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77|回复: 20

[中短篇] 我的十二岁,她的十二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1 16:0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疫情在家,写了这篇故事。
这是讲述博丽灵梦和雾雨魔理沙初次邂逅时的事。

全文共接近六万字已写完,在这里每日发一章。
夹带私货注意。
 楼主| 发表于 2020-3-21 16:0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avar 于 2020-3-21 20:40 编辑



“那边的妖怪,站住!”

黑白的人影怔了一下,回过头来。

黄金色的头发,黄金色的眼瞳。

那是一个和自己年级相仿的少女。

她的身姿毫无被退治时的畏缩和挣扎,只是凛然又疑惑地望着自己,澄澈的目光毫无一丝怯意。

何等的气魄。

但那又如何?

博丽灵梦攥紧了手中灵符,高声喝道:

“立于你面前的,是博丽神社第九代结界守护巫女灵梦,现将对你开始退治!”

“嘿~”

面前的少女满不在乎的咧嘴一笑。

“有意思,看来这里和那家伙说的一样,是个值得一来的地方啊。”

白皙的左手,随意地拨了拨后脑的金发。

“对魔法使来说,被报上了名号可没有不回应的道理,巫女什么的,听好了。”

戴手套的右手,将背后的扫帚横于面前。

“我的名字是——雾雨魔理沙!”

——这就是,博丽灵梦和雾雨魔理沙初次相遇时的那天。

其时,幻想乡的大地尚未被湖上红雾萦绕。

其时,幻想乡的森林尚未遭逢久驻之寒春。

其时,幻想乡的夜空尚未被虚假之月覆盖。

这一天,魔理沙第一次踏上了幻想乡的大地。

这一天,距灵梦从先代那里继承博丽巫女的称号,已过了三年。

这一天,即将掀开幻想乡未来故事绘卷的两位“主人公”相遇了。

就在,她们十二岁的那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1 17: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佬回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1 17:2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就期待日更了哦!
大佬gk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1 21:37: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发帖际遇]:某间破败的神社一个人饿着肚子晚上回家,发现了米斯蒂亚的烤鳗鱼店 [+10 萌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13: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博丽神社的小巫女


逢魔之刻,浑身缠绕邪力的妖怪,侵入了人类的村落。

吞噬人类!吞噬人类!吞噬人类!

妖怪只有这一个想法,这是它的生存意义,也是它的使命。

“呜哇啊啊啊啊啊!”

“快跑!”

看着四散逃窜的人类,妖怪裂开血盆大口笑了起来。

人类啊,畏惧我吧!

假若神明因信仰而崇高,妖怪则因恐惧而强大。

你们的畏惧,将使在外界力量渐渐削弱的我,重新恢复为强大的妖怪。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人类的科学难以深入此地,给了妖怪肆虐的田野。

未被知识武装起来的弱小人类,哪有什么还手之力,

在这里,没有人会是自己的对手。

妖怪暗自庆幸自己越过了结界的裂缝,来到了堪称伊甸园的狩猎场。

于是,得意忘形的妖怪,大摇大摆地游荡于村落的街道,放眼望去皆是逃窜的人类,闭门的家户。

“……嗯?”

不对,有什么异样。

本应逃的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横在了自己面前。

大大的蝴蝶结,红白两色的衣服。

巫女?

是个看上去只有十岁出头的,小女孩。

妖怪诧异了,是谁给了她这样的勇气,胆敢横在身躯是其十几倍大小的妖怪面前。

这时,妖怪注意到了,小女孩并没有挡在自己面前,不如说情况正相反,是妖怪横冲直撞,奔袭到了正坐在路边的树荫下,一边吃着团子一边翻看手里书卷的小女孩面前。

毫不被逃窜的人群影响,小女孩像个没事儿人似的,静静地咬着团子,手里翻动着书页,即是妖怪庞大的身躯已来到她近前,她的眼睛还是不曾从书上移开。

“喂!”妖怪发出嘶哑可怖的阴沉声音,“人类,我可是会杀了你的。”

“啊啊,知道了。”

百无聊赖的应付声,说完又翻了一页。

“你是妖怪对吧,等一等哦,马上我看完了就退治你。”

然后又咬了一口团子。

“你……!”妖怪被小女孩的态度激怒了,澎湃的妖力凝聚在利爪上,划破空气形成锋利的刀刃向女孩斩去。

下一刻,她的身体就会被切的七零八落,妖怪这么坚信着。

“咦?”

