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88|回复: 4

[中短篇] 《白楼梦游记》——消逝的音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白楼旧梦 于 2021-4-6 12:23 编辑

注意:
①:本文为东方project的二次创作,人物设定与原作有较大出入。
②:本故事纯属虚构,所涉及历史事件皆为艺术创作。
③:有轻度的CP倾向,请大家理性观看_(:з)∠)_。
④:一切内容仅代表作者即我本人的个人观点。
觉: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


第一章:异样的宴会

  初春时节风和日丽的一天,白玉楼安静的午后,妖梦修剪完前院的树墙,准备去人界购置家用。刚走下阶梯,文文突然飞来,告诉了妖梦明天大家准备在博丽神社开宴会的消息。

  妖梦想着既然要开宴会了,那还像往常一样邀请骚灵三姐妹来奏乐好了,于是就前往雾之湖畔的普莉兹姆利巴府。

  路过湖边的时候,她看到琪露诺和大妖精像往常一样玩闹着,琪露诺大声呼喊着飞来飞去,向大妖精扔出一个又一个冰块,傻笑着钻进水里,然后在水上漂浮着,张开嘴说着什么,也许是距离太远,后面的声音就都听不到了,大妖精担心琪露诺呛着水,赶紧飞过去准备拉她起来。

  看着一片欢乐祥和的场景,妖梦轻轻地笑着,自言自语道:“害,大概这就是笨蛋吧。”

  来到府上,妖梦告知了宴会的消息,却看到大姐露娜萨有点忧心忡忡的,就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露娜萨犹豫了一下说道:“冬天刚过去,我们也很久没有演出了,最近想准备一些新的曲目,本来练的好好的,昨天突然就演奏不出新旋律了,我和莉莉卡试了好久甚至弹不出之前的调子,特别奇怪。”

  妖梦也没多想,就回答道:“可能就是突然忘了吧,说不定明天你们又能想起来了,你们演奏了这么多年,实力都那么强,随便也能编一些新的曲子嘛,而且只是宴会上热闹热闹,就还像以前一样演奏你们熟悉的曲子呗。”

  露娜萨耸了耸肩,说道:“那就先这样吧,不过这种情况真的很奇怪,可能太久没有演出水平下降了?”

  妖梦笑道:“嘿嘿,可能是你们老了,记忆力不好了~”

  此时二姐梅露兰走了进来,听到对话也跟着嘲笑起来:“只是大姐老了,她现在作曲的时候总是带着老年人的忧郁,我和莉莉卡才不老,我们可活泼了。”

  露娜萨向妹妹丢了个白眼,妖梦和梅露兰开心的笑了起来,三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妖梦就告辞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博丽神社热闹非凡,幻想乡的朋友们陆续来到神社,有的帮忙布置桌椅,有的负责准备酒菜,有的聚在一起聊天,有的到处嬉笑打闹。

  灵梦若有所思的坐在堂前台阶上,看着眼前枝繁叶茂的柳树和树下盛开的花。

  魔理沙走过去和她搭话:“喂!你觉不觉得今年春天来的太早了点啊?”

  灵梦似乎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回答:“哦哦,是的,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明明几天前春雪还没融化,这些花草树木怎么立刻就长起来了。”

  魔理沙笑着调侃道:“要是春天来的晚的话,我们倒还有些头绪。”说完看向了院子里的两个人。

  妖梦帮忙准备了一大桌菜肴,正忙着摆放桌椅,旁边幽幽子正和小町聊着什么。

  灵梦摇了摇头,说道:“肯定和她们没关系啦,而且看大家的样子好像也没人在意这个情况,算了,反正春暖花开是好事情,大家开开心心玩儿就好了。”

  宴会上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骚灵三姐妹演奏着熟悉的曲目,萃香到处劝着人喝酒,荷取摆弄着无人机将键山雏的头带拽了下来到处乱飞,妹红和辉夜不知道为什么又吵了起来,神奈子圣白莲和神子在那边高谈阔论,而红魔馆的几位悠然自得地喝着红茶。

  灵梦魔理沙妖梦三人围坐在火炉边上,正吃着点心聊天。突然一阵骚动,几个妖精推搡着把琪露诺放到正中间的大桌子上,说是要给大家表演节目。

  就看琪露诺举起手原地转了三圈,大声喊道:“完美冻结!”于是大家杯中的饮料就都冻成了冰块,琪露诺很得意的大笑起来,飞到骚灵三姐妹身边,伴着音乐开始唱歌:“啦啦啦啦啦啦啦~”(自行脑补算数教室哦~)

  大家一脸黑线的看着她胡闹了一番,就回到各自之前的话题继续聊天,妹红扔出许多小火苗,帮大家的饮料解冻,唯独没管辉夜。

  然而琪露诺唱着唱着,突然就发不出声音了,她很郁闷,低声试着哼唱了一会儿,发现怎么都唱不出来了。

  大妖精走到她身边关切的说道:“你是不是又把嗓子唱哑了?昨天在湖上就是这样,现在天还冷呢,不要大喊大叫啦,会着凉的!”琪露诺听完只好放弃,继续和妖精们嬉闹起来。

  咲夜看了看琪露诺她们,眉头微皱,走到灵梦三人身边,轻声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一点异样,琪露诺的嗓子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唱不出歌来了。”

  魔理沙不以为意的说道:“啊,没啥啊,笨蛋就是这样子嘛。”

  灵梦笑了笑,稍微认真的问咲夜:“你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些小妖精了,还是说有什么别的不对劲的事么?”

