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27|回复: 13

[中短篇] 《天地间的星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9 0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十块钱馋出来的作品,别指望有多好。
这里引用了幻想乡是海螺小姐时空,因此相同的日常不断重复,而外面世界来到了二十三世纪,《银河铁道999》的世界观。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00: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话:
又一次,太阳已经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侧了。同样的场景,不知道在幻想乡重复多少次了。此刻正是万籁俱寂之时,鸟儿归巢,虫儿回乡。就连在这里生活的所有生物,都走向沉睡了……
克劳恩皮丝玩耍了整整一天,也要回家睡觉了。不过,她现在回不去自己的家:像一个来自地狱,留学幻想乡的学生一样,她也在幻想乡找了一个出租房,作为自己的临时落脚点。虽然她没有付给房东一文钱(她也没有收入),不过仗着自己的主人是地狱的老大,以及冬天免费的地暖,房东也没怎么为难她。没错,克劳恩皮丝就住在一栋破旧的和式房屋的地板下面,在木头支柱和土壤之间铺了一张地铺。而这间房屋的也很好找,就在博丽神社主殿的旁边……就是博丽灵梦的家。
因为自己是地狱妖精的原因,自从来到这里之后,灵梦家的地板一到晚上就开始发烫。走在上面都会感到脚上又闷又热,不一会儿就开始全身冒汗,无法入睡。这种问题冬天还不明显,不过现在可是夏天。虽然给屋主造成了这样的困扰,不过克劳皮根本不在乎。“这种事就让那巫女自己解决吧,我才不管呢!”她这么想着。
也是因为白天玩的实在太累了,克劳皮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夏天炎热又潮湿的气候对她来说不过是小儿科罢了,她可是来自地狱的妖精,那里比这里热多了……
“铛、铛、铛!”头顶上传来一阵敲击声,似乎是有谁正在拿东西捅地板。
“八不成就是灵梦晚上睡不着了,把问题怪到我头上来了。”克劳皮心想,翻个身继续睡,“天热怪全球变暖去,怪那些坚持化石燃料的家伙去,找我麻烦干嘛。”
“铛、铛、铛!”
声音越来越大了,逐渐以仿佛要捅穿地板的力度狠狠地往下戳。克劳皮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她翻个身,从地板下挣扎着爬了出来:“博丽巫女,你要疯啊!大晚上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不好意识,今天晚上神社搬迁,所以没办法留别人住宿了。”博丽巫女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说着,“你也收拾收拾行李,准备到山脚下的暂定客栈过夜。”
看着博丽巫女忙前忙后的样子,显然她也对这件事感到很烦躁和恼怒。“这是怎么了?神社要废弃了?”
“正是如此。”
“好端端的干嘛这么折腾?”
“没什么,就是妖怪贤者们又开始作妖了……要我给外面世界的异变擦屁股。"说话间,博丽灵梦把自己的枕头、被褥都塞进了自己的塞钱箱里——那是钱箱最满的那一天。在检查一遍周围的房间确定已经全部收拾完毕后,她一口气把行李从地上搬起来,然后慢慢悠悠地往外飞去。
听到这里,即便是妖精,也大致能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了。妖精们不喜欢也不擅长应对严重的问题,她们只喜欢轻松活泼的事,就像她们本身的天性一样。克劳皮看着神社的巫女飞远了,一转身钻回了地板下,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地板下的空间很矮小,克劳皮在收拾的时候不止一次的磕到脑袋。如果她的主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训斥她小心点儿,老是撞到头的话会变笨的。
克劳皮的行李出乎意料的多,毕竟包含了自己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以至于把包袱皮撑得发胀。克劳皮花了不少时间才把所有的行李整理完,现在,她看着周围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包袱,开始烦恼要怎么搬走了……
“三月精这个时候应该睡了吧,这个时候叫她们帮忙好吗……好。”
想到这里,克劳皮从地板下钻了出来,朝着后面的大橡树飞去,此时,夜空笼罩着大地,把整个森林都划为了星海的一部分……
“桑尼?露娜?斯塔?”克劳皮来到大橡树的树下,朝树屋里喊去。可是,没有回应的声音。她来到树屋的门前,敲了敲门,还是没有一点儿回应。“难不成她们三个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恶作剧吗?”克劳皮这样想到,不过她很快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她飞到窗前,往里眺望——树屋里面早就空无一人了。看来她们三个也早就搬走了。
“该不会博丽神社要爆炸了吧?或者要飞到天上阻止月之民的侵略战争?克劳皮正在纳闷的时候,一声奇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呜————————!”
