,你们怎么都不明白……算了,反正只有我是她姐姐。”
从此咲夜再也没对这个问题发表过自己的看法。

既然要把自己放到不需要人来理解的位置,就要有独自承受一切的觉悟。没有人理解,没有人懂得,没有人和我站在一边……没关系啦,只要大家相安无事的住在一起,看着你们围绕在我身边,我就足够安心啊。
而芙兰……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没有无聊的做那个选择……

“又来了?”
“家里的大小姐在吗~特意来堵截她的。”
“已经出去了!不过既然来了就……”
“就给你一次翻盘的机会?”灵梦拿出阴阳玉。
今天的帕秋莉明显厉害多了,咏唱魔法也不像上次一样断断续续了。“是锻炼了身体吗?”博丽灵梦打趣道。“家里有锻炼身体的器材呢。”帕秋莉回答。“往下走就可以遇到。”
“真是什么都有的城堡呢。”灵梦最后的阴阳玉漂亮的封死了帕秋莉最后的退路。
“今夜星光灿烂……啊。”帕秋莉倚在书架上望着夜空说。
“哈?”
然而魔女已经扶着墙走开了。

芙兰朵露终于见到了从前闯进红魔馆的巫女。“哎呀,就是你打败了帕琪。要来陪我玩吗?”
“是迫切需要新玩具的破坏大王吗?”
“是需要玩伴的孤独小孩哟。我独自住在这地底从未获准出去,已经有495年了。”
灵梦震惊了。“495年?真是可怜啊,是以前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自从听从了吸血鬼的话成为了吸血鬼就只能这样了呐。”
——
“啊,是自己选择的人生啊。那就没有什么好抱怨了啊。”

“嗯……是这样的吧。”
真的是这样的吗?明明觉得有哪里不对又无可辩驳,这样的感觉和谁谈话都出现过。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也可能……真的是的吧。

——蕾米莉亚,真的有神存在吗?
——有。
——神可从来不垂听我的哀告啊。
——神不负责干那种事情。血族本来就是罪人背叛了神的产物。
——是人类的时候神也没有拯救过我啊。
——用不着他们,我来拯救你。

“哎呀,你没有死呀。”芙兰朵露越玩越投入,突然想起面前的只是个人类罢了。慌忙收手。
“心里有迷茫的话不可能杀的了我哦。”灵梦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过十分狼狈倒是真的。你,千万不要也跟来神社玩啊!”
芙兰望着夜空。“今夜星光灿烂。”
“……这是歌词什么的吗?为啥今天都这么说。”
“因为没有下雨哟。好想出去玩啊。”
博丽灵梦明白了:“是要我带你出去玩?这倒是问题不大。”“啊~”芙兰朵露脸上光彩照人,霎时间灵梦看到了“幸福感”三个字。“走吧,我带你出去玩。”博丽灵梦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亲手给一个人幸福的感觉。对方似乎也认真的感受着幸福,过来拉着她的手,脸上是真诚的喜悦和感谢。灵梦简直要哭了出来。
明明一直在造福着妖怪与人类,艰难的维持着平衡的那个点,却从未被理解和如此的感谢过。说起来,明明是整个幻想乡最该被感谢的人吧,却连神社都没有人来参拜,只有出现了妖怪需要退治才会被想起。付出的越多反而越不被在意自己的付出,却依然这样坚持下来——不过也是为了那个“爱”字而已。
走到了门口,蕾米莉亚从天而降:“我说,你们两个,”
芙兰朵露一惊,脸色瞬间灰败下来。
“——是要到哪去啊?”
“灵梦啊,这次就尝尝红魔馆大厨的手艺吧。这几日承蒙照顾。”蕾米示意咲夜去准备晚宴。
“芙兰就回到你的房间去吧。明明连路都不认识,就不要往外跑了。”

——蕾米莉亚,你不会还认识大天使什么的吧。
——不认识,也不屑认识……你最近都在看什么书?不是最讨厌基督教什么的了吗?
——是最讨厌了啊,我信奉它的时候它反倒迫害我。
——所以就不要再信奉了啊。你看,你开始嘲笑宗教的时候,我不就来了?
——啊,听上去我该信奉你了。这是对从前信奉的东西的背叛吗?
——早就背叛了吧。要听我的话哦。我是不会害你的。

尾声
我还是没能出去,也许永远都出不去。
我被当作女巫,被当作魔鬼,被害怕,被禁闭。
我仍有家人,仍有朋友。所以这一切是我的不幸,亦是我的幸运。我是吸血鬼。我讨厌基督教。我喜欢巫女和魔法师,讨厌权利和现实。
我存在着。我只能在这里抱着对未来的希望存在着,没有这里,我也活不下去。出去了也没有朋友。没人陪就会找不到回来的路。自力更生……带着这样的身份又有哪里会收留我。
  
我有幸读到一个中国女人写给妹妹的信,至此心中的迷茫终于有了一些安慰。
不是因为在象牙塔中,才说出我爱世界这样的话。
是知道外面的黑,脏,丑陋之后,还要说出这样的话。
对我来说,黑,脏,丑陋,大概可以全部替换为孤独吧。

