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50|回复: 9

[中短篇] 【明日方舟】塞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5 12: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暗黑地牢要素
*鲸鲨组(斯卡迪x幽灵鲨)

——————————————————————————————————————————————--

我还记得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酒馆里不时传来的阵阵笑声——在乌鸦和老鼠把这里变成它们的巢穴之前。我和我的同伴,我的战友,我唯一的亲人,斯卡蒂,我亲爱的斯卡蒂,游历四方,经历过无数场用人头换钱的浴血厮杀后,最终在这个地方给自己的心灵和身躯放了长假。赏金猎人在当时并不是什么受人待见的职业,只要法庭下了一纸通缉,他们就会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你的家里,当着你孩子的面把你的亲人拖到门外斩首示众,而你对他们无可奈何。常常有无辜的人因为给了他们一拳或者推了他们一把,就被以耽误执法为由抓去判了绞刑。久而久之,他们走在街上得到的永远只有回避和白眼,旅店只会给他们提供长了臭虫的床,酒馆也只卖肥鼠肉或者酸酒给他们。为什么我对这些可怜又可恨的人知道这么多,因为我和我的同伴,我的战友,我唯一的亲人,斯卡蒂,我亲爱的斯卡蒂,干的就是这行。
显然小镇上的居民并不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村口的守门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带我去旅店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在酒馆里,我们享用了美味的炭烧鸡肉,烤得焦黄的面包,和一大杯杜松子酒。邻桌的男人们聚在一起谈论当地的法官和隔壁漂亮的妞,不时大笑一阵子。回过头看见了我和斯卡蒂,这些臭男人就对着我们吹口哨,走过来伸手抱住斯卡蒂的肩膀,敞开衣服向她展现自己结实的肌肉,问她今晚愿不愿意一起快活。呀,那可真是讨厌,我捂住了耳朵,避免那些不知羞耻的词汇在我耳朵里裸奔。我亲爱的斯卡蒂没有吱声,啜了一口酒,旋即一个肘击顶在那男人的肚子上。这个魁梧的壮汉捂着肚子惨笑着走开,他的同伴们纷纷大笑着举杯为他的失败欢呼。他们真是可爱。
我在这么想的时候,吧台上两个小伙子迅速拉走了我的注意。他们长相平平,也不在我们腰包里的通缉令上,但他们的窃窃私语很快就勾住了我,啊,就像某位海盗船长的钩子一样——因为用弩箭偷袭我亲爱的斯卡蒂,他被我锯成了肉酱,最后剩下了一个戴钩子的手留作纪念。两个小伙子在对话里面都提到了一座梦中的石城遗迹,和遗迹里诡异的浮雕。图案描绘了一具浑身覆盖着鳞片的怪诞身躯,身上长着个泥状多汁、触角横生的头,背部还有一双初步成形的简陋翅膀。湿漉漉的岩石构成了那座遗迹的框架,黑绿色的苔藓爬满了每一处断壁残垣,许多长着人身鱼头的怪物潜伏在里面的每一个角落里,等待着猎物的出现。他们越说越玄,眼神里透露出惊恐。啊,就像诗歌一样,那些诡异深邃的画面简直让人如痴如醉。漆黑的深渊!我看到了那些遗迹里的牺牲品,我看到了那些可怜的人的肚肠被怪物们吸面条一样吞食,我看到高额赏金的讨伐令在我眼前漫天飞舞。可是我亲爱的斯卡蒂打断了我的幻想,和我碰了一下杯,问我等会儿要不要去赌场玩一把同花顺。当然了,我最亲爱的伙伴的邀请,怎能拒绝呢。
我和我亲爱的斯卡蒂的同床异梦在一个清晨被一声长嚎打破,说到底人类并不会照顾别人的欢乐,只会自私地任性妄为来破坏别人的美梦,对于这种人我最喜欢的就是去稍微教训一下。不过我亲爱的斯卡蒂没有让我拿圆锯,而是拉着我走到窗台前。在那里,我望见一个船员,脸上带着刀疤,皮肤黝黑,看起来身经百战的船员,在广场的英雄纪念碑下抱着头哭天喊地。从他的胡言乱语中得知,这个不幸的家伙服役的船触礁沉没了。然而在船只缓缓下沉之前,许多浑身长满鳞片的鱼头人带着尖刀与鱼叉爬上了船只。船员们在绝望之中拿起武器和他们扭打在一起,可这些怪物们铠甲般的鳞片刀枪不入。很快他们就被逐一拖到了水下。而这个可怜人趁乱一个人扒了救生艇逃了回来。那些地狱般恐怖的画面纷纷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却使我更加兴奋。此时被吵醒的镇民们渐渐围住了他,几个大汉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按在地上用绳子绑起来,在镇长的指示下给带去疗养院。噢,我亲爱的斯卡蒂,我想这个地方一定潜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黑暗和阴谋,我告诉她让我们一块去把那些怪物的头砍下来然后回来领赏。但她对我的请求不为所动,只是问我要不要去来一杯红酒配煎牛排。当然,为什么不呢。
