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02|回复: 7

[短篇楼] 【短篇合集】幻想乡的大地与生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放一些平时写的短篇,好像短篇都应该放在合集来着。
La-di-da,不废话了,让咱们开始吧。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芙兰》
红魔馆昏暗潮湿的地下室内,一只青白硕鼠悄然经过此处;用天生灵敏的嗅觉辅以小而黝黑的眼睛寻找着任何食物的香甜气息,只可惜此处除了巨大的木制造物和光滑冰冷的铁器之外别无他物;它失了望,有些懊恼的仰头尖叫两声后就朝着略微光亮的方向前进,离开这里去到别处。
“小小的生灵,何故急着离去?”突然黑暗中一个从天而降的声音将它叫了住,它立马慌了神,四脚一同迈开大步,紧贴地面飞速朝着墙壁滑去,不料一双柔软的大手将它捧起,抬升至离地万里的高处,于是在惊慌中它感受到了些许温度,伴随着一起一落柔和的气息传到它皮毛深处。
“既然来了,就陪我说说话吧。我正在研究如何将这座我栖身的牢狱和整个世界两相比较;可是因为世界上充满了人,而这儿除了我,和偶尔和你一样的家伙光临之外,没有其他存在,所以两者无法比较;但我还是再想想吧,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相同的地方。我要由此证明我的思想和灵魂犹如一对夫妇,两者结合孕育了这些期待,而正是这样的期待占据了我的脑袋;期待总是好高骛远,谋划着不可能的奇迹,比如凭着我这些脆弱的指甲,或许能在这囚室上凿出一个口子,贯通这坚硬的石墙让我逃出这里,可是指甲做不到,只能草草结束。”
这说话的人顿了顿,她身旁被刷满红油漆的墙上满是一道道指甲扣划而留下的凝固血污痕。
“期待总是自以为是,安慰我说命运也曾奴役过其他人,说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听信这话的我就像个愚蠢的乞丐,坐在一堆破烂里逃避活生生的被囚禁的屈辱,想着以往不少人也像这样由此借以得到宽慰,把自己的不幸遭遇,扔给曾有相同处境的人去承受。”
“这样我一个人就在这无人观赏的悲情戏剧中扮演了诸多心有不甘的角色:有时我是吸血鬼领主的妹妹,而有时身居地下室的屈辱让我宁可自己是个乞丐,于是我就扮演了乞丐。但心中对姐姐的爱压得我想成为个好妹妹,于是我又变成姐姐的好妹妹了;但渐渐我又想起我已被她囚禁,然后迷茫和无助就把我变成了一阵烟,一束光射向虚空,什么都不是了。可是无论我是谁,只要我还在思考和呼吸,这处境就不能使我宽心,除非我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她将它放下,两只手擦去眼角的泪花,她在轻声啜泣。
仿佛嘲笑她一般,一阵悠扬欢快的音乐穿过大地和水泥板,传入她的耳中。
“音乐?从哪里传来的?”,她有些惊奇,随即放声大笑,苦中作乐般侧耳倾听起这来之不易的享受。
“注意节拍!”
“昔日美妙的音乐竟能如此讨厌!只因乱了拍子音色失和。”
“人生的音乐也同样如此”,她说,“我曾打乱了我命运的节拍,现在节拍混乱的命运潮流般将我卷走。”
“这音乐快让我发疯了,给我停下!”她突然怒不可遏的站起来向着天花板大声嘶喊,惊的那只伏在她脚边做听众的硕鼠急忙跑开,“音乐虽能帮疯子恢复理智于我却能把智慧逼疯!”
“但还是祝福那为我奏乐之人,因为他毕竟是一番好意”,她重又坐下低头盯着昏暗房间内空洞的地板,“而对于可怜的芙兰朵露,在这满是敌意的世界上,好意无疑是件珍奇的宝物。”
