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87|回复: 3

[短篇楼] 想传达的东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3 17: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为赛博朋克世界观下的幻想乡
可能会出现对角色的不同理解
请当成一个不一样的故事来看待吧

“土星逆行又称水逆,在过去的占星师之间是一种预兆厄运到来的现象。这个我们在三月份的时候提到过一次,现在我来告诉你们我上次没讲到的知识,在以前的罗马神话传说之中,因为水星运转速度极快,所以用信使之神墨丘利命名。而墨丘利的多个身份中包含信使、商业、交通之神。所以占星师认为水逆期间,通常会出现文书错误,信息丢失,机械故障等等问题……”慧音在讲台上向着台下众多的孩子们教授着课程。
虽然说是台上,不过也只是一块能看见课堂情况,能够接收这边语音的投影屏罢了,投影仪上面还装着外露的录音笔和摄像头。课室里也坐着几乎近百位衣着不一的贫民窟孩子,课室则是一个顶部保存还算完好的飞船残骸,电灯也是靠着周边居民捐赠挂上去的简易太阳能LED灯,整个课室都散发着冰冷的白色灯光。
而为什么贫民窟会出现这样的教室,只是源于一年前慧音说要普及教育和知识,说要来贫民窟授课,而作为陪伴慧音多年的人,同时是最了解贫民窟的妹红当即二话不说就表示不行。“贫民窟确实有黑帮维持秩序,可是你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闯进来表示要上课和羊入虎口有什么区别!?”“反正妹红你会帮我的不是吗?”“……(手指靠近嘴唇发现手里没烟不得不挠头的表情)”“那就这么定了,要知道教育可是不分贫富贵贱的。”
最后实在是坳不过慧音,折中的使用了这样直播一样的方式。
妹红这个时候坐在教室外面抽着电子烟,现在的幻想乡真货香烟早就已经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了。像妹红这样的电子黑客每个月如果不去干见不得人的活或是帮人做枪手,收入用来保养自己的工作硬件后或许连果腹都不成。
不过好在现在有了帮慧音布置教室这个工作,自己也算是有理由能从慧音手里心安理得的拿钱了。拿出自己的手机浏览新闻,妹红随手打开了自己下载的一个文文新闻APP,这个APP以前倒是有很多见解犀利、报道一针见血的新闻,不过似乎是记者被威胁过之后,和幻想乡里大部分的新闻杂志一样,都开始转变为八卦和追星报刊。而且这个报刊还是转型最快,最先在幻想乡动用了狗仔队的刊物。
不过浏览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妹红总算快速划过去,就像以前的人不会多看一眼掉在地上的八卦小报一样,不过用脚踩变成了用手滑过去而已。
“好,那么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大家下课~”听到教室里喇叭中传出结课的喊声,妹红挠挠头收起手机,站身往教室走去,此时课室里不少学生已经陆陆续续往外离开了。妹红在靠近讲台的位置靠着墙壁,耐心等待孩子们离开。待到孩子们都走光了,妹红才开始收拾起讲台上的投影器等物件。
收拾好东西走出飞船残骸教室,站在飞船残骸前看着远处折射玻璃色的城市。妹红把手里摩擦到表面喷漆都已经尽数脱落的电子烟靠到嘴边,按下按钮。呲——雾化芯的反应声随着烟雾转入电子肺部,然后被妹红吐出,转瞬消散开来。不过似乎就像是预示着什么一样,距离贫民窟不远处轻轨经过时,妹红的手机震动起来,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份未知用户发来的邮件,而且是自己的工作邮箱。
对一名黑客来讲,工作邮箱收到未知用户的来信,那就基本意味着来活了。
划开屏幕,同时将手机插入自己左手臂上的接口,手机的折叠屏幕弹开,一台微型电脑出现在妹红的手臂上。屏幕上的画面不断闪烁,这不是出现BUG ,因为手臂上的接线已经和妹红的脑内神经连接了,右手反而可以用来警戒周围情况。打开邮件后下意识的开始查看发送IP地址并尝试回溯,不过仅仅一秒后妹红放弃了这个行动,对方的IP在冰墙之中。这种只用大型公司才会动用的高级防火墙系统也说明对方间接告诉自己。“干好你的活,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看起来这次事情会变得很复杂了。”妹红收起手上的手机,转而变成单纯的查看邮件内容。邮件内只写了一句话:“于蓝弦咖啡厅15座等候摩卡,蓝西装敬上。”
妹红看完信息,收起手机,抽了一口烟,让自己的思绪随着渐渐消散的烟雾飘向已经开往远处城市中的轻轨,同时自己也向着城市的方向走去。


此时在幻想乡的城市区域的一栋大楼中,射命丸拿着一份电子档案快步走向保安处,走廊上凡是见到射命丸的人纷纷鞠躬或是点头,而射命丸并没有多看这些人一眼。
来到保安处,射命丸并未敲门就自己推开门,站在门口对着保安处的所有人喊道:“犬走椛在吗?”
