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404|回复: 33

[小说汉化] 【香霖堂待客厅】《香霖的出差~红魔馆的少女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3 14: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4-23 17:47 编辑

00.jpg
作者:SPII
译者:小晓凛
小说源:小晓凛
本小说由森近霖之助吧漢化
轉載請注明
此小说供愛好者試看
版權仍歸原作者所有
禁止用於任何商業行为
本漢化組對於私自傳播引起的
一切法律問題概不負責
请勿将汉化作品发到国际性网站!!!
有条件者可自购电子版支持作者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aGmhZ6uQnk5n3sk6KhxDQ
提取码:2ucv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需要的东西差不多都准备好了,走出店外。挂在腰间的袋子和背上的包里装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在店里它们也都是特别引以为豪的绝品。
被拿走了那么重要的物品的香霖堂看起来有些虚幻。并不是说因为平时没有好好保养,所以外表看起来很寒碜。
“咦,香霖?”
听到声音回头一看,黑白衣装的少女骑着扫帚从天而降。
“真少见啊,懒散的香霖竟然人在外面。”
这样说着的她,一直盯着我看。然后,她似乎注意到了腰间垂着的袋子。“好像是打算出门。也许今天会下雨呢。”
她故意在胸前向上摊开手掌,看是不是要下雨了。
“魔理沙,我也有出门的时候。以前不是也去了无缘冢吗?”
“啊,是为了捡外界的东西。今天也是这样吗?”
“去无缘冢的目的是凭吊亡魂。道具不过是顺手捡。这和今天的事是两码事。”
“啊?你要去哪?”
“红魔馆。”
“红魔馆吗?那个蕾米莉亚住的红魔馆吗?”
“我可不知道还有其他的红魔馆。”
魔理沙瞪圆了眼睛。她甚至没想到从我嘴里说出“红魔馆”一词。我自己也确实觉得这是很稀奇的事情。
“蕾米莉亚小姐直接邀请我过去。”
“啊,香霖也变得了不起了。”
“碰巧啦。你看,前段时间美铃不是来了吗?”
“美铃?”
歪头不解一会儿,她好像想起来似的说道。
“啊,那个门卫啊。”
事情要追溯到前段时间。

“灵梦,给我拿个煎饼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拿不就行了吗?”
“小气鬼。”
魔理沙从坐着的作为商品的壶上跳下来,靠近灵梦,拿起两块煎饼。
“给,香霖。”
“谢谢。”
虽然我说了一声“谢谢”,但这给客人享用的煎饼原本就是我家的东西,是灵梦擅自拿去食用的。
“霖之助先生,茶。”
“谢谢。”
我从灵梦那儿端过茶杯。这也是给客人享用的茶。
“好闲啊。”
吃完煎饼的魔理沙如是说道。
“这不是一如既往的日常么?”
灵梦回答。
真是的,这两个人像这样为了消遣而来到我的店里。魔理沙把店里的商品当成椅子,灵梦旁若无人地品茗也成为了香霖堂极为日常的光景。
“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件呢?”
“要是发生就好了。”
“请不要说危险的话。”
这两个人一出手,事变马上就解决了吧。尽管如此,对于不擅长动粗的我来说,还是什么都不发生比较放心。虽然住在幻想乡,但却希望安稳,这本身或许是鲁莽的行为吧。
“你们几个啊……”

