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6

[中短篇] 【这里将是乐园】之【听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9 09: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9-9 18:16 编辑

听琴
【注意事项】
1. 本文为全文言文,如有一定知识储备,阅读体验更佳。
2. 本文发生在本人私设世界观【这里将是乐园】内,建议与本人短篇合集【偷光】中第三篇【血汗】搭配食用,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主人公。
3. 本文短小,宜细读。
赤馆红美铃躬耕垄亩,然素有雅趣。尝修二园赤馆前院之中,其一曰【三径园】,其一曰【小武陵】。设四时花卉果树其中,终岁溢香。主人赤(Scarlet)氏亦春秋设宴其中,邀举乡神鬼妖魔同乐。
美铃亦善书文,诗法陶潜,书法东坡,文法张岱。时与道姑青娥文会,意常胜之。青娥尝言美铃藏黄山谷手书《后赤壁赋》于床底箱箧,不以示人。
美铃通音律,有一笛一琴。琢竹为笛,名曰【柳间】;削桐为琴,名曰【薰风】。农忙之时,美铃无暇操持;每至农闲,美铃即以乐养身,以音修性。
处暑白露之间,夜吹笛于雾之湖畔。暖风送音千里外,清辉梦照廿四桥。森中走兽每每惊动,疑莺啼夜起;湖中水族遽遽上浮,探水上佳音。
小大寒雪之时,拥寒衣,面炉火,坐小室,沉吟长啸抚琴。冬日湖畔多风雪,屋外难闻琴声,美铃不以为意,自言以琴音御肃杀气耳。
美铃于琴有厚爱,常抱琴趋渚,净水濯之,细绢擦拭;高悬壁上,外挂薄荷囊,以远虫害。琴身长三尺六寸五,文海浪衔枝鸟于其背,此外别无坠饰。
赤馆众但知美铃善吹,鲜知美铃爱琴。
元日,赤馆众往人里观赛会,兴尽而归。过村口,美铃见一敝衣翁跪哭于龙神像前。问其故,乃知其子嗜赌,家无余粮。儿媳目昏,难事纺织。去年溃堤,家田绝收。纵有公家救济,仍入不敷出。今冬奇冷,寒彻骨髓,乃鬻孙易粮市衣,以求保全。
美铃闻之,脱裘衣予翁。及归家,茶饭不思。顾室内,炉火映壁,米蔬有余;望窗外田亩,尽裹银装。夜,抱琴入馆,邀赤馆众于堂,置琴坐曰:“琴者,情也,心也。东土之士,以琴会意,以音交心。”复言伯牙子期之事。又曰:“冬日无趣,吾择时独邀诸位赏音,以观心意,何如?”
馆主友智(Knowledge)氏起身曰:“余不通音律,更寻他人。”遂入室不顾。然余者皆应允。美铃闲起一音,抱琴起曰:“善。吾择时来。”遂返小室。
明日晨,新雪初霁,美铃抱琴入三径园,见赤馆小主芙兰拥袍踏雪行园中。芙兰见美铃,大喜,引美铃指曰:“梅绽矣!”美铃仰视,见新梅傲雪,蕤蕤英英,顾笑曰:“然不及小主也。”
芙兰见美铃抱琴,问其故。美铃答曰:“兴起耳。小主既有此兴,听吾一曲何如?”
芙兰大喜,席雪而坐,侧耳待之。美铃亦坐,置琴雪中,然良久不动。芙兰问其故,指墙外答曰:“有鸦鸣。”未几,墙外寒鸦声歇,美铃始奏。冷冷清清,寂寂然难分琴音雪音;萧萧戚戚,凛凛然不辨心声琴声。
久之,芙兰蹙眉,抓耳挠腮,如不胜之。美铃窥见,遂止,笑问曰:“何如?”
芙兰顾左右,谢曰:“不解也哉。”
美铃太息,抚芙兰头笑曰:“无妨,小主长成当解之。”遂抱琴起,彳亍园中良久乃去。
是夜,月眉初上,风止云销。星斗满天如明,然略无暖意。美铃抱琴入馆,登楼台。见馆主人蕾米闲倚阑干远望,美铃放眼,见远山似寒铁,冷面朝天。
美铃问曰:“冬夜登高,自寻烦恼耶?”
蕾米答曰:“繁星映死地,亦成趣也。”
美铃摇头唏嘘,叹曰:“生者何如?”
蕾米默然,见美铃抱琴,问曰:“子欲奏乎?”
美铃曰:“当其时矣。”席地而坐,置琴,奏之。初,沉郁顿挫,似老将踏孤城,背敌阵,点残兵。忽铿锵如铁胆坠地,猎猎似波澜夜惊。目眩见雌虎悼殇,恍惚闻远山号泣。平地见惊雷,平明闻鬼哭。哀之极耶?怒之极耶?众琴当鲜能受此情。兵马将出,但闻铿然一鸣,群响毕绝。