“在。”一位白发义体人站起身,头上还带着一顶贝雷帽。这位被射命丸叫做犬走椛的义体人走到门口看着射命丸问道:“射命丸总编,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办吗?”“当然了,不然我不会自己亲自来,资料在这里,你按照上面写的去办就行。另外记得给我买块移动硬盘,要1Xero Byte的,不用立刻给,一星期内交给我就行。”说完,射命丸把资料交到犬走椛手上,确定犬走椛拿稳后自己才缓步转身离开。
犬走椛拿起资料,划开屏幕,上面写着一道文字:“去东区火车站接人。”
“真是罕见,文大人居然要我专程去接一个人,难道是妖怪山那边来的吗?”犬走椛在脑内默默思索着,然后继续滑动屏幕,看看自己要接的是什么人。屏幕上浮现了一个人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梳着一对显眼的双马尾,下面附有一行字:“姬海棠果”
“这个名字,我好像有印象。”犬走椛快速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脑内资料库,然后在千万分之一秒内搜索到了相关资料,这人是射命丸文就读高中时的同学,也是同一个故乡的邻居。下一秒犬走椛结束了自己的思考,转而收起资料向着楼外走去。不过犬走椛不知道一点,此时在大楼的射命丸办公室中,射命丸靠着监控录像看见自己走出大楼后才摆出放松的表情靠在椅子上。
不过休息不到两秒,射命丸坐起身开始敲打桌面上的键盘,发送了标题为一个演员即将入场的邮件,收件人上只填写了三个字,贫民窟。
然后看着屏幕上的邮件,射命丸自言自语道:“之后就让我看看吧,你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
去往火车站的路上,犬走椛一边思考为什么总编要派自己去接她的这位老乡。一边轻轻扭转方向盘避开道路上八云智能公司的车辆。“虽然主编是一位社交老练的人,不过为什么她会这么注重这次的新人?明明以前公司来新员工都是爱理不理的。难道这次的新人是和大公司有什么联系的吗……”
车子运行的速度比犬走椛缓慢思考的速度要快得多,转眼间已经来到了火车站。虽然犬走椛能够以更快的运算速度思考,不过那个只在战斗的时候才会用上。平常为了不让自己因为运算速度过快,让自己无趣到必须建立一个人格和自己在脑内下棋,像犬走椛这样的义体人都不会把自己的运算功率开到最大。
在火车站的停车楼放置好车子,确定经过AI加密程序后犬走椛才开始向着火车站的月台走去。路上犬走椛与许多和自己相仿的义体人擦肩而过,其中一个留着一头长发,发色和自己一样是银白色的义体人在自己的储存空间里占据了一点内存。“那个不是藤原氏么……”犬走椛在心里这么想着。“那位似乎是在某些大公司间很有名的地下黑客,我记得总编某次和我提起过她最近在和寺子屋教育机构合作……”
“那个?你好?请问你叫犬走椛吗?”
“嗯?”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因为降低了运算功率没有注意到另一边有人向自己靠近,犬走椛回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少女提着行李箱向自己走来。“发现目标。确认姬海棠果出现。”
“?”对方似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犬走椛的打招呼方式。看见对方的反应,犬走椛眨了眨眼思考到。“难道对方是第一次见到义体人吗?”
不过还是走上前去迎接对方同时说道:“您好,我是天狗集团旗下所属的义体人,编号104▪5。您可以叫我犬走椛,我是接到射命丸总编的指令来接您的。”
听到犬走椛的自我介绍姬海棠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面带微笑伸出手说道:“你好,犬走椛小姐。文她和我说过你会来,谢谢你来接我。”“客气了。那么请跟我来这边。”在犬走椛给姬海棠带路前往停车场,不过在两人走出车站的时候,一个老妪模样的流浪者靠了上来,伸出一双脏兮兮的手求乞施舍,犬走椛本想在对方靠近之前挥手驱赶,不过身后的姬海棠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先是拿出纸巾帮老妪擦手,然后还拉着对方坐在一张长椅上,期间还不断的问老妪一些生活上的问题,同时拿出一块饼干给老妪吃,自己则是在记录着什么。
犬走椛被姬海棠突然的行动迷惑了,但是罕见的,犬走椛又很好奇姬海棠想干什么,于是走到长椅旁边站着,同时翻出自己口袋里皱皱巴巴的员工手册假装自己在看书消磨时间,同时连接了一下网络,在辉针集团会社的购物网站订购了一个移动硬盘,收件人填写是射命丸文,然后慢慢等待姬海棠的采访结束。
期间还有几位路人注意到这里的采访,不过因为好奇询问犬走椛,从而得知是天狗集团的时候,路人都露出了厌恶的目光。“不就是那群八卦记者吗?”“就是,一天到晚只知道乱扒新闻的。”“没错,以前还能看见一些正常的报道,后来居然变成了幻想乡最大的狗仔队,切。”
犬走椛没去理会这些言论,姬海棠则是因为专心采访老妪,也没有听见。只是在她们都离去的时候,犬走椛的电子义眼扫了一下她们拿在手上的手机,上面显示的似乎是她们关注的公众号发布的偶像最新动态和行踪。
