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20|回复: 3

[短篇楼] 【鬼杰组长组】光与孤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31 23:50: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笔疏漏请多多包含指点
●八千慧X早鬼
●真的没有对袿姬与磨弓的恶意
●因为只放假了两天,文章许多地方可能出现漏洞,阅读不适抱歉……



黑暗中的鬼杰组本部大厦顶层,大都会污浊燥热的风卷携着烟酒混杂的气味,扑到八千慧清秀的面庞上,留下一种粘留的触感。脚下繁荣的大都会一成不变的灯火通明,闪耀的灯火赛过群星,缀在由街路交织而成的银河上。而八千慧站在银河更高处,检阅着属于她的星空。
八千慧是一条君临畜 生界的恶龙,她是人人皆为奴隶的社会中唯一的统治者。这是畜 生界对她最为客观的评价。
她曾在入伙时悄无声息的玩弄了两个管理人事的老干部,也曾以一个小组长的身份整垮的她的辖区里势力最大的大老板,你甚至可以从喝得烂醉如泥的鬼杰组成员口中打听到一些关于“鬼杰组成立以来最残暴的组长交接”的都市传说。
而她最为“臭名昭著”的还是那个流言中所说的“夺走反抗意志程度的能力”。
仅凭这个能力就足以让他支配整个畜 生界。
八千慧已经忘了自己何时拥有这样的特质,但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为了一个人——而不是为了自己而想要拥有这个能力。
那是八千慧的生命中第一次不以自己的利益为目的做出的行动。
那件事过去多久了?
回忆在畜 生界是一件耗能而无用的事,但是总要比看着那些喧闹愚蠢的人群省心得多。
“组长大人?”
獭灵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八千慧身后的顶层入口处,泛着一种诡异的幽绿。
八千慧不悦地皱了一下眉头。
“抱歉,抱歉,我再等等……”
獭灵识趣地悠悠飘退。
“别在意,有什么事就说吧。”
“抱歉,烦扰了您。”
绿油油的动物灵停到八千慧的身侧,恭敬地仰视着组长。
“关于那个邪神的事,您又有什么新方案了吗。”
“这用不着你来催我吧?”
八千慧乜视了一眼獭灵,只见悬浮的獭灵如同被重物压覆一样,僵硬地下降了几公分。
“呜……是我的不对。不过,最新的消息说那群土偶已经开始向劲牙组的边界推进,规模大到连劲牙组长都亲自出动了。”
“等不及了吗?”
八千慧的目光再次回到她脚下星光闪耀的大都会,各色各样的兽男兽女无知可怜地享受着奢华的宁静,殊不知就连四大组织也无法对抗的灾难正在像爆炸的冲击波一样从畜 生界中心的灵长园扩散。
“组长……”
“哈——”
八千慧叹了口气。
“畜 生界是海,那个邪神只是一条大鱼而已。鱼终究是鱼,不可能违背生存法则毁掉着片海,最后被毁灭的只有她自己。”
“啊……是啊,是啊。”
獭灵本能的笑眯眯地迎合。
“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一起去诱导一个捕食者,让那条大鱼以最丑陋最屈辱的方式惨死在这片海里。”
“一起?和谁?”
跟在八千慧身边摸爬滚打了许多年头的獭灵大概琢磨到了她的意思,小心翼翼地说,同时不安的摆动着诡异的灵尾。
“你应该明白的。”
“不可能的,这是畜 生界。”
獭鼓起勇气反驳到。
“听我说的去做便是了。獭,我相信你,你也会相信我的,对吧?”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
“悉……悉听尊便,组长大人。”
獭灵颤动着低下头。
八千慧诡谲一笑,从绣花的青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方盒,如置珍宝般放在獭灵的头上。
“亲手交给饕餮,就说这是我最大的诚意。”
“奉命必达。”
“劲牙组那边,我亲自去处理。”
八千慧眺望了一眼灵长园方向,和昏暗天空混为一色的燃烧浓烟滚滚飘升。


畜 生界是一片漆黑粘稠的海,每个动物灵都是一座浮动孤岛。而灵魂中的善意是缕光,深埋在泥土深处。
在这片漆黑中,任何放出光的人只有两个下场——要么一瞬间被黑暗同化,要么被其他的岛屿发现并吞并,成为它的淤泥。
八千慧曾经是那座最孤小的岛,谨慎的苟活于世,直到世界终焉,是她最大的愿望——这样好歹还能够和那些位高权重的畜 生同等的一起成为阎王殿中的恶灵。
如果没有遇到那束光,她或许还在社会的底层捡拾着蛆 虫满生的剩饭,或者早就被埋到了散发着腐臭的杂 种坟场。
如果没有遇到那束光,就不会有吉吊八千慧。
那是八千慧第一次感受到光芒,第一次触碰到那种传说中的善意。那温暖和力量不同于黑帮宴席上的大餐或者是贵族才能享受到的暖炉,那光仿佛能够直接透过淤泥,和她灵魂内虚若游丝的光交融在一起。
虽然那座放出光的岛随即消失在浓稠的黑暗里,光却永远的留在了八千慧灵魂的最深处。
那之后,畜 生界诞生了一位空前绝后的支配者。
八千慧把自己微薄的性命作为筹码,拼命逆流而上,向着社会的最中心;不断吞并阻碍,壮大自己着自己的势力。
尽管铺天的巨浪会冲蚀她的肉体,不断堆积的淤泥使自己的那束光变得微不足道,妄图把自己变得同那些贪图享乐的畜 生一样。八千慧还是会无数次、不厌其烦地扒开臭烂的淤泥,找到那束光,并接着向前。
她必须成为最凶最恶的畜 生支配者。
这样,她就能支配其他所有人。
这样,就没人能阻止她占有那座岛。
这样,她就能束缚住那束属于她的原光。


