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31|回复: 3

[中短篇] 【短篇】永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0 15: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希望是篇有趣的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20-1-10 15: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能看到,她年轻的双眼中倒映的,虚弱衰老的我。
        她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她曾是这里豪门的闺秀,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家道中落:她的父亲曾是辉夜姬的追求者之一,在求爱不成后,痴心不改,终日郁郁寡欢,以致不理家事,卧病不起,最终家道中落。生活的剧变、亲人的痛苦、家族的衰败,使得她对辉夜姬心怀怨恨,认为辉夜姬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但作为肉体凡胎的她,奈何不了身为月之公主,拥有无限寿命的辉夜姬,于是她想到了那位辉夜姬自己留下的礼物,蓬莱之药,能让人不老不死的禁药。天皇恐惧不死会带来灾难,下令销毁蓬莱药,她就趁机混入了销毁的使者中,设计让他们自相残杀,最终获得了蓬莱药,成为了不死者,用无尽的时间去实现复仇的夙愿。
        可是,这疯狂的一切,和病榻上的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要死了;而她,却依然年轻。

        “我希望你能回到过去,改变那个人类服用过蓬莱药的历史,因为这已经超过了你们人类所能掌控的范围。”
        审判殿中,阎王面对着我的灵魂,语气中不带有丝毫的感情;周围的厉鬼老鼠磨牙似地叫着,吵得我有些心烦。
        “这既能让她免去被追杀的痛苦,避免永生所带来的折磨;你也能重新见到她,于你于她都不是坏事。
“不过,我希望你能迅速解决这件事,假如轮回的次数过多,我难保你下一世依然是人类。”
        我木然地点了点头:对我来说,没有选择的余地。

        假如把蓬莱药销毁的话,她就再也没有机会服用了,因此我决定让蓬莱之药在人间消失。
根据她的回忆,我很快便找到了使者的营地,富士山脚下的一处森林。我到达时已是傍晚,营地中似乎正在举行宴会,混乱的场面使我轻易得到了它。
据说,蓬莱药最初是要扔到富士山的火山口中,但因她的出现而未成。这启示了我,用富士山这座火山来销毁这万恶之源。
        趁着他们还未发现,我开始疯狂地向山顶跑去,背后的喧哗声在我听来就像是追兵将至。等到达山顶时,我甚至有种要登仙的感觉,不过想到马上就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就感到如沐春风,觉得今生将了无遗憾。
        可是,当蓬莱药消失在火山口的瞬间,整个大地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像是将要苏醒的巨兽,曾几何时的喧哗,也变成了尖叫和哭喊。
        我惊呆在原地,直到滚烫的熔岩将我吞没。

        “再来一次吧。”

        既然我的目的只是让她不服用蓬莱之药,那只要能把她完完整整地带回来就好了。
        如上次一样,我再次偷偷溜进了营地,找到了她所住的帐篷——她是以侍仆的身份跟在使者中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看到我非常惊讶,甚至组织语言都有些困难。时间紧迫,我没给她时间理清思绪。
        “你的父亲病重了,快要死了,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震惊的表情还没在在她脸上停留多久,就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可是,随意离开这里是死罪。”
“那就跟指挥说明一下。”
        “可是,我临阵脱逃的话,会有损家族的荣誉。”
“现在还管这个?”
        “可是……”
        她低着头,盯着地面,迟迟说不出话,却也不做决定。这时,一阵强烈的酒气从门口传来,熏得我有些反胃,他甚至没注意到我是名外来者。
        进来的似乎是一名长官,估计是我们两人的谈话吸引了他的注意,满脸的淫笑让我非常害怕。
        “经过老子同意了吗,你们就想跑,是不是想被惩罚一下啊。”
他就这样摇摇晃晃地向我们靠近过来,一把扯住我的衣服,我想要尖叫,可是恐惧让我发不出一点声音。
        突然,他松开了我,向后一个踉跄,一把小刀掉在了地上,我认出这是她的。可惜这并没有对那个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当他重新站定时,通红的双眼已满是杀意。
        我永远忘不了,她挡在我面前,鲜血四溅。

        “再来一次吧。”

        在知道了她强烈的复仇欲望后,我决定这次直接来硬的。
        “你怎么……”
        闲言少叙,我直接用涂好迷药的手帕将她迷晕后,背到背上——没想到她会这么重——疯了似地向外跑去,全然不顾自己正身处何处,只知道越往森林深处,就越不会被他们发现,她也越不会想回去。
直到最后一点气力被榨干,我才停下了脚步,坐到地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不知怎得,我想要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疲惫感却让我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想闭上眼睡死过去,就这样靠着她,直到永远……
        等等,怎么这么热,难道是因为太过激动了吗?这烧焦的气味又是怎么回事?
        那帮蠢货难道搞宴会把整个森林给点了吗!?
        但我已经没有任何调动意识的能力和欲望,眼睁睁地看着火苗像恶魔一样将我们二人吞噬。

        “再……”
“不必了。”
        这已经是多少次了呢?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甚至有几分笑意:头上两根牛角似的长角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如鲜血般的双瞳,银白色的长发,这样的我已然称不上是“人”了。
        舍弃了人类的身份,就有了妖怪的寿命,这才是我最初的目的:生年不满百,但只要两人都能不老不死,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
修改历史?那不过是应付阎王的幌子。
        “你怎么敢保证她会来这里找你,你现在也不过是半人半兽而已,半途而废,不怕一事无成吗?”
        “不怕。”
        我面对着愠怒的阎王,粲然一笑。她应当荣幸才是,因为这是我此生,最开心的笑颜。
        “因为那个辉夜姬,就在这里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0 19: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构妹红的经历,确实是有点有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 21: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咸鱼路过吃花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26 07: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