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7|回复: 1

[短篇楼] 升职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1 20:48: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萌新的一个小脑洞写的小故事,设定崩坏,内容可能引起部分角色的喜爱者反感。在此先抱个歉。渣作,有点暗示,但绝对疑车无据。
以下是正文


魔法是一门古老的知识,佛教是一种古老的宗教。数以百计的法师塔被僧侣们攻陷,改成了宏大的寺庙;魔法师们乘着坚船利炮来到佛祖的故乡,点着的菩提树化作熊熊火炬,黑烟冲天……
这段历史被一位改信的僧侣记录在笔记本上,附带着一些魔纹与经文互译的研究。后来这本笔记几经周折躺在了七曜魔女的图书馆里吃灰——这位魔女讨厌那股奇异香料的气味所以不想翻。但是黑白色的老鼠不讨厌,于是这本笔记现在在大盗的床头。这天夜里人偶使突袭而入,追着黑白大盗破窗而出,留下光溜溜的地藏小姐害羞地躲在被子里。她太慌乱了,又舍不得离开这张床,就抓住床头的这本笔记想看一看书平复心情。

…………

“当一尊佛像被信徒们虔诚地雕刻出来,这尊佛的灵就成了。即使佛像磨灭成粉,也只是佛进入了万事万物之中;即使佛像为异教徒所玷污,那只是佛的表象变了。”
成美努力忘记那晚的闹剧,专心于看到的这段话。这段话点燃的心中烈焰,让她构思起一个计划。她年岁也有一些了,即使一直在林中苦修,也知道了一些秘闻,从天狗的报纸,从路过妖怪的闲聊,从林间的精怪的歌词,从某个死神的梦话,从红白的粗口……中听取的。
计划的第一步是用昨夜剩下的晚饭去红白那里换取一张通行证。妖怪们混进人里是常态,也没有妖怪来这里要过通行证,不过神社这里是有这个业务的。它的性质也就不同了。懒洋洋的红白闻到饭的香味一个鲤鱼打挺眼睛一亮,拿起筷子就是一顿扒。等到饭扒拉了大半才反应过来,“唔唔……想不到还真有家伙要这玩意,你算是真正的第一个顾客。”放下空碗,红白打了个嗝,在裙边蹭了蹭头,掏出白纸用马克笔写了个“准”字。“喏,成了。”
看着一脸惬意喝着茶的红白,成美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那张纸塞回口袋——这玩意村里的卫队是不认的。
不过某个金发的b……霸气贤者没有出来“哎呀哎呀,又来拐骗我家的妹妹”,证明她默认了妖怪势力不会来捣蛋。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成美想着。
“我也很不爽那个家伙。”一个知性成熟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
“不愧是……妖怪贤者,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她呼出一口气。

“哟,少见呀!”摘下帽子混入村中溜达了一圈的成美被叫住了。“正好我俩去喝一杯!”叫住她的是个白毛红裤的不良少女。
“我只是买个东西,不会搞什么大新闻。”成美举起手中的书晃了晃。
“嘿!你说什么呢?咱俩什么关系?一起在月南扛过枪,一起在树林里受过罪,不喝两杯……”
“好了好了,去喝阿帕家的红茶。”成美看不良少女身上的污渍,觉得多半是在竹林打架把脑子摔了。转了一下午,该看的都看了,现在是孩子放学的时间,“所以才缠着我这个'隐患'。如果不和她去,接下来应该会硬撑着战斗过一场的身体跟我打一场弹幕战吧。‘’
“不过正好,我本来就计划找她。”
“切,茶吗?忘了你也算个假尼姑呢。”两人来到茶店,叫了一壶茶,一碟嫩蒜苗。喝着茶,两人吹牛打屁,白毛说她最近悟了一套以柔克刚的拳法,专克怪力女;成美说她会看相,要了白毛的生辰八字,看了看她的手相,给出批语“你的命里火气太旺,要一个有书卷气的另一半调和。”
“真……真的吗?”不良少女脸红透了。
“是呀,不过那个人可能未来需要你付出好几条生命。”
“她想用几条用几条……不不不,我是说我的朋友们想要我用几条命帮忙就用几条。”
“真的?”
“千真万确!家里的孩子差不多走完了,私塾也该做饭了,我先走了!”
看着飞奔而出的不良少女,成美笑了,“可爱的孩子呢。”她扣下红茶杯上刚粘的一小块宝石,“比我预计的顺利。”
……
成美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向村子走去。迎面“走”来的,是一众骑摩托的妖怪尼姑抬着一口大棺材,河童重工的音响就挂在棺材上,放着《地藏渡亡经》。
成美心中跟着默念两句经,“慈悲慈悲,这是谁家的施主走了?”
“姐姐,应该是南街卖跳蚤药的伯伯。姐姐姐姐,那个伯伯好可怜,染了重病,每天夜里尖叫……我不想以后变成这样。”
“所料不差。”成美想着,然后对小男孩说:“只要你常常拜佛,佛祖会保佑你的。”
“可每天拜佛的人那么多,佛祖听不到怎么办?”
“那你听好了,”成美压低了声音,从口袋里拿出一本书,“这是个秘密。只要你拿着这本书向佛祖的另一个名字‘刻翁祈优佛’祈祷,用剩下的寿命换取痛苦的解除,就能快乐地走了。这也是高僧们为什么走的那么安详。”
小男孩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发出惊叹声。
“好了好了,村子大门快到了,快回家吧。”成美得快点去做准备了。
“嗯嗯,姐姐再见!”

