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08|回复: 5

[中短篇] 月色如斯,星如雨(4)(連載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1 19: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t_dilan 于 2021-3-1 22:05 编辑

※寫在前面的說明:

本篇文章,是發生在這個事件之後↓
https://bbs.nyasa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38904

關於年幼的博麗巫女於暴風雨之日受傷之後,在人間之里交到了朋友的故事。

本故事以【文靈CP】為前提,兼具主角組CB、結界組CB。
因為戲分分散的關係,就先不在標題標註CP了,在意的人還請自行避雷。
內容含有大量私設定和個人解讀,想了解事情經過的人,可以先看上面的前篇故事。


之後會統一於本主題底下分篇發表。


下樓開始正式進入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21-2-21 19: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如斯,星如雨(1)

本帖最后由 st_dilan 于 2021-2-21 19:22 编辑



那不是一個賞月的日子,本來賞月就不需要專門挑日子。

月色如斯,眼下既有酒,有美景,有識趣的閒人,尚有偶然行經此地的樂師協助音樂伴奏。不抓準時機賞月,堪稱糟蹋。

若是在過去,某個人大概會這麼教訓她:「這只是躲懶的藉口而已呀,██。」

嘛,誰教躲懶乃人之常情呢?更何況,比起假借月色作怪,矯揉造作地佯狂,還是享受賞月的閒情逸致顯得更加優雅、更加浪漫不是麼?

像是在呼應這強拗的論調一般,演奏的樂師旋即將曲風一轉,本以為會演奏的那一支古風,就這麼轉成了過去曾經聽聞過的,她所熟悉的那首變奏曲。

──喔呀,這樂師很懂。該打賞,該打賞。

月色如斯。就著美酒,就著這令人懷念的旋律,不禁教人將思緒沉浸在過往的美好回憶之中。自那無盡流轉、稍縱即逝的長河之中,此時伸手所能擷取到的,稱得上是「最浪漫」和「最瘋狂」的項目,各有一件:

與這月色相襯。

其之一,是虛假月色籠罩之下的那二人,久別重逢卻也是狹路相逢。

其之二,乃光天化日眾目昭彰,凡夫俗子,竟妄想挑戰博麗的巫女。


=


那個時候,善於操弄境界的妖怪賢者,穿著簡便的服飾,以一個平民女子的姿態,來到人間之里。這樣的行為,對於她這樣一號「人物」而言,絕不是「偶然」。卻也是因為有這種「不偶然」的前提,才能讓她偶然撞見村裡聚集大批人群的盛況。

廣場上聚集著大批人群,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肯定不是無風起浪,是以她上前湊了湊熱鬧,果然立刻找到了此行的目標。

但見那廣場上,兩名八九來歲的孩子正在對峙。兩人身上都沾了灰,看上去有些狼狽,但雙方看起來都忿忿不平,不肯退讓,一時之間僵持不下,弄得難分難解。

圍觀這兩個孩子的這一干人等,竟沒一個敢上前阻止。她半打趣地向一旁的觀者打探道:

「出了什麼事這麼稀奇?怎麼路上這麼多人圍著兩個孩子看呀?」

一旁的觀者還道她是不明事理的外人,白了她一眼:

「大姊您別笑話了,別的孩子吵架我們還管不著?唯獨『那位老爺』的千金我們可碰不得。別說我們碰不得,就連同他們家老爺在內,也沒人敢動她一根寒毛──」

「──那簡單,去把另一邊那位拉開唄?」不等對方說完,她瞇起眼睛,單刀直入地切中要害。

此話一出,果然收到對方耐人尋味的反應:

「您......您開玩笑嗎?那、那,那另一位可是──」

這麼看來,即使用繃帶修補了「笑容」和「哭泣」的境界,仍是彌補不了「身分」的境界。

──可悲,真是可悲。

可悲的是那觀者嘴上說得尊敬,那恭敬的姿態底下卻掩藏著顯而易彰的畏懼和牴觸的本意。

她輕輕嘆了口氣。且將那圍觀者怯懦的應答放在一旁,她將視線再度移向廣場上的兩位孩子身上。

任誰都能一眼認出傳言中的「那位老爺」的千金:她頂著一頭蓬亂的金髮,一身衣著以上好的質料精心裁製而成。捏著拳頭,擺著不成形的架式,一副神氣十足的樣子。雖然一身狼狽,腳下不穩,實則是佔了上風。