  咲夜说道:“昨天晚上帕秋莉大人说她的留声机坏了,好端端的突然就发不出声音了。”

  这回轮到魔理沙震惊了,她瞪起眼睛惊讶道:“这不可能吧,帕琪的留声机是用魔法播放的啊,机器本身只是个形式,就算零件全拆了也能放音乐才对啊!”

  咲夜说道:“问题就在这里,大小姐平时听音乐的留声机结构是一样的,昨天我试了一下那个是正常的,只有帕秋莉大人的无法播放。”

  妖梦沉思片刻说道:“像琪露诺这样的小妖精是不会控制自己的魔法的,所以她唱歌其实不是用嗓子,而是用魔力发出的声音,昨天我去邀请骚灵三姐妹来宴会的时候,她们也说最近演奏不出乐曲了,她们原本都是用魔法来操作的,但是你们看。”

  四人看向了场边正在演奏的三姐妹,平时根本不碰乐器的三人,今天居然正常的在使用乐器,不仅露娜萨和莉莉卡的手指都明确的按在琴弦和键盘上,梅露兰吹奏小号也很用力,甚至能明显地看出有点疲惫。

  这不寻常的举动让四人都很迷惑,妖梦走过去询问三姐妹,露娜萨有点难过的解释道:“我们早上起来就发现乐器都不太正常,无论用多少灵力也发不出声音,今天来这边就只能正常操作乐器来演奏了,说实话还挺累的,唉!”

  妖梦连忙安慰她们:“那先休息吧,你们也吃点喝点,之后再看看乐器出了什么问题吧。”

  妖梦和灵梦等人说明了情况后,大家陷入短暂的沉默,灵梦有点担忧的说道:“本来我只是觉得今年春天来的太早了些,但是现在看来不仅仅是春天的问题,如果魔法失灵,带来的危害就不是乐器无法演奏这么简单了。”

  魔理沙拍了拍灵梦的肩膀,安慰道:“也不用这么担心啦,可能只是季节变化不正常影响了这些小妖精和幽灵们的魔力,如果后面真的有啥问题,像往常一样解决掉就好了,咱们等宴会之后再讨论这个事情吧!”

  正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起身拿上了扫帚:“我想到一个办法来验证这个事情了,不过这里能实验的东西太少,我去一趟香霖堂。”说完就骑上扫帚飞走了,灵梦妖梦咲夜三人也没什么头绪,只好继续宴会。

  大家说说笑笑吃着喝着,一直开心的玩到傍晚才散场。妖梦和咲夜帮灵梦收拾好院子正准备告辞,就看魔理沙慌张的飞了回来,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我在香霖那里试……试了一下午,等……等下,我喝口水!”

  灵梦帮她倒了一杯茶水,有点好笑的说道:“你慢一点说,急成这样还以为你又偷了什么东西被追杀呢。”

  魔理沙瞪了她一眼:“才没有偷……偷东西呢,而且我……我就算拿点小东西也……也不至于被追杀吧,吨吨吨吨……”

  魔理沙喝下一整杯茶水终于平静下来,认真的和三人说道:“我们试了一下午各种乐器和播放设备,只要是正常操作使用,就都没问题,但是用魔力来激活就不行,无论是乐器还是那些电子设备,都不能发出声音。”

  咲夜皱起眉头说道:“那看来不是特别案例了,可能整个幻想乡里用魔法演奏音乐都受到了影响。”

  四人感到十分诧异,虽然大家平时唱歌或者听音乐都不太会使用魔法,但是对骚灵姐妹这些幽灵和妖精以及追求仪式感的帕秋莉之类的人来说,这还是挺不方便的一件事情,难道是有人恶作剧么?可是这样捉弄别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觉得这算是异变么?”魔理沙询问着灵梦的看法。灵梦有些犹豫,这种不大不小的影响并不能算严重的异变,但是不解决掉总感觉有些难受,可是又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妖梦说道:“既然这次的事情影响的主要是幽灵和妖精,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我明天就到处看看还有什么异样,你们如果有别的发现也请告诉我。”

  几人如此说定之后,就各自回家了。夜幕慢慢降临,树叶依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地上的花朵也繁盛的不像是早春,就好像有人在用魔法催促着它们一样……



第二章:消逝的音符

  第二天,妖梦一早起来给幽幽子准备好早饭,就出发来到人界,她很担心骚灵姐妹的情况,就直奔普莉兹姆利巴府。刚到府上就看到三姐妹垂头丧气地坐在院子里,妖梦急忙上前询问。

  三姐妹告诉她,今天的情况比之前更严重了,不仅乐器依然失灵,新创作的曲目也找不到旋律,就连昨天宴会上演奏的一些旧曲子也想不起来了。

  平时最欢快的莉莉卡难受的哭了出来:“怎么办呀,我们是不是要完全失去演奏的能力了,以后再也不能给大家表演曲子了嘛?5555……”

  妖梦和两位姐姐安慰了莉莉卡许久,终于让她稍微平复了一些,看来事情有点严重了,哪怕只是为了三姐妹,妖梦也准备将这个事件彻查到底。

  “放心吧,我一定会解决这个事情的!”妖梦起身告辞了三姐妹,决定去寻求一些精通魔法的人的帮助。

  妖梦来到红魔馆,正好遇到了出门的咲夜,咲夜把妖梦请进馆里:“妖梦!你来的正好,帕秋莉大人找到让留声机正常播放的办法了,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我们直接去图书馆吧。”