克劳皮一回头,正好看到一颗流星在天上飞舞。而且,那看上去不是普通的流星……
“喂,你还在这儿愣着干嘛?”博丽巫女的声音把克劳皮叫了回来,“哪都找不到你,原来是在这儿发呆呢。快点回去收拾好行李,准备下山吧!”
“可是,我东西太多了,搬不完啊!”克劳皮委屈的解释道,“明明来的时候还没那么多东西,怎么现在就搬不完了?”
“真拿你没办法,我也跟你去搬吧,毕竟我们以后恐怕不会回到这里了……”
说完,博丽灵梦带着克劳皮回到马上要被废弃的博丽神社。她让克劳皮把行李搬出来,自己在跟她一块搬下山去……
“呜—————!”
克劳皮又听到了那声怪响,她抬头看去,那颗流星竟然朝着神社这边飞过来了。
“快点儿,别磨蹭了!”灵梦催促着克劳皮。“那是什么?”克劳皮一边往里钻,一边问。
“那是名为龙的存在,有的夜晚,龙会从天上的繁星间飞下来,降临幻想乡。他们会在幻想乡的上空不断盘旋,最后飞向博丽神社,从神社前面连接外界的大门穿过,直直的飞入地面的星海之中……”
“不过今天,这层关系要被打破了……”
“什么意思?”克劳皮刚想问,就看到周围的场景已经被流星的光芒给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了!
“再快点儿!”灵梦的声音也急躁了起来。克劳皮钻了出来:“这是最后一件了!”她大喊着。
“很好。”灵梦把克劳皮的大小包袱都背在身上,拉着克劳皮往鸟居的方向赶去,那正是流星飞过来的方向!
“呜,呜,呜,呜,呜,呜,呜——!”怪响从流星的内部传来,此刻听起来异常的刺耳。
“快点儿,赶在龙穿过鸟居前飞出去!”灵梦拉着克劳皮,风一般地迎着流星飞去!刹那间,两个身影往下一沉,直直摔在了鸟居外登山的台阶上!巨龙在下一秒就从头顶飞驰而过,风压仿佛可以把头发从脑袋上扯下来一样!巨龙的肚皮下,无数闪着红光、黄光、绿光的眼睛,和银光发亮的龙爪从头顶经过。伴随着“咣——!”的一声巨响,巨龙撞进了博丽神社的主殿,推着化为残骸的主殿一路朝着后山疾驰而去。耳边不断的响起破碎声、金属摩擦声、树木被折断的声音,而眼前,巨龙的肚皮还在不断的从头顶飞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尾巴……
克劳皮妖精的脑袋无法处理这么大的信息量,不过她清楚的知道,曾经的博丽神社,已经彻底地被废弃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9 00: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了,星海和几千年前一样,守护着这片土地。而地上的星海,却在最近,无法回应这份守护了……
残垣断壁肆无忌惮地躺在原本是城市的地方,抹去了人们生活过的痕迹,偶尔有着一丝丝的红光,仿佛是不堪忍受这片黑暗而发出的呐喊。废墟之间有一座高楼仍然挺立在地上,如一位战死沙场的将军,不肯向这惨象低头,将自己的背影留给大地上耀武扬威的敌人。可是,即便再怎么强大的将军,此刻也已经与世长辞了。高楼上如镜子般贯穿上下的落地窗,没有一扇是完整的,没有一个房间亮着灯光。
大楼的入口也已经被掩埋,没有一丝生机。偶尔会有三四个举枪的士兵路过,不过,就连士兵的脸上也是死气沉沉的,还不如没有来呢。
这栋大楼原本是一座囊括了商业街、小吃街、办公中心等构成的商贸大厦。在往日的时光中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来到这里,购物、出行、工作乃至饮食。距离这里不远就是旅馆,可以满足大部分人一辈子的衣食住行。当然,最重要的是,大楼的下部是一座客运铁路枢纽,每日吞吐着上百次列车。“大都会中央车站”,名副其实的城市地标,说的即是这里。不过,那样的时光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车站的废墟深处早就没了当年的生机勃勃,大厅的地板上到处都是碎石,连只老鼠都没有。
“哒……哒……哒……”
在这寂静到可怕的地方,突然响起了高跟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难不成在这种地方,还会有人经过不成?
