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47|回复: 16

[小说汉化] 【香霖堂待客厅】【神魂颠倒系列】History of min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3 14: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霖堂货运 于 2020-11-16 22:45 编辑

作者:café au lai  pixiv ID:576470 译者:烛焰
小说源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79749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香霖堂。
打发掉那些不能称之为“客人”的家伙们后,沉浸在寂静中。
店内,霖之助正面对着一本书。
话虽如此,但并不和以往一样投身于阅读和随之而来的思考之海。
手里握着一支笔。
在写下的几篇文章之后,留出的空白格外显眼。
“…………”
很简单,森近霖之助在写日记。
话虽这么说,但也不是其他人想的那种普通内容。
霖之助开始写日记的理由之一是为了写一本历史书。
幻想乡没有像样的历史。
正如日记里所写的那样。
也正因为如此,想要尽可能去收集到客观的信息,在幻想乡里留下一本历史书。
从开始作成这本具有学术意义的作品时,幻想乡就产生了历史。
所以这本日记不只是日记。
不仅仅是那天发生的事情,从幻想乡的结构,概念,甚至到对外部世界的考察————
所有的事情都会记载到这本书里,作为一本历史书。
“…………”
笔力流畅,霖之助默默地写着日记。
写日记时还在在意的事情,脑子里想到的事情,杂乱无章地写在上面。
因为之后会去整理,所以就先把记忆中的事情全写下来。
这会成为后来人的知识和历史的源头………
————咔啦咔啦
“你好啊,霖之助。”
“………嗯,啊啊,欢迎光临。”
在想那些事情的时候,店门被打开了。
站在门口的,是身着红衣的吸血鬼。
“芙兰朵露,终于来了啊。”
“今天天气很好,所以来了。”
和以往一样,带着笑容的芙兰朵露轻快地走进店里。
天气很好,听到这句话的同时望向了窗外。
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尽管还是白天,但外面灰蒙蒙的。
并不是雨云,所以不会下雨。
但这种天气被称作是“好天气”对霖之助而言还是很意外的。
————原来如此。对于吸血鬼来说,“好天气”并不是指晴天而是指阴天,不是白天而是黑夜,这样的吧————
想到这里,立刻记载到了日记上。
“嗯,在干什么呢?”
看到这一幕的芙兰朵露走到霖之助身边。
想要窥视他手中的本子,猛地探出头来。
察觉到她的意图后,霖之助用手把日记挡住,遮断了她的视线。
“让我看看嘛”
“不行,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看。”
“还不能?什么意思?”
霖之助一边回答,一边推开不停地探出身体的芙兰朵露。
她好像在计划着什么,如果找到一点机会,就会偷偷看他写的东西一样。
“这是日记。”
“日记?为什么要写日记?”
“嘛啊,不久前幻想乡里的纸变得容易入手了,然后就开始写了。”
“嗯……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看呢?”
一般来说,日记记载的都是个人的私事。
把那个给别人看,不管是谁都会有抵触情绪的。
特别是已经写了很久的日记。
但是,刚才霖之助说自己的日记是“还不能”看的东西。
如果仅仅是因为不想暴露自己的隐私,就和那句话矛盾了。
“当然,到那个时候就不是这种形式了。”
“什么意思?”
“迟早有一天,我会把这个日记整理成一本历史书。”
“历史书……就像古事记和罗马史那样?”
“严格来说是不同的。”
“???……呃…”
芙兰朵露歪着头,对自己所举的“历史书”的例子被否定感到疑惑。
看到了那个表情后,霖之助放慢了语速。
“那些都是为了正当化自己的政策,或者带有作者强烈的『主观』意识而记载出的历史故事。”
“主观……?”
“没错,为了自己而故意曲解,不以事实为基本,甚至故意去模糊事实。”
“………有好多不理解的地方…但是,知道了…”
“你说什么?”
“不,如果是霖之助的话就可以了。”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啊。”
“…………”
把流传下来史书贬低到那种地步真的合适吗?
和霖之助不同,芙兰朵露不会轻易地去下定论。
但话说回来,历史这种东西是值得去深思的吗?
也许对于霖之助来说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芙兰朵露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时候,和往常一样,霖之助又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早早结束才是上策,芙兰朵露立刻开始了行动。
“但是外面世界的记载还算可以,不如说比起那些,目前所记载的幻想乡的历史才是受作者主观影响更多的那一个————”
“啊——!霖之助!  我肚子好饿啊!”
