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83|回复: 1

[中短篇] 【短篇】抢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3 00:13: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我的一个梦境改编的,在今年枝条上刚刚长出新芽的时候。很多灵感确实来源于梦里。当时还在某个tho群里讲了这个有点搞笑的梦(笑)
以下是正文

抢婚
生活在柴米油盐间的各位,可接触过黑帮?这些财富滋生的暴力团伙,甚至形成了一种文化。最有名的,应该是黑手党了吧,这个黑帮几乎成了都市传说,说不定就有颗灵异珠就是有关黑手党的呢。
这个故事和意大利没有关系。四年前,著名黑帮清瓦台寻求海外业务的拓展,就联系到同样著名而强大的黑帮刚欲同萌。组织达成了合作协议,清瓦台决定和同萌联姻,把他们的大小姐玛艾露贝利赫恩嫁给同萌的下一任头领。
刚欲同萌的头领其实有苦难说。名义上同萌是世袭制,实际上他和同萌的创始人毫无血缘关系,这个世袭是什么情况可见一斑。组织虽然强大,南边的劲牙也不弱,组织内握着一半堂口的二把手说是将来拥护头领的儿子——谁信啊。要是头领点了这个头,就是老寿星吃砒霜。为了不被手下暗地里骂他锯雷管喝农药,他推脱说赫恩小姐年龄大小,先让她来京都大学读几年书。
赫恩小姐就这么来读书了,怎么特录进去的就不用细说了,大家心里有数。
这么一位从小学着管人和收拾人的大小姐进了大学反而才获得了真正的自由,没有保镖跟着,远离家族的控制。她就像遗失在湖面的盛开的紫罗兰,快乐地打着转儿,在这新奇的校园里睁大了好奇的双眼。漂过了图书馆,漂过了学生会,走进了社团楼,拉开了最里面那扇老旧的教室门。
她看到一个头带黑色系带帽,穿着白色衬衫,正吃着一串鱼丸的女孩。那女孩听见声音回过头,有些惊喜地问:“呀,你是来加入秘封俱乐部的吗?”
“秘封俱乐部?”
赫恩小姐对这个俱乐部起了兴趣,然后听说是探寻灵异传说的,更带劲了,迫不及待地加入了。
人这辈子总会干出那么几件后悔的事,比如关羽放了曹操,比如君士坦丁堡开了扇小门,比如我接触到了偷猴project……扯远了,赫恩小姐可能后悔当时加入了这个奇怪的俱乐部,她眼睛的秘密被人分享了,她的世界被那人涂抹上了绮丽的色彩,她的思想被那人闯入霸占,连那颗少女心都被那人俘获,最后连名字都没被放过,被那人改成了“梅莉”。
“嘻嘻,梅莉,我这次迟到了一分二十七秒。”
梅莉叹了口气,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缓缓地说:“这次没到达平均值,可喜可贺,莲子。”
“那是!我连妆都没化。”莲子很骄傲地坐下来,摘下了她的黑色系带帽。
“你什么时候化过?”梅莉把咖啡推到莲子身前,几乎要翻个白眼。
“新年的化妆舞会!”莲子把咖啡一饮而尽,“甜度刚好!还是梅莉懂我。”
“是的是的,我现在对你的命脉了如指掌,只要把你的E盘……”梅莉脸上浮出了危险的笑容。
“我错了!”莲子怂的很干脆,见梅莉表情恢复了,她接着说,“这次梅莉叫我出来好像有点急,是什么事?”
“这次出来……”梅莉发现莲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虽然外人看不出来,但梅莉看得很明显,这不是莲子平时会做出的表情。长期活动相处的默契让她们配合起来,梅莉似乎随意地把手放在桌上,然后莲子也无意似的把手搭住了梅莉的手。
莲子的指甲细细地移动着,挠的梅莉心头直痒痒。
“又是那个人。”
这是莲子在梅莉手背写的字。梅莉不动声色地把话题转移到毕业论文的抱怨上,假装口干舌燥,点了杯果汁,趁着点单的机会,目光扫过了身后。
果然,她看到了那个家伙。那是一个穿着西装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有些臃肿。他似乎在刷着手机,不过梅莉可以看见他的眼睛,根据光学原理,那个人也可以看到她们。这样一个普通的男人,如果不是梅莉超常的感触和莲子不凡的双眼,也许会忽视他吧,忽视他已经多次出现在她俩约会的地方。
梅莉不可自制地担忧起来。校园里面她是自由的,在外面是受限的。每次俱乐部的活动她要偷偷地溜出来,躲过那些守在出入口的保镖。幸亏她的眼睛能看见那些“边界”,她找到了宿舍楼下那堵墙上的一道“门”。有时候她觉得这道“门”是不是专门为她打开的,转念一想,她就把这个可笑的念头抛到脑后。这个特殊人物的出现,梅莉不得不警觉起来。
“你看这是我导师发给我的资料。”梅莉拿出手机在上面指点着,“关于意识和生物电的……”这么指指点点地,梅莉打出了一行字。
“我可能不能接着读书了。”
莲子呆住了,半晌之后她露出了勉强的笑:“梅莉,梅莉,抱歉,这部分……这部分我不,不太懂。”
梅莉沉默地搅着端上来的果汁。她低着头,莲子看不见她的表情。当莲子的手被她自己攥到发白时,梅莉抬起了头,展现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莲子,别问了。到时候,我要在炸药王奖的颁奖台上看到你。”
梅莉如一阵梦里的春风,飘散了。只留下呆在那里的莲子。
莲子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那次从交叉小径的花园逃出来时,梅莉说这次都能活着出来,将来她们肯定能一起站在彼此的颁奖台上。
哭完了的莲子把一切压入了心底,理智灌满了双眼。她注意到那个男人也离开了。
“那估计就是冲着梅莉来的。”莲子判断着。这次不寻常的结束,想必按下命运的开始键吧,莲子要去做准备了。
梅莉回到寝室,就发现那个送她来的保镖站在了门口。保镖躬身,低声道:
“抱歉赫恩大小姐,您的学业不得不结束了。”
“这么急吗?”赫恩小姐端起了姿态。
“令尊催得很急。还请你不要为难小的。”
“那好,我去收拾东西。”
赫恩走进房间,关上门,收拾起行李。不知不觉,两行眼泪挂上了梅莉的脸颊。收拾完所有东西,她拿出一支笔,在一个本子上写了两行字,换一页,写两行,又换一页……
“赫恩小姐?”房间里响起了敲门声。
“来了。”最后梅莉撕下来一页,压在一颗她们一起捡回来的石头下。