  二人来到图书馆,看到帕秋莉正在控制一个法阵,紫色的魔纹轻轻跳动着在四周围起一个圆圈,法阵中间摆放着她平时用来听音乐的留声机。

  帕秋莉和二人解释道:“昨天我发现留声机的魔力波动会在发出声音的瞬间被抽走,所以我用结界把魔力封住,就可以让音乐留在结界之内,但是只能进到里面才听的到,结界之外的声音依然听不到。”

  妖梦进到结界之内,清晰的听到了留声机播放的音乐,离开结界的瞬间声音就消失了,“那看来是有人把音乐的魔力吸走了,有什么办法能知道魔力的动向么?”妖梦问道。

  帕秋莉说:“我也还在思考,如果用魔术回路标记可以定位一个来源,但前提是目标本身发出了魔力,现在的状况是我们的魔力离开结界就凭空消失了,单纯的被吸走而没有体现任何回路,这就很难追查了。”

  咲夜表示用时停的办法也不能标记魔力的去向,显然这个犯人的能力与时间无关,三人一时竟找不到任何办法。

  正在大家苦思冥想追踪魔力的办法时,文文突然跑来了,本来她是来给红魔馆发报纸的,听说大家都聚在图书馆就来凑热闹,得知了情况后,她告诉大家:“我的照相机可以把魔力定形,就算是看不见的声音,只要是魔力发出的就可以,要不我来试试吧?”

  帕秋莉稍微打开了一点结界,让留声机的魔力从缺口中流出,文文快速的拍下了照片,却发现照片上什么影像都没有,“诶?难道这个魔力连存在的形式都没有么,居然照不到!”文文有点懊恼的抱怨道。

  “等一下,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妖梦凑近照片,认真的观察起来:“这里有像音符一样的一些标记,应该就是流出来的魔力了。”

  妖梦指着照片上有点模糊的标记提醒大家,但是三人面面相觑,似乎根本看不到妖梦说的音符一样的标记。这又让大家困惑起来,为什么文文拍下了魔力标记,自己却看不到,在场的人里就只有妖梦可以看到。大家虽然相信妖梦说的标记,但是都感觉这个犯人的能力也太麻烦了些。

  不管怎样,暂时是找到了标记魔力的方法,虽然麻烦,但是跟着照片一直寻找下去,大概就能追溯到犯人的位置。

  掌握原理之后,妖梦和咲夜告别了帕秋莉,跟着文文一起离开了红魔馆,大家觉得这次的犯人有点棘手,而且还可能是魔法方面的专家,于是决定再找点帮手,之后再回到骚灵三姐妹那里汇合,利用她们的音乐魔法,顺着照片中显示的标记一点一点找到犯人。

  妖梦去到魔法之森找到魔理沙,文文去神社找了灵梦,咲夜去到爱丽丝家,告知了情况后邀请爱丽丝前来协助。

  大家来到普莉兹姆利巴府,骚灵三姐妹用魔法演奏起乐器,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在文文的照片下,妖梦看到有音符一样的魔法标记向着后山上飘去,几人顺着标记走向了宅邸的后山。

  妖梦边走边警觉了起来,虽然其他人感觉不到,但是山上的花草树木之间寄宿着非常多的幽灵,这是很奇怪的现象,妖梦感觉这次的元凶很可能是个和幽灵有关的人,不断提醒大家小心谨慎。

  当众人走到半山腰的一片平地时,一小片墓园出现在眼前,众人十分奇怪,幻想乡一直只有两个地区用来埋葬死去的人,一个是人里的墓园,另一个是再思之道附近的无缘冢,从来没听说雾之湖畔的山上有什么墓园,这里靠近魔法之森,距离人里和红魔馆都很远,不可能有人居住才对。

  然而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骚灵三姐妹突然昏了过去,大家吃了一惊,立刻把三人接住,护在身边,周围的幽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开始躁动起来,引来了诡异的狂风呼啸着穿过墓园上空,花瓣和枝叶连同吹起的尘土在墓园中心围起一个漩涡,而漩涡的中心慢慢的出现了一团黑影。

  咲夜扔出两把飞刀刺向黑影,然而飞刀径直地穿过去飞到了后面,似乎黑影中没有任何实物。灵梦也扔出两张封魔针攻击黑影,也是空空的穿了过去没有任何效果。

  “露米娅么?”灵梦有点生气的向着黑影喝道:“是你么,露米娅?快点出来,不要胡闹了,再不出来我就把你退治掉了哦!”

  黑影中没有任何回应,风也逐渐停息了下来,一层黑色的浓雾逐渐出现覆盖在黑影周围,让附近的景物越来越模糊,无数幽灵在黑雾中产生了实体,如方阵一般排列在众人面前。

  妖梦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灵压,拔出楼观剑走上前去,低声提醒大家要小心,爱丽丝指挥着人偶们把骚灵三姐妹放到一块大石头后面保护起来,魔理沙和文文也走到前面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突然,像是接受到命令一般,墓园周围的幽灵们迅速冲向众人,妖梦挥舞起楼观剑,两道磅礴的剑气挡住了幽灵们的攻击,文文放出风神之力将靠近的幽灵吹飞,灵梦魔理沙也放出各种符卡攻击着空中肆虐的幽灵。

  咲夜发动时停将身前的幽灵困住,冲向了黑雾,片刻之后,时停结束,幽灵四散而飞,而咲夜却带着伤回到了众人身边。

  爱丽丝一边指挥人偶击飞周围的幽灵,一边用魔法帮咲夜止住伤口,咲夜痛苦的皱着眉头告诉众人:“黑雾的中心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无法靠近,那里的风太强烈了,一不小心就被割伤了。”

  妖梦对大家说道:“这个家伙一定有控制幽灵的能力,虽然无法确定,但是我应该可以伤到他,你们帮我清出一点空间,我去黑雾中心把他揪出来!”

