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64|回复: 14

[小说汉化] 【香霖堂待客厅】【神魂颠倒系列】Hand of destruction and creatio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4 10:5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02 编辑

作者:café au lai  pixiv ID:576470 译者:烛焰
小说源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61200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08 编辑

  “无聊”

  
  红魔馆
  
  在自己的地下房间里,芙兰朵露嘟囔着。
  
  
  
  最近这些天有许多开心的事情,每天都过得没那么无聊。
  
  但除开那些事,就剩下了一成不变的日常。
  
  
  “………嗯~~~”
  
  
  从香霖堂那里买来的,一只可爱的熊娃娃玩偶,正被她抓在手上。
  
  
  躺在床上,用手把它的面部胡乱揉搓着。
  
  
  明明在店里的时候,还觉得它很可爱呢-------
  
  
  “已经,没用了”
  
  
  红色的眼瞳一瞬之间染上了狂气,把娃娃抛向空中。
  
  咕噜咕噜,可爱的身姿在空中飞舞着
  
  一边看着它,一边张开自己的右手
  
  就这样合上的话--------
  
  “………咚!!”
  
  伴随着【砰】的爆炸声,玩偶化成了四散的飞絮。
  
  洒落在房间里,部分也洒到了芙兰的身上。
  
  
  “哈啊~~~”
  
  
  毫不在意眼前的景象
  
  在被玩偶的残骸覆盖着的房间里嘟囔着。
  
  “好无聊啊”
  
  这么说着,又把散落在地上的人偶,杯子,怀表等全部都扔向空中
  
  望着在天空中飞舞着的【道具】,再次张开手,握下去------
  
  “咚!!!”
  
  瞬间,所有的【道具】都被粉碎掉,化为尘土一般,倾泻在房间里。
  
  看到这些,心里什么都浮现不出来。
  
  
  只是冷漠地,看着房间里飞舞着各种各样的【道具】的尘埃。
  
  
  
  “…………都一样啊”
  
  自言自语。
  
  什么东西,都是一样的-------
  
  如果弄坏掉的话,无论是什么东西,到最后都会变成一模一样的尘埃。
  
  没有任何意义。
  
  被精心设计并制作的华贵衣物,雕刻着美丽花纹的餐具,被精密地编制,几乎不会出错的机械表。
  
  如果用自己的能力摧毁掉,都会变成一样的东西------
  
  那,这些【道具】所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算了,太蠢了”
  
  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到答案,继续在床上咕噜咕噜地滚着
  
  突然,在床边停了下来。
  
  像是能乐面具一般的表情的她,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好”
  
  就这样呆呆地呆在房间里也毫无作用,芙兰朵露突然浮在了空中
  
  就这样漂浮着,离开了房间。
  
  在这个红魔馆里,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
  
  那么,就去那个地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0: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08 编辑

-------咔啦咔啦
  
  “欢迎光临”
  “你好啊,霖之助!”
  “呃……芙兰朵露…”
  
  
  午后的香霖堂里,柜台后坐着一位店主。
  确认了来者的身份后,他的表情再度归于平静。
  
  
  魔理沙坐在旁边的壶上。
  和霖之助相反,一看到芙兰朵露,她的表情即刻变得僵硬,像是看到了大麻烦一样。
  
  “啊嘞?魔理沙,你在这里干什么?”
  “该问这句话的人是我”
  “嗯?嗯---……打发时间?”
  
  坐在壶上面两脚悬空的魔理沙,向芙兰朵露反问道。
  不过也真的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芙兰朵露歪着头回答。
  
  
  “什么意思?这里不像是用来打发时间的地方吧?”
  “自己明明经常打发时间”
  “嗯,魔理沙也无聊吗?”
  
  
  霖之助冰冷的视线像是在反驳刚才魔理沙的观点,察觉到此的魔理沙避开他的眼睛回答道
  
  “我哪有时间啊,每天都这么忙”
  “嗯?”
  
