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33|回复: 3

[中短篇] 某种可能的重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00:0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制一点糖结果成了个怪味豆,不好吃。写了几篇回忆式,下次得改改。但生活太忙碌了,鬼[西瓜]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灵感有时间写。
整篇一种怪怪的感觉,充满不懂浪漫的男人的冷酷逻辑,又写不出蒸汽朋克感。二设注意。




“嘶。”
机器喷出了白色的蒸汽,红灯熄灭。
“这年头竟然还有用铅蓄电池和螺丝结构的笨家伙。”一个沾满机油的身影抱怨着爬出来,“不愧是地下挖出来的古董,我这个会修的也是老古董了。”
“莲子导师可是大家的女神,光彩逼人啊!”她的学生像个小迷弟一样大叫。
“数据记下了没!能量分布函数是多少!”
“导师!除了您没人能心算n重非齐次非线性积分!”
“冯诺依曼可以。”
“活着的人里没有!”
“那还不去算!”
莲子走进了洗澡间。作为踩着欧罗巴的一群老东西登上了诺奖的台子的年轻物理学家,她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实验室,有资格对现阶段的万有理论切实而有力地批评,更有资格在难关前苦闷时脾气暴躁。
一边冲淋,她一边心算验证某个灵感,穿上衣服时得出失败的结论。洗浴间的镜子裂开了条缝,是某个倒霉学生喝多了撞了。盯着那缝,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眼角有了点皱纹,就像那条裂缝的一个细纹。也许是一直收到情书麻痹了,也许是一直思考突破光速壁垒而心无他顾,她直到刚才还以为自己依旧十八,趴在梅……
她强行中止了这个想法。她已经把大学生涯同那个用星星定时间的习惯一起埋了,也许还埋了什么东西吧。她只会是科学巅峰的巅峰,指引着愚昧平庸的众生向未知的世界进发。

结束了收拾那台老机器,莲子开着一辆老面包车回她的屋子。谁能想到所有受过教育的人都知晓的大明星竟是如此平常地堵在中心大街上狂躁地按着喇叭。街上霓虹刺目,这半个月的新星是个混血儿,新专辑还是重摇滚,霸占了街头街尾,莲子听得更烦了。一路以临界速度飞回去,她拉开冰箱就灌起啤酒,一口气三罐。把门掷回去,冰箱发出不妙的重响。“fxxk!”她怀疑那台机器是不是厄运发动机,自从挖出来后自己就一直倒霉,本来高能粒子对撞器修理期间她想研究研究这个地下拉出来的老古董玩玩,结果螺丝还没转下两根收到了修理工出了错,接反正负极烧了对撞机七十几块板子,修理期延长三个星期的信息。一个倒霉学生因此得了假,高兴得喝高了,从镜子里见了鬼,撞烂卫生间的镜子,在病床上躺着。她发誓明天搞清楚那个怪东西是干什么的一定把它大卸八块沉湖里去……
正当她想着哪里水位深又平静时,手机响了。莲子一个机灵——她专门为她的老师草莓……冈崎教授设了一个铃声。如果说她是群山中的最高峰,那她的老师就是亘古难动的北极星。莲子有一万种途径证明这位教授掌握了三百年后的科学与技术,只是因为她的怪脾气才默默无闻。
“吧唧吧唧。。。明天回草莓田一趟。”似乎这通电话大大占用了教授吃草莓的时间,一句话甩下就挂了。
“老师还是老样子啊。”她无奈笑了笑,开始订机票。撕开包装,泡上一碗面,打开DIY的电视,里面报道了邻近的两个子弹可以射穿的小国因为外交部长的喷嚏爆发了几百人的“大战”这种搞笑的严肃新闻。
现在她觉得心情好多了,有理由报销请人修电冰箱的钱了。

