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47|回复: 4

[短篇楼] 酒后的早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3 13:43: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估且算二设,前后文写的时间隔得有点久,可能不连贯。后面时间有点赶,都是睡前写的。如有纰漏,请大佬指正。

以下是正文

江山回首,一线青如发。——文天祥

当西瓜被怒气冲冲的红白从塞钱箱里拎出来时,还在嚷嚷着:“好酒!再来!”
“来你个瓜皮!”
一桶凉水让酒浸的西瓜没那么混了。她咕噜咕噜地甩了甩水,又叫了起来:“搞什么呀臭巫女!”
“厨房里的那两箱酒呢?”
“啊哈哈哈哈……老大今天砍谁?”
“砍你个腿腿!昨晚你们办什么第⑨届酒界战神擂台赛,房子快被你们搞塌了!”红白一边骂一边绕进后屋,“还有你这些破烂!住我家还邋遢成这样,真是够了!”
西瓜悄溜地靠近,看到自己的收藏被扔了出来,胆战心惊。缺角的盒子,伪造的海盗宝藏图,一本夹着从某个花田摘下的向日葵做的书签的黄色书籍,备用的铁锁链,半块附了魔的油豆腐,一瓶用自己的能力制造出的37℃钢水,两个无法收回的小分身……每一件物品都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加起来够阿求写个《伊吹萃香外传》了。但红白是没读过书的,她没把西瓜扔出去因为每个月可以搞到一桶酒自己喝,她开宴会是因为紫p……破财紫大户许诺过报销。她每天都是凶残的利己主义者,尽力地在规则内榨出每一分钱,以至于湖边的一些妖精已经被忽悠地立起了巫女的像,供奉钱、时蔬、自己的头发——这是魔法使的材料。她的好友,正在无缘塚躲避修罗场的蘑菇王前段时间表示巫女已经能控制魔法使们的部分材料市场,并以受害者的身份提出滥用职权的控诉云云。这样一位铁腕巫女自然不懂“纪念品”这种有感情的东西,只知道这堆东西占了位置又没用就要扔掉。
“唉唉唉……这个!这个别扔!”西瓜即使醉了还是眼明手快,她接住了扔出来的一个黄澄澄的印章。“你看呀!”她把印章往地上一印。
“咚!”

…………

“咚!”
鲜红的“酒吞大王”四个字印在了纸上,在浑浊的灯光下愈发如鲜血一样红。
“谢大王!”跪地的马妖声音在打颤。他不能克制自己像得了疯病一样,因为那张纸上写着的是:“河若原马妖八百三十一口愿将命交与酒吞大王奴役,换世仇三十七狼妖的性命”
“现在,”大王开口了,依旧是慵懒的声调,舒服的躺姿半分未变。这句话像有魔力似的,治好了马妖的疯病,“我的儿郎们要最新鲜的血肉当宵夜,大概,”他露出了微笑,愈发地纯良起来,“要八百三十一匹马的量。”
只有烛火在诡异地摇晃。
马妖重重地磕了个头:“谢……谢……大王。”起身离开,把门合上。
鬼喜欢的“最新鲜的血肉”就如字面意义一样,刚切下就入口。面对如此可怖的前程,马妖心里更多的却是大仇得报的快感。
因为鬼是不会欺骗的。
因为鬼是不能欺骗的。

“恭喜大王拿下河若原。”蚀钢铁为泡沫的媚音自门外袅袅飘入,一双素手轻轻按摩着强健的胸肌。大王扭了扭身子,舒服地“嗯”了一声。
“我可没说答应了那匹马。”
“大王不是早上才下令拔兵吗?有没有那匹马,不过是多杀一点,少杀一点的问题。”
“哈哈哈哈!”
酒吞大笑。狐妖确实聪明——不是指她借明眼妖都看的出的事拍鬼屁,而是她在之前他拿下三座山头时都未曾在两妖独处时恭贺,而这次却恭贺了。
那片小平原一拿下,他的大江山再无缺口可入。