“………肚子,饿了?”
“嗯,肚子里的虫子开始叫了,咕——”
“我没有听到这种声音啊”
“因为霖之助又进入自己的世界里了”
“嗯………”
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霖之助突然沉默下来。
然后,芙兰朵露用双手按住肚子来表达空腹感,他的表情才开始变化。
“………啊,我知道了。那我去做点什么吧。“
“可以吗?”
“再不去做点什么的话我就要被咬了。”
“真的可以咬吗?阿呣阿呣”
这么说着,芙兰朵露轻轻地咬住霖之助的手腕。
被缓缓竖起的牙齿咬住的霖之助,在感受奇妙触感的同时拉了下芙兰朵露的脸颊,将她脱离了自己。
“真没礼貌。”
“欸嘿嘿。”
“…………哈啊。”
像是放弃了说教一样,霖之助站了起来。
“那我就给你做点什么,稍等一下。”
这样说着,把写了一半的日记叠好,放到柜台旁桌子的抽屉里。
上面挂着像锁一样的东西,带着一个可以随意拨动的拨号盘。
“这是什么?”
“外面世界的拨号锁,可以不用随身携带钥匙来解锁,非常方便。”
“诶……号码不对就打不开”
转动着拨号盘,芙兰朵露沉浸在感慨中。
这把锁看上去多少有些粗糙,但锁住这个『行为』本身一定有意义吧。
“可以随便打开的话,就会被看到了。”
也就是心理上的障壁。
通过用锁锁住这个行为,向对方表示里面的东西是多么重要。
越是和它的所有者亲近,这种力量就越能发挥作用。
至于现在有没有这种想法,就更不用说了。
“我不会做那种事的。”
“那可不好说,毕竟你对感兴趣的东西很执着。”
“……我就那么没信用吗?”
“一直以来的行为居然会让你觉得你能赢得信用,这本身就让我够吃惊的了。”
“……………”
芙兰朵露把头扭向一边。
看到此景的霖之助只得苦笑着。
果然是不会隐藏自己的姑娘啊,这么感慨道。
“如果真想看的话把锁破坏掉就可以了,就是因为是霖之助的东西,才没随便去胡弄。”
“………嘛,也是。刚才说得有些过了,抱歉。”
“嗯,为了表示歉意请给我做些好吃的。”
“哈哈………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但我会认真做的。”
不管是什么锁,她都能轻易地破坏到难以修复的地步。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必要去担心了。
“客人大人,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要花些时间,可以接受吗?”
“嗯,我想吃认真做的东西。”
“明白了。”
比起做简单的东西,客人更希望能用心去做。
霖之助接受了那句话,决定了料理的菜单后,就这样消失在里面。
“慢慢地,慢慢地做就行了。”
用完全听不到的声音,芙兰朵露小声地嘟囔着。
嘴角处露出的笑容,谁都没有注意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
店内只有芙兰朵露一人。
她看着面前的拨号锁。
“………嗯”
环视店内,再次确定没有人后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如果真的没有人在的话——
“嗯……7…0…5……”
转动拨号盘,调整到指定的数字
“……嗯
咔当!发出了金属啮合的声音后,附着在上的零件脱落了。
连接抽屉与桌子的锁慢慢地松开,掉到了芙兰朵露的手中。
“果然是这样。”
芙兰朵露把锁放到了眼前的桌子上。
虽然霖之助打乱了拨号盘,也不可能告诉芙兰朵露那个开锁号码。
但是,芙兰朵露在那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在霖之助取下锁的时候。
他看上去随意地拨弄了几下,在那个号码处停下了手。
在确认锁是否松下来的时候,芙兰朵露看到了“那个”。
等到他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拨乱时,已经晚了。
那个果就是此时的因。
随便说了几件事情成功地将霖之助从店内引走。
在来店之前就已经知道魔理沙刚刚到红魔馆的事情。
从姐姐那里知道灵梦昨天已经来过店了,所以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那么,这么好的机会,能错过吗?
“……………”
芙兰朵露慢慢地拉开抽屉。
在那里的,当然是刚才放进去的那本书。
表面没有任何装饰的,单纯的书。
但是,其中有很多很多芙兰朵露感兴趣的东西。
“………………”
知道自己在做坏事。
这就是霖之助的『全部』————
比窥探对方的内心还要恶劣的,直击对方内心的行为。
就算是读懂内心的觉妖怪,也只是读懂当时的想法和感受。
而且,还能偷偷看到作者积累下来的『回忆』。
如果知道被偷看了,霖之助会怎么想呢?
