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62|回复: 17

[中短篇] [中短篇/散文集]東方雪列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0 17:07: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蓮仁Rennin_ 于 2020-9-27 12:46 编辑

  本作原著为上海爱丽丝幻乐团所著作的東方project同人二次创作。
包含新原创人物,大量人物设定崩坏,偏执与讽刺内容,请酌情与配适自身条件因素阅览。
著作权解释一切归于创作团队 「青冈木目録(蓮仁)」 名下。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illust_77767351_20200919_215332.jpg

评分

参与人数 2积分 +2 喵玉币 +11 萌度 +17 收起 理由
youlan + 1 + 5 + 5 欢迎欢迎
怒海客 + 1 + 6 + 12 迎文学馆新佬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17:0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角:
  本居 屋图音
观览经历程度的能力。
~古历的见证者
The History Of Watcher.
  身为本居 小铃的15岁的唯一女儿,她拥有和其他人明显分别的成熟和冷静、也是铃奈庵里的二掌柜。前半生中一直在寻找自己所想所要的幸福与爱,嗜好学识,也想要和自己的父母每天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本居 小铃
破解文字程度的能力。
~吊唁真理的爱书人
The Mourn Truth Of Bibliophilie.
  铃奈庵书店的店主,他非常喜欢铃铛和书,把铃铛当做头饰、把书籍堆散屋内。有从小就被误认为女人的身体与声音,于是一直都以男扮女装的身份生活着。同时在一次雪夜与二岩 猯藏结为恋人,之后生下女儿本居 屋图音、并一直和她生活在一起。

  二岩 猯藏
? ? ?
~柔情的欺骗者
The Tender Deceiver
  命莲寺的古妖怪,也是本居 小铃的恋人。自己新兴有了私下经营进出口生意活动。原本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守旧的知识分子,但随着资本主义进阶思想在一些高阶级妖怪网络中的扩散开来,现在已经和旧时候不同。来钱宽厚的工作使她不能经常与恋人和女儿见面,但她真的十分疼爱他们。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17:11: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诗:

   北国冰封,万里霜寒。
   山陵伫立,柏波浮荡。
    湖镜澄明,河泉依劲。
  鱼层潜底,林间速鹿。
  烟火升凌,若现雪乡。
                      」
         ——2019.11.5著,提名、『乘雪国列车』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17:13: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蓮仁Rennin_ 于 2020-9-26 19:15 编辑

你当前正在阅读的章节:  「第一节~列车乘车之卷」

  大寒之冬,愈发愈渐浓。伴随着天际中曼妙地降落、雪的澄澈与空明从这样飘荡的一幕中得到永恒。此年初冬,要比任何人想到得更寂静。不是为了什么的,而是气象总是如此常变无迹。
   有的时候终是这么胡思乱想着,亦然有刹时地那么醒悟。我才突然地发现,雪中火烛映射的光刺痛了眼瞳,扶着窗边栏的右肘也已麻痹。只是为夜幕下不解的思绪而消愁,而望雪景远里。我勉强移动身位、恰好昏沉欲睡、或者是夜晚罢,还是等待着父亲归家那刻、疼痛在期望中很快会消散罢。
素色夹杂有的灰暗中,有位走着严裹宽衣的女孩身模样。不知是虚是实,他只是攥紧几样卷书、唆着热气,用长靴跨过雪堆。他又是那样的受寒与吃力,身于白皑中就好比板上撒泼出的一滴奥连吉色染料。

  那是我的父亲,本居 小铃。
小铃是我的父亲,亦是我的朋友。
他的糊涂造就了现今孑然一身的我,亏于醉酒,亦多于无尽的欲望深渊。但在诞生我之前,他完全不是任何负责的男人。一个喜好男身女着嗜好的男人,颇似女子的身姿、与此的相貌与他那而立之年全然不符。为何我记楚这些?只因为也是这样的一个雪月夜,他们的纵情和无知带来了这一切的后果。亦不说是好、不能也是坏罢,客观来说、窝囊中带有糊涂和懵懂无知的,这才是最适合的比喻。

  他弓着腰跨过屋檐上落下形成的雪丘、钥匙在他的手上紧抓不放,却因为刺骨的寒风手直颤发抖。我便起身下楼,开门给小铃,却看见一具僵硬的活人鞠着在地上,怀里揣有书、衣袖亦卷进去了罢。那娇小的身躯是与草雏刚沾染了色彩,不难免令人怀惜、怜惜。扶着拐进书房,他得了干冷、阿嘁无绝很久了,我泡有湿茶,祛干润心用。他没紧急抓起瓷杯,先倒拿出卷书列齐,好似命根宝贝。
见他有务事在身,我亦不敢多询问,但不知道先生张口、有话要说。
  「那讲义今夜你借去罢,等候天亮了,我才去讲学。」
他分派儿似的递我一本新亦旧的书,原因是我曾在人里的教义会上看到过、我没向自己的父亲直求询义。现在父亲垂问于我,我亦不得不答应了。