是夜,依着星相的成美在魔法森林中找准了位置。“如果那个花心的老鼠能来帮忙我白天就能开始,她擅长星空的领域……哼,想她干什么,她八成正躺在那个玩人偶的肚皮上呢。”她一边恼怒一边布置着,依据从那只不死白毛身上“看”到的东西。最后她把白天那个死者的屋子西墙上受光照最少的那块砖放在阵眼,砖上刻着那人生平的关键日期——是那件屋子的付丧神告知地藏大人的。她开始念咒:“阿列夫零(∞)呀,多么强大!所有的实数在你的触碰下丧失了自我……”
咒毕,她把那份代表“首肯”的宝石扔进去:“借你的命一用,下次请你喝酒。”
“喝我的升职酒。”

是非曲直厅内,死神们官员们鸡飞狗跳,跑来跑去。几位新晋的死神反倒被命令在值守的四季身旁待命。这几位新人只知道刚刚来了一批亡魂,审到最后一个时四季大人摇响了紧急的铃铛,然后就成这样了。
“请问大人,这是出了什么事?”一位死神鼓起勇气问道。
四季合上手上的书,吐出一口气,“你们这些新来的不知道,其实有许多老员工也不知道。毕竟是很稀少的情况。这是什么知道吗?”她扬了扬手中的书。
“是生死薄。”那位死神答道。
“生死薄,天地生死大道的体现,依仗那几位神灵的威能。它实时演算着每一个生灵的生命,即使人类成佛,成了亡灵,也只不过是名字从我们这一本移到佛界某位的法宝里,或白玉楼那位公主的分册上。即使是部分地跳出去的天人仙人,也有一本隐秘的名册制约他们不许为害世间,加紧修行。只有有了'果位'的,如那个有一堆神名的门神,才能在这上面消去姓名。这册子万劫不毁,外力不可变更,某只猴子能撕吧了也是仗着师父的厉害。能改动它的,只有……”
死神们的目光飘到房间的顶中央,那里有一个琉璃盒,盒中锁着一支笔。盒子上的篆文延伸出去,连接到阎萝殿的顶部的那块巨大的水晶。只要篆文有变,那会水晶就会射出通天的光柱。
“只有‘判官笔’,它改变的是‘薄子上记录的数据’,如果数据大于实际生命会得到一段‘虚假的阳寿’,如果小于他们的魂魄会包含一段阳寿。这些阳寿对于一般人而言就是增减,然而在妖怪神明的手中可以玩出花来。所以笔不能私动,至少要一位大佬的首肯。然而再严的措施终有漏洞,私自动笔的死神不少。最后监督笔变成监督神,每一次审判都有即时的记录,只要一个月内有两次生死薄上的寿命与实际寿命出现不合,我这个当头的就要被撸掉这身,你们也要罚月俸。这种情况发生,估计是有人要害我。”
这些新人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面面相觑。这时一只鬼神跑了进来,传音道:“大人,确实是那个鬼魂本身出了问题,寿命像是和乌龟精的交互过一样,上限被搅的很高。您看……”
“我知道了。”四季有了眉目,“利用那三个蓬莱人搞的鬼。一个性子粗不太可能知道被谁利用了,另两个都是属狐狸的,估计问不出什么。”
“对了,会不会是上次来这里大闹的红白。”有一位死神灵机一动。
四季青筋暴起,“嗯哼哼……嗯哼哼……那支分配到我们这的判官笔有一撮毛就叫‘生与死的境界’,不然那只红白凭什么来我这里闹……她有那个脑子……不过说的对,你们去神社和竹林查一下,以防万一。”
“最后!”四季的声音变的格外可怕,“把河边睡觉的那个东西给我拎过来!”
厅内的神都溜了,关上门的一刹,他们好像看到一双腥红的眼睛,刮起一阵寒风。

“咳咳……”老人剧烈地咳着,血染红了衣服。
“陈伯!陈伯!”小男孩伏身痛哭。
老人想安慰小男孩两句,但他已经意识模糊了,倒了下去。肺部的疼痛让整张脸扭曲了。
小男孩看着老人的脸,有点畏惧。这时他想到了,从怀中取出上次那个姐姐给的书,放到老人手上。书封上扭曲的墨迹发出微光,老人的痛苦稍减,但意识还是模糊的。
“陈伯,跟我一起念。强大的‘刻翁祈优佛’呀!”
老人的嘴竟然开始翕动,手上的书无风自动。
“这位老人向您请求,用他所剩的一点时光,换去他痛苦的远离。”小男孩竟然念出了这样一句话。像是梦里有人教过他一样。
那本书翻到了“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然后轰然变成粉未。
老人的眉头抚平了,灵魂向外飘去。“傻孩子,这可不是佛经啊。”

“花了我好多钱呢,不过也算值了。”成美拍了拍手,看着祭台上三牲的灵气消逝,“我运气真是好,竟买到一本普通人抄录的圣人之语,才能让我在书上动手脚。我做了一件善事,圣人又享了礼祭,我去要一份功劳也不过份吧,生死薄敢写那位历代加封的神明拿了多少阳寿吗?”

