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65|回复: 4

[中短篇] 东方梦延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9 23: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笔过差注意】【ooc过分注意】
原先是发到B站专栏区的。
而且是已经完结的。
发到这里应该也可以吧?

【这是第一章】
又到了初春,今年有些暖和,樱花开的特别的早。很远就可以看见了,一片接一片的。

        好闲啊,要不去找灵梦玩玩啊,反正樱花那么美。魔理沙想着。她现在可以看见神社的尖顶了。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

        魔理沙骑上扫帚。向可以看见的神社出发了。

        在天上,她能看见有很多人在神社那里,她们已经铺好了野餐垫。还有妖精在嬉戏。

         “看来我来晚了啊。”

         魔理沙准备放低高度。

        从右方冲出一只大妖精。后面紧跟着一只琪露诺。

         “大酱你别跑啊”

         大妖精擦过了魔理沙,紧随其后的⑨一头撞在了魔理沙身上。

           两个人飞了一段距离,然后直接毫无缓冲的落地,最后撞在了一颗树上。

             剧痛让魔理沙失去了意识。

             ……

             我,晕倒了多久了?

             自己就如同睡了一整天一样,肢体使不上劲。头也晕晕的,挣不开眼睛。

            迷迷糊糊的,她听到:

            “二号睡眠状态进入一层,正在注射药物。”

             是机器音啊,到底是谁。

              感觉好安静……

              “魔理沙,醒醒。”

              魔理沙挣开眼。

               自己正在灵梦的神社里面。

               头还是很痛。

               “刚才是琪露诺撞我吗?看来得把她打一顿才好da*ze”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明明平常都没有这些事情的。”

                  “怪那个笨蛋了。”

                   “话说回来,是她把你搬回来的。”

                   “那还得谢谢她呢”

                   “你好好休息吧,我把门打开,现在的天气,最适合休息了。”

                    灵梦把门打开,外面的暖风与花香一起飘了进来。

                     真好啊,在春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魔理沙想。

                     一只大妖精飞了进来。

                     “巫女姐姐,您能看看吗?琪露诺自从刚才回来,就一个人蹲在湖边,都不理我”

       ……

       “这是异变啊!”×2

       “那个……魔理沙,你就别去了,毕竟你的伤那么重。”

        “好吧da*ze”  

       灵梦带着大妖精离开了。随便关上了门。

       “又是一个人了吗?”在没有光照的房间里,她想。

       她试图闭上眼。

        刚才的话,是自己的幻觉吗?

        结果她睡着了。

         睡的很死的那种。

         过了一会,门开了。

         “灵梦你回来了……”

          ……

          “啊,好冷啊,灵梦你在干什么啊……”

           ……

           魔理沙感觉好像有人在摇她。

           而且从香气和温度来说自己在外面……

            魔理沙一下子跳起身。

           这是调虎离山啊!

           好可怕的异变啊!

           自己是在草丛里面。

            有一只特别冰的小手握住了她,把她拉了下来

            魔理沙蹲下来,旁边是蹲着的满脸泪痕的琪露诺。她现在还在抽泣。

              “好了好了,别哭了,虽然你撞了我,我现在也不会计较了。”

        “那个,魔理沙酱,我要说的事情,你不要笑,也不要说出去。”

         “嗯,放心吧。”

         “我……也不知道多久之前,会梦见我变成像爱丽丝的娃娃一样的东西,在一个只有白色的房间里面,什么人都没有,我还要和那些白色的机器工作。好可怕。”

         “好了,只是梦而已,你看,现在的你不是好好的吗?”

       “可是……”琪露诺抬起头,看着魔理沙,“我今天看见你躺在里面,要张开眼,我就按命令注射了药物……”

        魔理沙浑身一震。

        “这不是梦啊!这样的我,怎么瞒着大酱……”

        ……

       魔理沙给了琪露诺一巴掌。

       “什么嘛,不就是梦见我了嘛,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

       对对对,没必要那么害怕,魔理沙告诉自己,没事的,只是梦而已。

       但是那边的琪露诺,那边眼眶闪着泪光的琪露诺,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那个……”

          她看着琪露诺。

           她鼓起的肌肉,是咬合肌吗?医学的事情,我也不清楚。魔理沙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对这个孩子啊。