   回房的那个时候,我在廊道透过纸窗纸、不免看清楚那冰冷又要沧白的脸色正决侧着我,但眼是水灵的、青出带蓝,晶中凝华、与窗边那头模糊于夜冰色中的八岳山颇有挺竞。
  我有想到,也有时间该催促父亲一起观览去八岳山的日子了。可我这周有讲学会要听,不听也不能、自然也得到八岳山,不过身临地底、于山之中。天狗的讲义才有人里不及有的新闻、消息、学报等资料,这可对我诱惑疾深,亦不能勉辞。又是想到这的某个瞬间,通过墙缝窥探了房里的灯、我看见了一直没熄的油灯闪烁、估计一向尽是如此。不平的,父亲从未登足出人里、或是习性罢,尚未晓然的我或是年龄岁数太小、少年无虑矣。
白雪依旧在窗户外飘忽不定、可碰到窗纸就会化了。化的窗纸后边我想是仿徨与寂寥,估计是那时而有那狼鸣、时而有那狐啼的的根系。可惜疲倦依不饶人,什么都没总结的我就这么要入眠了、要睡在了这无法怀释的夜里。

   不知何时、雪夜尽矣、黎明登上山头,像是阿波罗宇航员插旗的动作,亦则是太阳罢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看见那湿烂的窗纸,雪似乎是融化在了那儿。
我在收拾那衣着,便准备下楼吃早饭。
  楼道里没有人、房间的卷书被大包带走了。只有餐食已经被端放在客堂上。桌面尽不算是很丰盛、但有那巧手的技艺与慈心。父亲不喜洋食、我不是如此,但他找了书去学做西洋菜、还刨问邻居那做厨的,偶尔又来问我吃洋食的调令、想是和子唯开心罢。甚至偶尔时候,好比今天、我能看见几个苹果在桌上。为了我能够有更好的果蔬微量素,前段日子他就托人有找来三四个红果子、全是果树摘的,又长在人里最好的果树上。那树我也只是听说,在东边的稗田家、地主女儿吃的的果子。也不知道那稗田是何人,但想着我是不是和她在吃一个果树的果实同时、就觉得至少小铃在心目里和这果子一般高贵。
本居氏家族的人,都是怜惜生灵万物、感叹人情事故的留步者矣。可比作是命及运,我不曾觉得这它是伴随着我那一生、上天注定的一生,就怕只是我所闻所见的前半生历程也弥足了。不禁感慨万分着、余下之许或是小铃让我对常人父亲的认识更加深层罢了。

   今天是要去城车站坐列车的日子、早饭餐茶之后便是一段赶路途,要去那八岳山、俗称妖怪之山,听那天狗或可能是河童的讲座而已。
  我浑然不知终月后的寒冬又是多么刺骨萧霜,这些直到我近乎要埋没在路径边上的白雪一样。望着不到尽头的冰丘雪陵,外有阳光直射在这上面、像是直射着我的双眼,素色的耀光就像辉针一般、见缝就钻,亦没有些人情。但肯定的固然有、我想到结界内是根据日本的气候做出改变的、那日本则为外部国,只要那端下雪、我们便是下雪。这些、在幻想乡早已是司空见惯之事。倒是我记起了日本、幻想入的我们都用着这个沚城的语言、用着这片垠地的山河丘溪、用着这自然赐予的财富。只是不知道那端早已是何样、我亦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是也。
就这样地,渐渐不顾上思考与对话的我、或许是因为快要是匍匐在雪地中、双腿浸在雪色里、偶然落进靴子的冰块激着我的脚背,湿透了我的绒袜,这样的话只好跋涉地向前迈开步径,向着那前途一个个领路的木牌寻觅车站的路途、某个刹那,我刻意地回顾后方,看见自己背影在雪中屈伸、与烈光交融织密的时候,而又能仿佛看见的是、那家的归径固然也愈来愈远了。

  走到大概是快到中点罢、阳光晒得最猛烈的时候正是于此,但雪依然低过了我的脚踝,莫过最幸运的来说是已经不需要大跨步地赶路、除此之外,车站的登台就在眼前半百步的不远处,只想着追上火车的我尚只有急走奔跑。
列车是中时发车、我定过了中时过一时辰的车票。排队亦是要花时间的、毕竟是新设的木轨列车,这种大型的铁盒子必然对这个落后的人类村落来说是希奇的。它用柴火和烟驱动、哪位煮饭的妇人都无不瞠目结舌着,自己用来烧饭煮菜的材料竟然可以用来带着人们飞驰在两地间、那更为是至贵了。
  难得挤过列车检口,双脚踏在坚硬的铁板站台上。这里还没有完工、顶檐只有站台的一边,几个桌椅没有腿脚、商铺只有一家萩饼屋是开着的。仔细看、伫立等候的人无非是那些,裹着袄的、盘着围巾的、戴着绒丝帽的、披着风衣的,还可能配有动作,搓着掌心的、呼着热气的、攥着车票纸的,我亦不例外。悄然能发现、更是他们这些人里的居民中,零星夹杂着缄默的天狗乃至河童,妖怪可能也会有、都像极了洋人的黑白影戏。
  许些仿徨的时候,我迷茫地看见了一纵垂下的柳叶在站台的对面,而我身旁却有两个父女、其中那女儿是这么说的:
「竹子在那边下雪,真好看!爸爸、我想要去摘它!」
  迟疑的男人像是沉思细想了一下、我看见他用粗糙但健壮的右手抚摸女儿的头,安慰她并直指这那对岸的垂青竹、而那竹拱着身段对着这对父女,就好似再招呼要来摘它的叶。果然的是,那个男人渐渐从地面蹲起、轻轻地,也只是纵容地、穿过了有屋檐的月台的地方、用脚去伸长、要掂着木轨的砂石底基,触底之余他又让身躯缓降、直到双手抓住铁板的边缘、他才又这般地翻上邻近的无檐的对岸站台。那宏厚的背影在我的眼中欲要遮住了这一切之素色,我恍然醒悟、只有他、还有那青竹于寒风中摇曳,泪是这么地怅然、流淌在眼眶的全部,浸润了我干皱得皲裂的脸颊。我不清析地又是看到男人的背上遍布着横竖交错之飘雪,呆在原地的女儿亦这么望着他、我亦然也是对这普通的路人父亲动情,只是曾再想体验那无人不动情的一幕、一去不复返的那一幕。我只留下感慨与欣慰,小铃已经、早是无法为我这孑独的女儿实现这一些美好的空想了罢。