“…………………嗯”
咽了口唾沫。
明明知道那个行为是最差劲的
总是很冷淡,从来都没说过真心话————
隐藏着自己的本音,什么都不知道————
隐藏在那个温柔外表下的内心深处————
“…………”
颤抖的手,取出了那本书。
明明一点都不厚,但不知为何感到如此沉重。
“……………………”
打开那本装满了她从没见过的『霖之助』的书————
“………嗯…”
芙兰朵露并没有找到压抑自己『好奇心』的方法————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纸的价值下降了,幻想乡里的纸就变得很多。
就在我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幻想乡的历史就已经诞生了。
森近霖之助








――――――――――――――――――――――――――――――――――――――――――――――――
“…………这什么啊”
写了件很夸张的事情。
过于直白的描述让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嘛啊”
然后无视它,翻向下一页。
――――――――――――――――――――――――――――――――――――――――――――――――
七月十二日   晴
今天一大早魔理沙就喊着新魔法什么的冲了进来。
问了一下才明白,好像是想要利用迷你八卦炉前置的空气净化器做什么东西。
首先,为了净化空气,迷你八卦炉会把空气吸引进去。
魔理沙的魔法是把基础火力集中于前方一点的突破型,想借助风的力量加强火力效果。
所以,想让我进一步改进迷你八卦炉。
希望可以做到一次性吸收和储存大量气体的效果。
当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能做成的,于是马上就拒绝了。
让空气清新的能力,是因为外界道具有这样的『用途』。
如果有『吸收大量空气并储存』用途的道具就另当别论了,我这么和魔理沙讲。
尽管她看上去不太能理解,咕噜咕噜地回去了。
其实,要想添加那样的功能并非是不可能的。
就算不去依赖外面的世界,迷你八卦炉也可以拥有强大的火力。
不去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
因为无法保证安全性。
魔理沙有着不为人知的胡来性格,如果加上那样的功能,一定会不好好确认安全就乱来吧。
出事的话就晚了。
暂时————至少,在她作为成熟的魔法使之前,就不要考虑这件事了。
但是,魔理沙想到了利用风,这是很好的着眼点。
自古以来,风就寄宿着力量,事实上,也有利用风的天狗妖怪————
――――――――――――――――――――――――――――――――――――――――――――――――
“嗯…………”
啪嗒啪嗒地翻页,确认日记的内容。
正如芙兰朵露所料,这些天的生活都被详细地记载在上面。
但是,也有很多超出了芙兰朵露的预想的内容。
就是现在读的那一页,魔理沙那一天的日记,关于风的力量和神秘性被没完没了地考察了一页以上。
在这个考察中,也可以看到在边框之外有很多的注释和补充,可见他想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记载下来。
“……………”
对考察不感兴趣的芙兰朵露,迅速的浏览了一下,就翻过去了。
――――――――――――――――――――――――――――――――――――――――――――――――
七月二十日   雨
今天不凑巧地下雨了。
本想把积攒了许多的脏衣服一次性洗干净,但常常会遇到这种计划被破坏的情况。
怀着这样的心情,迷迷糊糊地看书。
开店不久,灵梦就来了。
虽然她很少在雨天来店,但也不是完全不会来,所以和往常一样。
灵梦说神社里有好几处漏雨的地方。
据说住在神社里的鬼会修理它,但是住在漏雨的房子里精神难以集中。
虽然这么说,但是为了打发时间来打扰营业着实让我有些头疼。
就算告诉她这件事,她还是那一副清爽的样子。就和往常一样。
但是今天,发生了件不寻常的事情。
午后,灵梦照例在店里做午饭的时候。
一时没见的魔理沙,全身湿透,带着哭腔冲进了店里。
问她到底发生什么后,果然,又是魔理沙风格的事故。
之前那天,我拒绝她的改装请求后————
魔理沙还是无法接受,于是,选择了自己动手改造迷你八卦炉这一暴举。
据说,她自己分解过迷你八卦炉,了解过它的构造,于是就自作自地去改装了。
但,众所周知拆卸和追加功能是完全不搭边的事情。
结果嘛,和我想的一样。
不仅没有追加功能,反而原来的效力都消失了。变成了『被破坏』的状态。
因为我拒绝过,所以不想告诉我她自业自得的事情,于是又开始为了恢复而煞费苦心。
但是,修理坏掉的东西比想象中更吃力。
更不用说在不知道构造和故障原因的情况下。
完全找不到修理的线索,走投无路。甚至因为迷你八卦炉的损坏,产生了自己一部分被损坏了的错觉。
最后,终于无法忍受,就这样跑进了店里。
