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6|回复: 2

[翻译小说] 【恐怖小说】秘封霖俱乐部 里S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0 15: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烛焰l 于 2020-5-20 16:11 编辑

作者:ND    译者:烛焰
小说源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425032

一如既往的恶心。


【里S区】
有一个叫做S区的村子。
在那个村子里,有个叫做里S区的村中村。
在里S区里,存在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宗教。
“你知道那条街后面的那个村子吗?”
从莲子和梅莉那都没听到过的村子呢。
“你,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吧,对吧?”
我的同桌驹田,在我旁边叽叽喳喳地说着。
有着男人一样的语气,外表打扮也很男性化,但她确确实实是个女孩子。
“……真意外啊,没想到驹田也会对这些怪异的事情感兴趣呢。”
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只对田径和马拉松感兴趣的肌肉白痴。
当然,起这么损人的外号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全班所有认识她的同学。
“嗯?不是啦,只是因为我觉得那个村子实在是太奇怪了!村子里的人都是些叽里咕噜叽里咕噜的家伙。”
顺便一说,她的语文水平也不高。
她非常讨厌阅读,这也是我所无法理解的。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森近霖之助。
为什么我这个香霖堂的店主不在幻想乡里读书,而是在大学教室里上课呢?
在这个世界里,我成为了某所大学里的学生……变成了这样的情况。
理由是,宇佐见莲子,玛艾露贝莉·赫恩(一般叫做梅莉)这俩人,拥有着幻想乡所无法控制的潜在力量…
这就是紫给出的莫名其妙的理由,需要一个愿意为了保护幻想乡的人监视她们,而我就是那个人。
绝对不是因为燃料费的滞纳金…绝对不是。
…或者说,我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
这么广阔的世界,打消了我回到幻想乡的想法。
看来有必要和紫交涉一下,弄到这个世界的永久居留权呢。
“哦…你是在说里S区的事情吗?”
莲子在我旁边笑着说道。
“嗯,就是那里。”
“…真意外,没想到大脑里装满肌肉的你也想了解这个世界怪异的一面呢。”
有时候,我很羡慕莲子的厚脸皮。
“完全没有这个想法…我只是有点在意这件事而已。”
“嗯…喂霖君,最近,我们秘封俱乐部的活动是不是已经停摆了?”
什么停摆啊
最近,不是刚调查过【猫女】的传闻嘛。
结果,发现了那个【猫女】原来只是一个40岁的无业中年男性而已。
那个时候发现真相的你绝望的表情,真的是令人难忘。至少等到我忘掉你的那张脸,我觉得我们才可以再次开业。
“…至少,有两个月没有活动了。”
“嗯?一周之前的那个【猫女】…”
瞬间,莲子她,又露出了那张绝望的脸。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什么【猫女】啊?我怎么不知道?”
然后又变回了原样,似乎是抹去了自己的记忆。
原来她还有完全消除自己记忆程度的能力啊。
“喂,【猫女】到底是什么啊?”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猫女】的传闻啊我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也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莲子说话很快,一点停顿都没有。
“……算了,你们打算去那里吗?”
“当然啊!!这么有趣的村子,我当然要亲自去调查!”
对于这一“久违”的事件,莲子她兴奋不已。
和在调查【猫女】事件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梅莉她去哪了?”
“啊?这么说她的确不在这里呢…梅莉——!梅莉—你在哪——?”
用这种叫狗的方式…
“梅莉!喂,梅莉!梅莉!!”
真不愧是那个存在感稀薄的梅莉,就算我们想找她,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或许,只是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而已?
总之,莲子和梅莉这两个人,没有一个是我擅长应付的类型。
“啊!哇!霖君,你的拉链怎么是开着的啊?!”
