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79|回复: 2

[翻译小说] 【蕾米霖】String of destin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13 19: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café au lait
译者:烛焰

源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65944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森近霖之助CP要素注意,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请看看吧~








“…………”
“怎么样?大小姐。”
“已经可以告诉我们了吧?”
在咲夜和魔理沙追问的声音中,蕾米莉亚沉默着。
脸上贴着相当难看的表情,凝重的目光在自己的手,和眼前的男人之间来回交替着。
被凝视着的男人——霖之助,也是相当复杂的神态,看着眼前的蕾米莉亚。
“……哈啊,可以了吧?”
“店主也这么说了哦,大小姐?”
“闭不上嘴吗?这和你又没什么关系。”
“…………”
不管是霖之助和咲夜的劝说,还是来自灵梦的讽刺,蕾米莉亚都没有做出反应。
只是沉默着,像是在和什么东西赌气一样,挂着不满的表情。
不久,她用几乎谁都听不到的声音,嘟囔着
“…………我不承认”
string of destiny
最初的开端,是红魔馆里的一次无意义对话。
关于蕾米莉亚『操纵命运程度的能力』的拓展性调查。
在咲夜问到这个能力稍微具体些的性质时,她回答了很多。
“所谓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命运的红线,我可以看到它。”
“小指上……吗?”
“命运的红线…很好听的名字啊。”
莫名对这句话看到兴趣的咲夜,又开始对它各种各样的力量感到好奇。
如果是被【命运】所决定的对象,两者之间也能看到红线。
这段关系的凝结力越强,红线就会变得更粗。
不仅仅是两者之间,即使是除开自己的其他二人,也能清楚地看到。
“也就是说,被这条线连接的对象就可以说是命中注定的吗?”
“是啊……话虽如此,我自己也没怎么用过这个能力,所以详细情况也不太清楚。”
“大小姐其实是可以用这个能力改变什么的吧?”
“嗯—————虽然切不断但也不是不能连接,但之后也会很快恢复原状。”
“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对象吗………总觉得很浪漫呢。”
带着陶醉的意味,咲夜微笑着。
尽管蕾米莉亚并没有理解她想象到了什么。
“那,我有一个想看的东西,可以吗?”
“嗯?”
咲夜突然向蕾米莉亚提案道。
来自咲夜方面的请求是非常罕见的,所以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说说看吧。”
“好。用那个能力————”
“………………”
经历了翻来覆去的曲折后,现在正在香霖堂里绷着脸。
原因很简单。
“大小姐?你看到那个线了吗?”
“因为是香霖,应该会薄到看不见吧?”
“也许会有,因为霖之助先生本来就很迟钝。”
“你们也太失礼了吧………”
她们想在眼前这个怠惰的男人身上看到【线】。
应该是对这个生活懒散,呆板无趣的霖之助身上【命运的红线】感兴趣吧。
咲夜的提案并没有什么不妥,蕾米莉亚答应了,随着她来到了香霖堂。
于是,遇到了之前就来到店内的魔理沙和灵梦,说明来意后直到现在。
“…………”
问题不在这。
蕾米莉亚之所以沉默,不是因为看不到线,也不是因为那三人之间的连结。
“…………………”
  自己的小指,和霖之助的小指之间
浓密又粗大的【红线】,无法接受被紧紧相连的现状。
如此破旧的古董店内的店主,如此弱小的男人,和高高在上的,身为吸血鬼的自己相结合————
越想越不可能。
但是,牢牢缠绕在小指上的红色否定了这一切,宣告了自己的命运。
“……喂!”
“!?怎,怎么了………!”
有些不耐烦的魔理沙,拍了下蕾米莉亚的肩膀。
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她颤动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环视四周,原来大家都在等待她的回复。
“可以告诉我们了吧。看到了吗?  还是看不到吗?”
“嗯?啊……这个……”
对于灵梦的追问有些不知所措。
的确是看到了,但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蕾米莉亚和霖之助之间,被至今为止从未见到过的,紧密的红线连接着。
“…………真遗憾,什么都看不见,也许是因为太薄了吧。”
“什么啊,果然还是这样。”