就在随后几天,一些敏感的人反复梦见了那座海湾洞窟里的石城,黑暗之中隐隐约约有某种美妙的海螺号声在呼唤着他们,寻踪而去,却碰到一群鱼首人身的怪物——正如那位发疯的船员口中所述的一样。一个脆弱的妇女发了疯,在大街上狂奔,嘴里喊着它们来了,它们在我身后,它们拿着尖刀和长矛在追我!然后她被警卫按倒在地。天空始终阴沉沉的,乌鸦到处乱飞,海上的天气也不见好,许多船只因为狂风巨浪常常触礁。逃回来的船员却反复声称同行的船只不是因为狂风巨浪触礁而是某种可怕的号声,那股号声像磁铁一样吸着他们的伙伴和船只开向礁石。不管传说真实与否——虽然我笃定是真的,那些载着面包与酒水的船终究是没能返航,不到一个月,小镇上甚至出现了饥荒的征兆。肥鼠肉和硬得能打死人的黑面包重新出现在了餐桌上,往日欢声笑语的街道如今很少见到人,大家都躺在床上,没有了鸡鸣,也没有了犬吠,小镇弥漫着死一般的宁静,哎呀,那就像我和亲爱的斯卡蒂屠过的土匪据点一样,尽管这座可怜小镇的人并没有做什么。
很快居民们的愤怒与不安便到达了极点,矛头也随着我们身份的暴露而转向了我和我亲爱的斯卡蒂。那天一个云游四方的神秘学者带着他的头骨状烛台来到了小镇,声称这一切灾难的罪魁祸首是一个沉睡数年的海妖。从他口中得知,数十年前,当地庄园的主人向鱼人达成契约,鱼人们为他提供大量的金银财宝,而条件是找一个少女做他们的女王。这对他来说不是件难事。凭借强大的财力与家族背景,他很快就将一个追求他的少女骗到海边,用铁链绑在石头上沉了海。于是,这名可怜的少女就成为了她们的女王,也是今天的海妖,名曰塞壬。“塞壬本在沉睡当中,是两名带着无数罪孽与杀气的人唤醒了她!没错,我说的就是围观的两位,你们,那个修女和那个女人,你们都是赏金猎人!双手沾满鲜血的赏金猎人!”他像可爱的猪一样朝我们咆哮——小猪仔被宰杀之前那种歇斯底里的可爱,责令我们打开包裹,因为里面有着大量悬赏单和通缉令。大家都盯着我们看。而我亲爱的斯卡蒂,我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她不砍掉这个小猪的脑袋,只是牵着我离开了围观的人群,离开了那个可爱的小镇,再一次踏上了我们无尽的旅途。
我和她在荒野里露宿,采蘑菇打野猪做饭,准备找到下一个可爱的小镇开始我们甜蜜的假期——其实就这样在荒野里和她这样过也是很甜蜜的呀。不过遗憾的是讨厌的镇长很快就快马加鞭找到了我们,他刚一下马就下跪求我们回去,听他说是因为这个傻傻的人听了那头小猪的话,派了许多人去讨伐海妖,结果每次都是带着冒险者的尸体逃了回来,求我们两位回去组建队伍,拼尽全力做最后一次讨伐。我可爱又可怜的斯卡蒂心软了就答应了下来,天哪,如果是之前,也许我也会答应,可是我们现在是要回去,和那只小猪一起讨伐恶心的怪物。噢,神啊。
不过我亲爱的斯卡蒂,我是不会给你制造麻烦的。我知道你答应了的事就必定说到做到,哪怕豁出性命。所以我也不应该任性让你不便。于是我跟着我亲爱的斯卡蒂回到了小镇,那座阴森晦暗的小镇。不知何时头顶的阳光已经被血红色的雾气给封住,老鼠四处乱窜,唯有酒馆里面还听得见阵阵抱怨和碰杯的声音。到处都是伤兵残兵,他们身上都是深深的切口,还有被酸蚀的深痕,哀嚎和绝望浓雾般弥漫四方。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可爱,可我还得听镇长介绍那些即将跟着我们上场的战友:首先是一位全副武装的骑士,一个狂热的斗士,神圣意志庇护下的光明之刃无坚不摧。接着是一位带着面具的高大剑客,他披着斗篷,似乎头上永远有一朵乌云盖着。最后就是那只小猪——尽管他自称神秘学者。除了那名沉默的剑客,两个人似乎对与我们为伍这件事都感到难以接受。后来那名骑士对小猪窃窃私语,他们才达成共识,给了我们一点旅途的干粮和两只火炬,便踏上了旅途,在拄着拐杖的、瘦骨嶙峋的居民们目送下踏上了旅途。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以为可以瞒过我亲爱的斯卡蒂,却瞒不过我。