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13|回复: 4

[短篇楼] 竹笋蒸腊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17 12:3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好久不见,一直没写东西。这一篇是某位沙……沙雕群友吹牛时泄露的灵感,我写成文后经得同意在这里发一发。嘛,这么说搞得像是什么贵重品似的,但写东西,灵感是很重要的。
以下是正文


10月12日 晴
红又去辉夜那打架了。
如果世界写在一本书上,上面那句话想必让读者都厌倦了。不死的身体,仇人的身份,她们打架几乎成了物理定理。惯性定理,力定理,反作用力定理,妹红和辉夜打架,多么和谐啊。
红坐在她的竹椅子上,椅子已经磨到失去颜色了。这把椅子她很喜欢,是她第一次砍下辉夜脑袋时,血溅到的新竹所制。当时红抬着竹子找到村里的竹匠时,把别人吓坏了。她躺在椅子里,残缺的部分鼓涨起来,白色取代红色,就像灌香肠一样。
红花了一柱香的时间才长好身体,她今天心情不好吗?啊,她出去了,拎起一桶水浇洗身体。月光拨弄着她飞扬的长发,她闭着暗红的眼眸一脸沉静,血渍从她淡黄的肌肤上洗去。
有凰女兮踏月凝思。
“阿嚏!”
笨蛋快把衣服穿上啊!
……
12月2日 大雪
红煨着棉被,躺在竹椅上,嘴里吐着火苗。她抱起来真的暖和,微微的肌肉又软又弹,抱着睡一晚上根本不想起床,尤其是这种大雪天。她一手举着账本,一手拿着毛笔,钩钩划划,皱着眉头。真可爱啊。
“呲呲!”这个叫声是来自于西洋的新玩意——高压锅。黑色的喷嘴喷射白色的水汽,发出急促的声音。水汽锥子渐渐变小,声音也渐渐变低,渐渐地听不见了。
红跳了起来,蹦出被子,扔开帐本,就穿着一条灯笼裤跑到灶前抽出柴火。她挂着微勾的嘴角,去解盖子上的扣子。
滚烫的锅盖对她而言和温水差不多,盖子“膨!”地从烟囱飞了出去。烟雾散去,露出了嫩黄色的菜肴。她从村里的厨师学了新菜——竹笋蒸腊肉。
“香啊!那我开动了!”
……
4月6日 小雨
辉夜和红躺在初春的草地上,血和着春雨融入了泥土里,焦糊味也被冲散了。嫩绿的青草上,蓬莱人的身体碎块如莹莹白玉散布。
她们只要脑袋脖子一恢复就会吵。
“有种晴天再来!”
“切,你已经输给我114514次了,杂毛鸡!”
“是老娘赢了你1919810次!”
“我干你爹!”
……
她们一边吵一边接上自己的手脚,慢慢走上各自的归途。这片竹林又寂静下来,只有春雨在沙沙响,滋润着地上天上的绿。
两个放学的小学生。
……
8月29日 雷雨
红在竹椅上躺着看《刀牙道》漫画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打开门,只有灌进来的风雨。“神经啊!”她骂了一句,关上门,躺回去了。
其实是有个金发尖帽,黑衣围着白裙的女孩敲门。然而红还没走到门口,竹林里射出八根细线,把那女孩绑了个结实,刷一下拉进了漆黑的竹林深处。雷鸣电闪间,隐约有“魔理沙……嘿嘿……我的魔……”的声音。

7月……应该是7月吧 小陨石雨
最后一次看见蓝天是什么时候呢?不记得了。
人类这个物种是什么时候抛弃母星的呢?不记得了。
富含硫的大气对碳原子骨架的生物是极不友好。这句话就像放了百年的煤屑从记忆里蹦出,然后又卷进了记忆的涡流里。我无法理解这句话,我只知道红正拖曳着五人大的石头沿着橘黄的河流走着。浪花有时吞没了她的腿脚,一会儿又长了出来。她还是没变,只是不断地站着死去,站着活过来。
红很怕疼的,蓬莱人的痛觉神经又不会钝化。
她现在,只是疼得没力气叫喊。
傻子啊!为什么不跟着那个叫什么宇佐见梅莉的人一起离开!
她看了过来。
……
……
“哟,哪里来的野人啊,连衣服都没有。”一个轻佻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是辉夜。
红发出了怪叫,挥起拳头冲了上去。
她倒了。
该被抽筋扒骨的辉夜穿着银白而奇异的衣服,用!用……用她那肮脏的靴子踩住了红的头啊啊啊啊啊!
“野人,跟我来吧。”
……

时间流逝……
时间流逝……
时间……流逝……
流……逝……
就像……就像……一个梦……
世间若有……亘古不变……之物……其……必似……
心间的华鸟风月……

?月?日 星火渐灭
蓬莱药毕竟是那位神明所制,至此一切物理定理失效的宇宙终末,红还以她的姿态存在着。
如果没有旁边的辉夜就更好了。
当一切大神通者选择驻足于时光之流的上游时,只有她们俩勇敢地顺流而下,数着满天的星火一朵一朵熄灭。
羡慕啊,红知道你陪着她完成了这件浪漫的事。
“你们小两口看够了没看够了没!看够了俺可要办正事了。”
一个长着冰翼的蓝发女孩不耐烦地牢骚了两句,自顾自飞向了坍缩的中心。
负k,能使宇宙这个孤立系统的熵下降的温度。那时,那个女孩就是创世神。
旧时代的一切,包括蓬莱人,都将成为……历史。
……
“一切会有尽头。”
辉夜开口说话了。
“是啊,终于,结束了。”
红露出了浅浅的微笑,“终于能杀死了你。”
“你真的还恨我?”
“当然恨。”
她们……拥抱在了一起。
红,你笑得好……幸福。
“只可惜没谁见证这一幕了。”
“怎么会没有?”
辉夜向着这边笑了一下,“这位……你是谁?”
你是谁?
……我?
我是谁?
我是什么?
那边辉夜还在笑:“要不是此时‘既是须臾亦是永恒’,我也发现不了你,不过被我发现了,就请你……”
什么是我?
什么是存在?
啊,红她在困惑,她在问我啊。
我……
我……
我喜欢……

熵,开始减少了。

睁开眼,看见清晨的阳光照进小小的竹屋,布谷鸟在欢快地叫着,妹红那个笨蛋又啥都没盖睡在那把褪色躺椅上。
慧音轻笑着摇了摇头,想取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妹红身上。一摸,手感不对,再一看,外套是妹红的。
“还说要照顾我,自己却睡的香。”慧音在昨晚的月圆之夜处理了积压的工作,消耗颇多,肚子发出了叫声。“奇怪,昨晚到底创造了什么历史,怎么这么饿……”
慧音想去厨房做两个菜,在厨房里发现炉灶里有几个火妖精围着一团小火玩,炉子上架着蒸锅。
慧音脸色微红,嘴巴不自觉地弯了。
“我看看蒸的什么……是竹笋腊肉呀……”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00:12: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刚刚在私信里发现一些今年一月份的东西
不大会用喵玉殿真是抱歉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18 13: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如果熵减成了宇宙法则,那么时间不应该逆流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8 19:3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怒海客 at 6小时前
嗯……如果熵减成了宇宙法则,那么时间不应该逆流吗?

熵减后会发生什么其实谁也不知道,理论上热力学过程会倒过来,实际上怎么样是未知的
负k温度导致熵减后发生了什么请自行想象吧(笑)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点评

好小子!  发表于 2020-11-18 21: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手机版|小黑屋|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0-12-5 14: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