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50|回复: 1

[短篇楼] 圣德太子沉默不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5 23: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元幽子 于 2020-10-25 23:20 编辑



  也许丰聪耳在他前半生,只能够不断地沉默下去。

  他只能不断的沉默,那双耳朵为他带来所谓的便利,他根本无法知晓。

  他满脑子便是那些无趣的语言,纵使能够同时听着十个人讲话——因为他们大多讲述的都是很无聊且庸俗的话语,只会带来污秽。

  但是,年幼的丰聪耳深知为人处世之道,纵使他听到了多少,如此无用的语言,他不会对其作出任何评价。

  纵使一个字。

  ……

  年幼的丰聪耳喜欢坐在长廊的阶梯上面,看着门前的树叶渐渐飘落,在那时,他不会听到任何污秽的声音,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和落地的清脆声。他甚至似乎与整个世界都已经隔绝开来了,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眸子闪烁着执着的光辉。

  丰聪耳喜欢安静,一直都是。

  丰聪耳从阶梯上站起来,走进了一座寺庙。

  寺庙里时常有人,不过来此地的人都是笃信佛教的人,他们宣告,拜佛。

  昏暗的烛光渗入丰聪耳的脸上,他平静地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狂热的信徒们,看着他们虔诚地将一柱长长的香插入罐中的泥土,然后再缓缓闭上眼睛,合着手掌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咒文。

  一个又一个,寺庙里的人永远是无穷无尽的,他们足以无视所有,只剩下那尊巨大的神像。

  丰聪耳看向人前的佛像,那用巨石铸成的雕像,经过岁月的洗礼,变得无比破旧,任何人都可以从它身上敲下一块毫无价值的灰石,那帮人类从来不会在意佛们的好坏,他们只在意佛们给予他们的回馈。

  越是虔诚的人似乎就越疯狂,他们渴望着一切,跪在那布满灰尘的蒲团上,用狂热的眼神望着缺失了半边脸的佛像,拜了又拜。

  『尊敬的佛啊,请保佑我吧,我是你最为虔诚的信徒,我会时常来参拜您的。』

  他们如此说道,在丰聪耳的耳朵里,这些话语既不污秽也不有趣,如同废品一般,当然了——他的脑海里出现的最多也就是这一句话了。

  即使是在昏暗的大殿,佛像的眼睛似乎也闪烁着微弱的光。

  丰耳聪神子长叹一声,点燃一柱香,跪在那被蹭的干干净净的蒲团,闭上双眼。一朵火花从香的首部燃起,渐渐飘散出了一缕缕烟,将好像不怎么大的大殿给又染上了一层灰色。

  无声的风吹动丰耳聪的衣摆,他独自呆滞地矗立在寺庙前——在此之前,他浑浑噩噩走了出来。

  丰耳聪好像又有了新的疑问,不过他似乎无法记起在上香时的事了,他静静地站着,配合那双无神且空洞的眼球,似乎就像是一尊刚刚出土的石像。

  也许搬到殿里也会有人参拜?这可说不准。

  恍然之间,他动了一下,寒冷的风刮在他的脸颊上,割出一缕血花。

  『为何人类终有一死?』

  他记起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5 23: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元幽子 于 2020-10-25 23:21 编辑

  人们正在窃窃私语。

  人们用尊敬的眼神看着丰聪耳。

  丰聪耳默默无言地从此地走过,他那平淡的眼神就好似一台能够自我运转的机器。那些无趣的声响在他的脑海里不断放大,最终袭击他的心灵。

  渐渐地,随着丰聪耳的事迹被人们传播地越来越广,他脑海的声音就没有停止的时间,就在不断响彻整个虚无的世界——使这个世界更加虚无。

  又是渐渐地,人们望向他的眼神从尊敬变到了虔诚,狂热。丰聪耳的平淡也逐渐成为了畏惧,不是畏惧人们,而是畏惧他脑海的声音。

  他感受到了,他好像就是一座会移动的雕像一般,好像就是一个死物。

  有的人甚至当众下跪,向他祈求他的祝福。

  丰聪耳拿起怀里的木牌,愤怒的敲打着地面。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什么啊!我是什么啊?』

  他如此质问着,说着只有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有那一刻,丰聪耳有一个极其强烈的愿望——把寺庙拆除,移除那些污秽之物在世间的痕迹。

  不过那些人们好似没有听见,最终使他脑海中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清晰,最终汇集成了一句话——到底为什么人类终有一死?

  这是他听见的第二次了。

  ……

  他望向身前的那些宏伟的建筑,那些相貌各异,但是信仰一致的人,他的眼神化作了怜悯。悲哀的人啊,苦苦追寻着宿命,不是依靠自己的手,而是依靠别人的东西,那些“神奇“的佛像?

  不过这样,也许他们是快乐的?丰聪耳无情地转过身去。

  转身的瞬间,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青色绸缎的人,丰聪耳看不透她,就像他看不透自己一般。

  那个人就在直直的站着,好像是晾在树枝上的布匹——朴素至极的东西,丰聪耳被她如此看着,就好像是望见了大街上向游人讨要的乞丐一般。那种......悲悯的眼神。

  丰聪耳睁大了眼睛,久居一位的五官渐渐扭曲。他无法听到任何有关她的声音,这是丰聪耳人生中的第一次。

  安静,安静,他又感受到了久违的安静,就好像回到了那个下午,单纯的他看着落叶在空中盘旋的绝对安静。

  那个人向丰聪耳说明了她的来意。

  在几个不明确的语句中,丰聪耳听懂了她的名字。

  “霍青娥”,真是个奇怪的名字。丰聪耳如此想着,耳畔又有风吹动了长发。

  她知道他所渴望着的东西,霍青娥向他承诺,只要跟她说的一般去做,他就会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丰聪耳究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丰聪耳并不清楚,他也不清楚,这是何等坦然的回答。

  霍青娥见到无神的丰聪耳,只是笑着。

  『你绝对能记起你想要的东西,它不是没有,是被你忘掉了。』

  丰聪耳看着霍青娥飘荡着的衣摆点了点头,随后又是一阵沉默不语。

  他不知思考了多少岁月,那个问题。

  『为何人类终有一死?』

  如今,他也许知道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2-5 13: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