“飞机正在抵抗地球,我正在抵抗你……”
“欧洲的航班上竟放起了中文歌,看来局势缓和了。”莲子以前去过瓷器之乡,那里有几位顶尖业内专家,为与他们交流她还学过一段时间中文。“放这么老的歌,即使是科学纪元的革命都没能这群欧罗巴的半截入土的老贵族不做睁眼瞎。”
莲子闭上眼,享受着起飞的加速。那些被埋下的终于还是因为加速离心而浮了上来。家族神秘的祖宅,废弃的都市,残缺的墓碑,大学里那栋设计出了误差的图书馆,里面位于小熊座阿尔法星处的一本无名抄本,公寓里漏水的右天花板,厨房门上贴着猫形挂钩,门被拉开了,端出来一盘沙拉,“锵锵!”……
就在那张面容要出现时,飞机爆炸了。

她没有降落伞,幸运地摔在一片松软的泥土上。毫发无损。
流体力学的公式她熟透了,或者说整个经典力学在她手上就是一团随便捏的泥巴。即使以最乐观的数据计算,包括月球整体量子跃迁了一瞬间这种荒唐极端小概率事件都算在内,她也不可能这么完好。
在这片茂盛的原始森林里,一个女人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
“宇佐见家的那位神秘先祖吗……哈哈哈哈……还是说老师您肯抽出观察草莓的时间来算计您的学生吗?”这位大科学家似乎是疯了。
她捡起了地上的帽子,丢弃了一切科学,大步迈进,踏碎了记忆的封印。
秘封俱乐部的探索者走向了未知。

没有最烦人的蚂蟥,过分茂密的植被成了最静谧的死亡绿海,溺死了一切动物。没有虫鸣,没有花香,月光反而透过了密密麻麻的梢与叶,把星空绣在绿幕之后。她确信自己是早上上的飞机。
“看得见星星就行啊。”她把目光投向星空那一刻,这么多年的挣扎都白费了。但她依旧没得到星空的信息,这片星空不正常,不正常的星空她在大学时见过许多次了,这个时候就该……
“梅莉,偏移量是多少?”莲子脱口而出,随即愣住了。
一片空白。
在空白中挣扎了十二万九千六百三十一个大劫后,她抓住了一个念头:“梅莉的数学并不好。”
是的,相对于身边的这台人脑计算机,梅莉的计算水平能充当其中一个线程都算抬举她了。但计算机看不到界线啊,计算机听不懂妖怪的妖术能结成一颗妖星干扰星相这种术语。秘封二人绞尽脑汁,在一下午的互讽里整出个一米长的经验公式。每次碰到星相错乱的情况时,梅莉就报一个个参数修正莲子的眼睛里景象——探索那些神秘的幻想需要一条回归现时现世之路。后来梅莉熟能生巧,把那个拼拼凑凑的式子改进了一番,自己就能算了,只用报个结果给莲子就行了。
迟了近三十年,莲子在此刻才后知后觉,能把那个毫不讲理的式子练到能自己改进,至少要练习几千次,而秘封俱乐部又活动了多少次呢?需要星空指正时空的情况又经历几次呢?
“哈,哈,什么‘科学纪最好的大脑’,这都看不出来。”她喘不过气来,把衣领扯开了。但这没有用,闸门一旦拉开,记忆的洪水将吞噬一切,不会让她喘息。

“哈,哈,哈哈!真险啊!我都感觉到那刀尖像冰一样。”从废弃工厂的大门逃了出来,境界关上了,莲子大口大口地喘息。
“都怪……莲子非要冒……险去看那个……坑,坑上面的黑……气浓得像……海带一样。”梅莉喘得更厉害,可止不住抱怨。
“我又看不见什么黑气。”
“我看的见啊!你难道不信我吗?”
“那个……那个……科学家要有探索精神嘛!”
“你昨天才说要当个自由的出租车司机。”
“那是因为梅莉抱怨每次出来路费太贵了,如果我是开出租的梅莉想去哪都不用花钱了,我们俱乐部也能……啊!干嘛打我!”
“晚上想不想吃虾仁饭了?”
“想!想!梅莉做的饭菜最香了!一辈子都吃不腻!”
“嘁,你怎么吃一辈子?再过两年咱们也许就要天各一方了。”
“但咱们秘封俱乐部的活动可不会停止,只要活动不停下,我就能吃到好吃的梅莉饭!”

