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37|回复: 8

[中短篇] 【不定期连载】被抛下的人们 其二(08/15)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31 11: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drastea74 于 2019-8-16 09:45 编辑

* 看了这次COC战闻录征稿来的灵感,但懒得去满足其他条件,所以就先写了再说。内容大概会非常神经病。那么,祝各位度过一段有意义的时间。



The ones left-behind

         如果现在有人问我,问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我多半会告诉他灾祸的种子在很早以前就埋下了。但对于当时身处幻想乡,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们来说,一切都始于八云紫那天的演讲。
         多亏那几位常来光顾店里的妖怪,在人里我也算最先知道这件事的数人之一。早上,射命丸小姐如往常一样把天狗的报纸送到我店里寄卖。平时的话我们还会聊个几句,可今天她却一脸严肃地扔下报纸就走了。原因自然是报纸上的头条。


         第百四十一季 睦月之三
         妖怪贤者八云紫将在今日发布重要演讲
         销声匿迹6年,这位妖怪如今究竟打着何种算盘?


         说起八云紫,我对她的印象也只有大约十年的那次交谈了。怎么说呢,虽然城府很深总像是一幅要骗人的样子,但实际上心地应该比任何人都要善良。因此,射命丸小姐的态度,和报纸上的用词让我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最让我担忧的,自然是刊登于报纸上的,八云紫小姐的照片。那是一张拍摄于祭典里,八云紫小姐与他人一同参加怪谈大会的相片。我记得这回事,因此我知道这张照片少说也是十年前的东西了。既然对方没失踪,为何要用这张照片……一个人胡思乱想也无济于事。于是我在店门前挂上了‘今日休业’的牌子,拿上报纸前去拜访那位从很久前就认识这些妖怪的朋友。


         “怎么,好不容易盼你来一次,为什么摆出这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听到好友这样讥讽,我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还没离开家就用这种语气说话,不摆出稗田家大小姐的架子了?”
         “因为时日不多了嘛。”说这话的阿求一脸平静,完全看不出像是个将死之人。若不是床榻边上放着输液架,心率监视器等冰冷的机械,不知情的人多半会当她才刚睡醒,等到在被子里赖够了便会走下床。
         4年前与丈夫诞下一女后,阿求的身体状况就日渐恶化。明明还这么年轻,可稗田家里人都像是认了命一般,对此不闻不问的。但最让我难受的就是阿求本人这幅看淡了的表情。
         “所以说,不要摆出这样一幅难看的表情,白糟蹋你的脸蛋了。”像是很久没说话,这一下子说太多了累了一般,阿求闭上了眼睛。等了好一会,她才补充到:“我已经活了32个年头了,都破纪录了。高兴一下吧。”
         “……反正你下去了也得在阎魔底下上班。那我们要不要为你的假期延长2年庆祝一下?”
         “这就对了。”
         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啊,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

         “于是,你这次是为何来的?”
         我把这天的报纸,和放在床头的眼镜一同递给了阿求。待对方看完短短的一篇新闻,取下眼镜时,我又从阿求颤颤巍巍的手里接过报纸和眼镜,并把在等待期间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阿求只是接过苹果,像是发起了呆一样沉默不语。所以我更加确信她知道这背后的真相。
         “阿求你知道的吧,妖怪们反常的举动背后的理由。”
         御阿礼不情愿地动了动嘴唇,看向了我,说:“有的事情不知道会比较幸福。尤其是这件事”
         “可我怎么记得以前有个人说村里的人缺乏历史修养,不好好学习的话会吃苦头哦。说的跟做的不一样哦,书记大人。”
         跟我预想的不一样,阿求并没有因为这句话露出苦恼的表情。相反,听到这句话她反而笑了起来。“既然你这么想掺和到这件事里来,我也不好拦你呢。嗯嗯。那么虽然很不情愿,但我还是只能告诉你了。啊,我明明想保护小铃你的,只可惜事与愿违……”
         这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像是将死之人。
         “……所以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好不容易有了个能替我跑腿的人,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嘛~
         眼见目的完美达成,阿求这才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苹果。我果然还是赢不过她。


