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1|回复: 11

[小说汉化] 【香霖堂待客厅】【神魂颠倒系列】Eyes of charm&Charm of illusio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16 16: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3-16 17:19 编辑

作者:café au lai  pixiv ID:576470 译者:烛焰
小说源地址:
Eyes of the charm | café au lait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58320
charm of the illusion | café au lait #pixiv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59271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6: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啊”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霖之助又叹了口气,把视线从手中的书本里移开,抬起了头来。
  一如既往的香霖堂。
  一如既往地经营着商店---
  灵梦一如既往地在这里肆意喝茶---
  魔理沙也一如既往地调侃着---
  一如既往地随便---
  一如既往地读书---
  但尽管如此,自己的内心却不是一如既往地平静。
  “……嗯…呼……”
  伴随着自己节奏杂乱的叹息声,霖之助将手中的书紧紧地合上了。
  将它滑到桌边的一角后,仰起上半身躺在了安乐椅上。
  “………        去了之后………”
  并没有旁人在聆听霖之助的话。
  把下巴垫在自己放在柜台的双手上后,他皱起了眉头。
  在安静的香霖堂里,他的自言自语很快就归于沉寂。
  灵梦和魔理沙也早早回去了。
  这样的闲暇对于霖之助而言是难得的美好时光,但对于此时的他却毫无吸引力。
  比起那件-----事
  霖之助所苦恼的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虽然发觉到自己今天一直在自言自语,但还是下意识地说了出来。
  这种事情-----
  对于一般人而言,不会把这样的事冠以【这种事情】的名号。
  但是,对于现在的霖之助而言,这是一件足以严重到用【这种事情】来称呼的事情。
  
  
  
  
  
  “…恋……爱了……?”
  
  
  
  没错,森近霖之助【恋爱】了--------
  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就算再怎么把情欲视为【堕落】,不食人间烟火,霖之助也不过是个半妖而已。
  并且,自己不是没有过那种浮躁的感情。
  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比在雾雨家修行前还要早的事情-----
  那时候爱上过一个普通的人类,并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了对方。
  至于之后怎么样,这段恋情的结果又是如何,霖之助已经忘记了。
  早就和那个人失去了联系,甚至连她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看样子,一定不是个好结果呢。
  
  但是,恋爱时,心里淡淡的,躁动的感觉,他还记得。
  
  因为此时的霖之助,就是这种感觉。
  
  
  不,是比这更激烈的感觉------
  
  
  正如他以前一直强调的那样,【恋爱】对于霖之助而言,本身就不是什么难应付的事情。
  无非就是早已忘却的青春回来了,更何况男女之间产生恋慕之情很正常。
  但问题不在这里-------
  
  “哈啊啊………”
  
  
  外界编纂的杂志上面写着一句话:【每叹息一分钟,寿命就会缩短60秒。】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半妖的大限不早就到了?
  霖之助已经忘了自己叹息了多少回了。
  
  
  问题并不是恋爱这件事,也不是恋爱的时期,而是------
  
  
  
  “芙兰朵露………”
  
  
  恋爱的,对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6: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契机-------这东西出乎意料地荒唐。
  咲夜曾邀请霖之助,参加红魔馆在某天晚上举行的派对晚会。
  拒绝了她的邀请后,她的主人就亲自前来了
  “你是听不见别人的话吗?”,在那之后的三天里被连续不断地这么追问着,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虽说很不情愿,但最后还是去了红魔馆。
  
  这个恶魔的魔窟被装扮成了【宴会厅】的样式,在一个角落里喝着红酒的蕾米莉亚和咲夜
  向他介绍了“芙兰朵露”
  随便应付了几句社交辞令后,霖之助一直呆呆地盯着芙兰朵露,甚至没发觉自己撞到了蕾米莉亚。
  之后也没发生什么事情,为了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参加派对的,醉醺醺的魔理沙背回去,他早早地离开了红魔馆。
  
  
  仅此而已------
  
  
  真的仅此而已,在那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甚至没和她再见面。
  
  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一见钟情………吗?”
  
  完全,没有恋爱的契机。
  的确,从蕾米莉亚那里听说过很多关于她的事情,但和她见面的时间完全到不了【爱上她】的程度。
  而且那个她------
  
  如果是对红魔馆的女仆长或是门卫一见钟情的话,倒还有那么些合理性。
  而正值豆蔻之年的她,外表完全就是幼女,一个大男人居然会对这样的孩子一见钟情?
  这真是太可笑了,可笑到霖之助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从妖怪的外表来判断其本质是非常愚蠢的。
  但即便如此,如果让灵梦和魔理沙她们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样呢?
  
  
  “………”
  真要发生了这样的事……
  如果是她们的话,一定会把他当成喜欢幼女的变态,哈哈大笑吧。
  不,如果是哈哈大笑倒还算好。
  说不定,她们会因此与他保持距离。
  毕竟她们也知道自己还是个【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经常光顾的香霖堂店主的嗜好……该怎么评价呢?
  
  
  变成了相当麻烦的事情。
  
  
  但是除了这件事,霖之助的内心还有其他的想法
  非常单纯的想法,是关于芙兰朵露的
  
  
  一想到她,脸颊自然而然地发烫,胸口也会变得苦闷。
  身体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脑海被鲜艳的红色填满了。
  
  
  头发是蓬松的金发,和小时候的魔理沙一样。
  但与魔理沙不同的是,她那看似怪癖的毛发非常可爱---
  她的瞳孔比她姐姐的更加美丽,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仅仅是看了霖之助那么一会,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她的服装也比姐姐的更红,更优雅,更能衬托她那独一无二的魅力。
  和姐姐的大不相同,那对七色的翅膀,简直就是一件被精心雕琢的艺术品,令人惊叹。
  那小小的身影也是她的魅力之一-------
  想到这,霖之助心里一惊
  “……我在想什么啊?!”
  
  
  霖之助抱着头说道。这样一来,就算真的被认为是有幼女嗜好的变态,也没办法否认了。
  但是不是这样的,内心一直在为自己找着借口。
  不是因为看起来年幼就会喜欢上。实际上,有时候也会见到湖上的冰精和守矢神社的青蛙神,虽然她们也有年幼的外表
  但并没有对她们产生过这样的情感。
  正因为是她,正因为是【芙兰朵露】------
  
  “…所以有什么区别啊?!”
  