日月在更替,年岁在变迁。日子像流水一般,把周围一切都冲洗的辨认不出最初的模样。但我在这里,这是不变的。如果你爱我,我会更加可爱,如果你怕我,我会更加可怕。这是我的命运,我也想继续走下去,看看究竟命运的终点究竟会是什么样。
如果你忘了我,我将不再出现,如果你陪着我,我将忠于你直到死去——直到你死去。
呐,来陪我玩吧。

评分

参与人数 3积分 +12 喵玉币 +20 萌度 +50 收起 理由
Kalorn + 10 良作。
OUT + 1 + 10 + 25 我喜歡這篇!(重要的事情說三次
Paradox + 1 + 10 + 25 带有495年的含蓄——吧?喜欢这一类的气质发.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8-19 12:2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很高兴看到一个终于不是通篇对话的幻想乡日常文了。

“芙兰朵露原本是中世纪一位具有魔女天赋的贵族少女,后被身为吸血鬼的蕾米莉亚寻获并转化”这种设定挺有趣,当然也可能仅仅是因为我东方同人看得少所以没见过。而末尾,即便灵梦出马也没能真正把芙兰从禁闭中带出去,这一点同样是类似题材中比较少的——大家似乎都更倾向于彻彻底底的“Happy Ending”。不过虽然没有真的带出去,但确实提供了某种转机或者说契机,可以想象以后芙兰应该能接触到更多人,而且必将进一步成长:从故事开头到尾声这里,她确实有所成长,学会了看清自己,学会了理解他人。或许这样一来,离让蕾米莉亚放心让她出去又近了一步。

至于蕾米莉亚,倒是一如既往地发扬她的傲娇威严风格。实际上她也挺任性,“这都是为你好”很多时候比起事实更接近一种借口,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她或许动摇过,在对待芙兰的问题上,仅仅是本身的骄傲不允许她表现出来。只有笨蛋才从不对自己产生怀疑,而没经过动摇的“相信”不会比盲从更好。同时,她也很幸运,身边有一群即便不能完全理解却依然愿意支持她的朋友。从某种角度说,或许正因为有她们的存在,蕾米莉亚才能够平复一切动摇念头,坚定地沿自己的路继续走下去。因为她知道在真的误入歧途时,她们一定会告诉她,阻止她。

最后我要严正抗议没有美铃的戏份这一点!(踢

点评

谢谢认真回复,在我还不成熟的文字里明白这么多我想表达的意思真是十分感动。蕾米和灵梦,用【家长式】的角度思考问题,面对被保护的人不理解自己的付出这一点上似乎家长们都有很深的执念。蕾米的不同就是她的任性了  发表于 2012-8-19 21: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9 17: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视角略有些乱……第一人称突然就换了个人没反应过来我还在想二妹的妹妹是谁= =
话说那中国女人是啥- -
果然咱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

点评

引用的是散文家柏邦妮《给妹妹的一封信》 ,。文笔方面会继续改进的  发表于 2012-8-19 21: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9 17: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黑的房间能看书吗?
回答: 能。

点评

\能的哦/  发表于 2012-8-19 21: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8-19 20: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設定相當新鮮,但是我要先把喜歡的句子和段落抓出來!
「而继续反抗蕾米莉亚和帕秋莉,我将会失去最后可能得到的亲人。」
「“啊,是自己选择的人生啊吗——(恕略)——也可能……真的是的吧。」
「对我来说,黑,脏,丑陋,大概可以全部替换为孤独吧。」
「我仍有家人,仍有朋友。所以这一切是我的不幸,亦是我的幸运。」
「日月在更替,年岁在变迁。日子像流水一般——(恕略)——如果你陪着我,我将忠于你直到死去——直到你死去。
呐,来陪我玩吧。」

抱歉使用了些篇幅和無禮的省略來列出我特別特別有感覺的部分,
紅魔姊妹的交叉對話奏出了某種溫柔的節奏感,像是日常對話裡的簡潔詩篇,我很意外短短幾句話裡居然能帶出好些東西和設定,
芙蘭的性格展現了某種沉厚,成長的變化或是思想的瀝澱,總之描寫令我驚喜TwT
一個角色帶起了身邊角色共同舞蹈,像是這樣的感覺吧,這個大小姐傲嬌的極可愛又極令人心疼好久沒碰到讓人心疼的傲嬌了

靈夢的部份感動過後,我以為要迎接HE了,結果給我來個ture end!我愛ture end!
不可思議的讓我覺得如此適合芙蘭,彷彿時隔許久地也令我心中的芙蘭有了更深的定位,
結論是關的好!(?

入口滋味鮮而甜,溫柔鋪敘在貌似漫不經心營造而出的日常中那各自懷抱念想的思緒底下,這個是點綴得令我驚喜的鹹,對抱持鹹甜不可共食之信念的我來說也是個驚人的發現與進步對吧!
感謝餵食~~

点评

T^T您謬贊了!感謝認真回覆和喜愛。是想表現一個思想有層次的芙蘭,蕾米的種種傲嬌任性的表現隱藏了自己對貴族血統的渴望,對神的非議某種程度上是因為神不接納自己。還是要說會改進文字上的功力不足以表現更多東西  发表于 2012-8-19 22: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12 09: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