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80|回复: 22

[中短篇] 噩梦兔(加长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8 08: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企鹅平谷 于 2019-8-29 05:35 编辑

自从上次把楼主做的东方梦以短篇形式写出来后,楼主还是没忍住,进行一番添油加醋,改编成了这个中篇,如果想了解我当时真实的做梦情况,可以去看同名的短篇。
注意:
东方三次,东方梦二次
没有标准意义上好人,所作所为不是符合礼仪廉耻
阴谋诡计,权术厚黑(不能接受这些还是不建议阅读)
没有刺激过瘾的战斗
明朝那些事儿文风,不喜勿喷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世之谜
大概就是在某个夏天的晚上,和往常一样,我洗漱完毕后就上床睡觉,很快就睡着了。
大约是到半夜,我忽然醒来了,黑灯瞎火,感觉有人在我屋子里转悠,似乎想找什么。
我是一个人住的,房间里来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估计是小偷之类。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也担心他发现我醒了,就没敢开灯,眯着眼睛,假装继续在沉睡,暗中观察着那个人。
不多时,我逐渐清醒,也看清了来者的面容: 红眼、浅紫色的长发、皱巴巴的长兔耳。穿白色衬衫,黑色的西装外套,左边领子旁有一个新月形状的标志,打红色领带,胡萝卜形状的领带夹,下身穿乳白色短裙。
好了,不多说了,那个人(兔?)就是铃仙。
她为什么要过来?而且为什么这么鬼鬼祟祟的?
很快,她走到我的床头柜,轻轻地打开了抽屉,把我的钱包拿了出来,打开来翻找着什么。
偷钱的?我很是纳闷,永远亭也转行当了?
这时,另一个人走了进来,背着两把剑,背后一个半灵麻薯飘飘荡荡。甭说,那位就是魂魄妖梦。
妖梦没像铃仙那样四处翻找(兔子好像都喜欢四处乱翻),而是径直走到我旁边,抽出刀来对准了我。
我没有任何办法,论打架我一个都打不过,两个一起上的话,我的抵抗时间只有一瞬间——一瞬间被砍成肉泥。
我只能继续假装熟睡,暗地里偷偷眯着眼睛观察两人所做的事,希望她们只拿走我的钱,其他的还是给我留着点。
然而铃仙很不讲意思,把我的钱包里东西一扫而空,全部装进她的口袋里,包括身份证件在内,还有银行卡。
我很纳闷,因为我的身份证什么的对铃仙而言毫无用处,银行卡她也用不着,为什么她一下要全部拿走?而铃仙这样做,对她没意义,我却是真的彻底没法生活了。但我也不敢起来阻止,妖梦一直在监视着我,我只能继续装睡。
不知过了多久,妖梦和铃仙离开了我的家,我急忙坐起来,连灯也不敢开,直接摸黑走到门口,发现她们没有关我的门,楼道走廊的灯被打开了,听声音她们似乎去了其他人家里。
对过的那家人运气显然没有我好,不知道谁发现她们闯进来了,尖叫了一声。
也就尖叫了一声,铃仙和妖梦就把那一家人全杀了。
我很难以接受这种现实,在我心目中,铃仙和妖梦都不会做出这种事,她们都属于比较悠闲,比较胆小的,只要你不去冒犯她们,她们也不会来找你麻烦的。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她们不但洗劫了我的物品,还杀害了一户人家。
她们出来了,一样把那一家人的东西全带走了,路过我家时,我躲到一边去了,不过她们似乎没在意,又去了下一户人家,杀人,越货,一气呵成。
为什么总受组会变成这样?对于我这个铃仙厨外加总受厨的人来说,实在没有办法接受。
熬到第二天,我打算去报警,可是拿起电话后,我发现没法说话。
说什么,一只月兔带着一个半人半灵入室盗窃外加灭门?这种话有人信么?
目前知情人除了我(或许还有某些幸存者),发现铃仙和妖梦的人基本被她俩灭口了,而且月兔这生物,拿出去说,多半被人当疯话。
怎么办,凉拌!除了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你还想怎么样?
就这样,我只好自认倒霉,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又不知过了多少天,我遇到一只白兔。那只白兔很奇怪,我走它跟着,我一追它就跑。我不追了,它又尾随着我跟过来了。
我很心烦,于是就拼命去追它,它见我追,就拼命跑。
就这样,你追我跑,不知追了多少条路,拐了多少弯,终于被我追上了那只白兔,一把把它抓住,拎了起来。
白兔一直在顽抗,爪子在我手上乱抓,把我手背上挠出一道道血痕。我虽然很疼,就是始终不松手。
不多时,遇到一个人,对我十分客气:“你终于来了。”
我抬头看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那个人我也不认识:“你是谁,这是哪里?”