“……本来还以为店主先生会有什么有趣的反应。”
“因为是霖之助先生,所以很擅长隐藏自己呢。”
“……………真是的。”
三人各自留下了不同的话语,从蕾米莉亚的身边散开了。
大概是因为和自己的预想差别不大,反应相当冷淡。
“已经办完事情了吧?……那就回去吧,咲夜。”
无论如何都想早点离开这里的蕾米莉亚催促道。
听到那句话,咲夜拿起了手边的小物件。
“我明白了……这次就收下这个了。”
“……多谢惠顾。下次请务必普通地购物。”
“店主这么说了哦?   大小姐?”
“诶?……啊——嗯。”
“哈啊………”
不管是多大的红线都没关系。
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只是店主与客人,仅此而已。
“店主!”
在出门的时候,蕾米莉亚突然回头,指着坐在椅子上的霖之助大喊。
突然被指名的霖之助,和他身旁坐在壶上的魔理沙一样不知所措
蕾米莉亚大声宣示的自己的想法。
“我绝对不会承认的!”
说完后,就从门前迅速飞了出去。
看到这样的景象,大家都一脸呆然。
咲夜即刻回过神来,紧追着离店的蕾米莉亚。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家伙本来就让人摸不着头脑。”
灵梦从一开始就没觉得和自己有关系,就像是蕾米莉亚从没来过一样,静静地喝着茶。
一如既往吵闹的日子,霖之助只得一声叹息。
“哦呀……真少见啊,能在这里遇到你。”
“……!?”
啊啦,店主先生,今天心情很不错啊。”
人里的店铺街。
因为一时的心血来潮,结果和同样来这里购物的霖之助相遇了。
并非只有蕾米莉亚,霖之助也很少亲自来人里。
所以,这是偶然中的偶然。
“你们也是来买东西的?”
“嗯,感觉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
是这位大小姐的意思吗?”
“是啊。”
“…………………”
就像是完全不奇怪一般,咲夜和霖之助顺利地进行对话。而旁边的蕾米莉亚
目不转睛地瞪着他。
“……啊,你的大小姐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
“啊啦,大小姐,哪里不好吗?”
“…………不,没什么。”
并不是真的没什么。
蕾米莉亚长叹了口气。
只有一个原因
现在,眼前的那个男人。
“话说回来,最近我好像经常能遇到你们。”
“啊,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感觉,上次是在魔法之森里见面的吧?”
“嗯,那个时候为了拾柴,出了次远门。”
“对于很少出门的店主来说,确实是很难得。”
“真是失礼的说法……嘛啊也是,最近出门有很多次都能见到你们。”
没错,蕾米莉亚最近经常和霖之助相遇。
就算被称作是偶然,次数也太多了点。
为了换换心情去雾之湖边散步,结果遇到了被冰精强行带着去教钓鱼方法的霖之助。
想去博丽神社戏弄下灵梦,霖之助又刚好在神社里喝茶。
不管想去哪个地方,都能和不经常离店的霖之助相遇。
“……总感觉,有什么奇妙的『命运』呢。”
“…………!?”
“啊,那可真是段孽缘。”
现在也能清楚地看到,连接自己和对方的『命运之线』。
难道它有着互相吸引的魔力吗?
对于一旁开心着的咲夜和霖之助,也许称不上是什么奇遇。
觉得被命运所牵连的,只有蕾米莉亚自己。
“………走吧咲夜。”
但是,一切都还是和往常一样。
就算是见面也没打算说什么话,蕾米莉亚转头离开了。
“啊,大小姐……!  抱歉,下次再见吧。”
“嗯,要是能在店里见面就更好了。”
为了跟上突然离开的蕾米莉亚,咲夜向霖之助告别。
霖之助一边接受着,一边望着蕾米莉亚
“下次再见,蕾米莉亚。”
简单的社交辞令。
“……………哼”
虽然很麻烦,但直接无视是很失礼的。
蕾米莉亚粗鲁地挥手示意。
看到这一幕,霖之助也朝着和蕾米莉亚不同的方向,离开了。
不久,小跑过来的咲夜拿起她手中的太阳伞,搭话道。
“最近大小姐,对店主很冷淡呢。”
“没什么……没那回事。”
“是这样吗?”
当然,在别人看来是这样吧。
很明显,蕾米莉亚故意避开了霖之助。
本来就没怎么互相接触过,也没有深交。
虽然在店里有过几次谈话,但很难说是朋友之间的程度。
————话虽如此,但也不至于故意无视他。
“……没什么,我不讨厌那个店主。”
是的,不讨厌。
如果这是对那个男人的评价,真的妥当吗?
但是,如果说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姿色不差,蕾米莉亚也是相当在意面容的。
就算这样,也可以说是很端正的容貌吧。
性格的话,确实是有些粗鲁,但也不至于讨厌。
如果说和帕秋莉很相似的话就很容易理解了,从灵梦和咲夜那里听说,他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冷漠。
至于力量的强弱,更不用想。
那瘦弱的身材已经说明一切了。
不过,蕾米莉亚并不奢求强大的对象。
因为她认为自己是最强的,所以不希望对方有多大的力量。