高跟鞋的主人似乎不是特别急,而是如散步一样悠闲的走过这个大厅。有时,她还会停下脚步,默默地审视着周围的一切。然后,又觉得没什么好看的,就转身走开了……脚步声沿着破旧的楼梯一直往下,优雅大方地绕过所有的碎石。逐渐地,周围的环境变得不再那么破旧,而是有人故意把这里打扫干净。可以看出,他把这里收拾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脚步声来到一条走廊前面,这里已经看不出外面废墟的影子了。走廊尽头侧边有一扇门,门后面透过来光线告知着来人这里就是目的地了。
冯·卡尔文上校一直在这里工作,自从他的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市后,反抗势力就一直不断地跟自己打游击。他对这些反抗者的态度非常强硬,但现在他还不能把他们都赶尽杀绝,为此,他的脑袋一直隐隐作痛。为了能尽快解决这群烦人的苍蝇,他不得不会见一个可怕的存在。那是他在整理被占领前城市的资料时,找到的东西……那是自生物第一次开始想象时,就根植于内心深处的让人恐惧的存在。虽然自己可以强行克制住自己的恐惧,但对方仍然会让自己不停地打哆嗦。无论害不害怕,对方都已经存在于自己的眼前。他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指卷了卷自己的八字胡,顺带整了整头顶上的军帽。要想完成任务,自己就得面对眼前的恐惧!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虽然不知道还有多远,但他知道,对方越来越近。
“吱——!”房间的自动门突然打开了。卡尔文被这突然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不过他好歹还是经验丰富的军人,这点事不会表现出来的:“啊——欢迎你的到来,八云紫女士。”
卡尔文站起身来,迎向屋外的来者。她看上去是一位二十来岁的贵妇,穿着华丽的洋装。这种衣服在别的星球还是有些流行的,特别是能一口气买下一颗星球三成面积以上的土财主暴发户。不过在这里,这种风格的洋装已经过时了近千年了。卡尔文的脑海里想起,以前曾经流行过一种以脑补的中国风为设计元素的洋装。那时的设计师显然没有眼前的这一位优秀,因为下半身华丽的蓬蓬裙与上半身道袍的设计风格竟然如此搭调。
“我们没料到向您这样的存在,竟然会选择步行过来,所以路上的招待怠慢了,这一点还请您见谅。”
“谢谢您的风度,卡尔文先生。”八云紫坐到会客的沙发上,大方而不失优雅的端起茶杯,“我想看看路上的风景,所以选择了这样的出场。”
她当然还有别的出场方式,卡尔文心想。妖怪,在来这里之前一直以为只不过是人们因为心中的恐惧而编出来自己吓自己的存在。虽然宇宙这么辽阔,科技也可以还原出很多妖怪的存在。但那终究只是粗略的复制品而已。眼前的贵妇,正是真实存在的,名为“隙间妖怪”的不可名状之物。只要她想,她就可以突然间从这个房间消失,又突然出现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哪怕是现今最发达的技术,要想做到完美的穿越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什么技术都没有使用。
“从您的住处来这里显然不近,我想您很清楚我们请您来的目的。”
“当然。不过出于礼节,还是请您再复述一遍吧。您也明白,老人的脑袋不是特别好使。”八云紫自我嘲笑地打了个圆场,让卡尔文大舒了一口气。他打开近旁的显示器,播放着事先准备好的资料:
几十年前,银河铁道空间管理局将线路连接至地球的时候,曾经因为经费紧张的问题而将上升轨道修建在山上。具体位置就是朝仓山的东部地区。那里曾经是一个叫做白马村的地方,然而随着大都会的扩张那里在上个世纪已经被彻底废弃了。因此当时的管理局将其作为荒山处理,修建了上升轨道,并入大都会中央车站。然而子那天起,怪事就不断发生。经过那里的银河铁道列车会不时的看见奇异的景色,甚至是不明飞行物。但这些不明飞行物只是和蜃景一样,无法对列车的正式运行产生影响。所以,管理局并没有重视此事,而是继续放行列车。
“这是外面世界官方的发言,为了安抚乘客的客套话而已。对这件事的解决没有任何意义。”卡尔文转过头来,看着八云紫。后者歪了歪头,露出来一脸无辜的表情。
“事实上在开工的时候,管理局就已经知晓了,这里的空间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扭曲。从四维方向上,有一个从三维空间无法感知到的地方。那里生活着令人恐惧的存在。列车从那里经过非常危险,一旦开进那个空间,那么以现在的技术,根本不可能及时救援。列车上乘客会在被找到之前,被那里的妖魔鬼怪吃的一干二净。”
“管理局的负责人很清楚这一点,并设法与那里的住民达成协议,让宇宙列车可以安全的通过那里。虽然不知道协议的具体内容,但我很明白,列车经过那里的时候是受到相应保护的。”
“那这跟我这个妖怪婆子有什么关系呢?”八云紫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卡尔文感受到一股被无视的怒火,他强压下了这股愤怒,冷冰冰地说:
“你不要在继续隐瞒了,八云紫女士。我们很清楚您的所作所为。”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哦。”
“告诉我,999号被藏到哪里去了?”
“在几个月前,999次停靠地球的大都会中央车站时,在开进上升轨道的时候突然失踪了。根据列车的电脑发回的信息,‘线路中央出现未知建筑’,之后就音信全无了。我们一直在寻找999次超特快。直到现在才从上一任管理局的机密档案中知晓此事。”
“你是想说,是我把你们的那个什么999给藏起来了?”
“这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卡尔文抓住了八云紫话语中的把柄,“管理局的档案中,明确的写明是您完成了相关的交涉。按照规矩,如果列车因为贵方的原因失事,那么您确实应该为此事负责。我想,你没有逃避责任的选择。”
八云紫听到这里,脸色已经有些认真了,她握在阳伞上的手指微微使劲,柳叶弯眉也慢慢拧在一起:“说说你们有什么打算吧。能配合的地方我们会尽量配合。”
“识时务者为俊杰,八云紫女士。”卡尔文缓缓地说出自己的条件,他已经确认眼前的怪物其实对事情的真相了如指掌,只是在故弄玄虚罢了,“我们希望能前往你所管理的那个地方,对宇宙列车失事的原因进行调查。到时候,只希望贵方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不要干预我们的调查研究即可。”
“要是我拒绝呢?”
“您没有拒绝的选择,这件事您比谁都清楚的。”卡尔文攥住了这个扭转胜机的关键,他知道自己可能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过,他已经下达了一个基本的命令,如果自己死了,就摧毁这颗星球。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僵持不下的状态。“如果你怀疑我们暗自扣下了你们的什么东西,来找便是了。幻想乡随时欢迎你们的光临。”八云紫退让了一步,然后微笑着抱怨,“上一任的管理局才不会把老人逼得这么紧呢。”
“遗憾的是,上一任管理局已经化为历史了。”
“所以,你们的那个什么特务,什么时候能到?”