         按照阿求的指示,我被下人领着来到了稗田家的档案库。
         “有几个报道想想让你看看。看完了告诉我你得出的结论。地点我写在这上面了。”说完,阿求递给了我一张写了几行字的纸条。我问她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报道内容,而阿求答到“我不一定会得出跟她一样的结论。”
         拉开尘封的纸门,我捡起脚边的提灯,让烛光缓缓勾勒出一排又一排书架的轮廓。比起整洁的图书馆,稗田家的库房更像堆积历史的坟墓。塞在架子上的报纸没有编号和标题,一般人就算想寻找资料也无从下手。就算是神通广大的妖怪也得耗费大量的精力去阅读和整理,而这间库房还只是稗田家几千年存下来的,庞大数据库的一隅。唯一能够指引我的,就只有手中的这张纸条,上面标注了书架,目标文献,和需要翻到第几页这类的信息。
         就为了这样一张轻飘飘的纸,和这不带感情的几行字,稗田家……阿求就得承受这样残酷的使命。要是我能早点意识,或许就不会在最后那几年里跟阿求疏远开来……


         第一份文献是星与冬与火之年的,妖怪印刷的花果子念报,第百三十一季,卯月之一。内容是普莉兹姆利巴乐团解散前的最后一场演出。报纸的内容没有什么奇怪的,值得一提的是其附带的一张照片,上面能看到普莉兹姆利巴三姐妹在樱花下演奏的身影,和在她们身边翩翩起舞的蝴蝶。而后者就是奇怪的地方,因为这些不是西行寺小姐用妖术做出来的,而是真正的蝴蝶,并且这一张照片里就至少出现了4种完全不同品种的蝶,而它们的化蝶时期都没有这么早。仔细看的话,还能在地上的樱花花瓣中找到散落的蝴蝶翅膀。
         虽然几个月后就发生了四季异变,这应该不是让蝴蝶突然增多的原因。

         第二和第三份文献皆出自于老熟人射命丸小姐。
         文文新闻,第百三十四季,文月之五。
         人间之里发生抢劫案!死二伤五
         本报记者将协同博丽神社参与调查。


         和第百三十四季,文月之八。
         前日在人间之里大闹的杀人犯已落网。凶器系外界道具。
         博丽巫女表示幕后‘真凶’还在悠闲地睡懒觉。


         这两篇报道中吸引我的是对凶器的描述。根据射命丸小姐的描述,那是一个类似回旋镖的复杂铁块。通过用特定方式持握并且按下指定按钮,能够从铁块中以超高速射出一块铁球。案发当日,村子里有人听到巨大的,仿佛爆炸一样的响动皆出自此道具。
         这件事我也有印象。虽然没有见上一眼这个道具,但外来书本里经常会出现跟它类似的道具,名为『手枪』。只要有它出现的场合,必定会伴随着危险和死亡。当时我想的是,这么可怕的道具会流落到幻想乡,只会代表外界已经不再有个人冲突,不需要武器……

         第四份也是最后一份文件,是两年前魔理沙小姐寄给阿求的一封信。说是信,内容却没有按照书信格式写,而是把几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粗暴地钉在一起,信封上写了个『关于巨大不明建筑的调查报告』就直接寄……不,多半是直接从天上扔下来的。信封上的污渍和皱褶就是证据。
         信封上所说的巨大不明建筑在当时可谓是人尽皆知。2年前,魔法森林里凭空出现了一座巨塔。其制作手法据说跟古书记载里,混用铁和泥的西洋人工艺出自同源。据射命丸小姐说,那座石塔最初的高度远远超越了幻想乡里任何一座山,上通冥界和天界,下面甚至有可能连到地狱。可惜的是我没能目睹它完整的样貌。在出现后不到半小时,石塔就开始崩塌了。天刚亮,震耳欲聋的崩塌声就传遍了整个人间之里。到现在崩塌的原因也没有个定论,包括我在内大多数村民都觉得是‘天人们无法接受自己的住所被这座高塔侵占,进而毁掉了这座塔’。也有说是‘惹怒了木花咲耶姫’。
         一想到魔理沙小姐或许调查出了幕后真相,我便迫不及待地将信纸拿了出来。书信内容如下。