            “没事的,只是做梦而已,没有什么可以怕的,”魔理沙向琪露诺伸出双臂,“没关系的,哭了就好。”

         琪露诺投入了她的怀抱。同时她终于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

         “哭出来了就好……”

         “嗯。”

         ……

          “待会儿我送魔理沙酱回家吧,魔理沙酱……很抱歉把你撞伤。”

           “没事的。”

          ……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在雾之湖上空可以看见湖上升起的明月以及只有点点灯火的红魔馆。

         灵梦和大妖精正在四处寻找琪露诺。

         “红魔馆的门卫都说没有看到琪露诺。我们该到哪里去找啊,巫女姐姐。”

          “我们刚刚才把红魔馆翻了个底朝天你不记得了吗。”

        “不知道琪露诺经历了什么。我现在很担心她。”

        “那个笨蛋可是妖精啊,不会有什么事的。”

        她们越过了琪露诺最喜欢呆的柳树边,还是没有找到。

        “我们已经第二次找这里了。巫女姐姐。”

       “我知道。”

        夜空飘过了一只蓝色。

        “是琪露诺!”

        两个人跟了上去。

       等她们靠近的时候,发现她还提着魔理沙。

       ……

       “琪露诺,可找到你了!”大妖精向她喊道。

       “大酱?”

       大妖精看见回头的琪露诺脸上的微笑,也看见了她哭红的双眼。

        “已经没关系了大酱,你看,我在和魔理沙酱玩呢。”

         “把魔理沙放下。”灵梦冷冷的说。

          琪露诺飞过来,把魔理沙交给灵梦。

          “哎,魔理沙你可真重,平时你吃的什么啊?”

          “是你自己没有锻炼了,还怪我。”

          “琪露诺还好的话我们就回去了。”灵梦说,“幸好没有出什么事情。”

            灵梦飞回她的神社,门口的石像过来围着她转。

        “太晚了,不是玩的时候。”

        灵梦把魔理沙放在铺盖上,自己去找另外一个。

       “灵梦,你说你有什么特别怕的梦啊。”躺在床上的魔理沙问。

       “噩梦啊,也不知道梦见被骂算不算,等等,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好奇而已。”

      明明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魔理沙还是感觉不安心。

       琪露诺的那个梦……或者说是现实……到底是什么回事……

       如果说灵梦的噩梦是人们不理解她的努力的话,那么这个噩梦就是自己喜欢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我……想多了吧。

        希望这只是场梦。

        灵梦开始把腿伸过来了,真拿她没办法。

        现在的我还是睡不着啊……

【到第二篇了】
终于在子时,魔理沙离开了她一只要脱离的清醒之地。

        ……

       她开始感到自己四肢恐怕的刺骨的寒冷。

       还是感觉没有力气。

       要不就试着这样醒来?魔理沙这样对自己说。

        一切浑浑噩噩,就连睁开眼都需要勇气。

      “警报,二号冰冻仓个体脱离睡眠状态,请立刻注射休眠药物。”

        自己好像是躺在一个冰箱里面,反正自己眼前只有结满冰霜的玻璃后面苍白的天花板。

        魔理沙试图移动自己的四肢。

        她感觉自己的四肢很沉重,还有一些地方感觉有轻微的疼痛。

        我手臂上是插的有针头吗?

        这种被插有针头的感觉让魔理沙感到不适。

        要不把这些针头拔掉吧?

        魔理沙抬起自己的左手,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的插满了针头。

        她试图用自己拖着针头与导管的左手拔掉自己右手上的针管。

        “警报,二号冰冻仓个体正在逃脱,请九号岗位的个体向其注射麻醉药物。”

        “魔理沙酱。”

        该如何描述这个声音?魔理沙可以认出那是琪露诺的声音,又有她厌恶的机器声。

        “魔理沙酱,你愿意回去吗?”

        “琪露诺?你在哪里?”

        “我就在这里啊,现在的我,魔理沙酱看了一定会害怕吧。”

        “这是梦吗?“

        “如果是梦的话,魔理沙酱会多留一会吗?”