  
  坐在霖之助对面的芙兰朵露,正笑容满面地看着他。
  一本书正放在他面前的柜台上。
  大概是在魔理沙到来的时候才放下了那本书吧,然后他们一直交谈到现在,芙兰朵露想道。
  
   
  “(为什么,总感觉很恶心呢…)”
  
  
  对于芙兰朵露来说,霖之助是【特别】的。
  但是对霖之助来说,芙兰朵露只是他众多【朋友】中的一个而已。
  
  并且,无论是和他交往的时间,还是和他感情的深度,芙兰朵露都不能和魔理沙相提并论。
  
  一想到这两个人经常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这样愉快地交谈,内心的憎恶感油然而生。
  
  
  
  “霖之助,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于是芙兰朵露放弃了这样自找没趣的思考,笑嘻嘻地向霖之助问道。
  最近这几天来香霖堂的频率过于频繁,所以也没见到什么新商品进来。
  但就算这样,只要问出这个问题,霖之助就会和自己聊一些足以打发时间的东西。
  
  
  “有趣的东西……嘛……”
  “好像没什么有趣的…”
  
  这么说着,他开始四下寻找,从身后的工具堆里翻找出些能消磨时间的小道具。
  
  看到他这样子,魔理沙叹了一口气。
  
  “啊—你问他是没用的,芙兰。这家店根本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什么意思?”
  “喂,魔理沙”
  
  
  霖之助明白了魔理沙要说的话,但她并没有理会,继续说道
  
  “店里的大多数道具啊,都是香霖的【对象外】”
  “对象……外?”
  “对”
  
  
  魔理沙从壶上跳下来,走到了霖之助身边,毫不客气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一点都不在意瞪着她的那双怒目。
  
  “香霖他啊,有一个坏习惯,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搞成店里的【非卖品】”
  “真失礼啊,说的好像我店里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一样。”
  “啊?难道不是吗?”
  
  
  轻轻地拍了一下魔理沙的头,作为她无礼行为的惩罚后,霖之助补上了一句。
  
  “这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商品,所以才没有把它们卖出去。”
  “那不是没什么区别嘛”
  “区别就是,不管它是好是坏,只要我喜欢,就不会把它们卖出去。”
  
  “这些话早就对你说过无数遍了。”
  “只有特别贵重的物品,还有我自己非常珍惜的物品,才能成为我的【非卖品】。”
  
  
  而且非卖品也是要展示给客人看的,这么说着的霖之助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像是明白了自己的失言,魔理沙说了声对不起。
  
  
(……什么啊)
  
  完全跟不上对话的节奏,面对着交流着的二人,芙兰朵露只得呆呆地望着他们。
  莫名其妙的恶心。
  无法安心地接受自己被搁置在一旁的现状。
  突然,魔理沙【哇】地一声,望向窗外。
  
  太阳早已越过了一天中最高的顶点,开始向西边的天空下落着。
  
  “我得先走了,已经和爱丽丝说好要在上午去她那里的。”
  “现在都已经过了中午了。”
  “我知道。哎---真倒霉。”
  
  
  魔理沙慌慌张张地拿起自己的扫帚,就向店门跑去,离开了这里。
  霖之助目送着她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0: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08 编辑

结束了对话,又伸了个懒腰后
  霖之助重新望向了芙兰朵露。
  
  
  “话说回来,刚才我一不小心就把你给忘掉了,真对不起。”
  “诶?啊,没什么”
  “你刚才是说,有趣的东西吗?”
  
  
  他一边说着【请等一下】,一边将手放在芙兰朵露的头上,温柔地抚摸着。
  
  虽然感觉不好意思,但更不想被他搁置在一旁,芙兰朵露接受了他的行为。
  
  一边抚摸着她,霖之助思考着这次给对方展示的物品。
  
  突然,来源于自己思考之外的声音,让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了。
  
  “那些,是什么啊?”
  “嗯?”
  
  芙兰朵露眯着眼睛,指着店里的某个角落。
  与其他地方不同,那里有很多的纸箱子杂乱地堆积在一起。
  
  
  “啊啊,那些是来自外部世界的道具。”
  “从外观上就能看出来了。”
  “名字叫做【塑料模型】,用途是【用以组装的装饰】。”
  “组装?”
  
  
  似乎很感兴趣,芙兰朵露的双眼散发着好奇的光芒。
  看着她的样子,霖之助苦笑了下,停下了那只抚摸着的手。
  然后,从装有【塑料模型】的箱子里取出了一个,交给了芙兰朵露。
  
  “啊,箱子上面画着画呢”
  “看样子是要照着那幅画的样子,把它组装起来。”
  “嗯……这是什么?这个盔甲设计的好奇怪啊”
  
  
  她指着的箱子上某个地方,上面写着【机动战士高达】。
  在那里画着的是赤色,青色和黄色等各种各样的人形盔甲。
  手上还握着武器和盾牌之类的东西,看样子是用来战斗的。
  
  
  “外面的世界和这里不一样,用这样奇怪的东西来作为防具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嗯……感觉不太像呢。”
  “不不不,这个东西有很多种变化,而且又像这样被作为立体物被制作出来。
  一定是为了将实际战斗中的盔甲一类的防具以这种形式保存下来而制作的吧。”


