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346|回复: 50

[讨论] 【贴吧搬运】【头脑风暴】妖怪是如何存在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5 20: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7-15 20:50 编辑

本次搬运已得到了贴吧吧友@-怒海客- 的许可(滑稽)
我想所有车车人都知道【幻想乡】是【妖怪】的居所,妖怪的牧场,妖怪的【乐园】。但是,对于妖怪这一群体,这一概念,我想列位坛友可能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我也是,所以才有讨论的余地)。
我认为,认识妖怪及其本质和存在方式,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来讨论:
一,妖怪的来源与本质如何?
二,妖怪的生存方式如何?
三,妖怪的【社会性】该如何理解?
四,妖怪会【增殖】吗?
五,进入结界后妖怪的生活会受到如何的影响?
六,妖怪的时间观念如何?
我将就几个问题发出我自己的看法,并欢迎列位坛友一同前来讨论。百度原贴链接大 讨 论
既然是讨论妖怪,那就用我喜欢的妖怪来镇楼吧。 79953228_p0.jpg 其实本贴就是我同人写作的指导思想的体现,是世界观的世界观。带着本贴的观点去看我的文,会有全新体验哦。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 喵玉币 +5 萌度 +4 收起 理由
慕之铃 + 1 + 5 + 4 有心去搬运寻找,谢谢,来自萌新?的祝福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11: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7-16 22:25 编辑

好吧,我得补一点:本贴的【辩论】因素注定不会太浓。因为本贴的理论基础本来就不是实际存在的。我的,以及所有发言的坛友的论点,实际上都只是空对空的推演。以现实的逻辑来思考妖怪的社会,这更像一种思维游戏。所以有什么想法都只管说,不要被我唬住()但我也非常希望各位能就我的论点进行一些评价或反驳,或者尽力构建出能逻辑自洽的自己的体系。要不然就没意思了。
另外,本贴很大程度上有我对整个妖怪文化的思考,一定程度上确实脱离了zun的设定。有些不符一设的地方,还请拜托指出,我会把它们标注为我的私设。(其实就是固执己见,但世界观这种开放的东西本来就没个标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问题:妖怪的来源与本质如何?
我想这一点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看得出……咳咳,不,大部分车车人都知道,妖怪是源于人类内心带着非理性认识的【恐惧】,作为【实体】外化出来,拥有超自然能力的存在。她们的力量强弱,生死存亡根本上取决于人类的这种心理。她们的存在的本质是【唯心主义】的。因此她们与代表着【理性】和【人类改造自然的力量】的【科技】有着根本的冲突。(因此,如果从唯物主义者的视角出发,妖怪的产生,不过是人类在走向理性和全面发展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个曲折,而幻想乡的建立对于结界内的人类则是更大的一个曲折,但人类必将克服这一曲折,最后让妖怪被彻底否定。)
妖怪的这种性质,正是幻想乡建立的原因,东方所有故事的渊源,也是本贴讨论的前提。

第一点其实没什么好讨论的,这个问题的官方设定相对完善,我选择在官设的基础上展开对以下三个相对缺乏设定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想法。
[发帖际遇]:怒海客认为冴月麟只不过是被遗忘的角色,轻率地向其挑战,被风符和花符轰飞 [-4 喵玉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7-15 20:15 编辑

第二点将细分出这几个问题:
1.妖怪是如何从【恐惧】中汲取力量的?
2.族群性妖怪的【整体】和【个体】该如何分配【恐惧】带来的食粮与力量?
3.【恐惧】的来源范畴到底有多大?
4.为什么诸多没有在村中展开活动的【妖怪】能够得以存在?为什么只有一部分的妖怪选择了在村中进行频繁公开的,【控制性】的,营造【恐惧】的活动?
5.幻想乡中所有非人的存在都依赖于【恐惧】存在吗?