我带着思绪放眼极力去眺望,感受吹漱于山间的刺剑利般的风疾,可看见北径之路畅然若现、就在这时那祈盼突然出现的雪国列车从间迅驰,鸣笛响彻,依次侧身缓行停倚。
  这样细看才发现、原来,是雪国的列车到站了啊。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17:15: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蓮仁Rennin_ 于 2020-9-26 19:13 编辑

你当前正在阅读的章节:  「第二节~疾驰于雪乡的列车」

  涌挤的车厢里,那簇干涩的留声从喇叭处传来。听起来像是轻萋小姐的播报员,用的是简短的方言,在向月台上的旅客道别、旦凡是车厢里,无不一处回响着她的声音。
   靠着绒布的坐椅,我颤抖地衣袖里揣出几粒方糖,含在口中舔舐着,浑是阿司巴甜的滋味,缠绕着舌尖。这时我正回忆着、这一度被说是山妖制造的器械,原理不能知晓、起初开启列车的那时候,村人们小眼瞪着大眼,尚还惶恐着是些谋害人命的铁匣子,便四下地贬低妖怪的造物,少会的时候和父亲座过:月台除了天狗、河童,也不再会有了其它族人。
  据现在论事的话,大家也欣然收受了。既便用到的名词,自然也开始规范化起来。我何尝是见过不少大人孩子,指着铁盒子含糊地拼写、「列,车」、总是如此地艰难。大概、是用妖怪的语言来撰写的罢,随后就是音译,俚语化、啊,今天要去听的讲义,内容竟然也是相同的。
   要等到完全制动时,列车才会喷出蒸气呢。

  这段空余的时间里,除了磨着感官迟钝的牙口,剩下的便是读书。读书可有乐趣了,我的上半生是书给予的、下半生也会是书包裹着的;牛皮纸板和新兴塑料的封皮,无论是怎样都好,只是在可惜着,乡间的典籍上面多数的字词并非人类所写出的,而人里的人们对此也并不感冒、这才是让我有愤慨而无力的理由。被妖怪们牵着鼻子走,让冰冷硕重的铁轨钉在家门,用的也是自己的土地——唉!旦于我无关系,这也就是答案了;人里的人们时尝是愚昧的,也是失去了自信心的、一想到这,我的脑浆便凝结了起来,仿佛是扎进了冰窟窿,浸湿了零下摄氏度的河水那样、不解人世着。
   我从行李抽出一本薄本,不是别的,正是最近在修学的盎格鲁·撒克逊语、俗称是英语,是外界最传播广泛的语言。这本则是手抄本,是听讲用的笔记、我用食指折起书纸角来阅览它们,上面描绘的尽是知识要点,有的作的是艺术的导线图,用水性笔的三色个别分段描写;有的是单调的文字,全由用的是正统的汉字书写。我父亲是地道和族人,但提笔撒墨时,写下的言语居然也都是汉字描本,从来不假、沾染了这样氛围的子女,固然也学习临摹了汉字、家里交流用的也是白话文。
不过,关乎洋人的英语,我确实是第一次学习;大抵是河童们也在使用罢。操纵机械,代替语言之类的用途、然则定会是帮工的好手;尽然,我尚不明楚文字是否能动戈千斤。在我脑海里,图形可以描绘,设计,指引、文字负责表达。旦当它们本身时,是不具有实质作用的。
  我要受教的东西数不尽,不可能是一天两天能够脱身的,我也不曾以此为中途——毕竟,还是想一直这样读下去。

   列车似乎已经开动,它在轰鸣,从前方白皑中裸露的铁道轱辘滚去。途中,车窗有些是不被敞开的,冰锥冻结在了卡榫处、这说明车厢外是极寒的,用手指触碰的话、会明晰地体感到刺激。我本身是体弱的人,来去之前已经受了踏雪路的冻创,好在车站和火车自备的供暖设施齐全,我也没收受了更多的痛楚。对于这样的我来说,身体支离破碎、可心仍然在这短暂的十五年间、深爱着每一分钟流过的日子,深爱着每一分钟单调的时光。无论如何也罢,若当出到了外面,必然就得自己独自地走出去、小铃他亦或是如此沉思着的吧。
  认真读书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读着笔记睡着了。
  挂晾在座位铁架旁的短筒靴子已经晾干,我便取下将它系好,披上了绒外衣、薄本便被我寄放了回去;这也是快要到站的一段路途了,少说行驶过数千里的列车,每日每夜,都要走着这样巡回重覆的道路径直延伸下去罢、广播已经开始播报下车准备的通告,我也能够从一望无垠的那段着实看见了,那一座亘古不变的停靠车站,仅仅矗立在那松林间的空地罢了。
   列车的燃煤炉渐渐停滞下来、明显能感觉到,烟管已经失去了一些余温,车厢里再次充盈着严寒;人们呼出的白雾附着在了铁壁沿边,流下了汗珠,甚至大口地吞噬干冷的空气。这些现象是妖怪的技术尚不完全,单据曾经参览过的河童研发思索,似乎列车的不稳定供暖问题已经是头等大事,被当做重要的课题对待着。
  车门被站台的工作人员们卯劲地推拉出去时,我便托着滚轮箱子,尽快地远离车厢,呼吸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在那里头受的闷热,是列车的唯一美中不足之处。