“啥?!”
我急匆匆地看了眼裤子。
但是,拉链明明是拉上的。
“你在这里啊!”
“呀啊!!”
莲子她,紧紧拧住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梅莉的手腕。
“痛啊啊!!好痛~莲子酱~~”
“闭嘴!梅——莉——。我们要开始干正事了。”
莲子一边拧着梅莉的手腕,一边拖着她走。
红桥
“嗯…驹田说的就是这座桥的里面吧?”
眼前,是一座跨越流向深山河流的红色的桥。
对面的树林,总让我感觉到里面有【什么】。
“那,我们快点去吧。霖君!梅莉!…梅莉?喂,梅莉!!!”
梅莉翻着白眼,嘴巴里吹出了个泡泡,晕了过去。
因为一直被莲子拧着手腕,所以痛觉超过了忍受的极限,意识已经离开身体了吧。
不过,一直拖着她走的莲子似乎并不理解眼前的状况。
“我放开手了!梅莉!梅莉!!”
她“pia”“pia”地拍打着梅莉的脸颊,但对方毫无回应。
“嗯?!霖君怎么突然想去河水里游泳了?!别在这里脱衣服啊!!”
莲子冲着我大喊着。
突然,梅莉的眼睛“瞪!”地一下睁开了。
“抓到你了!”
“呜啊?!”
莲子没有放过这个破绽,直接抓住了梅莉的脖子。
当然,我也没有脱衣服。
梅莉知道了这件事后,丧气地低下了头。
“我们走,梅——莉。”
莲子她越来越用力,“啊…啊…”后面发出了微弱的惨叫声。
里S区
“唔诶——?这里和我们的小区一模一样啊。”
我们到达了那个村子。
这里有人生活的迹象,房子里也有通电。
各家各户的房子里都有些电子设备,虽说都是些过时的电视,游戏机。
但是,有两点很奇怪。
“…那么这里,为什么会没有人呢?”
哪里都没有人。
现在可是学生放学回家的傍晚,但这里除了我们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这里有许多条看门狗。
都是些看上去气色很好的狗,应该是被人悉心照顾的吧。
“哇——汪酱——”
梅莉开心地靠近那条狗。
那条狗,看上去对梅莉毫无戒备,就那样被她抚摸着。
“真听话啊,诶嘿嘿。”
很听话
不过,是不是有点太听话了?
我又去确认了下其它的几条狗
都只是在瞪着我们,没有一条狗吠叫。
就只是那么,盯着我们。
这种情况反而让我毛骨悚然,像是被妖怪盯着一样。
…不对,这个村子里没有妖怪,这一点是没错的。
“…什么啊,就这么……无聊?”
莲子她大概没有注意到。
透过这些房子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的墙上,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很大的,【图案】。
更有甚者,将附有那张图案的纸贴满了整个墙壁。
那个图案,在一个三角形里画了一个圆,又在那个圆里再次画了一个圆,并在最小的圆里面画上了一只眼睛。(参考光明会的图标)
在图案的周围还写着我无法理解的神秘语言。
“…………”
哪里都找不到人,
哪里都找不到令人毛骨悚然的事物
“…可能都是去某个地方集会了?”
莲子嘟囔着
之后,我们选择原地待机,看能不能等到一个人
然而,等到太阳下山了,还是没有见到任何人
晚上7点左右,我们解散回家了。
教室
“驹田!那个村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啊!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住在里S区!!”
早上,一进教室我就看到了,莲子和驹田争吵的身影。
“唔唔……!怎么能在这种地方结束……!”
她一脸懊恼地瞪着驹田。
“喂!莲子!敢和驹田吵架的话!我们可不会坐视不管!”
挡在莲子面前的那些人,似乎是驹田的粉丝。
“这关你们什么事!!我!!在里S区!!有很多事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霖。那家伙一直都是那个样子的吗?”
“你才知道啊”
回答了驹田后,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话,可能就做不到啊。”
“嗯?你刚才说什么?”
“不,没什么,加油调查吧。”
挥了挥手,驹田离开了这里。
在驹田走后我才发现,驹田的粉丝和莲子都在望着我这边。
放学后
“我们还可以去那个地方吗?太棒了!”
梅莉听到了莲子开始活动的命令后,高兴地举起了手。
看样子她很喜欢那个地方,可能是因为那里有很多听话的狗吧。
“上一次的失败,是因为我们总是在同一个地方来回打转。”
莲子用手遮着自己的嘴说话。
“难道,我们这次要去那个红桥下面?”
“不是都已经决定好了嘛,你在说什么啊?”
“啊!好痛!肚子好痛呀~~~!!”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了。
上次经过那个红桥时,我感受到了非常恶心的气息。
来源不明,既不是妖怪,也不是人类,更不是神明。
那座桥下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着。