问题1.:从各方设定来看,妖怪虽然有【进食】的习惯,但由于她们的本质,进食行为应该也是【人类的想象】的一种体现,她们的存在根本上还是依赖于【恐惧】。她们吃人的习性到底是人类的想象使然,还是她们维持【恐惧】的手段呢?这就不得而知。这种【恐惧】的力量,我想是凭借一种【非物质】的纽带,也许就是通过每一个人类的心,人对某一【存在】倾注了某种情感,那个【存在】便照人心中的那样成了型,就像【心象】倒影入水中,倒映出了妖怪的【实体】那样。人对狂风有了恐惧,便有了天狗,诸如此类。
问题2.:妖怪有广义狭义之分,狭义即指作为【个体】存在的妖怪,如紫和幽香;而广义上,天狗,河童,形成【族群】,同样可以归进【妖怪】。并且在村中最积极地展开活动,并强有力地控制着村子的,正是【族群性】的妖怪。这说明【个体】与【族群】同属于问题一所定义【妖怪】的范畴,至少有交集。
那此时出现了问题:【族群性】的妖怪是由众多个体组成的,她们该以何种形式为每一个个体分配【恐惧】?
例如天狗。不同种类的天狗的能力、妖力强弱是各不相同的。如果按这个定义解释,那么力量更强的【大天狗】,应该比【鸦天狗】在人类的心中有更【深】的印象,或者说是【恐惧】。而射命丸文,却作为【天狗】这一个整体的代表,与村庄发生着接触。她所做的无非是在为本族收割【恐惧】。这样人们形成的,更多的应该是对【文】个人,或者说她的种族,鸦天狗的恐惧。但事实并非如此,文依然是大天狗的手下。
因此我认为,人们的【恐惧】发生了【抽象】,从对【文】的印象,恐惧,抽象为了对【天狗】一族的恐惧。至于天狗一族往下的细分,我想应该是源自人类对天狗的【细分】。是人类自己在文化、思维中将天狗细分出了这些种族,因此就有了这些细分,并且同理,人类由于自身社会的【阶纟及性】和【社会性】,将部分妖怪想象为【阶纟及性】【社会性】的存在。【大天狗】在人的观念中就是比【鸦天狗】强,因此大天狗就是文的上司。但这种设定变得【稀薄】,被人们对鸦天狗的印象所代替时,这一现状会否发生变化呢?我对此暂时不下定论。
而且,单论同一种族中不同的【个体】,这种【分配】也是值得讨论的。单论【鸦天狗】,射命丸文和姬海棠果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我们可以也把它看做【恐惧】由具体到抽象,再由抽象到具体的细分。文与人类接触最多,的确应该拥有强大的力量,那么,那些与人类基本无接触的其他【鸦天狗】该如何分享【恐惧】呢?是平均的吗?那么如果按照具体到抽象,再由抽象到具体的细分原则,文收获的是对【鸦天狗】的恐惧,为什么她作为一个【个体】却是鹤立鸡群的?或者说人类对她这一【个体】产生了额外的【恐惧】?也许这样才解释得通。但这样一来,妖怪社会中其他与人类无接触的妖怪则应该是平均地分到了【恐惧】,转化为妖力。如果这种分配不是【平均】的,那么整个天狗社会就应该争相干涉人类社会,要不然她们就会因缺乏妖力而死。但鸦天狗中又有文这样的存在。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希望有大佬能指点一下我。
问题3.:这个问题似乎鲜有人提到。这个问题其实与博丽大结界的建成有直接关系:大结界成立,是因为妖怪得到的【恐惧】变少了。
那么问题来了:妖怪们失去了【谁的】恐惧?
设定中提到“人们迷信文明开化”,那么实际上语境就已经被缩小到了【日本】。日本的明治维新带来了西方文化,带来了【理性】,因此妖怪妖力减退,退进了大结界。
但【文明开化】需要一个过程。在大结界建立的1884年,我相信【理性】的传播应该仅止于日本的城市,而日本的大部分农村则依然处于蒙昧状态,更何况,城市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了【理性】,更少的人完全否定了【妖怪】的存在。那么,在这种缺乏紧迫性的情况下,妖怪似乎没有几乎是举族迁入结界内的理由。或者说这是贤者们和妖怪高层的高瞻远瞩?那为什么妖怪没有选择与【工业文明】宣战,顺便巩固【恐惧】;神通广大的紫也没有对牛顿等人进行跨国执法,防微杜渐?