  如果不这样的话,就没有让模型拥有武器和防具的必要了。霖之助说。


  “是那样吗………总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那一定是因为你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还不够。”
  “嗯,如果是霖之助说的话,那就一定是这样呢。因为霖之助在学习外部世界的事情。”


  虽然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但总感觉霖之助得意洋洋的样子很奇怪。
  而且现在也很在意塑料模型的内容。


  “呐……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嗯?啊,当然可以。”
  “太好了,嘿嘿。”


  被爽快地允许了,所以马上就打开了盖子,确认里面的东西。
  但是,在那里的东西和芙兰朵露的预想大不相同。


  “………嗯?这是什么?怎么这么乱糟糟的?”
  “那些东西叫做【runner】,是组装模型所必需的零件。”
  “嗯?嗯……”


  因为是芙兰朵露不太理解的风格,霖之助拿出了箱子底部的小册子。
  
  “这是?”
  “这是塑料模型的说明书。”
  “诶,还有这种说明书啊。”
  “是的,看了这个就知道【runner】的意思了。”


  打开了说明书
  在那里的一串串细小的文字,描述了零件之间的组合方式。
  
  
  “嗯?就是把这些东西合在一起吗?”
  “是的,把那些零件一个一个地组装起来。”


  芙兰朵露似乎是理解了方法,把说明书合上,放回原来的位置。
  但不管怎么看,她都对这个箱子里的东西不感兴趣,所以霖之助有些失望。
  
  
  “(我觉得还挺帅气的啊……)”
  
  被这不明模型吸引的霖之助想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沉睡在心中的少年心正在熊熊燃烧着。
  
  所以得出了【只有男性才能理解这些东西】的结论。
  
  女性几乎是压倒性的不支持:魔理沙【讨厌】灵梦【无所谓的东西】等
  对高达什么的完全不感兴趣。
  
  
  至于芙兰朵露,也只是对【塑料模型】本身感兴趣。
  
  嗯,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吧,霖之助想道。
  
  
  
  “霖之助,我要买这个。”
  “诶?”
  
  被意料之外的反应惊到了。
  
  “是要买……这个?”
  “嗯,不可以吗?”
  “不,因为本来就是要卖的物品,当然是可以的。”
  
  
  只不过……
  “你不是几天前刚买了玩偶吗?”
  “嗯?嗯,是啊。”
  “再之前又买了很多东西,房间里应该放不下东西了吧。”
  
  
  对于霖之助那【不想给你家的女仆添麻烦】的态度,恶心感又冒出来了。
  
  
  “没关系,那些东西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
  “嗯,用我的能力,【咚——】。”
  
  
  紧紧地握住了伸出来的右手。
  理解了意思的霖之助,深深地叹了口气,再次把手放在了芙兰朵露的头上
  
  
  “对不起,这样的话就不能卖给你了。”
  “诶,为什么!?”
  
  
  对于从心底里感到意外的芙兰朵露,霖之助皱着眉头
  想起来,她最近好像都没有在房间外好好生活,又叹了一口气,对芙兰朵露说
  
  
  “我不想在知道自己的东西迟早要被破坏的情况下,眼睁睁地把它卖掉。”
  “也可能不会弄坏的。”
  “那之前买的东西都怎么了?”
  “嗯………”
  
  
  芙兰朵露沉默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一次又一次,深深地叹气
  和刚才不同的是,抚摸着的手开始用力,让头发变得皱巴巴的
  
  
  “哇啊……等一下”
  “你应该学会去珍惜些东西。”
  “嗯~~嗯……”
  
  
  摇了摇头,推开了霖之助的手
  芙兰朵露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被霖之助用责备的眼神看着
  
  “因为我在馆里没被人教过不要弄坏东西。”
  “不是不被教过就可以做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你拥有【破坏一切程度的能力】,所以才对破坏没什么感觉。”
  “呣………”
  
  
  确实,对于【破坏】几乎没有感觉。
  
  对她而言,【破坏】在任何物体上都是一样的
  一下子就粉碎掉了
  
  
  “………那样子不好吗?”
  