“饿了啊。”莲子走的有点累了,坐在一根朽木上,揉了揉肚子。“到现在我还是不会做饭啊,只学会了泡面和连续几天不吃不喝……那时候有你在,我还没为吃的动过脑子,后来……后来在老师那里每天工作二十七个小时,吃的总是草莓蛋糕,清炖草莓汤……”
“莲子,你老不吃青菜是会得痔疮的!”梅莉用筷子拦住了莲子伸向刺身的竹筷。
“你比我胖。”晴天霹雳击中了梅莉小姐,莲子趁机夹走两大块肉。
“为什么?为什么?莲子每顿吃两碗,我只吃小半碗,然而……”梅莉喃喃着,莲子一边咀嚼一边含着笑。
“不行!我要减肥!”梅莉发出怒吼,把饭碗推到一边。
“那这碗肉汤我……”贼手伸了梅莉的汤碗。
“为了莲子你的健康我胖一点又何妨!不能让你多吃!”
“确实呀!你要是太瘦了我晚上睡觉硌得慌。”风吹过了晚间的树林,莲子整理一下心绪,对天上的星相有了点眉目。
“一个曲率为真空介电常数的轨迹……”
在那间小小的公寓里,常年弥漫着松香的焦糊和三叶草汁的气味,盖住了梅莉收集的古藉的腐味和莲子乱丢的臭袜子味。两人一次次跨越边境,一次次探索后的得到的“战利品”被两人一顿摆弄后如果没研究个所以然就塞在某个角落,渐渐地这公寓就有几分诡异了,不是谁都会往自家墙上挂条骷髅臂的。梅莉从某个残本上得知神秘书堆多了可能会神秘自燃或者召唤出什么怪物,过分危险,一个古书屋的主人在经历一系列惨痛(zuosi)经历后痛定思痛请教了一位拥有着数不胜数的图书的魔女,用大价钱买了一个简易法子:在屋子里喷洒四月的三叶草汁能散去积起的诡异。莲子发挥了聪明才智,搞出了个可折叠的综合简易实验台,用来修理那些奇奇怪怪的旧东西,完全没有继承理论物理学家手残的优良传统——毕竟还是探索幻想的秘封俱乐部的成员,而不是后来的那个解剖世界的大人物。
公寓唯一没什么奇怪气味的是阳台一隅的望远镜,她们没有在阳台干奇怪的事。吃完了廉价的晚饭,两人就一起用望远镜看星星。一双看的见界线的眼睛,一双透视了群星之秘的眼睛,看着同一地点的两片星空。在这个梅莉第六十次说出要减肥的晚饭后,两人还是一起看起了星星。
“梅莉,我想起逻辑上的一个问题和我们有点相似。一个人天生色觉是红绿颠倒的,然而,红色在他眼里变为绿色时,他受到的教育是‘这是红色’,于是他对颜色的认知就和我们一样了。那么怎么让他看到正常的绿色呢?”莲子调试着镜架,随口问到。梅莉没有回答,莲子也没在意。
“让他和一个正常人的心连在一起,他就能看到所谓的正常了。”
伴随着这个回答的,是一个拥抱。
一时沉默,只有两颗加速的心跳声。
一颗流星划过,解救了两个脸都涨红的年轻人。
“……好奇特的一颗流星,它的轨道曲率正好是真空介电常数。”
“我看看……这种星相在魔法中叫‘暴风雨前的闪电’,提醒水手们暴风雨要来了。”
“可今明两天都是晴天啊?”
“傻莲子,是‘指引’啦!你要是哪天不知前进的方向,跟着这种星星走就行了。”
“那会走到哪里去呢?”
“走到你所想去的地方。”
“但我现在只想留在这里。”
“呵呵,因为今天我们没有出航啊。”