妖怪们在1884年到底丢掉了多少【恐惧】?能对她们造成多少威胁?我表示疑惑。
还有,设定中提到,妖怪们妖力衰退,是因为得到的【恐惧】变“少”了。
这个“少”可以有两种解:一是相信妖怪存在的【人】变少了,二是妖怪在人们的心中被【淡化】了。我认为二者是同时发生的。
“少”,也就意味着,【恐惧】等情感,对于妖怪来说,是可以【量化】的,过去的蒙昧时期这个数值是100000000,全妖怪,至少现在住在结界内的妖怪种类,在那时是共享这个数值的。现在【理性】来了,这个数值便被压缩,也许成了10000。于是妖怪们躲进了结界内。
但人里的人口,经过我以前和多方吧友的讨论分析,人里的人口乐观估计,在一万人左右。而明治初期日本人口是三千万往上。外界人类对妖怪的恐惧,能到多稀薄的程度,以至于妖怪要靠人里的一点人口过活?这是不符合当时日本的国情的。也许人里对妖怪的【恐惧】值各外地高?但如我们所见,妖怪只和人类保持着有限的接触,甚至没有直接接管人里,村民们也是正常地过日子,妖怪的地位并不是那么特殊,可怕。像人里这样的未开化的小村子,当时的日本应该是不少的吧?这样一来,即使把【恐惧】的来源缩小至日本国内,贤者们的举动也是不太合理的。还是说【恐惧】就来自于那几个文化人?那又是悖论了。
更何况,把【恐惧】来源缩小至日本国内,将日本人类与其它人类分离开来计算恐惧,也挺玄乎的。当时世界上处于蒙昧中的人类,绝对比秉持着理性的人类多得多啊。如果真的按设定中【人类】的提法,那么即使在现在,妖怪也似乎可以颇为活跃。更何况在那时。全世界,至少全日本的妖怪不可能全是傻子,她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抗机器以及它所带来的【理性】,反而要在完全有机会的时候躲进结界?
总之,我在这个问题3.上的观点是:zun根本没想那么多。他把【理性】的普及这一过程性的东西抽象化了,把妖怪们的强大的主观力量淡化。他在主观上也许就是想营造出一个只有妖怪的世界来,也许结界里的日子过得好,就都进结界了呢?(苦笑)
我在这里提及“妖怪的反抗”,并不是说我认为妖怪能抵御科学的潮流,而是觉得妖怪对自身本质的深入认识必定要经历一个过程,她们在【理性】诞生之初未必能认识到这注定是她们的【反面】,我认为她们对科技的态度最初应该像是工业革命初工 人摧毁机器那样,自发地去与【理性】斗争。妖怪在这段时间内就没发挥过主观能动性,或者说zun懒得写(摊手)
问题4.:我们可以在《铃奈庵》中发现,在村中频繁开展有组织活动的族群性妖怪,基本上就是妖怪狸和天狗二者。河童也有活动但相对隐蔽。
其余在村中活动的成气候的势力便是守矢、命莲寺众和神灵庙众。虽然贤者紫和华扇也在村中有活动,但她们活动的目的更偏重于【监视】,而非【恐惧】。这些势力代表的妖怪种族,与种类繁多日本妖怪(日本民俗学家小松和彦在画集《妖怪》中提到日本妖怪“分工很细”,每种超自然现象都有自己对应的妖怪)比起来,的确是少之又少。那么那些在我们视野之外的妖怪,比如说草根妖怪一众,无法通过直接的造势赢得【恐惧】,该如何生存呢?