锐利的嘶鸣响起后,女孩毫发无伤,依然端端正正地在那里坐着,只不过身后的地面多出了几道仿佛被利刃切割过的深痕。

被躲过了?可什么时候?根本没看见!

“所以都说了,马上就看完了,现在可是正到精彩的地方啊!”

女孩不耐烦的声音,眼光始终没有看向妖怪,这使妖怪更加愤怒。

“别小看我了!”

如果在这里连一个小女孩都杀不了,还怎么恢复自身的妖力,怎么成为令人畏惧的大妖怪!

妖怪深呼吸,鼓起胸腔,口中渗出炙热的吐息。

“……!”

女孩漆黑的眼瞳中,有什么闪动了。

呼——哈——!

妖怪的大口喷出巨大的火焰旋涡,将女孩包围。

烈焰似乎要将席卷过的一切焚烧殆尽,如台风般卷入一切,直上云霄。

火焰消散,空空的大地上,什么都不剩了。

“呼、呵、哈哈哈哈哈哈——”

妖怪放肆地笑了,然而——

“喂,你要怎么赔我。”

心脏猛地收缩,妖怪回首一看,刚才的小女孩此刻正站在身后建筑的屋顶上俯视自己,冷冷的眼神,犹如蔑视蝼蚁。

女孩举起手中的竹签,上面已经一个丸子都没有了。

“都被你烧了啊!十文钱的丸子啊!你要怎么赔我!”

妖怪惊愕了,完全无法理解。

这家伙怎么回事,受了那样的攻击,到底是怎么完好无损出来的,而且第一句话关心的是自己的丸子?

“丸子的事先不说,现在的妖怪真是越来越没耐心了,都说了马上就读完了……”女孩无奈地叹了口气,从袖中摸索着什么,然后——

——女孩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从袖中取出的书,已经被烧毁了大半……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悲鸣响彻了人间之里的天空。

女孩抱头苦恼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可是那本漫画的最终卷啊,马上就要看到结局了怎么会这样……小铃的书屋里也没有其他的了,最糟糕的是要是她知道书在我手里被毁了肯定再也不会借我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

从开始到最后,妖怪似乎就不曾在女孩的心中占有一丝分量。

“死吧!”

激怒的妖怪,口中蓄积了第二发要烧毁一切的火焰。

嗵!

没能喷出。

妖怪的头,被从树上跳下的女孩子,狠狠踩在了地上,妖怪想要抬头,但踩在头上的力道是如此之大,像是被钉死在地上一般挣扎不得。

“妖怪,你惹火了我。”

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女孩的怒容,其身形此刻正如鬼神一般,散发出地狱恶鬼般的杀气。

妖怪忽然想到了,在魑魅魍魉横行的地区,必然有人类的守护神在此,正如光与影,相伴相生。

“立于你面前的,是博丽神社第九代结界守护巫女灵梦!”

女孩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根驱魔棒。

“现将对你开始退治!”

……

……

妖怪硕大的身躯,早在几分钟前已化为了灰烬。

博丽灵梦好像是忽然想起来了什么,扶额轻轻叹息了一声。

“十文钱,还没让它赔我……”

算了,灵梦摇摇头,妖怪也不会有什么钱吧。

下次退治的时候,先提前问问它们有没有什么宝物之类的好了。

关键问题不在这里啊……

灵梦抱起双臂,在地面不住地踩着。

到底怎么办?和小铃说好了看完后就还她的,要是她知道书被烧了以后还怎么向她借漫画看啊。

记载着外界种种故事的小说、漫画甚至绘本,都是灵梦重要的精神食粮。

没了它们,灵梦简直无法想象自己怎么活下去。

“没办法了。”

灵梦拍拍手,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只有去找那家伙了。”

这么想着的灵梦,小跑着向某个地方跑了过去。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3 13: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了,期待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8: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香霖堂


香霖堂是设立在人间之里外侧的一间道具店,店长兼店员只有森近霖之助一人。

平时鲜有人光顾,边喝茶边摆弄从外界带回来的东西的霖之助,是这家店的日常光景。

毕竟有用的不卖,卖的东西也没人会用。

要说谁会来,也就只有——

“嘭”

门被很有气势地推开了,小小的红白身影出现在店里。

“喂、霖之助!”