        “这个怎么看都是噩梦啊da*ze”

        “对啊,这个梦魔理沙酱是不愿意呆在这里的……”

        相识的疲倦感传来。

        “放松吧,魔理沙酱。那会很快的……”

       ……

        等魔理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灵梦已经把门打开,阳光已经照进来了。

        她旁边就是正在喝茶的灵梦。

        “你睡的可真死。”

        “真的吗?”
        “不然呢?你睡了整整两天。”

        魔理沙用手把自己撑起。她现在不知道自己的手有没有针刺的感觉。

        “感觉你好像不开心啊da*ze"

        ”摊上哪种事情谁都不开心。“

        ”你摊上什么事情了?“

        “你可睡的真死啊,这种事情都问。上回我去人里的时候,遇见我救过的一个人。”

        “是从露米亚救下来的那个?”

        “对,那回你也在,那个家伙,居然当着我的面说,都怪巫女把他们的信仰抢走了,人里才会这个样子。“

        ”……的确是很可恶的一个人啊。“

        “所以有的时候我不想去处理异变啊,那种人为他们处理异变干什么。”

        ……

        这个是梦吗?

        一个突兀的问题在魔理沙心中升起。

        明明自己在喜欢的人身边啊,怎么能这样想。

        越想越不对劲了,到底哪个是梦啊。

        “那个……灵梦,琪露诺那边怎么样了?”

        灵梦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应该像老样子冻青蛙吧。你问这个干嘛?“

        ”呃……算是……呃……“

        ”不过你现在腿受伤了,也去不了哪里吧。“

        “也对哎。“

       “这几天就留下来陪我吧。”

        “好吧。”

        ……

       “今天的雾之湖很适合钓鱼,你说呢妹妹?”

        的确如此,现在带有甜味的春风正在吹动垂下的柳条。

        现在古明地觉好不容易和自己的姐妹古明地恋在一起,天气还那么好,的确是个好日子。

        不过古明地恋在走路的时候总低着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觉想。

        恋的内心……

        算了算了。

       觉放下钓鱼的用具,把鱼竿拿出来,绕好鱼线,然后抛竿,架好鱼竿等待。

        “那个……恋你不用害怕了,我们只是出来钓鱼,不会遇上什么人的,只用安心等待就行了。”

        恋还是那种表情。

        也对,  就当是聊天吧。

         今天很奇怪。很快就有鱼上钩了。

        “恋恋,我们把这条鱼拿去喂磷磷好不好?”

        古明地恋还是盯着水面。

       ……

        觉再次把钓钩抛到水中。

        远处好像有人来了。

        恋立马躲进草丛里面。

        “这孩子还是那么害怕,”觉想,“没办法,作为无意识的怨灵,能不去伤害人就行了。”

        来的是两只妖精,是琪露诺和大妖精。

        “大酱,你说我们夏天要不去巫女的宴会弄点好吃的?”

        “巫女?你说的是那个红白的巫女吗?我都不记得她开宴会的事情了。”

        “哎,难道她没有开吗?”

       这个时候她们注意到了觉。

        琪露诺看到觉,像触电一样呆了一下,然后躲了起来。

        “你好。”觉说。

       “你好,我是大妖精。很高兴见到你。”

        “嗯。”

        “琪露诺酱出来吧,大姐姐很和蔼可亲的。”

        琪露诺还是没有出来。

        “没关系的,我们都习惯了。”

        “这样对大姐姐恐怕不好吧?”

        “没事的,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毕竟每个人都不想自己被读心,对吧?”

        “嗯。”

       “不介意的话可以过来坐坐吗?”

        大妖精缓缓地靠了过来。

        “姐姐,你能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吗?”

        “当然,姐姐也很苦恼啊。”

        “那么姐姐,”说到这,大妖精对着觉的耳朵,轻轻的说,“能帮我看看我的琪露诺心里在想什么吗?最近她好像有什么在瞒着我。”

        “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做,毕竟你可能会知道对你不好的事情。”

        “可是,可是我能感觉琪露诺酱很不好,如果让我知道的话,应该能为她分担一些。”

        觉摇了摇头。

        “到最后你可能会为为什么什么是你而不是她而心痛,而且她也不希望你变成这样吧。”

      ……

       “好吧。” 大妖精坐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膝盖。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就晚上了,觉和恋准备回去了。

        觉站了起来。拍拍裙子。

        “我们要走了,再见。”

        “嗯。”

        然后就是找到恋了。也不知道她躲哪里去了。

        等等。

       觉找到了恋。

        不过不能让那只妖精的朋友看到。

        “大妖精,你看天那么晚,要不你先回去吧。”