咔啷咔啷咔啷——

刚要抱怨,就听到了客人来访的声音。
“事件来了啊。”
“啊,客人来这种店可是大事件啊。”
“你们怎么说都无所谓,但别妨碍我做生意。”我把吃了一半的煎饼配茶一口气吃完,朝着店门走去。
“欢迎光临。欢迎来香霖堂!”
“啊,你好。”
微微低下头的绿衣少女。总觉得她身上氤氲着外界的中国的气氛的样子。
“啊,是门卫。”
从里面走出来的灵梦一见到她就说了那样的话。
“啊!是红白巫女!”
她一见灵梦就做出什么拳术似的架势。
“哟,门卫。你为什么来这种地方啊?”
这次是魔理沙走出来问她。
“我叫红美铃。”
她面有愠色地回答道。我好不容易才知道她的名字。
“我们什么都不会做的。在店里胡闹的话,霖之助会生气的。”
那当然,我肯定会生气的。我该生气的时候也会生气的。
“对对对。这里又不是红魔馆,没有争斗的理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
美铃放下架势。从她和两个人的对话判断,她好像是红魔馆的门卫,为了某件事情而来。
“不好意思,不觉然间就……”
“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没关系。”
灵梦等人在红魔馆干了什么吧。可以很容易地想象到身为门卫的她最先遭殃。
“但这很奇怪呢。如果来买东西的话,不是会派咲夜来吗?”
正如灵梦所说的那样,咲夜来买过几次东西。红魔馆的大小姐蕾米莉亚也曾露过面。
“今天咲夜有别的事情。我是代理。”
“哼。”
“然后呢?今天要找什么?美铃。”
“啊,是的。乌鸦很多,最近。”
“乌鸦啊……可能是天狗的使者吧。”
天狗使唤乌鸦做各种各样的事。最大的用途是作为收集情报的工作人员。如果有什么事件的话,就会汇报天狗,写成有趣的新闻。
撰写我拿的报纸的天狗还算比较好,但是大部分天狗的报道都很夸张,真假难辨。
“大小姐也说过这样的话。”
“也就是说,想要能避开乌鸦的道具呢。”
“就是这么回事。” 01.jpg
“原来如此……”我决定从店里的商品中选出候选商品。
“不过我很在意。”
寻找商品的时候,难得老实的魔理沙开口了。她抱着胳膊,好像在想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意什么?”
灵梦虽在问她,其实是悠闲地喝茶。茶好像是特意从里面拿到这里来的。
“现在门卫在这里吧?”
“我叫美铃。”
美铃闷闷不乐地回答。她好像讨厌被人叫做“门卫”。
“不管是梅玲还是美铃都无所谓啦。门卫在这里,就是说红魔馆的大门现在没有人看守对吗?”
“姑且有妖精们做警备。”
“也就是说就算是妖精也能成为门卫,不需要你吧?”
“不,没那回事吧?”
美铃的脸抽搐得厉害。
“就算有也能轻松通过。”
“好啦好啦,点到为止。”
虽然一直在一旁听着,但我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妙,所以急忙插嘴道。
“魔理沙,不能让客人太难堪了。”
“我知道了。碍事者这就退场。”
魔理沙拿起束立着的扫帚向外走去。
“还有,就算今天没有门卫,你也不要去红魔馆。”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做那种事。”
顾首回望,魔理沙背着我朝另一边飞去,飞向了无垠的天空。明明这种地方还是个孩子。如果我不注意的话,她可能会去红魔馆。
“那么,我也回去了。”
好像怕被我说些什么,灵梦也要走了。不过她可能只是吃完了煎饼和茶满足了吧。
“还有,霖之助先生。你找东西的时候,给客人倒杯茶不是更好吗?”
“哎呀!”是我一时疏忽了。
“美铃,我马上准备茶。谢谢你,灵梦!”
“拜拜。”
灵梦也走了。
“不劳操心,这犯不着吧?”
“不不不,这必须的。”
不管怎么说,红魔馆的诸位对香霖堂来说都是屈指可数的良客。
“你也不要太在意魔理沙说的话比较好。魔理沙和灵梦都是相当特别的人。”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只要不是她们两个人的对手,她也会是一个优秀的门卫吧。只是对方太坏了。
“给,请用。”
我递上热茶。
“谢谢。”
“我正好找到了商品,希望你边喝边听我说话。”
那么,从这一刻开始,我的商业才能将被考验。我该如何巧妙地说明商品,使之有购买的心情呢?
“啊,小姐说要把所有的东西都买回来。”
我却突然扑了个空。不对,这个要求非常的令人开心才是。
“我不需要说明这些商品有何效果吗?”
“只要知道使用方法就行了。据说是不择手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如此。”
看来对乌鸦已经相当的束手无策了。
“那样的话,好吧。真的是全部吗?”
“是的,全部。”
我在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摆出了胜利的姿势。
“那么,我即刻开始说明吧。”
然后我一一向她说明了使用方法。
……
魔理沙听了以上的前情提要之后皱起眉头,似乎没引起她的兴趣。
“香霖的话太长了。只是想说商品很畅销,很开心吧。”
“没那回事。如果不说到这里的话,就无法沟通了。”确实,再简短一点或许也不错。
“总之,因为我卖的道具让乌鸦不见了。”
“诶,所以才会作为感谢,邀请你到红魔馆吗?”
“是的。”我把咲夜送来的邀请函给魔理沙看。其中详细地写着想要这样那样的商品以及各个的要求。
“那样的话,她们自己过来就好了。我不明白特地让香霖过去的理由。”她瞅一眼就马上把邀请函还给我。她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没好好读过。
“如果只是售卖的话或许如此,但我也有鉴定的工作要做。”
“原来如此,这对香霖正合适。”
魔理沙终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因为这能大大地发挥我知晓道具的名字和用途程度的能力。
“但你走着去红魔馆,路可是很远的哦?”
“我知道。”对于吸血鬼来说,夜晚才是真正的活动时间。正好。
“你可真是个慢性子。行李也很重吧。”
“嘛,偶尔也得运动一下啊。”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载你去吗?”
她这么说着,让扫帚轻轻地上下摆动。我想象着自己在魔理沙身后跨上扫帚的样子。总觉得有种很蠢的感觉。而且,我想起了魔理沙小时候一直一个人骑着扫帚让我帮忙练习的经历。
“很感谢你有这份心,但是这次还是算了吧。比起这个,我有件事想拜托魔理沙。”
“什么?如果不是麻烦事的话,我会接受的。”我觉得对魔理沙来说,会很麻烦。
“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帮我看一下店吗?”
“虽然有空,但是……”
反应果然不出我所料。平时不拜托也可以随便来店里呆很长时间。
“当然不卖商品也可以。只要有人看店就行了。”倒不如说如果商品被随便卖出就麻烦了。魔理沙用的那个代替椅子的壶其实也有相当的价值。
“很无聊的样子,讨厌这样。”
“回来后我会第一个告诉你关于土特产的故事。”
“光是这样的话,不太起劲呢。”
魔理沙像是在看我的脸色。她说有空,实际上大概是打算接受吧。
接下来我会让你更有劲头的。
“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可以在红魔馆采购。我给你一个吧。”
“嗯。对香霖来说真是慷慨啊。”
“怎么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4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成交!”
谈判成立,这样就可以避免店里没有人的情况了。
“不过,我恰巧来了,所以避免了没人看店的情况。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呢?”
就算我不在,你也会擅自进店里吧?这话我可不能说。
“而且,如果灵梦先来的话,你打算用同样的话拜托灵梦吗?”
“如果能见到的话,我觉得魔理沙会先来。如果魔理沙不来的话我就放弃。”
因为很近的缘故,很多时候魔理沙总是最先来的。
“那可还行。”
我还以为会有点突兀,但她似乎已经接受了。
“但是香霖也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呢。如果昨天就告诉我的话,就更容易理解了。”
“可能是吧。”
这么说来,昨天晚上连我都在想怎么看店。顺便说一下,昨天的结论,反正只有魔理沙和灵梦才会来,所以没事。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想法很过分。
“嘛,就当是坐了大船吧,交给我也没关系。”
“拜托了。”
我打开店门,看着魔理沙进去。
那么,临行前花了很多时间,出发吧。
……
我一边看地图一边走着。步调不错。
“这样的话,应该能早点找到红魔馆吧。”
考虑到身为吸血鬼的蕾米莉亚的事情,想着晚上到达就行了,不过邀请函上写着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如果不被卷入什么麻烦事的话,傍晚左右就能到吧。
“你好。”
我装作没听见,从打着伞的可疑少女旁边走过。
“啊啦啊啦,就这么无视我,过分了吧?”
不知为何,她在一瞬间就移动到了我的正面。前景不妙。我好像突然卷入了麻烦事里面。
“有什么事吗?紫。正如你看到的那样,我正出门呢。”
既然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吧。
和她做对到底能不能成呢?我不知道。
“诶诶,你要去红魔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02.jpg

