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574|回复: 3

[考据] 东方醉蝶华前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7 03: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院长each 于 2019-11-28 17:37 编辑

    简单说,水炊的漫画作画合格了,和春河萌比总还差点,但ZUN的开场剧本是至今官漫第一。而且鲸鱼logo眼神妩媚,建议做成表情包。

    剧情不复杂,看过漫画可以跳过。
    村里有个大份量的居酒屋“鲵吞亭”,店主是个煮菜有一手的老头子,吸引很多男性顾客,最近有传言说某顾客喝多了回去路上被妖怪抓了,至今下落不明,还有人目击到他在店口和别人纠缠过,所以服务员奥野田美宵安抚顾客说迷信这些才会引来妖怪。另一边魔理沙告诉了灵梦此事,决定暂时观望,谈到次日会是自告奋勇的萃香来给神社的满月酒会做主事,就另外找了咲夜来准备点给人类吃的正常东西。酒会上,咲夜帮助打理萃香带来的妖兽(快成精的大山猪)肉,美宵准备了煮菜而且一直拿伊吹瓢给人斟酒,然后灵梦和萃香一直谈话,否定了萃香攻击人类的嫌疑,萃香粗暴怀疑狸造一伙狸猫,还提醒灵梦防范那个传闻中的神秘妖怪,说那妖怪甚至可能已经潜入了酒会。开着玩笑喝着酒,灵梦开始做梦,在演出舞台上是满地莲花、妩媚的鲸鱼、吃剩的骨架和四颗牙的巨大山猪,山猪攻击灵梦、发射光线炸了神社,魔理沙、咲夜、琪露诺、阿吽、妖梦已经落败倒在地上,紫、幽幽子、美宵、萃香不知去向,灵梦以为是萃香带来的妖兽作怪。画外音提醒灵梦使用伊吹瓢,灵梦就喝酒打醉拳,醒来发现穿着睡衣躺在屋内,姿势还是醉拳的。忘了是什么梦,灵梦还发现咲夜的便笺写着她收拾了猪骨之外的残局。然后灵梦去居酒屋调查无果,受邀写了个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用的除妖符贴在门口,离开时被美宵叫住,还是想不起她是谁,糊弄过去,一说要监视这附近就听美宵说那顾客是喜欢蒙面来喝酒,那天喝醉迷路梦见妖怪所以到处大喊大叫被误会,也不澄清,但其实已经回来喝酒了。灵梦释然,虽然还有点疑虑,自己胡思乱想一番,回头一看美宵不在了,也想不起自己是从哪听说的解释。
    总结一下疑点是:
    1.神社众人虽然一起喝了一宿,却没有人真的发现、事后还记得一直在场帮忙的美宵,就是灵梦和美宵对话后,一下子也就忘了她;
    2.不知道美宵为什么能来、会来、之后还想来神社的人妖酒会,而且恰好准备了需要的饭菜;
    3.灵梦的梦里,四牙大猪象征萃香,可能真是两人喝醉小打小闹了一番,在梦里魔改成了写实风(?),次日完全没说众人下落如何咲夜的便笺只提了她自己,可能是伪造的,或者也是忘了写美宵
    4.美宵对案件的解释因为蒙面设定难以被证实,传言中的顾客可能还是下落不明,而且她没有解释酒客被目击在店口和人纠纷一事
    5.美宵的种族、来历完全不清楚,鲸鱼帽子可能不是身体一部分,不像早苗和久侘歌那样是明显的活物,甚至可能已经跑路了,和鲵吞亭再无关系了。
    主要的疑点,按结尾的旁白是不可思议的梦”和“消失的记忆”,分别对应作品副标题“食莲者的梦醒”和本话标题“饮者的记忆不过夜,具体表现为,顾客和灵梦的妖怪梦,酒会上众人记不住美宵、灵梦次日忘记梦境和当场失忆。看上去都是喝酒的常见副作用的强化版,而且患者都是喝了总在劝酒的美宵倒的不同酒
    所以,姑且猜测美宵的能力是使人做能看出妖怪本来形象(之一)的梦,以及无法被记住,总共两个能力,都要通过大量劝酒来触发,是什么酒无所谓,或者劝酒只是幌子。然后,那个顾客也是喝多了,在梦里看见美宵的鲸鱼一般的原形所以以为是妖怪。蒙面的事可能是美宵临时编出来骗人的,老板可以不说顾客身份、可以认不出后来来的这人,但是不至于和灵梦隐瞒变装一事。如果不是骗人的呢?有什么理由要变装?魔理沙提到店里男顾客太多,自己一个少(a)女(yi)不好进去,咲夜称号里的kitchen drinker正好是指不干家务酗酒的主妇,如果是酗酒的主妇,那么确实可能会想到变装进居酒屋