我把毛巾给了魔理沙,告诉她先把洗澡水烧开再洗澡。
这次的她很听话,像寄居在陌生人家里的小猫一样,一个劲的点头。
如果总是这么老实的话,我的麻烦会少很多的。
但就算这么想也是无稽之谈,因为那样的话就不是魔理沙了。
灵梦似乎事先了解过事情的原委,在魔理沙洗完澡后,准备好了三人份的料理。
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魔理沙看上去很消沉。
灵梦开玩笑着戏弄她。
虽然有在好好吃饭,但还是萎靡不振的状态,没有以往那样积极的反应。
我不想看到魔理沙消沉的样子。
一直有这样的想法,被说是很天真也无可反驳。
但是,我想,欢笑着的魔理沙才是我认知中的魔理沙。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的她还是魔理沙吗?
我不知道。
写完后就尽快修理吧,灵梦在回家之前也叮嘱过我。
今天什么都没考察。
感觉写这篇文章的时间被白白浪费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哼哼……”
读着日记的芙兰朵露嗤笑着。
光是想象下魔理沙那吃瘪的窘态,就感到很开心。
但是,想象不出为此担心的,霖之助和灵梦的样子。
不管走到哪里,魔理沙还是那个魔理沙啊,芙兰朵露想。
“如果我也不开心的话…会担心我吗………”
霖之助在日记中表露出的感情,真的很羡慕。无意中自言自语道。
不过,想到以前自己假装消沉的时候,他连不必在意的地方都考虑着的事情。
“呵呵………”
自己也一样,想着又笑了出来。
并不是只有魔理沙是特别的。
没有对谁说,只是在心里嘟囔着。
然后继续翻页。
罪恶感已经消失不见了。
――――――――――――――――――――――――――――――――――――――――――――――――
八月十四日   晴
今天晚上,魔理沙和灵梦一起来了。
准确地说,应该是魔理沙带着灵梦来了。
灵梦擦拭着睡眼,像是刚从床上被叫起来。
在我还疑惑是什么事情时,魔理沙用左手抓住我的手,和灵梦一样,被她带了出去。
问了下究竟是要干什么,魔理沙带着和以往一样快活的笑容
“看星星啊。”
那么说了。
我没问为什么。
因为,好久没看到那样欢喜的笑容了。
终于在在昨天把修复后的迷你八卦炉还给了她,那时,她没有面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只是重复地说着道歉的话。
想来,擦着睡眼的灵梦愿意和她一起来,一定是同样的理由吧。
平时看上去对魔理沙没什么兴趣的灵梦,也不想看到她垂头丧气的样子。
如果是朋友的话就没办法了吧。
把香霖堂外的长椅搬到开阔的地方,三人并排坐在上面。
本来是打算让她们两人并排的……结果分别坐到了我身边,仰望着天空,互相说着各种各样的话。
万里无云的星空,闪烁的星星格外明显。
虽然夏天很热,但因为夜晚的轻风,所以没有闷热的感觉。
这次流星祈愿祭的时间没太大偏差,一动不动的星星闪烁着光芒。
魔理沙对星空相关的事物是很熟悉的,说了许多关于星星的事情。
望着夏季大三角,握着八卦炉的她诉说着星星。
也许是我的私见,魔理沙她,是打算通过重新审视星星来重新认识自己吧。
星星,是魔理沙星空魔法的原点。
现在魔理沙的魔法,就算说是以星空为原型制作的也不过分。
从第一次举行流星祈愿祭的几年前的那一天起,魔理沙就被星星所眷顾着。
嘛啊,应该不是我的误会。
想着这样的事,望着天空。
“如果真的能看到流星就好了。”魔理沙嘟囔着。
因为是事出突然,所以没有专门等到有流星的日子。
而且,流星群出现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魔理沙的愿望是传达不到天上的。
那个时候,我,灵梦,还有怀揣着愿望的魔理沙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自然总是能超出我的预想。
草木,河川,天空………
但从来没有这么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
提前了一个月的流星群,突然出现在夜幕之际,在那里蔓延开来。
一串又一串的星雨填满了天空,在那里蔓延开来。
覆盖住我们的视线。
一颗,一颗,又一颗星星闪耀着光辉,然后随着流逝而消失。
魔理沙,灵梦,在这意料之外的景象下,张开的嘴都没有合上。
随后,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那个时候,我也一定在笑吧。
睡意也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我们忘记了言语,目送着流星。
刚才也写过,魔理沙是被星星所眷顾着的。
给魔法赋予星空的名字。
就算是说这是属于她的命运也不过分。
像是第一次举行这次祭典一样,魔理沙的眼睛散发着光芒。
灵梦也没有掩饰内心的惊讶,注视着流星。
我是什么心情呢?