而她的對手,另一邊的那位,看上去雖是文風不動、勝券在握,實則筋疲力竭,已然不堪一擊。

──嘛,這也難怪。畢竟,不久之前,才剛經歷過那場「暴風雨」嘛。

「吶,小哥,我們不如來打個賭,」妖怪的賢者心血來潮,便向一旁的觀者提議道,「您道這兩個孩子,誰會贏得最後的勝利呢?」

「您......別開玩笑了!兩個孩子萬一受傷了,我們可擔當不起!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時候!」

「那倒無妨,在我看來,另一邊那位早已傷得不輕了不是?」

這圍觀的村人聽她這麼一說,對她是更加不耐,急得怨嘆連連:

「嗨呀,大姊,您當真不知?那可不是普通的傷,那孩子呀,前些日子暴風雨時,遭受妖獸襲擊,幾乎小命不保。豈知,才過了幾日,傷卻好了大半,像個沒事人似地......唉!也不知是什麼人的主意,竟然說要把那孩子帶來村裡──」

「可孩子終究是孩子,」賢者淡然道,「依我看,那傷雖然好了大半,卻與未好無異。」

「您別笑話我了──」

「口說無憑,且稍待片刻。不出三回合,另一邊那孩子,定然會先倒下。待到那時,勝負已分,即可將兩個孩子分別平安帶回。」

村人聽她如此說,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卻也是半信半疑。眼看那金髮的孩子摔倒了幾回,仍是氣勢凜然地迅速起身,不停歇地向對手挑釁。孩子的撕打雖然力道不大,難免下手不知輕重,讓一旁的觀者們不禁冷汗頻頻。

且不論村人們怎麼想,單就旁觀者的立場而言,那妖怪賢者倒是很欣賞那金髮孩子的直言不諱。

「管你之前遭遇到多大的事?誰虧欠你來著?我看你那種態度就是找打。」

「......我態度如何,也不關你的事。」

此話一出,另一邊的那孩子繃帶底下的單一只眼,在一瞬間透出一絲鮮明的、澄澈的,決然的抵抗之意。

然而,憑著這單純的抵抗之意,卻沒能看準對方莽撞的攻擊予以閃避,這綁繃帶的孩子就這麼在對手的衝撞之下踉蹌地跌倒在地。得了這個空隙,一旁的觀者們一擁而上,將二人以人牆隔絕了開來。

即便落敗,憑著那一點澄澈、一點鮮明,也就足夠了。善於操弄境界的妖怪賢者,混在人群之中,任由人們兵分二路,將兩個孩子帶開,並且欣賞著自兩廂人馬傳來的,風景不同的呼聲──

那廂人馬關心著繃帶孩子的傷勢,雖然畏懼、雖然牴觸,卻仍是按捺著心緒、板著臉面,謹慎地將她帶離。這廂人馬,則是如此數落著金髮的「那位老爺」的千金:

「──唉,你這是犯什麼傻?那可是博麗的巫女。博麗的巫女,哪裡是你惹得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2 18: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如斯,星如雨(2)






這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若牆上開了個口子,為了填補它,勢必得去別的地方掘土。

對妖怪賢者而言,境界的修補也是這麼一回事:現任的博麗巫女若是意外身亡,勢必得另外找一位巫女來接替這個位子。

尋找替代的人選並沒有那麼困難,再說,那種跑腿的差事也不是由妖怪賢者來負責。現任的巫女若是在就任初期便遭逢疾病意外之類的變故,甚或不幸喪生,那即是無緣。果斷將其放棄,盡快尋找下一個接替的人選,才是上策。對妖怪賢者而言,這也是比較輕鬆的選項。