    接下来,既然ZUN这次真的又要隐瞒新角色的身份,那就只能猜了,不像是茨歌仙开头就能看出华扇是鬼、铃奈庵开头就能看出小铃迟早知道狸造是妖怪。萃香的直接关系人的猜测扑街,酒虫、山椒魚、杜父鱼相关角色的猜测扑街(本来就很多此一举地涩秦,ZUN在游戏酒栏目(《博丽神主的游戏优先还是酒优先》,同样刊载在Comp Ace上,作为有东方漫画连载时的附带产物,暂无总集篇)强调了鲵吞亭的鲵字这次主要是指雌鲸,虽然他也知道山椒魚的意思,酒虫的造型设定发生过改变,三月精里还可能是鲶鱼,到茨歌仙里就确定是个有手有脚的两栖类了,现在没有任何提酒虫的必要了),尚存的三类猜测是:
    ①.对应某种醉蝶花(可以是莲花,日本有莲藕酒名为“莲花”)的妖精变成的恶鬼;
    ②.对应不特定鲸鱼的妖怪、鱼灵,因为幻想乡没鲸鱼所以可以参考寅丸星的情况;
    ③.才觉醒了超能力、还在拿别人做试验的人类。
    ④.都市传说生物。
    ①的论据是,今年四月精结尾才额外添加了妖精变成恶鬼的新设定,这次酒会也恰好有让琪露诺出席,却没有其它任何神社常见妖精,而琪露诺之前有过大蛤蟆之池(有莲花)的剧情,博丽神社的池子可能也有莲花,灵梦梦境中的莲花意义不明。
    ②的论据是,标志性的鲸鱼帽子即使不是必备的,即使只是装饰品,即使美宵已经从鲵吞亭跑路了,作品标题里的鲸鱼还在,灵梦做梦时梦见的山猪是对应萃香,梦见的造型不自然的鲸鱼大概就是对应美宵。
    ③的论据是,和酒客聊天时美宵排斥妖怪,提示不用害怕妖怪,这样就不会引出妖怪,之后才写了除妖符的灵梦和美宵对话时也完全没看出她是妖怪。
    ④的论据是,从彩图可以看出美宵的肤色偏白,头上是粉色的头发,上粉下白,是粉色鲸鱼的配色,加上昨晚二轩目ZUN唐突发言“活着快乐吗”,可能是neta了“Baleia Rosa”,即2017年时对抗网络自杀游戏“蓝鲸”的“粉色鲸鱼运动”。ZUN之前在《黄昏酒场》里玩过“粉色大象”的neta,是醉酒后的流行幻觉,那么,“粉色鲸鱼”是不是ZUN自己版本的“粉色大象”,他又是不是在酒精中寻求自己人生的意义呢?他对“醉生梦死”是何种态度呢?
    水炊在杂志目录部分留言说,该漫画对于喝酒的人和不喝酒的人都适用,都能使之沉醉,和ZUN谈论自己人生和游戏、酒的关联性的游戏酒栏目一样,创作出来当然都不是劝人喝酒用的,何况Comp Ace还是个少年漫画杂志,相关言论的自觉还是有的。但是反过来ZUN也不会劝人一概别喝酒,所以,醉蝶华这个漫画,作为游戏酒栏目的精神漫画化,大概谈不了什么游戏,会谈酒,但是是借酒谈ZUN的酒鬼人生观。和“自杀”、“失忆”、“幻觉”话题相关的京极作品是《涂佛之宴》,原理是后催眠技术,使被催眠者忘记催眠一事,忘记催眠者,受此影响的内藤医师一度沉迷酒精、在幻觉中杀人,但最后还是努力克服了恐惧、不再逃避人生。
    美宵和她的帽子也可能是有区别的个体,但还要注意一个线索——满月。酒会发生在满月,是妖怪力量变强的时间段,萃香提到的妖怪狸猫就是范例。总之,对美宵真实身份的猜测至少需要顾及“鲸鱼”和“莲花”两个元素,最好再能顾及“满月”,“酒”可能是ZUN故意设置的干扰项,建议不要急着当真,目前没看出美宵有任何酿酒、调酒技巧。