那个人告诉我,这里是月之都,他是一个月之民。
我听了以后,就想离开这里,因为我清楚记得:月球人是看不起地球人的,嫌地球人污秽。
不过出乎我意料,那人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一句让我从此颠沛流离的话:
“你的母亲是月球人,你有半个月球人血统。”
说完,他带我看了一份资料,资料显示:我身上流有月之民的血液。
这份资料,就是那日铃仙偷走后,交给月之都分析的报告。
报告里不但有我的资料,还有我父亲的资料:洪武年间,明太祖朱元璋册封的淳安乞丐王。
当然,报告里偏偏没有我月人母亲的任何资料,不然我还真想去见见她。不过后来我才发觉,其实这也是件好事。
看完报告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该跑了。
事实证明,感觉是对的。
因为我知道,月球人自认为高贵,地球人是污秽,所以现在出现这种大事,月球人肯定不会罢休。更何况我父亲还是淳安乞丐,乞丐在地球人眼中都可以算是污秽了。
连地球人都觉得污秽的父亲,和一直排斥污秽的月人母亲(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中的),一起生下了我,用脚趾头都能知道月之都那些人肺该气炸了。
一不做二不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我转身就逃回了地球。回到家后,我一刻也不敢逗留,立刻打包行李,离开了家,去往了下一个城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2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抓人行动
在月之都方面,事情是这样发展的。
之前的某一天月夜见接到了某个热心月人的密报,把我的事抖出来了:这人其实是月之民和地球人生下的孩子。
刚开始看到这消息时,月夜见还不信,因为她认为月球不会出现这样的人,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查查看的,也不知怎么就联系到了铃仙,单独让她去调查。
更奇怪的就是,这次的调查,居然越过了八意永琳,也就是说,月之都直接委托到铃仙那里,铃仙收集的材料,也直接上交给月之都。
我猜测大概是月夜见担心八意永琳会因为同病相怜而收留我,因为我和她一样,都是流落到地球上的月球人(虽然我的血统只有一半)。万一再头脑一热,给我一包蓬莱药,就彻底玩完了。
其实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后续的发展并非她想象这样,不过在当时,这种担忧还是有必要的。
后面的事,就是之前说的,铃仙伙同着妖梦一起过来偷我的东西。
月之都关于我的问题召开了会议,结果很简单:这是件天大的丑闻,必须尽快处理,否则月之都颜面不保。
尤其是稀神探女,几乎要跳起来,表示一定不能轻饶我,因为我是月之都的一个大毒瘤。
处理的方式,就是抓人。既然在座的各位中,稀神探女跳的最厉害,那抓人这事就交给探女负责吧。
探女接下任务后,立马着手抓人事务。
正常情况,第一步应该先抓我的母亲,但是,连我都不知道我那个月球母亲是谁,别人怎么知道,总不能月之都里见人就抓吧。
我父亲那边就别说了,崇祯皇帝都上吊四百年了,你还想去找洪武皇帝时期的人?祖坟都不知道被埋到哪里去了。
算来算去,能抓的只有我一个。
按照后续剧情发展,月之都是自傲的一群人,对于我这个给他们带来丑闻的家伙,应该是同仇敌忾,派下大队人马,每块石头都要翻三下,一鼓作气,把我捉回月之都,枭首示众。最后大家手拉手,唱着歌,从此开始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至少月夜见和稀神探女是这么考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28: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拖再拖
然而事情发展很快出乎了他们意料,命令发布下去几天,大家的确很愤怒,整天嗷嗷嚷着,谴责着我这个月球垃圾,可就是没有一个人动身。真是所谓雷声大雨点小。
月夜见很糊涂,这种事情简直比八云紫打月球还简单:派下去几个人,在地球上到处走访调查,少则几个月,多则三五年,就可以把我捉回来了。我虽然有月球血统,但看样子就没正经八百学过什么不得了的能力,是个月球人就能抓住,怎么就是没人动身呢?
这个方案看起来简单,但恰恰问题就出在这里——要去地球。月人当初就是不想沾染地球污秽才搬家过来的,现在又要我去地球接触污秽,凭什么。大家都是月球人,神仙这个名号拿去糊弄人间之里那帮孙子还有点效,月之都你提神明,这玩意儿多少钱一斤?大家都是背后带圣光的神明,同一座山上狐狸你扯什么聊斋,唬谁呢?
月人磨洋工,月兔那边也没一个肯去的,倒不是他们胆子大,他们其实很害怕月人。咦,那为什么他们敢违抗命令?听我慢慢道来。
我之前说过,我带来的丑闻是地月混血,就是地球人和月球人的后代,注意,是月球人,不是月球兔,换句话说,我母亲那一支也是月人。
现在该明白了吧,月兔们不去,是因为我母亲那脉也是月人,说不定还是他们上司。俗话说自家孩子总是最好。别看现在我母亲不出声,到时候哪只不长眼的月兔真去抓人,伤害到了自家孩子,回头给你来个秋后算账,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岂不是吃力不讨好么。