让自己快乐,又能让自己安心的存在。
也就是说【家人】,对应着【避风港】一类的话……
“(这么想的话,也没什么不好……)”
稍微以客观的视角评价了下霖之助。
弱小的——道具屋店主,就算考虑和自己的相性,也不过是个小问题————
“————哈!?”
想到这里,蕾米莉亚摇了摇头,打消自己的想法,
就算现在没有什么合适的候补对象,也没有比选择那个店主更莫名其妙的了。
“(只要没有这条烦人的线……)”
蕾米莉亚盯着自己的小指。
这条『命运』决定的『红线』,只会让她越来越烦躁。
总之,不能再和那个店主见面了————
模糊自己的思考,蕾米莉亚更加坚定了保持距离的想法
所能允许的程度,还得再薄那么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20-9-13 19: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为什么在这里”
“………那是我该说的话”
幻想乡的边境。
在世界的尽头,蕾米莉亚和霖之助相遇了。
咲夜没有随行,也不存在其他的,二人之外的任何人。
   今天捡到了许多咲夜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
据说因此霖之助打算亲自来馆内进行调查。
听到这个消息的蕾米莉亚慌慌张张地离开了红魔馆。
为了尽量避免相遇,逃到了想象中人迹最为罕至的地方。
本该能逃掉。
“………你,不去看店吗?”
“今天休息,因为是扫墓的日子。”
手上带着线香,花束等各种各样的道具。
一身白色的装饰。
“那……是吊唁用的道具吗?”
“嗯,为了供奉这里的无缘佛。”
“诶?……”
无缘佛,环顾了下四周。
能看到的,只有美丽的彼岸花间的大量道具,以及尸骨。
在几乎覆没了整片大地的彼岸花间,虽然很难注意到,但的确存在着许多的尸体。
“这里是,无缘冢……?”
没错,你这不是明白了嘛。”
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种地方,蕾米莉亚感觉很反常。
更反常的是,为什么自己还没有和这个男人断绝『缘分』。
身在无缘冢,却还是被孽缘缠住了。
太奇怪了。
“呃……呵呵………”
“……怎么了?”
“没——怎么……哈哈哈哈!”
“…………???”
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大笑了出来。
想方设法绕道而行,好不容易来到了无缘之地,却还是没能逃脱红线的掌控。
就算是命运,也不会再有比这更荒唐的发展了吧。
“嘛啊算了,我一会儿要在这里供养无缘佛,你最好快点离开。”
“……呣”
霖之助并没有因为奇遇而感到惊讶。
虽然前些天一直对对方很冷淡,但一旦自己被这么对待,蕾米莉亚还是会感到不满,撅着嘴。
“……为什么,我在这里会碍事吗?”
“不是的,你在这里呆太长时间的话不太好。”
“那不还是嫌我碍事吗?”
“完全不一样”
和往常不同,对于断然拒绝的霖之助,不知为何感到很生气。
也许前些天的态度是有些不对,但也不至于被讨厌到这个地步。
“……不要,这是我的自由,我就想看看你是怎么工作的。”
正因为如此,才固执地想留在这里,蕾米莉亚一下坐在了附近的岩石上。
看着翘起脚的她,霖之助的表情更加扭曲。
“我没开玩笑,最好赶快回去。”
“……就这么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不是那样的,至少现在我不是这个意图———”
但是,霖之助反复的否定,反而让蕾米莉亚更加烦躁。
什么啊,稍微认可一下也不可以吗?————
这样的话,就只是身为少女的自尊了。
坐姿更定,岂肯挪动。
“决定了,在你做完那个之前,我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蕾米莉亚”
“我不听你的意见,你以为你能命令我吗?”
瞪了霖之助一眼。
感觉到这样的目光,霖之助不由得叹了口气。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知道了,我快点做完吧。做完以后就快点离开。”
“嗯嗯,请务必那么做。”
好不容易进的货又被糟蹋了,霖之助很是头疼。
这样的话,之后在这里也捡不到什么好的回报了。
“(这样的孽缘,真是太麻烦了……)”
怀揣着无法言喻的心情,霖之助开始了供养。
“……………”
蕾米莉亚只是看着。
为了不被她影响到,霖之助专心于眼前的工作。
为尸体重新换上白色的衣服,除去污垢,再按着顺序火葬在一个固定的地方。
虽然作为吊唁来说并不复杂,但已经是很有诚意的行为了。
一堆堆由人类尸体所堆积成的血肉,并没有引起蕾米莉亚的兴趣,她只是注视着霖之助的行动。
在外行人看来,霖之助的手法很熟练。
也许他定期都会来这里向无缘佛祈祷吧,蕾米莉亚想。
如果真是这样,那该是多么疯狂啊。