    对美宵角色名的考据虽然没啥帮助,但还是写一些:
    1.“奥野田”是山梨县的小地名,因为葡萄酒厂“奥野田葡萄酒酿造”出名,该公司的logo是一只蝴蝶;
    2.“美宵”是谐音过来临时选的生僻汉字组合,再被ZUN拆开藏在了开场白“妖美な月が神秘を釀す今宵……”里,出发点是“みよい”而已,谐音能登的高泽酿造出品的酒神酔”,另外还谐音“明井”、“名井”都可以用来形容井水的优质、有利于酿酒(虽然葡萄酒用不到)


    最后是闲聊。虽然如今官方半官方宣传活动更加针对中小学生,但是如今的官作剧本并没因此降低门槛,反而是一个个都更加强调推理。不只是剧本推理性还一般、和以往的三月精一样大量套用现成怪谈的茨歌仙和铃奈庵,三月精第四部的后半部分也变成了需要推理的剧情,《堇子的魔法书》必须按顺序阅读来推理,智灵奇传是侦探漫画(同时在comic walker是标注了“comedy”的tag,所以不是银木犀搞砸画成搞笑漫画的,阿燐和灵梦的帕秋莉死亡戏言都是ZUN安排的笑点——他觉得是笑点,即使会刺激到帕秋莉爱好者和触手爱好者正因为银木犀至今还是懒得从头学构图、懒得自己补充背景,智灵奇传反而更能直接传达ZUN都设计了什么场景——虽然造型不太可信,比如芙兰房间里的四张椅子,就可以视为ZUN故意设置的),现在的醉蝶华也是需要很多推理的。所以在这里也希望各位不要因为银木犀底子烂、表情画得僵硬就轻视了智灵奇传的剧本,等翻译出来再好好理解,我是不觉得人物关系有多少吃书的,美铃有自己的立场所以是说咲夜现在被主子归为嫌疑犯,蕾米额外还有顾虑才找觉这个台阶下、之后真的再出事也能洗清咲夜的嫌疑,芙兰的设定就还是睡地下而已,可以在馆内活动但不怎么见来客,从红魔乡到现在都是这样,直到《堇子的魔法书》里破例被蕾米带出去玩了一次。唯一让我个人觉得不适的是,美铃带来的那顿饭其实是给还没起床的芙兰吃的,没有带咲夜的一份来,看对话又是咲夜被关后第一次和美铃说话,所以要么就是偏偏先送饭给还在睡觉的芙兰,要么就是之前已经有妖精女仆或地精男仆来给咲夜送过饭了,然后芙兰的房间可能还没厕所。
    何况现在还没完全确定智灵奇传没有新角色,同一个故事的下一话没准就登场了,我不是非常急着在现有情报里推理,就提醒几句重要的了。某些人稍微多些的CP厨大概会盯着某几个场景不放,但是说话难听、放狠话的情况在智灵奇传里是非常普遍的,或许还是该作的主题(或者有个新角色能力就是这个)。阿燐问灵梦为什么之前没杀了帕秋莉,灵梦反复把案件说成帕秋莉杀人事件,芙兰说咲夜也可以在地下老死,这些都是来自ZUN的台本的Black Comedy。    以往的官作漫画常常沦为配合游戏剧情、介绍固定地点剧情的工具。比如茨歌仙的右臂主线仅在于头尾,中段承接了三月精第三部的衣钵,代替它集中描述神社周围的事件,数年后三月精第四部也开始连载,才终于有了自己的大型妖精异变。醉蝶华虽然很可能会接替铃奈庵,继续交代人里相关的内容,但是突破性地代言着ZUN自己的人生观。智灵奇传或许也是ZUN某方面的试验漫画,而不止是给旧都话题打工的推理作品    与此同时,各个新作的推理编剧水平可能也还是有差距,所以推理的同时也不用过分期待ZUN,等到阿卡林buff解除,确立了喝酒这个共同目标,醉蝶华可能就又是个喝酒吹水基调的伪百合漫画了(ZUN在游戏酒栏目也自嘲说醉蝶华算是该栏目的漫画化)。但我来写下一话醉蝶华的话,就会黑成:数日后发现村里的某要人被串死在巨大的烤架上,其实就是那个失踪的酒客但是因为当时蒙面所以没人知道是他。满月酒会当晚萃香确实暴走攻击了自机们和神社,被幽幽子和紫赶走了,到现在连华扇也找不到她,相关痕迹被当时觉得没什么事的紫清除。鲵吞亭里还是那两个客人,提到灵梦贴在村里的酒吞童子通缉令,一边建议独身的老店主找个帮手分担工作,没人想得起不见了的美宵,只有一旁化为人形喝酒的狸造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或者是《初恋50次》版:第二话开始使用美宵第一视角,讲述她虽然总会被别人(特别是没礼貌的酒鬼)忘记,却还是坚持在当下尽心服务,第二话老板去世,美宵继承店铺,记不住店主所以感到怀疑的自机们开始调查真相,主角美宵则只是利用能力周旋回避,只想过平静的生活,直到50话公布其实她是兽人化并且觉醒了超能力的老板娘,给人类丈夫送终并延续店铺。