明知如此,她還是在意外發生的第一時間,選擇治療年幼巫女身上的傷勢。

這下可好,既然第一個洞補了下去,就得為接踵而來的第二個麻煩做好打算:博麗巫女身受重傷,各界陣營的妖怪肯定不會默不作聲。只要能在巫女受傷期間插手,博麗的立場難免會偏頗動搖。為了避免演變成那樣的局面,妖怪賢者使出各種手段,暗中安排各項事宜。於是乎,受傷的巫女,便由相對中立的人類陣營接手照料。

第二個問題解決了,緊接著,是第三個問題:即使人類陣營接手照料巫女,妖怪陣營仍然不會善罷干休。巫女來到人里之後,村子裡隨即迎來難得一見的,熱鬧繁盛的景象。暴風雨洗禮過後,又熬過了寒冬,各界的物資紛紛自外地運送而來,重建修繕的工作也告一段落。萬物復甦之際,正是值得慶祝的好時節。

──哪裡會有這麼好的事呢?這一切都是妖怪們的傑作呀。

正可謂「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然而妖怪給人們提供資助,卻也是出於一番好意,只是這好意背後考慮的是更長遠的互利共生的關係,不得不如此而已。

旅人和商人在村裡來來往往,客店驛站之屬門庭若市,同時也為村子帶進來了大批糧食、藥材、器具等貨財。這些行旅商人之中,多少混雜了一些歛角收爪、褪甲去鱗、狐狸河童、妖魔鬼怪之徒。妖怪賢者將這樣的景象看在眼裡,念及自己亦身為其中的一分子,也只是露出會心的微笑。

「人類」與「妖怪」的境界因此變得曖昧不清。為此,她不得不犧牲自己的冬眠,親自往村裡跑一趟。

如此這般的境界,一層接續著一層,一路這樣彌補過來,最後最虧的卻是境界的妖怪本人。她已經在心底做好打算:等一切告一段落之後,她要好好睡足一整年。

於街道上巡視一輪過後,一些點心食材也買齊了,那妖怪賢者以平民女子之姿,來到博麗巫女暫時寄居的住戶門前,正好撞見一位協助照顧年幼巫女的村婦。她也就那麼熟門熟路地上前去向人家搭話:

「您好,辛苦了,我是小泉家來的。」

「小泉?」

「是呀,今天是由我來協助代班的。」

「......喔喔,是小泉氏呀。」

「是的,接下來交給我就可以了,請您早些回去休息吧。」

像這樣稍微操弄記憶的境界之後,那婦人便不疑有他,心懷感激地道謝離開。

一切事務都和預想的一樣順利進行,賢者踏著輕快的腳步,連探問的功夫都省去了。她徑直抵達巫女所在的房間,年幼的巫女也早已注意到有人靠近,警覺地面向房門等待。

「......原來是你。」繃帶下的那只眼睛眨了眨,巫女能認得出現在眼前的女子,就是前些日子療傷時,給自己纏上繃帶的那一位。她語氣平靜,沒有什麼情緒起伏,卻能從那聲音中隱約感覺到,稍早之前的那場打鬥,讓她十分疲憊。

「我給靈夢帶來了點心呢,如果餓了的話可以吃。還是說......」妖怪賢者故作媚態,「想不想品嘗看看我親自下廚的手藝呢?」

此舉立刻令巫女嫌惡地皺起鼻子,妖怪賢者見狀,不免笑了出來:

「好,好,想休息是吧?但是要先乖乖把藥吃完喔。」

看來是不需要太擔心了,雖然境界修補之下的傷勢還沒好全,只要好好靜養,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妖怪賢者就這麼接下了照看巫女的工作,這也是為了就近監控村裡的動態。將巫女安頓就寢過後,總算是能鬆一口氣。

巫女睡下之後,幾乎就沒什麼事情需要忙了。平常隨侍在側的兩位手下,此時也為了別的事務在村裡忙碌地四處奔走。那麼,這空閒的時間,應該如何打發呢?