  
  挠着头,大声叫道。
  太奇怪了,这么慌乱,完全不像是自己。
  
  
  但这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疑问
  
  
  不像是自己?--------
  
  
  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虽说很久没有过,但这也不是第一次恋爱。
  所以,感觉恋爱中的自己很奇怪,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奇怪啊。
  
  “…呜……哈啊………”
  深呼吸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
  大体上的前提是没问题的,霖之助这样自我暗示道。
  对,恋爱也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对象有问题---------
  
  
  不过,恋爱中的自己原来是如此的焦躁不安,甚至自己都感到惊讶了。
  
  这种感情,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感受过了。
  
  在这“无聊的每一天”里,无疑是非常刺激的调味剂。
  
  
  “……果然”
  
  
  想到这里,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没有必要,强硬地否定自己的感情-------
  
  这是很明显的一见钟情。
  
  
  从蕾米莉亚那里听说,她几乎从来不会离开红魔馆,每天都会在红魔馆的限定空间内生活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有着【不动的古道具屋】这样不光彩的称号的我,可能都没办法和她见面-----
  
  
  没错,这段恋情是不会有结果的-------
  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也不会再和对方见面,这段感情根本无法维持下去。
  
  
  那么,也只不过是一次性的感情。
  
  
  很快,这种新奇的体验就会结束-------
  
  
  
  “……那么,就这样……了。”
  
  
  虽然还是会有些心痛,但坦然面对现实对霖之助而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错,无论心中的火苗有多么耀眼,无论有多么思念无法接近的对象
  那样的小火苗也不会燃烧起来。
  没有燃料的话,无论是怎样的火苗,迟早有一天会熄灭的。
  这样的话,回到原来的生活中,抱着头度过每一天也不错。
  将这个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埋藏于心,继续过着平凡的日常-------
  再怎么多想都无济于事。
  霖之助再一次拿起刚才没有读完的书,从第一页开始读。
  反正一开始就没有认真读这本书,再去找刚才结束的地方就太傻了点。
[发帖际遇]:香霖堂货运“不小心”将一袋光明牛奶泼到桑尼身上,幼女白色液体的画面真是美妙 [+16 萌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6: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这本书是从外界流入幻想乡的恋爱小说。
  男女主角偶然相遇了,然后互相纠缠,互相吵架,互相吸引,两人关系就这样不断依据着剧情发展着。
  霖之助将书中的男女主角分别套在自己和芙兰朵露身上,认真地阅读着。
  这些一个个罗列着的文字,也被赋予了神奇的魔力,变成了一个字都不想略过的美妙故事。
  “呵呵………”
  霖之助自嘲道,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因初恋而燃烧自己的文学少年。
  
  
  “(不过,这样也不错啊。)”
  
  
  至少,在被欲火折磨到失去理智的此刻,这样的消遣不失为一种发泄。
  霖之助啪啦啪啦地把书翻到下一页。
  
  明明心里清楚怎么都不会实现,但还是在愚蠢地焦虑着。
  虽然很矛盾…也很无厘头。但若是因为无法实现而果断放弃的话,自己也会好受一些吧。
  
  
  就在此时---------
  
  ------咔啦咔啦
  
  
  “嗯……你…是………”
  
  “你好啊!霖之助!”
  
  
  
  “……芙兰…朵露…?”
  
  
  【命运】,似乎并不想让霖之助逃避他的感情呢------
  
  
  
  
  
  
  “这个店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啊。”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还是谢谢你的评价。”
  “啊哈哈,你这是在夸我吗?”
  “…你这么理解也可以。”
  
  霖之助很平静地应答着,尽管是假装出来的平静
  
不行,快冷静点-------
  
她来这里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拜访【奇怪的古道具店店主】。
  霖之助心想道,如果想要回应对方的期待的话,就必须好好地扮演这个角色。
  “听说这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呢,是吧?”
  
“…没错,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嗯…有许多没见过的东西,看样子会很好玩呢。”
  
不过如此------霖之助一边抑制着逐渐变红的脸颊,一边拼命地思考着。
  
为什么她就说了这些话,自己会这么开心呢-----
  
虽然说,店铺被别人认可,身为店主的自己本应高兴。
  
更何况,这是来自于自己所暗恋的对象。
  
但是,不能这么失态。霖之助想方设法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上,来压制住自己那颗浮躁的心。
  
别想多了森近霖之助------
  这段恋情是没有结果的------
  所以,不要因为只是再次见面了就得意忘形------
  
  没错,根本就不会有结果。在内心里嘲讽了自己后,他开始回应芙兰朵露
  “有很多没见过的东西吧?”
  “的确有很多呢,这个有什么用啊?”
  这么说着的芙兰朵露,手里拿着一个来自外界的道具,来到霖之助的面前。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可爱,让霖之助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个叫做【吸尘器】,好像是是用来进行扫除的道具。”
  “好像,是?”
  “遗憾的是,我还没有弄清楚它的使用方法,所以还没有让它帮我打扫过呢。”
  芙兰朵露似乎对它不感兴趣,把吸尘器放回了原位。
  霖之助有些后悔,要是能说些更能引起兴趣的事情就好了。
  但是芙兰朵露对此毫不介意,立马拿着另一个东西来问霖之助。
  “那这个呢?”
  “啊啊,这个是……”
  
  即使是这种门可罗雀的店,即使是这种出售各种怪异物品的特殊商店
  还是被不停地要求着说明物品是什么
  因此,重复了好多遍这种类型的对话。
  
  “…诶,那这个【灯】可以被打开吗?”
  “啊啊,能,打开了的话就会发光。”
  “诶,真想看看啊。”
  “抱歉,现在我的手里没有可以用的【电池】。”
  “这样啊……那如果拿到了,可以让我看看吗?”
  “…啊?啊啊,那是当然。”
  “太好了,我好想看”
  
  啊啊,她很开心啊-----
  
  没想到,自己也会以这么纯情的想法来对待一个人。
  同样是向别人介绍商品,但是在与自己暗恋的对象相处时,感觉居然会如此不同。
  如果她喜欢,他就会竭尽全力用对方感兴趣的语言来说明一切。
  只要自己的语言对她而言是有趣的,就够了。
  
   
  ------恋爱这东西实在是太麻烦了,霖之助非常后悔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
  
  “…霖之助?”
  “嗯,啊啊…不好意思”
  
  但同时,霖之助也能感觉到,这段无法实现的恋情让他如此的心急如焚,也是一种很有趣的感觉。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想方设法让她开心------
  霖之助又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从对她的所有妄想中拖出来,冷静地思考着每一句应答。
  
  
  
  
  “………嗯。”
  在不知不觉的谈话间,太阳已经落山,黑暗逐渐笼罩了香霖堂。
  芙兰朵露已经有好久都没有什么积极的反应了,坐在椅子上无聊地拉伸着自己的胳膊。
  老实说,霖之助现在非常焦急。
  这个店所能做的一切,就是说明道具和自己那冗长繁杂的想法。
  看到她现在的态度,霖之助更不愿意继续玩那些文字游戏了。
  本应想点办法改变对方的心情,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有在这个时候,霖之助才会羡慕魔理沙的行动力------
  
  在霖之助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芙兰朵露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差不多该回去了。”
  “…要回去了吗?”
  “嗯,不然会被【姐姐大人】骂的。”
  