  文文发起强大的飓风,把附近的幽灵卷走,灵梦放出了八方鬼缚阵,把黑雾附近的幽灵定住,爱丽丝将魔力传导给魔理沙,魔理沙的八卦炉旋转了一圈,外围张开扩大了一层面板,强大的魔力聚集在前方,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这一发强劲的魔炮在众人和黑雾之间直接打出了一道巨大的缺口。

  妖梦顺着这道缺口冲进了黑雾的中心,两道凌厉的剑光闪过,妖梦似乎攻击到了什么东西,然而随着一声清脆的铃音,妖梦的攻击也被化解,随之而来一股巨大的灵压将妖梦击飞倒在了众人面前。

  大家忙把妖梦扶起来,却看到黑雾逐渐变薄,隐约之间,黑雾的中心不再是刚刚那道黑影,而化作了一个人的样子。这个人披散着淡绿色的长发,穿着一身紫色的连衣长裙,看上去像是十几岁的少女,却有着寒冷的目光,面如死灰,这无疑是一个可怕的恶灵。

  大家都不记得幻想乡中有过这个人物,难道是外界的什么人闯进来了么?此时,骚灵三姐妹苏醒了过来,从石头后探头看了看情况,露娜萨惊呼:“天哪!那……那……居然是……蕾拉!”

  大家回头看向露娜萨,满脸疑惑,都不清楚蕾拉是谁,妖梦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哦,我听幽幽子大人提到过,三姐妹生前还有个妹妹,叫蕾拉。”

  黑雾中名叫蕾拉的少女,似乎听到了露娜萨的呼喊,稍微愣了愣神,然而片刻之后,她摇起了手中的铃铛,巨大的灵压再次扑来,伴随着似有似无的音乐声,一道道看不见的“剑气”刺向了众人。大家本能的使出各自的能力规避攻击,同时向后退了几步,身前岩石炸裂,草木断开,若不是闪避及时,大家肯定都要受伤了。

  妖梦告诉大家,这些“剑气”其实是一道道音符,就像来的时候照片中显示的那样,看来这次异变的元凶,那个让音符消失的家伙,就是眼前这个叫蕾拉的少女了。

  没有给大家喘息的机会,蕾拉再次摇动铃铛,看不见的音符带着凛冽的风冲向众人,黑雾再次生起,笼罩着整个山坡,似乎要将众人悉数吞没。

  妖梦将楼观剑立在身前,剑气化作一道护盾,将众人保护起来,然而音符的攻击一波跟着一波,护盾很快就被击破了。魔理沙和爱丽丝一起结成了防护法阵把众人包围,灵梦让文文带着骚灵姐妹先撤退,随即抽出符卡,一起抵御着攻击。

  巨大的魔力不断冲向众人,黑雾也终于把整个山坡彻底包围,看不见的黑暗之中,几人的防御如同一点荧光眼看着就要被彻底吞没。


第三章:尘封的往事

  二百年前的欧洲某国,有一个被封为伯爵的贵族,姓氏为普莉兹姆利巴,一家人住在一个豪华的府邸之中,和各路名商巨贾都有往来。普莉兹姆利巴家生有四个女儿,大女儿露娜萨,二女儿梅露兰,三女儿莉莉卡,以及四女儿蕾拉。

  一次偶然的机会,伯爵遇到了一位从远东来到欧洲的旅行者,这位旅行者带着一件据说能产生魔力的宝物。伯爵花了很大的价钱买下了这个宝物,本以为可以用魔力创造一些贵重商品来赚钱,却不料这是个被诅咒的魔物。伯爵召唤了可怕的恶魔,也招来了杀身之祸,当时的国王派遣了许多强大的巫师和勇者付出了巨大的损失才终于解决了恶魔。

  为了惩罚这个滥用魔力的家族,国王收回了普氏家族的爵位,也遣散了府邸中的人,前三女被不同的人家收养,而最小的四女蕾拉因为恶魔的影响神志不清,无人敢领养,最终被遗弃在废旧的宅邸中自生自灭。

  蕾拉受到恶魔的影响掌握了操控死灵的能力,她用了很多年,把三位姐姐的灵魂具现出来一起生活,在三位幽灵的陪伴中,她度过了余生,在死之前蕾拉用尽了自己最后的魔力将四个人的灵魂连同废旧的宅邸一起转移到了幻想乡中,而后便彻底消失不见了。三姐妹为了纪念死去的妹妹,将蕾拉的遗物——一个绑着丝带的铃铛埋葬在府邸的后山里,为她立了一块小小的墓碑。

  原本这里只是一座孤坟,幻想乡里鲜有人知,却不料现在成了一片墓园,然而大家并不知道这里埋葬的除了蕾拉以外还有什么人。

  被文文带出来的骚灵三姐妹看着满山的黑雾,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本该在一百多年前就消失的蕾拉为何突然出现,还带着如此恐怖的黑暗魔力。

  而灵梦她们也终于明白了这次事件的诸多疑点,蕾拉是亡灵,所以她的魔法只有妖梦能看得到,整个事件中骚灵三姐妹受到的影响最大,正因为事件的元凶,就是她们的妹妹。

  面对蕾拉强大的魔法,魔理沙和爱丽丝用尽力气维持着防护法阵,也只能勉强保护众人不受到伤害,眼看大家就快支撑不住了,咲夜发动时停,在防护法阵破碎之前给众人留出时间转移了出去。