突然吱呀一身地下室的门开了,一位芙兰从没见过的,满脸胡渣的男人端着蜡烛走了进来。
“你好啊,二小姐。”混浊的声音里带着轻蔑和不屑。
“您是谁?这里除了每天有个妖精女仆来送饭延续我这苟延残喘的性命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进来;而看您的样子,也不像是馆里人。”
“馆里人?馆里人!我厌恶这个词!就如同我痛恨地狱,痛恨每一个红魔馆里的人一样!”他突然开始咆哮,把小小的囚室里震的微微摇晃。
“你还不知道红魔馆发生了什么吧,可怜的二小姐!你的姐姐,也就是蕾米莉亚•斯卡雷特那个妖怪,在人类反抗妖怪的战争中战败,已被我们处决,绑在人里广场的石柱上经受阳光的折磨已经化成了灰烬。而与她一起的幕僚,不是掉了脑袋,就是被驱逐出幻想乡,红魔馆已经完了,亲爱的二小姐!”
“而至于你,也别想逃脱!虽然你是你姐姐的滔天恶行那浩如烟海的受害者中不起眼的一位,但本着你与她的关系,我们不能轻易放过你,你也要被绑在石柱上和她一样下到你们姐妹俩早该下的地狱!”男人愤怒的说,“来人,把她绑了!”于是从他身后钻出两个大汉绑住芙兰的手将她压出地下室。
“放开我,你们这些恶人!”芙兰挣扎着想挣脱,但也是无济于事。
芙兰朵露终于重新回到了地上,虽然囚禁她的已经不是四壁,而是一群群情激昂的人类。她被三个人押着送往人里广场等待死刑,一路上受着围观的群众唾骂。
“她就是那名饿鬼的妹妹吗?看起来和我家闺女一个年纪,真是人不可貌相。”
“别看她那样,说不定松开绳子就会和她姐姐一样,叫您想想’战争’这饕餮正张开着血口等待着可怜的苍生,想一想那寡妇的眼泪、孤儿的哭泣、阵亡者的鲜血还有那断肠的姑娘为了牺牲的丈夫、父亲和订婚的情郎而发出的悲哀啼哭,全都是她恶魔般的姐姐一手造成。”
人里广场上一片空旷只留下一根满是红袖的铁柱屹立在正中央,刚刚还在下的小雨停了,泥泞的地上杂七杂八布满车轮驶过压出的坑辙。芙兰望见星期三拂晓的曙光闪现在地平线上,留恋之情便随着晨雾散去。当那个胡渣男人用套马的缰绳将她绑好后,她看见天边的云层逐渐散开,太阳拨开云秽重整威严,听到耳边响起地下室听到的音乐在她耳边呢喃,这才想起那是小时候,在她和姐姐还没有成为吸血鬼时姐姐为哄怎么也不肯入睡的芙兰而唱起的摇篮曲,走调的声音混杂入不和谐的拍子,却总是能让芙兰得以安睡。一时间,阳光将它金黄的丝带洒在她身上,随着撕心裂肺的疼痛和逐渐碎成片的身体化为粉末飘扬在虚空中,她与姐姐与红魔馆的大家一同度过的时光组成一张张泛黄的照片在她眼前闪过,无奈、怀恋、哭恨等情绪一齐涌了上来,支配了她的舌头叫她咒骂这世间:“你们也跟着随我一起下地狱吧!”
“芙兰,芙兰?快醒醒!”芙兰听到有人在叫喊她,揉了揉稀松的双眼做了起来,“是什么让你这样在梦中惊慌的喊叫喊,额头上冒出的脏汗如同湍急河流中激起的泡沫一样污秽?”
芙兰睁开眼,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那是姐姐的脸,她立马拥入她怀里,用泪流不止的眼把悲伤洒在她的衣裙上。
“没事了,姐姐在这。”蕾米莉亚摸着她的头安慰她,身后的落叶窗外是一个个拿着火把全副武装的人群,朝着红魔馆巍峨的城楼叫喊着污言秽语。
“没事了,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她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二小姐画了张图,oweeeeeeeeeeeeeeee
微信图片_20210406192708.jpg

