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7421|回复: 227

[短篇楼] (完结)【这里将是乐园】之【偷光】——【飘摇】【闪烁】【血汗】【生命·幸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30 12: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1-3-10 07:10 编辑

各位好,我是怒海客。
    由于实在是按捺不住,我要做出一件极危险的事情:在已有一篇尚在连载的长篇的基础上再另外创作相对独立的短篇。这一次我将带给各位短篇的故事集,希望大家能喜欢。我本来打算在贴吧进行连载,结果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发出(),于是决定来这个大平台来发布,实在是不胜惶恐。我在百度东方吧还有一篇长篇《命运》尚在连载,各位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链接在下)
故事集名为《偷光》。此题何解?众所周知,幻想乡是被罩在一个结界之中,人类的社会更是处在妖怪的又一圈包围之中,仿佛周身有层层环堵。但那环堵便真的是密不透风么?各位都知道,不是这样。官方作品里面有很多处提到人类社会是受着外界影响的。但我入坑已近四载,所阅同人作品可谓多矣,但真正描写结界内人类社会的作品,是少之又少,描写【在结界中,又时刻受着外界影响;是古典田原诗式的生活,又受着新事物的冲击与诱惑】这样一个无比特殊(其实又离我们很近)的人类社会的同人作品,更是从未见过。我深以为憾,同时又不满于《求闻》中【孩子拿游戏机当球踢】的粗浅表述,便萌生了自己创作这样的作品的念头。我的这个想法在创作《命运》的过程中逐渐成熟,又发现这样的一些故事无法嵌入剧情中,便决定将其单独成篇地写出呈现。
作品名为“偷光”,即【凿壁偷光】之意。
偷光者们也许有意凿壁,也许无心瞥见,也许主动,也许被动,无论如何,偷光者一直都在。
本故事集中将出现大量人类村庄中的人物(原创),他们将与大家熟悉的东方人物发生交集。小故事,一两万字的样子,希望各位喜欢。
另外,同人文的小标题与《命运》有一些小小的不同。如果能改的话,我希望《命运》的小标题也可以改为“这里将是乐园”。因为我发现,我要写的是【奋斗】的故事,将尚不是乐园之地变成乐园的故事。【奋斗】所最需要的,大抵是【希望】了吧。
这些故事与我的作品《命运》存在一定的关联(共用世界观),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我建议稍微了解一下我在百度东方吧的《命运》与我对结界内人类社会的一点想法之后再来食用,谢谢各位!

点评

欢迎文学大佬,很喜欢这种感觉的文呢  发表于 2020-1-30 14:21

评分

参与人数 5积分 +1 喵玉币 +45 萌度 +95 收起 理由
永远的不死姬 + 10 + 20 新奇的角度!精彩的故事!
濯流子 -1 + 10 + 25 这个👍
st_dilan + 1 + 10 + 25 我來了!
caiyang1997 + 1 + 10 + 25 非常有意思的文章
树梢树枝树根根 + 5 神触!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1-30 12: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偷光】其一——飘摇

点评

借楼,我在两处地方给事件加上了纪年时间。【幻想历】是我的世界观内(由我)通用的纪年法。它是幻想乡迎来历史转折点的倒计时。(我自己都不知道何时能写到那个转折点,但我一定会写到那里的)  发表于 2020-7-13 18:5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0 12: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2-3 19:17 编辑