想想看,等到我被捕入狱,临刑前的那个晚上,那个月人一个人悄悄来到我的牢门前,流着眼泪对我说:“我就是你妈妈呀!是哪个家伙把你弄成这样,老娘一定解决了他,为你报仇。”
然后我把名字一说,那只抓我的月兔过两天也荣幸地获得了监狱房一套,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更惨的还要继续搬家去冥界,太得不偿失了。
虽然铃仙·优昙华院·因幡已经得罪了我母亲,但人家现在在永琳那里受着保护,自己呢?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母亲有能力把铃仙捉回来下大牢,对自己而言也没帮助,祸一样跑不了:告诉她名字是铃仙,杀;名字是铃仙和二号两个,杀杀;名字是铃仙、清兰、铃瑚和二号四个,杀杀杀杀。反正月兔多的是,谁怕谁。无非说几遍杀字,不费劲。
这事情就放着吧,也不是个事儿,丑闻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了,到处都是议论纷纷,尤其那些讨厌月之都的,各种幸灾乐祸转发,就差着有人编成连台本戏唱出来,再这样下去,月之都的脸面就丢干净了。
皮球踢来踢去一大圈,就是没有响应的,按照大家意思,就是谁说的谁去做。可问题是跟月夜见密报这件事的家伙是谁没人知晓,所以皮球最终踢回了月夜见和稀神探女脚下,大家都盯着呢:你们先说的,你们去抓人。月夜见作为最高神是万万不能动身的,所以,稀神探女,你看着办吧。
稀神探女恼火了,这件事居然想要我这个月之都高官亲自动手,于是,她下了死命令:立刻出发,点兵点将,点到谁谁就上!更为关键的是,探女居然一视同仁,本着人人都有份的态度,开始点名。
这下月之都炸了锅,月人纷纷写信哭诉,反正换汤不换药,颠来倒去就那几句话:自己如何体弱多病,一碰地球污秽就会立刻毙命云云。更有甚者放出话来:稀神探女如何敢让他去地球,他全家老少一起出动,当街打死探女。地球人打死月球人是不可能的,月球人打死月球人还是可能的。
按理说这种瞎咋呼似乎并不能威胁到稀神探女,可是却偏偏威胁到了,就在一个月后,真有人付诸实际了。
本来稀神探女也是不信邪的(因为她本身就邪),硬是指派了一个下级月人前去地球,在她看来,这个月人顶多哭两天,到头来还是会老实的。
可是,她算盘打错了,这个月人虽然下级,但他的背景,却是个上级。所以稀神探女派遣人之前本来应该先看准了再派,估计这次她心太急了,就好巧不巧点到这个家伙。
事实上,这一切原本还挺正常的,那个月人就骂了几句,哭了几声,收拾包裹,准备出发。谁曾想正好那天,他的老朋友来了,看到这一切,就问他怎么回事。那个下级月人自然是和盘托出,外加倾诉一肚子苦水。
不过大家都没想到的是,那个老朋友,也是月之都的高官之一,不但是能和探女站到一间大殿的人,职阶也比探女要高。更要命的是,这位高官和探女还是不对头脾气,甚至可以说是仇家。
好了,现在这位同志的大名也可以公布出来了,他叫天国玉,俗名大国主神,儿子就是当初被稀神探女教唆而惹来杀身之祸。现在你探女又惹到我这边的人了,正好新旧账一块算了。
其实他想报复的话,方法有很多,比如找人拿砖头砸了探女家的窗户,或者满街贴探女的大字报,不过我们的天国玉同志选择了特别痛快的方法:直接搞死探女。
要害死探女也很容易,雇人埋伏在一个僻静的地方,趁探女路过时一刀捅了就跑,实在害怕的话可以雇个地球人干,事后大家一推六二五,黑锅全丢给那个地球人,再总结一下治安问题,编几段地月之间矛盾,号召大家正视这种情况,就结束了。
不过天国玉是大神,大神做事和街头混混自然不能一样,亲自动手是不可能的,还是雇个人最保险。
他雇的人有两个。
首先我们介绍一下第一位雇员,这位雇员说起来还是探女自己送来的。探女自从接管了丑闻的事件后,已经把月之都折腾得人仰兔翻,月夜见都快镇不住场了。结果她还是得罪了这个雇员。
具体那天这二位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我们不得而知,总而言之,探女撂下了一句狠话:“必定把你派去地球执行任务。”
这位雇员的名字叫吴刚,是月之都工部的人,正常情况下,探女惹谁都没理由去惹他,结果偏偏惹着了,真不知道探女是怎么弄的。
按照正常情况,惹了吴刚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吴刚是嫦娥派系的人,嫦娥自己还在被软禁,吴刚也没啥大不了的。
吴刚是没啥大不了,可是有人却很了不得,那人就是天国玉,天国玉知道这事后,直接找到吴刚,表示愿意帮助他反击稀神探女。
可现在问题是,吴刚是嫦娥那边的人,打到天边也该是由嫦娥出面,你天国玉非亲非故,掺和个什么劲?
然而大神就是大神,天国玉愣是找到了突破口,决定借助吴刚这件事,整死稀神探女。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于是二位大神一拍即合,结成了同盟。
之前我们说过,天国玉要雇佣两个人,现在吴刚业已加入,另一个马上也要上场了。而且天国玉坚信,第二位雇员一定能灭掉稀神探女的。
因为第二位雇员的名字,就是月夜见。
很多人肯定和我一样吃惊,毕竟月夜见是支持稀神探女的,退一步说,你区区的天国玉,凭借什么去雇佣最高神月夜见?