  芙兰朵露战战兢兢地问道
  至于原因,要说的话只有一个吧————
  
  “至少,这样的话就不能在幻想乡里生活了。”
  
  
  不知道外面生活的少女所拥有的【破坏之手】
  使她的疯狂进一步扩大,丧失了对任何事物本身的兴趣。
  
  
  “但是……我能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个能力了。”
  
  
  所以她才会依赖那个能力吧。
  为了证明自己是自己,所以才去【破坏】————
  【破坏】就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0: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08 编辑

如果是这样的话,霖之助想告诉她那是错误的
  但是,这么说只会进一步伤害芙兰朵露————
  因为芙兰朵露本来就一直是这样生活着的
  
  
  被幽禁在地下,对外面的世界感到绝望,在封闭的房间里不断地破坏着。
  
  重复了五百年这样的事情,她的心境是霖之助无法理解的。
  
  所以,霖之助不会说安慰话。
  没必要去做那个,因为那并不是他的义务
  
  
  但是,不忍心就这样看着少女被束缚在名为【破坏】的牢笼中
  
  
  那么————
  
  “………芙兰朵露,要不要来打个赌呢?”
  “……打赌?”
  “对,打赌。”
  
  
  说着,从芙兰朵露的手中取出塑料箱,拿到她面前
  
  “赌约就是,你自己能不能把【这个】亲手组装好。”
  
  
  没错,就算她自己没有解决问题的想法————
  
  “………啊,好像很有意思!”
  “对吧,即可以打发时间,又能通过打赌来享受刺激。我觉得是一石二鸟。”
  “要!那,你会赌什么呢?”
  “是啊……那——”
  
  
  解决问题的线索【制作】,也是可以做到的吧?————
  
  
  
  “………呜~~~~~~~嗯…………”
  
  
  芙兰朵露坐在桌子前哼哼着。
  桌子上叠满了“机动战士高达”箱子中的零件。
  
  
  说明书已经看了三十分钟了————
  对于毫无进展的制作,芙兰朵露非常头疼。
  
  
  “好难………”
  
  
  只想得到这句话————
  
  
  
  打赌后,刚开始兴高采烈地在房间里开始组装
  
  那个赌的结果,也就是芙兰朵露胜利的情况————完成了塑料模型,并向霖之助展示。
  那样的话,这个塑料模型的费用就会被免去,以后也可以随便在那里购买其它的模型。
  
  而且,还会拥有【在可以实现的范围内,一天的时间里,可以向霖之助随便提要求】的权利。
  
  
  如果是霖之助胜利的话————也就是说中途放弃了,放置不管或者直接破坏掉了模型
  
  那么,就需要支付塑料模型的费用,并且之后的一周都要在香霖堂无偿工作。
  
  
  
  听到那些的时候,芙兰朵露憋笑憋得很辛苦。
  
  因为,对于芙兰朵露而言,无论是哪个都是奖励————
  
  原本就打算支付费用,之后还能在香霖堂里待上一周
  光是想想就很兴奋。
  
  
  但是,胜利的奖励是在这之上的————
  
  
  可以随便提要求,如果是霖之助的话,一定是没有多想才会说出那些话的吧。
  想到这正是因为他预料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这件事情,就有点生气。
  
  
  但是,反过来说,只要赢了,完成模型的话
  霖之助的一天都可以由自己支配————
  
  
  让他做什么呢?可以让他作为自己的执事照顾自己一天,还是让他和自己一起玩,甚至可以利用这一天来达成既定事实————
  
  考虑到了这些,芙兰朵露爽快地答应了那个赌。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那一天,就有种升上天空的喜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1: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06 编辑

这样想了三天————
  
  芙兰朵露很快就后悔自己答应了那个。
  为什么外界的塑料模型这么难以理解呢?
  
  
  实际上,那并不是有多难的东西。
  已经说明了外界世界的概念,但是没有相应的预备知识
  
  并且,芙兰朵露从来就没做过什么东西
  比起姐姐来,自己更笨拙。
  
  
  更加激起了自己【完成这个模型】的渴望。
  
  制作模型的工具,【钳子】和【镊子】等,在说明书中已经说明是必要的。
  
  运气很好,看到这些的时候自己还在香霖堂,所以可以借到。
  
  但即使工具齐全,如果不完成任务的话还是没有意义。
  到刚才为止,总共才完成了一只手臂的部分。
  
  并不是在偷懒。
  倒不如说正是在桌子前坐了三天,和说明书与零件搏斗后得到的结果。
  
  
  “嗯~~~~~~~…………”
  
  不管怎么想都好难,明明只是把零件拆开再重组,为什么会这么难呢?
  
  可以拆开的部分和不可以拆的部分,哪个零件和哪个对应?
  
  到现在也没能完全理解。
  
  
  “嗯~~~~~~…………嗯?”
  