我感受到了生命……不,应该是灵魂的危机!
总而言之,我现在想装病逃过这一劫。
“没事的哦,霖君。我身上带着正露丸和肠胃药。”
“既然梅莉她早有准备,那就不用担心了。”
梅莉,我恨你。
“那么,今天秘封俱乐部的活动正式开始!”
我只得叹了口气。
对了,我以前给我自己准备过什么可以作为遗像的照片吗?
红桥
红色的桥
我们那时候在这里看到的,毫无疑问,是一座红色的桥。
但现在,哪里都没有它的踪影。
“怎么可能?!!”
崩溃了
玩完了
就像是,被一锤子砸在脑门上一样。
“这样的话就没法过去了!!呣叽————(请想象猴子的叫声。 by 小晓凛)”
莲子气的直跺脚。
梅莉看上去也对眼前的现状很失望。
但我却是目前最安心的那个人。
我看到了那座红桥的残骸。
那些东西看上去只是瓦砾,但实际上不是这样。
这座桥的底部是双层结构,其中存在着缝隙。
现在,在那些瓦砾之中,我看到了青黑色的骨头,早已腐朽的念珠,以及大量的符札。
因为那些东西被氧化到了无法辨认的程度,所以莲子她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没办法啊,那我们就去那座桥吧。”
在这座桥的50米外,有一座吊桥。
昨天怎么没有看到它?
“……昨天,那个地方有桥吗?”
“总比没有好吧。”
对我来说,没有的确好一点。
彻底放弃了归家的幻想。
里S区
这是我们,第二次来到这个村子
和昨天,一模一样。
什么都没有。
也见不到什么人。
不过,那些狗全都住进了狗窝里,旁边放着食物和水。
这些东西应该是被谁放在了这里
也就是说……有人。
也许是在我们昨天离开后,有人回来照顾了这些狗。
“真的是谁都不在啊----难道一个人都没有吗?”
莲子死气沉沉。
但梅莉没有这样,和那些狗在一起玩得很开心。
来到这里后,我明白了一件事
村里面的人肯定感受到了【我们的存在】。
“啊!”
莲子突然指着某个方向
她指着的地方-----
“那是人!果然有人在!”
那个人,看上去像是村子里的居民。
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是个中年女性模样的人。
但是,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
远处的她,一直就那么盯着我们,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想问你几件事……”
莲子走近她,对她说道。
那个人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
“不好意思,请问你知道这个村子里,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
“例如,一些奇怪的宗教”
“………”
“我听说,这里住着一些奇怪的人-----”
“………”
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她,是个被摆放到那里的仿真人偶?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实在是没什么明显的反应,莲子她觉得很奇怪。
然后,就那么盯着她。
那个女人,突然变成了满脸笑容的表情。
“诶”
瞬间,她直接一拳打在了莲子的脸上。
“这样啊!!!!啊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又打了一拳,一拳,一拳,不停地殴打着莲子。
我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
但当我反应过来时,我
“喂!!!”
我直接给了那个家伙一拳,为了把莲子从她那里带开。
“没事吧!莲子!”
“莲子酱!!!”
她的脸被打肿了,不过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口。
“……咳咳…”
可能是嘴巴里什么地方受伤了,不停地咳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女人近乎疯狂地大笑着。
“!”
那个家伙,看上去已经不像是【人类】了。
什么都没想,我下意识地给了她一脚,把她击倒在地。
“快跑!”
我背起莲子,拉着梅莉的手全力奔跑。
“逃不掉的!!!!你们不离开那个姑娘的话!!!!都会被带到地狱里!!!!”
有什么人在大叫着。
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痛……好痛……”
她在说【痛】
那是当然,莲子的脸,嘴巴,鼻子,甚至是耳朵都被打出血了。
现在必须赶紧去医院。
这么想着的我们,从村子里逃了出去。
然后,我们看到了眼前的吊桥。
不知道这座桥能不能承担起我们两人的重量。
“梅莉,你先从这里走吧!”
“好…好的!!”
就像我说的那样,梅莉她迅速地通过了这座吊桥。
就在梅莉已经看不到我的时候
我背着莲子,用力一跃,直接跃过了这条河。
“好”
然后,继续向着医院奔跑着。
第二天
“………”