虽说如今的小鬼越来越没礼貌,可这怎么说都过分了点吧。

唉。

霖之助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迎客。

没办法,真要说教起来自己说不定还会被这个小女孩教训一顿呢,毕竟战斗力可是对方居上,而且,她在村子里的地位可比自己高多了。

“怎么了,灵梦。”

只能乖乖地为她泡上一杯茶,然后静静聆听小小的巫女——不,公主大人今天又会提什么要求。

“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了对吧?”

顺便一提,在先代博丽神社巫女逝去后,霖之助名义上担负着灵梦的监护人职责。

所以——

“关于生日礼物,我有个东西想要。”

“唉、可是生日礼物不该是当日才知道的惊喜吗?”

“才不要,去年的和前年的都是怎么用都不知道的垃圾,这次我说什么也要提前预定。”

“别说垃圾啊,那个叫掌机的玩意儿可是我用三块妖怪玉换来的,外界的小孩子都很喜欢啊。”

外面的孩子们是都很喜欢,前提是有网络和卡带的情况下。

“……我又不是外界的孩子。”灵梦错开视线,小声嘀咕道。

“总之,这次的生日礼物,我要一本书。”

“灵梦终于也开始成为热爱学习的好孩子了啊!”霖之助喜出望外,所谓看到孩子长大的家长就是这回事了吧。

“才不是!我想要的,是那个……”

灵梦凑到霖之助耳边,小声咕哝了几句。

“咦?”霖之助瞪圆了眼睛,“你是说——”

“别让我重复!”

灵梦脸上爬上一丝绯红,而察觉到这一事实后,又马上不好意思地扭开脸。

“是嘛是嘛。”霖之助抱臂,自言自语地点头感慨,“灵梦终于也迎来和春之巫女相称的季节了啊。”

灵梦拜托霖之助的生日礼物,是一本外界的漫画,而且是校园恋爱题材的少女漫画。

“那是随手在小铃那里借的啦,才没什么别的含义!这个破村子什么都没有,只能随便看看打发时间呐……而且书不还回去可不行。”

“我懂的我懂的,交给叔叔我办就好了!”

面对异常鼓起干劲的霖之助,灵梦放弃了似的叹口气,不再辩解什么,只好耸耸肩,留下一句“那就拜托你了”,离开了店门。

连句谢谢都没有啊。

霖之助保持着微笑,在心里抱怨。

——果然孩子的教育少不了母亲。

先代巫女离开灵梦已有三年,9岁就不得不继承守护巫女职责的灵梦,拒绝了霖之助想要照料她生活的建议,一直以来独自在神社居住,家务料理、神职学习、妖怪退治,独力承担了一切的灵梦,形成这样冷淡、执拗的性格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当时自己提出要照顾她的时候,还被灵梦说成是萝莉控呢,到底是从哪儿学会的词啊?

所以,看到灵梦能露出少女的一面,欣慰的霖之助自然要满足她的建议。

然而——

两天后,已经出发的霖之助,在路上写下这次外出打算采购的物品清单时。

笔停在半空。

“……麻烦了,光顾着听剧情介绍了。”

霖之助扶额。

灵梦要的那本漫画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

回到人类村落的灵梦,两手插在兜里在街道上踱步。

路边的人好奇地对着灵梦指指点点,灵梦看过去,人们也只是带着敬意深深鞠躬,随后回到自己该做的事情里。

在人与妖共存的这个幻想乡里,保护村民不受侵袭的灵梦,在人们的心中宛若神明。敬意和畏惧如透明的屏障,使灵梦和普通人类隔开了距离。

“切。”

灵梦在心里不屑地嘀咕。

谁想守护这种破烂乡下地方啊,我也不是自己喜欢才当巫女的!