和她们一样怀揣着坦率地心情,看着天空吗?
果然还是不太了解自己。
但是,可以确定一件事
果然,笑着的魔理沙才是魔理沙啊————
说实话,我还没有完全抑制住自己的兴奋,所以就先写到这里吧。
再写下去可能会有被睡魔突袭的可能性,必须在这之前把两个人照料好。
今天的考察也就算了吧。
即便如此,也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好。
也许是被星星的魔力吸引了。
备用的被子在壁橱里吗?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
投身于日记中,忘记了言语。
不管读到哪里,都能感受到文字所形成的浪潮。
霖之助他们所看到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幻想呢?
芙兰朵露没有办法去探明这个。
因为只是在看日记。
不知为何,感觉很后悔。
自己也想和霖之助,魔理沙,灵梦他们一起看星星。
『如果不看就好了』
就算有些后悔,芙兰朵露还是没有停下翻页的手。
啪啦,啪啦
有许多芙兰朵露不知道的事情,也有知道的事情
但完全不同的是,这些全都是以霖之助的视角来描绘的。
在他的眼里,许多东西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
翻呀翻,翻读日记的手怎么都停不下来。
“…………嗯?”
突然停下了手。
日记里出现的人物,从一开始的灵梦和魔理沙,逐渐发生了变化。
之后出现了馆里的女仆,白玉楼的庭师,妖怪的大贤者等。
除了这些人,还有许多登场人物。
甚至还有写芙兰朵露,和她姐姐蕾米莉亚的事情。
“…………啊”
发现有在写自己的事情,稍微有些开心。
每读完一篇日记,就看到越多的,霖之助所不为人知的一面。
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
看到这里,感觉那个距离好像缩短了些。
――――――――――――――――――――――――――――――――――――――――――――――――
二月三日   雪
今年下了一场大雪,整个幻想乡都被白色所埋尽。
尽管如此,那些还不能被称作是客人的“客人”们都很精神。
芙兰朵露也来了,节分那天,戴着一副恶鬼面具,手上领着驱鬼的豆子来店。
我想她即使不戴面具也是鬼里的其中之一吧,但不想让她扫兴,于是什么都没说。
Ps:「节分」(節分,日语读作せつぶん),形容一个季节向另一个季节转变的日子。春夏秋冬各季交替之日,便称为节分。在日本,特别重视冬春交替之日
随地球公转变化,日期也会变化,但主要指春季开始之日「立春(每年大概在2月4日前后)的前一天。
在节分的时候,有“豆打鬼”这一传统习俗。一边大叫「鬼出去!福进来!」,一边撒豆子击打带着鬼面具假扮鬼的人,用以驱除恶魔和灾祸之源。)
如果对孩子的所作所为都要一个一个地挑剔的话,那就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了。
虽然是为了驱除邪气,给了她些豆子。但在去年,她有过胡乱扔豆子,不小心把自己烧伤的事情。
(Ps:打击恶鬼的豆子是被炒过的)
之后说教了一番,劝她严肃地对待节分。
据说这个时候也会有吃与自己岁数数量相当的豆子的习俗。
但是那样的话,她就要吃将近五百粒豆子了。
果不其然,最后弄坏了肚子,慌慌张张地结束了。
这种让人担心的孩子气一点都没变。
不久后,姐姐和从者也来了,在香霖堂举行了小型的节分派对。
咲夜随身带了些惠方卷,据说在外部世界里很流行。
大口大口吃着惠方卷的吸血鬼,给人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似乎不合她的口味,芙兰朵露拼命地动着嘴,相当可爱。
在那之后,虽然是节分,但不知为何开始举行纸牌比赛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灵梦,魔理沙,还有妖梦,在香霖堂里玩了一天的纸牌。
虽然无法理解某样东西是我个人的自由,但在那之后也只会遭受大家异样的目光吧,所以没有说出来。
最后,鏖战了不知多久,完全在可能性之外的妖梦取得了胜利。
如果是她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过分的愿望,所以放心了。
今天,大家都打算住在店里了。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很希望她们能回去……但不巧的是外面正下着大雪,这么赶出去也不合适。
只需要明天能有人帮我老老实实铲雪就可以了………
这场大雪不结束的话,明天也不会有什么生意。
她们一定很冷吧,写完之后得带着炉子出去。
虽然还有许多关于节分,纸牌,雪的事情想去写。
也不舍得把自己的炉子就这么卖掉。