今天莲子很老实。
当然,谁知道昨天居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对那个村子产生了阴影也不奇怪。
她的脸上贴着纱布,眼罩,还有一股消毒液的味道。
“……莲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去了里S区,遇到了怪人,被打了。”
“是一边笑着一边打的吗?”
“啊,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从出生开始就住在这条街上,有听说过那个村子的传闻。”
这样啊。
我来到外界的时间也才不到两年。
如果是在这条街上住了20多年的驹田,知道也不奇怪。
“……对不起啊。”
“怎么了?”
“我告诉了你们什么里S区的事情,所以莲子才会这样吧?”
“不,我们事先也没收集好情报。”
一边接受道歉,一边做着下节课的准备。
经济学吗?因为是自己感兴趣的科目,所以不想错过。
而且,莲子她也应该不想和里S区再扯上关系吧。
忘掉那件事,就这样普通地度过每一天也不错。
这么想着的我,开始翻找自己的教科书。
放学后
“今天!!我们要彻底解明里S区的谜题!!!!”
放学后,发现拿着球棒的莲子正等着我。
“………不应该停止了吗?”
“谁啊!!谁说要停止了!!”
这家伙真的是……哎。
就连爱狗的梅莉昨天也因为那件事情对里S区闭口不谈。
看来她不明白【惩罚】是什么意思。
“下次就再也不去了……这次一定要在那家伙之前给她头上来一下!!”
真想回到久违的幻想乡里去啊。
魔理沙她还好吗?灵梦是不是又把店里的东西擅自拿走了啊?
紫,估计也在静静地冬眠吧。如果可以回去的话就太好了,到时候该吃什么呢?
“霖君!!武器!!快把武器拿起来!!!”
突然的叱声将我拉回了现实。
明明自己说着要去惩戒,但是莲子的脚却在发抖着。
梅莉也携带了为了保护自己而使用的电击枪。
那玩意……是在哪里搞到的啊。
最后,用几句话总结一下这次惩戒之旅吧。
村子里又是一个人都没有。
因为愤怒无处发泄,莲子大喊大叫了一路。
对我来说,除了安心的感觉以外,什么都没有。
只不过,如果硬是要说有什么不同……
一直感觉被什么人盯着。
虽然没有告诉莲子,但我能看到
某处有好几双窥视着我们的眼睛。
第二天
莲子坐在桌子上,看起来很憔悴。
算了,我还是不要多想什么了。
莲子她,在昨天因为怒火得不到发泄而大发雷霆。
然后一不小心,把球棒弹回了身体,打到自己的脸。
“吵死了,离我远点。”
被这么回应了呢。
只是靠近一步,就能感觉到她那要杀人的气势。
今天应该是不会去了吧。
“喂”
然后,驹田突然来了。
“……听说昨天也去了里S区啊。”
“啊啊”
“然后……莲子的脸又被打了吗?”
“不,这次是自作自受。”
我那样说着,准备开始上课。
“…… 啊,拜托你们一件事。”
“?”
驹田双手放在桌子上,一边抬起头一边说道。
“这次,我也和你们一块去里S区吧。”
“那件事已经结束了。”
驹田的表情像是一只吃了子弹的鸽子一样。
马上又变得严肃起来
“……啊,这样啊,那也挺好。”
然后,她就离开了。
莲子还趴在桌子上碎碎念着。
不……她是在哭吗?脸上似乎流下了眼泪。
放学后
“今天我们一定要揭开秘密!!!”
又忘了。
莲子又忘了自己吃过的苦头。
明明那时还看上去是醒悟过来的样子呢,真没想到能忘得这么快。
“你怎么还在想这些啊,苦头还没吃够吗?”
“闭嘴白毛!受了两次伤,还以为就这样结束可就大错特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次难道不是你自作自受吗?
……算了,不想说,说了又得生气。
一想到还要去那个村子,心里就烦的要死。
不,不是因为累什么的。
感觉那个村子莫名其妙的恶心,无论哪一次都是。
“这次我们有强力的帮手,所以这一次绝对没问题!绝对!”
【绝对】说了两次,真是相当强的意愿。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也要去啊?”
我向旁边拿着球棒的驹田问道。
“啊。在那个地方,我有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的事情。”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里S区的方向。
而且,可以感觉到她握球棒的力量变强了。
……什么事情?
她对里S区难道有什么仇恨吗?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汪酱都很老实,村民们也不一定都是那种暴力的人……”
“你在说什么呢梅莉”
“……那些人,认为【暴力】是理所当然的…”
嗯?
我思考着驹田的这句话。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狗为什么会那么老实就能理解了。
“用暴力来回报暴力就好了,我们走!”
莲子,你  的社会学成绩是多少来着?
最不放心的家伙占据着领导的位置,组成了这么一个让人不安的俱乐部。