可以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为了『无缘』的尸体安然苦修的心境,根本无法理解。
“(………但是,也不坏…)”
真实地对死者表达敬意,就算是身为吸血鬼的蕾米莉亚也不会对此有负面评价。
既然是这个男人的事情,那一定还有其它的意义。
霖之助的表情很平静,认真地祭奠眼前的死者。
“……………”
直到现在,也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表情。
蕾米莉亚迷迷糊糊地望着霖之助的侧脸。
“(……啊?…怎么了……)”
突然,视野开始模糊,眼前霖之助的身形逐渐扭曲起来。
“(头晕了吗?难道……)”
虽然还在想着,但不知为何,已经连思考都快做不到了。
模糊的感觉更加强烈。
“(店主……霖之助………无缘冢……红色的花……丝线……)”
概念也一个个扭曲起来,渐渐地变得抽象。
明明坐在岩石上,却没有触碰的实感。
是浮起来了?还是坐在地上?
是站着?还是坐着?完全剥离的感觉。
视野变得越来越模糊,映在眼前的脸也看不清了。
“(…………为什么,好困)”
就像眼前的幻觉一样,朦胧的睡意开始侵扰意识。
如果稍微放松的话,很快就会睡过去。
“(………稍微,睡一会,也可以吧)”
放弃抵抗,将身体交付予睡意。
那个瞬间
“————!————!”
“(诶……………?)”
感受到了不同的感觉。
像是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着一样,强烈的感触。
在朦胧的世界里,这清晰的温暖,似乎让视野中的雾霭逐渐消散了。
“嗯………”
雾霭消逝后的视野前方,一张男性的面孔,离的非常近。
好像在拼命呼喊着。
凝神聆听
“………自己的名字,还记得吗?”
“……………在说什么傻话啊”
真是个笨蛋
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知道自己的名字吗?肯定知道啊。
“我是————”
在那里停下了
不,知道的,当然
但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我…我的名字是………”
名字?名字是什么?
我?   名字?   自己?   到底是什么
变得异常混乱,完全无法理解,甚至连语言都无从构建。
这时,耳边传来了一句话。
“你的名字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蕾米……莉亚?”
“没错,红魔馆之主,威名远扬的吸血鬼————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身体感受到的温暖更真实了。
蕾米莉亚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正被拥抱着。
“是……是啊,我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想起来了吗”
“……威名远扬,幻想乡的吸血鬼………”
“这个倒没忘啊”
“…………”
已经没事了”
回过神来,蕾米莉亚还在颤抖着。
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蜷缩在霖之助的手臂里。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地想依靠他,双手环绕在他的背后。
“真危险,差一点就晚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
“对不起,刚才无论怎么样都应该让你回去的。”
“……店主?”
似乎一开始就理解了原因,霖之助向满脸困惑的蕾米莉亚说明。
“这个无缘冢,是结界某处破绽的奇点。”
“……是的,我知道。”
“所以,这里的结界很稀薄,如果存在于此地的人或妖对那个破绽产生反应
自我存在的界限就会变得暧昧起来。”
“暧昧……起来?”
“嗯,就是没办法维持自我的存在了。”
精神从身体里被剥离,忘却了自身。
如果身体和精神分开了,依靠两者而存在的人或妖就会消失。
无缘冢,就是这样的地方。
“………所以我,被自我的松懈所驱使,模糊了自己的存在?”
“啊……这也就是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我想让你离开。”
这样说着,霖之助搂住差点滑落的蕾米莉亚,抱得更紧了。
温暖的感觉稍微让她安心了些。
“对不起……”
怎么了?这么突然”
“因为,是我自己任性地留在这里,才会变成这样……”
霖之助并不讨厌蕾米莉亚。
倒不如说,正是因为担心她,所以才想让她回去。
明明是这样,自己却还是因为『命运的红线』上意气用事————
“真的,对不起”
“……不,倒不如说那个时候没能强硬下去的我也有责任。”
“不是那样的,你已经做了你应该做的事情,再去责备你是不公平的
是拒绝了那个的,我的错。”