我知道他们会让我们打前排,做他们的肉盾,自己活着回去邀功领赏。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通过庄园废墟后的山坡小径一路向下,我们来到了那浸着盐的洞穴前。当地人叫它海湾,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贯通海水的深不见底的洞穴,遍布石钟乳,苔藓,黑暗,以及不可名状的魔物。它们潜藏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随时等待我们松懈的那一刻突然出击,掠走我们中的其中一个。那会是谁呢,我不知道,但绝对不可能是我亲爱的斯卡蒂,只要它们敢那么做……
我们的队伍擎着火把蹒跚前行,如同一条残疾的毛虫。在越来越微弱的火光中,我感到黑暗在将我们包围,那些墙壁正在向我们步步靠近。在洞穴深处,出现了,那座比我和我亲爱的斯卡蒂见过的,比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都恐怖的遗迹。我感受不到身后人的呼吸,才注意到他们被这座遗迹宏伟的阴影给镇住了,仿佛雕像一般。我亲爱的斯卡蒂打开了一对带有恶心触手浮雕的石门,招呼我们跟上。在那些深邃黑暗的走廊里,到处都爬满了奇形怪状的珊瑚,模样仿佛溺水的人,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上面都雕刻着大家曾经梦到过的……乌贼脑袋、鳞片巨翅和龙的身躯。脚下的石砖踩下去能渗出黄色的粘稠液体,令人作呕的气息灌满了这条远古走廊,我发誓,那种鲨鱼死在海里一样的气味只要一丝就足够让你把胃给呕出来。此时,远处传来忧伤的海螺号声,若隐若现,仿佛在倾诉什么。随着火光越来越微弱,我身后的那名骑士和小猪聚在了一起,开始感到不安,询问对方是否听到了奇怪的号声。我说是啊,当然,他们吓了一跳,斥责我不要突然吓人。可是,我哪有啊。要像这样的,啊,就像这样。几个黑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透过微弱的火光,我看见了它们可爱的金鱼大眼睛、翕动的腮、背鳍,不过手上的利刃和背后的鱼叉就没那么可爱了。
我亲爱的斯卡蒂拔出了她那把巨型长剑挺在身前摆好架势,我跟着她的节奏将我那亲爱的、陪伴我多年的大圆锯对准了这几条小鱼。我们的队伍慌慌张张呈一字型摆开,双方僵持着,等着其中一方先出手,然后见招拆招——我以为是这样的。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名沉默的剑客兀的一声向后飞去,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就消失在黑暗里了,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那名骑士明显开始慌慌张张了,他挤到我的身边,我都能听见他发抖的盔甲在格格作响。小猪也一样,端着他那块头骨烛台故作威态。这个时候对面的小鱼举刀冲了过来,很快我就发现它们到底还是条小鱼,在高举刀刃冲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完全将自己泛白的柔软鱼肚暴露在了我面前。它们是在赌我会闪开然后接着对我发起突刺吗,它们错了,它们大错特错。我举起飞旋的大圆锯撕开了它的肚子,那些带着粘液的五脏六腑倾泻而出。虽然我肩膀也硬生生接了一刀,血液也跟着喷了出来。我听见身后的骑士发出了惨叫,我亲爱的斯卡蒂对着我大喊了一声,然后跳过来打掉了飞向我的鱼叉,实在可惜,我差一点就能看穿死亡了。啊,我亲爱的斯卡蒂在告诉我不要乱来,不管乱不乱来什么的,她的关心真的让我感觉到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为了这句话,我会永远记住这几条小鱼儿的。啊,一不小心走神了,回过头来的时候,我亲爱的斯卡蒂已经将剩下那几条小鱼加工好了,就差一个菜板,一口锅,我们就能就地享用美味的鱼汤,可惜了。
我们找到那个可怜的剑客时,他只剩一副骨架了,生前的铠甲和面具上都沾满了粘稠的液体,滋滋作响,像是消化液一样的东西。小猪捂住了眼睛,而那名骑士看到这幅惨状,开始抓挠自己的头,嘴里絮絮叨叨说着听不懂的话。大概是被吓疯了吧,他丢下熄灭的火把就往回逃。这样子可不行,他保准会被黑暗中蠕动的触手给勾住,再次成为这些怪物的美餐。于是我追上去用绳子把他绑在了我背后,就像我曾经在教会里面背着小婴儿那样,唉,那可真是令人怀念的一段时光。