然而事情结果出乎意料,天国玉居然几乎做到了。
好戏即将上演,这可比幻想乡弹幕战要热闹多了,虽然弹幕战甚是花里胡哨,但毕竟点到为止。不过大国主先生对待稀神探女女士,点到是不行的,点死是必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企鹅平谷 于 2019-8-30 11:21 编辑

月之都的武林
在介绍这场好戏之前,按照一般规矩,总是要给予观众一些背景介绍,设定文档什么的,告诉你这些角色是什么来头,家住哪里,来这干什么的。所以在这之前,我也要先介绍一下月之都的背景。
至于月之都建立的历史啥的,我就不介绍了,主要就介绍和这次事件相关的背景:一个各种神界流派聚集在一起的这个月之都江湖,召开的一场多姿多彩,百花齐放,混乱不止的武林大会。
当然,各位不要以为月之都已经黑暗无比,停滞不前了。月之都那班大神还是干事并进步的,毕竟不干活的话,纯狐三天就能把他们月之都掀个底朝天。不过事情是要做的,党同伐异也是不能没有的。
具体说来,月之都武林分出这几大门派:
月兔党系:
代表人物:嫦娥、吴刚、铃仙一号、铃仙二号、铃仙三号、铃仙四号......铃仙N号等等。
主要功能:一窝混混,没什么屁用。
嫦娥已经因为禁药蹲劳改了,月兔党除了吴刚还留在月都中枢机构,剩下的基本都在捣药和捣年糕那里混日子,窝囊的实在没发言权。
之所以还要顺带一提,是因为这曾经还是个大派系。想当年天照大神时期,嫦娥身为第一幕僚,也是如日中天。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嫦娥饲养的那群月兔可谓是权倾天下,也是月兔党最猖狂的时期。
当时的月兔可不像现在只能捣药捶年糕,而是在嫦娥主导下,纷纷身居高位,尤其是司检,更是除了月兔外,其他人不得担任。
司检这个职位地球人可能没有什么感觉,但如果我换个名词你就知道多厉害了——特务。
没错,当时月之都(准确的应该叫地之都,因为还住在地球)的特务,全部由月兔担任,月兔们上蹿下跳,无孔不入,渗入到月之都每个角落,把搜集到的情报全部上交到嫦娥手中去。据传说当时上奏的一份公文,天照大神还没读到,嫦娥就先从月兔特务那里读到了。
像有一回月夜见去觐见天照大神,遇到了嫦娥,嫦娥就问:“感觉你并不想见你姐姐啊,昨晚上抱怨可真多。”
甭问,肯定是月兔特务昨天晚上去她月夜见家偷听并汇报给嫦娥了。从此以后,月夜见就记恨上月兔党,可是也无计可施。
月夜见都无能为力,剩下的月人就更只能畏畏缩缩,惶惶不安了。
自古以来,大人用来吓唬小孩的东西很多,比如张辽,比如李逵,比如人贩子,比如大妖精。而在当年的月之都,月兔特务这名号用来吓唬小孩子的威慑力不亚于我说的那些。
后来就不多说了,月夜见上台,嫦娥又服用蓬莱药,于是月夜见在软禁嫦娥后,让月兔们日夜赎罪,顺便把月兔特务连根拔掉,才算把月兔党打得没了脾气。
可是,这个月兔党到底还是存在着,只不过现在是乖乖地夹着尾巴过,哪头都不敢得罪。
下一个就是真正风云门派了。
天神党系:
代表人物:月夜见、八意永琳、稀神探女、绵月丰姬、绵月依姬等等。
主要功能:一帮地痞,大致是月之都的武当派,而且由于该派掌门月夜见同时兼任武林盟主(月之都的最高神),实力最为强大。
国神党系:
代表人物:天国玉、大绵津见、事代主、蓬莱山辉夜等等,包括在幻想乡里的八坂神奈子、泄矢诹访子、东风谷早苗这些,都可以算入。
主要功能:一群流氓,相当于月之都的少林派。
从这里其实也能看出来,这几个派系之间私底下也是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比如绵月姐妹的父亲大绵津见就是国神系,而姐妹二人却是天神党。再比如永琳、辉夜和铃仙分属三派,却都在永远亭里和谐共处。
不过私交不代表公交,月之都武林门派之间你来我往,高手辈出,打自住在地球时就没消停过。
主流情况就是这样,天神地痞和国神流氓在朝堂之上明争暗斗(当然,街头斗殴是不会发生的),月兔混混在一边纸糊泥塑,得过且过。
天神党虽然权力更大一些,但国神系也不是好惹的,关键是国神系他在人类中的信仰和根基都比天神党扎实。相反,那群虚无缥缈、不食人间烟火的天神党就逊色多了。
举个例子,假如你跑到大街上,嚷嚷你是月夜见的后代,唯一的结局就是送去精神病院;但你要说你是泄矢神的后代(比如东风谷早苗小姐),那不少人都是会选择相信的。
终归国神主要出身人间,是和人类一起扛过枪,一起负过伤。一起滚过地铺,一起光过屁股的亲密战友,人类对于国神的亲近度也明显比天神要高。所以在人类的很多神话传说里,天神里都是王八蛋居多,国神里经常会出活菩萨。
外加上天神党里骨干军师八意永琳逃到地球上去了,可以说目前天神党已经显现出风雨飘摇的颓势了。虽然国神系也逃走了蓬莱山辉夜,但辉夜在国神系里实在排不进大流氓......哦不,大神仙行列,只能算个中神仙(公主身份也不能列入小神仙范畴),整体上天神党损失大一些。
你问我和我母亲属于哪一派,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但总之不会是月兔党。
背景介绍完了,月之都第N界比武大会现在正式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比武大会
首先是吴刚突然发难,上书月夜见,控诉着稀神探女那日对他如何欺凌,书中把稀神探女描述的不可一世,盛气凌人。
然后稀神探女发话,痛斥了吴刚谬论。由于职位比吴刚高,探女自然不会把这小子放在眼里。
时机到了。
天国玉立马站了出来,对月夜见表示虽然吴刚职务比探女要小,可人家毕竟还是月都中央里的官,探女就当众这样盛气凌人?