嘛,虽然对她们有些亏欠,用毛毯凑合下算了。
为来客用的毛毯……仓库里应该还有许多。
在续笔之前,先去确认下吧。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2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太好了。”
看到了关于自己的回忆,莫名地感到高兴。
沉浸于喜悦中的芙兰朵露,把霖之助续笔的考察环节不知不觉地省略过去了。
因对自己的赞美之辞,无意之中,喜悦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可爱……啊,欸嘿嘿………”
如果是写在日记里的,就绝不是作为商人的恭维话了。
像这样写自己事情的日记,偶尔头看下也不错————
一开始仅存的抵抗感都已消失无踪。
“…………嗯?”
那时
有一篇非日记格式的文章。
没有日期,甚至连以往的考察都不存在。
翻了翻前后几页,都没有日记的开头或者结尾
那么,这篇文章究竟是————
“………啊”
但是,那篇文章有着让芙兰朵露在意的东西。
不知为何,尽管很紧张,她的视线还是落在了那里。
――――――――――――――――――――――――――――――――――――――――――――――――
说起来,在我刚开始准备写日记的时候,有很多理由。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幻想乡的纸更容易获取了。
正如开头所写的那样。
话虽如此,但在之前的事情也有记载。(几年前的事情)
所以,说是『开始写』并不太准确?
不管怎样,将每天发生的事情,还有我关于幻想乡的所有想法等汇总保存下来,对我而言是非常棒的事情。
而且,还有一个理由。
就是我想写出幻想乡里第一本历史书。
排除作为个人的情绪,尽可能写出客观的事实。
幸运的是,我和幻想乡里发生的各种大事件都没有太深的联系。
所以就算不夹杂主观,也能写出事实。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那么,就会存在因胜利者的主观而被歪曲的历史,为了给后世留下美名而流传下来。
失败者没有办法推翻它,被这『创造的历史』吞噬,然后消失掉。
这件事情本身可以说是无可厚非。
如果对着外界历史深究下去就没完没了了。
我应该在意的是现在属于幻想乡的历史。
现在,记载着幻想乡过去发生事情的书籍和文献都非常少。
虽然有天狗出版的报纸,还有御阿礼之子代代编纂的缘起。
但是,这些都多多少少受到主观的限制。
前者以妖怪为重,而后者以人类为重。
对他们而言不是坏事。
因为这些都不是历史书,而是宣传工作的产物。
从那获取信息来学习知识是必要的。
所以,作为不属于任何一方的我,不会受太大的限制。
这样一来,幻想乡就产生了历史。
不久后,幻想乡就会接近外面的世界吧。
虽然两者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同,但那就是我期望的原因。
不过,最近有些事情让我感到愤怒。
就是我提了很多遍的『客观性』的事情。
记述历史的时候,要注意事件的根源。
提起幻想乡,那就不能忽略经常发生的『异变』。
为了解决异变,博丽的巫女还有她的同行者都会起身行动。
记录她们的事迹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仅如此,我也需要去传达出人类和妖怪的多样性。
介绍幻想乡里的人和妖怪,客观看待是必不可少的。
我也知道那是理所当然,更不想违逆这一点。
完全不会去想。
那些与我无缘的人,可以依据流传着的传言(当然,这些传言或多或少地受着传播者的主观影响)来记录。
无论是好是坏。
客观的看待某人,无论是谁都不只有好的一面。
人类,妖怪,谁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圣人。
理所当然。
但我担心的是,在记述我身边的人的时候
考虑到他们身为人类,亦或是身为妖怪的外在形象,该怎么办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灵梦没有问题吧。
就算是有些厚颜无耻,她也一直出色地完成自己身为博丽巫女的任务。
虽然对谁都是近乎冷漠的一视同仁,但也是人类的守护者。
对妖怪毫不留情,也正是巫女所必需的品质。
魔理沙也不必担心。
即使身为与人里疏远的魔法使,也没有失去人类所有的好奇心。
经常会给人添麻烦,也会想方设法去解决异变。
客观看待的话,也不全是坏事。
当然,我想说的事情和她们没关系————
没必要拐弯抹角。
就算是日记还要绕来绕去,是个坏习惯。
那个因为『客观性』而有着挂碍的人物。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她的事情。