  芙兰朵露注意到了说明书上某处的一个标记

  那时手臂零件组装图上,右上角标出的文字
  
  
  【×2】
  
  
  “…………嗯?”
  
  不可能
  
  
  虽然知道,只是不想接受现实
  
  
  
  那是当然的
  
  因为自己做的太拼命了,所以一直没有注意到。
  
  
  
  
  没错,【手臂和脚各有两个】——————
  
  
  “…………啊————够了!!!”
  
  干劲一下子就消失了,激动地连着椅子仰面倒在了地上。
  
  扑通地倒了下去,来自椅子的冲击挤压出肺部的空气。
  
  
  没想到会这么费工夫————
  
  好想快点完成,快点看到霖之助那张不知所措的脸。
  
  如果这个没有完成的话,就不能和霖之助再见面了。
  
  
  
  “(………好麻烦啊)”
  
  
  兴趣一下子就消失了。
  
  平日里的【厌倦】逐渐支配了芙兰朵露的身体
  
  
  至今为止认真地看过去的说明书和零件,已经失去了色彩
  
  
  最后,芙兰朵露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
  
  
  “嗯………”
  
  
  张开手,眼瞳逐渐被狂气染满——
  
  然后,再紧紧地合上手————
  
  
  想到这里时,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
  
  只要说自己已经努力了三天就好
  
  即使弄坏掉,还有在香霖堂里为时一周的蜜月期————
  
  倒不如说,按照这个速度的话,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香霖堂呢————
  
  这样正当化自己的行为后,心理负担就会减轻许多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合上张开的手



  “…………咚……”
  
  
  
  和往常一样,做着以往想做的事情。
  
  但是……
  
  
  “…………………”
不知为何,那只手怎么也合不上。
  
  如果合上的话,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被【破坏】掉了
  
  
  突然,脑海里浮现出的景象————
  
  
  高举着完成后的塑料模型,浮现出自豪表情的芙兰朵露和————
  
  
  从心底里感到吃惊,紧接着露出笑容,轻轻地抚摸自己的霖之助————
  
  
  那不可能实现的幸福景象————
  
  
  
  如果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话,赶紧合上手就好了。
  
  只要这样,这个妄想就如字面一样,变成梦幻的泡沫消失了。
  
  
  
  
  可是,却怎么也合不上手——————
  
  
  “………………”
  
  
  瞳孔里的狂气逐渐消失,想要合上的手缓缓张开
  
  
  站起来,把倒下的椅子扶正,继续坐在那里。
  
  
  “…………再试试看吧。”
  
  
  这样嘟囔着,再次打开刚抛出去的说明书,重新开始了与零件的对峙。
  
  
  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放弃自己使用【破坏】能力的意志————
  
  
  沉迷于塑料模型的她却没有注意到——————
  
  
  然后,瞪着眼前的塑料制成的敌人,再次揭开了对峙的序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1: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18 编辑

“…………嗯,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霖之助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确认周围的情况。
  太阳已经西斜,夕阳这个词恰好就适用于这个时间。
  
  
  今天一天都没有客人来店,所以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埋头读书。
  没想到会一直持续到傍晚,霖之助对自己沉迷于冥想的程度感到惊讶。
  
  
  “(话虽如此,但也确实是少见啊………)”
  
  
  不是自己沉迷于书本中
  
  而是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人来。
  
  
  以前的话,只要香霖堂一开店,魔理沙和灵梦就会经常来这里。所以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但这些天,不,这个月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来过。
  
  作为一个商店的确是有些失格,但考虑到自己店内奇特的商品,就没有什么话说了。
  
  
  不过,最近来了很多新客人。
  
  首先要提到的还是那对吸血鬼姐妹吧,霖之助心想。
  
  虽然和她们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至今仍和她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即使是灵梦和魔理沙不在,她们也会交替着拜访这里,香霖堂也因此变得更加热闹了。
  
  如果是知心的朋友,即便是喜欢静寂的霖之助也会提供许多不同的话题。
  
  虽然在嘴上经常性的否认,但也不是不想————
  
  
  “(但是………)”
  
  香霖堂的店内原来是这么安静的吗?
一个人独自陷入了沉思。
   
  可能是因为最近的日子很热闹,所以忘了这一点吧。
  
  
  寂静的店内应该是很舒服的,但却莫名地有些不安。
  
  
  喋喋不休地讲个不停的魔理沙,还有喝茶也会发出吵闹声音的灵梦
  
  乍一看很安静,但一开口热情就会比自己还要高涨的蕾米莉亚——————
  
  
  “…………啊”
  
  想到这里,就发现了感到安静过头的理由
  
  
  “(这么说来,她已经一个月都没来了吗……?)”
  