蕾米惕息,问曰:“何为此声也?”
美铃低眉抚琴,曰:“何如?”
蕾米失语,少顷,答曰:“但见刀光血影耳。”别无他言。
美铃太息,曰:“罢,罢,罢!夜寒,吾当归矣。”遂抱琴去。
次日,雪犹未化。美铃晨起洗漱,至湖边,见雪底绿意,拨而视之,果见草芽。浸浸乎感春气之来。美铃回顾,望见良田百亩,湖为枕,雪作被,犹安眠待春。
及归,书房司书小恶魔来,含羞曰:“妾欲赏音。”美铃喜,更衣净手焚香,邀小恶魔上座,置琴案上,奏之。但闻轻喃低语,细软叮咛,切切然惶惶然,如比肩而坐,执手推心;复而时凝阻,时畅快,逡巡兜转,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奏毕,美铃目小恶魔,然目无快意。问曰:“何如?”
小恶魔低眉沉吟,少顷,侧身近美铃,耳语问曰:“卿怀春耶?”
美铃哑然失笑,俄而捧腹绝倒,久而乃止,揩泪谢曰:“死罪死罪……卿何以见?”
小恶魔赧然曰:“悁然而思,喜忧无常,终日惶惶。此非恋心耶?”
美铃笑曰:“吾痴卿亦痴,然吾痴非卿痴也。 ”乃起身咏曰:“‘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倚窗远望。
小恶魔不知所云,问曰:“卿思人耶,思物耶?”
美铃顾笑曰:“思人也。不思人,何以立?”
小恶魔惘然。美铃喟叹,复笑曰:“无妨。昨日园中梅新开,吾偕卿共赏,何如?”小恶魔欣然应允,然问曰:“卿无绝弦乎?”美铃大笑曰:“有心无琴,如有酒无肴。纵对天下人翻断七弦而不知,为匹夫绝弦,吾不为也!”
冬去春来,农事已起。美铃正事春耕,闻村中公家使人来赤馆,商田亩之事,大喜过望。亲往相商,租佃、蚕桑、畜养、仆役之事,悉有定论。
及万事敲定,但待人来之时,湖冰全开,春水满盈。蕾米邀赤馆众月夜泛舟游于雾之湖上。赤氏姐妹、书屋主从、美铃抱琴,同婢之长十六夜咲夜,乘三小舟起行。月浸湖中,其光细碎而柔,随波分合。远山峰踊,咲夜望凸月叹曰:“只恨今夜月不满。”美铃对曰:“孰知此事古难全?”遂置琴舟中,闭目奏之。音随波荡,心随水漂。其性欲舒,然囿于湖。波澜遂起,乃至惊涛。冲决冲决,江河在望。上润田亩,下蓄鱼虾。但问其故,蒸民欢欣。冲决冲决,魑魅魍魉,圣旨扑敲,莫不荡尽。美铃仰望,中天皓然。把酒邀兮无言,抚琴奏兮不听。望极目兮美人远,竹丝断兮人不知。琴声转冷涩,微然渐绝。
美铃如大醉方醒,不觉泪下四行,见咲夜亦阖目沉吟,默然抚琴。
咲夜抬眼见美铃,叹曰:“浩浩也哉。”
美铃莞尔,问曰:“是何浩浩?”
咲夜答曰:“当为旷野连天,或纵马驰骋,或赤足飞奔。或遇罡风乍起,或有飞雪入衣,一如也。”
美铃笑曰:“善哉。然何往也?”
咲夜答曰:“将往心中天国也哉。”
美铃默然,久之,太息曰:“凸月亦丰,然亦未满耳。‘固知今夜月不满,只恨此事古难全’。”遂不复奏。
初夏黄昏,美铃抱琴坐桃树下,默然奏之。点点滴滴,寂寂然似独酌。忽闻头顶有声曰:“苦也!苦也!”美铃愕然,仰望,见冰精执未熟青桃,摇头吐舌。
美铃低眉抚琴,泫然泣下。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2 喵玉币 +5 萌度 +20 收起 理由
蓮仁Rennin_ + 1 + 5 + 20 为人作琴
濯流子 + 1 理由神马的必须填写的吗?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9-9 21: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后记】