鬼杰区与劲牙区边界,原本热闹的人群被跳跃燎燃的火焰取而代之。高耸的大厦与鳞次栉比的店铺全部成了火藤的攀爬目标,地上的烈焰与猩红暗淡的天空相互靛染,令人一恍惚间如入地狱。
“不过,畜 生界本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八千慧如游龙般畅若无阻地行走在早已化为燃烧废墟的街道内,直奔她的目的所在。
“呵呵,究竟那边更像是畜 生的行径呢?”

燃烧的爆破轰鸣声与焦臭呛鼻的有毒浓烟严重的干扰——甚至是损毁着实体化的野狼灵的听觉和嗅觉。
这绝对是畜 生界历史上最大的灾难,也绝对是劲牙组历史上最危急的时刻。
“这群没有灵魂的傀儡,就这样随意的践踏我们的畜 生之理。”
野狼灵愤愤地想着。
不久前,造形神的埴轮兵团终于挑起了蓄谋已久的战争。而劲牙组组长说着要一次性击败埴轮兵团,便带着劲牙组的众人一起出战阻击埴轮顺便准备直接打进灵长园。
但是,面对根本不具备肉体、灵魂、欲望的无尽埴轮军团,就连以力量强大著称的劲牙组也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最出乎众灵意料的是,这些没有思维的傀儡埴轮像是有人指挥着一样使用战术,把大意轻敌的劲牙团分割成了数个小块,各个击破。
并且从现在来看,这种战术是十分有效果的——她现在失去了同组织所有的联系,骊驹组长已经被重伤到无法行动。
她把神经紧绷到几乎要崩断的地步,拼尽自己感官的极限去警戒着周围的一声一响。她现在不单要防范埴轮,就连作为同类的其他组织的动物灵也要毫不懈怠的警惕。如果有必要,她会牺牲自己的灵魂去截杀进犯者。
而她躲无可躲,因为身后便是骊驹组长。
突然,一股熟悉的气味毫不掩饰的触动了她敏感的嗅觉,她如同闻到了下水道中死了数天的腐烂老鼠一样,五官反射性地拧成一团。
那个气味她从闻到的第一次起就也再不想闻到第二次,更不要说是现在。
“你好,劲牙的勇士。”
那个幽倩的身影让身处烈焰烘烤中的野狼灵不禁地感到一阵从骨髓深处透出的极寒。
“你给我后退!”
“我是鬼杰组组长吉吊八千慧,我有事找骊驹小姐。”
“最后一次警告你,后退!”
她的腿上已经积蓄了她能使出的所有冲击力。
“放心,我不会伤害她。”
八千慧嘴里这么说着,但是却不像是在对野狼灵说,而是如同机械走程序似的回复。她不慌不忙地步向野狼灵身后的小巷。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一声怒吼,两道爪光,三段猛冲,野狼灵用肉眼不可捕捉的速度扑到八千慧面前。
“我最后的也是最强大的意志,绝对不可能再被你支配了!!!”
就算是她从灵魂状态实体化的爪子,割破八千慧那细皮嫩肉的喉咙也绰绰有余。
根本没有在意的八千慧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去死吧!”
“请退下。”
旋踵间,野狼灵的躯体如同被悍雷轰顶般颤动了一下,攻击便偏离了原先的轨道,战果仅仅是八千慧的几缕金黄鬓发。
仅凭这一句话,她就知道,连自己最强的意志也输给了眼前的这个怪物。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退下。”
她就像一个标示着目的地的道标,八千慧从头到尾都没有将她看做是一个阻碍。
野狼灵想要反驳,却如同窒息一样,脸色憋得发紫,嘴巴只是干哑地空张着,发不出一丝声音。
“sh————是……”
野狼灵失神地为八千慧让出了道路。