 楼主| 发表于 2020-5-20 15: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红桥
“啊嘞?红色的桥复活了?”
那时候的红桥又出现在河流上。
明明昨天已经消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材质上看可以看出这是新造的。
但是,为什么又造了一座新桥呢?


一踏上去,果然
“……………”
能感觉到恶心的【什么】。
这座红桥上,有什么东西。
一边怀揣着这样的直觉,一边一步一步走过去。


里S区
还是老样子,一个人都见不到。
是不是因为察觉到了莲子的杀气,所以村民们都警戒起来了?
狗还是老老实实地,都呆在狗窝里
“还是老样子……一个人都没有呢……”
莲子环视着周围。
那个行动甚至吓到了狗窝里的狗。
没有意义吧。
是的,就在我想到这的瞬间
“啊!”
莲子突然叫了出来。
“在!在那里!!发现居民!!!”
那个人和前天的不一样,是个男性。
应该和莲子无冤无仇吧……和我们的距离不远。
“哦?”
男子望向了这里,莲子也当场停下了脚步。
慢慢地缩短距离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笑了起来。
“!”
莲子举起了球棒。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男子突然开始殴打莲子。


啪!!!

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但是,那是驹田殴打男子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啊?这和你没关系吧?”
男子捂着被打的脸,一脸意外地盯着驹田。
“当然有关系!!!你们……绝对不可能忘了那件事!!!”
“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
男子突然和驹田流利地对话
和刚才大笑着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那我就说了……”
驹田掐住了男子的脖子。
“驹田响子”
似乎是某个人的名字
“…这,是谁啊?”
“这是谁和你没关系!!”
刚听到疑问,驹田就吼了出来。
“驹田响子……啊,我确实知道。”
“!”
她的脸色发生了变化。
但是,驹田的名并不是【响子】啊。
“她确实…需要将近七年的治疗,所以应该可以被治疗的。”
“喂!治疗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们掳走了她吧!”
“抓走?不不,那样说实在是不好听。”
什么?
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你认识响子吗?”
“我是她姐姐!!!响子是我的妹妹!!我知道了!就是你们这群人把她夺走了!”
我刚才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
似乎是什么东西,消失了。
“所以,她需要治疗,而我们只是作为志愿者进行治疗而已。”
“你在说什么治疗啊!”
“我们是一个志愿者团体。”
环视周围,我已经找不到了。
“回答问题!”
“喂,莲子和梅莉怎么不见了?
那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啊,没关系的大哥哥,她们不会有什么事情。”
“那些孩子们啊,已经被恶灵附体了,所以我们要让她们接受【治疗】,没关系的。”
“……喂,从刚才就一直治疗治疗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男子笑嘻嘻地回答。
“恶灵是因为觉得自己很强大,才做坏事的。所以,为了表示我们比它更强大,虽然比较粗暴,但是是有必要使用暴力的。”
“最好是边打边笑,因为只有笑,才能让它感觉到【我才不怕呢】。”
又一个村民出现了。
“知道了吗?我们是志愿者团体。”
“为了把你们从恶灵手中拯救出来,我们必须战斗。”
“……莲子,梅莉……”
现在正被殴打着吗?
“必须要【治疗】,明白了吗?”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把他们揍了一顿。
要是没反应过来的话,我可能已经杀人了。
“…………”
但不可思议的是,我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必须要快点找出莲子和梅莉。
“……喂,治疗室在哪里?”
“……要…接受治疗吗?你没有……恶灵…”
“最好快点告诉我”
男子像是意识到什么,咬着下唇回答。
“……治疗室的话,就在医院里……”
因为咬着下唇,所以很难理解。
在理解之后
“医院……?”
这附近有医院吗?
我开始寻找医院的踪迹。



废弃医院
说到像是医院的地方,就只有这里了。
其它的地方都找不到。
甚至连个诊疗所都没有。
并且,每个村民的家里都贴满了写着奇怪文字的纸张。
我开始发觉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宗教场所。
不,不是推测,已经可以断定了。
“喂!!!”
驹田一脚踢开了门。
果然,这里是个废弃的医院。
快要崩溃的天花板,残缺的墙壁,还有布满灰尘的地板
很难想象出这是在营业。
“响子!!!我来接你了!和我回家!响子——!!!”
驹田大喊着,但是,没有一点回信。
“响子!!!快回答我!响子!!!”
冒冒失失地走进医院里。
“………莲子,梅莉……”
一边嘟囔着她们的名字,一边走了进去。
途中看到了诊察室,X光室,手术室……
无论是哪个门都坏掉了,直接能看到室内


最后,终于到了走廊的尽头。
那里有前往二楼的楼梯,还有去地下的楼梯。
“去二楼的楼梯………”
不行,中间的阶段坏掉了。
二楼是怎么样都去不成了。
“………那就,去地下看看吧。”
这样说着,我们就前往了地下。



地下
刚打开地下室的门,就听到了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村民们独特的笑法
毫无疑问,这是他们进行【治疗】的声音。
“这里就是……治疗室吗?”
以前可能是个精神病院吧。
几个房间并排在走廊里。
嘎当——!!
“!”
有什么东西撞到墙壁上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打开了发出声音房间的门
在那里,有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被前几天见到的那个女人殴打着。
“让开!!!”
驹田直接击倒了那个女人。
“没事吧?!你!快点逃!!!”
驹田叫道,那个浑身是血的男子
渐渐地笑了起来
“罪孽深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罪孽深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可真是罪孽深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完后,男子失去了意识。
“…爸爸啊,会变得漂漂亮亮地回来的……”
……………………