  
  在这种情况下打算回去,她对自己店铺的评价也是可想而知的。
  完完全全地陷入了自责和心痛。
  但是,看到了如此苦恼的霖之助,芙兰朵露开口说
  “那个,霖之助…”
  “嗯,怎么了…?”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霖之助愣在了原地。
  他望向了芙兰朵露,眼前浮现出一张不高兴的脸,就像是在一直看着他一样,那对赤色的瞳孔向上翻着。
  把【连这个表情都好可爱】的邪念抛诸脑后的霖之助说道
  “你并没有做过什么值得道歉的事情。”
  “不,不是的。”
  “不是……?”
  嗡嗡地摇了摇头,芙兰朵露把目光从霖之助身上移开,低着头说道
  “说实话,这里的【道具】对我而言非常无聊…”
  “嗯……?”
  “该说是没有兴趣吗……霖之助刚才说的话,我也一点都没听进去。”
  “…这样啊,没有兴趣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没办法的事情。
  平淡的一句话,却给霖之助的内心造成了相当大的打击。
  明明自己也知道,她的心是不会对自己的任何事情动那么一下的,但是胸口还是在隐隐作痛。
  “嗯,这家店对你而言的确没什么好玩的呢。”
  “嗯,是这样。不,不是这样的。”
  “…嗯?不是这样?”
  
  被人说自己的店不好玩,当然会受伤。
  但霖之助更害怕芙兰朵露的心会离他远去,对她奇怪的发言更加不解。
  
  
  “我今天来这个地方,是有别的目的的…”
  “别的……目的?”
  “嗯……”
  
  
  既不对店里的商品感兴趣,也不想听店主的说明和谈话。
  那么来这家店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霖之助的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答案。
  是一个对自己而言非常美好的答案。
  笨蛋,别再那自以为是了,霖之助想道。
  你看看她刚才的反应,怎么想都知道这不可能------
  芙兰朵露并不知道霖之助在内心里和自己的争论,继续说道
  “……是来看,你的。”
  “…看,…什么……”
  
  不要说这种让人想入非非的话啊。
  但是,芙兰朵露却没有停止,把那个想法彻底击碎。
  
  “……看霖之助,我是为了看【你】,才来的。”
  “什么……”
  脸颊即刻变得通红。
  不行,冷静点-----
  一定只是出于兴趣。
  因为,她对自己一无所知,所以才来看【他】的。
  你也看到她今天那个无聊的表情了吧?很明显她已经对自己失去兴趣了。
  霖之助拼命地想要抑制住越来越红的脸,仿佛要将自己化作磐石一般。
  
  
  “是,是吗……但是,今天你就明白了吧?我不是什么有趣的家伙……”
  “不,没有那样的事。虽然我的确不太明白你说的…话。”
  “…这,倒是可以理解。”
  “不过,表情,动作什么的,我都有在看哦。”
  “……对你来说,这些不无聊吗?”
  

“……………怎么可能会无聊呢,笨蛋。”
  
  
  就像是把一桶油浇在了火上------
  看到了在自己面前红着脸,低着头凝视自己的芙兰朵露,胸中一下沸腾了起来。
  心脏在高速跳动,像是快要炸掉似的。自己的脸也一定是通红的吧。
  难道,她也-------?
  这样的猜测在脑海中闪过,声音也因此变得奇怪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么,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以后会再来的!”
  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她遮住了自己绯红的脸颊,从店里跑了出去。
  头霖之助反应过来,追上去时,她已经消失在了夜幕里。
  
  “…………”
  回到柜台,坐在椅子上,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开心了。
  没想到她,会对自己那么感兴趣。
  因为实在是过于突然,脸上的绯红色越来越深。
  -----她说她还会再来的。
  “………哈哈……”
  又能见到她了,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开心地笑。
  温暖的东西填满了内心,想到的全是关于她的事情。
  那张红着脸的可爱脸庞已经刻在了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下一次,嗯,还有下一次。”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准备些她不会感到无聊的东西给她看看吧。
  就算真的对自己的店没有任何兴趣,也不想看到自己的所爱无聊的样子。
  
  霖之助的脑海里,已经全是对于恋爱的渴望了。
  
  到了那个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霖之助的内心已经变得极度的火热。
  
  出乎意料的是,她这一【燃料】让他的脸颊一直燃烧着,似乎永不停息。
  
  感情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霖之助能感受到内心的炙热。
  
  
  为了下一次与所爱之人的见面,霖之助进入了赤红的思考之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6: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
  在回到红魔馆的路上,芙兰朵露的速度很慢,和刚才从店里跑出来的速度完全不一样,她飞得很慢。
  
  和往常一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呵呵………”
  
  窃笑着
  
  可以说是天真无邪的,和恶魔相称的妖娆笑容。
  
  “………呵呵哈哈哈哈………”
  
  芙兰朵露开心地笑了。
  
  
  啊啊,真顺利啊-------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从姐姐和女仆那里听说过那个男人,我很好奇那家伙究竟是不是和她们说的那样有趣。
  
  
  出乎意料的是,他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值得我感兴趣的。
  而那两个人却说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相当可爱。
  
  
  那样的话,还是把他夺走吧-------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吸血鬼的【魅惑】力量。
  给霖之助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果然在那个派对的时候,试着使用了一下是正确的决定,芙兰朵露笑着说道。
  
  
  他那慌张的动作和脸红的表情,那两个人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吧?
  而那些冷冰冰的介绍,对自己细微的表情变化很开心,喜欢自说自话的习惯
  
  
  全部都,太无聊了------
  
  自己当然不会因为这些小事一一高兴。
  
  
  要说为什么,就是因为仅仅一天,看到了那么多他从来都没有过的表情。
  
  
  因为觉得很无聊,就做了一个假装害羞的动作。
  
  
  他那时的反应真是有趣,尽管是故意做出来给他看的。
  
  
  听她们那么说,那二人一定不讨厌那个店主吧。
  
  不过和自己同样身为吸血鬼的姐姐,却没有对他使用【魅惑】的力量。
  
  那个家伙,总是在奇怪的地方有着很强的自尊心,一定是想着用自己的力量得到他吧。
  
  但怎么都已经没用了,因为我已经决定夺走他了-------
  
  
  起初,只是想戏弄一下他,但看到他对我的态度后,我的想法改变了。
  
  我要把他变成自己的东西,放在身边。
  
  
  然后看着那两个人悔恨的表情,沉浸在优越感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要想象一下那样的场面,就忍不住大声笑出来。
  
  
  拥有着毫无邪气的笑声的她心想,芙兰朵露【无故】出走的事情,一定在馆内闹得沸沸扬扬的吧。
  继续沿着通往红魔馆的道路前进着。
  
  
  还差一点-------
  
  
  之后,再之后------
  
  
  他会慢慢地堕落到只属于自己,而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呵呵呵呵呵………”
  
  
  慢慢地在天空中飞着,可爱的笑声在天空中回荡-------
  
  
  
  
  仿佛天上的月亮都在为她撑腰,散发着血红的光芒------
  
  
  
  
  啪!!!!
  
