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69|回复: 4

[短篇楼] 酒会上的灵梦和不会读空气的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 19:5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usaaaaaa 于 2021-4-3 21:37 编辑

“呐,紫~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博丽神社里开着热闹的宴会,正厅里喝的醉醺醺的灵梦抱着身边的紫向她撒娇,“我是你的孩子吗?看起来不是,因为我们长得一点也不像。”
紫轻柔的抚摸着她从小带到大的灵梦她瀑布般的黑发,“这个醉鬼,你是真想知道答案吗?”她面带微笑,无奈地对怀里的灵梦说。
“真想~”灵梦的语调拖得很长,看来她是真醉了。
“你的母亲是神社神坛前的一个信徒,在以往芬芳的夜里,她常常在我身旁闲谈,陪我坐在海边的黄沙上,凝望着海上的帆船;我们一起笑着,看那些帆船因放荡的风而怀孕,一个个凸起了肚皮;她那时也正怀孕着你个小宝贝,便学着帆船的样子,美妙而又轻妙地凌风而行,为我往岸上寻取各种杂物,回来时就像航海而归,带来了无数的商品。但因她是一个凡人,所以在产下你时便死去了。为着她的缘故我才抚养你,也为着她的缘故我不愿舍弃你。”
“母亲以前是做什么的?”灵梦问。
“她是一名修女,本该终生幽闭在阴沉的庵院之中,向着凄凉寂寞的明月永无止境地唱暗淡的圣歌,到老保持处女的贞洁,孤独的自谢自开;但她在成为修女之前就已有了身孕,她爱上了同村的富家子弟,不久便在腹中凝聚了爱情的结晶,可是那男人的家人嫌她太穷,说她是腐生的草芥攀不上鲜艳的玫瑰;男人没有办法,将她安置在附近的修道院做修女,短暂地与男人分别。可惜,爱情的道路总是崎岖多阻,即便是两情相悦,战争、死亡或疾病却也要侵害着它,使它像一个声音、一片影子、一段梦、黑夜中的一道闪电那样短促,在一刹那间展现了天堂和地狱,但还来不及细细品味,黑暗早已张开口把它吞噬了。”
“后来呢?”
“后来两人分离,离别前男人向她许诺:‘美丽的爱人,既然真心的恋人们永远要受折磨似乎已经是一条命运的定律,那么就让我们学习着如何忍耐吧;因为正是这样的折磨,正如回忆、幻梦、叹息、希望和哭泣一样,都是可怜的爱情缺不了的随从者。我会处理好家人那边的事务,让时间和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消磨他们对你的偏见之冰,而你,我最心爱的恋人,请你暂时避开世俗的偏见,用你对我那般的热情虔诚地服侍上帝,请求他祝福我们;直到那幸福的四月与盎然的春意一同到来,到时我会把你接出修道院去到那镇上的教堂,在那里一位新郎就将把你娶作他的新娘。’”
“哇哦!”灵梦捂住了嘴,不知是酒精还是这腻死人的誓言或者两者一同的作用为她的脸上抹上一层羞怯的红晕。
“于是白昼很快地便成为黑夜,黑夜很快地在梦中消逝过去,婚期临近前的那天晚上月亮像新弯的银弓一样,在天上临视他们即将到来的良宵。”
“然后他们就从此生活在了一起,皆大欢喜。”灵梦高兴的附和。
“可惜不是这样。”紫叹了口气,“那年的春天不同以往。四起的战争骚乱扰乱了人间的秩序,风因为凡人不理会它的吹奏生了气,从海中吹起了毒雾;毒雾化成瘴雨下降到地上,使每一条小小的溪河都耀武扬威地泛滥到岸上,因此牛儿白白牵着轭,农夫枉费了他的血汗,青青的嫩禾还没有长上芒须便腐烂了;空了的羊栅露出在一片汪洋的田中,乌鸦饱啖着瘟死了的羊群的尸体;跳舞作乐的草泥板上满是湿泥,杂草乱生的曲径因为没有人行走,已经无法辨认。执掌潮汐的月亮因为再也听不到夜间欢乐的歌声,气得脸孔苍白,在空气中播满了湿气,人一沾染上就要害风寒。因为天时不正,季候也反了常:白头的霜寒倾倒在红颜的蔷薇怀里,年迈的冬神却在薄薄的冰冠上嘲讽似的缀上了夏天芬芳的蓓蕾花环。”
“惊愕的世界不能再凭着四季的出产辨别谁是谁,愚昧的教会不懂季节颠倒背后的韵律,贸然断定必然是异端作祟,生硬蛮横地将预示着天地异变的征兆归罪在无辜人身上。于是轰轰烈烈的猎巫运动在各地兴起,你的父亲,那名高高兴兴盼着婚床的男人,被人从家里拖出来,公然吊死在门口的梧桐树上,留下你的母亲独自一人怀着期盼的、殊不知已经破碎了一半的爱情空空的隔着石窗,焦急的等待天上的月亮落下。
灵梦脸上的笑容的消失了,酒瓶从她苍白颤抖的手里滑下,将她的衣裙打湿一片。