说完这些,天国玉立刻补充了一句:“如今吴刚一殿之臣,探女尚且一句话就外放。照此情形,月都内外,皆探女随心调遣也。”
这话够狠。虽说探女是月都高管,但最高神位置坐着的可是月夜见,现在你探女在月之都随心所欲派遣人,真当我月夜见不存在?大妹子,你还没睡醒吧!
探女也很委屈,那句话只是气头上的话,说说而已,谁让你当真了?
不过既然想弄死你,那你的话在我这里都是真的。
外加上探女一视同仁的态度在这些日子里也得罪了不少人,于是大家纷纷站出来支持天国玉,指责稀神探女目中无人。
至于目中无的那个人,不好意思,就是月夜见大人。大家心里都清楚,指责探女眼中没有其他人是不管用的,就是把天之御中主神扯进来也是白搭。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截了当说:稀神探女已经不把你月夜见放在眼里了。
一来二去,月夜见也怒了,立刻喝骂了稀神探女,让她现在就离开大殿,回头还要听候发落。
看起来稀神探女是铁定要下大牢了,后续的事就简单了,继续添油加醋,最好再能不幸掌握到了稀神探女勾结纯狐或幻想乡的证据,判处个死刑,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但这件事有个前提,那就是月夜见是个任人摆布的糊涂虫,很可惜的是,月夜见并不是糊涂蛋,虽然这位大姐曾经犯浑处死过保食神,但整体而言还是有头脑的。稀神探女的确有些不可一世了,不过公开冒犯自己,估计再让她长三个翅膀也没胆。但是介于现在探女惹了众怒,处罚还是一定要处罚的。
于是月夜见也把探女软禁起来,像嫦娥一样。等风头过去再找个借口把她放出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结束了吗?当然没有,软禁也是可以弄死人的。只要背地里动动手,让稀神探女暴毙家中,最后大家写份无关紧要的检讨,也就万事大吉了。
什么,你说有士兵看门?那些士兵,拦截一下铃仙二号还有用,阻拦天国玉这些月之都大佬?你怕是户口想迁到赫卡那里差不多。
探女也看出来了这一点,下班后就是不去指定地点,反而躲到了月夜见的宫殿里。
月夜见自然不高兴:“现在我已经把你软禁,你为什么抗命不尊?”
探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我若去了,必不能活着回来。”
月夜见自然发怒:“里外都有层层保护,谁能害着你?”
探女索性亮出底牌:“士卒只能拦得住旁人,如何拦得住天国玉这些人?”
月夜见想想也是,这些月球神仙,和地球流氓的唯一区别就是多了一份神格,论起不要脸来都是师出同门。于是她没有继续为难,而是把探女藏在自己这里,也算软禁起来了。
天国玉的计划最终没有完美达成,毕竟探女最后还是活下来了,而且现在躲到月夜见宫中不敢出来,逮不着机会,两边就这样僵持不下。
本尊折腾不到,咱就折腾你的人。
首当其冲的就是哆来咪,虽然对于地球人来说,哆来咪很是厉害,但对于月之都那帮高层流氓而言,别说是哆来咪,就是索拉西也照整不误。
哆来咪性格很是亲切又体贴,这次也不例外,为了不麻烦天国玉等人的大驾,哆来咪选择了自己乖乖滚蛋。
一来二去的,天国玉算是打出名望来了,在月之都获得了外号“小四季”。
既然是小的,说明曾经有个大的,大的那位就是我们的老朋友——四季映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企鹅平谷 于 2019-8-30 11:21 编辑

月之都的四季豆
四季映姬应该是是非曲直厅的审判长,但我的梦里,在到地狱就职之前,四季大人也是个月之都的重量级强人,人送外号“四季豆”。
这个绰号并不是因为都叫四季,而是我们四季大人跟四季豆一样,是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主,拿手绝活,文雅点就是说教,难听点就是骂人。
四季大人为人正直,眼里揉不得沙子,在月之都还住在地球,神世七代当家作主时,就经常弹劾神明,把八百万神弹劾得鸡飞狗跳。
后来月夜见一时发昏,杀害了保食神,惹怒了那时还是最高神的天照大神,天照大神一气之下撂挑子不干,还宣布和月夜见决裂。
天照大神不干了,月之都总要有人负责,于是月夜见作为嫡亲妹妹,准备接任最高神。
天照大神听说众神推举了月夜见,更加不高兴,正好小弟素戋呜尊又四处惹是生非,干脆跑到天岩户里不出来。
这下出了大事,于是八意永琳想了个办法,把天照大神又引诱出来。
然而永琳没想到,她不但引诱出了天照大神,还引诱出了一条巨蟒——四季映姬。
就在天照大神出来后不久,四季映姬就上书弹劾月夜见,要求月夜见立刻退位,把最高神权力还给天照大神。
她还用了个不好听的词语——篡权。言下之意很清楚,你月夜见是篡夺你姐姐的权,赶紧还回来。
同样,保食神的事还没翻篇,四季映姬对于月夜见杀害保食神的事相当反感,也运用了一个形容词——昏庸无能。