待姬海棠采访完,搀扶着这位老妪离开后,姬海棠看向犬走椛问道:“请问犬走椛小姐,这里附近什么地方能够快速买到一份天狗集团的报纸?”听到姬海棠的问话,犬走椛在自己资料库中快速搜索了一下,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通讯机切换成平板模式,然后打开了一份公司内部的APP报纸软件递给姬海棠。
此刻犬走椛从来都没有想过今天这个在自己面前皱着眉头看新闻的人,日后能在幻想乡搞出多大的动静。


此时妹红已经来到了咖啡厅,这个车站前的咖啡厅现在人满为患,不过唯独有一个座位空了出来,妹红走上前去一看,正是之前邮件里提到了15号座位。
左右查看周围环境,并没有看见任何人穿着蓝西装。妹红索性就这么坐下,划开桌面上的自助点单器,点击需要一杯摩卡。不过就在点下订单的瞬间,整个咖啡厅的色调突然为之一变。周围所有的人面部都蒙上了马赛克,就连说话声都无法听清。
“……这可真是大手笔,蓝,你就在我面前吧。”见到这样的情况,妹红并没有惊慌失措,因为这个手法妹红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整个幻想乡能在自己面前制造这种大型屏蔽信号区域的人屈指可数。
“看来八云大人没有找错人。藤原妹红,这次我们长话短说。”声音从妹红对面的真皮沙发椅上传出,此时周围的马赛克开始交替融合,最后在椅子上形成了一个金发义体人的模样。这名义体人只浮现了上半身,但身后隐隐约约能看见数条大型导管。这位便是妹红口中的蓝,八云智能公司的大型人工智能之一,代号九尾狐。不过九尾狐这个名称也是略带讽刺性的,原因只是因为八云蓝身为特种功能化义体人,需要在脊柱链接数据导管来维持增加功能,而蓝身后的数据导管正好有九条,项目负责人便给蓝取了这么一个外号。
“呵,每次见到你这个样子,都会想八云公司还真是有钱,能支撑你这样的大型人工智能。像这次这样来委托工作,还真是罕见。说说吧,这次要我干什么?不过你应该知道我最近和寺子屋有合作,如果是脏手的活帮我推掉就好。”说这话的时候,妹红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尽量不让对方感觉自己有被冒犯和讽刺。
听到妹红的回答,八云蓝的投影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波动,随后缓缓说道:“并不是脏手的活,我们是希望你帮助我们调查一件事情,数月前我们公司的物理研究部和河童化工厂遭到不明攻击,部分资料出现了被窃取的迹象。奇怪的是我们无法追踪对方的IP和攻击来源。本来我们以为只是某位黑客的随意发泄,但我们依然提高了警戒力度,就在今天早上,我们再次发现了有人入侵了,当我们尝试及时追踪攻击地址时发现,我们陷入了一个数据迷宫,对方反向利用冰墙的出入方式给我们设下了陷阱。等我们破译了迷宫时,对方已经逃之夭夭了。”
“……听你的描述,莫非对方是有特符代码的么。”听八云蓝描述妹红收起了自己吊儿郎当的模样,开始认真听八云蓝接下来的叙述。一个拥有特符代码的黑客攻击大公司,就好比有人有了一点实力就妄图去刺杀美国总统一样,这种能直接触怒高层稳定,甚至导致灰色黑色地带震动的行为,是黑白两道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看见妹红有了正经的神情,八云蓝缓了缓,然后继续说道:“接下来才是重点,我们重新整理排查被盗窃的资料时,发现对方留下的一封预告文档,上面写着:‘水星逆行时,墨丘利的信丢失于天际,一切发生于落日淹没之时。’接着我们才发现黑客入侵的时间都是水星逆行的日子。对方似乎都是挑准了水星逆行的日子来攻击我们,而下一次水星逆行的时间是11月,现在是7月。我们的委托很简单,找出这名或者这群团伙。”
听完对方的委托工作,妹红眨了眨自己的电子义眼,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接受这个任务,随后说道:“我如果不接受这个委托呢?”
“你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们就默认你接受了委托了。因为你了解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不接受委托或是泄露发生了什么事情,那我们无法保证寺子屋会发生什么。”八云蓝用冰冷的语气回答到。
“……”妹红掏出了自己的电子烟吸了一口。不知是不是因为投影仪器的缘故,烟雾挡住了妹红的脸庞让八云蓝无法看见妹红的神情,而在烟雾下妹红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
待烟雾散去,妹红的神情恢复如初。
“这个委托我接受了,不过我无法保证能够找到黑客,毕竟你们连个像样线索都没给,幻想乡里任何人都有可能攻击你们。”妹红的这番话语听起来像是讨价还价,不过对面的八云蓝露出了一个理解的表情然后说道:“不,我们这边正好有线索,对方似乎没意识到我们如此快速反应的还击,他们留下的文档也没有清理干净。我们提取出了文档的建立用户和账户信息,发现对方似乎是在使用几年前我司生产的量子电脑作为传输与中转终端,而那种电脑现在只有……”“贫民窟存在,几年前你们就大力在城市里推广新的量子电脑了。”“正是。”