看来我还是得在写完后来一点感想,以及可能是大部分读者看一通下来之后最想要的: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第一次全文言写作是一次高中的周末随笔,随后便收到了语文老师慷慨的赞美,算是给了我在这个风格上走下去的信心。诸位如果也看过我的其他两篇长篇,应该也能感受到中国古典文学对我的影响。
本文是一次大胆的尝试。我基本是采用了文赋的格调,同时也采纳了近现代小说情节构建技巧,总之算是使劲浑身解数。这样一来,本文反而少了一点古代的小说、剧本、小品文的韵味,风格上有些不伦不类了,姑且可以把它作为船长的个人风格?
个人很喜欢文言文这种凝练,又有留白的表达方式,合我这个性格有点别扭的人的胃口。感觉这种风格,着实是对当下阅读风气的一个反动。个中情感,真的需要读者细细品味。我就举一个例子:美玲说“然亦未满耳”,“亦”其实是谐音“意”——即使是咲夜,也无法完满地理解美铃。如果真的可以,甚至可以读出声来,有我亲自读过,感觉还行。定下了这种阅读门槛,应该也就注定了我会和美铃一般,对天下人翻断七弦吧?然弦歌不可辍。
本文是对我的私设世界观【这里将是乐园】的主要形象红美铃的一个补充。如果说【血汗】展现的是她庄稼人的一面,【听琴】展现的,则是她心中形而上的情怀,以及难浇的块垒。她这么做,肯定跟她过去的经历分不开。那我什么时候写呢?答案是明年下半年。(不)
本文的线索其实不难找,就是美铃的琴。随着【琴】弹了又弹,层层递进,以及冬去春来,美铃的情感也在发生变化。美铃似乎便快活了,但知音难觅的孤独,仍然是一以贯之。再加上美铃对百姓的情感,本文的感情发展脉络其实也就明了了。
还有两篇长篇等着我,就先讲到这里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0 13: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整点文言文多少算是好事。像乌有先生传这类通俗易懂的当代文言文囊括了不少古文的知识,见识多了掌握得也就更加熟练。
回到这篇文来说,想起了自己做过的一个梦,梦见一个懂琴棋书画的城市秀才到乡下去支教,自己不管做什么艺术都会被认为是游手好闲,也没人能听懂自己的话,很多细节我忘了,反正也就是一个词,孤独。好在美铃有红魔馆的一家人,大家相亲相爱的,多好。

点评

欢迎~美铃的确孤独,但她身边有愿意了解她,听她倾诉的人,那也已经很不错了。赤馆众不了解美铃的过去,听不懂也是情有可原。美铃接着倾诉下去,也许就有人能听懂了吧?看完本文可以回去和 血汗 中的美铃对照一下。  发表于 2020-9-10 14: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2 00: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美铃最后真正的期待遇到了琪露诺吃青桃
很像错把别人当成东方众的我(?
虽然泫然泣下,美铃果然还是能够遇到知音的吧
身处(泛)幻想乡的另外两位国人或多或少沾点高等,韵律的鉴赏肯定有一套,如果可以的话期待她们的互动呢

点评

第一行基本猜对了。第四行……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哦。  发表于 2020-9-12 09: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12 18: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红美铃有一种魏晋名士的风流与清高呢,也正是如此,更凸显出知音难觅的惆怅来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1-30 19:3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