“请放心,特工米伦先生已经到达,幻想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9 14: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篇幅有所节制的话我感觉不止十块,自信一点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3 21: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这个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5 00: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5: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话:

距离地球还有几十分钟的“车程”远的地方,一个信号灯正在闪烁着,伴随着131号列车全速通过,信号灯由“进站减速”的黄灯变为“区间闭塞”的红灯。同时,进站的方向上显示了一串信号——翻译过来就是“地球区间现有01班列车,请停靠大都会中央车站的列车注意。”当然,现在的情况是,等131号飞离了地球,都不一定有一班列车会来过此处。在131号的六号车厢,一节卧铺车厢内,不时的有一道银光闪过车窗。
米伦正在摆弄着一枚银币。他不时的把银币抛起,然后接住,看看硬币的正反面。很多人也有着这样的癖好,用抛起的硬币来占卜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走向。不过,这对于米伦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迷信的说法。因为银币的正反面对初始条件的要求很大,只要确定抛起银币的时机、方向、风向、飞行时间和落下的距离,就可以确定硬币落在手中的正反面。这就像是命运一样,如果去偷窥女温泉,那结果是一定会遭到女生的毒打的……米伦已经可以确定硬币抛起的所有变量,每次接住时只是在确定硬币落下的结果和自己确定的是否正确。至今为止,准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一般的变量早就让他提不起兴趣了,而在列车上,有一个变量给自己的抛硬币游戏带来了一定的挑战。
位于自己上铺的是一个年轻女孩,看样子也才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个年代女孩子一个人出来旅行显然不是很安全,不过她显然毫不在乎。穿着短到下胸腔的牛仔外套,露着里面黑色的连体紧身衣。下半身则是蓝色热裤,大腿上则是一双高到大腿根部的深蓝色紧身高跟靴。不过,米伦也并不担心上铺这个女孩的问题。一方面是他不关心,另一方面就是根本没有人会想对女孩有非分之想:在女孩用牛仔帽盖着的熟睡面容下,是一张留着口水、发出巨大鼾声的大嘴。在你见到她之前根本没法把鼾声如雷和女性联系在一起,米伦甚至好奇那纤细的腰间是不是安装了一个声波武器,就连车厢都仿佛在伴随着鼾声颤抖。不过,她在这里正好,自己的银币受鼾声的震动这个新变量的影响下,结果也开始不确定起来,这在某种程度上为自己的游戏带来一定的挑战性。米伦这么想着……
“嘟噜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噜噜——”
米伦手臂上的通讯机传来一个信号,让他差点弄丢了自己的硬币。他马上从座位上走开,钻进列车的走廊隔间,打开微型通讯机,用藏在衣领上的喇叭朝里面回应。
“卡尔文上校?”
“米伦,你到哪里了?”对话的另一头是冯·卡尔文,地球方面的负责人。他此时显得很焦急。
“我的列车因为会车所以延误了一些时间,现在距离地球已经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了。”
“很好,听我说,我已经为你接下来的任务做好准备工作了,对方已经同意为我们的行动提供一定的帮助。不过,这不代表对方会在其他地方给我们的行动设下绊脚石。现在地球上的反抗势力正在进攻,我们怀疑背后有着一定联系。总之,你前往幻想乡的计划稍微推迟一段时间。不过仍然在131停靠大都会站的24个小时之内。在停车后,你就赶到车头处,等待进一步指示。”
“了解,我一定会顺利完成任务的。”
“好极了,我们能否找到999号,就看你的表现了。”卡尔文的声音露出来一丝的满意。
关掉通讯器后,米伦再次准备返回自己的座位时,发现他回不去了:
几个醉醺醺的士兵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坐到了他的座位里,不断的拿着自己刚刚赚得的军饷大吵大闹,似乎是在餐车开庆功会之后,意外走错了车厢。
米伦走到附近的位置坐下,他不打算跟这帮粗鲁的家伙费事,哪怕他有这个本事。现在他只想等这几个家伙离开,然后去拿自己的行李——他本想头下车前在检查一遍的,不过现在没时间了。
车窗外那颗泛着蓝光的星球越来越近了,列车也开始逐步转向了,这说明列车已经开始进入入地轨道,准备开进大气层了。不过,那几个醉汉还是没有离开的打算。米伦已经觉得等不了了,为了任务,他只得硬着头皮往上走,拿回自己的行李了……
“吵死个人了!”从上铺的方向,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让人觉得她可能受过河东狮吼的相关培训……一直睡在上铺的女孩扶着栏杆,从床上蹦了下来,指着那几个醉汉就骂,“你们这样也算是男人吗?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连觉都睡不好了!车上还有别人呢,你们都没想过会打扰到别人吗?别人睡觉时保持基本的安静是基本的常识,这你们都不懂吗?你们的父母是怎么教你们的……”
听着那种骂人的声音,米伦不觉得感到一阵阵的苦笑:你刚刚的呼噜声完全就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啊……真是的。不过还好,没等骂完,那几个醉汉竟然起身离开了,看来也是受不了这样一个“泼妇”闹事吧。
“好大的声音啊,现在这个年代不流行这样野蛮的女孩了。”米伦自然而然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伪装成自己只不过是刚刚回来的样子。
“切,像那样的家伙死了算了。”女孩厌恶地转过头,“反正这一站我也下车了,你也不用忍受我这样的家伙了。”
“哦,你是在大都会站下车吗?”米伦有些意外,女孩上车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与对方说话,这时自己反而好奇起来女孩的目的地来,“那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了,你要去那里做什么?”