老实说,我并不讨厌她。
不,倒不如说很喜欢。
如果要说她有什么优点,我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一天。
不过,灵梦和魔理沙也一样。
不同的是,这些都是我主观上的理解。
如果必须以客观的角度看待,该怎么做才好呢。
姐姐很优秀。
作为对外交流的家主,作为吸血鬼,作为妖怪,她的行为都无愧于这些称谓。
被人所畏惧,也是因为妖怪的本质。
同样的,红魔馆里,她的从者和友人,或多或少有着自己属于人类和妖怪的部分。
客观记述她们的事情,就没什么值得困扰的。
但是,芙兰朵露又是怎么样的呢?
不与人类和妖怪接触的她,连对外交流都没有。
被称作疯狂的化身,但也有大多数人都未见过的温和性格。
破坏一切的能力也是偏见的催化剂吧。
没有值得留名的功绩,也没有承担起作为妖怪的责任。
甚至被妖怪所畏惧。
这些就是现在的,客观的她。
如果被芙兰朵露知道的话,可能会不高兴。
但是,这就是板上钉钉的现实,所以没办法。
至少在写这类文字的前提下,找不到和她相称的『赞美』之词。
硬要说的话,就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妹妹。
那就没有意义了。
又不知不觉地写长了(还有改善的余地)
如果不从现在开始练习更简洁的写法,写历史书什么的就只能是梦想了。
我担心的事情,只有一个。
当这本书真的作为历史书流传下去时,她会不会因为它而被孤立呢?
我是半妖。
比起近乎无限寿命的吸血鬼,肯定会先迎来寿终吧。
即使我死了,历史也会继续。
就算我死了,我留下来的『客观』,还是会继续伤害她。
无论什么人都会写,以主观的看法记载的御阿礼之子的心情,多多少少理解了一些。
与其说是感伤,倒不如说是自己想随便写才那么做的。
但如果那样,因为喜欢她才去赞美,写下拥护她的文字
就不再是“历史书”了。
这是我的主观想法,在历史上是没必要记载的。
至于无法『客观』地记述历史的原因,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件事
我不知道。
我不是她的监护人,也不是她的家人。
这种伤感本身就毫无理由
但是,只有这样我才能继续写下去,即使有许多事情我都是主观看待的。
怀揣着郁闷的心情,无法下笔。
所以,作为折衷的方案,我写下了之后的内容。
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很愚蠢,因为谁都看不到这些。
而且就算这么做,也不会改变其他人对她的偏见。
所以只是自我满足的逃避。
但不那么做,我就无法记录历史。
连自己都觉得是非常软弱的决定。
即使还是会伤害她,我也要完成这本历史书。
因此,在接下来的一页,我会把我所能想到的,主观捕捉到的优点全都写下来。
都是些平时不敢写下的话语,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就算不会留存于『历史』,也会留存在属于我个人的『日记』。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再看到了。
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人,如果不是执笔的我自己,
希望你不要再翻页,把书合上。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4: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
头脑有些跟不上
自己的事情被严肃地对待着。
比起自己受伤,更不想让霖之助为自己感到痛苦。
看着在主观和客观之间来回取舍的霖之助,感觉很难受。
但是,结尾的警示语让人移不开眼睛。
“………怎么回事”
卷页开始有抵抗力。
从这里起,根据日记里的警告,接下来是霖之助的“本音”
擅自偷看那个的话,就是在背叛霖之助的意愿吧。
——但是,真的,很在意——
是一篇关于芙兰朵露的文章,而且已经注明是赞美的话语。
霖之助发自内心的,从本人那里绝不可能听到的心声。
“………………”
颤抖着的指尖,慢慢地卷开页面。
那一页的重量如同铁块一般
没事的,只是夸奖而已————
看了也没什么关系————
因为,本来就是要告诉自己的话————
伴随着牵强附会的心理安慰,翻开那一页。
然后,被警告着的内容,出现在了芙兰朵露的眼前
――――――――――――――――――――――――――――――――――――――――――――――――
请注意,接下来的内容全部都是我的主观想法。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
她是我无可替代的少女。
如果要说她是有多么优秀的孩子什么的就没完没了了。
首先要说的,果然还是外表吗?