顺带的,她还把八意永琳也捎上了,说八意永琳不能对素戋呜尊有所匡正,不敢对月夜见昏庸篡位进行制止,却只会使出诱骗天照大神之类小伎俩,也该和月夜见一起滚蛋。
月夜见恼了,永琳也怒了,于是在月夜见支持下,永琳开始和四季举办了轰轰烈烈的八四论战。
八就是八意永琳,四就是四季映姬,在这二位牵头下,众神很快站好了队伍。
首先第一回合,四季映姬这边除了四季自己,全军覆没。
没办法,永琳这边都是岁数成千上万的,混江湖的时候,四季这边的小神还没断奶呢,小狐狸碰到老狐狸,输了不亏。
然而四季映姬大人的四季豆称号不是白来的,第二回合,四季映姬单枪匹马,东挡西杀,把永琳这边的一众大神统统骂了回去。
更惨的是八意永琳,不但被四季说教,还荣获了四季大人给的名誉:狗头军师。
四季大人最猛的就是笔耕不辍,说教不止,一天之内的奏疏公文纷至沓来,堆积如山,能把永琳埋了再立个碑。
这件事平心而论,永琳根本没错,天照大神藏起来导致世界黑暗,永琳为世界带回光明,根本不能说什么。
可是在四季看来,永琳的所作所为彻底使月夜见一脚蹬开天照大神,在位子上坐稳了,所以永琳不折不扣是个帮凶。
终于月夜见坐不住了,自己支持的一帮大神除了年龄大,骂仗水平就是群弟弟,斗不过专业选手四季映姬,只好拉下脸来当一回无赖。
在月人全部迁往月球之时,神世七代选择前往地底,借此机会,月夜见以留守为名,将四季映姬贬到了是非曲直厅,才算了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倒霉的猛人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现在又冒出个小四季天国玉大吵大闹,假如再过些日子出来个小小四季,月夜见怕是还要搬家离开太阳系,到比邻星上去住。
没奈何,月夜见为了平复人心,就废除了稀神探女的人人有责法令,改成了月兔有责。
这一招着实很无奈,指望着我某一天突然幡然悔悟,自己把自己五花大绑前来领罪,恐怕还不如幻想乡攻克月之都有盼头。但月之民是不可能的了,上一个这么做的探女现在还躲在月夜见家中不敢出来,再去撩拨他们,只怕命令还没出京人就得被手下这帮大流氓干挺了,毕竟真豁出命来的话最高神算个屁。
相比之下,月兔就是实惠多了,一来胆小,二来没啥头绪,主人嫦娥自己就在吃牢饭,你们还想翻天不成?
可是兔子虽然胆小,也有一个特点:狡猾。
于是月之都派下去四五批兔子,过了几个月,一只回报的都没有,一问,都在四处追捕我。
按理说我就一个人,活动地区也就是一个地球,这么会这么费劲?
原来这群兔子,来到地球后就消极怠工,四处游山玩水,据说还有兔子在地球上开店赚钱了,甚至都有窜进幻想乡里去的。这不是胡闹么,我一直在现界转悠,别说幻想乡,连日本都没去过,往幻想乡里找,除非脑子进水了。
月兔脑子当然很正常,他们本来就不愿出力,理由我之前也说过,这里不再赘述。
高傲的月人自然不会去思考其中道理,催促月兔尽快动手,月兔们倒也一致,回答很干脆:我们正在拼命调查。
所谓开店,是因为需要眼线,所谓溜进幻想乡,是为了确保每一种可能,总而言之,大家都在努力,抓不到是因为我太奸诈了。
中心思想归纳起来就两个字:扯淡。
反正月兔这边是一塌糊涂,月人那边也糊涂一塌,天国玉和探女的矛盾还没解决掉。月夜见头一次感觉到了疲倦,已经打算放弃了。
明明在八云紫、纯狐攻打月球时,自己都没有这么累过,为什么这一次对付一个我,居然会这么麻烦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之前无论八云紫也好、纯狐也好,带来的是月之都的灾难,如果大家不奋力,就得一起完蛋。可是这次情况不同,谁去抓我反而谁完蛋(月人害怕污秽,月兔害怕报复),倒霉的是自己,享福的是你们,换成是我,我也不干。
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想到猛人还是出现了,虽然是被迫的。
那位倒霉的人名叫绵月依姬,就是打败八云紫的那位绵月依姬,这位性格也和其他月人一样高傲,何况还两次击败幻想乡,勉强战胜过纯狐(虽然纯狐是自己撤退的),这些战绩,想不骄傲都难。
骄傲也是有条件的,对地球人骄傲,对月兔骄傲,或许还会被人夸赞名人性格乖张,对姐姐丰姬骄傲也无所谓,姐姐很宠她。
可是这次她傲慢错了对象,那位大人就是天国玉。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就是天国玉想借她到自己的单位,帮助自己做些事。通知发过去后,几天不见回复,也不见过来报道。
顺便说一句,这事不是私下的,是征求月夜见同意后,由月夜见发下的命令。
这就不像话了。
其实到这一步也很容易处理,依姬自己赶过来,道歉几句,编一段借口,也就没人追究了。实在不行,拉上丰姬一起来赔罪,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不知道那天依姬吃错了什么药,居然霸气回道:“我是堂堂的天神,自己还有分内之事,为什么要去听一个国神的调动?”