男子咽气了。


“………啊,这是什么啊……”
驹田的表情有些崩坏
说实话,我现在也很着急
莲子和梅莉呆在这种地方,迟早也会变成这样……
“呜!!!哦呜呜呜!!!呜呜!!!”
隔壁传来了和笑声不同的声音
“………啊哈哈哈………”
“!”
听到了那个声音的驹田立即冲出了房间
我跟着她,赶到了发出声音的隔壁房间里——
“响子!!!!”
门已经坏掉了,在那里的是
“……!!!!”
一个和猪一样的男人躺在那里
而那个少女…似乎是刚和那名男性交媾过
衣服被撕得破烂
她的眼眶里没有眼球,肚子里也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膨胀的很大
“你们是谁!现在正在治疗中!赶紧出去”
男子像是在驱赶虫子一样,甩着手。
“……………”
驹田什么都没说
只是一直盯着少女
“……………”
少女也一直望着驹田
不,是因为没有眼睛,所以不知道眼前的人吗?
“………啊,这个声音,是姐姐————”
少女张开了嘴
也许是因为没有眼睛,所以只能用嘴来判断表情
但是,她自己却很高兴
“那个,姐姐,我被一个很坏的恶灵附身了”
“所以呢,为了把不好的东西祛除掉,所以把眼睛给摘掉了”
“光是这些就够坏的了,但是还不够”
“之后,被打了好多次,村长大人,还有圣人大人往我的身体里注入了神圣的东西”
“已经,已经放进去几百次了,每天都要放进去,再过一会儿”
“还有,再过一会儿我就可以漂漂亮亮地回家了”
“大家都说我的眼睛会好的,所以没关系”
“没关系的,等我再接受点治疗,我就可以回去了”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快出去”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
驹田的某个开关被打开了
全力地,殴打了那个猪头一样的男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憔悴不堪的驹田
杀死了那个男人后,坐在那里
“喂,还好吗?”
“…………”
没反应,像是变成了尸体一样
而那个,那个男人的尸体
已经看不出人的形状了,血肉飞溅到了室内的墙壁上
然后,面目全非的驹田响子
就好像是死了一样,坐在那里睡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莲子和梅莉的声音
对了,她们也还在这里
我急忙冲向了声音的来源地



“是关系者吗?对不起,现在正在接受治疗”
想要阻止我的人,我一个一个地都揍了一遍
直到把这里的敌人全灭
头我发现莲子和梅莉时,她们的衣服已经被撕掉,可能是快要被侵犯了。
在那之前还被殴打了几次,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伤痕。
“……………”
“没事吧?莲子,梅莉”
我握住她们的手,然后,她们哭了。
“呜………呜………”
梅莉抓住我的衣服,在我的怀里哭着。
当然,这种情况很恐怖
被殴打,然后快要被侵犯,遭受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很害怕,甚至有可能会精神崩溃
“………可以回去了吗?”
“嗯…….”
莲子流着泪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霖君……梅莉……都是因为我,做了这么任性的事情………”
“………回去以后会狠狠地蔑视你,现在先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
这样说着,我回头一看
村民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后面
“对不起?是朋友吗?因为治疗还没有结束,所以想请您离开”
“别开玩笑了,我们要回家”
这么说着,我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那可不行,我们也不想做这种事情,但是【治疗】是人类所不可或缺的东西。”
“所以,我们才拯救了你们,为了驱逐恶灵。”
“……狠狠地殴打,然后再去侵犯,这就是所谓的【治疗】吗?这可是完全无法理解的常识啊。”
“我们知道普通人无法接受,但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不行,这帮人根本就没有常识。
…………就像莲子所说的那样,【用暴力来回报暴力】吧。
那是正确的选择
“那么,开始【治疗】吧。”
咚!!!!!
我听到了什么被殴打了的声音
驹田在村民的后面,挥舞着球棒
“我来治疗你们!我来治疗你们所有人!!!!”
全身沾满了血,挥舞着球棒,不断地扑杀着村民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村民们就那样的在自己的狂笑声中被杀死。
“你们这些家伙!!!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
驹田大喊道,但是村民们的笑声更加强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村民们一边狂笑一边被殴打
一边尖叫着,一边持续杀戮的驹田
飞散着的脑浆和肉片
这就是我看到的场景
进不去,在那场战斗中,没能突破进去
“…霖君………”
梅莉在颤抖着
莲子呆呆地盯着他们
与此相对,我
想快点从这里逃出去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呜哦哦哦哦哦哦呜呜呜哦哦哦哦哦哦哦!!”
“呼!!呼呼呼呼呼!!!”
“呃啊啊啊aio2呜呜呜呃skdj呃呼呼呼aslidjhuhuhsasasa呼呼wwaas呼sdas呼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红桥
回过神来,我们已经逃到了这里
全身都是刀伤和淤青
中途摔倒过,可能是摔断了吧
不,也许是被打断了。
“…………”
再也不会去那个村子了吧
虽然谜团还残留着
不可能不在意
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和那个村子扯上关系了
“…………回去吧”
一边扛着不知何时睡着了的梅莉,一边和莲子向医院走去。
但是,我看到了,有什么东西从河的对面流过来
是什么?
我仔细观察着
人偶?好像不是
既不是树,也不是动物
是人类
是驹田
被打了好多次,被砍了好多次,骨头都被打碎了,里面的内脏都露了出来
没有人形的尸体漂了过来。
只是,为了让人知道是驹田,留下了完整的脸部。