妹红再吸了一口电子烟,也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找上自己,因为自己正身处贫民窟,是调查黑客所在的绝佳人选。不过就算知道了对方身处贫民窟,调查也难如登天,先不说贫民窟的众多黑帮势力,虽然他们袭击大公司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在不透露发什么什么的情况下要调查他们的所属范围已经是难上加难。袭击的黑客说不定还是仅仅在贫民窟有一间空房和旧电脑用来工作,平时都住在城市之中。各种不确定的可能性叠加在一起,找到黑客的可能性如同大海捞针。
似乎是发现了妹红犯难的模样,八云蓝嘴角勾起几乎不可见的微笑说道:“别这么担心,只要你不泄密,我们也不会拿寺子屋如何,你如果任务失败,代价不过是我们会想办法让寺子屋解雇你而已。”
听到八云蓝的补充,妹红又是深深吸了口烟,表情看起来稍微有些放缓。此时妹红想到:“只要慧音没事就足够了,不过要是没了这份工作……看来又得找小铃打工了。”
虽然是幻想乡最先进的人工智能,八云蓝也无法在不入侵义体的情况下读取别人的想法,但是接下来八云蓝补充了一个信息。
“藤原氏,通话就到这里吧。之后如果有什么进展或是联系,就用邮件沟通。另外还有一个补充消息,对方上次袭击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这次则是一小时前,也就是6点钟。希望这些消息能对你有帮助。”说完,组成八云蓝的马赛克开始消散,妹红周围的场景开始渐渐恢复,变成原来的咖啡厅。
不知道是不是八云蓝消失的太快,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妹红听到最后信息时疑惑的表情,此时妹红皱起眉头,满脸都是疑惑的神情。而妹红内心则想着:“奇怪,这两个时间怎么都是贫民窟下课后一小时左右的时间……这是不是掐的太好了……而且预告的信息,落日淹没之时,贫民窟下午下课后一小时也正好是太阳完全落下的时候……”
想到这里,妹红猛地站起身,向咖啡厅门外走去,现在是七月,距离11月还有4个月的时间。走出咖啡厅,妹红看着城市里充斥的霓虹灯和投影广告,向着城市里寺子屋教育机构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今天是距离自己带姬海棠这名新员工回来一个星期的日子,犬走椛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看着跳动的电子日历这么想着。虽然自己已经见过很多入职的员工,不过像姬海棠这样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见。
毕竟姬海棠是自己见过入职一周以来,最会制造麻烦事故的人,还能留在公司里的人。天狗报业公司之所以能在幻想乡里立足,一个是依靠从不报到大公司和政治上的新闻来确保安身之所,另一个是大力发展八卦和小道消息来博取眼球。
来到公司后,姬海棠先是花了一周时间每天早上查阅了幻想乡的各种报纸,因为数量太多还拜托了犬走椛来帮忙,而且每天下午还出去四处走访调查,晚上专心写报道。虽说新入职的员工确实一般会比较忙,不过像姬海棠这样带有没事找事干感觉的,犬走椛是第一次见。
在姬海棠浏览完全部报纸后,还特意拿着天狗集团由射命丸负责的第一篇报纸跑去和现在的射命丸总编讨论什么了。
虽然犬走椛难得的因为好奇心跟上去站在门口偷听,不过也只听到寥寥几句。
“文!你以前不是告诉我要……怎么现在你……”
“时代变了,果,我就是被……改变了的……”
“……!……那好!你看着!我……”
“好啊……”
因为自己的接收器不是窃听型号,犬走椛并没有听出特别详细的语句。
不过随后的第2天,姬海棠就通过自己之前和老妪的询问以及这几天的走访调查,报道了一个政府不作为,大公司飞扬跋扈,同时流浪汉泛滥城市内治安差的新闻。
这差点把集团的大楼让给人炸了。
好在报道发布仅仅1小时就被撤回锁定,为此姬海棠连着两天都被自己架在大楼不给出去,怕的就是一出这栋楼就给人拐走。
虽说是射命丸总编发给自己的命令,不过第三天不知为何又松口表示可以让她回去,不过另外多给了一个指示:“犬走椛现在开始你得24小时护送她,保证她的安全。另外在姬海棠到家的时候,也要暗中保证她安全。”
让一个新入职的员工被自己贴身保护,在集团里当了这么久的保安,犬走椛还是头一回碰上这种事情,虽说以前也是有过和姬海棠类似的人出现,不过并不是像姬海棠这样曝光了不该曝光的事情,而是诸如偏门小报打算窃取集团信息,或是某些公司的挖角卧底。
这些人统统都在半年内被发现,然后扫地出门,因此保安部内部也有个娱乐项目,猜猜新人能不能撑过半年试水期。现在买姬海棠撑不过半年的人占大多数。犬走椛现在对这样的赌局毫无兴趣,因为比起和办公室的同事一起无聊的划水瞎想,或许现在总编给的保护指示更加有意思,因为自己作为安保型号,已经很久都没有做过这个型号该干的保护工作,平时待在大楼里看着自己零件慢慢生锈然后才去替换的日子现在也该结束了。