“还能因为什么?”女孩反问道,“当然是999号了。”
“999号,那不是一列失踪了的火车吗?我记着就是在大都会站……”米伦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不是在大都会站失踪的,而是进站之前就失踪了。虽然官方发送的消息是在大都会车站失踪,不过就后来乘客们的回忆说,当时999号并没有停靠在99月台。所以,那班列车一定还在地球附近,准备着停靠大都会站。”
“就算是停靠了那里,你也不一定能登上那班列车吧。你有999的车票吗?”
“又不是一定要靠车票才能搭乘999号……”说着,女孩从自己的行李中——一个肩包里翻出了一张“票据”,“这是只有我能使用的东西,别人是用不了的。”
米伦接过票据:“资格选拔测验合格证书:S·F·美达鲁麦娜经由银河铁道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局空间车站支所测验,全科目合格,取得乘务资格,以本文为证。持本证书者可照其意愿搭乘任意列车并成为正式乘务员……你是银河铁道的乘务员吗?”
“没错,我在战争爆发之前就考上了正式乘务,不过那时999号已经失踪了,仿佛是知道战争即将到来而躲起来了一样。不过我的志愿只有999号一班列车,只有那一班车才是我志愿去工作的地方。”美达鲁麦娜认真的说。
“这也太任性了吧,在这样的世界里追寻着一个已经不知所踪的列车有什么意义。”米伦把证书还给了美达鲁麦娜。不过,银河铁道管理局一直是很任性的一个势力,也许这样的员工反而很配得上这样的公司……
咣当——!
列车的车轮与上升轨道发生碰撞,速度也开始越来越慢。这说明列车已经正式降落到地面上了。大概经过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列车周围的铁轨已经彻底铺展开来了。伴随着轮缘与铁轨摩擦的声音,列车在进站之前不断地变动自己的轨道,直到进入正确的股道——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事实上,大多数铁轨早就因为战争失去了原本的作用,根本没办法通车。就连车站也是只有三条股道可以供列车通行。列车会停靠在97号月台,在经过24小时的停靠和检修过后,就要离开了。
“看来我该下车了,有机会再见了,先生。”美达鲁麦娜站起身来,向米伦微微欠了欠身,转身朝着列车的车门走去……
“嗯,有缘再见吧。有梦想是件好事,特别是在这么个时代……”米伦默默地祝福着,从车窗看着时间。估算着现在基本上想要下车的乘客已经全部走开之后,他搬出自己的行李,一个大皮箱,沿着列车的通道,朝着车头的方向走去……
第五节车厢过去了,没有问题。第四节车厢过去了,没有问题。前面的车厢那里站着一个乘务员,看到米伦正朝着前面的车厢走,顺势就拦了下来:“这位先生,前面的车厢禁止通行,请回吧。”
“不好意思,我约了朋友在前面的车厢碰面。能不能通融一下?”
“前面的三节车是邮政列车,难道您的朋友要跟您在一堆的快递之中会面吗?”乘务员露出了一丝冷笑,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米伦看到,他的一只手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黑色的枪……
“这位先生,前面不欢迎您,建议您还是请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5: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5: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稗田夏木 发表于 2019-9-9 14:08
如果篇幅有所节制的话我感觉不止十块,自信一点嘛。

是要缩短篇幅吗?我在第三话试试吧。

点评

差不多是这样,楼主想投稿的话很多同人刊物都可以试试。不过它们基本都有字数限制。  发表于 2019-9-17 22:5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7 15: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您的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15 14: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