两天后
驹田的葬礼在今天举行。
前天,在我发现了驹田的尸体后,马上联系了JC。
驹田的死讯也被传递到了他的家人那里。
然后,就在今天举办了葬礼。
“……真的,变成了非常遗憾的事情啊……”
意外的是,参加葬礼的人很少。
不,应该说是人还没有到齐吗?
目前来参加葬礼的人只有我,莲子,梅莉,还有那些驹田的粉丝们。
……那个时候,我自己没能保护她。
莲子低着头,不说话。
梅莉一直在哭着。
遗像上的脸,看起来非常幸福。
一想到这张脸的主人已经不在了,内心就变得非常苦闷。
对不起。
陷入了自我厌恶。
但是
真的,还是没有人来。
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为什么,还是一个人都没有来呢?



突然
一群穿着荧光色的僧袍的人,和后面穿着丧服的人并排走了进来
每个人都面带笑容
手里拿着纸,还有祝儀
(Ps:祝儀和红包类似,在婚宴等喜事中使用)
“……你们是…”
驹田的父亲向那些人询问道
“驹田的父亲,她这样离开的话是会下地狱的。”
“什么?”
“所以,我们来到了这里。”
“喂,你在说什么啊?”
驹田父亲看到了他们手里的贺礼,一把抓了过来
“喂!这不是我侄子的祝儀嘛,为什么你们会有!”
突然,那些人开始殴打驹田父亲。
“滚出去!!从驹田先生的身体里滚出去!!!”
“住手!!!!”
驹田的母亲大喊道
“你们在干什么?”
然后,那个团体又把带来的纸贴在了驹田的棺材上。
那些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名字一样的东西。
毫无疑问,绝对不是驹田的名字,被一排一排地贴了上去。
棺材被侵蚀
简直就像是被他们侵蚀了一样
“你们在干什么!?住手!”
某个驹田粉丝冲上去阻止他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孩子也被打了,然后被制服
在这期间,他们还在不停地往棺材上贴纸
“你们真奇怪!!!!为什么要做这么过分的事情!!!!”
驹田的母亲大喊着
驹田的父亲叫道
“快离开我女儿!!你们这群外道者!!!!!”
说着,又被他们打了好几次
但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他们的笑声越来越大,继续殴打着驹田的父亲
驹田父母的鲜血在葬礼上飞溅着
“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莲子尖叫着逃跑了
梅莉一边哭着,一边跟着莲子逃走
疯狂的笑声在葬礼上回响
不想再听到的笑声,在葬礼上回响

地狱

那一定是在说这里吧
驹田的棺材已经看不到了
她遗像上的笑容,看起来非常悲伤
笑着
明明是葬礼,却在笑着
像是结婚典礼的祝贺一样
把死人放在中间,大笑着
家人的尖叫
尖叫
尖叫
我无法忍受了
我正要逃走
在后面

大量的,蓝色的人在盯着我们

没有眼睛,眼眶里流着黑色的液体
我知道了
那是血    是鲜血   


我晕了过去




第二天
头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房间里。
是谁把我搬到这里来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是在自己的房间。
试着摸了摸身体,哪里都没有奇怪的地方
只有一个
口袋里,多了一张画着奇怪图案的纸。



学校
“早上好,霖君……”
莲子有气无力地问候
当然,她已经对那件事有了阴影。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是妖怪也不一定会平安无事
梅莉今天缺席了
可能是因为昨天的事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吧
就算是作为半妖的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怖】
“喂……驹田她是在里S区那里死掉的!”
教室的某个角落传来了谣言的声音
昨天的事,我想肯定会在学校里流传
对于我们这些当事者,那个话题一点意思都没有
“而且,听说她的葬礼很奇怪………”
“我去问问”
然后那些人接近了莲子
“那个,莲子小姐。”
莲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那时候,不是和驹田在一起吗?”
没有反应
“看,就是那个S区后面的地方。”
突然
莲子的头唰的一下盯着对方
然后,瞬间站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露出了非常绝望的表情
然后,莲子逃出了这个教室
她的伤口很大
现在,最好不要再提里S区的事情了
一边这样想着
今天没有拿出教科书,而是望着窗外发呆