我认为我们不能忽视【习俗】的力量。与各种妖怪有关的传说、习俗没有理由在村民心中消失,甚至会得到强化。对于某种无法解释的现象,村民们会把它归为某种妖怪的功劳。只要培养起了这种思维方式,各种妖怪就可以各得其所,而小村子又处在妖怪集团的完全控制下,同时慧音又掌握着人类的历史和文化。
那么大家都知道公开造势能有更多的【恐惧】可以收集,那为什么草根妖怪们不公开出现呢?
我认为一来是zun自己懒得去多想,多设计新人物,二来,用社会的逻辑来推断,我们可以据此推测,妖怪的种族与种族之间形成了纟充治与被纟充治的关系。强势的社群性妖怪组成了某种集团,对草根弱势妖怪进行压辶白,从而垄断【恐惧】,维持自己的族群。因此,不是另一部分妖怪不肯出现,是他们无法出现,不被许可。
5.幻想乡中所有非人的存在都依赖于【恐惧】存在吗?
问题5.:答案是不。我们可以从产生方式来看,天人、仙人这种存在是由人类修炼而成的,幽灵、亡灵则是人死后的之念的汇聚。来自西方的吸血鬼也不知道到底是只需以血为食,还是也需要恐惧。之前我在吧里问过【恐惧】与妖怪的关系,有一位吧友如此回答:我认为很有道理。
但无论是哪种存在,她们的力量,以常识看来,也是一种【唯心主义】的存在。那样的她们只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中,她们的存在都是人类的理性【尚不成熟】的表现。也就是说,这种非人非自然的事物,本来就是【不存在于自然中】的,根本上也还是人类有了对她们的念想,方才有了她们,因此,幻想乡内一切非人超自然的存在,在本质上,依然是依赖于人的意识的。
但也许还可以分成两类?一类像妖怪那样需要持续维持,另一类则变成了完全的客观存在?
那么是不是可以如此理解:同样作为唯心主义的存在,来自不同文化的她们身上,都有各自文化的属性?因此就像上面那位吧友说的,只有日本妖怪需要如此维持,因为日本文化就是如此。
评论区有一位吧友还提出了举族迁入旧地狱,渐渐淡出人类视野的鬼族。为什么勇仪依然能保持如此妖力?妖怪所依赖的【情感】会不会不止是来自于人类?(鬼形兽中的人类灵设定很值得推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7-15 20:28 编辑

问题三,妖怪的【社会性】该如何理解?
铃奈庵中射命丸文曾经对小铃如此说过,“妖怪不是像小铃那样‘以一个种族的整体’去理解对方,而是通过一个个个体来理解身边的社会”。这乍一看似乎和【社会性强】的天狗的认识不符,但其实这种思考方式正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树立起来的。从个体出发,而不是将某些人群简单化,抽象化为一个整体,不被某些简单的概念、名词完全蒙蔽,这样我们才能理性地认识历史与社会。这与【社会性】是无冲突的,但社会,至少是阶纟及社会,的确会在某种程度上让人蒙蔽于某种表面上的共性,失去这种思考方式。
我们姑且把文说的这种情况作为妖怪的普遍思考方式。那我们就会发现:妖怪的思维方式和人类之间产生了差别。那么按照我们从问题一二得出的一系列结论,人类从古至今,尤其是尚没有获取详细知识的渠道,认识能力不够强大的历史时期,人类往往是习惯于以一个整体来认识一个相对陌生的群体的。这种思维方式本应在人类塑造妖怪的过程中也给妖怪的思维打下烙印,并且在人类的思维方式取得实质性进步之前长期持续才对,更何况小铃的观点应该就是大部分对妖怪了解不多的村民的观点。人类无法超越他们所来自的历史阶段,妖怪们享用着来自村民们的食粮,但却没有长成那个样。为什么?