         致阿求:
         请原谅我用如此迂回的方式向你转达调查的结果。但我担心面对面我做不到厘清脑子里的这些线索,所以只能使用这等笨办法。先说调查结果:我已查清了巨塔异变的前因后果。这一切背后并没有什么幕后黑手……也因此,这算是个坏消息吧。还请我慢慢道来。
         巨塔大约是早上5点出现于魔法森林偏东的位置,离我家有些距离,因此我也采访了下住处更靠近事发地的人偶使爱丽丝。结合爱丽丝的证言,巨塔的出现十分突兀,一点声音都没有。引起爱丽丝注意的是鸟类受惊的躁动声,巨物坠地,和树木倒塌的轰鸣声。从出现的那一刻巨塔就已经开始缓慢崩毁。所以它的倒塌并不是如传言所说被妖怪打坏。
         塔的外观形似有多个节点的圆柱体。现在依旧能够看到的只有塔的底座,也就是最接近地面的部分直径更宽。再往上,纤细的柱子上隔着不等的距离便会有一圈凸起,推测是可供人站立的平台。关于塔的材质,阿求你所描述的‘铁与泥’的工艺确实有点接近真相。那个狸猫妖怪头子说她认得这个,是一种叫做『钢筋混凝土』的坚固材质。在我描述了塔的外观后,她告诉我这是『信号塔』,一种外界用来传递信息情报的巨型设施。关于它可能会被人遗忘的原因,猯藏也给了我好几个可能的解释。若不是使用了更高效的信息传递途径,那就只可能是外界发生了大变故……
         关于巨塔本身的内容只有这么多了。我有继续追查下去,但之后的内容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我在多处获得了‘在极短时间内目击大型建筑’的证言。我也从多个跟外界有过密切来往的妖怪(猯藏也是其一)处了解到从数年前起外界流入结界内的物件开始有了变化。我试探过灵梦,得知八云紫又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我继续深挖……然后我就了解到了真相。
         深思熟虑后,我决定不告诉你其内容。这一切现象的背后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能为力的局面,能做的只有等待变化,等到一个有利于我们的时机。而这可能要等上数年,甚至数十年。阿求你今年也30岁了,我希望你就这样平安地度过最后的时光,而不是目睹了变革的开端却看不到它的终末,抱着这样的遗憾去见四季映姬。
         等你下次转生,我会好好给你道歉的啦。到那时,这件事也应该完美落幕了。


         雾雨魔理沙
         第百三十九季。


(待续)
发表于 2019-7-31 12:30: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又是一个往反乌托邦方向走的小说呢。。。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没有买卖,就没有撒害(同人创作者们都爱的深沉)  发表于 2019-8-1 13:18
是的。按这个频率,幻想乡每个月就要被同人作者们毁掉2-3次(  发表于 2019-7-31 21: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3 10: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幻想乡现代化

点评

辛苦了~加油吧  发表于 2019-8-4 18:57
我也想呀,然而我太懒了无法达到现代化所需要的写作量……所以只能像这样偷懒(  发表于 2019-8-4 02: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4 11: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咸鱼路过吃花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6 09: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drastea74 于 2019-8-16 09:49 编辑

         天还未亮,我就再访了稗田府,打算将我彻夜思考得出的结论拿出来跟阿求核对。当下人揉着惺忪的睡眼拉开大门时,我还在试图厘清混乱的思绪,想着可以趁等待阿求醒来的期间整理好情绪。结果阿求居然也彻夜无眠。
         坐在病床上,阿求的脸上浮现出的不是疲倦,而是一副安详的表情。看到来访的是我,她反而稍显惊讶。
         “怎么,把这么难搞的事情推到我手上,愧对自己良心一晚上睡不着?”
         “没有。”阿求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有点兴奋。我布置给你的课题都做完了?”
         于是我将昨日查阅到的内容复述了一遍。当我提到蝴蝶的时候,阿求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因此我更加确信我的猜测不是错误的了。我告诉她,维系幻想乡平衡的结界恐怕出了什么大问题。妖怪们恐怕有试着暗中解决事情,但这么多年来情况变得越来越糟,闯入结界的东西也越来越可怕。联想到昨日报纸上,八云紫即将发布消息的新闻,我认为妖怪们终于认输,打算公开整个事情了。
         但是我心中还存有一个疑惑。若是只是想让我帮忙跑腿调查,阿求大可直接告诉我这些报纸和信件的内容。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让我自己去看……