霖之助刚才漏出的欣喜表情,早熟的灵梦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是觉得一直以来和年纪不符,只知道退治、家务……还有攒钱的冷淡小巫女,终于开始有少女的味道了吧。

下个月就是自己的十二岁生日了。

自那以后,已经三年了啊。

三年前,先代博丽巫女在一次退治行动中,离开了年幼的灵梦。

在别人一片“这孩子真的能担起职责吗”、“今后的日子到底该怎么过啊”的不安和质疑声中,灵梦只是默默地站起身,拿起了先代留下的驱魔棒。

令人不敢相信这是一名九岁女孩的凛然眼神、和坚毅背影,以及接下来的一次成功退治,让人们取回了安全感和代代以来对博丽巫女的尊敬。

人们只是理所当然地回到了“博丽巫女还是会守护我们”的日常,谁也没有关心过灵梦这位少女内心里真正的想法。

比如,就在此刻,谁也不知道灵梦心中充满了懊恼。

那本漫画,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

女主人公马上就要向男主人公表白了呢。

灵梦停下脚步,看向远方的天空。

“校园生活啊。”

幻想乡对外界的一些人来说,或许是远比他们生活的世界更有魅力的地方吧。

可遗憾的是,对继承博丽巫女称号后,为了守护村民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村子和神社的灵梦来说,幻想乡不过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破村子”罢了。十二岁的小姑娘,比起受用村民看似神明般的崇拜,当然是更想要享受自己的青春。

所以,灵梦对外界充满了憧憬,从小铃那里时不时借到的外界漫画书,是她晦暗生活中唯一的精神慰藉。而“校园生活”这个从书中才知道的名词、无数漫画中浪漫故事的舞台,更是无数次点燃了灵梦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少女的梦幻情怀。

没错,博丽灵梦,渴望过上外界的校园生活。正如每个留守破败家乡的年轻人都向往大都市一般。

但悲哀的是,灵梦肩上的责任无法让她说走就走,博丽巫女代代都要守护结界退治妖怪,一天、一步也不能离开。

她总是在想,如果自己不是出生在这与世隔绝的小村子,而是外界的话,自己是不是也和故事里的少女一样,正在上学呢?

说不定,正值放学后的这会儿,正在和其他女孩子们一起在甜品店品尝。

说不定,中午不是在孤寂的神社,而是在教室里一边吃午饭,一边和同龄人进行悠闲的girl’s talk。

说不定,在校园中庭漫步的时候,也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恋爱?

脸开始热了,灵梦急忙用袖口捂住脸颊,警觉地看向四周。

嗯,谁也没有发现自己小小的失态。

不过,反正发现了也不会被察觉到心里想法吧。

算了,灵梦摇摇头驱散无聊的想法,快步前往村中唯一的书店,心里怀着怎么和小铃解释延期的盘算,以及能不能发现新的外界漫画的期待。

总之,小小的灵梦,今天仍是孤身一人。

……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今天,是博丽灵梦十二岁的生日。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一路上不断收到祝福和村民土产礼物的灵梦,没有半步迟疑,急冲冲向香霖堂跑去。

“喂,霖之助,礼物的事……!”

看到眼前的惨状,灵梦倒吸了一口凉气。

像是发生了火灾,又像是发生了什么爆炸,现在的香霖堂一片狼藉,焦黑的墙壁、碎裂的地板,散的到处都是的道具,还有被压在橱柜下面的霖之助。

“霖之助!”

瞬间进入战斗姿态的灵梦一边警戒周围,一边小心地靠近霖之助。

战斗的直觉告诉灵梦,这里一定是被妖怪袭击了。

“还活着吗?”

“抱歉呐,灵梦……礼物……”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镜也破裂了的霖之助,从橱柜下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指向窗户外面。

打开的窗户有什么人逃出去的痕迹。

“……明白了,我这就去追!”

灵梦拿起驱魔棒,澎湃的灵力从她周身散发,使秀丽的黑发微微飘动。

“……等一下,灵梦!”