遮眼布被扯下时,他知道自己生命将要到尽头了。身边跪着的,是同样的等死之人。
在这片跑死一匹好马都无法穿过的土地上,每个村子都要每年贡一个人给那个鬼,以换取畜牲一般的续存。这只是明面上的“约定”罢了,实际上鬼们肆意索取,也没人能反抗。听说刚定约时鬼还信守约定,帮着人驱赶妖怪,平日不扰民,现在看来鬼也会骗人。
寺庙全毁了,剑全折断了。三次人类的大军讨伐,无一不以一座人的白骨京观结束。
这座金箔满地的大殿他来过,有三百二十块琉璃瓦是他亲手雕刻的。这又能如何呢?除了原材料是鬼搬来的,这座大殿一刀一琢全是人做的,能让他免于成为刀下亡魂吗?
也只是熟悉感让他有了点勇气罢了,他抬起了头。多么瑰丽的奇迹呀!那水晶天花板上的雕花就像是仙法栽在上面一样,好几位工匠雕完以后宁可自尽也不愿再动锤,说是锤子雕了仙品再也不肯雕凡俗。但是,这样的神绮却由一群粗野的妖魔享有,它的创造者依旧在被压……恐怖的统治之下,苍天何其不公!画出这副画的人何其悲惨!
等等,画这副画的是谁……
“咯嚓!”
一颗颗人头落地,一蓬蓬鲜血飞起。
小精怪们开始烹饪这新鲜的食材。酒吞坐在王座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鬼们兴奋大叫。他知道鬼们是因为有酒才兴奋,鬼其实不需要吃人,也不觉得人好吃,它们不是那么低等的妖怪了。强壮的身躯,诡异的妖术,不低的智慧,制约鬼的,也只有几个小弱点以及新生的鬼只能从大量的人群的恐惧中出生。
雄壮如雷的鼓声响起,鬼们唱起古老的战歌,其他臣服之妖绞尽脑计大颂溢美之词。酒吞望着天花板出了神。
“大王的这幅画奴家看多少次都为之陶醉呢!”他的宠妃兼谋士的狐妖端着一杯酒,恭敬呈上。
“画乃小道耳。”他一把搂过狐妖。
“是是是,大王可是雄有大略的壮主。用一把小锤子让小人族不再扩张,让一个分身和那个桃子里钻出的天人演过一场,舍了名声得了天人不插手的实利。就是这“村年一人”之贡,也是让大王在妖魔横行时占据了人心呀。您也没有欺骗,定约者是您,条约主语是‘签约之鬼’,您的手下可以不遵守呢。”
养这只狐妖,不就是为了有个聪明家伙知趣吗。酒吞舒心地笑了,把酒一饮而尽。
他的年岁在鬼里算小的,然而他的天赋太高了,手段太强了,短短三百年内一统六百里,称臣者万计。
“大王敢请您移驾去外面一观臣等为您备的礼物。”一只鬼臣前来禀报。
“你是……那个新来的茨木?”酒吞起身,众鬼怪让出一条路。
“是的。”
“为什么不当人要当鬼?”
“当人报不了仇。臣谢大王隆恩,让臣报了生死大仇。”
酒吞点点头。走到外面,只有一片漆黑,连星星月亮都没有。
茨木端上一个发光的月亮石雕,“请大王以霸气碎月,赐大王的万里河山光明。”
酒吞一拳打碎石雕,抓住粉末,跳上殿顶,把粉末泼洒出去。
大地放光,黑暗褪去。
“发光之地,即是大王的国土!”
高高的殿顶上,酒吞放声大笑。

“咚!”
酒吞放下了银酒壶,还是没有开口。
使者是只三头魔,脑袋多智商高,明白这时候不能讲话,安静地跪坐着。
酒吞背过身去,闭上眼,整个岛州的地图浮现在脑海。最好的这一片土地已经被鬼王们分割了,他占着最大的一块。周围的大妖都被清除或赶走,零星的小妖怪不成势力。小人们因为一寸法师去世内乱,境外的人类已经被打破了胆子,靠一件秘宝龟守……不对,隼妖传来信息他们在这农忙时节建新的庙宇,估计有小动作……
但能统治天狗的诱惑力太大了,这种形成社会本身实力也强的妖怪太有价值了。他们本来与河童山妖等结成牢固的联盟,又在海的另一边,谁也不能打他们的主意。不过他们惹上了大麻烦,这几个月内变得太虚弱了……
酒吞张开眼,转回身坐下,大笔一挥,画出一行潇洒大字。
“率五百好儿郎,与星熊大王齐征天狗!”
抄起那方酒吞印,划破手心做墨,鲜红鲜红地印了上去。
“咚!”

这一年的雪下的格外早,格外大。
大江山里没剩几个鬼了,但只要酒吞还能拳碎巨岩,这里就会一直安静下去。
他在画雪景,茨木在一边侍立。他发现这个新手下真的有天分,文化也高,随口唱的酒歌有几句他拍手叫好。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姑娘了。
“如果你没变成鬼,修仙估计也是能一日千里吧。”他随手一点,一朵梅花绽开在画纸之上。
“俗缘不断,仙门不开。若不是大王替臣断了人间因果,臣也不能专心精进。”
“你不用这么拘束,弟兄们在我面前还不是一口一个'俺'。”
“这……”
“就是几天前那个胆子大的人类,来我这求一道减租的开恩,也是一口一个‘俺’,我还不是给了。”
“哎呀,大王,你就别为难我们的小姑娘了。”狐妖的声音传来,“谁都有不愿做的事,就像您不也因为小人们搞出的大动静不得不留下来了吗?”
“有理!有理!一寸那个老滑头有两把刷子,他的后人却如此不堪,让我错失领军的机会。下次见到小人们定要把他们做成鱼饵!”
一只鬼从匆匆跑来,大喊:“大王,来了队人类,说是来纳贡归顺的!”