我可以给出两种解释:一来,文说错了,其实妖怪社会广泛采用的依然是人类的那一套,只是文自己见多识广。
二来,我只能用这一个新命题来解释:妖怪作为【思维的思维】,在她们自己的社会实践中,形成了她们特有的思维方式。也就是说,妖怪的【精神】,是相对独立于人类的【精神】的。她们独特的精神,只能来自于她们独特的社会实践。但我们又回过头来看:是谁让妖怪组成了社会?答案很明显,是【社会性】的人类。也许人类的【社会性】作为人的本性,也决定了妖怪的本性。我们看得出来,无论是族群性的,或是个体的妖怪,都拥有社会性。她们都整齐漂亮地穿着衣服,不会无缘无故地随地大小便,种种迹象证明妖怪同样生活在社会中,所作所为属于社会性的【实践】。然而她们的实践的特殊性,让她们的精神与人类发生了【分野】。那么她们的社会实践是如何的呢?我想我们可以看出这几点特殊之处:
1.生产生活资料的生产是不必要的。妖怪虽然也【进食】,但这一行为已经是单纯的【享受】。我认为这导致了妖怪们无法因“生产”而产生鲜明的【阶纟及】和人身依附关系,使得妖怪们能有更自 由的空间去认识自己的社会。但这一点也有逻辑缺陷:文作为在前线为天狗全族取得食粮的天狗,为什么没有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
2.妖怪的来源——人的精神,本身就是高于现实的。人类对妖怪的想象往往带着自己对现实社会的期许,也许大家对一个更加逍遥自在的理想世界的渴望,以及种种理想化的,特立独行的愿望,都在妖怪身上得到了投射,便造就了自由自在的妖怪。
3,妖怪的社会基本单位将与人类大不相同。
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是什么?
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可以认为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是【家庭】。家庭,往往由一对夫妇及其儿女、父母组成,作为一种担负着【生育】、【抚养】、【教育】、【经济】多重职能的团体,组成了从古至今人类社会的基本单位。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能够承担起更多的【教育】与【抚养】职能,同时由于传统农耕经济的瓦解,每个人在【经济】上获得更大的自 由,夫妻在经济上的合作变为不必要,男女之间的结合,生育,将不再受【家庭】的束缚,而是由一种全新的形式取代。
而对于不受【经济】、【抚养】,乃至【寿命】限制的妖怪而言,【家庭】一开始就是不必要的。即使妖怪社会中有新生的小妖怪,他(她)们也不必由父母亲手抚养大。我认为妖怪社会存在一些专门的【社团】,由志同道合的妖怪们组成,负担着我们观念中家庭负担的职能,并且为社团中每一个妖怪的发展和满足而服务。还是像我之前说的那样,由于生活资料的生产变得不必要,这些社团的组织将是自由散漫的,一个妖怪可以加入社会中任何一个社团——只要她们愿意。尽管妖怪之间有种族、强弱之分,但只要妖怪依然保持着【唯心主义】的本性,并且有足够的【恐惧】支撑妖怪社会的正常运转,妖怪社会就将继续实现高度的自 由,无论是像文文那样的全乡最速,还是像果果那样的家里蹲,理论上妖怪社会都不会对她们有任何非议。
妖怪社会的确可以如此理想化,兄弟,我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带一些吧友的想法 QQ截图20200715202109.png QQ截图20200715202123.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题四:妖怪会增殖吗?