        “啊?可是琪露诺酱……”

        “我们会找到她的。”

        半信半疑的,大妖精飞走了。

        恋松了口气。然后蹲下来拨开自己身边的草丛。她知道自己的妹妹就在里面。

        她看见那两位自闭的流泪少女蹲着抱在一起。

        她拍了拍恋的肩膀。

        古明地恋松开了手,看着琪露诺的眼睛,拍拍她的肩膀,然后站起来。

        “谢谢姐姐,那么我走了。”

        琪露诺飞走了。

        “仔细想想,以前遇见琪露诺她想的都是今天去找谁挑战这种事情,今天她居然开始封闭内心了。“

        觉摇了摇头。

        ”也对,可能是姐姐太开心了吧,居然忘了你们对这种事情最敏感了。“

        ……

        深夜。

        博丽神社。

        ”我已经买下了博丽神社了,还有一个回合我就赢了!“

        明明已经很晚了,两个人还在大富翁,也不知道是那个版本的。

        “哎,你怎么把那地方买下来啊。”

        现在是灵梦的回合。

        她抽到一个事件卡。

       是灾难卡,双方各投一次,如果骰子点数大于一就房产就会减一,如果大于五就会减二。

       “这个卡那么刺激da*ze,你会投到几?”

        灵梦拿起骰子。

        骰子从空中掉落。

        上面是一点。

        魔理沙拿起了骰子。

        她把骰子投到空中。

        等落地的时候,害怕的魔理沙一看:

       六点!

       “怎么那么巧啊!”  

        这就基本等于她在地图上的房子全部被摧毁了。

        而且算上维修金的话,自己可以说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冷静啊魔理沙,现在你手里只剩1000了,只要谨慎就行了。

        “到你了,”灵梦说。

        小心,魔理沙想,三格外就是事件区了,一定不能踩上去。

        骰子的结果是三。

        事件是交通赔款,5200.

        “啊呀,魔理沙你输了呢。现在你要说真心话。”

        “明明来之前没说啊!“

        ”快点,愿赌服输。“

        ”不是,为什么这回那么巧?“

        “我不知道。”

        “那么……问题是什么?”

        “昨天,琪露诺对你说了什么?”

        “啊?”

        现在灵梦正在盯着她的眼睛,看起来不是玩笑。

        ”那个笨蛋说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就这样?“

        ”当然,我可不会骗你。“

        “算了,我先去上个厕所。你早点睡吧。”

        灵梦带上门走了。

        魔理沙把灯吹灭,缩进被窝里。

        ……

        这个晚上没有云,很凉爽,可以看见银河。

        灵梦出来后并没有去厕所,而是直接坐在外面的台阶上。

        “出来吧,不用藏了。”

        八云紫从间隙中出来了。

        “还是谢谢你帮忙啊,没有你,照我这技术真的很难玩赢魔理沙。”

        “帮忙当然是当然的啦,不过你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回答,对吗?”

        “我不想再追问了,看见她那个一看就在说谎的脸真是不爽。”

        “那么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当事人呢?”

        “魔理沙会生气吗?”

        “我觉得这比你这样烦自己要好得多啊。”

        “不过,老太婆,这回是什么情况,是什么让那个妖精那么聪明的?”

        “不告诉你哦。”

        ……

       雾之湖。

       “大酱,我回来了!”

        “琪露诺,你回来了?“

        ”嗯,我还有重要的要和大酱说。“

        ”哎,是什么事情?“

        ”我想起那个巫女的宴会不是一年一次,是四年一次!“

        ……

        “哎,大酱,你怎么不说话?”

        “琪露诺酱,因为我觉得你有什么不想和我说。”

        “怎么会呢?大酱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这样吗?”

        “当然。”

       ……“要不我们去花田那边玩吧,反正也睡不着,你说呢大酱?”

        “嗯。”

【最后一篇,谢谢能看到这里的朋友。】
琪露诺和大酱一起走在花田的小路。

        那个时候明月高悬于空,月光就弥漫在空气里,触手可及。银河也可以看见。月光与星光穿过无边无际的花田。

        “大酱最好了。”

        “当然了。”

        “其实……大酱,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这样。”

       大妖精脸红了。

        “琪露诺酱……”

        琪露诺抱紧大酱。

        “有的时候我想,要是这片花田不在了,你也不在了,大家都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我们就在这里啊,别哭啊琪露诺。”

       不知道为什么,大妖精自己也开始流泪了。

        开始吹风了。

        整个花田沙沙响。

        两位少女继续走着。

        “那个,琪露诺酱,你提的问题好难啊。”

         “可能这个问题没人可以答出来吧。还是看风景有意思,对吧,大酱?”