点评

极其的抽象,甚至有点精污...  发表于 昨天 23: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荷取是魔理沙忠实的盟友,当魔理沙不再解决异变之后,有一段时间她去给老朋友荷取作助手,借此,她才得以从近距离深入了解这位喜欢机油的古怪河童。
“盟友,把锤子递给我,就是头是X型的。”魔理沙刚刚起床还打着哈欠未做好准备迎接新的一天时,机房就传来荷取急切的呼喊声。这位蓝色头发的姑娘正带着宽大的护目镜用通上电的镁金属条焊接着桌子上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奇怪机器,滋滋的耀眼闪光随着她的手一起一落时断时续,把被拂晓的晨曦轻微染红的灰暗机房照亮。她说话时头也不抬,只是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手头的工作上。
然而魔理沙没有搭理她,自从一个月前她搬到这里起这样的情景早已是司空见惯,她慢悠悠的走进盈洗室,对着镜子刷牙洗脸,穿好衣服梳头打扮,尽管她不是一个过分在意外表的人,但这样的一道程序下来也将近花了半个小时。等到她终于再次踏入满是油漆味的机房,荷取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
“怎么这么久?盟友?我掉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又不想自己去捡。”
“这就来。”魔理沙把掉在地上的锤子送到她面前,这位友人的古怪行为她在这一个月里已经见识了太多太多,“天啊荷取,锤子就在你脚边,你弯个腰又不会折断你的脊梁骨。”
“怪我,甜心,全都怪我,我太想看到你以至用这样会让你不起眼的自尊心伤个粉碎的方式让你来到我面前。”她突然停下手中的活计,揭开护目镜露出熬夜后疲惫的蓝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魔理沙。下一秒,荷取的表情一下子换成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态:“没懂?就是昨晚那个剧sb男主角的sb台词。说真的盟友,下次再让我看到sb剧我保证把电视给砸了,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这个是什么?”魔理沙被荷取一直在捣鼓的机器吸引了注意。
“这是军用级别激光,别乱动,不然把你的小脑袋瓜轰掉了我还得给你收尸。”
“什么原理,有我的魔炮厉害吗?”
“本质是受激辐射,高性能谐振腔储存能量,算了,我干嘛和你说这么多,就像智慧自由意志什么的在你身上根本就是白搭。”
“荷取,甘宁娘。”
“别走盟友,快把炸弹塞你屁眼里,一会我们要去的那地方到处都像杀人现场似的,要是搞砸了没准用得上。”她拿出一个手表大小的圆形金属。
“又来?你就不能塞你自己屁眼里!”
“信我,我早就试过了,但你也知道我平时尻子玉玩多了早就松松垮垮了。”
然后两人乘坐荷取的车离开了,前往人里某一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saaaaaa 于 2021-4-10 01:25 编辑

由于幻想乡科技经济的高速发展,博丽大结界内的小小土地那有限的资源市场已然不能满足幻想乡人日益膨胀的贪婪胃口。可限制于幻想乡本身的特殊性质,幻想乡人不能直接打破大结界向外界土地(现实)扩张——占幻想乡人口比例众多的妖怪们依然需要结界的保护——但好在广阔的宇宙对于外界人类来说依然是一片充满神奇和未知的领域;于是自然而然地,地外殖民便成为了最好的扩张途径。幻想乡的航天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大地上到处耸立着的巨型火箭搭载着为数众多的航天器件脱离地球引力奔向深邃幽暗的太空怀抱。直至幻想历105年2月30日,一个值得被所有幻想乡人铭记的日子到来,由贤者八云紫立项,河童重工落实建造的天基空间站顺利竣工;在从空间站传来的延时影像中,魔法使魔理沙轻盈的漂浮在太空内向镜头那边的人们挥手致意的场面,惹得无数为此日夜操劳奋斗的技术人员们热泪盈眶,“这是我的一小步,但却是幻想乡的一大步”,这句由魔理沙说出的名言日后将永远以漂亮的草书斜体记载在幻想乡中小学教材的开章封面。

空间站是建成了,幻想乡人是高兴了,但与之对应的月都人就笑不出来了。建立在月球上月都与地球隔着长长的距离,偏安一居长期奉行孤立主义的他们从不主动插手幻想乡或是地球上人类的事务,除非遇到什么特别重大的灾难,比如纯狐那一次,在几乎要灭亡的紧急关头才不得不迫降到幻想乡建立新月都——虽然是以他们自认为的“合理”方式。毫无疑问的,熟知月都存在的幻想乡人打破了月都在太空航行科技的垄断,“一块巨大的太空蛋糕要被幻想乡人分走了”。