虽然调动是国神天国玉的主意,可是命令是月夜见发布的,依姬这句话不但打了天国玉的脸,连月夜见都没跑掉。
找死找到这一步,也是没谁了。
继承四季映姬的精神,小四季天国玉立刻上书,弹劾绵月依姬傲慢无礼,无视众神。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一时间弹劾信满天飞,毕竟大家都不瞎,反正月夜见和天国玉你都一起得罪了,准没好果子吃,落井下石的事,不落白不落。
绵月依姬为人很好,实在找不出缺点,不要紧,有缺点要找,没有缺点创造缺点也要找。于是最近的几场大事全部安到她头上了。有人揭发她和稀神探女沆瀣一气;有人检举说那些派去地球的月兔是她指使着阳奉阴违的;更有甚者,说当初生下我的那个月球人,其实就是绵月依姬。反正有的没的,说就是啦。
到最后,最近的事都安完了,就开始翻旧账,包括接待水江浦岛子的事都算作大罪,哪怕一岁时抢了绵月丰姬的玩具,那都是要严厉批评的。
几天里,绵月依姬罪行就罗列了一大票,连她姐姐都不敢相信,自己妹妹瞬间变成了罪不容诛的恶棍。
可是大家心里也明白,这些罪行真调查起来,基本是捕风捉影,没几个真的。之所以大家这么努力罗织,是为了一个目的:把她赶到地球上去抓人。
月人一个都不肯去,月兔在地球上出工不出力,这事儿挂着也不行,现在依姬你自己撞枪口上来了,那你不去谁去?
所以天国玉的倡议也很搞笑:“绵月依姬十恶不赦,但月之都慈悲为怀,所以判处驱逐地球,捉拿那个混血野种,作为赎罪。”
要脸不,前面还憋着要治死稀神探女,现在又开始慈悲为怀了。
不过对于这群无赖而言,脸是不值钱的,事情办妥就行了。
绵月依姬就这样被委任到地球来抓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脆弱的女孩
绵月依姬很厉害,根据永琳说:就算是红魔馆那个大小姐和她的女仆长,神社的巫女,和巫女的好友、骑扫把的魔法使小偷加在一起,依姬也具有压倒性的胜算。可是追捕我的过程,却并不那么尽人意......
行了,直说吧,这是个废物。
这么说倒不是我看不起绵月依姬,事实上,打架的话我再来100个也没用,但关键就是......打不起来。
我从小跟随的是我那个乞丐王父亲,什么脏乱差的地方都去过,实在不行,钻山沟,爬泥坑,都可以。
绵月依姬不行,这些污秽的地方岂是高贵的月人能接触的?结果一来二去,我也摸熟了套路,哪里污秽,就去哪里,依姬就不敢来了。
除此之外,随着时间推移,依姬更多的缺点逐步暴露,像一些肮脏恶心的昆虫,也是依姬的大敌。
比如有一回,我把很多蟑螂捉住,然后做成陷阱,这位依姬小姐很快就赶过来并踏破陷阱,于是蟑螂扒了她一身。
为了增加趣味性,我还为她准备了一些绿刺蛾幼虫。
对了,这种虫子还有个别名,叫洋辣子,至于有多恶心,自己去查。
面对这种礼物,依姬也乱了方寸,一开始是打,然后就请神,可请神也没用,因为那玩意不是弹幕,爬得浑身上下都是,根本清理不掉,除非把自己肉体一起灭了。
最后实在不行,依姬做出了最后一件事——坐在地上哭。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也只是个女孩子。
就这么追了半年,绵月依姬毫无结果,人没见着几回,污秽倒弄了一身。虽说姐姐不会在乎,但说出去也丢人现眼。
对于这种结果,我自然是很开心,就留下一首诗,讽刺绵月依姬:
先是月中兔,各走各的路。
又来玉依姬,离我三百里。
这里玉依姬,就是绵月依姬,这首诗一看就懂:月兔们来了,就是鬼混的;依姬很负责,想追,但追不上我。
倒不是我跑的比依姬快,而是依姬很无奈:坐下来分析我的逃跑路线,分析结果出来后,一半以上的路都是污秽不堪的路,根本不能去追。剩下勉强干净的路程,基本上我经过后也会藏下很多污秽作为惊喜送给她。
绵月依姬很孤独,回去是不可能的,本来就被处罚,再无功而返,外加一身污秽,估计回去就要和嫦娥做邻居。继续追是更不可能的了,不然,半年前事就完成了。
如果就这样耗下去,没准也是个好结局,就像妹红和辉夜,一辈子就那样互相为敌,倒也不错。
然而依姬很认真,很严格,敌人是必须消灭的。自己做不到,那就请别人来做。
她的帮手,将成为我最大的敌人,到底月兔过来是光吃饭不干事的,依姬本人干事,但也就闹腾半年,就消停了。
这个追兵,将一直追杀着我,直到天涯海角。
依姬做好决定后,转身去往了幻想乡,她的目的地,是永远亭。
我想很多人都猜测是请出八意永琳来,毕竟一般规律就是这样,徒弟不行师傅上,师傅再不行就把师祖搬出来。
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也很快思考着对策。
什么,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拜托,这么严格要求自己的依姬忽然失踪了,谁都知道这不可能是她本人放弃了,但考虑到突遭意外,比如依姬大人被火星人绑走,或者遇到贞子被干翻的几率大致是0%,那就只能是请救兵准备卷土重来了。
对付八意永琳,我的确没有把握,月之头脑不是吹出来的,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
如果永琳出去了,辉夜铃仙是肯定会带在身边的,这样永远亭就空虚了,我如果能瞅到机会,就神隐进幻想乡,藏到迷途竹林里,笑看她们全世界找寻,岂不美哉?