“……知道了,这样就可以了。如果你发誓以后不会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怎么都好。”
察觉于此的霖之助率先让步,等待着蕾米莉亚的回答。
“嗯,我明白了。我发誓以后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添麻烦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但不要用这种形式。”
“呵呵……知道了。”
终于松了口气。
冷静下来后,蕾米莉亚重新确认自己现在的状态。
“……………”
无缘冢的岩石上,没错,蕾米莉亚一开始坐着的地方。
但问题不在那里。
在头发和背部之间来回摩挲的,霖之助的手。
还有,像是要把他的手停靠在背上的,蜷缩在怀抱里的自己。
二人,现在正是拥抱在一起的状态。
“————!!啊,那个?!店主!!”
意识到的时候,羞耻和混乱的感情沸腾上来。
看到怀抱里的蕾米莉亚突然惊慌的样子,霖之助被吓了一跳。
然后立刻冷静下来,抱着她的手突然用力,阻止了她的动作。
“诶!?干,干什么啊!?放开我………!”
“不行”
“为什么?”
难道,店主对我————
没有意会到蕾米莉亚的不解,霖之助继续说道。
“精神还没有安定下来……现在分开的话会很危险”
“啊?……这,这么说来,的确还有些轻飘飘的………”
对吧?所以还不行。”
如果放开手,意识有可能会崩溃,霖之助说。
要阻止精神与肉体的剥离,保持身体的触觉,继续互相交流是最好的方式。
为了将暧昧的境界重合在一起。
“…………那,那我们就快点离开这里吧,不然的话还会是这个状态”
“确实是这样……好”
“咿呀啊!?”
  对蕾米莉亚的提案表示同意的霖之助
就像刚才说的一样,保持着互相接触,用双手将蕾米莉亚抱了起来。
  被抱起来的时发出了可爱的惊叫声,然后在怀里整理着自己混乱思绪的蕾米莉亚
只能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呆在霖之助的手臂里。
“…………那个,真的很抱歉”
在回去的路上,蕾米莉亚再次向霖之助道歉。
不仅仅是今天的事情,还有最近那冷淡的态度,全部。
“没什么。倒不如说,如果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肯定会被红魔馆的诸位大卸八块
从这个方面来讲,我还得感谢下您的大度。”
“……噗,什么啊”
看到真的像害怕一样,微微颤抖着的霖之助,不由得笑了出来。
发现对方并不是自己过度思考中的那样,霖之助也松了口气。
“………我知道你最近在躲着我”
“啊……那是有原因的…”
“我明白,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变成那样。”
抱着蕾米莉亚的霖之助指出了这一点。
而且,毫不在意地回答道。
“所以呢,听到你说要留在无缘冢的时候……说实话,我其实是有点开心的。”
“啊?那究竟是……”
“……我还没有坚韧到钢铁般程度的心,能对突然的冷漠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了顾客,会很为难的,霖之助微笑着补充道。
那句话,让意气用事的自己感到愚蠢。
不管怎样,还是无法违抗命运。
因为被『线』所联系着的,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
“…………………”
无意中,用能力再次看了那条『线』
和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相比,变得更粗,变得更加鲜艳了。
“…………店主”
“怎么了?”
“……下次,我还能再去店里吗?”
“当然是非常欢迎,只有在你那,才会有些能够认真购买些物品的客人。”
“呵呵……大多都是算不上客人的家伙呢”
“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多一些真正的客人呢…”
看着发牢骚的霖之助,蕾米莉亚小声地笑了。
如果被问到,现在有没有爱上这个歪着头的男人。
并不讨厌。
因为,传递过来的温暖,抹消了否决的意识。
“……如果下一次还会『忘记』,能这样继续抱住我吗?”
“只要责任能够因此折半就好。”
“交涉成立……哈哈”
将从被抱起就久疏问候的双臂搂在霖之助的脖子上的蕾米莉亚,看起来很开心。
虽然作为店主和客人的构图有些奇怪,但在今天是没关系的。
我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这种只靠店主和客人的关系所组成的构图,并不存在于常识内。
为了确认自己,加强了双手的力量,感受着传递而来的温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3 19: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咔啦咔啦,咚!!