  
  “!!…………”
  
  
  “…………”
  
  
  清脆的耳光声回荡在香霖堂里
  而那声音中心的,是一对男女。
  
  
  发出声音的男人-----霖之助,脸上的表情比平时更为冷漠。
  他看上去非常生气,收回刚举起的右臂,瞪着面前的少女。
  
  被瞪着的少女-----芙兰朵露,脸上浮现出不知所以的惊愕表情。
  一个巴掌印出现在她的左脸上。
  
  
  
  “诶……?为什么”
  
  “……你是在问,为什么吗?”
  
  
  被直接殴打的事情对芙兰朵露而言是出乎意料的,所以她才会提出疑问。但与此同时,霖之助的脸变得更加阴沉。
  
  
  “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吗?”
  
  “诶?因为霖之助对我……啊?”
  
  “……………”
  
  “………啊”
  
  陷入混乱的她,看到了霖之助的表情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但是,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所以,芙兰朵露觉得没有理由会------
  
  所以
  
  所以要把这句话-----
  
  “……那个,霖之助。”
  
  “什么事”
  
  “霖之助是……喜欢……我的,对吧?”
  
  
  已经受够了他冷冰冰的质问,所以
  
  确认对方的好意,确认自己的【能力】
  
  把这句疑问传达给他,这个男人一定又会红着脸
  
  虽然这种行为让人害羞,但他还是会将自己模糊不明的好意发泄出来
  
  
  对,绝对是-------
  
  
  “………如果说是指现在对你的好感的话,不得不说,我非常讨厌你”
  
  
  “------!!”
  
  
  一个完全偏离预想的答案,就这么出现在了芙兰朵露的面前。
  
  “我知道吸血鬼会使用魅惑别人的力量。”
  
  “啊……”
  
  
  突然被揭发的事实让她说不出话。
  
  到现在为止,和他接触的任何时候,都在思考着对话的走向和流程。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芙兰朵露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话。
  
  所以,这句出乎意料的回答,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真没想到,我居然会成为那个力量的使用对象,就那么简单地让我的恋慕之心沸腾起来,就那么傻傻地毫无察觉。”
  “啊,不是那样……”
  “哪里不是了”
  
  
  想要想办法改变现状,又由于焦急而只得用近乎敷衍的话语应付着。之后又是来自对方毫不留情的打断,芙兰朵露不得不闭口不言。
  
  什么都没有说
但和安静的现状相反的是
  她的头脑因为混乱的事情变得更加混乱了。
  
  为什么会暴露呢------
  
  
  不,在那之前,为什么【魅惑】会消失掉呢-------
  
  
  那件事,是不可能凭区区意志或者他人的干预就能办到的-------
  
  
  不,这些事情都无所谓------
   
  
  重要的是,他的事情-------
  
  
  他说他讨厌自己,非常讨厌自己-------
  
  
  …………非常讨厌?--------
  
  
  “……!不是的,不是的霖之助!”
  “就是这样,一点都没错”
  “不,不是的!的确,我一开始是想恶作剧”
  “是啊,毕竟肆意玩弄别人的心对你而言也只是个恶作剧而已。”
  “……这个……”
  
  
  对于霖之助带刺的话,芙兰朵露无言以对。
  但是,她着急地想道,如果不告诉他这只是个恶作剧,霖之助是连她的话都不会听的。

  
  “如果道歉就能抹去一切记忆的话,那阎魔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看到我那样近乎痴迷地思念你,你一定很开心吧。”
  “不是的!!!”
  
  
  芙兰朵露清楚,霖之助对她胡乱摆布自己的心这件事非常生气。
  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虽然的确是自己魅惑了他,为了让他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每一次看到他害羞的反应,心里总是会莫名的高兴,然后继续为了他更有趣的反应【玩弄】着他。
  
  但是,不是这样的------
  
  芙兰朵露冲到了霖之助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说。
  
  那样的行为,的确是因为那样的理由开始。
  
  “没错,一开始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不是了!真的!我真的是…………”
  
  “……………”
  
  那个理由,就是单纯的,男女之间的理由。
  
  “……喜欢……霖之助…!!!”
  
  
  没错,芙兰朵露·斯卡雷特恋爱了------
  
  
  
  
  
  人们常说想要取走木乃伊的人终会变成木乃伊,事实上完全如此。
  
  一开始将对方魅惑,打算让他逐渐变成自己的东西。
  
  然后在那些对他有真心好意的家伙们面前炫耀着,沉浸在无上的优越感中-------
  
  因为这样的原因------

  不知从何时起,被他那慌张的,少年一般的面孔所吸引。
  
  平时冷漠的木头人,在自己面前表现出那样坦率的态度,无疑是十分可爱的。
  
  无论是霖之助对自己的回应,还是为了让自己开心拼命地提供话题的样子,都非常可爱。
  
  芙兰朵露逐渐忘记了最初的目的是【夺走霖之助】,开始专注于和他相处的每一天。
  
  
  “…这和你怀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一点关系都没有。”
  “………”
  
  但是,这也仅仅是芙兰朵露单方面的情感变化。
  
  现在,已经不再被她【魅惑】的霖之助,对她又有着什么样的情感变化呢?
  
  不用想都知道
  
  被本来就不喜欢的人强迫着去迷恋,心中所有的爱意,最后发现都只不过是力量产生的谎言-------
  
  
  “够了,回去吧”
  “!……等一下,霖之助”
  “你是没听见吗?快出去。”
  
  
  毫不留情地拒绝
  不过,没法接受这个结果的芙兰朵露,更加用力地抱紧了霖之助。
  
  但被他用力地推开了。
  
  被推开的她,摇摇晃晃地向后退步。
  
  又想再一次抱住霖之助
  
  但是------
  
  “出去!!!”
  
  “----!!”
  
  霖之助那从未有过的愤怒语调,让她无法动弹。
  以霖之助的力量,是不可能对付得了芙兰朵露的。
  但尽管如此,她却无法向霖之助踏出一步。
  
  
  心之间的距离,比实际中的要远得多。
  被看不见的高墙阻挡着,芙兰朵露无法前进一步,与他的距离只得越来越远。
  
  “……啊……啊…”
  
  自己已经被逼到了店门口,芙兰朵露拖着脚步,往后挪动着
  霖之助的表情也没有变化,愤怒地瞪着她
  不要,不是为了看到这样的表情才这么做的-------
  
  
  “---------!!!”
  