我们循着那隐隐约约的海螺号声,一路杀死了不知多少条小鱼,和一只大螃蟹,不知道用它们的脑袋能换多少钱。随后,我们打开了最后一扇石门,来到了最后一个房间。我看见四周都是断掉的柱子,上面绑着铁链,正中有一只黑影在蠕动着。啊,那就是我们的目标,我看清了她那安康鱼一样的脑袋,上面还残有她作为人类时的一头长发。下半身的鱼躯上覆满了恶心的鳞片,手里拿着一个海螺,好了,我总算知道号声的源头是什么了。这个家伙,她既是鱼人的女王,也是它们的奴隶,虽然很不幸,但总归是要干掉你才行吧。我这样想着举着圆锯子冲了上去,这时我亲爱的斯卡蒂叫我回来不要靠近她,我身后的骑士也哭喊着求我放他回去。可是都晚了,晚了,我已经冲向这个可憎之物停不下来了,原谅我,我亲爱的斯卡蒂,不是我不听话,我一直都很乖。那个叫塞壬的怪物举着海螺对我一阵猛吹,我耳边雷霆万丈,我头上天使飞旋。周围的景物都随着巨大的冲击波开始变形、扭曲。我不知道自己飞了出去,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被我亲爱的斯卡蒂给接住的。没等我们站稳脚跟,那个怪物身体忽然放射出光芒,一位美丽到能让人眼球飙血的女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听见了,她在叫我过去,可是,我亲爱的斯卡蒂在这里呀,我怎么能过去。可是那个小猪就大喊着:为女王而战!就冲了过去,将他那可憎的头骨烛台对准了我们。头骨的眼窟里爆出让我眼睛生疼的光线,我亲爱的斯卡蒂见状捂住了我的眼睛,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幸福,只是身后的骑士实在是太吵了。好吧,既然那头小猪临阵变卦,我们就不得不杀死他了,对吧,我亲爱的斯卡蒂。
我亲爱的斯卡蒂沉默着,保持着她那战士的作风,将巨剑挺在身前,随时准备发起攻击。这时,我背上的骑士忽然住了声,感觉重量还加了一分。我将他放了下来,可怜的家伙,他帮我挡住了身后的鱼叉。那些小鱼儿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像在惊讶我为什么还活着。对对,我就是喜欢他们这副惊讶的表情,也为了帮这名可怜的骑士复仇,我和我的斯卡蒂背靠背,两人朝着两个方向冲了上去。放心吧,我亲爱的斯卡蒂,我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做什么事都一样,就像我撕开这些狡猾的小鱼儿的肚子一样。
但是,随着那个小猪的阴沉的吟唱,我也开始感到不妙了。红色的触手开始从墙角、天花板、柱子里面伸出来,将我和我亲爱的斯卡蒂团团包围。其中一只触手飞了过来,可惜,只差一点,我就可以切下它们做红烧鱿鱼,死神在等待着,专注之中最轻微的一次走神。就因为这一毫米的失准,我整个人被触手抓起来,慢慢靠近一张深渊巨口当中,斯卡蒂,我亲爱的斯卡蒂,你在哪里。我下意识呼唤,意识却渐渐迷糊,耳边回荡着塞壬的号声和惨叫声……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旅店的床上。屋内阳光灿烂,我亲爱的斯卡蒂沉默的身躯守在我身旁,见我醒了,她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我问她,塞壬在哪里,被你干掉了吗,我们的赏金是多少。她默不吱声。
一切都很正常,一切又好像都很奇怪。当我在询问小镇里的人关于塞壬的事情时,他们都像看着一个怪人一样看着我,相信我,那种眼神真是讨厌,如果不是我亲爱的斯卡蒂在身边,我绝对会把他丢到海里去。小镇上的人们仿佛忘记了我们赏金猎人的身份,都用他们美味的烤鸡肉和杜松子酒来招待我们。与我记忆中不同,这次吃饱喝足后,我亲爱的斯卡蒂就带着我重新踏上了旅程。我问她,我们会去什么地方呢。她沉默半晌,然后说很远很远的地方,重新再找一个地方安家,一起喂马、砍柴,做快乐的人,总之不会再让我陷于危险之中了。
管他是什么地方,总之对我而言,只要能永远永远和我亲爱的斯卡蒂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发表于 2020-5-15 12: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暗黑地♂牢还以为会有比较哲♀学化的内容