一、
村子里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身上所着的衣物提出过什么疑问。所谓【疑问】指的并不是“我的衣服怎么小了”“这袖子什么时候给割了个口子”这种疑问,而是形似“为什么我会穿着这样的衣服”的疑问。所有人打小就是这么穿,右衽,宽袖;男子衣带细一些,女子衣带宽一些;只穿得起短衣的男人下面便穿条裤子,有钱的便把衣摆放到脚踝;至于女人,尤其是没嫁人的女孩子,最好把全身上下裹严实了,只准手臂露出一小截。只有那些下地干活的粗壮农妇,才有资格大大方方地卷起袖子,敞开领口,露出小腿干活。那些不宽裕的人家,也要给女儿制备一件下摆摆到脚踝的,体面的衣服,在庆典时穿出来,也当作女儿嫁妆的一部分。所有人都这么穿。龙神在上,这是天经地义,生与俱来的。
村子里有一些老头子,最喜欢在穿衣问题上指手画脚。他们在庆典时亲自守在会场门口,手里拿着一根细长棍子,顶上蒙着几层布。要是哪个顽皮的女孩子露出小腿给他们看见,她们的小腿就会挨上不轻不重的一戳,接下来便是一顿训。当然,女孩子们也可以嬉笑着逃走,不过父母有时也是她们要过的一道关。
但事情是会起变化的。
最先带来冲击的是伤风败俗的妖怪们。不知从何时,越来越多的女妖怪的衣着是愈发地妖艳,那裙摆是愈发地高,先是露出不穿袜子的小腿,再是圆润的膝盖,最后竟连大腿的防卫都抛弃了!领口也不在意了,臂膊也藩篱尽撤!这般的不知廉耻,必是妖怪蛊惑人心的阴谋!
虽然凭人类之力是无法将她们赶尽杀绝的,但老头子们也不会就此屈服。首先要以身作则:走在街上,老头子要是看见了这样的妖怪,最初是掉头便走,但这样久了一些妖怪会跳到他的面前,主动诱惑他;绝不轻易动摇的他们改进了方式,改为紧闭双眼,有的继续往前撞,有的干脆杵在原地不动。但这样也会引来她们的捉弄。最后他们只得把眼光放锐利来,远远地看见她们,便远远地避开。有些老头上街回家第一件事便是用井水把眼睛洗上三通。
接着便是村中的宣传教育:老头子们曾挨家挨户地探访了村中的每一户有女儿的人家,极陈妖服之害,请要求各位父母加强管束,要不然他们无法保证女儿的婚姻幸福。对于那些胆敢跟女妖嬉笑的小伙子,老头子们自然是见一次骂一次。对于经常要跟妖怪打交道的妖事办、安委会的干员,老头子们也不好太多地妨碍公务,但也有人求过雾雨家制作能让人看不见女妖的肉的道具,配发给那些精神不得不受污染的可怜人。他们还求过慧音,但慧音总是打哈哈,有时直接不见他们。
老头子们更是站上了斗争的第一线。他们的头号斗争对象是射命丸文,这十恶不赦的天狗记者,发不入流的报纸,穿不入流的衣服。每当《文文。新闻》从天飘落,总有男人不是俯身捡报纸,而是抬头看。奈何文飞得实在太快,他们看不见他们探讨过无数次的神秘领域。有时村中有什么事情,文会坐在村中楼房的屋檐上。这时就会有年轻人抬头看——白臂膊和白大腿也是好看的啊!甚至年轻人内部还有分工,一个人看着老头子来了没,剩下的就去看文,一刻钟轮一班。对此老头子们决定以礼义服妖。他们曾找到机会,郑重其事地自费送了她一件体面的衣服,并附上了一封信,强烈而不失恳切地要求她为了以后更好地相处,从今以后便把那妖艳的衣服换下。结果第二天他们上街时看见街上的人都在看着他们偷笑,直到中午才知道今天《文文。新闻》号外的头条便是文在那天晚上偷拍的老头子们滑稽的睡相。老头子们与妖怪的斗争往往是像这样以礼开局,以惨败收场。他们甚至还自费办起报纸,讲的多是劝诫的话语和寓言故事,在一些家长中反响还是不错的,尽管不少年轻人还是喜欢看胡说八道的《文文。新闻》。
斗法持续着,还看不出孰胜孰负。

点评

妖艳的女妖怪太有画面了www,话说巫女不也整天暴露的紧吗  发表于 2020-2-4 19:3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0 13: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7-13 18:40 编辑

      二、
【幻想历前457年】
      秋田家世代是村子里的裁缝,这些年来颇积攒了一些财力。家主最疼爱心灵手巧的小女儿惠,破例将传家的针法传授与她,给她招了个入赘的男人。惠生了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二儿子夭折了。惠最爱的是小女儿奈奈,从小便带着她识布料,学穿针引线,让她给自己量尺码。惠还磨过了一家人,把奈奈送去了学堂寺子屋上学。“不识字是要给人忽悠的。”惠经常对女儿这么说道。
      一天晚上,九岁的奈奈正跟着阿妈在店里点着灯学裁剪布料。奈奈把手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成衣,发了会呆。随即嘟着嘴趴在了桌上,嘟囔道:“好无聊啊,阿妈。”
      惠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笑道:“做裁缝就必须得这么无聊哦,手不要停下来,奈奈。”
      奈奈呆了一阵,又嚷道:“阿妈,我不是说裁布无聊,我是说——你看那墙上的衣服,好无聊啊,阿妈。”
      惠有些疑惑地抬起头,观察了面前挂着的一排成衣:那是五件女装,均是相同大小的常服,均是最普通的麻布质地,在昏暗的灯光下,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其中有两件其实是给染成了黄色的。
      “噢,我明白了。”惠莞尔一笑,“没关系,稗田家今天刚找我们定做了从小到大的全套女装,准备给他们新出生的,叫什么,御阿礼。到时候你见识到很多不同款式的衣服了。”
      奈奈还是嘟着嘴,道:“那些东西我都知道啦!不都长一个样子吗!先取素布四尺方,再拿布条三尺长……”她叽里呱啦地背了一通从小就开始记忆的口诀。
      惠看着女儿,有些疑惑地问她道:“那就是这样的呀?是个人就这么穿衣服。还有什么别的好说的呢?”
       “那街上的那些妖怪穿的东西怎么和我们穿的不一样呢?我看她们一个妖怪一个样,可好看啦!”小女孩不依不饶。
      “奈奈。”惠正坐道,“不准这么说话,人妖有别,人穿人的,妖穿妖的。人要是穿了妖怪的衣服,也会长出
獠牙羽毛来的!”她摆出一副狰狞的表情。
      “我说阿妈,你见过变成这样的人吗?”奈奈好奇地问道。
      “这……这是听你外公说的,外公说的话,你还不信么?”
      想起了威严的外公,女孩算是被说服了。但她又发起了新的一轮攻势:“那还有不是妖怪的,是人,比人还厉害的人,她穿的衣服也不一样,也很好看呢!”
      “那是谁呀?”惠问道。
      女孩胜券在握地笑道:“慧音老师!”
      惠皱着眉头回想她印象中的慧音,她没上过学堂,童年又在深闺中学艺,因此只在祭典上望见过那个大名鼎鼎的【慧音老师】几次。那时慧音穿的是祭典时的盛装,是秋田家的祖辈与另一家裁缝松下家联合抽调家中手艺最精湛的裁缝制成的。那个慧音平时穿什么衣服,她还真的没有概念。她有点好奇了。
       “那你便说说,那慧音老师的衣服是怎么样的吧。”她放下手中的剪子,对女儿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30 18: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有意思,从幻想乡挖掘这些老腐朽的风气,组合在一起让我想起了迅哥儿的《风波》《高老夫子》这些文章。道貌岸然的封建分子被抓住了辫子便要原地起跳了。慧音的衣服会是怎样呢,半人半兽这个也太微妙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0 19: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稗田夏木 发表于 2020-1-30 18:42
有意思有意思,从幻想乡挖掘这些老腐朽的风气,组合在一起让我想起了迅哥儿的《风波》《高老夫子》这些文章 ...