  
  不一会儿,她就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视线,回头冲出了店门。
  幸亏外面的太阳已经下山,身体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芙兰朵露她,已经到了想把自己化为灰烬的地步。
  
  飞出了那家店,飞到了空中,以惊人的速度飞行着。
  
  泪水从眼睛里大颗大颗地掉落出来,发出了抽泣一样的哭声。
  
  “呜…呜哈哈……哈哈哈……哈哈”
  
  尽管感到了极度的悲痛,不知道为什么,芙兰朵露还是在大笑着。
  
  她断断续续地狂笑着,大颗的眼泪从眼眶中涌出,飞行速度快到了自己的极限-------
  
  “……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感觉在心里纠缠着,自身的感情早已不再像往常一样受控制。
  
  一边笑着一边哭着的她,注意到了眼前的红魔馆。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会因为自己擅自跑出去而被骂。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在外面引发什么问题,或是因为自己每次回来时都很高兴,蕾米莉亚在那之后就不再管了。
  
  
  从那以后,只要在出门前告诉她一声,做好不惹事生非的保证,就可以获得自由外出的许可。
  
  
  虽然话是怎么说,但她想要去的地方也没有很多------
  
  到达目的地后,芙兰朵露回到了大门前的草地上,走到了门前
  美铃一如既往地站在那里。
  确认了芙兰朵露的身影后,她像往常一样准备迎接。
  
  “啊,您回来了啊妹妹大人……”
  
  “……我回来了美铃”
  
  “怎,怎么了吗?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看到刚回来的她又哭又笑着,谁都会产生这样的反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对于不知发生了什么而不知所措的美铃,芙兰朵露依旧用她以往的笑容回应道
  
  “什么事…都没有啊?呵呵”
  “没有…就算您这么说……”
  “真的什么都没有…”
  “但是,妹妹大人你…”
  “真的,什么都,没有。”
  “…我明白了,请进。”
  
  
  芙兰朵露湿润的双瞳上像是被染上了疯狂的色彩,仿佛是在警告着对方不要多问。
  看到这一切的美铃,也只得无话可说,送她进门。
  
  “…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看着逐渐变小的背影,美铃在门口嘟囔着,一直盯着她看。直到那个身影彻底消失在馆中。
  
  
  
  “………呼。”
  回到馆里,没有和任何人打过招呼,芙兰朵露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稍微平静了些,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仰面躺在红毯上。
  
  
  “……被讨厌了。”
  
  虽然已经不再笑了,但她的脸仍被泪水浸湿着。
  
  被讨厌,这句话是有语病的。
  
  事实上,霖之助一开始就不喜欢自己。
  
  只不过因为被魅惑,他才勉勉强强对自己有那么些好感。
  
  所以,与其说是被讨厌了,不如说是恢复后的正确表现吧。
  
  “……自作自受。”
  
  突然的自嘲。
  
  那么随意地玩弄了霖之助的心。
  
  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一点给自己辩护的余地都没有。
  
  一定再也见不到他了,呆呆地想道。
  
  “…………”
  
  胸口像是被紧紧箍住了一样,心碎的痛楚在内心里蔓延着。
  
  还是一如既往的扑克脸,但泪水却没有丝毫停止涌现的迹象。
  
  “(………真的,真的是喜欢上你了。)”
  
  芙兰朵露自言自语道
  
  没想到,自己会被对方【魅惑】到这种程度。
  
  泪流不止,撕心裂肺。
  
  就这样痛苦地嘲笑着自己。
  
  事到如今,怎么都没办法了吧。
  
  和他的关系,就彻底到此为止了-------
  
  “………就这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6:5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要继续呆在红魔馆里度过无聊的每一天了,芙兰朵露对此感到厌烦。
  
  虽然本来就不应该和他相遇,但是和他度过的每一天真的都非常开心。
  
  正想着这些时候,突然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
  
  不想动身,只是单单地将视线转向那一边。
  
  站在那里的,是和自己一样的,红色的姐姐。
  
  
  “………你怎么了?”
  “等等”
  “等一下,我现在很忙。”
  “不行。”
  “为什么”
  
  
  听到了姐姐意义不明的回复,芙兰朵露焦急地说道。
  
  “美铃她说,芙兰今天的样子很奇怪。”
  “………嗯”
  “所以,你这个样子,是怎么了?”
  “……刚说过了,什么都没有。”
  “………哈?”
  
  果然是美铃做了多余的事情,所以姐姐才会来。
  她是因为担心才来的。
  尽管这是来自姐姐的担心,但芙兰朵露并没有改变什么想法,只想一个人呆着。
  蕾米莉亚叹了一口气,继续说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这么想”
  “真要是什么都没有的话,为什么还一边说话一边哭呢”
  “…………”
  

  想找什么借口,但找不到。
  
  反正不管怎么说她都不会走,预见到无法避免的事情,芙兰朵露直接无视了自己的姐姐。
  但蕾米莉亚的这句话,让她紧张了起来。
  
  “………霖之助,是他的事情吧?”
  “…!!!”
  
  
  完全正确的答案,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再次看向姐姐,她的样子看上去像是非常担心。
  
  “……为什么”
  “虽然我已经允许你出去了好多次,但是我并不知道你每次都去了哪里”
  “…………”
  “而且,难道我就不会去那个地方吗?即使听不到来自你的答案,我也有很多种方法知道你的去向”
  “……这样啊”
  
  
  虽然知道自己的事情早就被发现,但没想到已经暴露到了这个地步。
  
  只要成功了,芙兰朵露就能看到自己的姐姐伤心的样子。
  明白作战不可能再成功后,而且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于是她草率地给出了答复。
  
  “…嗯,说有也有。”
  “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必须要告诉你吗?”
  “必须。”
  
  芙兰朵露对姐姐斩钉截铁的命令感到烦躁。
  本来就没有向她一一说明的义务。
  
  
  “为什么,这本来就和【姐姐大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怎么没有”
  “……只在这些时候才把自己装作【姐姐】?算了吧。”
  “不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姐姐】而已?”
“不是的。”
“………嗯?”


蕾米莉亚叹息了一声。
这个样子和那个店主很像,她感到非常不顺心。
但蕾米莉亚脸上的苦笑却没有变化。


“不仅仅是你的原因,这还和霖之助有关系。”


明确的回答。

“……什么?”
“他是我的朋友,如果他和我的妹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可以置之不理呢?”
“那你就不用问我了。”
“啊?那看样子我可以直接去问霖之助了?”
“………唔…”

没有阻止她的理由。
但一想到蕾米莉亚会和他讨论这种事情,胸口的疼痛就会加重。
本来是为了让自己在她面前更有优越感,现在却发展成了对对方有利的局面。


“…那样的话,我就没有什么事了。打扰了,对不起”

蕾米莉亚就这样转身,准备举手再见,离开房间。

“……嘛,等一下。”
“你想说了?”
“…………我不想说”
“好,那我走了。”
“…啊啊好好好,我说!我说行了吧!”