可惜的是,今夜是不能归家的了、去到现在繁华的县城里,总是需要到下午才能抵达。现已经是酉时一刻左右,来城里的讲课是在傍晚,大抵来讲,赶得及罢、拐出火车站的大厅,下了长台阶,于是便一阵子地小跑抓紧了行路。
  这片新荣的城区,则是当下结界内发展最繁荣的地域。是原旧址人里的主要势力搬迁移居至此地的因果、地标上毗邻八岳山脉内环,自然也有索道铁缆、温泉电力等先进设施。相较于我还未出世时、小铃和猯藏相恋的那年,八岳山凭徒步就可以环伺一圈;可籍于近来年代推移,外界的地壳运动、甚说是本土神明的干预,原本的八岳山现如今都已经足以横跨原本的结界直径,被称作的是名副其实的山脉。而结界的自身,亦正以年为时间单位地向外扩张、膨胀。我猜测的,是遗忘之物、遗忘之地,在外界愈发愈渐地被人们遗弃——甚至是海域、废弃物群、热带雨林、岛屿等皆不存在的领域疆土,最后都会指向日益扩容的幻想乡境内以来。于是,这样的人里也以独自发展的形式,分裂出了若干个独立的村庄群落,也就有了这座繁华县城的出现。
   倒是讽刺的是,我读过外界的书本中,经常有提及政客相关的关键词,掺和着浓烈的火星味、在境界内的十余年间,却从未有过政治舞台的登录。有规章,有类似的法律,可唯独不存在政客的意识形态。

  讲课的地点在一座小出租楼里。受新型土地租借的影响风气,现时候楼房出租早已是桩桩小事,然则不值得一提。这居间长宽不超六十平方米,却是如此地涌患、在座的,没有一个是人类,都是妖怪:天狗、河童亦或是占了大多。大抵是我第一次来听课,我四下寻觅着坐位时,几次踏空了楼阶,出的洋相能把四下的河童都嘲笑了我。安心找到凳子的时候,那教授也站在讲桌前等候多时了,也不知道是群众看穿了我是平民,于是投来了异样的眼光、那是源自蔑视人类的瞳孔;既没有翅膀绒球帽,也没有便装背包、妖异的地方几乎没有。
我看见了一位勾结闲谈的河童,正朝着我的方向和后坐的窃窃私语、然而把视线投去,那姑娘便畏畏缩缩地闪躲开来,闷头去读笔记了。什么时候这样的隔阂才会真正地消失?这样愚昧无意义地排异,想必百年间也不会洗净罢!

  讲义结束之后,我匆匆地从租屋里飞出来,在那地方惟有吸引我的、只是有人里无法措手可得的知识罢了;我心里并不讨厌那些妖怪,只不过是厌恶对世俗的不公、无病呻吟罢了。然则不公则是人类的渺小与脆弱,落后就必定得挨打,这既然是晓知的实事了。
   夜傍已转晦,踏足靴筒的长音独自在街道沿晃荡、藏青色的黑天望不见边际、啊,那厮是曳步觅食的我;在这愈发浓重的路牙石上撰写着小本。在这焦急等待的夜晚,只有那件雪色衬映的枯草兼墨绿围巾,在我颈脖上温热缠绵着、时时又让我明晰着那是母亲的赠物、属于聚族的情意。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17:18: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蓮仁Rennin_ 于 2020-9-26 19:11 编辑

此楼作废,见下楼。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0 21: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9-20 21:11 编辑

细腻的笔墨,还有第一人称视角下自嘲、冷刻的心理活动,把屋图音在异化了的幻想乡中所感到的疏离感、归属感的缺失刻画得生动形象。同时周边环境细节的描写也很到位,期待接下来的情节哦。
屋图音对父亲的情感似乎很复杂呢,她似乎有时会直呼他“小铃”?有一个常年女装、女性化的废柴父亲,以及一个在外闯荡的母亲(),感觉小铃是一人饰两角了呢。感觉屋图音缺乏真正的父爱和母爱,太早经历世态炎凉,才会在对世间怀有热情的同时,还有这般心冷嘴冷的一面。
想看小铃和猯藏的互动,感觉小铃自己的塑造也可以好好拓展。猯铃这个cp挺邪的,还是单方性转,女装少年和大姐姐酒后乱性,那这个意外的产物必然会负着更沉重的命运吧。不论如何,贴贴就完事了。这样的话,屋图音岂不是人妖混血,还是狸猫首领的亲女儿?到时候一群狸猫围上去:三年之期已到,请小姐回乡继位!(不是)
最后,欢迎来到喵玉文学馆。写得很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0 23:5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蓮仁Rennin_ 于 2020-9-20 23:57 编辑
怒海客 at 2小时前
本帖最后由 怒海客 于 2020-9-20 21:11...