         这当然瞒不过阿求。
         “总有一天我会没法亲口告诉你答案,”她说,“有的事情没有答案。”

         “……时候到了吗?”最后是我打破了沉默。
         “嗯。”

         “就算现在什么都不说,等事情发生了,以小铃你的个性最后肯定还是会被牵连进去。既然如此,不如让你也变成我们这边的人。”
         ——就像之前差点被灵梦讨伐的那次
         “——而且我也很担心稗田家的人。除了我以外,他们都对妖怪没什么了解。如果是平时的幻想乡,靠他们来守住家业完全没有问题,但若是妖怪也自身难保的话……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能麻烦你吗,小铃?”
         “……好。”
         “对不起。”说完这句,阿求侧过头,闭上了双眼。
         “你道什么歉。这是我自找的麻烦。”
         “嘛,昨天你会觉得异常是因为我拜托文小姐表演了一下的。”
         “你个混蛋。”
         待阿求终于又露出笑脸,我这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稗田宅。有点事想问问我家的常客。

         “阿求跟我说你昨天的表现是演出来的。”
         回到店里,我接过厚厚一沓妖怪报纸,然后问向眼前伪装成人类的天狗妖怪。
         “这么快就露馅了?”射命丸小姐吐了吐舌头,答道:“一半是演技吧。也的确有担忧和焦躁就是了。”她抖了抖手上的几份日报,说:“你跟阿求谈好了?”
         “是啊,托你的福。”
         见射命丸小姐心情不错,我便顺势提了几个比较敏感的问题。我问她,就算是我行我素的天狗,在这种特殊情况是不是也会有组织地抵御外敌。
         “这个外敌又是指什么呢?”说完这句,射命丸小姐收起了那副轻松的笑容,反过来问我:“小铃你希望现在得妖怪势力平衡被打破吗?举个例子,妖怪狸突然占领了人间之里。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妖怪之间会为此大打出手吧。”
         “是的。人间之里会变成人间地狱。真到了那个地步,我们这些妖怪也会全灭。不过嘛……”她耸了耸肩,换上了营业性笑容,道:“总会有想投机取巧的人。所以不能在这种时候给人空子钻。”
         于是我接着问她,就算幻想乡内部不出乱子,会不会被诸如猯藏一样从外面进来的新势力打乱现有平衡。
         “这个嘛……暂时留作惊喜。过不久你就会知道的。”
         “那既然你故意吊我胃口,是不是得给我补偿一点什么。例如帮我个忙?”
         “你说。”
         “你知道森近霖之助先生在哪吗?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他。”
         听到森近先生的名字,射命丸露出了一脸挫败的表情。
         “怎么,不愿意?”我问。
         “你去了霖之助那就会知道外界发生什么事了。不过也好。”她向我伸出手,“我现在就带去见他。”