丝竹之乐,觥筹交错。
酒吞似乎很高兴,这队人抬了一个大缸,看封口就是好酒。
“大王快启封尝尝,五十年的好酒哩!”
“是啊,下了鬼神倒的好酒呀。”
丝竹停,一切都安静了。
“不愧是酒吞啊,一眼就看穿了。”领队惨笑,“可惜太晚了。”
这队人齐齐刎颈,血的味道弥漫开来。
“那么为什么呢?”酒吞盯着自己的酒杯,皱着眉头。
“大王,那人怀里有东西!”有眼尖的鬼看到那领队的衣服中露出一截纸。酒吞取来展开一看。
“各村在下雪之日每村送十对童男女于大王,不服者屠村。”
底下是赫然的“酒吞大王”的红印。
“人类啊,不但骗鬼,连自己都骗呀。”他一瞬间了然了。
那些贵族们压榨平民建庙宇。
所谓可怜人来这里乞讨一张盖了印的纸。
他恨不得捏碎那方印,结果手中的酒杯炸了。“印泥为章,是你们人类发明的诚信之证;建筑庙宇,是构建与神交流的平台。你们用我的诚信骗人,用千百绝望自杀之人的怨魂骗神,真是……”
几道漆黑的身影向这辉煌的大宫殿走来,他们手上的神刃闪闪发光。
“可笑啊!”

谁也没想到酒吞这么厉害,他的手下如此忠诚。
除了那只狐妖见势不妙想溜反而撞上一队僧侣被生生超度,其他的手下,无论精怪还是鬼,全背对着死在酒吞的身前或身后。
酒吞杀死了所有上山的人,那几道漆黑的英魂也被打得四分五裂。
他也灯枯油尽了,二十八道大创口,鬼血流干了,诅咒浸透全身。
人类在进攻时泼了火油,宫殿在熊熊燃烧。
天花板的水晶熏得焦黑,美丽的花儿一朵一朵凋谢。
他闭上了眼睛。

她已经顾不上断臂了,呆呆地跪在酒吞的尸体前。然而她终究没昏了头,发现酒吞的角在发光,脱落了。
她想了想,一咬牙,折下自己的角,安在尸体上,抱着那对角跑了。
向那远征军的方向。
跑到海边时这里已经大乱了,人们悲哀地发现失去了鬼的压制,各路野心勃勃的妖怪带来了更大的灾难。
茨木为了避免把那对角在渡海时搞掉,把角埋在沙滩的一个隐蔽角落。
月亮升起,一道身影出现在沙滩上。
她是鬼。
她记得酒吞的一切。
但她终究不是那个大王了。
爬上石坡,她望向来路。月明星稀,多日的大雪停了。石坡下是一大片西瓜田,远远地,连山连成一条黑线,就像头发一样。
她回头离去,扬起一头橘发。

历史因无人执笔记下成了怪谈,很多事在口口相传中变了形。唯一还算没被扭曲的太多的,只有那座宫殿的名字“伊吹殿”。可惜那座宫殿的最后影像也毁于炮火。
“咚!”
……
“咚!”
“你看你看!”西瓜献宝似地捧起印章。“上好的宝玉,声音清脆,能卖不少钱呢!”
“喔喔喔!养你个小鬼还挺有用的嘛!我去去就回,你把地板上的‘酉’什么的擦干净。”
看着匆匆飞走的巫女,西瓜抿了口酒,开心地笑了,全然不在意找回那印章费了她多少辛苦。
她记得昨天晚上,烂醉的巫女拎着她嚷嚷着:“睡在外面感冒了怎么办?”最后把她塞进巫女最宝贝的塞钱箱。
精致的火炉,也比不上她的怀里的温暖。西瓜等这一份温柔几千年了。

所以多年后巫女的葬礼上,西瓜哭得最伤心。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19-9-3 21:59: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天祥的这句诗一直如细线一般萦绕我的心头。我不得不写一篇故事来消解。一个酒杯能无限地涌出酒来,可每次只有一小滴躺在杯底,要不停地不停地舔舐。复杂的味道刺痛舌头,想要远离却又不断地想品尝。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14: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9-9-9 14:46 编辑

文天祥这首多慷慨悲壮,当然也不免苍凉,遥看故国的那种心境和萃香回望旧土时的心情多少有些异曲同工。中间文字很有山大王的感觉,只是遗憾每个场景之间相对有些独立,没什么过渡,一跳就过去了,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习惯如此。当然只是我不太习惯这种方式而已,具体如何还是看楼主自己觉得怎样好。
另外词中的一线青如发原出自苏东坡的《澄迈驿通潮阁》,也是苍凉无限,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康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18:52: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稗田夏木 at 4小时前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9-9-9 14:46...

感谢指正
跳跃确实是我的思考习惯,不自觉就代入了笔下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这是叙述方面的问题了,愿意学的话都可以去学,去改。虽然自称是萌新但文笔意外地很不错啊。  发表于 2019-9-9 21: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16 07: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