文中慧音老师穿的衣服就是一设里的衣服啦,其实那衣服算是收敛的了,裙摆到了脚踝的……

点评

wo原来如此  发表于 2020-1-30 20: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30 19: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1-30 19:52 编辑

三、
今天是上学的日子,秋田奈奈哼着小曲,连蹦带跳地往学堂去。
美丽的慧音老师一如既往地在学堂门口候着,迎接来上学的学生。
奈奈在慧音面前站定,鞠躬道:“老师好!”
慧音笑着回道:“早上好呀,奈奈。”
奈奈看见慧音的穿着,心中窃喜:她推断的慧音的穿衣规律果然是对的,慧音按轮流穿四套衣服出来上课,一天换一套。前三套是与贵妇人类似的绣着花的丝绸衣服,分别是正蓝色、青红色、乌青色,绣的花奈奈不认得。但最后一套不同寻常:那奇妙的装束是浑然密闭的,像是套到了身上的裙子,但身前却没有开口,而且还贴合着慧音的身躯,将她腰身的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而她在店里所见过的一切衣服,套在人身上就变成了一个高水桶,直上直下的。慧音下面的衣摆空间好大,慧音一转身,那一个个洁白的褶皱便翻飞起来,她丰满的小腿在下面若隐若现。还有,还有慧音的手。慧音的那套衣服竟然没有袖子!慧音的肩上生着两团云,小小的一段袖子忽地鼓起,又突然收束,这是她从未见过的一种手法。它是如何保持鼓鼓的,蓬松的呢?不会垂下来吗?奈奈好奇很久了。那套衣服虽然没有袖子,却也不会把手臂露出来。一个修长的白色袋子完美地包裹着慧音的手指、手掌与手臂的大半,慧音每每抬起手写板书,修长的手臂就被毫无保留地勾勒出来,由黑板鲜明地映衬着。奈奈向往这样的“封口袖子”(她自己起的名字)好久了,一来是好看,二来她早就嫌写字时把肥肥的袖子卷起来很麻烦了,要是能有这样的袖子就很方便。奈奈在慧音穿这套衣服时总是听不进课,因为她要盯着慧音发呆。
慧音的衣服仿佛有魔力,今天奈奈也如梦初醒地迎来了中午休息。她想起了什么,跑出教室,跟上走道上的慧音,喊道:“老师!”
“嗯?”慧音笑着回头看她。
“那个,老师,我妈妈想拜托您一件事!”
“哦?”慧音收敛了一些笑容,“什么事?”
“那个,那个——就是,您的衣服!能把您现在身上穿的衣服拿给她看看吗?”
“啊。”慧音记得奈奈是裁缝家的,她沉思片刻,笑道:“好呀。那她什么时候有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 00: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变成水桶也太真实了。
不过这怎么看都是在描写慧音的风韵,和前面的老腐朽老封建联系起来总觉得会有大新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 02: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水桶wwwwww
莫名想起老一辈的那种大棉裤,放在床上可以自我站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2-1 11: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www催更 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6-17 14: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