这是一个大家都津津乐道的问题。集中表现为大家对诸多以鸟类为原型的角色的【是否卵生】的问题,我在这里还要点名是乃老师那篇让我格外肉疼的《鸦在地狱里啼鸣》
妖怪是否会增殖,或者说,繁殖,我们先得考察人类对妖怪的观念。我在这方面的资料的确缺乏,但我有理由认为人类是认为妖怪是会通过男女结合或者其他方式(比如说像一些游戏中有的固定用来孵化新妖怪的地方)繁殖的,各位自己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独处时都在看什么吧,人类的认识会受到自己的社会环境的影响,这种影响会反映到妖怪身上。因此我得出了一个初步结论:妖怪的确是可以增殖,繁殖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在之前已经提出了【恐惧】的量化处理法,新妖怪的增殖,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个体来分摊【恐惧】。同时,妖怪的寿命远远长于人类,如果参照人类的育儿时间的话,妖怪一生能生的娃就真的数不清了,而且自己的娃风华正茂时,自己依然是青春年少……阿这。这的确不太合理。这样的话过分增殖,又几乎不死的妖怪就会挤压自身的生存空间。因此我有一个脑洞:妖怪的繁殖极大地受到【恐惧】数量的影响。这首先就影响到妖怪的受孕成功率(如果她们真的这么玩的话)。总之,妖怪的增殖必定是非常缓慢的,即使能变快,为了保持妖力,强者应该会率先对此作出干预。这样的话,似乎又和上一点冲突了哦?我会在之后作出自己的解释;其次,妖怪应该会有自己的死亡机制。这也许可以参考《寻梦环游记》中地狱的死亡机制。如果一个妖怪在社会中、同伴的记忆中彻底淡出,她也许就会迎来自己的死亡了吧。也许妖怪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变得孤僻,隐居,走向死亡,也不一定。
以上就是我对妖怪种群数量变迁规律的猜想。



哇塞,喵玉高级模式能复制贴吧表情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点:迁入结界对妖怪社会有何影响?
我们在之前已经达成了一点共识:妖怪的危机,是少部分贤者率先意识到的。对于妖怪危机的性质,以及妖怪自身的本质的认识,同样是由少数妖怪率先知晓。这就意味着妖怪的社会首先在【知识层面】上出现了分野。人类社会飞速地变革,妖怪自救的要求是急迫的,但让全体自由散漫的妖怪在短时间内相信一群自己也许完全没见过的小集体,并离开故土,跟随她们进入一个陌生的世界,改变自己早已认为理所当然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同时我们还应该意识到:妖怪山的占地面积,比起全日本的山地,实在是小了太多,而妖怪的危机(至少)是全日本范围的。如果是本地的妖怪还好说,自家变成了世界的中心。九州四国北海道那些边远地区的妖怪,尽管结界的空间范围可以扩大,但她们依然面临着守在故土,或是听信陌生妖怪的一面之辞,前往异界的选择。而我们在东方原作中看见,各大妖怪种族都在结界内形成了族群。这就意味着(至少是部分)妖怪完成了大规模的迁徙。
我们姑且把贤者们想象得高尚一点,她们都有强烈的责任感,想帮助尽可能多的妖怪,但时间又不够她们取得全体妖怪的信任。而我们再又考虑到上面妖怪所面临的情况,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妖怪社会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即暴 力机器的诞生。少部分意识到危机的强大妖怪,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有组织地运用了暴 力、强迫的手段,将多数较弱小的妖怪带进,或是【驱进】了结界中——妖怪社会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分化。每一个妖怪的滋油被强制地打破了。各位可以代入一下《流浪地球》的情节。
我从未看见过有描写大结界建立那段日子描写这一方面的同人作品,我觉得我有机会成为那第一个人,但那估计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如果说在迁徙过程中妖怪间形成的特殊社会关系是临时性的,那么进入大结界后,这种社会 分 化就有可能被进一步固化。
一来,恐惧资源本身变得紧张,这就要求着【纪律】。我暂且把吧友无果之终的理论挂起,继续用我的量化理论。恐惧的总量缩小了,意味着妖怪再也不能随心所欲地作恶——人类的数量小的可怜;生活——到达结界后妖怪社会秩序的重建,以及谁应该对人类做什么,都将会有明确的分工,妖怪无法再自由散漫;乃至生育——我在上面所论述的妖怪的生育方式,是建立在【妖怪能自 由地生活】的基础上的,现在情况已经有了大变,妖怪的生育必定会受到更严格的限制,那么自然就会有负责这一职能的机 关。这一机 关中的妖怪自然又与其他妖怪发生了分化。
二来,有【纪律】,那就必定有制定者和服从者——精英妖怪的作用被进一步突出。毋庸置疑,文和猯藏由于自身杰出的能力,都在自身社会中享有一定的地位。而且这种精英地位,与进入结界之前的那种地位已经大不相同了。进入结界前,文文很强,但果果依然可以逍遥地生活,文文做了什么与她自身的生活关系不大;进入结界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妖怪的生存,首次被寄托在了少数妖怪的手中。同时,强大的妖怪借着自身在信息、力量上的优势,以及站在【我拯救了你们】的道德制高点上,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
三来,为了维护结界的稳定,贤者们还设立了【博丽巫女】这一专门的暴 力 机器,对妄图破坏结界、破坏结界内现有秩序的妖怪进行制裁——妖怪在从前可从来不需要这种玩意!她们现在为了自身的生存,不得不牺牲了过去自己全面的【自 由】,代之以【纪律】。
当然,妖怪不可能瞬间改变自己自由散漫的传统,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性生物的存在。妖怪脱离了她们原始自由的田园时代,步入口玉家时代,已是大势所趋。
这绝对是一曲血与泪的史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妖怪的时间观念如何?