  和芙兰朵露打赌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她一直都没有来香霖堂。
  
  
  对于芙兰朵露来讲,塑料模型这种未知的东西是不是有些太难了呢?
  
  
  【也许是厌倦了】这样的不安袭击了霖之助。
  
  
  
  听说她是很容易对事物感到厌倦的人。
  所以,即便是对塑料模型失去兴趣也不奇怪。
  
  
  但比起这个,更让霖之助感到不安的是————
  
  
  “(已经,不会再来了吗?)”
  
  
  
  对于【赌约】,对于【霖之助】,也感到厌倦了吧。
  
  
  这个赌约也只个没有强制力的口头约定。
  她本来也没有亲自来香霖堂的动机。
  
  
  这样的话,很可能已经对这家店失去兴趣了。
  
  
  
  前几天也询问过来店的蕾米莉亚,才知道她最近一直一个人闷在房间里。
  
  而且,即使是蕾米莉亚或者咲夜想进房间,也被她拒绝了。
  
  
  就算问到理由,也只会回答【不清楚】【不知道】。
  
  
  也许那件事给她带来麻烦了吧,霖之助对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
  
  
  
  芙兰朵露确实只是个孩子,和她打交道也很累。
  
  但是,正因为是“孩子”,所以也是理所当然的。
  
  
  浮起天真无邪的笑容,和自己玩耍的样子,很像小时候的魔理沙。
  虽然有时候很麻烦,但更多的则是对她的怜爱之情。
  
  
  
  “孩子”总是天真无邪的,能让已经成为“大人”的霖之助感到温暖。
  
  
  但是,总有一天会改变————
  
  魔理沙,虽然是自己不太希望的形式,但还是自己开始了独立的生活。
  
  来到店里也不会再有小时候那种耍小聪明的行为了。
  
  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都那个年纪了还和自己开小时候的玩笑,会很困扰的。
  
  
  两眼放光般寻找着能为神社带来奉纳金的事务的灵梦也是。
  不知不觉中就拥有了那种随性的,巫女独有的性格,每天都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
  
  
  就这样,看着一个又一个超越自己生活下去的“孩子”们
  多多少少会感到有些寂寞。
  
  
  
  与其说是看着孩子离去的父母,不如说
  
  这是祖父看着成长起来的孙女,然后慢慢地不再关心的心情。
  
  
  在那时,眼前出现了新的“孩子”
  将意识转向了自己,用天真无邪的笑容逼近,非常可爱。
  
  
  正因为如此,才会给她许许多多不必要的照顾吧,就像那时的魔理沙和灵梦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婆婆心吗?)”
  
  即使比人类年长,也还远远不到老人的年龄吧
  霖之助吐槽了下自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但如果真的是厌倦的话,那就有点………好寂寞啊)”
  
  在这样的想法,涌出内心的间隙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1: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咔啦咔啦
  
  “嗯………欢迎光临……呀?”
  “……………晚上好”
  “…………好久不见,芙兰朵露”
  
  
  
  站在眼前的,是到刚才还在想念的本人。
  低着头,好像是在发呆的样子,向霖之助靠近着。
  
  
  
  发现了【并没有厌倦这里】的喜悦涌出来,忍住不经意间浮现在脸上的笑容。
  
  对芙兰朵露奇怪的样子感到疑惑
  
  
  但是,霖之助明白了那样低落的理由
  
  话虽如此,也只是重新回想了最后一次见面时的对话。
  
  
  
  “………塑料模型,没能完成吗?”
  “……………………”
  
  
  芙兰朵露把手背在身后,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因为一直低着头,所以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但一定是很消沉的样子吧,霖之助想道。
  
  明明没有必要做到那一步,但是自己的婆婆心又冒出来了。
  
  “嗯……光是有想要做出来的想法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所以没必要在意那些。”
  “………………”
  
  
  把手放在芙兰朵露的头上,为了不弄乱头发,温柔地抚摸着。
  但芙兰朵露还是低着头,什么也不回答。
  
  
  “还能再做………就算不这么说,这也是一次经历,以后还会有许多————”
  “…………呼…嗯………”
  “……………嗯?”
  
  
  听到有什么呼气一样的声音,把自己还没说完的话草草了事的霖之助
  看不到个子很低,低着头的她脸上的表情。
  
  “………芙兰朵露?”
  “………嗯……呼呼……嗯……”
  “………难道,你在哭吗?”
  