只有在这种时候,她才能意识到,自己根本没资格和姐姐逞口头上的威风。
这也是当然的,与一直生活在馆内的芙兰朵露不一样,蕾米莉亚一直在外面生活着。
与很多人打过交道的她,玩文字游戏的能力自然会更强一点。


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更不想让她直接去问霖之助。
既然这样,就不能再沉默。


“………如果你能听下去的话……”

“…………”

嘴巴嘟囔着的她,把至今为止发生的所有事情告诉了蕾米莉亚。


对霖之助使用了【魅惑】的事情-------

然后,玩弄他的事情-------

之后,自己又被他吸引了的事情--------

然后【魅惑】被解除,自己也被他讨厌的事情------

一个字一个字,全部告诉了蕾米莉亚。

一旦说出了第一句话,之后所有的话都像是堤坝决堤了一样,不断地倾吐出来。

蕾米莉亚她,没有愤怒,没有同情,没有怜悯,只是安静地听着她说的每一句话。
  
  “………这就是全部了,明白了吗?”

主动坦白了所有事情的芙兰朵露,脸上带着几分轻松的样子说道。

无论是再怎么让人心痛的事情,全说出来也比一个人承担着要好得多。

“……嗯,果然啊。”

但是,蕾米莉亚的态度却没有明显的变化。

本来以为她一定会朝着自己怒吼,然后一拳甚至一发弹幕直接打过来,芙兰朵露惊讶地想道。

毕竟,蕾米莉亚和霖之助的关系还不错,甚至有很深的交情。

“那,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诶?”

听到了预料之外的话,她愣住了。
她跟自己说,要怎么办?

难道她是在怀疑自己之后又会再对霖之助做什么事情吗?芙兰朵露想搞清楚面前的姐姐这句话的含义。

但是蕾米莉亚她,相当平静。

也许并不是在暗示着什么,仅仅是为了问字面上的事情吧。

“………什么都不做,到此为止了。”
“到此为止?”
“对啊,我被他讨厌了,和那家店也彻底没关系了。”
“所以你就再也不去了?”
“去那里干什么?”


烦躁地回答姐姐的问题。
这家伙到底想让自己干什么?

但是,蕾米莉亚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

“不,你要知道,你失恋的事情现在并不是最重要的”
“对于姐姐大人来说我的什么事都不重要”
“不是这个意思”

蕾米莉亚呼出一口气,对芙兰朵露说

“使用了【魅惑】而成的迷惑之恋,迟早有一天会迎来无法避免的【命运】。”

“【命运】?”

“就是,虚伪的感情不可能会永远持续下去。”

更重要的是,蕾米莉亚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就是------

“你向霖之助他,【道歉】了吗?”
“……没有”
“这个不是不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吧?”
“我想这也不是区区道歉就能解决的程度”
“就算是这样”


到底怎么了,芙兰朵露有些不高兴。
估计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问问自己有没有道过歉。
作为她的姐姐,想必也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脸面,不想让霖之助对拥有这样一个妹妹的自己评价降低吧。


“没必要,反正就算是道歉,他也不会原谅我”

这么说着,转头开始呼呼大睡。
那个平常很文静的男人,激动成了那个样子。
不知道自己的道歉,还能不能改变这一切。


“…就因为对方不原谅你,所以你就不去道歉?”

蕾米莉亚的语气突然变得强硬。
也许是对她的态度感到意外,芙兰朵露把身子转了回去,看着她回答道

“那是当然的吧?明明不能原谅,为什么还要去道歉?”
“这是不对的,芙兰。”
“为什么”

无法理解这句话。
但是蕾米莉亚却相当认真,看样子并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能不能原谅,最重要的是【道歉】”
“………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哎,一直在家里呆着的你可能不知道”
“………那还告诉我干什么,反正我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笨蛋”


听到了姐姐的话,她很生气,又把头转了回去。

看着她的背影,蕾米莉亚说道
  
  “所以啊,你要试着【在外面生活】”

“………”

不知道哪里被触动了下。
那个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在外面生活】------?

“………”
“………”

突然,整个房间静寂了下来。
只听得见彼此之间的呼吸声,消失在静寂中。

芙兰朵露不明白。

在外面世界里生活,就是这么累的事情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世界究竟是有多么麻烦啊------

但是------

霖之助他,也生活在【外面的世界】------

既然如此------


“……霖之助”
“嗯?”

仿佛没听到对方说了句什么,蕾米莉亚摇了摇头。
芙兰朵露一边用手紧抓住地毯,一边用小到几乎无声的声音继续说

“如果我去道歉,你会怎么想?”
“不知道。”
“什么嘛,明明刚才还在有模有样地说教着”

对直截了当地给出这样回复的蕾米莉亚抱怨道。

但她毫不在意的说

“但就是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才要去道歉吧?”
“!”
“至少,与其在这里腐烂掉,还不如尽力去做出【改变】。”

蕾米莉亚的话,让自己无法回答。
去道歉,这几乎是完全不会想的事情。
不过,已经说到这里了,已经想到这里了,还能说不去吗------


“……喂”
“嗯?”

所以------

“……会和我,一起去吗?”


一个人去,当然是不行的,所以想--------

“那是当然,你以为我是谁啊?”
“仗势欺人的吸血鬼”
“太伤人心了”
“哈哈哈……不过你不太可能会哭出来呢,真遗憾”
“唔……那还,真是遗憾呢”


她们都开心地笑着,然后,蕾米莉亚走了过来。
拿出自己的手帕,擦拭着芙兰朵露地眼角。

“嗯……”
“不要动”
“好痒啊”
“没办法啊,忍一下就好了”


虽然和她之间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只要她这一句话,面对着恶作剧一样的开心笑着的姐姐的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啊-------


虽然很不甘心,但也知道自己是面前这家伙的【妹妹】------


无论是什么时候,【姐姐】都是无法替代的------
  
  
  
[发帖际遇]:香霖堂货运捡到了一张面具,秦心说不是她的。自己戴上之后变成了绿色的光头,穿上了黄色的西装 [+7 %人妖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7: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早晨
  
  -------咔啦咔啦
   
  “……嗯,欢迎…”
  “欢迎光临,嗯?”
  “………”
  
  
  看到了身为来客的绯红姐妹后,霖之助突然沉默了下来。
  
  姐姐像往常一样招手打招呼。
  
  妹妹则躲在她的背后,提心吊胆地走了进来。
  
  看到了她这个样子的霖之助,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

  只要安静点,就不会被他赶出去吧。
  
  “有什么事吗?”
  
  一如既往冷淡的应对。
  但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既往】的霖之助
  芙兰朵露觉得那个表情像是在咬牙切齿地生气着,自己根本无法与其对视。
  
  “啊,不是我,是这个姑娘找你有事。”
  
  “………嗯?”
  