东方是一个人妖混杂的世界观,寿命不同的异种之间,那就必少不了一种毒——寿命论。
但诸位寿命论作者似乎都只将目光聚焦到了双方因寿命不同而阴阳两隔的结局上,却没有思考过寿命长短不同给双方生活方式造成的分异。
我们的观念,除了我们身处的社会环境之外,很大程度上是由人类的客观寿命,行为能力,以及这颗星球的昼夜更替,四季流转的周期决定的。我们会因为在车站干等一小时而焦躁不堪,因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我们都认为人应该在晚上睡觉,一睡最好能睡八小时;当一个人过了中年还没干成一番事业,大多数人也就不对ta抱太多希望了。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人类自身的生理节律和寿命长短决定的。而这一些有关【时间】的观念,对于有着近乎【无限】的寿命,生存不需要依赖于物质资料,自由散漫的妖怪(我姑且将迁入结界前,田园时代的妖怪作为例子进行论证。),可以说是完全不必要的。那么我可以就之前得出妖怪的社会特点,对妖怪的时间观念做一点大胆的猜想。
一来,妖怪在人类看来,时间应该是观念极差。其中最突出的,则是【守时】一点。
二来,妖怪可以做到真正的【废寝忘食】,不会被饥饿、睡意等生理反应所困扰,长期投入于自己的爱好,追求。
三来,妖怪之间的关系应该是非常慢热,双方都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去了解对方。
四来,妖怪社会中应该不存在对钟表等计时工具的刚需,也许她们会模仿人类,但实际上并不需要。
但其实,妖怪的这些习惯,一定程度上也是限于自身认识,她们原本所依附的人类社会——古代日本,本来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社会,时间观念本身就是淡薄的。
那么,很显然,首先是明治后西方快节奏工业文明的传入,其后是进入大结界后妖怪社会天翻地覆的变化,都会深刻地影响妖怪的时间观念。口玉家机器的出现,社会组织力的增强,妖怪们会为了某些【异己】的事情,非自发地被组织起来等等,这些都会带来时间观念的产生。当然——顺带着补充一下我对第五点的论述——妖怪社会的变化不可能一夜之间改变自由散漫的面貌,但【组织力】的上升,必将成为妖怪迁入结界后社会变迁不可逆转的一个趋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给此贴做一点补充修正吧……
在关于妖怪的【社会性】的第三点的论述中我大概地阐释了妖怪的社会基本单位。我觉得我忘记了强调一点:在大部分人的观念中,口玉家机器似乎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存在,似乎有了社会,便有了口玉家,实则谬矣。口玉家作为暴 力机器,是伴随着财产私有,阶纟及分化产生的。现在口玉家依然遍布着整个世界,只意味着人类依然还处于某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这个历史阶段终将过去。按照马先生的说法,那些机器将由一个【联 合体】取代。“在那里,每个人的目由发展是一切人的目由发展的条件”。因此,在我所说的【社团】之上,是不会有某种暴 力机器的存在的。有的顶多是人类心中给她们安上的不同种族的名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妖怪的非物质性决定了妖怪社会的高度目由,决定了那个社会不会有这种机器存在的基础。
而我在那时认为,不依赖于物质资料的生产即可生存,拥有超自然的力量,同时又拥有与人类相似的心灵的妖怪,在产生之初,即可以跳过人类漫长的发展,直接达到那个阶段。
但随着我的深入思考,我发现我可能,太心急了,我强烈的理想与愿望蒙蔽了我的双眼。
妖怪的社会——如果真的有我所说的那么一个社会——不太可能实现那样的一个【联 合体】。