不过姬海棠的处境就比较微妙,自从刊登了那种不要命的报道后,姬海棠丝毫未见收敛的迹象,反而更加热衷于满大街乱窜调查,这让犬走椛的全身的机动零件这个月都更换了好几次。
姬海棠后脚刚从一间献血站走出来,编写城市内医疗用具卫生不规范的报道。前脚就又踏进一个昏暗小巷偷拍毒品贩卖的现场的照片和巡逻警察受贿场景,然后又向着某个工业污染严重的城市旮旯角进发。
每次看着姬海棠走进暗处,离开时犬走椛都会强行用武力或是用电子麻醉制服好几个盯上了姬海棠的人。“这可比当保安刺激多了。不过那个小妮子,没有我保护后,真的能活着走出幻想乡么?”每次暗中保护下姬海棠,犬走椛都会如是想到。
在公司里,姬海棠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排挤,毕竟没有一个人想和一个活像定时炸弹的人搞好关系。不过光是只有这点的话,姬海棠倒还不至于会被排挤,顶多被疏远。
真正让姬海棠不被公司员工待见的理由是她身上那份奇异的正直,换句话说,这个人正直的过头了。报到了第一个爆炸新闻后不久,有个胆大的同事找她说要一起去报到一个新闻吗?结果因为去到现场发现是伪造的,姬海棠直接反手把这位同事写成报道大加评判,虽说没直接点名道姓,不过这让姬海棠开始和公司的同事间产生了第一道裂痕。
而且目前集团报纸的主力是一些狗仔偷拍,小道八卦来博取眼球。姬海棠为此就专门写了一篇批判狗仔不顾明星隐私,胡编八卦可耻的报道。
那篇报道发出来之后,别说外界了,公司内部都和炸开了锅似得。连保安室的赌局都直接变成了姬海棠能不能活过这个星期。姬海棠也因为这个报道,办公地点直接被挪到了总编的办公室附近,自己单独拥有了一个工作室。
不过上面这些都和犬走椛没有太大的关系,毕竟现在盯着姬海棠想下手的人多的怕是用一货车集装箱塞满都运不走。要在这样的情况下保护姬海棠而不被姬海棠发现,犬走椛最近的运动量已经超越之前一年总和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姬海棠的这些报道,在报道流浪汉之后,城市里的流浪汉明显减少,各地巡逻的警察也开始变多。同时也因为姬海棠的报道,报纸订阅数急剧上升,公司的股价也是水涨船高,更有一些同行也开始学着姬海棠的行为去揭露一些黑暗面,也算是帮忙分担了一些火力。
每次暗中保护姬海棠的时候,犬走椛总能稍稍感到自己有活着的感觉,对一个义体人来讲这是很奇怪的事情,自己是由数据构成的,一般能让自己感觉自己是存在的,就已经不错了。不过犬走椛的核心组件思考不了这些问题,犬走椛现在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让我看看吧,你之后还会干点什么。”


“让我看看吧,你之后还会干点什么。”巧合的是,妹红现在也是这样想的。
在接下任务后自己专门前往寺子屋和慧音专门推心置腹的交谈了一次,虽然慧音一开始非常反对,还说自己完全不怕这些大公司的任何威胁,不过被自己安抚一会后还是接受了延迟4个月的辞职请求,这样自己也稍稍放心了一些。随后妹红和慧音告诉了自己的另一个计划,这时候慧音脸上才浮现出理解的表情。
“慧音,我接下来要说一下我的猜想,你能帮我的忙吗?”妹红吸了一口电子烟,轻轻吐出烟雾。“嗯?是什么?”躺在妹红怀里被妹红抱着的慧音抬起头看着妹红。
“很简单,我在猜,那些入侵的黑客是不是就在听你授课的学生中。”“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因为那两次犯案的时间实在是太准了,都在你下课后的一小时,而且那两次都是你讲到水星逆行的时候。这未免也太巧合了。”说道这里妹红顿了顿,接着说道:“我有个计划,能够测试出那位黑客是不是在你的学生里。”“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我这半个月的教案都写好,要用你的安排至少要半个月之后。”“……为什么你总是能在我拿你毫无办法的地方让我无语?”“诶嘿~”
这一夜,除了慧音敲打键盘写新教案,就是自己被妹红更多的安抚。
于是这半个月妹红多出了能够让自己架设服务器和进行其他准备的时间,可以说是不幸与幸运皆有。
再配合慧音计划的那天,妹红和往常一样在贫民窟教室拿出教室的投影机架设传输信号,同时用一只义眼开始仔细观察陆陆续续走进教室的学生,架设好传输信号时,学生们也都找到位置坐下,不再有人走进教室。此时妹红记下了全部在场的学生,然后转身离开教室。
一走出教室门,妹红和往常一样的坐在了门口,不过这次不是抽烟和望风,妹红拿出了一台微型量子计算机,开始链接提前架设好的一个网络节点,这一次妹红让慧音讲的课程除了之前和学生们说过的,还有一个就是妹红希望辉夜不经意的吐槽一句自己最近总是被贫民窟的某个叫火鸡的IP骚扰的事情。
“现在,鱼钩和钓饵撒下去了,就看鱼等下会不会上钩了。”妹红坐在门口,完成了节点追踪后,合上自己的台备用的量子计算机,距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妹红这时才拿出了自己的电子烟开始吞云吐雾。
只是在下一秒,坐在门口的妹红突然听到里头的慧音说:“不过同学们,请注意一下,我不希望你们私底下有去攻击这个人的行为,这是非常危险的行动,我希望我的每个学生都能平安的来上我的课程,而不是今天来听课,明天就没法来了。明白吗?”