霖之助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灵梦的身影已经从店里消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3 21: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香霖堂被魔理沙炸了?(doge)
已收藏 期待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00: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雾雨魔理沙


茂密的森林,不断化作身后的光影。

御风飞行的灵梦,以飞鸟都难以企及的速度在林间穿行。

快点、再快点。

霖之助虽说并非是战斗的专职人员,可也是非寻常所及的高手。

到底是什么妖怪能把它伤成这个样子。

这次,说不定真的会碰上自己也感到棘手的敌人。

灵梦压下心中的不安和焦躁,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追击上,树林中遗留的魔力痕迹,让灵梦准确定位到敌人的逃窜路径。

源头的味道越来越浓,快要到了。

终于,在一株大树下,灵梦发现了目标的身影。

那是一个小小的、黑白两色的身影,似乎是人类的外形。

没有看向这边,背对着自己,在地面上摆弄着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后,灵梦屏住呼吸,轻轻飘落在地上。

右手紧握驱魔棒,左手拿出藏在身后的灵符。

黑色的身影动了,站起身来,似乎要离开此处。

不能放跑!灵梦以驱魔棒直指对方,以不符合她年纪的气势厉声喝道:

“那边的妖怪,站住!”

黑白的人影怔了一下,回过头来。

黄金色的头发,黄金色的眼瞳。

那是一个和自己年级相仿的少女。

她的身姿毫无被退治时的畏缩和挣扎,只是凛然又疑惑地望着自己,澄澈的目光毫无一丝怯意。

何等的气魄。

但那又如何?

博丽灵梦攥紧了手中灵符,高声喝道:

“立于你面前的,是博丽神社第九代结界守护巫女灵梦,现将对你开始退治!”

“嘿~”

面前的少女满不在乎的咧嘴一笑。

“有意思,看来这里和那家伙说的一样,是个值得一来的地方啊。”

白皙的左手,随意地拨了拨后脑的金发。

“对魔法使来说,被报上了名号可没有不回应的道理,巫女什么的,听好了哦。”

戴手套的右手,将背后的扫帚横于面前。

“我的名字是——雾雨魔理沙DA☆ZE!”

……

时间在这一刻凝滞了。

被风吹起、飘过两人之间空地的树叶,成了此时此刻世界上唯一活动的物体。

进入临战模式的博丽灵梦小心地打量对手,脑内开始分析接下来的战斗。

对手符卡能力:未知。

对手战斗模式:未知。

对方道具武器:手中的扫帚,以及——

腰间似乎悬挂着什么,那是,一个金色的小盒子?

用途未知。

但是能将霖之助在场的香霖堂破坏成那个样子,一定是相当难缠的对手。

小心翼翼评估对手的灵梦神色紧张起来,而魔理沙则正相反,大概是对自己身手很有自信吧,依然是一副大咧咧的、毫不在意的模样。

“你在猜我的迷你八卦炉有什么能力吧。”注意到灵梦视线的魔理沙微笑了,取下腰间的金色小盒子,横在身前。

“这个八卦炉能力可大了哦,要是讲解起来三天都说不完,要是你能打败我的话,我就把它送给你怎么样?能力的解说就作为赠品一并给你……呃,你是叫第九什么的来着?”

“……”

灵梦沉默。

“被问到应该回答吧。”

灵梦还是沉默。

“……好吧,是记不住的我不对,可那么长的名字说一遍谁能记得住啊!”

那才不是名字,那是我的称号!灵梦在心中恨恨地吐槽,但就是不回答。

“……闹别扭了?”魔理沙歪着头,对眼前的一幕哑口无言。

“你的小盒子、就是那个能力吧。”灵梦终于挤出了几句,“被问名字回答的话,就会把人吸进去,化成水……我可是看过记载那种东西的书的,才不会上了你的当!”

“才不是!你说的是西游记里妖怪的葫芦啦!虽然那本书里也有八卦炉但是不要把现实和故事混为一谈!”

而灵梦还是默不作声,鼓起脸颊的她,不知道是在做战斗准备,还是单纯在赌气。

“好吧……”泄了气的魔理沙把迷你八卦炉收回腰间,只是举起扫帚。

“对付你还用不着它!”