点评

事实上是一款很棒的克苏鲁风游戏,可以试试看(?)  发表于 2020-5-15 13:01
[发帖际遇]:moday33想要抓住斯塔却被雷达能力发现,被引进了事先做好的陷阱里 [-1 喵玉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13: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能看到的是幽灵鲨对斯卡蒂近乎疯狂的爱意_
*幽灵鲨 110压力 折磨
莫名的非常掉sans值
突然想起来曾经看过一个up做的方舟×地牢同人像素动画……

点评

加油啊~  发表于 2020-5-15 18:58
如果那种疯狂的感觉写出来了就好了。那个视频刚好也是我的灵感源头,啧,感觉最近手感越来越差了。  发表于 2020-5-15 13: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18:3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通过非舟游玩家过来顶顶

点评

来玩(劝诱)  发表于 2020-5-15 19: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6 04: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在哪?
—— 我们在这里,在一起。
那,现在是什么时候?是现在吗?还是我疯掉了?
你是真实的吗?
—— 我当然是真实的。
可我分辨不出来。
就像是我被……困在了一场梦中……或者一段久远的回忆里。
上一刻我还在这里跟你在一起,但下一瞬间……

——西部世界S01E08

点评

完 美 契 合  发表于 2020-5-16 10: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7-5 05: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