在此先万分感谢先辈的品阅!
关于原初屋图音的设定灵感,是切实存在这样一本的同人志的([ぞ]あいまみえる)。
本中小铃即是男人;我则沿用了这般有兴趣的设定、在我的深虑构思下,我幻想着有一位妙龄的少女能是他们的子嗣啊!她一定能是秉承了我的优点与期冀,这般我向往成就的少女:于是我这样设计了她的造型、及其性格特征(我是有绘制了她的插画,莫名地喵玉无法发送?)。

屋图音身上有许多大文豪学者的气息;不需要我倾诉言表,文段内字里行间透析的是秋实先生的沧桑,文笔却是以豫才的神韵压应的、则标题与题材借鉴了康成大师的「雪国」等;
若要是我真人也能有如此才华啊,至福... ...

关于小铃;
小铃在剧中的参照其实是我现实中对我父亲的期望、但实际改造太大,三言两语尚且不能描绘完齐:
1.父亲是读书人,不是被迫经商的生意人。
2.父亲是有充盈甚至过量的女性化成分。
3.父亲是粗糙但不粗心的。
以上可得知,小铃设计成父亲而并非猯藏,或是两者都是女性、为何我排除掉了它们?而单单只选择了小铃?
我很喜欢小铃这个角色。一则是在于嗜好阅览名读、有书香气息;二然,读书人是不好动武粗的,但在现实中却不尽然、我多么期冀着我有一位尚还只是有死读书的亲父;父亲肯定是要有缺点的,儿女是必然会在那个节点上逾越他们的。
要我亲切描述的话:小铃成为父亲,真是天选中的命运就应被插入了那支箭矢。

猯藏?为什么是母亲?
猯藏设置在外地经商的母亲其实与现实的完全一致的,可唯一的差别既是她仍然深爱着铃屋的两人,心系着,而现实绝对是不会如此完美的啊。
意昧着什么?我仔细阅览的评论间、就提及到了关于女儿的孤独感。这倒是正确的,这只有是单亲家庭才能察觉到的苦痛;我本人虽然不以为然,可沉浸下来想想,若是女儿身的这样,会很感性罢、于是写下了猯藏乃屋图音亲母的伏笔与设定。

吗,这部作品其实早在去年的十二月就已经开始撰写了;出于重重个人原因,包含也因为我和屋图音一般大,也是方龄十五的半大不大少年少女;在我的撒墨书写下,写下的只不过是我对现实的感慨与无限期望、更多是我对亲情的呼唤,和对東方的喜爱罢。

如此,还是非常感谢您的评论!
(轻微剧透:后面的剧情发展将会是——
1.与今谋的暧昧(反应的是长期失去母性的关怀后从而开始了对同性的恋爱,二是厌恶父亲的女扮男装嗜好)。
2.八云紫掺和新乡的书籍文字版权垄断,建立新乡出版社后转交屋图音获得了高官厚禄,当上审查官(屋图音的物资条件满足及她的才能被认可)。
3.认识了稗田十代目御阿礼之子,轻浮放荡的贵女阿绒(我对消费主义至上者的批斗书)
4.邂逅钓瓶落之子与发现自身的观览历史能力。(单纯发展剧情而推动)
5......
)

(PS:我的想像中,屋图音的能力其实是「地底世界」口牙!!!)来自: Android客户端
illust_82973378_20200919_21531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9-21 01:2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蓮仁Rennin_ 于 2020-9-26 19:10 编辑

你当前正在阅读的章节:  「第三节~欢迎来到新乡」

  我似乎要连续在这片新乡扎居有四日的时长。
群落密罗的镇町间尚经营着不少近几年来新兴的商铺职行,十分有名,这也是我正以此往复的缘由之一,繁华的经济街区则是普遍的资本趋势化象征、而在这潜滋其间,最先蓬勃新发的就是虫师这行职所了。
  虫师们的手段总是多样高明的,据传能治疗极度的某些疾病,也能够逾越河童的机械效能,天狗的信息传递;而接着正要做的就正是给家中的父亲寄信。

  在四处打听下:那最近的就在旅店的下楼巷子里、有着一家青虫妖怪子嗣开的老字号。里边最得意的便是送信业务、据传不需十一分钟左右,信封从一种被称作地手的虫就能送到对应的直达地。
我要给父亲寄送的是欲要迟归家的歉信:一则,坐铁匣是沉闷无趣的、价格昂贵不说,来往一次就要动辄数里路归家;二然,对于久不常来新乡的我尚且欲要逗留数日才玩得尽兴,孩子天性本贪顽、父亲也能够宽容我。
  这样想着的时候,才察觉到绵软之物的我,双腿已经陷入了昨夜街边尚未清扫的雪迹里。

  沿着被装饰得艳目异色的商门墙垒而下,向着低过马路车辙半个高身的巷子里前进、绕过在那七个商铺过去,一家罥挂牌匾的金字写着「夜虫屋」的实店伫立在我的双目前;气派上就已经是老店了,这以肉眼可见的事实就在这、我推开黑布门帘踏进门槛。
左侧的柜台展览着丈宽的药柜,都贴上了标识的它们格外显眼、而其二的便是店主了,她是银丝苍面色的小姐,可能是籍于店内的供暖气,它着装简易、只有薄衬衫,黑短裤的模样上,这般的年龄应该会是要大于我的。