一来,马先生一切的理论基础,都是建立在物质的人类社会上的。那么物质资料的生产也必定贯穿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始终,人类社会,即使是那个【联 合体】,也是与物质资料的生产紧密结合的。我挖掉了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但我这种想法似乎可以拿来反驳本贴内的所有吧友。因此在第一点,我最后想(小声)说的是,别太当真,都是大家在瞎想。
二来,马先生强调了【每个人】这一概念,那么我们就应该提出一个疑问:人类在妖怪社会中,是如何的一个地位?人类和妖怪同样作为拥有思维能力和社会性的存在,是否应该被【每个人】的范畴中?马先生不需要考虑这一点,因为他只知道人类拥有思维能力和社会性,他的理论是建立在【人类】这个单独种族上的——但我们必须面对这个全新的伦理问题:妖怪和人类,如果不论他们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二者放在理性、感性与社会的天平两端之时,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衡量她们的地位?如果妖怪获得了只有妖怪能获得的目由发展,能被称作妖怪的目由发展吗?妖怪作为人类理性的反面的性质——而理性正是人类全面目由发展的重要因素——是否意味着她们注定将与我们观念中的目由全面发展背道而驰?
那么我们又可以提出一个问题:妖怪能够具有理性吗?
我认为是可以的。
我们还是要回到妖怪的本质、来源——人类的精神。虽然她们是蒙昧的具现,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没有思维的能力——这应该是全部车车人的共识。为什么我们,不管是在故事中处于蒙昧的人类,还是身处局外的我们,会这么认为呢?因为人类的精神——作为她们的来源——本身就是具有理性的,即使是对妖怪这种子虚乌有的存在,我们也是按照一定的逻辑去构想,去思考——即按照着物质世界,物质社会的规律去思考她们的。
因此,妖怪必定是高于物质,而源于物质的。(所以我现在不赞同某吧友将物质与精神世界割裂开来的看法)她们无法摆脱来源于物质世界的人类精神对她们的影响,即必定拥有理性。其实要看出这一点很简单——你看她们穿着与人类无异的服饰,操着与人类相同的语言,能与人正常交流。我们就可以从中看出:妖怪是具有理性的,她们能理性地认识世界。要不然紫也不会洞见妖怪的本质,建立结界了。同时,她们的社会实践也在无形中让她们的理性思维得到了发展。
但我也可以得出,妖怪的理性发展的终点,将是自己意识到自己必然灭亡的本质。根本上来自于物质世界的妖怪,逃脱不了被物质世界否定的【命运】。
实在是一个悲壮而讽刺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20: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给此贴做一个结语吧:
【妖怪是如何存在的】,这实在是一个过于宽泛的命题。就像是我在知乎问大佬们【人是如何存在的】,想必会引起比此贴更激烈,的辩论。无妨,我静待有才的坛友前来讨论、指摘。
也许本贴的严肃讨论会引起某些坛友的反感,这不是我的有意为之,如果真的有任何冒犯,我很抱歉。但我想说:无论人和妖怪,都是理性与感性的统一。我们更理性、思辨地了解妖怪对身为东方众的我们的意义,就好比了解花儿的名称、构造、习性那样,不妨碍,而且能让我们更好地欣赏花儿的美。
以上。不知喵玉各位大佬有何见解?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8-6 03: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