        “的确。”

        风越来越大了。

        这个时候,琪露诺迎着月光,看见双眼发红光的灵梦,月亮就在她身后。


        ……

         “大酱,你先走吧。”

        “琪露诺,听说你做了个很可怕的梦?”

        也对啊,自己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时候就不应该相信别人的……

       “我的确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做的梦的内容是什么呢?”

        “很抱歉不能告诉你。”

        “你这妖精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看来等我打翻你才会说啊。”

        风吹的更大了。

        [梦想封印]!

        一开始就上这个?

        琪露诺被锁在结界中。

       然后一颗阴阳玉向自己飞来。

      [盛夏的雪人]!

        琪露诺在结界里面控制冰气推出一个冰球。

         琪露诺只能希望这个能帮自己挡一下。

         冰球与阴阳玉相撞,两者在碰撞中碎成片。

         “就是一个梦啊,为什么出手啊!”

         “你都决定决斗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梦想封印] !

         琪露诺从重重结界中找到空隙,穿过其中。

         这个符卡的伤害全部被她躲过了,只有后面烧焦的花。

         [ice shot]!

         琪露诺制造出冰锥射向灵梦。

        在空中自由自在的灵梦躲过了冰锥。

         从灵梦后面飘出了铺天盖地的护符,都向琪露诺飞来。

        她想起自己很久以前玩的游戏了,把自己变小,然后躲雨滴,当然,现在的符卡战争这种事情是干不了的。

        正在找着护符空隙的她,突然看见一颗阴阳玉出现在自己眼前。

        ……

        当琪露诺张开眼时,周围的弹幕已经消失了。空中飘着一位满身疮痍的巫女。

        “老太婆,我告诉你别管闲事!”

       八云紫从间隙中出现在琪露诺身边。

        “啊呀,她明明是个孩子,还下那么重的手。”

        “你到底在隐瞒什么!”

       “我觉得没必要为一个梦大打出手对吧?还以为你要请她喝茶,没想到那么暴力,”她捏了捏琪露诺的脸,“对吧孩子。”

        “这可是异变啊!你没看见她变成这样了吗?”

        “这的确是异变,但是和你没有关系啊。”

        “和我没有关系的异变?”

        “嗯,更准确的说,是故障。”

        “……你是说,她出问题了?”

       “嗯,我们会很快修好她。”

        “那还是谢谢你了。”

        ……

        在神社的魔理沙终于入睡。

        不知道为什么,这回进入的梦境很暗。

        “喂,魔理沙酱,你听的见吗?”

       “听的见,出什么事了琪露诺?”

        “现在这里停电了,备用电源也用完了,我把你弄出来,等来电了再说吧。“

       外面的空气进来了,

        一只手伸进来,魔理沙能感到自己身上的管道被一一拔掉。

        然后被一只没有温度的手扶起。

        “魔理沙酱,这是你的衣服。“

        在黑暗中悉悉索索穿上了衣服。

        周围的一切还是很黑。

        “琪露诺,电什么时候来呢?”

        “不知道,应该很快就来吧。”

        琪露诺把虚弱的魔理沙带到休息室的椅子,然后点燃了照明弹。

        这个屋子被蓝色的摇曳的光淹没。

       这个时候魔理沙可以看见琪露诺的关节和面部被替换成如同机器一般的部件。不会有温度。

        “魔理沙酱你已经注意到了。“琪露诺看着自己的关节,“能和魔理沙酱在一起的日子就跟做梦一样。”

        “琪露诺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有什么需要的吗?像食物什么的。“

        “现在我还不需要,谢谢了。“

        魔理沙试图靠在椅背上。

        椅子吱呀一声,塌了。

        琪露诺一把拉住了魔理沙。

        “非常抱歉,这个椅子已经很久没有换了,我去找找吸水巾吧,那个应该不会坏。“

       琪露诺离开了。

       魔理沙回头看那个椅子,才发现这个锈迹斑斑的椅子能在刚才支撑她那么一下,已经是这个快要化成尘埃的椅子的极限。

        这个椅子……到底经历了多少年了?