扫帚和驱魔棒,互相指着对方,双方的眼神都认真了起来。

“……!”

下一个瞬间,两人的身影都消失了。

接着,雷鸣般的一响后,战场的中心,出现了拿着武器相抵的两人。

两人身上都涌现了惊人的力量,无风自动的黑发,闪耀光芒的金瞳,以及在力道下微微颤动的扫帚和驱魔棒,昭示着这是一场怎样惊险的相持。

“嚯哦~”兴奋的微笑爬上嘴角,魔理沙的眼神认真了起来。“看来这下能好好玩一场了呢。”

“我可没那闲功夫。”灵梦藏在背后的左手微微一抖,数张灵符四散开来,划出优雅的弧线从不同方向朝魔理沙袭来。

“……!”

霎时,如烟花一般的火焰在两人中间爆开来。

不是自己的灵符!灵梦急忙用双手挡在身前,纵身一跳向后退去。与此同时,借助爆破的烟幕,魔理沙也急速后退闪开了朝自己攻击的灵符,来不及锁定敌人重新调整的灵符,沿着魔理沙退却的方向依次在地面上炸裂。

刚才,火花在爆裂?

灵梦调整姿势思考战略,近距离相斗不是办法,挨一下那个可不是玩的。想到这里的灵梦迅速与魔理沙拉开距离,同时挥舞手中的驱魔棒,几道闪着红光的纸符串如长蛇般向魔理沙飞去。

魔理沙不慌不乱地侧身,手指灵梦,以奇妙的姿势切入纸符的缝隙,一动也不动!

被闪开了!而且……

“你那JOJ●立是什么意思!”灵梦似乎很不满的样子。

“诶?什么……”

“拙劣的模仿只会让真爱的读者更加愤怒!”灵梦转身跃动,在空中疾速挥动驱魔棒。

那姿态、宛如神事奉纳的演舞,又如莲叶上雀跃的妖精,优雅灵动、完美无缺!

“都说了不要把现实和……”

没等魔理沙说完,更多的纸符天罗地网向她密密麻麻地压来。

“封魔阵!”

无死角的攻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躲过的!

“切!”

魔理沙将扫帚直竖,脚踩于上。

“……!”

那一刻,奇妙的景色在灵梦眼前出现了……

何等耀眼,何等绚丽,无数的星星跟在扫帚的后面划出弧线,宛如新生的银河,喷薄而出星尘,使魔理沙冲出了自己封魔阵的包围。

“……还是被躲开了吗。”

“不。”从星光中闪现身影的魔理沙,指向自己被划破的袖口,“是我落后一分了呢。”

“……”灵梦默然不语。

但她微微弯曲的嘴角,到底是紧张,还是兴奋?

“嘿,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对手了,虽然之前说不打算拿这个对付你,可现在看来不拼上全力不行啊。”魔理沙拿起迷你八卦炉对准了灵梦,“而且,你似乎也藏着什么奇特的玩意儿呢。”

灵梦身后,硕大的阴阳玉,交织盘旋了起来。

魔理沙手中的八卦炉,也开始泛起金色的光芒。

更加惨烈的大战一触即发。

“到此为止!”

蓝色的人影闪过两人之间,双手伸开组织了愈演愈烈的争斗。

“霖之助!”
“奇怪的大叔!”

“你们啊……”霖之助心中暗暗叹息,现在的小鬼,不管是里面还是外面,都不知道礼貌是什么东西吗?

“总之你们两个先住手!”

抱怨的话就留到以后再说吧,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制止了双方的争斗后,霖之助把博丽灵梦和雾雨魔理沙拉到一起。

清了清嗓子,霖之助正色面对灵梦。

“灵梦,关于你的生日礼物。”

“——你干什么啊大叔!”

两手扳住了魔理沙的肩,不顾抗议,把她强行扭转到灵梦面前。

——面面相觑的两人。

“你十二岁的生日礼物啊。”霖之助爽朗地一笑。

“就是这位、雾雨小姐了!”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两人同时发出不像样的惨叫。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4-4 10: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