那就不用我在这里多写了吧?
确实,她看上去很年幼,直到现在都没有脱离孩子的领域。
但是,即使考虑到这一点,也有着十分端丽的容貌。
金黄色的头发如同丝绸一般柔软,在黑夜的对比下有一种幽玄之美。
被月光照着的话,反射出的光芒比黄金更加耀眼。
前几天抚摸她的头部时,她眯起眼睛,看上去心情很好。
深深沉浸在那种感觉的我,甚至忘掉了时间。
不仅仅是头发。
面容也是,在讨论她的魅力时绝不可忽略的。
血红色的眼瞳如同红宝石,有着难以言喻的诱惑。
如同小猫一样的眼睛,让她看起来更加可爱。
虽然有人断言这是疯狂的象征,但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有人跟我提起那双闪耀着无暇光辉的眼瞳,我很快就能明白是在说谁。
端正的鼻子也非常可爱。
做一些卖相好看的菜,哼着鼻头的芙兰朵露很快就会放松下来。
最近才知道,戳鼻头会让她伤心。
也写一些生活中的样子吧。
虽然在平时里是个闭口不言的大小姐,但要是主动和她搭话,简直可以用自由奔放来形容。
开心地咧开嘴笑的样子很可爱。
从嘴巴边角处可以看到吸血鬼的獠牙,在那种情况下是魅力点之一。
啊,说实话,写到这里我真的很后悔。
毫不隐瞒地去赞美别人,是一种很羞耻的行为。
就算身为早已习惯说恭维话的商人,但自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这么真心地去称赞某个人。
一想到会被人看到就很难受。
被说是变态什么的也无法反驳。
但是,做出决定的不是别人,而是正痛苦着的自己。
为了保留一些最基本的矜持,这个行为是无法避免的。
辩解就到此为止吧。
这些话无益于现在的记载。
稍微有些脱线
面容已经写过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关于那对双翼的事情。
那是我最想赞美的事物。
一般来说,吸血鬼的双翼和普通的蝙蝠没有太大区别。
如果提起吸血鬼的眷属之类的东西,第一印象就是类似蝙蝠的生物吧。
事实上,她的姐姐的双翼就是蝙蝠的双翼,对于吸血鬼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芙兰朵露的双翼和她姐姐有着很大的不同。
张开的两只钓鱼竿状的羽毛下,排列着七色的宝石状羽毛。
第一次见到那对双翼的人,如果说他不感到恐惧,我是不会相信的。
像那样艺术的,幽玄之美的幻想
美到让人战栗,超越了理解中恐惧的范畴。
虽然有触碰过,但触感难以形容。
像结晶一样,也可以说像是活物一样,恰到好处的柔软度产生的不稳定触感。
在触摸的时候,她的表情非常可爱。
我也想写一些关于身体的事情,她的身体还很幼小。
在这里我想说明的是————
算了,解释什么的没有意义。
她的身体很小,还在发育中。
但是,确实是女性的身体。
有着女性特有的柔软,柔软。
虽然有想过,但最近才知道
比起抚摸头部,她更想让我抱住她。
因为她讨厌被当做孩子对待,而那样的行为是不可能对孩子做的。
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做吧。
除去外表,内在也是她的魅力之一。
一直被称作疯狂什么的,其实不是这样。
虽然会有很大的感情起伏,态度也会在一瞬间改变。
但是,只要好好地去说服她,寻求理解,她也会认真回答。
连那样的努力都不去做,看到她疯狂的一面就妄下定论
究竟是谁疯掉了呢?
还有很多优点
虽然平时的样子很粗鲁,但她其实比谁都想念自己的姐姐————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2-5 13: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