        很快的,琪露诺带着一张吸水巾回来了。那个被称为吸水巾的东西差不多和一张床单差不多大了。

       “话说回来,琪露诺酱,你在这里先前是干什么的?”

        她指了指后面的休眠仓,“当然是照看你们了。”

        “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不可以。“

        “啊?”

        “很抱歉这很无情,但是现在里面都是空的,只有写有死因的小纸条,而且不会有照片。“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希望你不要问这些,因为……我们不得不进行重启。”

        “重启什么?”

       ……

        “整个幻想乡。”

        “啊呀,好像我一不小心说出来了。”

        “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回事……”

        琪露诺低头看手臂,好像上面有什么消息。

        “⑨号电路断了?哪个,魔理沙酱,愿意陪我去修电路吗?”

        “那个……好吧”

        那个线路位于二号休眠仓旁边,好像是因为年久失修坏掉的。

        琪露诺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一团线缆。放到地上,然后把照明火炬递给魔理沙。

        魔理沙站起来,接过火炬。

        在走向那个故障点的时候,双方没有说话。

        故障的线缆被埋在地板下,要撬开才可以换。

        “所以……琪露诺酱,你还有事情没有告诉我。”

        琪露诺正在撬开地板。“哎,什么事。”

        “……没什么,那个……需要我把线递过来吗?”

        “现在还用不着啊。”

        蹲下维修线路的琪露诺的影子被火炬摇曳的光无限拉长。

        空气有刺鼻的味道。

       我在哪里问到这种味道呢?好像是河童向我演示叫空气净化器的东西的时候。

        “魔理沙酱,把线缆递给我吧。”

        整个线缆很重,抱起这个东西的魔理沙几乎不能站起。

        “谢谢你,魔理沙酱。”

        “琪露诺酱,你平时都是做的什么啊。”

        “都是这些啊。”

        琪露诺把这整个电路换了,还是没有电。

        ……

       “对了,我想起来了,可能是反应炉那边没有电了。”

        “所以我们要去那里吗?”

        “嗯,带上刚才你坐坏的椅子走吧,那个质量的椅子应该可以供我们再支持五十年。”

        “……好吧。”

        在回到休息室的时候,魔理沙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休眠仓。

       姓名:博丽灵梦

       状态: 死亡

       在巫女战争期间死亡,死于钝器击打。

       突然一下子魔理沙失去了平衡,手上的火炬也跌落在地上。

        “魔理沙!”

        琪露诺把魔理沙扶起来。

        “不是和你说过不要看啊。”

        “我知道了,对不起。”

        “你就把这些当做梦吧,只不过这个梦要长一些。”

          两个人什么话也没有说,找了个塑料袋子把那个椅子装起来。

           “反应炉的话要走很长时间,魔理沙你先吃点东西吧。”

         琪露诺从休息间的柜子里拿出了一袋被真空密封的粉末。

         她把袋子拆开,粉末遇见空气迅速膨胀,成了面包一样的东西。

        “吃吧,我再看看水有没有。”

        琪露诺走开了。

        魔理沙坐在这个“野餐垫”上,手里拿着那个面包。感觉很干,很硬,不是很好吃的面包。

         “如果是灵梦的话,应该会想吃更软的吧。”

         一想到这里……

         灵梦她已经不在了啊……

         魔理沙她把头埋在膝盖里痛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魔理沙抬起头时,发现琪露诺就在自己身边。

          她拿出吸水巾擦干魔理沙的眼泪。

          “好了,没事了,吃吧。”

          魔理沙感觉这个东西像沙子一样。不过还好,在最后能吃出一丝甜味。

          琪露诺把手里的水递给魔理沙。

          “喝吧,都过去了。”

          魔理沙像喝酒一样把水一饮而尽。

          “我们走吧。”

          魔理沙自己站起来了。

       去反应炉哪里的话,要穿过一个长廊。长廊只有白色的塑料表面和重复的壁灯。现在壁灯都暗了。

        “琪露诺酱,巫女战争是什么回事啊?”