  大家跑到了山脚下,终于不再能感受到蕾拉的强大魔力了,稍微松了一口气。露娜萨很伤心的告诉大家:“那个人真的是蕾拉,我们的妹妹,但是她原本应该在一百多年前就死去了,我们亲自把她的遗物埋在那里的。对不起,我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靠近她的时候我们就失去意识了。”

  看着眼前疲惫又沮丧的三姐妹,妖梦心疼地安慰道:“你们放心,看她的样子一定是被什么东西控制,化为恶灵了,我们会把她救出来的。”

  灵梦严肃的说道:“能不能救出来还无法保证,但是她现在这种程度的魔力,已经严重危害幻想乡的安全了,无论如何,首先要把黑暗魔法破除掉。”

  爱丽丝扶着受伤的咲夜,担忧地说道:“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无法破解她的攻击,她的那些音符除了妖梦别人都看不到,这样子是无法战胜她的。”

  魔理沙和文文对视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那看来我们需要更专业的设备了,既然文文的照片可以显示出魔力的痕迹,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那就找办法把它们显示出来好了。”

  几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寻求帮助,由于这个区域已经不安全了,妖梦带着骚灵三姐妹回到白玉楼安置,爱丽丝护送咲夜回到红魔馆,魔理沙和文文去到妖怪山上找河童帮忙,灵梦在山脚设下阻止人靠近的法阵后,也回到了神社休息。

  妖怪山上,荷取连夜帮魔理沙和文文打造了五个VR显示器,注入文文的魔法后,显示器上会标注出魔法的痕迹,虽然做不到完全精准,但是知道了大概的位置也足够妖梦以外的大家应付攻击了。

  红魔馆中,大家帮咲夜治好了伤,爱丽丝和帕秋莉一起制作了更加强大的防护法阵,可以随着身体一起移动,更方便战斗。

  妖梦带着三姐妹回到白玉楼,却发现幽幽子不在家中,前堂的方桌上放着幽幽子留下的字条,说是被四季大人叫去了。妖梦经历了疲惫的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了,安顿好三姐妹便回到房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准备充足的大家再次来到湖边的小山上,几人打开显示器,开启了防护法阵,来到了墓园中,果然,蕾拉再次出现,带着黑雾和无数幽灵,向大家发出音符攻击。

  然而这次大家有了看到攻击的办法,也有强大的保护罩护体,轻松的躲掉了所有的攻击,几人施展各自的符卡,将漫天的幽灵击退,直取黑雾中心的蕾拉。

  蕾拉摇动手中的铃铛,将音符旋转起来围绕自身,跳动的音符连成一条条五线谱绕成环带把蕾拉保护起来,同时,四面八方的音符继续攻击着众人。

  咲夜发动时停,把音符的弹幕停住,爱丽丝控制人偶们攻击着蕾拉的音符环带,灵梦和文文发动法阵与狂风,把四周聚集起来的幽灵困在外面,魔理沙发动强力的魔炮,直击蕾拉的铃铛。

  终于,在大家的合力攻击之下,黑暗魔法被破除了,黑雾消散,蕾拉的本体出现在空地上,妖梦架起双剑,冲向场中的蕾拉,巨大的剑气击中了蕾拉,将她狠狠地击倒在地,妖梦随即跟上,把剑架在了蕾拉脖子上。

  此时的蕾拉被破除了黑暗魔法,身体呈现透明的样子,似乎很虚弱,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妖梦问道:“蕾拉,你能听到大家说话么?”

  蕾拉依然毫无表情,但是转过头看向了妖梦的半灵,突然,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开口喊道:“姐姐!”

  众人摇了摇头,蕾拉似乎神志不清,把妖梦的半灵当做骚灵三姐妹中的谁了,妖梦收起了剑,控制半灵移开说道:“这不是你姐姐哦,蕾拉,你能听到我们说话么?”

  蕾拉突然躁动起来,双手拍击着地面,愤怒的向妖梦吼道:“把姐姐还给我!”吓得妖梦又拔剑指向了蕾拉说道:“蕾拉你冷静下来,你的姐姐不在这里,我们也不想伤害你,你要好好听我们说话!”

  众人也再次做好了战斗准备,然而蕾拉在地上闹了一会儿就安静下来,开始哭泣,边哭边重复着那句话:“把姐姐还给我,把姐姐还给我……”

  周围的幽灵似乎感受到了蕾拉的悲伤,不住的旋转环绕,将众人围在中间,慢慢的幽灵越来越多,众人已经无法看到山外的景物了。

  灵梦有点焦急的和妖梦说道:“妖梦你得阻止蕾拉哭闹了,周围的幽灵越来越多,已经要无法控制了。”妖梦上前把蕾拉抓了起来说道:“不要再闹了,你让这些幽灵都散去,我们带你去找你的姐姐们。”

  蕾拉怨念的看着妖梦和众人,冷冷的说道:“你们都是骗子,我不信你们!”随即闪身到了远处,重新化作一道黑影。幽灵们再次冲向众人,铺天盖地气势汹汹,大家只好重新放出各种能力和魔法准备战斗。

  就在漫天的幽灵即将吞没众人之时,远处的天空张开了一把巨大的折扇,无数彩蝶遮天蔽日,翩翩飞舞而来,冲散了幽灵的阵势,彩蝶环绕着众人形成一道屏障,也将幽灵们吓得不敢动弹,幽幽子轻飘飘的飞到了众人面前。

  “阿拉阿拉,我好像来晚了,大家都没事吧?”幽幽子关切的问道。

  妖梦等人看到幽幽子来了,松了一口气,便和幽幽子简单的说明了情况。幽幽子说:“我大概知道了,谢谢你们帮蕾拉破除了缠在身上的黑暗魔法,现在她只是个普通的幽灵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幽幽子轻轻挥动手中的折扇,幽灵们四散分开,远离了众人,远处只剩下一团黑影的蕾拉在瑟瑟发抖。