“咲夜!!给我站住!!这不是在吗?”

伴随着响亮的铃声和撞击声,冲进店内的红白

灵梦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呼喊着咲夜的名字。

“啊啦,发生什么了,这么生气”

“本来就是这么吵闹的家伙嘛”

“被魔理沙这么说就已经完了啊”

正如预想的一样,咲夜,还有坐在壶上的魔理沙,以及柜台后那吐槽着的霖之助。

灵梦并没有在意这些,直接向着咲夜走去。

“这家伙!又擅自安放在神社了吧!”

这样说着,指着身后而来的蕾米莉亚怒吼。

“这次又把我的热水瓶给打坏了! 干什么啊? 你们破坏我的私人物品很开心吗!?”

“不是的,只是偶尔想喝绿茶,结果拿到了热水瓶,然后就不小心让它翻了个跟头。”

“在比赛中也能获胜的优美跟头呢”

“你们——!”

原来如此,虽然霖之助不确定是不是只是因为热水,还是自己给她的热水瓶是很实用的东西,灵梦一股脑地将肚子里的怨念全部发泄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相当喜欢吧,说了许多。

“…………………”

此时,蕾米莉亚看到了那条『线』

凭借着作为『女性』的直觉,虽然朦胧,但也能看到细小的部分。

向店主延伸,自己以外的三条线。

只有女性才有的,异样的红色,不自然的丝线。

在与自己的赤红色丝线比较后,像是理解了什么,蕾米莉亚笑了起来。

这种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作为恶魔的一部分。

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已经很明确了。

“……………”

“…………………嗯?”