月都人不可能不知道幻想乡的地外基地,负责观察轨道卫星动向的月兔把这一事件作为紧急事件列在了每日汇报文件的第一行上交给了自己的上司,她的上司添油加醋又交给了管辖她的上司,几经辗转只剩下直截了当的“幻想乡的太空基地已经开始运行并投入工作”几个大字混杂在迷宫般令人眼花缭乱篇幅浩瀚的文书中,最后被交到主管外界事务的最高首席官稀神探女那张平时办公用的桃木书桌上。她拿起文件简单的扫了几眼,逐渐在脑内凝练出数个最为重要的句子,利落的抓起一旁倒立着插在笔筒里的钢笔,大手一挥就写好了批文交给下属去落实办理。她在“幻想乡的太空基地”这句话旁做了批注:“应派遣特工打入幻想乡内部,从文化思想观念进行渗透,培养和改造出一批忠心认同月都价值观的人,让他们不断冲击幻想乡的社会以制造内乱,以达我们的目的。”

几年后的某一个下午,八云紫停下工作,愤怒的摔开手里的笔,瞪着摆在桌子上的文件一筹莫展。她在看的是关于近几年幻想乡劳动力人数统计表,断崖式下跌的柱形图已经将即将到来的危机预示的清清楚楚,不用什么数学模型预测仅凭最简单的一次函数模型就足以说明问题,她感觉那几个随着年份增加不断递减的负数已经把危机的帷幕揭开,揭示出幕布后的一片深渊了。然而最让她恼火的还在后面,刚才八云蓝送上来的“近十年幻想乡出生人口统计汇总及人口年龄结构样例说明”才是问题的根源,同样也是一堆不容乐观的数字,而这份报告显示去年幻想乡居然出现人口的负增长,老龄人口居高不下,年轻人不愿生育甚至反婚反育,对比去年3份出生的3万个婴儿,今年同月竟然才只有28个。八云紫捂住脑袋,试图找到人口危机背后的原因:独生政策的余波、生育观念的变化、社会经济具体到个人的压力增大、生育儿女的负担加重等几个说的过去的想法飞速闪过。但这仅仅只是她依据数字和几名政要给她提出得建议所得出来的空想,真要挖掘其中深层次的原因还得回到群众中去,听群众的话方能得到答案。

于是八云紫换了一身朴素的打扮,跨进间隙,一转身来到某座山上破旧的神社里,里面在刺骨的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巫女依偎在炉火边取暖,看她那样子好像恨不得把自己身子都放进火里烧才痛快。灵梦见了来人,既不问好也不尖声赶她走,只是露出一双不知所谓的大眼睛随着她的步伐缓缓移动。

“灵梦,你想生孩子吗?”八云紫问她。

“甘霖娘,你第一句话就问这个?”灵梦没好气地回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问,因为你说的话从来都是这样,想说明的意思就像藏在两桶麦糠里的麦子,必须费去整天工夫才能够把它们找到,可是找到了它们以后就会觉得费许多力气找它们出来是一点都不值得的。”

“行,妖怪的贤者,幻想乡的牧羊人,我就好心的不去深究你这话里究竟有什么恶毒或是要嘲笑我的含义,老老实实回答你的问题。”

“我不愿生孩子,因为我自己都喂不饱自己,就算如同人们常说的养孩子养老,可这事和我可一点也不沾边,我连能不能活到老不饿死还说不准呢!况且生孩子就意味着随之而来的天价消费,什么奶粉、纸尿布、婴儿床;再长大一点,得为他的教育的考虑着想吧,上学的费用、日常开销、补习费、兴趣班这都是花花的银子啊,你知道那个不会奥数就上不了重点初中的招生要求吧,要我负担这么多还不如直接给我来一发子弹给我个痛快得了。”

“和你同龄的女孩子呢?她们又怎样呢?”八云紫接着问。

“你懂的,女权运动给了她们一个发泄的机会,不管什么样的都要和其扯上关系。仇视男性来抬高身价,尽管自己连饭都不会做。”

“谢谢了,我了解了,再见。”八云紫听罢就要离开了。

“等等”,灵梦堆出一脸媚笑,“这个月的补助金……”

(我真是个混蛋,居然这样写灵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昨天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图差点让我去世,是异形乡爱好者吗?
[发帖际遇]:caiyang1997患有密集恐惧症和昆虫恐惧症,还不小心踩到了莉格露 [-4 喵玉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caiyang1997 发表于 2021-4-10 10:05
这图差点让我去世,是异形乡爱好者吗?

不是哦,因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4-11 06: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