莲子回来就发现梅莉走了。
房门阻止不了莲子,因为她有备用钥匙。她拿起纸条,上面只有简单的几句。字是梅莉娟秀的字体,莲子很确定。
“莲子
我来这里,其实是来联姻的。他们是黑帮。这四年,我,很开心。
你的梅莉”
“我现在不开心。”
莲子面无表情地仔细把信叠好,放进衬衫的口袋里。她掏出手机,给老师发了条短信。

东冰库大酒店,灯火辉煌的销金窟,今天越发热闹了,豪车停满了门口的停车场,。因为今天是老板大喜的日子,和清瓦台的大小姐正式定婚的日子。他踌躇满志地看着台下,左边是他的手下,他和他的父亲花了四年时间解决了内部的矛盾,他的父亲最后看到他的手段,很自觉的引退了,右边则是联姻的对象的“家属”们。风水轮流转,现在清瓦台内忧外患了,不得不仰仗他,赶快献上了自家美丽的大小姐。想到那位大小姐的容貌,他笑得越发灿烂了。
“我很荣幸……”他刚开口,灯就熄灭了。
手下们赶快冲了上来,围住了他。他见自己被护住了,就把声音稍微放大了一点:“给我停。”
骚动停止了。灯这时又亮了起来。这位老大没有急着下令,而是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着莫名的话:“挺快的。”
楼上传来了一阵爆炸声。
他没有慌张,镇静地下着令:“鹭组断后,客人先走。”而他自己并没有随着有些混乱的人潮出去,站在了原地。
一个红木雕成凳子被一道激光射爆了。