隐蔽阴暗的小巷里,八千慧见到了浑身是血的骊驹早鬼。
“呦——当了这么久缩头乌龟的吉吊组长可算是来了。”
早鬼嘴角一侧轻轻一扬,虚弱地嘲笑到。
“这种出血量,换做其他人肯定早就昏死过去了,你还有力气和我说话吗?”
“这算是夸我吗?过奖过奖……”
“真不愧是畜 生界最大的筋肉白痴。”
八千慧停在瘫躺着的早鬼面前,瞳池里闪过一丝极难察觉到的情感涟漪。
“野狼呢?你杀了她?”
早鬼明白自己的处境,不再逞强,原本虚脱无力的神色又暗淡了一下。
“她很勇敢,她不该在这死。”
“那是……又被夺走了反抗意志吗?真是无敌得让人敬畏的能力。”
“嗯,不过这个能力对你无效,不是吗?”
“哦,好像是这样。不过,我也挺想什么时候被夺走反抗的意志,这样就不用每天热血沸腾到大脑像炸裂一样。”
“其实,我并没有夺走别人反抗意志的能力。”
“这种时候了还在装蒜啊……”
早鬼不屑地瞄了她一眼。
“我们是动物灵,尽管我们试图否认,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是奴隶,灵魂里一定都存在着一个支配者的形象。而我的能力仅仅是能够契合每个人那个模糊不定的支配者形象而已。所以,准确的说并不是我夺去了他们的反抗意志,而且他们从灵魂深处认定了我就是那个支配者。”
八千慧面无波澜地继续解释到。
“一个人屈服的原因只有屈服于自己,能够打败一个人的也只有他自己。”
空气中弥漫着焦热的气味,时不时传来了一两声轻微爆鸣声不耐烦地跃动在两人沉默的气氛里。
“这种大道理我可听不懂啊……”
早鬼的声音又因为失血过多而低沉的几分。
“要杀就赶快杀了我吧。死在你手里也好过被那群没灵魂的傀儡射成筛子。”
她像等待审判似的合上了双眼,将自己身体的最弱处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八千慧面前。
“呵呵,至少是今天,我不想杀你,骊驹小姐,我钦佩你这样不被自己所支配的人。我对你很感兴趣,如果你死了,我就等不到亲眼看到你失去反抗意志的那一天了。”
八千慧俯下身去,把早鬼从地面上抱起,温柔到早鬼感受不到身体因移动而产生的剧痛。
这是八千慧生命中第二次不以自己的利益为目的而做出的行动。
若是这一幕被拍到的话,恐怕会在十分钟内占据畜 生界热聊榜榜首吧。
而早鬼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揣摩八千慧行动的意义了。
“况且我答应过你,我会以一个支配者的形象再次来到你面前。”
八千慧如同在对着一位旧友诉说自己的往事。
“有吗?看来我……忘记了很重要的事啊……”
早鬼的声音平静得如同耳语。
“忘了吗?”
“看来是的,那就等我醒过来……再慢慢讲给我听吧。”
早鬼把头枕靠在八千慧胸前。
“……”
“既然你不会被自己支配……”
八千慧抱着早鬼走出废墟。
“那就让我成为你独一无二的、专属的支配者吧。”

尾声
浑身散发着酒气的骊驹早鬼朝巷口左边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倒在地上,头部以一个恐怖的角度扭曲过去的巨大动物灵。
而她的右边是一个畏畏缩缩、衣衫不整的贫民女孩。
她刚刚从她上位小组长的庆贺宴上回来,路上便遇到了这个在畜 生界很常见的事。
明明自己完全不必理会这样的事,但是感觉浑身僵硬正好想要伸展的早鬼,还是有一种救下这个女孩的冲动。
然后事情就发展成了现在的样子。
晕晕乎乎的早鬼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暼了一眼那个被救下的贫民女孩,她正以一种看到了神迹的目光看着自己。
早鬼冲着她大大咧咧地笑了笑。
“早鬼姐——”
她听到街道上传来同伴的声音,同女孩友好的挥了挥手,便扭头走回街上。
“那个……”
女孩的声音悠悠飘来。
“我要跟着你。”
听到这句话,早鬼停下步子扭头看了她一眼。
“你这是在要求我还是在命令我?”
早鬼并没有恶意,虽然她已经不记得当时的语气了。
“不……不……”
意识到自己表达不清楚的女孩拼命地摇着头。
“在畜 生界,你这样的人没法命令任何一个人。”
她目光回到前方,继续走下去。
“所以我不会答应你。”
“但是,请好好活下去吧。”
“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一个支配者,出现在我的面前。”
“早鬼姐——你又喝醉了,在对谁说话?”
“没什么,况且这点程度怎么算醉呢……哈哈哈哈。”
……
女孩看着早鬼渐行渐远的背影,朝着她离去的反方向后退一步,踏进小巷的阴影中。
“嗯,说好了。”
那是八千慧第一次感受到光芒。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9-9-1 00:0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夕方忻 at 1分钟前
●文笔疏漏请多多包含指点
●八千慧X早鬼
●真的没有对...

写的挺好的,善意是生命的光嘛,特别是对沾染恶意的黑道。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 00:16: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慎掉入坑 at 8分钟前
引用:

夕方忻 at 1分钟前
●文笔疏漏请多多...

感谢大佬点评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 21:15: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夕方忻 at 20小时前
引用:

不慎掉入坑 at 8分钟前
引用:

夕...

我也是萌新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16 07: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