红桥
放学后,我来到了这里
果然,桥坏掉了。
不知道是谁弄坏的。
因为被重建了好多次,所以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桥
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题就变成了【什么时候修好的】
这样的河,一跃就能过去。
越过的时候,在夹层那里看到的是
“…………人类……吗?”
骨头,皮肤,肉……还有内脏



里S区
村子里还是没有人
但是,这一次也和上次有所不同。
这一次,村子里的狗都消失了。
是不是村民们已经走远了?
那样的话,就方便了
我不想和这个村子再扯上关系
“………窗户,又被报纸覆盖了。”
看不到里面
里面的纸还在吗?
还是说,贴上报纸,就离开了这里?
不知道
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一边祈祷着不和任何人相遇,一边朝着某个地方走去。



废弃医院
通往地下的楼梯已经被掩埋了。
已经不会再有什么【治疗】了吧。
那么说来,二楼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因为楼梯中断了,所以人类是上不去的。
“…………”
某种程度上,勉强可以爬上去。
是的,我试了一下
我后悔了。
“哇”


墙上,地板上还有天花板上,都有画着图案的纸
更甚的是,还有红黑色的血在走廊上飞散着
但是,比起那些,我更在意的是
竖立在中间的,桌子上的乐谱架上
有一张写着【やサニタ マモル】的纸
这是谁的名字呢?
散发着异样气息的那个,我只能感受到违和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了笑声
是那个声音
我立刻回头看
没有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能听到声音
“是谁……喂!是谁啊?!”
没有人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能听得到笑声
试着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发现了一个箱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箱子里
装了大量的笑袋
只要按一下,就会发出笑声的袋子,是以前很流行的玩具。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我把笑袋放回了箱子里。
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我静静地离开这里。





但是,在回去的路上我想到了什么
那个笑袋,到底是谁按下去的?
如果没人按的话,它是不会发出声音的。
也就是说
我在那个时候,被某个人监视着
还有一个人在那里
我又回头看了看,谁也看不见
我赶紧跑回了家。



里S区的调查结束了。
莲子顺利地恢复了健康。
梅莉也可以上学了。
我们秘封俱乐部,再也没有提到过那个村子。
另外,以后也不大可能会去随便探寻其它的神秘了。
这种事情,说不定还会发生。
“约好了,以后不要再说……”
糟了,这么想的时候已经晚了
莲子又想起了那些,身体开始颤抖
我握紧了她的手
“………对不起…霖君…梅莉………驹田……对不起………”


里S区,矗立在街道的阴影处。



秘封霖俱乐部  里S区  完


画蛇添足1
猫娘
也许有人不会相信,我
是这条街里面的【   村】的村长
我,必须要学着那样的声音去叫
穿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一只猫,但不是
那是村长的制服
带着两只耳朵的帽子,毛皮制成的衣服
必须赶走这条街上,附体在人们身上的恶灵
那是永不结束的战斗。
正因为没有结束,我们才要战斗下去。
还有几万人正在被恶灵折磨。
必须快点净化,让他们恢复成普通人。
那么,今天也要工作了
就算还有一个人,也要把他从恶灵手中救出来
我换上了平时的正装
去拯救被恶灵囚禁的孩子们。





画蛇添足2
姐姐
我,很久以前………很久以前的事情
把姐姐的娃娃弄坏了。
“这个恶魔!!!”被这样吼了吧。
和姐姐相比,我的头脑不好,运动能力差,眼睛也看不见
难道我不是姐姐的妹妹吗?那时候想
不对。村长大人回答了我。
“你呢,因为被恶灵囚禁了。所以,我们来救你了。”
所以,我以后会变漂亮的
我真的会成为姐姐的妹妹哦
只要坏的东西都没有了,就可以一起生活了
和真正的我,一起生活
坏掉的眼睛,今后会换掉的
村长大人,还有圣人大人的美丽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里,让我变得更加美丽
还有一点,还有一点
还有,再过一会儿………
还有………一起………
啊……………




“喂,好像已经死了呢,响子酱。”
“是吗?但我已经被圣人大人打扮了三年了,现在的身体已经变得非常漂亮了吧。”
“听说这座桥又会变成红色。”
“太好了……那样的话,这个村子就暂时安定下来了呢。”
“啊啊,我们就可以安心地生活在这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0 16: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6-2 18: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