“果然是你。”
莲子扯下了伪装用的厨师帽,揭开了激光武器上的餐盖,把发射口对准了那个老大。那个老大就是她和梅莉发现的那个跟踪者,甚至衣服都没换。
莲子后退到背靠墙,面对着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
“宇佐见小姐,你很不错。”老大毫无被武器指着的恐惧,“制造混乱,混入人群,如果我刚才急着出去,想必就被劫持了吧。”说完他还鼓了鼓掌。
“过奖过奖。”莲子一脸冷漠,“把我朋友玛艾露贝利还给我。”
“还给你?那是我的未婚妻!”老大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
“她根本不喜欢你!”
“她难道喜欢你吗!”老大毫不客气地反驳道,并且张开手掌,对着左右压了压,“咱们放下武器,这位小姐不会开枪的。”
莲子一怔,把武器抬了抬:“我知道她不喜欢!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时那把武器发出了明亮的光,转动起来。
“别紧张。”莲子松了一口气,“这玩意射一下要充能很久。”
老大一愣,旋即爆发出大笑:“宇佐见小姐,你敢诈唬我!”他伸出了大拇指,“有胆!我不计前嫌,来我手下做事怎么样。”
“那你放弃这个婚礼。”
“不可能。”
谈判一时陷入僵局。老大挥退了左右,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的激光枪是怎么搞到的。”
“实验室的激光发射仪改的。”莲子也惊讶这个人怎么关心起这个,是想找到武器弱点吗?
“是不是用的石墨烯?最外层电子是3个那个碳组成的石墨。”老大突然变成了一个充满求知欲的学生,还伸出三个手指比划了一下。
“不是。而且碳的外层电子是四。”
“是四啊。”老大似乎有点失望地看了看自己的四根手指。
“我看您也不是那种霸道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抓着一个可怜的女孩不放呢?”
“她漂亮啊。而且这关系到八位数的生意。”说道生意,老大恢复了冷漠,刚硬的气质又展现出来了。他狠狠地比划了个八,“这个位数,你赔的起吗?”
“哪就是没得谈了?”
“别急。”老大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我们打个赌吧,你优秀的表现为你赢得了这个机会。你有四个小时,如果你和玛艾露贝利小姐真的有缘,你在这四个小时内触摸到了她,我就中止这门婚事。不然,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了。”
“四个小时?”
“放心,如果你使用交通工具,一个小时绝对到的了。当着我这么多手下的面,我不会撒谎。”
“航天飞船也是交通工具。”莲子刺了一句。
“如果你想履行赌局,就不能等警察来了。你选择的时间不多了。”
莲子深深地看了老大一眼,开始向后门缓缓移动,一只手伸进了口袋,发出一条信息。
“当你离开了我的视线那一刻,赌局就开始了哟。”老大似乎胜券在握,特意比划了个大大的“V”,“我觉得就你那双眼睛,线索给了你你都看不见。”
“哼,任何现实的信息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莲子估算好时间,冲进了后门。
“那就祝你好运了。”

莲子冲出后门,一辆大货车迎面冲来。莲子毫不惊慌,反而冲了过去,一脚蹬上车的前沿,向上窜去。一双有力的双手把她抱住,向后翻滚,撞飞了两个大箱子来消除动量。箱子砸在地上,鲜红的草莓洒了一地。
“我的草莓啊!”司机发出了一声哀嚎。
“真没想到老师会开大货车。”抱在一起的两人分开了,莲子伸手抓住货车上方的把柄,一边顶着大风吼道:“老师可以开慢点,没有追兵。”
“我也没想到老师会开货车,更没想到莲子师妹你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抱住莲子的是莲子的师姐,她半跪在货车上,背上背着把诡异的折凳,“爱情啊,啧啧啧。”
莲子脸色微红,没有说话。
“结果怎么样,莲子?”当司机的老师也吼道。
“老师开慢点!我们进车厢再讲。”