“从那之后,市镇里的人们都能看见一位身穿洁白修女服挺着大肚子的姑娘,她妙曼的身材,瀑布般的秀发皆被掩盖在其下,只露出一张消瘦痛苦的脸正对五色窗前的救难圣母雕像整日祈祷,在她脸上有时仿佛能看到这是一位曾经无比美艳的姑娘,时光并没有毁尽她青春的宝藏,尽管上天震怒,为她施加常人不能承受的苦痛,将她的折磨的不成人性,但青春余韵尚在,风霜、岁月也掩盖不尽她的风采。她不时把手绢举到自己眼下,手绢上绣着爱人给她题的精妙词句,积郁的悲伤化作泪花把丝绒刺绣的字句浸洗,时而细审句中凝聚的爱意,时而因莫名的悲痛不禁啜泣,呼号、呻吟,一阵高,一阵低。有时她高抬双眼直向天上无数的星辰凝望,有时她的目光转了方向;忽然又目无定向,游移的眼神向虚空观看,这种种都表明她的视线和思绪绞在一起,乱成一团。
“这样可怜的她被人们看见免不了要惹出闲话,只因献身于神的圣女背离了她的信仰,抛弃权贵财富拥抱淫乱不洁的罪孽,这中伤人的谣言越传越广,像古代帝王对人民的恩赐,贫者无份只对富有者一施再施。可她哪里理会这些,她的心思全落在心心念念早已归天的人儿身上,她拿出许多折叠着的信笺,这些信她止不住用泪眼细读,吻了又吻,甚至用泪水浇洗,叫喊着:‘你这记录无耻谎言的血污,你算得什么山盟海誓得凭据!’在狂怒中,她边说边把信撕毁,如同她的心已随他一起破碎,信也被扯碎。”
“那段日子她万念俱灰急于寻死,要用体内被愤怒幽怨染黑的血沥青般洒在伤透她心的尘世,留下永恒的污秽,她那时常疯言疯语:‘我身在何方?在人间还是在地狱?我在海里遭淹没?还是在火里受烧伤?现是何时光?清晨明朗?还是昏夜漫长?我还是一心想要活?还是一意愿死亡?我刚才还活着,但却活得比死了还凄惶!’。作为她昔日的朋友我极力将她救出,陪伴她走遍天涯海角期望海纳百川的海流能洗刷她深幽的怨念,可那苍翠碧绿的大海也要被她洗的一片殷红。”
“这便是你的母亲的故事了,灵梦。不要只想着悲伤,死虽然是一件苦事却可以了却一切痛苦;你要想着未来的路途还在远方,不要为逝去的人儿过分心伤。想象云雀在天空中歌唱,路边的鲜花就是美丽的佳人,就连陌生人的行走也是优美的舞蹈,你若将悲伤弃之不顾,悲伤也不会伤你过深。”
“有谁能在寒冷的喜马拉雅山上还能拿一根火把在手?难道幻想一顿丰盛的大餐就能填报辘辘饥肠?又或是想象酷夏的烈日就能在寒冬的雪地里打滚?”,灵梦说,“不,这些美好的畅想只能让我格外觉得命运的残酷。”
写在后面:这个故事本来是打算给还是人类时候的蕾米莉亚的,因为我是雷咪厨嘛。
发表于 2021-4-1 19: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嗯……这又是对灵梦可能身世的又一篇解读?不过这样的故事,个人还是很难和灵梦后来成为博丽的巫女之间建立起联系,并且按照这样的设定,幻想乡里曾经发生过如此的事件,即使八云紫封口,怕是灵梦也已经知道一些了吧,这也是我读完这个小短篇后的一点点疑问。
灵梦的身世真正如何,或许只有某个酒鬼,和幻想乡的那一代人才知道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1 22: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saaaaaa 于 2021-4-1 22:24 编辑
花落丿天使 发表于 2021-4-1 19:59
嗯……这又是对灵梦可能身世的又一篇解读?不过这样的故事,个人还是很难和灵梦后来成为博丽的巫女之间建立 ...

我写这篇没想太多,就想写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
应该是彻底OOC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 22: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蕾米的身世,我倒有命运三女神内讧,下凡被特佩斯搭救这种魔性猜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3 21: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稀神蕾米 发表于 2021-4-2 22:43
对于蕾米的身世,我倒有命运三女神内讧,下凡被特佩斯搭救这种魔性猜想

好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4-11 06: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