        “啊?信仰不够了,巫女们就打起来了呗。”

       ……

        就这样两个人沉默着走了很长时间。

        从对面的黑暗中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是露米亚的样子,也是变成了机器。

        她没有理会琪露诺,直接向前走。

        “琪露诺酱,那不是……”

        “那个她不认识你。不要打扰人家了。”

         魔理沙看着露米娅的背影逐渐消失。

        “走吧,魔理沙,这里认识你的基本上只有我了。”

        “哎,什么回事?”

        “可能八云紫大人或是河童荷取大人还有帕秋莉大人认识你,但是恐怕你见不到她们。”

        “我……可以去见她们吗?”

        “她们已经变了很多了,就像我一样,等魔理沙看到的时候……会对你不好。”

       ……

        穿过长廊,琪露诺和魔理沙进入长廊尽头的楼梯。在楼梯的最底层进入了反应炉的燃料填充室。

        “琪露诺,你说下面会不会有一只乌鸦?”   

        “没见过她。”

        她们把那袋椅子投入燃料口。

        她们听见了外面的灯重新通电的声音。

        “这样可以再支持一段时间了。”

        琪露诺把火炬盖灭,收好。

        在重新通向上面前,魔理沙看见一个房间,上面很显然画着魔法符文。

        这是帕秋莉的房间吧?

        没有告诉琪露诺,魔理沙悄悄地溜了进去。

        帕秋莉也真是的,门也不锁。

       魔理沙进去时,看见房间中央有一个休眠仓,里面是衰老到不能再衰老的生命。仓上面有一个显示屏,上面是帕秋莉的半身照。房间四壁几乎全是魔法书,在角落是音响。

        “魔理沙?”

        “是我……”

        “求求你把头别过去。”

        魔理沙转过头。

        “帕秋莉,发生了什么啊?你变成这样?”

       “我们被遗忘了。”

        “什么?我们从一开始不是被遗忘吗?”

        “不一样,那时候还有人记得我们,然后我们甚至变得每个人都知道……”

         “我们不是已经被外界遗忘了吗?除了人间谁会记得我们?”

        “不止有人间哦,也因为不止有人间,我们才会这样……”

        “除了人间还有哪里啊……”

         “那个……魔理沙酱,在这里看到你我很意外,其实我希望你能回去的,这样的话就不用看见我这个身体了。”

       “那好吧,我走了。”

        “那孩子,怎么这样……”

       但是让帕秋莉没有省心的是,魔理沙摸走了一本书。

        “真刺激啊da*ze,好久没有干这种事了。”

        “魔理沙还真不让人省心,这种事情都干。” 在楼梯口等着的琪露诺说。

        “魔理沙要回去吗?”

        “啊?至少让我看完这本书吧。”

        “好吧,我们回去吧。”

        恢复照明的长廊很好走,一会就到了。

        回到休息间后,琪露诺坐在房间一角上的柱子上充电,而魔理沙坐在那个垫子上,翻开了书。

        这本书的名字是《对信仰算法的探究》

      作者是:  河城荷取。

        魔理沙翻开第一页。

        [笔者认为业界通用的关于信仰的算法过于粗糙,现提出一下算法用于计算信仰与人群的关系。]

        下面是一片有大量数据的表格。

      魔理沙往后翻。  

        后面还是一片片表格,翻了三页,这个作者指出这个的确可以用以前的数据模拟。

        [但是,对于1885年前的数据来说,以这种方式拟合会存在大量误差。]

         [我们可以注意到,显然地……]

        下面是数学推导过程。

        这整整用了三十页。

        到末尾,魔理沙看到一个极其复杂的表达式。

        [但是,该方程对现代的拟合程度极其差,目前,人里的人口约为五万人,用这种方法计算,得到的信仰都无法供三位神明生存。]

        “搞什么嘛!”魔理沙抱怨了一声。

       书里面还夹有一张纸条。

        是帕秋莉的笔迹。

       [这个算法没有错,通过信仰标记法的调查,我们发现人里提供的信仰并非是我们神明赖以生存的全部,我们还发现,有一部分信仰超过了[世界与世界的间隔] 来到了我们的世界。]

        “另外的世界吗?”

        一个恐怖的想法从魔理沙脑海中冒出来。

        “我们被那个世界遗忘了,然,然后就是没有信仰……巫女战争也爆发了……”

         “然后我们来到了这里。”

        魔理沙合上了书。

        “魔理沙?”