雖然距離滿月還有一段時間,這天朗氣清的子,倒也適合悠哉地喝酒閒坐。若是一般的普通村民,斷然不敢在看顧博麗巫女的時候偷懶,更遑論買酒來喫。是以,當她喊住路過門前的行商,說是要討些酒菜時,那商人很是驚訝。

「......唷,這不是巫女的住處嗎?大姊,您也真是心大。」

「巫女便怎的?孩子都睡下了,接下來可是大人們享樂的時間哪。」

那商人搖了搖頭,發出嘖嘖聲。

「如今這樣的非常時期,還是警醒些比較好。」

「便是非常時期,也該即時行樂,小哥,您這般死腦筋,這生意還做得麼?」

「做得,做得。」

那商人解下行裝,取出好些酒菜,恭敬地交予妖怪賢者。妖怪賢者將酒捧在手裡,端詳了一番,質疑道:

「這酒可是好酒?」

「雖然不多,卻是上好的酒。」

「既如此......」那賢者壓低聲量,緩緩湊近那販酒的商人,輕聲低語道,「有上好的酒,只予我一人享用,豈不是糟蹋?何不進屋來,一起喝一杯?」

「──不成,不成,如方才所言,小的還有生意要做呢。」

「跑來巫女跟前做生意,已經是您自己不識趣了。再說──」妖怪賢者開朗地笑了笑,那笑容在貼近商人耳畔時,變得危險異常:

「──以天狗而言,反而還是記者的模樣,比較不會引人注目喔。」

黑色的雙翼在一瞬間展開。大風颳起之前,黑暗籠罩了整條街道,將街道上的怪異一併吞噬。待到黑暗退去,四周恢復本來的明亮,街道上既沒見到半個商人,也未見到半個平民女子。

旁人看來,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发帖际遇]:st_dilan向灵梦讨教飞行的方法,结果被塞了一堆符纸敷衍走人 [+3 喵玉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3 19: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如斯,星如雨(3)




那販酒的商人墮入境界空隙之間的黑暗之中,丟失了衣帽和行裝,便顯露出天狗本來的樣貌。四周盡是一片無盡蔓延的黑暗,即便使勁拍動雙翼掙扎,試圖颳起旋風,在「什麼都沒有」的空間面前,也沒有任何意義。

這下麻煩大了。射命丸文懊惱地想著,萬萬沒想到自己會被妖怪賢者直接逮住。

接近博麗的巫女是破壞妖怪之間的規矩,這一點她當然也心知肚明,可到目前為止,她應該還沒做出什麼違規的事情來?那麼,妖怪賢者為什麼要這麼做?

如果不是監視巫女的工作閒得教人發慌,讓賢者拿她來尋開心,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她心裡隱隱然地感到不安。

隨後,那賢者的聲音,於黑暗中自四面八方傳來:

「若是剛才你肯接受邀請,老老實實地進屋來陪我喝酒,就不會遇上這種麻煩事了。」

「您別說笑了,我若是就那麼進到屋裡去,豈不是違反規則?」循著那聲音,她仍是不放棄地試著在黑暗中尋找道路和方向。

「所以才說你死腦筋。進屋裡陪我八雲紫打發時間,與博麗的巫女何干?又有哪裡違反規則?」

「......巫女需要靜養,太過吵鬧,可不太好。」

「對傷患而言,四周圍一片死寂也沒有多大的好處。你也聽說了罷?再過些日子,村裡還得熱熱鬧鬧地慶祝起來呢,在那之前,還得先營造一些日常的氛圍才是。」

「是麼?如何營造日常氛圍?」

「比如說,照顧巫女的平民女子,和賣酒的小販在家門前討價還價之類的。」

「......您還真有這種閒功夫啊。」

飛行無用,颳風也使不得,天狗試著在黑暗中摸索著,奔跑起來。漫長無邊際的黑暗之中,卻也沒有讓她遇上任何一點障礙物。

「越是這種非常時期,越是該把握當下,即時享樂。否則啊,這苦悶的日子,可會把人給悶壞了。」

不確定妖怪賢者這般拐彎抹角地將她困在隙間中的目的是什麼,只得一路奔走,一路和對方接腔。

「所以是因為無聊煩悶,才把我困在這裡嗎?」

「是你先拒絕我的邀請呀,本來只是要像普通的村民那樣,一面悠哉地喝酒,一面聊聊八卦的。」

「有什麼八卦可以聊?」

「天狗不是消息最靈通的嗎?哪裡還會缺少閒聊的談資呢?那其中有些話題,很是有趣,沒準也能給靜養的巫女解解悶呢。」

「......是這樣嗎?」天狗只是盲目地在黑暗中奔走,試著以行動造成的混亂呼吸,掩蓋自己的心緒。

「比如說,巫女受傷那天的景象,很奇怪,不是麼?」

黑暗中,妖怪的賢者擺出思考的姿態,顯現在她面前。天狗趕緊趨前,那身影卻又立刻沒入黑暗之中,令她捉摸不著。聲音再一次自四面八方傳來:

「──那時候,妖獸的屍體和受傷的巫女倒在一起。既然巫女是妖獸弄傷的,那妖獸又是被誰殺死的呢?」

「這麼一說,確實很奇怪。」

「如果妖獸是被妖怪殺死的話,那場面看起來也很不自然吧?」

「是嗎?妖獸攻擊巫女,然後被妖怪殺死,看起來是最合理的說法了。」

「問題是,暴風雨的日子,哪裡會有妖怪在神社附近出沒呀?」

「妖獸靠近人類是為了獵食,同樣的道理,想必也有妖怪為了狩獵,才會跟蹤妖獸,來到神社附近吧?」

「──那麼,為什麼作為獵物的妖獸,沒有被妖怪帶走呢?」

眼前的景象忽然變得明亮清晰,還來不及為自己終於脫離隙間的黑暗感到慶幸,天狗立刻注意到,此時此刻的自己,已然來到屋內,巫女所在的寢室。她在巫女面前,即時收住奔跑之勢,險些一頭撞上。

年幼的博麗巫女不知為何,竟然尚未入睡,此時,背對著窗外的夜色,透過繃帶下的一只眼睛,就著透入室內的幽暗光線,愣愣地望向她。

「喂,八雲──」空間的縫隙在她轉身之際應聲闔上,射命丸文切切實實地感受到,自己被妖怪賢者給耍了。

好在羽翼算是即時收起來了,但是她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姿態面對年幼的巫女。

她知道,妖怪賢者仍在這裡的某處,等待她的回答。

「......作為獵物的妖獸,之所以沒有被帶走......那,大概只有一種可能──」她想起妖怪賢者所說的,在巫女面前「悠閒地談論八卦」這件事,是以,即使緊張得冷汗直冒,幾乎動彈不得,還是故作輕鬆地說出字句。然而,越是試著裝作事不關己地回答,卻是越發感到心虛起來。

「──大概,只是說大概,妖怪攻擊妖獸,不是為了狩獵,而是......估計是,打從一開始,就是想從妖獸的攻擊之下......保護博麗的巫女吧......」

好不容易把話說完,回過頭,便和年幼的巫女對上視線。像是被針刺著了那般,她嚇了一大跳,也顧不得自己方才在巫女面前說了什麼,只得壓低身子,慌忙地逃了出去。

妖怪的賢者,於屋頂上,目送天狗遠離。就著月色,望著手裡的酒杯,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搖頭笑了笑。看來,暫時是不會再有別的妖怪來打擾巫女靜養。

只是,要再見到那新聞報紙,可得要等上好些時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寫在中場的說明: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明的WWW

只是想緩和一下氛圍。

到這邊開始算是「下半場」,交代完故事背景之後,正式進入本故事的主線主題。

於是,下一樓開始進入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月色如斯,星如雨(4)

本帖最后由 st_dilan 于 2021-3-1 22:49 编辑







緊接著又過了二三日,那妖怪賢者打發了村人和妖怪的干涉,盡力地扮演著「博麗巫女照顧者」的角色,卻也是十分地不省心。

兩位手下不在身邊,照看博麗巫女的工作和監視村裡妖怪的動向之類的事務,她自己一個人尚且應付得過來。然而,內務、飲膳料理方面的事宜,平常都是由狐妖式神一手包辦下來,這會兒縱使她滿懷自信地捲起袖子親力親為,那些視覺與味覺的境界皆曖昧不清、慘不忍睹的成果,仍是讓人不敢恭維。