  「您好。」
揣起袖卷,我毕恭毕敬地垂询与虫屋、她甚是客气地引去帘口,指引我向第二阁楼的楼梯登入;大抵来说,旧时候送信虫师的屋间栖息着大量的“虚”,形似蛋壳,模样异于处既是有裂痕与小空洞、这洞是空蚕茧的模塑,我能够看见的是,在那虚尚未更替先前,门槛的框梁边上都钉着半寸的卡榫木钉。
  此是防阻户闭阖,而避免人陷入虚的密室当中、虚是具有吞噬空间性质的虫,若不留神则便降下永远徘徊风穴走道间的诅咒——可幸好是后人发现了更之安全的方式。新的送信虫然则叫地手,作用是联系树木根系间的脉茎、将所要移动的物体贮存到某密闭的空室里。
看似与虚略有相反之处,且无副作用、真是莫过于便捷和安心了。

  径直登上香木台梯,侧居的右手边楼即是送信室。信室筑容宽敞,有稻草与柴星碎的芬芳蔓延、则在踏脚木的中央,举平着平底圆环型的锅壶;这壶中无清水,更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罢了、而虫师却告诉我,千万不可将手深入缸中,道来即怕是寄送信物的时刻,将人连同整体一并牵引过去、但倒也是万分安全的,遵守规律话左右也算是平安的。
关于到信函。我的信中、写上了的都是琐碎的话语,附着着还有新虑的小词;有的可能是患忧词、归雁词、赏玩词,对小铃而言,只需我的平安,仍明晰地看见我寄回的搔首词,便然得也是福幸了、自然也放下操心,默许了我在新乡的日子。
  在反复地确实送信的目的地与时间后,带墨迹的信件被送入缸中、而刹时间里那刚触底沉定的裹纸被完整地,一支透明无色的手爪攒入底间,再也不见丝毫的踪影;此幕还真是惊愕到了我,没想到正如传闻所言,虫师们毕竟是荟萃精华的职业家们矣。

取送之后,支付了酬钱、便要与小店告别。期间尚未踏出门槛时,我眼角转向了柜箱的一角;上糊着纸讯,题的是「刺溧子」,民俗称防寒草;我便回头要走三寻、叮嘱她磨成粉装干纸袋中,回到旅店泡香茶饮去。
  过了蔚蓝的帘布、日晨的初阳早亦争相迸溅,举斗浇铸撒向白雪,便四下形成了水畦,路道泞湿,倒是因为我穿的是皮革靴,能够安稳踏水径过;可这是我事发后才笔录的了——那时候有另一位女人家,忽莽地却滑倒了,便倾倒在我的半身上。那女孩与我般大,有同我一样的褐发但是短稍、身半洋裙披肩,腰封;庆幸的是尚且还能半鞠,以诡妙的姿态托起了她身体来。
   些会间的尴尬,两人倾面岔开了对视,慌然笑出声着。
是细心地时候下,我瞥见那饱经磨砂的木屐,绵绒袜亦浸湿了、想必是有冷受的,然则也尚未迁损到我几分;便数恕原谅她罢。倒是客气地搀扶她起身,她去拾起茶包的时间,欲听来出我是外地人:大概是县城里不讲有普通话的。
  「非常抱歉,敢问您是外地来的罢?」
于是,她便如实获入于客套话间、亦不是说不喜欢罢,气氛上还是有些微妙罢了。
  我应答她是,她搔头两寸,便揭斯了意图:
「如何先生可以的话,鄙人家町有歇室,可供......」

  尚也是受不尽旅店的收费与每日的清扫,一听见可供宿房,我心里早已咧开嘴合不拢了;脸面区区,有什么用?笔停撰到这,我便在卧室间失声大笑出来、阐着述着还是深受奇妙的邂逅,如中彩票那样地尽兴。
单论人彼人此间,实在是亲切和蔼,不同于鄙夷的河童,天狗之属;亦难说,同族则有同命相怜,同喜相嬉;但莫要激怒于他人,我便觉得是社交网路上的难题,可以说、这位主人的姑娘是我来到城中遇见最善良的女孩了。
  想到这,距讲课时差还有半节上午兼大长的下午,要做的事情还可以有些许罢。

主公家姓氏叫西乡;我在外界的名人史读过、须是日本国的维新三杰之一,西乡隆盛(さいごう たかも)幸的子嗣罢!思绪到这我不应激奋起来,些许还能同历史的大人物面会呢?可正当那位小姐打搅入室,端来点心后、才得知隆盛早已逝去了,甚是遗憾。
  「那隆盛便是我祖父,到了我这、就名我为『今谋(いまはかりごと) 』;我则是他的系孙女嗄。」
啊啊,最后的武士,既是幸福地、坐落于幻想间的后代啊。
我感慨之余下,突然也才意识到我姓中的本居乃宣长的子嗣;这不是巧合,而在正当在节点之间,论家族直系比较的辈分和年龄是必然要大于隆盛的西乡后世。
  算是历史名人的子嗣会面吗?可我却并不以此为傲、存活于当下的并非我的祖先后世,纵使是他们,在我眼中亦是守旧的老辈罢了;无论春秋,不需要隆盛那般的动乱年代、不需要民族气概。在我的眼中尚且有交融:于是便学习了汉字,便探寻物理,便求识读英语,便跨凌种族地去听讲学教课... ...我的父亲却有时对此感到不安与排斥,也许是刻板的映像罢、但然则在现世的那端,我依稀能察觉到早已领先结界内的外界人正盛行着究竟地何従,他们是甚至绝对要强于妖怪之上的存在、以智慧的蓝图,才能勾绘出属于人类的世界啊。
可这也会是极端的、
失去了实体进入幻想的言语,为什么又会诞生于此呢?