         “嗯?什么啊,琪露诺?”

        “魔理沙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拿一下冬眠药物?这里的快不够了。”

         “好啊。”

         “对了,因为仓库不在这个环上,我们得路过中转站,到哪里你可不要乱动。”

         中转站在反应炉的反方向。

         两个人走了一会。

        “琪露诺,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

       “没有意义。”

        两个人沉默着走进了中转站。

        她们进来的舱门关上了。

        琪露诺按下舱门旁边的按钮。

        一切开始缓缓转动。

        魔理沙有失重的感觉。

        “所以……这个是电梯什么的?”

        “可以这样说。”

        就在运转到一半时,先是齿轮停转的卡卡声,再是转瞬即逝的火花,最后是……

        还没等她发现,就已经被压强差吸入外面。

        外面……是有无限空间的漂浮在魔法粒子的虚空。自己刚才在……这个……暗淡的空间站。

         以前自己学习魔法的时候就听香霖说,远古的人在使用魔法的时候,自己的灵魂会在无限的星空中燃烧。

       就是这里吗?

        又想起以前听早苗说,在人类探索太空的早期,就有人暴露在真空中,他们死的很惨。

         真是滑稽啊。她想。

        就在她这么想时,她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

        自己被拉到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

        旁边就是坐在地上的八云紫。

        “真是惊险呢,差点你就回不来了。”

        ……

       “很抱歉,那里一直都在检查的,也不知道有什么问题。”

        “琪露诺她没事吧?”

        “那孩子安全地回来了。现在正在准备维修呢。”

        “微修……还有材料吗?”

        “还有。我们储存了很多。”

        ……

       "怎么不说话了?为了你的问题我可是准备了好久。”

       “问这些没有必要啊。”

        八云紫抱住了魔理沙,后者终于控制不住大声哭泣。

        “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些啊,虽然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这样,可是为什么那么快啊!”

        “所以,你以为结束了吗?”

        “你也知道吧,没有了信仰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不,我们还有机会。”

       “别开玩笑了,都这样了,谁还会想起我们啊。”

        八云紫从自己的衣服里面取出一个东西。

        是智能手机。

         “等等,我调到那个世界的网络。”

        八云紫操作完了后,给魔理沙看一个网站,里面全是她们生活的点点滴滴。

        “那个世界的各个地区我都投放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会再次被想起来?”

        “先是我们把以前的作品重新挖掘,再是他们的再创作。再然后就是整个世界的再复苏。这个过程对他们可能只要十年,可是对我们来说,就是数百年。”

        ……

        魔理沙松了口气。

        “那么,我就去等待咯。”

        八云紫的房间出门右转就是备用的休眠仓。

        从八云紫的房间出来,魔理沙惊讶地发现外面,被无限宇宙破碎的光照耀的地面,有一颗桃树生长,并且已经开了花。

        “记得右转哦!”

        “我会记住的。”

        右转那里有一间小屋,八云紫的式神,八云蓝,正在那里等候。  

        ……

       这个春天来的特别早,现在桃花都开了,一片片的。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粉色。

        这个时候魔理沙已经坐在了草地上,旁边是灵梦。

        远处的妖精在嬉戏。

        大家都来了。

        泪水从魔理沙眼中涌出。

        “魔理沙,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眼睛进沙子了。”      

    【怎么添加图片啊?】
【然后到这里就结束了,B站上还有插画,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放B站的地址。可能等知道怎么插图了我就把插画放过来吧。
听说那些想要挽留幻想乡的那些同人作者反而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反而是那些轻松的创作者能。那么随便了。】



发表于 2019-10-30 00: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像是“幻想乡重启计划”这样的啊。
可以想象到冰冷的宇宙中的“重启系统”与曾经温柔的幻想乡之间的强烈反差了。
她们还会孤寂的在太空等待多少年呢?又会做多少次“回到幻想乡”的梦呢?
莫名忆起那首“Specter”(捕捉夜猫子)

点评

希腊奶A.A  发表于 2019-10-30 23:10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0-30 06:4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悲伤里带着一点点新的希望。
怎么玩这么多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0 08: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哆来咪哆来咪 发表于 2019-10-30 06:48
悲伤里带着一点点新的希望。
怎么玩这么多梗

玩梗不是写文的基本修养吗?A.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1-15 21: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