慢慢地,走到了霖之助的面前。

对于突然的行动,无论是咲夜,还是魔理沙,和不知什么时候喊累了,一旁喝茶的灵梦
都在默默地看着她。

没错,如果这三人也不讨厌那个店主
就没有比这更有趣的玩具了。

虽然『还』没有对这个男人抱有爱情,但这么做已经足够————

“…………嗯”

“唔……蕾米莉亚?”

“……喂,喂!”

“啊啦………”

“………………!”

紧紧地,从正面抱住了霖之助。

脸埋进了胸口,手臂环绕在他的背后。

对于突然的态度,霖之助也没能掩饰自己的惊讶。而蕾米莉亚
斜视着身后的三人。

大家看上去都很吃惊。

因为,蕾米莉亚和霖之助并没有什么深交,所以对这个行动感到吃惊。

但是,仅仅这样还不够————

蕾米莉亚心中的『恶魔』,『命运』在耳旁窃窃私语。

仅仅这样,也只会被理解为自己的反复无常而结束。

所以,必须要在认同的基础上,向其他家伙展示————

“……………店主,我是谁?”

“……………”

“………我是谁?”

只有霖之助和蕾米莉亚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也因此,霖之助叹了口气,采取了蕾米莉亚所希望的应对。

不能打破约定,因为那是建立在信赖关系上的绝对条件————

“………”

“…………!!”

“……………………啧…”

“……………………”

嗯……………店主?”

紧紧抱住蕾米莉亚后,霖之助说道。

“………你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

“……………是的,我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因为你的话,我想起来了。”

“……至少要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吧?”

“啊啦?……如果只是看不到的话,就好了吗?”

发出挑衅性的话语后,再次侧目望向三人

在那里的,是蕾米莉亚所期望的景象————

毫不掩饰的敌意。

实在是难以忍受,魔理沙坦率地表现出愤怒。

装着平静的样子,但被茶杯里的激烈波浪暴露自己心情的灵梦。

虽然咲夜是自己的从者,但在烦躁的时候也有摩擦手指的习惯。

感受到传来的嫉妒后,再次满足地微笑。

如同『恶魔』般的笑容。

果然,人类还是很有趣的————

想到这里,再次望向霖之助。

脸上为难的笑容,也没能阻止之后的约定行为。

霖之助紧紧抱住了蕾米莉亚。

“然后呢?想要我这样吗”

“嗯………再用力一些就好了”

“………哈啊”

“……讨厌吗?”

没有答复。

只是一昧的无视他人的视线,霖之助加大了手臂的力度。

就像回答那样,紧紧地拥抱着。

炫耀着他人绝对看不到的『红线』,蕾米莉亚微笑着。

如果这个『命运』是真的,也不坏。

想到之后会持续一段时间的『游戏』,脸上又浮现出恶魔般的笑容——————

原来的后记

命运的红线是一个非常有意境的词,虽然还没用过

看完帖子后,我真的是对天狗们的妄想佩服不已。
每次看到后都会有【要是蕾米霖也能有这样的展开就好了】这类的想法……

这次是随便捡了个梗写出的文,所以不知道原设里能不能看到这样的线……

后面的部分可能已经和命运之线无关了……啊!但是因为有那个才能在无缘冢里见面哦!这样的借口
对不起
现在想想是不是有点过头,但一想到大小姐本身就是喜欢这样恶作剧的性格
无论如何都想煽动周围人对自己的嫉妒呢

虽然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劲地写蕾米霖,只是因为太喜欢红魔馆和霖之助之间的关系………
除了蕾米霖,最近也有些想写芙兰霖了,
帕秋霖和美霖也想写点新的
(Ps:实际上再也没写过~~~)

啊,但是爱丽霖和妖霖也很喜欢,还有幽幽霖————

(咖啡正在自我克制中)

最后
非常感谢能读到这里
下次也请多多关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0-1 23: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