  妖梦不解的问道:“幽幽子大人,这就是您以前说过的蕾拉么,她不是一百年前就消失了吗,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了?”灵梦等人也很疑惑的看向幽幽子。

  幽幽子低着头沉默了片刻,回答道:“她是我犯的一个错误,一百多年前来到幻想乡后,她用尽魔力死去了,原本四季大人判决无罪后应该转世成佛,我觉得她可怜,就把她的灵魂留在了这里,原本以为过上几百年,灵魂修炼出实体后她就能和三个姐姐重聚。但是最近一年外界发生了可怕的天灾,无数亡灵流落到幻想乡,被蕾拉的能力吸引聚集到了这里,也让她吸收了太多的怨念化为了恶灵。”

  幽幽子不舍的看了一眼蕾拉,对妖梦说道:“妖梦,你的白楼剑有斩断轮回的能力,蕾拉现在被强烈的执念困住无法恢复神智,你用剑斩去她的执念吧。”

  妖梦有点担心的问道:“可是幽幽子大人,蕾拉现在已经这么虚弱了,这一剑下去……”

  幽幽子说道:“放心吧,有我在呢!”

  妖梦拔出白楼剑,将念力集中在剑锋,口中念道:“一念无魂,六根清净,白楼剑起,斩断轮回。未来永劫斩!”妖梦闪身冲向蕾拉,剑气凝聚成一道白色的光芒穿透蕾拉的身体,蕾拉的身影逐渐模糊,最终化作一缕魂魄飘向了幽幽子的手中。

  幽幽子和众人说道:“真的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职,让幽灵游荡在冥界以外的地方了,幸好大家及时制止了它们,也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现在就由我来引领这些幽灵去到冥界吧!”

  幽幽子翩翩飞起,无数彩蝶围绕四周,带着幽灵们一起飞走了,漫天的蝶舞如同一道银河,飘向了去往冥界的天边。妖梦谢过众人,也跟随幽幽子一起飞去。

  灵梦看着她们带着灵魂飞去,也终于长叹一口气:“唉!这次的异变总算是解决了。”

  “可恶,这也太美了吧!”魔理沙看着天空感叹道:“幽幽子为什么总是这么优雅美丽啊,太羡慕了!”

  文文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场景,激动地一直在拍照,咲夜和爱丽丝看着她激动地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幽幽子带着灵魂们消失在天边后,众人也各自回家了。


第四章:灵魂的记忆

  回到白玉楼,幽幽子飞去后院,引导着灵魂们飘向西行妖。妖梦看着漫天的灵魂飞舞着投入西行妖巨大的树冠,若有所思。

  “在想什么呢?”幽幽子轻轻的问道。

  “幽幽子大人,外界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吧,居然有这么多亡灵聚集在幻想乡。”妖梦有点闷闷的问向幽幽子。

  “是的,可怕的天灾,一场瘟疫正在外界肆虐,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断的死去。”幽幽子眼中闪过悲伤的神色,继续说道:“早在去年天灾发生的时候,紫就告诉了我,这些无罪之人的灵魂,必定会来到幻想乡,她告诫我一定要尽快引领他们转世,然而我因为自己的私心,放任他们留在了这里,结果差点酿成大祸。”

  “这些可怜的人啊,明明安安静静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却被无情的夺去了生命,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也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完成,就这样变成了亡魂,也难怪会有这么深的执念,如此留恋人间了,这一点和当年的蕾拉如此相似,所以才会被蕾拉吸引过去吧。”

  幽幽子低头沉吟了片刻,和妖梦解释道:“昨天晚上我被四季叫去说教了一夜,她说因为我这次的严重失职会给幻想乡造成巨大的危害,结果一早就听说你们去雾之湖边解决异变,我就赶过去了,真的很对不起,让你们如此辛苦。”

  妖梦连忙说道:“没事啦幽幽子大人,这次虽然情况比较危险,但是昨天我们得到了很多技术支持,解决的还是很顺利的,不管怎样,能解决异变的同时还救下了蕾拉,就是最大的幸运啦!对啦幽幽子大人,蕾拉她真的没事嘛?”

  “放心吧,你那一剑斩去了她执念的同时,也净化了她的灵魂,现在只需要短暂的恢复,她就可以变回有实体的幽灵了。”幽幽子笑了笑安慰道。

  “其实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忘记今生去往来世,他们如此留恋着人间,一定是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还有很多人没有珍惜吧。”

  幽幽子看着眼前无数飘荡着的灵魂,轻轻叹了口气:“引导灵魂转世可真是残酷的工作,四季审判罪人打入地狱,也只不过是让他们记住曾经犯下的罪过,而我却是让他们遗忘一切啊!”

  妖梦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悲伤的幽幽子,难过之中不知如何开口,许久的沉默之后,坚定的说道:“幽幽子大人,也许您让他们遗忘今生是很残酷的事,但是死去的人一直留恋人间,执念太深最终变为恶灵,才是更加残酷的事情,这些原本善良的灵魂一定也不愿意看到那种情况发生,所以您引导他们转生也是给他们解脱,我是这样认为的!”

  幽幽子闭上眼轻轻地微笑了一下,转过头看向妖梦:“谢谢你妖梦,这么去想似乎能好受一些了,看来我的修为还远远不够,只有达到你的理性才能驾驭楼观剑啊,嗯,我也要努力修炼了!”