    顺便还有我对智灵奇传第二话未说明的剧情的猜测:蕾米依然非常怀疑唐突插手的地灵殿,但是拖着、像咲夜第一话时那样排外也不会有进展,所以做主允许阿燐来调查。另一方面,觉并不真的在乎红魔馆下场如何,也知道自己这边主动参与显得非常可疑,知道阿燐可能都会被蕾米关起来拷问,但还是只让简单粗暴地信赖她的阿燐去传达“犯人是咲夜”这一结论,从一开始就没给出任何推理内容,暂时的目的就是让阿燐趁帕秋莉还没醒来多观察蕾米等人的反应,可能也没告诉阿燐她到底是怀疑旧都的什么。但是,蕾米将计就计,不止没有对阿燐出手,更是二话不说直接把目光短浅的咲夜关了起来,反过来观察阿燐的反应、期待她尽快说出地灵殿参与的理由,这其实也是以还会出事为前提洗清咲夜的嫌疑。阿燐以继续调查为名留在或者被软禁在红魔馆,最后隔着窗子看见帕秋莉醒来,惊讶于其醒来得太快,恐怕还听不见帕秋莉对咲夜的指证。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 喵玉币 +1 萌度 +8 收起 理由
SQwatermark + 1 + 1 + 8 ……诶诶诶诶诶……Σ(゜Δ゜*)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1-27 20: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话确实吊胃口,大家对新角色的考据和以往一样积极,但美宵的来历、动机、能力等等依然可以说是一切不明,我现在只想看第二话
话说您之前那个关于醉蝶花主角就是刚欲同盟组长的猜想我很喜欢,现在看来依然是有可能的,真是期待游戏啊
最后一个脑洞,跟城管斗智斗勇50话那么刺激的吗(其实我只是嫉妒老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8 06: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asncal 发表于 2019-11-27 20:11
第一话确实吊胃口,大家对新角色的考据和以往一样积极,但美宵的来历、动机、能力等等依然可以说是一切不明 ...

我沒猜想过那个,刚欲同盟组长是确定登场刚欲异闻的饕餮,不可能是美宵,我是猜醉蝶华鲸鱼主题的主角(如今即美宵)会在刚欲异闻出场。现在醉蝶华连载周期也定为月刊,12月31日C97东方场之前还有智灵奇传3和醉蝶华2,前者若终于登场旧都新角色则也可能出现在正式版游戏中。另外需注意,新香霖堂8时间点是鬼形兽之后的暑假,虽然没说死,但ZUN可能想把鬼形兽剧情也放在17年内,刚欲异闻时间点暂时建议参考发售体验版的19年石油之日。

点评

哦哦  发表于 2019-11-29 19: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19-12-10 17: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