         射命丸小姐的确带我去见了森近先生。我记得她抱着我腾空而起。可我没法描述后续的过程。天狗妖怪给我的解释是她在飞行途中穿过了数个结界,而身为人类的我精神过于脆弱,承受不了这样的连续转换,所以丢失了这部分的记忆。当然,我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铃奈庵的。
         她带我去的地方,我至今也无法忘记那景色给我的冲击。仿佛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物件。形状独特的建筑物一层一层地堆成了高塔,从破碎的窗户处又不断地掉出我认不得用途的道具。而这些由不同风格不同来源的建筑堆砌起的高塔们,在顶端还撑着更为庞大,遮蔽了天空的造物。
         而在我将疑问化为文字前,眼前这位戴着眼镜的男性就给出了答案。
         “那是用来给大量人口提供住处,并且还能够进行超远距离移动的设施。我指天上的那个。名字是……”
         “我知道了,是宇宙飞船。”我接着他的话说到:“外面的科幻小说里,让人类航行很远的东西。”
         我想见森近先生的原因,是因为这位半妖的特殊能力,和他广为人知的爱好。只要看上一眼,他便能知晓道具的名字和用途。而他的工作兼爱好便是跟从外界流入幻想乡的道具打交道。我本想从他这了解一下近年结界的情况,可见到了这般景色后我一时不知道从哪问起。于是我先问了个很蠢的问题。
         “这里是幻想乡吗?”
         男性半妖点了点头。“住在人里的你可能不清楚,但随着流入结界内的物件数量增加,结界内可以居住的地方也在不断缩小。最后八云紫,就是那位掌控结界的妖怪贤者,她把结界内的空间折叠了一下。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将空间折叠,把幻想乡内正常的空间接合在一起,跟堆积了外界来物的空间彻底分隔开,就诞生了我那天所见的景色。来自不同时代的造物像是无视了重力一般层层堆叠。能够穿过这些废墟间的少许空隙,照射到我们的日光只有丝缕。
         霖之助继续解释。
         他说,最初进来的只是些应该被时代淘汰的道具,诸如收音机,软碟,和翻盖手机等。然后,从某一个时刻起动物开始大量涌入幻想乡。从热带的蟒蛇到极地的海豹,小到蝴蝶大到鲸鱼都一股脑地涌入幻想乡。从那时起他就担当了‘辨认,记录和筛选道具’的工作。
         “也有人专门负责照顾引入的动物。就那位总把灵梦挂在嘴边的仙人。”他补充道。
         在动物之后,就是大批的现代道具进入了幻想乡。枪械,电子设备,汽车等交通工具。对此,他的想法是‘外界进入了科技飞速换代的时期’。
         “你也知道人间之里的枪击案嘛。那个事件让妖怪们都意识到,外界发生了某种巨大的变动,并且很可能威胁到这里的平衡。”
         “……你的意思是,现在天狗也在其中掺了一脚?”
         “不止天狗。远远不止。”
         最后,建筑物开始进入幻想乡。那座在魔法森林崩毁的电波塔只是一个先兆。

         “所有穿过结界进来的建筑物,全都在这了。”森近先生抬起头,望着那些高塔,说:“有各式各样的建筑。从低矮的土房,一层高的住宅,公寓,到高达上百米的摩天楼。而那还只是开始。越到后来,进入到幻想乡的建筑形状越加奇怪,用途也各种各样。有的建筑是用来生产资源,有的是培养和饲养‘牲畜’,有的用来观测敌情,有的……用来研究和制造头顶上的那个飞船。”
         听到这里,我不禁开始猜测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当我注意到森近先生在讲述的过程中变得越发严肃的表情,我意识到他的猜测恐怕跟我的一样。

         “外界的人类,灭亡了吗?”
         对此,森近先生只是摆了摆手。“马上我们就能知道答案了。到那时,这里也会不复存在,而我在此的工作也会彻底结束。”

         最终,我在头脑一片混乱的情况下被射命丸小姐送回了人里。当我走到稗田家大门前,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稗田家却灯光大作。一个个穿着黑色服饰,手提灯笼的人们沉重地走进了稗田宅。
         我在门边发现了我的父母。他们也穿着黑色的和服,父亲提着一盏灯笼。见到我,母亲一脸悲切地告诉我,御阿礼之子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却没有感到惊讶。恐怕在那天早上跟阿求对话以后,我就对此有了准备吧。
         
         我想,就算没能亲眼见到,阿求多半把我所见的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那之后发生的事情,想必各位都十分清楚。无论是妖怪的报纸还是人间之里的新闻,都详细地报导了八云紫那段颠覆了幻想乡的演说词。
         那天,我受邀来到稗田家,有幸通过他们家的电视亲眼看到现场。通过鞍马天狗们的摄像机和信号塔,八云紫疲惫的面容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了幻想乡之中。
         “啊。麦克风测试。”
         顶着两个黑眼圈,八云小姐对着镜头外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便说出了我们所有人都绝对不会忘记的话语。

         “想必各位听众里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近几年大结界的异动。如果您对此并无了解,那也是因为直到今天,我跟一部分妖怪都在试图悄悄地解决这个异变。当然,这异变的源头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所以我在此向大家公开一切,并且恳求各位幻想乡居民的帮助。”
         “在6个小时里,博丽大结界将彻底消失。届时,幻想乡跟外界之间将不会存在任何阻隔或者防护。请放心,我们妖怪并不会因为结界的消失而死亡。
         “我在此请求各位,不论善恶或者人妖,请你给我们的外界探索行动添一份力。

         “——外界的人类已经彻底灭亡了。”
         对着镜头对面,全幻想乡的妖魔鬼怪,八云紫举起了双手说道:“这个世界现在属于我们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8-25 15: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