  妖梦看到幽幽子打起了精神也很开心:“谢谢幽幽子大人的夸奖~我也会一直努力的,如果幽幽子大人有心情修炼剑术了,请一定要告诉我哦!”

  幽幽子深情突然严肃了起来,问向妖梦:“妖梦,你说执念到底是怎样的一种东西呢?”

  妖梦一时有点恍惚,沉思片刻后回答道:“大概是执着于某个人某个事,无论多久的时间都无法释怀的感觉吧,比如为了守护一个人,或者……嗯,记恨某个人?我不太懂,但是我觉得放下执念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幽幽子思考着妖梦的话,突然轻轻一笑,有点玩味的和妖梦说道:“如果有一天,我有了执念,无法割舍,需要你来斩断的话,你会向我拔剑么?”

  妖梦震惊的看向幽幽子,眼中充满了不解和难过,用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唯唯诺诺的说道:“幽幽子大人,你……这……”

  幽幽子坏笑着吐了吐舌头:“我在开玩笑啦,我这样的家伙,根本就不懂得欲望和执念是什么,不会有那一天啦!”

  妖梦带着哭腔说道:“幽幽子大人,请不要吓我。”

  幽幽子摸了摸妖梦的头,略带抱歉的笑道:“好啦好啦,我就说着玩儿的!”

  两人看着逐渐盛开的西行妖,静静地感受着春风的吹拂,夕阳伴着红霞落入地平线,气温也在逐渐变冷。

  “西行妖吸走灵魂也会带走春度,幻想乡马上要回到冬天了,等下次春暖花开,我们在白玉楼开个宴会宴请大家吧!”

  “好的!幽幽子大人。”

  随着无数灵魂被西行妖吞噬,幻想乡的花花草草逐渐消失,各种树木也逐渐褪去了繁盛的样貌,回到了冬日里的枯萎模样,春度离开了大地,气候也回到了正常的冬天。

  慢慢的天空开始飘下雪花,妖精们看到下雪,都跑了出来开始玩闹,琪露诺欢快的唱着歌,在雾之湖上飞来飞去,另外的几个妖精也围在四周唱着跳着,好生快活。

  妖怪山上,文文整理着今天收集到的素材,正在思考怎么编一些吓人的新闻,转眼看到天空落下的雪花,拿起一杯咖啡,坐在窗边静静的观赏起来。

  红魔馆中,蕾米莉亚和帕秋莉坐在院子里看着飘落的雪花,咲夜在二人身边调制着红茶,红美铃带着芙兰在一旁玩耍。

  蕾米莉亚喝了一口红茶,放下杯子问道:“帕琪的留声机是不是恢复正常了?”

  帕秋莉回答道:“是的,现在魔法的骚动也都恢复了。”

  蕾米莉亚看着天空飘下的雪花,静静地说道:“春天提早到来的命运,还是没有实现呢,不过幸好咲夜和大家完美的解决了异变,这次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魔理沙和爱丽丝正在神社跟灵梦喝着茶聊天,看到飘起的雪花,也不禁看向了天空:“上一次是春天迟迟不来,这次居然是从春天回到冬天,幻想乡还真是有各种奇怪的事情呢!”

  灵梦一脸不快地说道:“啊,好麻烦啊,总感觉之前的宴会都白开了,原本春天到了,开个宴会把这帮妖怪应付走,就该有参拜的人来了,现在好了,不仅要等上好久,下次开春又要聚来一大帮妖怪了。”

  爱丽丝笑着说道:“嘴上这么说,但你不是很喜欢那些妖怪么,每次宴会上你还不都是喝的开开心心。”

  灵梦狡辩道:“这是两回事!宴会是宴会,参拜是参拜,你这种有钱的公主是不明白塞钱的重要的!”

  魔理沙拍了拍灵梦的肩膀:“你放心吧,就算没有妖怪们来开宴会,你的赛钱箱里也不会有钱的。”

  灵梦很生气的站了起来:“看来你是没有被打够嘛,要不要我再好好修理你一下,啊?”

  魔理沙不甘示弱:“哼!打就打,我们用符卡比试一下好了,三局两胜,爱丽丝你来当裁判!”

  博丽神社火光通明,在三人的嬉笑吵闹中,夜色缓缓降临……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后记

  依然是初春时节风和日丽的一天,白玉楼喧闹的午后,大家又聚在一起开着宴会,欢快的喝酒聊天,嬉戏玩闹。魔理沙和文文添油加醋的和大家说着这次异变的始末,灵梦和妖梦一脸嫌弃地坐在离她们好远的地方,然而大家各自玩闹着基本没有人听魔理沙她们吹嘘事迹,辉夜和妹红依然在打架,几大宗教的家长依然在高谈阔论着,红魔馆的几人依然悠然自得的喝着红茶,几个小妖精倒是安静了许多,原来都被翠香和勇仪灌醉了。

  喧闹的大厅外围,骚灵三姐妹愉快的演奏着乐曲,这次她们不仅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还带着一位新的成员——蕾拉,她摇晃着铃铛笑着给三位姐姐伴奏,一起演奏着新的曲目。

  幻想乡的今天依然是如此和平快乐。

  后院的西行妖残花凋零,之前半开的樱花已经所剩无几,仅剩的一点花瓣也不断落下,随风飘荡,如同阵阵花雨,无数幽灵环绕四周,静静地旋转着,慢慢投入巨大树冠的怀抱。

  幽幽子默默伫立在树下,看着眼前飘落的樱花发呆。一道隙间在她身后缓缓展开,八云紫撑着伞走了出来:“这么热闹的宴会你怎么不去吃东西了?”