  这样想着的我,在女主人今谋的面前愣住了。

「您在看着什么呢?康成先生?」
我的怠慢出神在刹那间被尖利的质问下、惝恍而逃;而双目前却有肌肤暂素、淡唇红薄的少女施舍向我的关系,我下意识迟钝起来,兴许是稀数地少有真切、不大曾与同为女儿身的她们交流过罢,难免不曾觉得自己顽固自封,亦然从未体验过这般的近距离——那只有约莫一根竹筷长、再聚近的话然则就是接吻了... ...我的脑浆想必早早是馊掉的,只是外人给予友善便让我倾心倒情、常时大喜大悲亦会阖紧心脉的。

  此时,无端佯装出自己有胃痛的毛病,进而瞒揭尴尬的我;不如说,我那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好似哑口的孟婆手舞足蹈着灌肆她的汤、这样的少女却噗嗤地遮掩不住笑容,失笑着显露出受克制的阳刚正气、她的笑声洪亮,不同于我的嘴角滚落,唇齿有球宽张弛,时而猛然以右手扦击、捶打上我的右肩——冷静了若干分钟后,她信口吐着对不起、先生等的客套话,余下仍不羁地,竟尚且还在发出咯咯的笑声。
   旦巧我才开始到她的臂膀、定睛端详没把我吓流冷汗:全然不是女子的纤弱不经风,比男子的却要蜷细;可我曾也是在医学知识书上看见过的、这是极度低脂的手腕肌肉,亦或是说,她早已饱经过风霜,每日都有在保持体能的锻炼强度。
  我毅然辞断了她的开怀,便智趣地发问于她的健身问题。
「实不相瞒,我是西乡道场的最终继承者、是习剑的武人,每天都有在严苛训练自己的。」

[瞒揭]意思是想要掩瞒但被揭发了。
[蜷细]结合文中意思为要比男人的手臂细一圈。

  有些愕然的我还是无法从她的肩臂上移开。于是乎,她起身拉去橱柜、只是稍息的时刻,便端着口沉甸的电水壶与大号的陶瓷杯,她单单指着杯口,水花便溢出壶嘴扑向杯底间、恣意造出噼啪的飞踊声——也既是在这时,我才注意到瓷壁延边滋存的水珠、像是就在里面蒸煮过般,居然冒出了热气腾腾的云雾蒸汽。
「以单纯的内蕴气而煮沸茶水,让您久等了。」那茶水已经到达沸点了。
大跌眼镜!这根本不是常人能够实现的,甚是违背了太多在书上阅览过的物理定律嗄... ...此时我下颚差点能够塞下柑橘大小了,眼珠也滑溜溜地将快要弹射出去。

  「...你是说,隆盛是在死后的十余年间,通过地狱,那座是非曲直厅的审判下来到了这里吗?」
我想、确实如此,豪杰仍在世,可堕入了幻想之间被安置了罢。我对今谋的祖先倒还是异常感兴的,实在是名人的子嗣、难免也有遗挂之物罢,果真,她对着我纾绪?道来、真有那么件希奇的:
  今谋从卧室那端揣切一把阖鞘的武士刀;握柄坚移不屈,刀镡镀金华丽,拔出长刃时、寒意经万次地反射映入我的眼瞳,那必定会是能够斩下巨精钢甲胄的大快军刀罢!连同我这般门外汉都感到了不禁地颤栗着。
它有名字吗?「谥号称、山城『信国』也。」
这是将军的名刀啊。她引以自豪地咧开嘴来,似乎是祖上的光耀罢,若我也是她那般的孩子,也会欣赏和荣耀着那道背光罢。籍此,亦不难结合史纪上的隆盛维新大将军、若愈是趋于平安,时常也会是思君愁国的罢。进而久之的,便是寄托了期冀与信念,教育子女们拥有拿起斩魄刀的勇气与实力、了结迷惘与引领人里的乡邻们走向平安罢。那种东西是没有明晰的答案的,我尚且也对斗争诸类之属全无兴致、单纯是崇敬着英雄而默缄,从而体会如此家国的情怀思绪了。