坐在门口的妹红狠狠的吸了口烟,扶住自己的额头,现在妹红只想安安静静的待到下课。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终于来到了结课时间,妹红站起身按动手臂提前放出一个小型静音无人机,然后才走进课室收拾起器材,然后留心观察离开座位的学生们。就算慧音说过学生们不要行动,肯定还会有不听劝的学生吧。妹红内心抱着侥幸心理如是想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幸运女神打了个盹,妹红注意到有三位学生的离开动作明显比任何学生都要快。而且妹红还注意到三人右侧太阳穴上都有一个微弱发光的圆形LED灯。
“那个不是妖精会的帮派成员特有的记号吗?”看着远去的三人,妹红远程遥控无人机覆盖光学迷彩后开始追踪三人。无人机随着三人绕过一个个高低不齐的房屋,躲过层层交替的电线,跨过斑驳锈蚀的铁锈。
此时太阳慢慢落下,周边的房屋亮起灯光,整个贫民窟的道路都像被点缀在星光里,无人机追踪着三人的奔跑就像穿过树林追踪跃动的精灵们一样,不过不同的是树木都换成了钢筋水泥。
就像是印证妹红的猜想一样,这三人很快钻入了一间阁楼下的房间,妹红正好收拾完了教室的东西,顺势按下了手臂上无人机的几个操控按钮,无人机缓缓降落,变成了陆行小车模式,哧溜一声的冲进了房间里。
此时在小车的录像机中,展现出这三人都分别坐在电脑前,其中一人还将一个数据导管插入后脑的接口然后躺在了一个降温椅上。看到录像机传回来的录像,妹红暗自吃惊。降温椅一般是用来突破大型公司防火墙,诸如冰墙这一类的东西而准备,因为进行突破的时候会带来大量的运算数据,容易导致义体或是链接神经过热,所以需要降温设施。降温椅是一种不错的设备,当然也有些黑客喜欢原始的套上防水层然后整个人浸入放满冰块的浴池里。
“这些装备?难不成被我猜中了?不过等等,可能说不定只是几个普通黑客或是听到了今天慧音的课打算攻击我的网络也有可能,先静观其变吧。”虽然心里这么想着,同时脚步开始快速往着三人的方向走去。
此时妹红的手机开始震动,妹红掏出手机一看,是一份空白邮件。“……果然么?”这份邮件是妹红故意提前设置好的,只要名为火鸡的ip遭到了攻击,邮件就会发送,同时小车里的录像也显示其中两人正在屏幕上进行攻击操作。
“看来这三个人的嫌疑加深了啊。”说到这里的时候,妹红已经来到了三人房间门口,直接一个飞踢踹开了门。“小兔崽子你们好啊,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攻击我的服务器。”
房间里的两人明显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下子愣在原地。不过妹红可没有和对方对视发呆的闲情逸致,直接从自己腰间掏出微型手枪指着依旧躺在降温椅上的一名黑发少女。
“来吧,给我乖乖解释一下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另外两人这时才会过了神,互看一眼才支支吾吾的说起自己的目的。
……
“嗯?所以说你们叫自己三月极盗社?是为了慧音老师才袭击的?”内心咀嚼了一下这个带有中二气息的名字,妹红自己差点笑了出来。
“所以,你能不能放了桑尼?!”另外两人中的一位大喊到,情绪开始显得有点激动。看见两人的样子,妹红收起枪,毕竟她这次也不是来杀人放火的。
“你太紧张了,孩子。不过先说一句吧。放心我不会对你们干什么。我只想问你们几个问题,然后考虑要不要和你们合作。”此时妹红率先收起了自己的敌意。不过对面的两个小家伙还是露出了不信任的表情。妹红微微一笑,自己把手里的枪扔给了对方,对方看起来是没料到妹红回来这一下,接枪的时候差点没抓稳,险些让枪掉地上。不过拿稳的瞬间就把枪口指向了妹红。
“好了,这样对你们来讲就是公平状况了吧。那么让我们来谈谈吧。”妹红从自己口袋里拿出电子烟,缓缓吸了一口,仿佛对方完全没拿枪指着自己一样。
“你想说什么?”其中一位栗色发色的少女发问道。
“是不是你们入侵八云智能公司的网络?”
“是又怎样?!”这回答可真直接,都不拐弯抹角。妹红这么想着,然后又吸了一口电子烟说道:“你们知不知道对方现在派了杀手找你们?”
“难道是你?!”“……我要是杀手你们早该人头落地了。”“呃……”
“不过你们放心吧,我不是来杀你们的,因为我对那个公司也没什么好感。她们可是甩出了不该甩出的筹码……我是来帮你们的。”妹红又吸了一口电子烟,确定这些少女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因为过去这么久了,她们还是没发现自己把枪的保险关上了。
“啊?……帮什么?”对方的话语里还是带着警惕。
“帮你们,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我就协助你们。详细的情况我们可以慢慢聊。”
……
“也就是说,你们收到了不知名人士的委托,打算搞这玩意吗?”经过半小时的交流,妹红总算利用自己和慧音的关系让三人放下了戒心,从而得知她们到底要做什么。也得知了三人的代号分别叫做:桑尼,露娜,斯塔。
“是的!这可是我们建立这个小组织以来的第一次大生意!”桑尼露出一个笑开心的说道。
“什么嘛,我知道了。这个计划我会协助你们的。”说到这,妹红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笑,久违的回归黑客老本行,她的内心又涌起了蠢蠢欲动的感觉。
这时旁边叫露娜的说道:“我们一直都是让斯塔进行数据探测的,她可以很方便探测到任何的数据流向,可惜因为这点导致她链接网络的时候就像发烧了一样,所以我们才加入了妖精会,帮助她们干了点活才有钱买了这间房子和这个降温椅给斯塔用。”
“这样啊。看来你们的关系还真是非同一般。不过你们还是太没有入侵的经验了,好了。明天我会再来一次的。到时候就让我们开始我们的计划吧。”“哦!好的!”