  “…………”
  
  “喂,别躲着了,快出来!”
  
  “啊………”

  身体像是被麻痹住了一样,被姐姐直接往前推了一下。
  
  差点绊倒脚,就这么冲到了霖之助的面前。
  
  “……………”
  “啊…………”
  
  被霖之助的眼睛盯着,什么都说不出来。
  面前这个没有被【魅惑】的霖之助,只有在派对那时,还有被赶出来那时,见到过。
  
  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不说点什么的话------
  
  虽然内心很着急,但是嘴巴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一动也不动。
  
  “啊,那个………”
  “………怎么了”
  
  只是一句道歉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啊,当初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呢?不过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突然,左手传来了温暖的感觉。
  
  “……?”
  
  感到不可思议的她回头看,发现,原来是姐姐握住了自己的手。
  
  虽然没有话语,但她那散发着光芒的眼睛,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
  
  “………”
  
  紧张的感觉终于缓和了些,头脑的意识也变得清醒。
  
  正因为这样,芙兰朵露才能转向霖之助,看着他
  
  霖之助,表情和刚才一模一样,就那么盯着芙兰朵露。
  
  似乎又开始在害怕,于是她紧紧地握住左手------
  
  “霖之助………!对不起!!!!”
   
  低下头,向对方【道歉】-----
  
  “我知道……我对霖之助…做出了相当过分的事情!我从来没想过,你能原谅我…………”
  
  “…………”
  
  “但是………我知道…我错了…希望你能……”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突然就止不下来。
  
  本来想说很多事情,但因为这样就没能好好地说出来,变得难过的心情让语言也变得结结巴巴的。

  害怕到,不敢抬头
  如果他的表情还是那样的愤怒-------
  
  还是被自己惊呆------
  
  亦或是直接在自己面前消失-------
  
  
  所看见的未来都是不想见到的,只能低着头一直说对不起。
  芙兰朵露一边哭着,一边道歉。
  
  
    突然,和左手那里不一样,头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并不是姐姐的手,那只手又大又坚硬,但是感觉非常温暖。
  
  “啊…………”
  
  抬起头,看到了霖之助的脸。
  
  不过那个表情,和芙兰朵露想象中的不一样。
  
  笑脸------
  
  带着苦笑的笑脸。
  
  芙兰朵露从未见到过的,霖之助真正的【笑脸】-------
  
  “………呀嘞呀嘞”
  
  看到了这样的霖之助,紧张的肩膀终于放松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的芙兰朵露,泪如雨下。
  
  
  “看来,是我输了呢”
  “………诶?”
  “所以我不是说过的吗?这姑娘本来就是个好孩子。”
  
  
  回头看到,刚才还在安慰着她的姐姐
  正看着霖之助,脸上挂着像是恶作剧成功了一样的笑容,挠着自己的头。
  
  “…………诶诶?”
  
  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呆滞的芙兰朵露,用疑惑的声音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了她的疑问,蕾米莉亚用双手紧握着芙兰朵露的手,解释道
  “对不起啊,芙兰。其实我和霖之助打了个赌”
  “……打了个赌?”
  
  蕾米莉亚刚说完,霖之助就继续道
  
  “其实在魅惑消失后,你的姐姐在你之前就先找到了我”
  
  “………诶?”
  
  “和她商量了这件事后,她提出了一个建议”
  “………建议,什么建议?”
  
  蕾米莉亚用手打断了霖之助,说道
  “先假装在芙兰面前生一次气,然后等到下一次来【道歉】的时候,霖之助就会原谅你。”
  
  “诶,这……”
  
  “没错,你一定会去道歉的,这就是我的赌约。”
  
  看着因为所谓的赌约而憋红了脸的蕾米莉亚,芙兰朵露想道
  
  赌约-------?
  
  魅惑消失了后,不是自己,而是她先来了店里-------?
  
  那,那天的事情--------
  
  那些说服自己的话-------
  
  全部都,明白了。

  
  
  “那你不是全部都知道的吗---------!!!!”
  “啊哈哈哈哈哈!对不起不要生气啦!”
  “吵死了!去死!去死吧你这家伙!!”
  “我明白了!啊等一下别别别用能力!!这个真的是要死的!!”
  “听不见!!!看我把你粉碎成渣子!!!!”
  
  看着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胡闹的姐妹俩,霖之助笑了起来。
  关系好到可以随便吵架的程度,真是不错啊,自己一直都这么想--------
  
  
  
  
  
  “哈啊……哈啊……”
  
  “呼……呼……”
  
  “看样子终于告一段落了,喝杯茶歇歇怎么样?”
  
  把店里搞得乱七八糟的两人,气喘吁吁地蹲坐在地上,霖之助把手上的茶递给了她们。
  
  不能老那么蹲着,两人站了起来,坐在椅子上喝茶。
  
  “嗯……哈啊……”
  “咕噜……咕噜……哈啊”
  “冷静点了吗?”
  
  抿了一口茶的霖之助问道。
  
  “嗯嗯,我冷静下来了。”
  “我可还没冷静下来哦?”
  “算了吧,再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蕾米莉亚一边用手制止着又要动手的芙兰,一边喝着茶。
  
  “如果冷静下来了”
  
  霖之助突然起身,让芙兰朵露吓了一跳。
  
  果然,对那件事,他还是有些在意吧……
  
  但是,下一瞬间------
  
  “对不起”
  
  霖之助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
  
  “诶?为什么……”
  
  “那个时候,我不是打了你吗?真的很对不起”
  
  “不,那是因为……”
  
  “本来只是想演一下就算了的,但是看到你的样子时不知为什么突然就非常生气,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出手了”
  
  霖之助一直低着头认错。
  
  但,芙兰朵露急忙地跑了过去,想用手把他的头抬起来。
  
  “不,不要这样!本来就是我的错!”
  “不,在女孩子的脸上留下伤痕,不是可以随便原谅的事情吧?”
  “所以都说了那是因为!”
  “芙兰,还是让我好好地向你道歉吧”
  
  蕾米莉亚似乎毫不在意,继续喝着手中的茶。
  
  “你在说什么啊!姐姐也来帮我说说啊!”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蕾米莉亚回答道
  
  “因为霖之助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你的事情生气。”
  
  “……诶?”
  