[纾绪]轻柔缓慢的样子。纾,缓慢。

  「新乡有4道大街,3卫门部;其间、管秩序的叫自警部,管卫生的叫卫生部,管商贸纠纷的叫商贸部。大街则是香菊路,蓬莱路,尻子玉路,唐人街。」
今谋正与我在被炉上摆弄一张地图,跟我细说着新乡的各种知名地及其称谓,好让我日后有相来往,识清大路罢了;转而当下,我的脑海内浮出一绪纤丝、它是如此描述的:若欲要是我能于新乡有立足之本,在附近收买套宅邸罢、我长久以来的梦想也涵有了独居的祈愿,甚好必然要择四周有柳树的运河边,揃去帘布就能明楚地望见数下有小舟、有商旅,夜傍则岸举随风摇曳的霓虹灯笼,时常敲响渔船钟、风铃,父亲家居便掛设有铃铛,拂拭过时、则会振铃响动,许久不能平。可这些终是幻想,对于15岁的这般少女的我,对家中的钱财是没有三成以上的使用权利的;勉强亦买卷书弥足了。
  想的颇为过多了,今日完成听课的事后,就索性睡个清净罢。我是听说睡眠不足或是冻寒受冷会禁不住胡思乱想的,要是人像做梦一样呓语着,想必不害臊、便是被当做疯子了罢。

[掛设]悬挂摆设。

  籍于傍晚就要去上课,很晚才会回来、今谋说要炊事于我,今后都是用完膳食再出门。我是不敢踏进厨房、厨房是热气蒸腾的战场,小铃在厨房少未曾被蒸得乱发,甚是比出浴时更要狼狈;可待超人小姐上了餐桌时,我看到的是肉、厚实的西冷牛肉,以及二素的美食,西蓝花与红萝卜。她怎么知道我喜好洋食?
「做洋食的手艺真棒啊...主人家你都是吃这种的吗?」
她慌张地只是招手,说是待客之礼罢了;平时少有客人来坐,道场的小弟们也都是问完问题便望不见踪影的、今天是来了久违的骚人,然则是要宽待于我的。
  也许不是错觉和头脑焦糊,而是真的女主人喜欢我吗?这是我来到县城、不,这可是一生一次希奇难得的佳肴啊。

  直到我晚间回来之前,据说今谋晚上是有特训课要去带的、我也留不住这位多才艺的师傅,便挂上浸染雪末的靴筒,上阁楼的卧室褪了沉重的衣裙、便入浴去了。
令我惊喜的是她的宅邸用的是浴池,在铃奈庵的日子里则只有淋浴、真是——各方面都满足了我的梦寐以求啊、就这样屈膝泽在浴缸里不动着,浴室充溢着热水汽、从来也不会怕凉似的。时而我兴起了童趣:便以脚尖蹴水、飞溅出浴池被抛洒在墙垒沿上,嬉笑地玩笑着。
  旦出浴的时候才知道,忘记拿上毛巾、四下的窗橱,柜子里也全然没有——真是粗心透了,我打开门去,浑身滴水地踩在木地板上;估摸主人会揪我耳朵不成、刚从卧室抽出裹布,尚未围上的时候,对门的卧室却又猛地推动了。
  我不知道今谋先步回来、是自己在浴桶里嬉戏有数时辰吗?彼此的两人就这样惆怅地邂逅了,而我一丝不挂着、这双碧蓝的明目望着她由渐泛红的脸颊。
「噗呲......先生的素体得好好锻炼了。」
今谋屈下脑袋,而愣滞在原地的我却伸手揉捏着兜肚、为缓解尴尬而表演了抱怨指控肥胖的玩笑话;而她却又把脑袋扭过侧面去、像是不怎么愿意看见我,亦也不出声,全然没有搭理我的玩笑话。我岔以为是惹怒了她诸类的,可渐渐从那遮面的双手腕上流出了暗红色的血迹来。
  「你一定是喜欢这样是吧,太无耻了!!!」少女听后掌间剧烈地渗出血沫,全然暴露了正在释怀大笑的性情啊。
  于是在那之后我半气半笑地给她止血了。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老实说我真觉得这么多注释没什么必要……大多数人没有这些注释也看得懂,反而影响阅读体验。  发表于 2020-9-26 18: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9-21 08: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蓮仁Rennin_ 发表于 2020-9-20 23:54
在此先万分感谢先辈的品阅!
关于原初屋图音的设定灵感,是切实存在这样一本的同人志的([ぞ]あいまみえ ...

哈、哈!没必要一口气剧透那么多啦。看来楼主的阅读量也是不少的,文字间看得出来。
人对现实有了所感,才会有文学。借文字寄托对现实愿望或是谴责,的确能为文章增色。
不过夸完了我要找一个毛病出来:楼主似乎犯了一个读书人都爱犯的毛病,那就是倒腾生僻字词。我在最新的那一小段更新中,就找到了一些自以为不必如此的词汇,比如说【瞒揭】【蜷细】之类,这些词汇无论是在口头还是书面上都少见,我甚至要大胆怀疑,这是你生造的。
生造词汇本身未必就不好,但我们写出文字不只是为了展现自己的阅历,还得顾及读者对情节的理解和审美体验,而我认为这两个词汇没有满足这两个条件。如果自己没有完全把握和足够的驾驭力,真的没必要刻意使用生僻的字词语法,乃至生造几个词汇出来。这种中长篇故事,比起短篇,情节显然有更重要的位置,那么,我们也许得先让读者把故事的语言看得更明白些?讲故事的话,自然些,娓娓道来也许更好哦?
当然,这个评论的确只代表我个人的写作观,如何改进自己还得看你的想法。想更多地体会我的写作观,可以点进我的头像,看看我的几篇文(优先推荐【偷光】)

评分

参与人数 1萌度 +5 收起 理由
蓮仁Rennin_ + 5 清楚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0-22 03: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