“莲子啊,这次我可惨了,实验室里最重要的实验机被你拿出来了,估计你这一折腾也报废了。我这驾照估计也保不住了,呜呜呜……”
教授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颓丧着打着方向盘。
“老师……”
莲子脸色发红,十分愧疚。
“所以你一定要把那孩子救出来!”
“嗯!”莲子心头一暖。
“莲子,一个小时内能达到的距离极值区间已经锁定了。”师姐停止了电脑的键鼠操作,叫莲子去看。
莲子凑过去看,眉头皱紧。
“呀这,这一带房子太多了吧。先排除一般的住房吧,黑帮不至于这么寒碜。”
师姐输入条件剔除了那些不可能的地方,此时莲子才发现那个老大的狡猾,四个小时的行程范围正好囊括了一块旅游胜地,那里酒店繁多。
“这个赌局肯定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破解啦。”开车的教授出声安慰莲子,“就像平时做课题,你需要开拓思维。”
“那个老大,”莲子认真地思索着,“不得不承认是个人物,提出了这个赌局,就一定会让我有概率赢。那么我就一定能找到有关的线索。”
“习俗。”教授这时候似乎有了灵感。
“习俗?”
“对。黑帮普遍有些迷信,婚嫁这种事会讲一些繁文缛节,搞些可笑的迷信活动。”
“这周围……”莲子作为秘封俱乐部的一半一下子激灵起来,然后脸色更苦了,“这周围大神社小野庙有四十几个。”
“这范围缩小了很多吧。”
“那我就充当一把……巫女。”莲子的大脑开始全速运转。“师姐,麻烦你这个大黑客把那个老大的生辰八字血型之类的资料搞出来。”
“好嘞!”
莲子望着窗外,默默算起八字相匹之类的。这几年的秘封活动,让她也学会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怎么这么相合,哎呀,这是我的生辰八字。”莲子摇了摇头,重新计算起来。
车窗外的楼房渐渐稀少起来,时光倒流般,五六年前的建筑长出来了。莲子的心即使再冷静,也受到这熟悉的景象感染。这是秘封俱乐部活动时所常见的啊!
“梅莉……”莲子轻轻地念道。
理智的绳索被这个名字解开,思恋的大洪水溃堤了。莲子紧紧握住胸口。
“这是你擅长的啊!”莲子在心中大叫,“我真的不会这些凶啊吉的!你快来帮我啊,用你那双神奇的眼睛看看啊!”

“眼睛?”

莲子一愣,想起了刚才那个老大说的那句有点奇怪的话:“我觉得就你那双眼睛,线索给了你你都看不见。”
“现在再想想,那个老大的表现确实奇怪。”莲子感觉抓住了什么,“那个老大不是第一次跟踪我和梅莉了。梅莉还好说,我每次见梅莉都要报个时,如果他细心观察说不定已经发现了我眼睛的能力。这么说的话……晃手指1,张开手下压5……碳原子那段是3,4……V字是2。如果没有师姐她们支援,我也能通过普通的地图和这组经纬度确定地点。”
莲子把这段推断说了,引得教授和师姐吃惊。
“这么说来……”师姐确定了目的地,规划着线路,仍然有些难以置信。
“是那个老大有意放纵。”莲子点头。