树林渐渐稀疏了,天上的亮星也变少了。月亮蒙上一层薄云,道路变得模糊了。
“我们俱乐部好久没有活动了呢。”
“呜哇!是啊!毕业论文太头疼了。”莲子躺在梅莉的大腿上,发出了悲鸣。
梅莉轻揉着莲子的脑袋,“莲子对自己要求太苛刻了,那篇论文感觉博士毕业都够了。”
“毕竟我想当那位冈崎教授的学生。她的眼界很高的。”
“我完全没听说过这位教授。”
“正常,这位教授是个怪人。我要不是有幸偶然看见了她的那张包草莓干的草稿,我也不会去特意调查,最后才确定她是位天才。我觉得跟着她学习,一定能研究出让我进入梅莉眼中的世界的办法。”
“你已经进入了我的世界。”梅莉转过了一个自己都未察觉的念头,“等放假了我们就去探索你所说的你家神秘的祖宅吧。为什么你上次突然提议这个?让你家先祖认识带坏宇佐见家后裔的坏蛋吗?”
“嘿嘿嘿,明明是我带坏了赫恩家的掌上明珠。我是引用统计例子时举了个家谱模型,顺手翻了翻我家家谱,发现了一位先代也是在这个学校读书的。那栋在家族里吓小孩的祖宅就是她余生所度之处。而且……”
莲子脸上出现了犹疑。
“我家似乎因为那个神神秘秘的先代,定下了不念书了就不许离开家乡的规矩,否则就要被赶出家门。”
此时的宇佐见家族已经是个地方上颇有势力的家族,赶出家门显然不是恩怨两断那么简单。
夕阳消失于钢铁丛林之后,阴影中盖住了两人的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奇怪的规定?”
“那个神秘的先代在科学纪元前的混乱呼风唤雨,搞出了很多奇迹一样的事件。我们虽然不知道那个年代发生了什么,但家族传下来的说法是她像完成了什么使命,安然隐居了,然后有一天消失了,留下一句‘必有一个在遥远之地的后人步入她的后尘’这种奇怪的遗言。因为畏惧,因为她实际到最后都没与家族和解,所以才留下这条规矩。”
“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那个后人明显就是我。”莲子走进了月光照不进的密林。此时林间有了明显的人为开辟的行迹,在黑暗里指引着莲子。“你在房子里藏了什么,我的祖先?要用这种方式去隐藏?这种卑劣下贱的方式!”她大喊着。什么也没惊动。
论文还没收尾,冈崎教授亲自把通知书送来了,她亲自用鸡抓一样的字在早饭用剩的餐巾纸上写到:“愚蠢的宇佐见莲子,不要以为学了两手电子技术就能造出瞒过你老师的微型摄像头来偷拍天下第一美丽无敌青春……(省略一百字)的老师。”把纸塞莲子手上,她就转身离去。
充满咖啡的苦味从门里散了出去,莲子这才注意到阴云压盖了天空,绵雨的季节到了,而她已经三个月没有看过窗外。
“梅莉!你在哪!”她记得三天前梅莉说回家一趟,这件寻常的小事的画面在那双神奇的眼睛和超然的大脑一次因兴奋的超频运作后化作一种不详的预感,不是依据物理或化学而是依据一种叫情感的东西得出来的预感。
“一叶知秋,因为心里有秋天的所有明确的参数。人的思想因量子特性而自由,那我为什么在那一刻察觉到了……你的挣扎呢?”比可怖的吃人妖怪散布的黑暗还要黑暗之处,看不见莲子的泪花。
“唉呀,我回来了,抱这么紧干嘛,”梅莉轻拍着她一进门就抱住她的莲子,“我,未必还能跑了不成。”
“你为什么这次突然回家了?”
“我那天就跟你说了我妈过生日啦,你还让我捎上一句祝福。是不是忙到忘了?”
“教授已经收我做学生了。”
“……是吗,挺好的,我们不该庆祝一下吗,去那家寿司店吧。”梅莉如往常一样温润地笑着。

莲子走出了密林,或者说走到密林的边界。
前方是一大片空地,没有一根杂草敢越界。
“那一天是一位瓷器之乡的学者用魔鬼都给不了的灵感打开了奇异体的神奇大门,我永远记得。寿司店的电视声音很大,科学界像疯了一样,霸占了所有的媒体渠道。黑洞的核心是怎样的,这是自阿尔伯特以来的无数代人的夙愿,即使统一了力场,黑洞仍然用一种极致的力量去拉紧衣服,不让人看见它的身体。”
莲子发出了欢呼声:“真棒!又一次的胜利!”
梅莉脸色惨白。