就算我进不了幻想乡,地球这么大,能藏人的地方多,钻到山沟里就没影,萃香都不会知道。永琳虽然聪明,但上哪找去?
看起来,我有两个方案,但实际上,方案一很快被否决掉了,因为来的人,不是永琳,是铃仙。
永琳没来,永远亭就不会是空虚的,路远坑深,要找死,也不会这么个死法。
铃仙会来,也是经过依姬深思熟虑的。
首先,当初窃取资料的事儿就是铃仙伙同妖梦干的,既然你都做出来了,中途退出怎么着也不合适;其次,铃仙本来就有逃兵罪,给她个机会戴罪立功,抓住人后,大家都洗脱罪名,一举多得。
至于报复,铃仙不用等报复就已经罪名一大把了,再添上几个也没啥新意,何况永琳罩着她呢!
更重要的是,铃仙已经在地球上生活多年,对于污秽适应程度比依姬强,钻山沟爬田埂的活都一样照做不误。这点依姬不行,一来月球人爱干净,二来神明的尊严还是很重要,试想想,那些神仙都是高高在上,威严庄重,做的事也都是深邃不可理解的。从来没人会跟你说思兼神(八意永琳)五岁尿床,刀卖神(八坂神奈子)六岁穿开裆裤的事,太丢神祗的面子了。同样,跟你说昨天丰玉姬(绵月丰姬)和村东头赵大妈吵架,今天赫奕姬(蓬莱山辉夜)被街道派出所拘留了,也不像话。
就这样,依姬摇身一变,成为幕后指挥,铃仙接管追捕任务,离开幻想乡,来到外界。
铃仙从来和我没有什么仇,而且她还是我本命。不过,铃仙自己的前途要用我的脑袋去换,本命啥的还是放一边吧。
既然是铃仙厨,为你铃仙老婆的事业献出生命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理所当然个鬼,送命还没好处,这种事谁去做?尤其像我这种本命几个月一换的,铃仙你排队都排不进前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8: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信徒
不过永远亭登场之前,我想先解决一个估计会有人提出的疑问:像月之都那群神仙,难道在地球上没有信徒吗?绵月依姬在地球上至少有宫崎神宫、玉前神社和吉野水分神社等供奉地,还能就没个信徒使唤吗,为什么绵月依姬一直是在单打独斗?
如果你问了,证明你很仔细,这个问题问的很好,要解释这个问题,就必须先把信徒这批人解释清楚。
提到神明妖怪这些东西,东方里就说的很清楚,随着科学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并不相信神明妖怪的存在,我再提也只是老生常谈,没什么可说的。
有没有人真心相信神仙存在?肯定是有的,不然的话,神社几百年前就该关门歇业了。
可是人类都有一个毛病,就是好的东西都不会出现在自己身边。
别看宫崎神宫、玉前神社和吉野水分神社这些地方天天给绵月依姬泥像烧香磕头,你绵月依姬真要是跑到神社里喊:我就是玉依姬大人。报酬估计就是一顿棍子烧肉外带保安轰出去,临走时还加个神经病的称呼。没法子,人家就相信神仙在天上,不会下来的。
在信徒们的心里,神仙不会和咱住在一个小区,也不通电话,不上网,QQ微信统统没有的,和神仙们联系就只有跳大神、上身、扶乩之类的莫名其妙手段。而且,神仙的品味和咱们也大不不同,你看着像中风,那都是神仙们的动作。你看不懂不要紧,神仙大人是能看懂的。
信仰久而久之,神仙的本领在他们心目中也是越来越大,且不说现代神话里神仙大人一个人能推着银河系满宇宙瞎跑,古时候的神仙就已经很牛了。
比如道教著名的青词。
青词的笔法十分玄乎,其晦涩程度,我到现在都只能看懂《洛水玄龟》,至于《景云赋》《祗役赋》,我读了几遍都在抓瞎,别说内容,就是这篇青词是寄给哪位神仙的,我都没弄明白。
不过不要紧,法力无边的神仙大人阅读理解都是满分,他们都是可以轻松读懂的,写给丰聪耳神子的青词绝对不会错交给霍青娥。
越往后来,神仙的语言水平也在大幅度提高,会个七八国语言都是小意思,一大段拉丁文加两个偷笑脸表情,神仙大人都能够看明白。
所以辉夜啊,你才刚学会PH值,已经要被神仙的时代马车抛弃了啦!
唯一的遗憾就是神仙大人的书法水平,基本神仙大人留下来的字,全是四不像的鬼画符,看起来那帮大神仙们虽然涉猎很广,几亿年来就是忘了练习书法。
其次一点,神仙从来不会说直白话,永远给你拐弯抹角,明明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非要给你扯一大长串无厘头的废话让你去猜(猜错几率高达99.9%)。所以我完全有理由相信,朱元璋绝对没成神仙,不然凭他老人家的脾气,月之都从月夜见开始,全部要接受杖刑。
说了这么多,就是告诉你,这帮信徒是靠不住的。依姬想使唤他们,自身还需要有很大进步,比如学外语,读青词,多练习字帖,学会精炼语句。对了,上身时也不要总是跟得了帕金森似的。
不过以上建议是要等到依姬抓住我以后才能抽空学习的,依姬的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搬出永远亭来对付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16 08: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