到了目的地她们很快确定了就是这里——一排灰扑扑的面包车停在那里,十几个露着纹身的喽啰守在那里。
“不是什么寺庙之类的啊。”教授看着这家很平常的小酒店,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我觉得老师的猜测其实很有道理。”
“不用安慰我了,正事要紧。接下来怎么办呢,宇佐见莲子同学?”
“我能混进那里,混进这里就更容易了。不过我觉得可以用更热烈的手段去打个招呼。”
莲子手一扬,做了个“冲”的手势。
“呜,你呀,就是想要老师以后不能开货车拉草莓吃。”教授假哭了两下,说出了这句话,旋即拉住了莲子的手,严肃地说:“宇佐见同学,我……”
“老师,我知道的。这事一了,我会带梅莉离开这个国家,去那些黑帮势力鞭长莫及的国度。”莲子平静地说。
“我是舍不得你这个有潜力的学生啊。”教授有点激动,眼角有些湿润。
“老师……”
“我也舍不得你,莲子师妹。”
“不过嘛,你又不是做不了研究了。老师的朋友满天下,莲子你不用担心。”教授振作精神,一脚踩向油门,向酒店正门撞去。
喽啰们被这架势吓住,屁滚尿流地散了。撞碎了正门,玻璃碎了一地。
“我托一些朋友搞到离开的途径,你放心。”教授对下车的学生如此鼓舞着,她知道这才是对于莲子最好的激励。

莲子无视了那些惊愕的服务员,带着师姐向顶楼的豪华客房冲去。师姐已经用黑客手段确认了。当莲子冲到了那扇门前,却硬生生停下了。
平复气息,深呼吸,莲子整理一下身上的服务生式西服,轻轻地敲了敲门。
就像新郎迎亲时敲响新娘的闺房。
师姐吹了声口哨,很默契地退开了一段。
门没有开。
“梅莉。”她轻轻地喊着。
门没有开。
“梅莉!”她慌了,用力地拍着门。
两扇雕木门化作了绝望的铁壁,耸立着。
“梅莉!”
莲子嘶喊着,撞起了门。她认为梅莉出事了。“梅莉!你可不能有事!你这个家伙,自见面的那天起,就渐渐把我的世界染上了你的金色,把我眼里的坐标系确定了一个叫梅莉的原点,拿走了我所有程式的最高权限,最后如黑洞一样吞噬了我的所有感情!”
“梅莉!我,宇佐见莲子,喜欢你啊!”
廉价的木门被撞开了。
房间里,那个穿着梦一样的衣裳的金发女孩,正捂着嘴,流淌着幸福的热泪。
她们再无阻隔,她们迫不及待,终于,拥抱在了一起。
一个要到地老天荒的长吻。一个不够,再一个,又一个。然而两双眸子里的情意好似火被油泼。
“莲子,你个傻瓜,太危险了。”梅莉的声音沙哑。
“我只是夺回我的一切。”莲子吻去梅莉的泪水,双眼贪婪地索取着梅莉的面容。
“这一次,我没有迟到。”
不远处的书桌上摆着梅莉离开时写信的那个本子,摊开在了某一页,写满了“莲子”。
“那么,这次秘封俱乐部要去哪里呢?”
“去异国他乡,找一个教堂,请一个证婚人。梅莉,你愿意吗?”
“我愿意。”

“头儿,她们走了。”
“嗯。”
老大靠在沙发上,听手下的汇报,脸上无悲无喜。
“老大,这事我实在不能理解。您这么做可丢了面子。”
“丢了面子?那女孩能赢下这个赌局,我赖了帐才是丢了面子。同样的局面下,你个小(脏话)能赢?”
那些下属哪知道老大手势的奥秘,一去设想,马上心服口服。
“而且这个赌局无论输赢我都不会亏。赢了,我就能得到清瓦台鼎力相助;输了,我们的合作也不受影响,我反而有了韬光养晦的时间,正好坐山观虎斗。”
“老大英明!”
“(脏话),都滚吧。”
等下属们退出去了,他起身在房间里走动,最后翻开了一个相册,轻轻叹道:“‘妖瞳之人,近之不祥’,爷爷,我以前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常常念叨这句话,现在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不祥。但我还是依了您的话,就当做积德了。”
发表于 2021-4-23 03:02: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闈掔摝鍙伴毦閬撴槸榛戠ぞ浼氳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5-16 11: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