我根本不想问她问这干嘛。总之她很可疑。
“刚才听你在和魔理沙说话。”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但还是决定这么做。
“那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在说乌鸦吧。我猜想到了那件事。”
“诶?”
“就在天亮的时候。有朝红魔馆方向飞去的巨大红光。偶然看到这一幕的天狗为了查明红光之谜而让乌鸦徘徊周旋。”
果然乌鸦是天狗的使者。
“那个馆与乌鸦不相称。”
她(八云紫)又不是那个馆的主人。
“因为太烦人了,所以才想办法怎么对付天狗。”
“怎么想办法……请稍等一下。”结果被打败了的天狗没事吧。
虽是他人之事,但有点可怜。
“我只是告诉了天狗别的事件的情报。对于天狗来说,新的有趣的情报更重要。”
“原来如此。”
应该是已经不再理睬红魔馆的情况,离开了吧。旧事件由于后来发生的新事件一下子就被埋没了。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也就是说,乌鸦不见是因为你告诉的新情报,天狗才赶去别的话题发生的地点。”
“不,不只是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紫露出形迹可疑的笑容。
“你把赶走乌鸦的工具卖给了她们,或许我才觉得乌鸦很烦人吧。”
“嗯?”
也有从沙丁鱼头开始信仰的说法。人们相信沙丁鱼头有驱鬼的力量。如果信仰的话,即使像沙丁鱼头那样无聊,也会变成非常珍贵的东西。到底鬼会害怕那种东西吗?
答案是:会的。据说在幻想乡,实际上鬼非常讨厌沙丁鱼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在被人愚弄的时候,可能会讨厌和这种东西打交道。
也就是说,由于信仰,沙丁鱼头实际上有驱鬼的效果。虽然缘起物等特别多,但是道具也有这样的一面。
“是因为我的道具把最终要赶走乌鸦的你叫过来了吗?”
“是的。即使是从远处看也很显眼,所以接近了。什么啊,那个像眼珠一样的东西。”
“所以说,那是为了避鸟。”
像黄色气球一样的东西上,只画着大眼睛一样的白色和红色的圆圈。如果把比乌鸦更麻烦的紫召唤过来的话,可能是个大问题。
“你好像在想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呢。”
“没那回事。”
不愧是紫,真敏锐。所以我不擅长应对她。
“算了。确实你的道具有效果。但是,直接赶走乌鸦的人是我。”
“也就是说,有什么报酬渡让给你吗?”
“啊啦,可以吗?”
“我不希望事情变得复杂。请放我一马。”
我不认为她会说谎,再被她刁难的话那就麻烦了。
“谢谢。我不需要报酬,但是接下来有件事需要委托前往红魔馆的你。”
“委托?”
紫诡异地笑着并告诉我委托内容。虽然内容听起来并不是那么难,但因为是特意说些让我感恩的话拜托我,所以才会有什么事吧。
“怎么样?去女仆那边问问就好了。”
“我会尽力妥善处理的。”
“请多关照。”
她向路边走去,像是带我去似的,向我伸出了手。
“还有,捷径在前面的岔路口左转。”
“我知道了。”
从地图上看,我觉得往右走比较快,但是我没有去过红魔馆。听了刚才的话,紫去过红魔馆。应该听从吧。我在想那件事的时候走上了那条岔路。向左拐。
“嗯?”
接着景色为之一变。不是穿过森林之类的比喻。和刚才我所在的地方明显不同。
回头看也没见过的景色。周围显眼的是大大的红色的馆。没错,就是红魔馆。
“紫那家伙……”她似乎做了什么。近道就是这意思吗?
“既然来了也没办法。”
这里就坦率地感谢紫,把事情办完吧。我轻轻拍了拍脸鼓起干劲,朝红魔馆走去。
“咦,真早啊。”
到了大门前,美铃在守门。
“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提前到了。这时候蕾米莉亚还没有起床吧。”
“是啊。我觉得大小姐起床最早也要过晌午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3 14: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啊。来客已经到了,怎么办?”
“我去问问。稍等一下。”
美铃招手后,在空中飘荡的妖精接近了。
“可以拜托你吗?”
妖精飞到了馆里。
“这么说来,惩办乌鸦的工具已经收拾好了呢。”
“是的。虽然有效果,但是因为损害了外观所以很快就收拾了。”
“再出来就用吧。”
如果在红魔馆再不发生什么事件的话,乌鸦和天狗都不会靠近的。那么说来红色的光是什么呢?
“安装到屋顶上很麻烦呢。啊,好像回来了。”
“说是你来也没关系。请去图书馆。”
“这样啊。知道了。”
终于到了买卖的时间了。第一位见面的顾客是红魔馆图书馆的主人。