正可謂躲過了坑,卻落入了井。

這日近午,東廚冒出陣陣駭人耳目的濃煙之際,大門響起了敲門和呼聲。

「來了來了──會是誰呢?」為了應門,她只得姑且先將濃煙的源頭盡數扔進空間的裂隙裡。兩位手下還有任務在身,一時半會還不會回來。選在這種時候造訪的人,既不會是不識趣的妖怪,也不會是好事的普通村民。將這兩種可能性排除在外之後,也只剩下一種可能了。

果然不出所料。將大門打開,那等在門外的,便是前些日子和巫女在廣場上衝突的「那位老爺」的千金。

面對小孩子稚氣十足的氣勢,妖怪賢者八雲紫恰如其分地維持著親切的笑容,禮貌而不失分寸。關於「那位老爺」的千金的消息,她已經在上街採買食材的時候自人里居民的閒言閒語中,充分打聽到了。

「霧雨」家的「那位老爺」,經營著大道具屋,旗下擁有數百名夥計,往來於人里村落之間,蒐集奇貨、互通有無。財貨的往來為人們帶來了便利,「那位老爺」在村裡也相當受人敬重。即使如此,仍是不免有些「霧雨家私下和妖怪有所往來」的傳聞,對此,他們家也是極力澄清絕無此事,與此相關的說法終究無法完全根絕。

老爺膝下僅有一獨生女,自小聰明伶俐,深得老爺疼愛,或許正是因為如此,養成了那孩子驕縱的脾氣。但凡是她看上的東西,沒有拿不到手的。家裡上下多多少少都吃過這孩子的虧,礙於老爺的臉面,無人敢言,亦無人敢管,因此,小孩子的行為就更加無法約束了。

眼下,站在博麗巫女住處的大門、妖怪賢者的跟前,這孩子非但沒有「打擾到別人」的歉意,反而對妖怪賢者因故延誤應門一事表現出明顯的不耐煩。妖怪賢者心裡覺得十分有趣,便故意提高音調這麼說:

「喲──這不是霧雨家的大小姐嗎?如此匆忙,想必不是來道歉的呢。」

驚訝的神色在一瞬間自那孩子臉上一閃而逝,為妖怪賢者敏銳的雙眼捕捉到了。然而,那孩子仍是理直氣壯地說道:

「道歉做甚?我們的帳還沒算清呢。叫那『博麗的巫女』立刻出來。」

妖怪賢者實在遭不住這一著,噗嗤一聲大笑起來。不識好歹,真是太不識好歹了,這孩子,但是並不讓人討厭。面對眼前女子失態的嘲笑,霧雨家的孩子並沒有因此動搖。

「她不肯出來,那我就自己進去了。」

語畢,無視於眼前這名女子的妨礙,那孩子徑直登堂入室。奇怪的是,那女子雖然沒有如預期的那樣對她唯唯諾諾,卻也沒有如預期的那樣阻攔她。那名女子,只是放任她進門,一面笑道:

「要找巫女是吧?請自便吧。當心,別迷路了。」

此話令她心中一凜,回頭一看,大門已在她進門之後應聲闔上。

既然沒有退路,那就只有向前一途。霧雨家的孩子並沒有因此退縮。

屋內的景象並沒有如她以為的那樣迂迴曲折,不如說是普通異常。也許門口的那名女子只是在作弄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小心翼翼地在屋裡摸索了一番之後,終於抵達屋內深處,博麗巫女所在的房間。

「打擾了。」

未等對方回應,她已擅自將房門打開。但見那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博麗的巫女」,透過繃帶下的一只眼睛,靜靜地望著自己。

看起來完全沒有驚訝的樣子。


=


「──唉,你這是犯什麼傻?那可是博麗的巫女。博麗的巫女,哪裡是你惹得起的?」

自家雇傭的人們當中,有些是從祖父那一代就一直在他們家努力工作到現在的,無論輩分還是年紀,都稱得上是「長輩」。即使是「長輩」,在面對她時,也都是畢恭畢敬的態度。她心裡隱約知道,恐怕包含父親、包含祖父在內,沒有人是她「惹不起」的。