  幽幽子轻轻一笑:“我也有想一个人安静待着的时候嘛,又一次春暖花开,你也终于睡醒啦?”

  八云紫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幽幽子:“是啊,本来上次我都醒了,也不知道哪个熊孩子又把春天延后了,害我昏昏沉沉难受了一个多月。”

  幽幽子笑着看向八云紫,顽皮的摆出一个鬼脸:“本来这次的事情就是因为我的失职,也应该做点什么弥补一下嘛。”

  八云紫神情严肃了起来,问道:“你是不是把一部分灵魂给了那个孩子?”

  幽幽子收起了玩笑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中了妖梦那一剑,就算是我也要丢掉小半魂魄,那孩子怎么可能逃得掉,虽然我给了她一点灵魂,但她现在依然没有实体,并没有完全复活,果然我只有带来死亡的能力,想让人活过来还是天方夜谭啊。”

  八云紫看着漫天飘荡的幽灵和花瓣,眼中闪过一丝悲悯,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样,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好吗,我知道你舍不得,但灵魂终究是灵魂,转世成佛才是真正的归宿,一直留在这里只会让执念越来越深。现世的情况你也清楚,这个状态也许还要持续很多年,西行妖的能力也有极限,如果一次吸收太多灵魂,说不准就会开满了……你答应过我的。”

  幽幽子略带抱歉的笑了笑:“放心啦,我知道的,我也就偶尔这么任性一次……嗯……两次……嗯……十次?”

  八云紫看着眼前歪头卖萌的幽幽子,苦笑了一声,伸手弹了一下幽幽子的额头,两位少女一起欢笑了起来。

  清风带着早春的温暖拂过山坡,飘落的花瓣被风吹得转了几圈,飞向了更远的地方,午后的暖阳下,幽幽子靠在八云紫的肩头,两人坐在石凳上,一起看着天边的浮云。

  “我曾经问过妖梦,为什么要跟着灵梦她们去解决异变,你猜她是怎么回答的?”幽幽子伸手接住一缕飘过的魂魄,问向八云紫。

  八云紫笑了笑说道:“像她这么认真的孩子,肯定说是要伸张正义维护和平之类的吧。”

  “不光是这些哦~”幽幽子满眼慈爱地看着眼前跳动的魂魄,继续说道:“她说无论是妖怪,幽灵,还是神明,都拥有近乎永恒的生命,恰恰是这漫长的时间让这些存在都一成不变。而人的一生那么短暂,却往往有着最深的回忆和执念。她想去亲身感受这个世界,感受各种人和事,帮助别人找到人生的意义,也同时找到自己的意义。她想找到一种道路,可以拔剑不为了斩断,而是为了守护,守护那些美好的人和灵魂。”

  “美好的人和灵魂么……”八云紫听后也陷入了沉思。

  幽幽子抚摸了一会儿魂魄,张开手将它放开,轻轻吹了一口气,让它飞走了,这一缕魂魄混入了漫天的花雨,缓缓飘向了西行妖。

  “请安息吧!可爱的灵魂们。”


  ——在过去的2020年里,因为一场无情的天灾,有许许多多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有多少人还未能感受亲人的陪伴,有多少人还走在追逐梦想的路上,又有多少人还坚守着保护他人的使命。

  再见了,那些美丽的灵魂,生者应该感恩上天的垂怜,更应该带着逝者的意志,继续守护这美好的世界。

  每一个鲜活的生命都值得尊敬,每一份美好的灵魂都需要铭记,愿世间再无疾病,灾祸,纷争,每个人都能找到心中纯净安宁的幻想乡!


《白楼梦游记》——消逝的音符

本文来自作者即我本人的B站专栏
作者:西行妖下白楼旧梦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0564785
出处: bilibili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想说的话(同样来自B站专栏我本人的留言)

  2020年真的是漫长而沉重的一年,我也经历了不少事,公司险些倒闭,生活变化巨大,本来就远离家乡只身在外,疫情期间更是在生活的窘困与对家人的担忧之中惶惶度日。经历了长达一年的挣扎,我也终于安定了下来,这场天灾彻底改变了生活的状态,也让我开始静下心思考人生……

  我从2012年入坑东方,到现在已经⑨年了,长久以来一直沉浸在美丽的幻想乡中,感受着同人文化的魅力,而如今我的工作和生活都稳定下来了,也开始渴望能投身到同人创作之中。《白楼梦游记》是我一个很长远的企划,我想以妖梦作为主视角,去讲述很多幻想乡中发生的故事,从中感受到各种人和事,以及内含的情感。因为是带有强烈个人色彩的故事,人物设定和情节会和一设有很大出入,也希望大家能多多包涵。目前还有三四个故事都在构思中,预计今年内都能完成。如果有时间,我也想尝试把这些故事画成手书,当然,如果有同好喜欢我的故事,愿意来一起完成,那真的感激不尽!

  音符异变这一篇其实从过年就在构思了,最近几天刚刚完成,之所以选在清明节发布,就是想用幻想乡的方式来祭奠这不平凡的一年,希望这样一篇结局美好的故事可以冲散2020年的阴霾,让大家满怀希望的迎接明天。

  本人B站ID是“西行妖下白楼旧梦”,《梦游记》的每一篇都会在相关平台发布。闲暇时间也会发布一些有趣的视频,希望能给喜爱东方的朋友们带来快乐!

  白楼深处旧梦一场,山川锦绣与子同归。愿每个人都能找到内心安宁祥和的幻想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耶!也祝福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usaaaaaa 发表于 2021-4-8 22:21
好耶!也祝福你

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4-11 06: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