……
在数个月后,临近期限日时八云蓝收到了一份邮件,寄件人显示是不死鸟。点击开邮件查看,内容短短一行:“【幻想乡脏话】。找不到,老子辞职了。”八云蓝随即接通了公司下的情报部,得知从上个星期开始,贫民窟的寺子屋授课计划就被贫民窟的势力接手了,并且还多了让多方能够互相加深合作的机会。
而在接下来的数月间,八云智能公司总是会间断的遭到不知名袭击,不过她们不会想到的是,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而已。


这数个月,姬海棠的名气是越来越大,甚至隐隐约约有被捧上神坛的迹象。不过犬走椛处理的不知名人士单独计算堆叠面积,现在也能堆满天狗集团的大厦了。只是最近几个月,犬走椛总是感觉自己会莫名头晕或是无法判断方向,似乎是遭到了什么不明影响,不过犬走椛并没有太过在意,只是把这些当做自己身上老旧零件因为过多运作的代价而已。
在11月份的时候,犬走椛收到射命丸的指令前往其办公室时,正好遇上了一脸怒气的姬海棠。
“怎么回事?发什么了什么让姬海棠都生气的事情吗?不过那个方向,貌似是去总编的办公室。先看看情况吧。”看到满脸写着怒气的姬海棠,犬走椛熟练的藏身到楼道的暗处跟踪起姬海棠。
待姬海棠走到办公室时,毫不客气的直接推开门喊道:“文!是不是你删除了我电脑里面的稿件和调查资料!”幸亏射命丸的办公室里底下工作人员的办公楼层有点距离,姬海棠的声音才没有被听见。
看见来者气势汹汹,射命丸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嗯?果,你今天怎么不去调查了?而且你怎么一口咬定就是我删除的?”说话时射命丸点开了自己电脑桌面上一份写好且标题为开始的邮件,然后按下发送。
“少在那里给我装了!你不要以为我来幻想乡这么久,就没学过一点电子学,我的电脑明显有被入侵的痕迹!而且IP来源就是你!”此时姬海棠已经走到了射命丸的桌子前,愤怒的拍了下桌子,然后用质问的声音问道:“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前不是你说要做一名清正廉洁的记者吗?我调查过你以前写的报道,只有开始几篇是正常新闻,其余全都是乱七八糟的小道八卦和狗仔新闻。我可是因为你的影响才来幻想乡当记者的!”
“……原来姬海棠不要命的报道是因为总编的原因吗?”此时犬走椛早已经随着姬海棠潜入办公室,还顺便悄悄关上了门,避免走廊上有人经过时听清里面的对话。
听到了姬海棠的质问,射命丸还是不紧不慢的回答:“啊啦啊啦,我可没有删除你的文件呢,我只是出于总编的义务,浏览一下你的调查资料而已,至于你的资料为什么没有了我确实不知道,不过好像最近是水逆呢。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的资料才不见了吧~”
“水逆。”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犬走椛快速检索了一下词条库,确实发现了资料丢失相关的关键词。
“况且,现在的市场上更多人喜欢看这些新闻,我们集团的报业也是这样才能发展起来。姬海棠,你知道你之前的那些报道给我们集团带来了多大的压力吗?你知道我为了不让上头开除你顶着多大风险把你留下吗?”说到这,射命丸突然一改之前轻松的表情,冷漠的看着姬海棠。
“唔……”看起来姬海棠似乎也有认识到自己的报道有多危险,之前的气势在射命丸冰冷的注视下消散了一些。“不过这些烦恼今天开始都不会有了,姬海棠,我已经从上面收到了消息。从今天开始你被解雇了。”此时射命丸靠在自己的旋转椅上,转过椅子背对姬海棠。
“啊?”站在对面的姬海棠因为突如其来的声明,表情变成了一脸震惊,当然连在场的犬走椛也是,为什么要在姬海棠如日中天的时候开除她,如果要开除,早在姬海棠报道那些不该报道的东西时就要开除了。
“那么给我个详细的理由!”姬海棠此时已经不在显得生气,语调也变得和射命丸冷静。
“你报道了太多不该说的事情,就这些。现在你该离开这里了,你的那些报道早就把公司置于危险之地。”射命丸转了一下自己的旋转椅,依然没有去看姬海棠的表情。
“好了,你现在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射命丸打了个响指,这是下命令的指示。“……哼,再见。”姬海棠快速转身,离开了射命丸的办公室。犬走椛在姬海棠关上门之前悄悄看了一眼姬海棠,发现对方眉宇间满是不服气的神情。
“出来吧犬走椛,我知道你在办公室里。”此时射命丸又把椅子转了回来,脸上再次变成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听到射命丸的话,犬走椛也解除了自己的局部光学迷彩,从办公室的一颗盆栽阴影处走了出来。
犬走椛一出现,射命丸就问道:“犬走椛,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放纵姬海棠吗?”