「長輩」們那日的話,在她腦海中不斷地回響:

「博麗的巫女,哪裡是你惹得起的?」

──惹不起麼?哼,哪裡惹不起?這會兒不是讓人家嚐到苦頭了麼?她像平常一樣理直氣壯地頂嘴回去,讓那些「長輩」們啞口無言。

然而,對霧雨魔理沙來說,廣場上的那一次得勝,卻始終令她無法釋懷。

她並沒有做錯。面對一個突然來到村裡、受盡包含祖父、父親在內所有人的照顧,卻始終板著一張臉的人,她是怎麼樣也看不順眼。當下她並不曉得那人的身分,只聽說人家在那場「暴風雨」中遇到了不好的事、受了重傷。這可不是擺臉色的藉口啊,那場「暴風雨」的受害者,可不僅僅只有她一人而已。

是以,不顧眾人阻止,於廣場上,當著眾人的面,她直接就和對方打了起來。 衝突的一開始,她是居於下風的,這倒正合她的意。

──這個人受的傷根本就沒有那麼要緊。透過幼稚的衝突,她想向眾人傳達的,是這麼一回事。

豈料在衝突的最後,本來勝券在握的對手,居然在她魯莽盲目的衝撞之下,應聲倒地。

「長輩」們紛紛包圍她,擔憂地重複那句話:

「博麗的巫女,哪裡是你惹得起的?」

「長輩」們「總是」這樣。「總是」沒有把事情真正弄明白,「總是」從外表看待她。博麗巫女倒下時,那身軀有多麼虛弱,只有在那一瞬間觸碰到她的自己知道。

──就這?那位「博麗的巫女」?

傳聞中那位,會從「妖怪」手中保護大家的「博麗的巫女」?竟然會被一個普通的村人的孩子給撂倒?

別說受傷的跡象了,那看似健康的軀體之下暗藏的虛無,令她由衷地感到毛骨悚然。

那一天,她「戰勝」了博麗的巫女,卻也因此,在另一層意義上「徹底敗北」。

這麼虛弱的人,哪裡是她「惹不起」的?實在是嚥不下這一口氣。是以,這一天,她闖入巫女所在的房間,在巫女的注視之下,自行在巫女面前擺出了棋盤,以及黑白二色的棋子各一碗。

「規則很簡單,我們雙方輪流在棋盤的任何位置放上一顆棋子,五個子先連成一線的人,就算贏家。」

說著,也不等對方回應,她逕自在棋盤上先放上了一顆黑子。隨後,就那麼坐在原地不動,靜待對方的反應。

良久,也不知是同意參與這不請自來的無禮比試,還是為了敷衍了事好打發她走,那巫女總算是起身湊近棋盤,在棋盤上距離黑子一段距離的地方放上一顆白子。

魔理沙緊接著放上第二顆。那巫女縱使初次接觸棋盤遊戲,倒也知道為了確保自己獲勝,必須對對手排列的棋子進行阻攔和防守,卻在布局的過程中為對方搶先製造了活路,攔阻不成,吞下敗局。

「我先拿下一勝。」霧雨家的孩子擺下第五子,連成一線後起身,「下回再繼續吧。」

語畢,就像來的時候那樣匆忙,將招呼也省了,就那麼直接離開。

此等隨意,就連境界的妖怪看了也是苦笑著搖頭:

那棋局就這麼留在巫女的房間內,也就意味著她下次還會再來叨擾。境界的妖怪身為巫女的照顧者,必須阻止妖怪干涉博麗的巫女,也必須避免好事村人的打擾。眼下既然有村裡年齡相仿的孩子願意和巫女接近,一時之間卻也沒有去妨礙的道理。

再說,霧雨家那孩子離開後,巫女注視著那勝負已分的棋局的模樣,也比茫然注視著窗外的樣子,來得討喜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3-6 21: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