葬礼过后,陈伯的坟前安静了。当他的灵魂开始向彼岸飘去时,成美出现了,手里拿着张纸条。
“一滴十年销魂忘,一杯百世苦全销。我也受不住这珍藏的黄泉水哟。”她拿出一个小瓶打开盖子闻了闻,赶紧盖上,就失去了三个月的记忆。她恍惚了一下,发现手上的纸条。“把面前的亡魂送到阎罗殿?”因为是自己的字,所以她没有犹豫。

摆渡的红发死神今天竟没有睡觉,岸边也没有亡魂。
“真安静呀,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地藏发现死神看自己的眼光很复杂,“怎么了?”
死神没有回答,地藏也知道事情不对,没有说话。
两人一魂来到审判厅。
鬼神们在厅两旁整齐肃立。
四季高踞王座,脸在悔悟棒后,看不清表情。
“原来是你。”地藏愕然地听到四季的传音。(就当是审判长的附赠的传音入密功能。)
“现在开庭!”

问罢姓名生平,本该用琉璃镜映照一生功过,然而四季敲了敲镜子,镜子射出一道金光,照过那魂魄。
“寿五十四载七月三日九时辰二刻一分”镜中显示一排绿字。
“寿五十四载七月四日二时辰一刻”生死薄上是如此红字。

桌上的阎罗印开始飘浮。四季不慌不忙,起身正立:“且慢!听我一言!”
阎罗印停下了。四季转过身,对堂下的地藏言:“没想到呀没想到,矢田寺成美小姐,我本以为你不在意自己的原身,而是以魔法使的身份去追求奥秘的魔法世界。你想坐到这个位置上干什么呢?”
没等成美开口,四季接着说:“你以为把我赶下去了,就能坐稳这个位置?你只知道怎么让阎王失位罢了!确实,如果我失位了,你这个不知从哪搞到一份功德,又是这一片最强的地藏会上位。但是!”四季露出冷酷的笑容,“那只是一个月的代班,没有在这里实习过的你不可能做的好,最后还是把你扔回下层。何况……”四季拍了拍手。
红发死神揭开了地上的光学迷彩布,露出了一台摄像机。
“从第一个灵魂到来的时候我就怀疑你了。能分黑白的我运用能力就可以把有嫌疑的归类于‘黑’,干掉我你的收益最大,你的法术体系是属于‘生命’的,苦修的地藏最近往人里跑的很勤,所以你的‘黑’最浓呀。”
四季此时已经走到地藏耳边说话,“我让能改变距离的小町跟着你,拍下了你最近的所作所为。可惜你已经失去了这段记忆,你这个罪魁祸首罪只动念,我只能轻判你个三日羁押。念你初犯,我决定免除你的羁押,等下听本官教育。”
四季离地藏越来越近,最后在她耳边耳机:“野心会让佛祖都看不见身前的悬崖。”
当四季起身,准备继续审判亡魂时,听见小町一声大笑。
“四季大人,其实我刚把底片销毁。因为那天我在人里那个境界妖怪说了句:‘饮过黄泉的无论鬼神,不可当审判长。’现在我懂了,没了证据,您还是得变成一个文员。经过年初的人事调动,我现在是资历最老的死神。厅里有规定,代审判长可以在条件不适合的情况下由死神担任。放心,我永远忠心于您,一个月后您还是审判长,只是……”
四季脸色剧变,看到阎罗印的光芒照到小町身上。
“这一个月,我想在上面。”
…………
“当一尊佛像被信徒们虔诚地雕刻出来,这尊佛的灵就成了。即使佛像磨灭成粉,也只是佛进入了万事万物之中;即使佛像为异教徒所玷污,那只是佛的表象变了。”
地藏小姐看完了黑白大盗夹这句话下方在里瞎编的故事,心情不但没有平静,整个人都钻进被窝里去了。人偶使绑着黑白进来时,地藏小姐在被窝里发出娇羞的怒吼:“黑白你个BAKA记好了!审判长是责任不是利益,地藏求得是慈悲不是权力!还有在……在上面……什么的,每次不都是你骑……在……”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9-8-14 00: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有点像“民国时期的幽默讽刺小说”呢,看完了会会心一笑。“成美被紫婆婆当枪使?”,“为什么感觉是成美小町和四季的官场暗斗啊?啊啦好精彩!”,“胜者,小町!”什么的,不愧是金发的孩子编的故事。但是最后还是正观点收尾,嗯,佛像再被如何摧残,那也只是佛的表象变了吧。小町和魔理沙在上面都是常识(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8-25 14: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