  按在霖之助头上的手也停了下来,芙兰再一次愣住了。
  
  “我真的很感谢你”
  
  霖之助低着头道谢。
  
  “不,为什么啊?”
  “那种幼稚的感情,原来只是在我的心里沉睡了而已,我还以为早就消失了呢”
  
  因为有了难得的宝贵体验,所以并没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不过呢,当【魅惑】消失的时候,涌现出来的感情有点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就这样犯下了殴打他人的错误,霖之助仍然低着头。
  
  
  “但是不要这样啊!再这样我都要因为罪恶感羞愧而死了!”
  “没事,古今东西还没有妖怪是因为罪恶感死掉的呢”
  “你闭嘴!”
  “好的好的”
  
  芙兰朵露不顾身后蕾米莉亚的窃笑声,喊着【别这样】把霖之助的头推起来。
  虽然眼前的景象非常奇妙,但芙兰朵露却感到无比的幸福。
  
  “好啦,因为我任性的事情也和你有关啦,所以就拜托你,把头抬起来吧---……”
  “嗯……既然都这么说了……”
  
  
  这么说着的霖之助抬起头来,坐回了椅子上。
  
  芙兰朵露终于松了一口气,重新看向了他。
  
  面对表情早已变得温和的霖之助,芙兰朵露的胸口突然涌起一阵剧痛。
  为什么,会做那么过分的事情呢?
  但是,已经不想再听什么道歉了------
  
  “霖之助……”
  
  “嗯?”
  
  “讨厌…我吗?”
  
  但是,至少要确认一下对方的好意-------
  
  那个【非常讨厌】,萦绕在头脑里挥之不去-------
  
  一直一直都想听到-----
   
  但是,不能说出来--------
   
  自己想听到的,那句话-------
  
  “啊啊,这么说来有必要修改一下那句话呢”
  
  霖之助笑着,再次将手放到了芙兰朵露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她。
  
  “……如果说是指现在对你的好感的话,不得不说,我非常喜欢你”
  
  最重要的是,这是源自内心的友情。
  
  “------------!!!!”
  “嗯,怎么了!”
  “啊啦啊啦”
  
  本应止住的泪水又满溢了出来,芙兰朵露跳进了霖之助的怀里。
  因为太突然了,直接把他撞到了椅子上,向后倒了下去。
  
  “哎呀……到底是怎么啦?”
  “呜…呜呜呜……”
  “………哈啊……”
  “真让人羡慕啊,明明都没对我这么哭过”
  “那如果你是我的话就好了呢”
  “什么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红着脸向蕾米莉亚大声反论的芙兰朵露,被霖之助温柔地抚摸着头。
  
  确实,【魅惑】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但是可以给人以快乐的感觉------
  
  那样的心情,我想今后也不会再体会到了,但那也是我继续抚摸着眼前的原因。
  
  “(不过,为什么【魅惑】会消失呢?)”
  
  听蕾米莉亚说过,吸血鬼的【魅惑】是没法靠区区自身的意志或是外界的干预就能改变掉的。
  
  所以,蕾米莉亚她也对此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如果看到面前颤抖不已的芙兰朵露,就不难理解理由了。
  
  她,也一定想着从那【迷惑之恋】里解脱出来吧-------
  
  这样的【无意识】,把自己的【魅惑】抹去了-------

  原来【命运】是如此奇妙的东西,霖之助苦笑着。
  
  就算不使用【魅惑】,这两位吸血鬼少女也有着吸引人的魅力。
  
  想着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事情,霖之助开心地笑了。
  






[发帖际遇]:香霖堂货运捡到了从天而降的囧仙的面具 [+2 积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7: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嗯........”
   傍晚的香霖堂。
   芙兰朵露躺在霖之助的右侧大腿上,睡的很香。
   可能是因为哭的太累了吧。
   一边想着这些,霖之助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金发。
   “嗯.......呼呼.......”
   
看着一边睡着,一边高兴地挠着痒痒的芙兰朵露,霖之助微微一笑。
   
就在这时,左边突然出现了某个人。
   
一看,原来是蕾米莉亚站在那里。
   
   “芙兰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
   “为什么你要道歉呢?”
   “因为,那孩子居然做了那种事.....”
   
   看着眼前的蕾米莉亚,他又笑了。
   
   “没什么好道歉的,我本来就很难有机会爱上别人”
    “......这样啊”
    “就是这样”
    “......这样,啊。”
   
    这么说着的蕾米莉亚,立刻躺在了霖之助的左腿上。
    仰面看着他。
   
    “......那个,霖之助”
    “........怎么了”
    “你知道,为什么那个孩子的【魅惑】消失了吗?”
    “为什么.....我也不太清楚”
    “嗯,这样就好了。”
   
    对于蕾米莉亚提出的不明所以的问题,霖之助并不在意。
   
    —————不仅如此,他脸上的表情近乎痴迷,目不转睛地盯着蕾米莉亚。
   
   
     “那个....霖之助”
     “什么事”
     “你,【喜欢】我吗?”
      
     那对红色的瞳孔,散发出迷人绯红光芒——————
     
     简直可以迷住对方的心——————
     
     让对方愿为之倾尽所有的,【魅惑】的瞳孔—————
     
     
     “啊啊,那是当然......”
  
  
  霖之助红着脸,俯身亲吻了蕾米莉亚。
  
  
  不管是谁都同时张开了嘴,将舌头纠缠在一起。
  
  
  “嗯……唔………唔……”
  
  激烈地吞食着,蕾米莉亚在心里做出了回答。
  
  
  
  解开吸血鬼【魅惑】的方法--------
  
  
  
  
  其实很简单

  
  
  
  用比那更强的【魅惑】,把原来的覆盖掉就好---------
  
  
  
  
  芙兰朵露的力量很强,但她并不擅长控制能力。
  尤其是自己从未使用过的【魅惑】--------
  
  毕竟,那个孩子只是个未成熟的吸血鬼。
  
  
  所谓的【魅惑】,不仅仅是目标本人,只有让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才能算是真正成功的【魅惑】。
  
  
  虽然自己对芙兰朵露说了很多事情,但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因为正是说着这些话的自己,正沉溺于【迷惑之恋】--------
  
  
  可能是有些窒息,他将脸离了开来,喘息着。
  
  这时,蕾米莉亚问道
  
  
  “霖之助……”
  “哈啊……哈啊……怎么了?”
  “你是,我的【所有物】,对吧?”
  “……………”
  “!!唔………嗯………嗯……”
  
  
  虽然没有明确的答复。
  
  但比语言更加有力的【答案】,在蕾米莉亚的口中交织着--------
  
  
  
  使用了【魅惑】而成的迷惑之恋,迟早有一天会迎来必然的【命运】---------
  
  
  
  但是,对于拥有【操纵命运程度的能力】的她而言,那个【命运】永远都不会到来--------
  
  
  
  
  没有比姐姐更优秀的妹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7:0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3-16 17:13 编辑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6 17: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3-16 17:16 编辑

感谢译者烛焰,因为他无私的汉化,我们才能看到这篇小说。
这篇小说主要是针对蕾米莉亚姐妹与森近霖之助的爱恋,感情生动剧情反转也十分有趣
,总体来讲是篇不错的小说。而且这篇小说是有一部系列的,可以称之为【神魂颠倒】,后面剧情如何发展,就在此稍微期待一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4-4 11: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