“……好厉害啊。”
书的刺鼻味。藏书琳琅满目的图书馆里一片昏暗,无论到哪都很安静。
“这边!”
“嗯。”
朝着声音的方向一看,淡淡的光漂浮在空中。朝那边走。
“你好。森近霖之助。”
“你就是帕秋莉·诺蕾姬吧。”
她是这个图书馆的主人,也是魔女。
“这次想拜见香霖堂的道具,对此非常感谢。”
我想是不是有点营业性了,但我这么说后低头了。
“正常点也没关系。请坐。”
“是吗?谢谢。”
说实话,我不太擅长郑重其事。
“在蕾米展开这次的对话之前,我曾听魔理沙说过你的事。”
“魔理沙?”
名字是从相当意外的地方出现的。
“借了就随便把书拿走,魔理沙。”
“啊啊。”
魔理沙只想详细调查一下感兴趣的事情。而且借来的书一定还没回来吧。
“你也能想想办法吗?”
“很遗憾,我店的商品也被擅自拿走了。”
果然对于贵重物品还是很客气的。因为不是什么大价值,所以说不知道遭受了多少损失。积少成多。
“是么。”帕秋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可能无法让你安心,但我会注意的。”
“这样么。言归正传吧。想向你打听魔理沙的八卦炉的事情。”
“那个八卦炉啊。我自己也觉得做得很好。”这是我以前做给魔理沙的礼物。魔理沙把它有效地运用在魔法和家事等各个方面。
“我只是碰了一下,但也觉得那是相当不错的东西。我想和她谈谈,看看做那个八卦炉的是什么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6-2 20:0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