  
  对于断断续续的声音,霖之助弯下腰,想要看到她的脸
  
  就在那时————
  
  “……呼……呼哈哈哈哈哈……!”
  “嗯?”
  “霖之助!是我赢了!”
  
  
  绽放着无敌【恶魔】笑容的芙兰朵露,高声宣布了胜利。
  
  把背后的手伸出来
  
  那里有一个刻着【机动战士高达】的盒子
  
  
  然后芙兰朵露打开了那个箱子————
  
  
  “…………这是……”
“哈哈哈!怎么样?……很厉害吧!”
  
  一个灿烂又雄壮的钢铁躯体,站在了箱子里面。
  
  虽然和图片上的色素有些差别,但还是非常结实,是名副其实的完成品。
  
  
  “因为没有让任何人帮忙,所以花了很长时间。
  但是,一开始就没有设下时间限制的霖之助失败了吧?”
  “…………这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
  “嗯,如果不那样的话就不公平了吧?”
  
  
  芙兰朵露笑着说道。
  
  看到她的表情后,霖之助明白了这绝非谎言。
  
  
  因为是这样的表情——————
  
  和自己完成道具制作后一模一样的笑容————
  
  
  
  “怎么样?霖之助?认输了吗?”
  芙兰朵露拉着他的衣角询问道。
  比起赌约的胜利,她更想得到霖之助本人的认可。
  
  
  “………啊,是我输了,完败啊。”
  
  
  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
  
  看到这一幕,芙兰朵露的
  把装有塑料模型的盒子放在桌子上,从正面抱住了霖之助。
  
  
  “啊呀………!”
  “嗯………嘿嘿………”
  
  
  看到笑容满面的芙兰朵露,霖之助微笑着,将手放在了她的头上。
  芙兰朵露眯起眼睛,高兴地接受了那只手。
  
  
  “真的,完成的很棒呢。”
  “………嗯,嗯,是啊。”
   
  
  虽然有些害羞,但芙兰朵露还是骄傲地说出来了。
  
  “老实说,我有好几次差点就失败了。”
  “…………啊啊”
  “又想要和以前一样,继续做那样的事情。”
  “……但是,并没有做呢。”
  “嗯,本来是打算要那么做的,但是怎么也做不出来。”
  
  
  说着,芙兰朵露凝视着自己张开的手,然后再次握紧。
  但她的眼睛非常平静,所以什么都没破坏。
  
  
  “要说是为什么的话,总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勒紧了,怎么也握不住啊。”
  “………被勒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1: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23 编辑

“嗯,而且越接近完成的时候,那种感觉越明显。”
  
  
  一边看着完成的塑料模型,芙兰朵露继续说着。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完成了。”
  “………哈哈哈!什么啊这是——”
  “啊,笑得很开心呢。”
  
  
  看着眼前用微小的力量敲打着自己胸口的芙兰朵露,霖之助小声地谢罪道。
  
  
  “所以呢,到底为什么越是快要完成,就越不想去破坏呢?到现在还不知道。”
  “………不知道吗?”
  “嗯,因为这是第一次。”
  
  
  芙兰朵露又看到了自己张开的右手
  那只手,被更大的手叠在一起
  
  
  “嗯……霖之助?”
  “如果是理由的话,我想我一定可以说明的。”
  
  
  霖之助用自己那只“大人”的手将芙兰朵露的右手握住
  包裹住那只小巧纤细,又很温暖的手。
  让人感觉如果用错了力度,很有可能会折断掉————
  
  
“很简单,因为你学会去【制作】了。”
  “………学会【制作】?”
  “是的。”
  
  
  稍微增强了握紧的力量
  
  
  “你把这些从一开始就被破散开来的零件,重新复原成了它们原来的样子。”
  “嗯,但是那个……”
“请等一下,先让我说完。”
“嗯……”
  
  
“从一开始组装塑料模型的时候,你就注意到了吧。
【比起破坏物品,制作物品要难得多】这件事。”
“啊………”
  
  

就像是刚注意到一样,芙兰朵露发出惊讶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霖之助继续说道


“所以,你在无意识中拒绝了【破坏】这件事情。”
(译者:某无意识躺枪……)
“无意识地……?”
“是的,那就是在外面生活的人所具有的【理性】。”