“不知道。”不带思考,犬走椛脱口而出。“呵呵,你可真没意思。”射命丸听到犬走椛的回答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其实我们很久以前认识的时候,姬海棠就是这个性格了,当我收到她的简历知道她要来这里工作的时候,我也猜到了她一定会搞出这些幺蛾子。但是啊,有时候总会有想望着光的时候,结果发现自己早就满身泥污,根本不敢靠近。我为了赚得业绩,也为了发展自己,不得不选择了八卦狗仔的路。可是以前的那些日子,真的和闪着光一样,让人不敢相信。”
听完射命丸总编的话,犬走椛又眨了眨眼,似懂非懂。
看着犬走椛就差吐出舌头散热的表情,射命丸笑了笑然后才说道:“犬走椛,现在我给你一个新的命令,你要作为我司的卧底去刺探姬海棠,按照她现在的性格,建立新报社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你协助她就可以了,她要调查什么新闻你就保护她。不过你必须每天给我汇报信息。现在明面上你被开除了,不过放心,暗地里你可以向我申请任何必要补助和支援,我都会用我个人的账户和关系帮助你。”
“……明白,属下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卷铺盖走人。”犬走椛向射命丸鞠躬,然后打算转身离开。
“哦对了,先等等,来这个给你。”射命丸从桌子底下掏出一块硬盘,犬走椛认出这是之前自己给总编买的。“姬海棠的调查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你到时候就说你因为觉得她很有意思,就自己拷贝了一份下来。如果她要建立自己的报社,你就把这个资料交给她就行了。”犬走椛从射命丸手里接过硬盘,小心翼翼的收进了自己的储存匣里。
“犬走椛,离开的时候记得注意脚下。”在犬走椛完全离开之前,射命丸嘱咐了一句。
虽然不明白射命丸的意思,犬走椛还是礼貌性的回答了一声:“嗯。”但是就在走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脚下的地面突然震动起来。
此时全幻想乡的化工厂烟囱开始大量排出特制无色马利筋属激素,这些特制的激素是为了今天到来的某些客人。
“好的!计划成功了!”贫民窟的三月精高兴的大喊着,三人高兴的抱住了妹红。四人这几个月一直在计划这些,先是分批暗中入侵了全幻想乡的信号发射场,发射指定的信号模拟特殊磁场。然后再入侵化工厂,指定这天释放大量特定激素。
而且因为之前天狗集团一位出名记者的报道,幻想乡许多化工厂都在整治,恰好给了众人趁虚而入的机会,之前每天都在偷偷释放着这些激素,现在雇主发来了邮件,于是四人快马加鞭的完成了工作。
短短几小时,铺天盖地的帝王蝶涌入幻想乡,整个幻想乡都被帝王蝶淹没。高楼大厦搭配着立体投影和飞舞的帝王蝶,一切都像梦境。
坐在大楼里的射命丸静静看着这一切。“本来是为了送你偷偷离开幻想乡才这么做,可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正直啊。让我看看吧,你之后会干什么。”
说着,射命丸举起不存在的酒杯向着空中干了一杯。
……
此时的城市被数不胜数的帝王蝶群包围,银灰色的钢筋水泥,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管,虚幻飘忽不定的巨大立体投影,飞舞却真实存在的金色帝王蝶,一切交织在一起,这怕是梦境中都不会出现的场景。
贫民窟里,四个人这时候在顺着梯子往屋顶上爬,妹红在抓住梯子时,手部的零件滑动了一下。“我们那些激素在腐蚀零件么……”虽然零件滑动了一下,不过整体部件没有大碍,妹红想了想自己这个月因为已经辞职没有工资了,索性还是凑合着继续用这些零件吧。
四人都爬上屋顶后,纷纷肩靠肩坐下,看着城市方向的大片飞舞帝王蝶群。突然露娜歪着脑袋向妹红问道:“说起来,藤原小姐。你觉得对方为什么要我们干这种事情啊?”
“露娜,我们这些干活的除非特殊情况,一般都不要询问客户理由。”妹红听到露娜的问题,风轻云淡的回答了一句,随后想动手掏电子烟,不过手伸到一半注意到自己身边的三月精们,还是放弃了吸烟的想法。
“说起来,这些蝴蝶都好大啊!现在城市里大概什么都看不到吧?”桑尼双手托着下巴,出神的看着不再被霓虹灯包围的城市,若有所思的说道。
听到桑尼无心的话,妹红皱起眉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慧音。
“喂,慧音。现在城里被蝴蝶包围了?”“是啊!我刚想打电话给你的,本来想拍照,结果打开摄像头拍摄发现铺天盖地的蝴蝶根本就像起雾了一样,靠近就没法拍啊。”“这样啊,没事我在这边也看得见,你注意一下……”
虽然嘴上还在和慧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不过妹红大概猜到了这个雇主的意图。
这么铺天盖地的蝴蝶,幻想乡的全部外部摄像头怕是统统失灵,什么都看不见了吧,这个时候如果有人想离开幻想乡,简直轻而易举。
远处,一辆轻轨从幻想乡驶出,妹红抬头看去,这辆从蝴蝶群中冲出的列车就像一辆冲向自由的车,远离了身后的黑暗。不知为何妹红感觉那辆列车空荡荡的,该坐在列车上的人此时没有坐在上面。
第二天,幻想乡被帝王蝶包围的新闻刊登在了大大小小的报纸上。不过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也慢慢被人淡忘。唯一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幻想乡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了一个叫念报的刊物。正如报纸的名字一样,一念之间的报纸。
念报和市面上所有报刊APP最大的不同在于看完后就会自动销毁,必须通过搜索相关的事件才能再次找到进行浏览。而这些事件无一不是幻想乡里各种黑暗或是不公或是大部分明面上的报刊不敢报道的事件,有不少人猜测着份报纸是不是之前那个被天狗集团开除的记者负责的报纸。
念报最大的特色是每次打开时能看见一行字:“纵使黑暗,也要负重前行。”
贫民窟里的寺子屋教室依然和往常一样进行着授课。不过自从帝王蝶事件后,慧音增加了一门课程,叫做自我保护。
“同学们,我们都会有想要为某个人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这时你可能会做善意的举动。不过请一定要认识清楚自己的实力,因为你有时候的善举,很可能会为你自己招来不幸。不过这点上,我自己也有要反思的地方。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会产生后果。三思而后行,是我们每次行动前都要进行的思考。不管善举也好,无心之恶也罢。我们都在向这个世界传递着什么。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首先要保护好自己,总是有人会为你担心的。”


发表于 2019-10-3 23:14: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看见赛博朋克和幻想乡就在耳边响起这样的声音:
在2077年,我所在的村被称为幻想乡最糟糕的区域。。。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01:0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是赛博朋克,但这篇的确是承载了自社会诞生就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某种精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23:4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是赛博朋克所以科技沦陷的感觉好沉重啊
但是即使身处至深的黑暗,也要背负着光明前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20 19:5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