空地的边缘插着一块牌子,违背常理的星相对莲子说不要再前进了。牌子上写着:“一场突然的龙卷风带走了这座城市的所有痕迹。”
没有谁能预测到,推说身体不好的梅莉连带着她的一切在第二天早上全部消失了,包括她在墙上的随手涂鸦。唯一留下的,是莲子记忆里的梅莉。
莲子疯了。
莲子被教授治好了。
这两句话隔了三个月和一栋烧着的公寓,高额的赔偿金和医药费。如果宇宙塌陷了,时空与事件也就失去了根基。
教授用了一个最简单的式子为她的学生开辟了宇宙:“她还活着。”
秘封俱乐部关门了,社员成了厌恶幻想之物的人——莲子想着如果不是自己对这些不可思议的东西太好奇了,也就不会失去自己的一切了。
当顺从了这物理支配的世界后,一个人几乎不可能找到所谓“违反常识的线的另一边”。而且莲子也没有那么一双看见界线的眼睛。
她的眼睛只能看见此时此地,而看不见前进的方向。

莲子跨过了那条线,跌入扭曲的空间。
这么多年她不是没试着找过生命缺失的另一半,不是没向几近万能的老师求助过。徒劳无功罢了,老师也是爱莫能助。不过现在看来,那个躲在草莓地里的老东西绝对是什么都知道。
“就这么死了,也许就能见到梅莉了。”莲子爬起来时脑袋里还是这个念头。她疯病似乎又发作了,她以为当年就杀死了秘封的莲子,现在才可笑地明白——
只要她还爱着梅莉,秘封俱乐部的两人永远会活着。

这里是一片荒漠,什么都没有。
不对。
沙丘上站着个梅莉。
这就够了。

因为神秘学的原因,莲子这么多年从未梦见过梅莉——梦见,也就是遇到了。两个人相拥而眠时也是同床异梦,少有梦见对方。连梦里都连在一起的话梅莉担心两个人都失去自我,一起溺死在爱的河流里,所以用了点小戏法。
所有的梦中错过得到了偿还。
越过九十九亿粒沙,两人相拥,互相打湿对方的肩膀。
“咱们结婚吧,玛艾露贝莉小姐。”
“废话,就等你给我带戒指了。”

没有鲜花,没有婚纱,没有主持。在这片干净的荒地上一对新人就这么结为了夫妻。
这么多年两个人积累的财富足够她们在任何地方无忧无虑了。但她们不会以所谓的“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结束,秘封俱乐部重新开始了活动,内容将是耽搁了这么久的祖宅探索。

“你现在就不怕这两人的能力让境界被打破了?”远处的一个沙丘上,吃着草莓的教授一边观礼着学生的婚礼一边向身边的金发大妖问到。
“呵呵,她们不是有改变世界的能力的少女了。我这个心善的老人家自然要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啰。”
教授心知肚明,这个她已经打过无数次交道而素未谋面的老对手在这条时间的顺行上有能力让庄周与蝶同处一梦,也就能让界线不再脆弱。
“看来我也要快点完成剩下的使命早点回到过去了,你都等急了。”
话音未落,大妖已经消失了,留下一串轻笑声。
吃了盒子里最后一个草莓,教授转头离去。她知道冷冰冰的科学纪元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她走之后秘封俱乐部的成员将是最后两个追逐幻想之人,无论是高度的科学开始容纳幻想还是这条时间线上失去了所有幻想,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将彻底与她脱耦。
未来的决定权在她的学生和学生的爱人手上,她的命运是过去。

“唉唉,那么大个实验室不要了,你就留下了这么个古怪机器?”
“毕竟我现在只是秘封的组长,梅莉的抱枕,嘿嘿……”
“讨厌啦!!!……咦?这上面的字我认识……‘什么雏的练习器?荷取赠?’”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10 00: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稗田夏木 于 2019-10-14 00:21 编辑

简简单单的秘封爱,看着的确是跟干净的荒地一样的感觉。不过秘封组,知者自知,靠这个设定也不需要什么多的铺垫和感情波澜起伏也更不需要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个日日夜夜来描写,爱就对了。
中间的信息量似乎有点大。
不过lz如果喜欢分片段写故事,可以试着去分Par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10 23:5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莲梅莉,中等甜度的冰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味道是有点怪,但没有太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0-20 20: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