即使不是芙兰朵露,人们也会去破坏自己想破坏的东西
即使没有能力,也会付出比【制作】少得多的努力,把东西【破坏】。


但是很多人却不会去那么做。


因为知道,比起【破坏】,将事物【复原】的【制作】更加困难


而且谁都明白,正是因为有了【制作】那个行为————



可能是小时候画出的画————

可能是用粘土做出的动物————

可能是拼命唱出的歌————

或者,是在身边微笑着的朋友————


制作那些很困难,但是破坏掉却非常简单。

所以为了不被破坏,为了不被破坏才珍惜着。


“所以你的手,已经不再是破坏一切的【破坏之手】了。”
“啊………”


紧紧握着至今为止最为强大的手
虽然有些痛,但就连这些疼痛也让芙兰朵露的内心感到沸腾。


“只要有那个想法,这就是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做出来的【创造之手】。”
“………………”


胸口一下子热了起来

一直以来,只有【破坏】支撑着自己————

厌倦了就破坏

感兴趣了就破坏

破坏,破坏,破坏————


但,已经不是那样的了。


并不仅仅是破坏————


因为,这么棒的塑料模型,都已经用这双手【制作】出来了!


“嗯……嗯……!”


芙兰朵露用左手搭在霖之助握着自己的手,慢慢地点头


果然,来到这家店,能和霖之助相遇真是太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1: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5-24 11:24 编辑

“那,这个塑料模型怎么办?”


已经恢复了平静,霖之助向眼前的芙兰朵露问道。

因为是对方赢了,所以塑料模型已经是她的了,费用也已经被免去。


“嗯?……嗯……”


也许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芙兰朵露歪着头沉思了许久。
从没说过自己想要的东西,果然是对模型本身不感兴趣啊。


“嗯,不用了,我给霖之助。”
“嗯?可以吗?”
“嗯,因为不需要。而且这也不好看。”
“………不好看,吗?”
“………为什么霖之助会消沉呢?”


就算说【霖之助很帅所以没关系!】这样鼓励的话也只是空虚。
不得不同情这一直被无视的圣战士丹拜因。


果然,只有我才是你的伙伴————


然后,不经意间用【能力】去看了————


“————!!!”


注意到了


“这个也是可以作为商品来卖的吧?”


塑料模型很罕见的,所以可以高价出售哦?芙兰朵露恶作剧般地笑道。

霖之助在内心里叹气,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啊。


根据霖之助的能力,这个道具是————


名称:塑料模型
用途:赠送给森近霖之助的礼物


————道具这种东西,可以通过组装来实现千奇百怪的用途。


单体的,比如作为【机械部件】而被使用的【齿轮】。
如果组装好,就可以成为能够准确表明时间的【时钟】,也可以成为制作各种各样华丽衣物的【缝纫机】。


但是,这些都没有脱离道具作为用途的【本质】。

本来,齿轮的存在就是为了不变质而被制作的。

为了成为机器的一部分,作为零件发挥着作用————



但是,这个塑料模型【用途】的变化脱离了它的本质。

本来,在塑料模型完成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了组装的任务。

应该拥有作为【装饰物】的用途。


但是,自己的能力看到的却是【赠送给森近霖之助的礼物】

这是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有的。


但是,霖之助知道这是为什么。

和这个相似的道具,在香霖堂里还有很多。


比如说看上去没什么奇怪的【信】,用途是【为了向XXX传达心意的东西】,变化了它原本的用途。


这是因为对于道具这种【无机物】,人们在其中加入了强烈的【想法】,所以用途会变化。


但是,依据自己的经验,能够造成用途的变质,一定要在其中加入强烈的感情。

不那样的话,道具的用途是不会改变的,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


正因为如此,这个【塑料模型】的用途发生了变化,是有着相应的理由的。


虽然一开始还不确定,但这一定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

为了把这个送给自己,拼命去组装的吧————


这样的话,刚才决定让自己去卖掉这个塑料模型什么的,也只是她的演技而已。

因为让对方了解了真意会很羞耻,所以在不知不觉中送给自己的吧。


但是,这样的【想法】和塑料模型格格不入————

如果连送礼的【用途】都被确立了的话————


霖之助苦笑着想,那么这样的想法,还能去卖给谁呢?


不可能卖的,即使是豪掷千金也不卖,这是宝物中的宝物。



正是因为有这种无聊的想法,自己的能力只会在这种地方起到作用,才没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商人吧。霖之助自嘲道。


但比起无视眼前可爱少女的想法,一心去追求利益——

那样的话,自己一辈子都是个半吊子也没什么。
果然,还是那样的不会做生意的性格啊。


所以,必须去答复这不经意间知道的想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7-4 00:4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