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710|回复: 9

[官作汉化] 【喵玉汉化】东方香霖堂 (外来韦编) 第九话 价值观的熔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3 14: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京都人形 于 2021-5-3 01:18 编辑

翻译:京都人形
封面改图:罹冥罗

THBWiki版链接:https://thwiki.cc/-/49qk
外来韦编9BW_042.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5-3 14: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京都人形 于 2021-5-3 01:13 编辑

(第九价值观的熔炉

  ——樱花已谢,博丽神社中充满了新绿。
  未经世故的新叶之中有一种能带给人类活力的魔力。这是最适合开始做一项全新的事情的季节。博丽神社的巫女博丽灵梦,迎来了外面世界的学生宇佐见堇子。

  “唉,打工啊。是时候该打工了吗。”
  “打工,是指找工作?”
  “没错,我身边的人已经有人开始打工了。虽然说,算是违反校规……”
  “我记得堇子(你)不是说你是学生吗?学生也要找工作吗?不是父母出钱吗?”
  “唔,怎么说呢。也不是说所有人都为了钱而工作。该说是社会学习吗,感觉工作的人还是更有大人范儿。我觉得应该是不少人都厌倦了自己死读书的孩提时代,拼命想比身边的人更早一步成为大人吧。就连我也是,看到周遭的人都开始打工,我也开始焦急了。但是,要论高中生也能干的工作,那就只有打工了。虽说真的成了大人之后可能又会厌倦工作,但很多人都想趁现在试一试……”
  堇子说了一番仿佛是在为自己辩解的话,看向了灵梦的脸庞。
  “这么一说,灵梦亲已经在工作了啊。当巫女。”
  “咦?啊,呃……算是吧。”
  “还是厉害啊,幻想乡里的人类们,都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工作了。”
  “是、是吗?”
  “巫女的工作、降伏妖怪的工作、除此之外还会去解决异变等等,完完全全在为社会做贡献。”
  “哎呀,也没有那么了不起啦。”
  灵梦突然受到夸奖,有些难为情。
  “高中生能找的打工,也就只有在收银台结算之类的了,根本不是打倒妖怪保卫人类这种有牌面的事情……”
  堇子想象了一下自己无聊地在便利店打工的情景,不禁叹了一口气。
  “话说回来,巫女和降伏妖怪的工作,这方面(···)怎么样?”
  堇子用大拇指和食指比了一个圈,露出了下流的表情。灵梦看到她的手势,也同样用手指比了一个圈。
  “……是啊。因为是显眼的工作,所以从妖怪们那里拿到的可是多到受不了。”
  听到这句话,堇子的神情紧张了起来。
  “咦,多到受不了!”
  “是啊,超烦的,躲都躲不过来。那些弹幕。”
  “弹幕!”堇子一个踉跄。
  “不是,这个手势指的是钱啦。我是问你赚不赚钱?”
  意识到自己搞错了,灵梦脸红了。
  “啊,钱啊?呃,呃呃,唔……”
  “虽然看上去也不怎么赚钱。”
  “钱……你为什么问这种事情?”
  “那当然是因为感兴趣了。找工作的时候最重要的可以说就是钱了,是薪水。”
  “啊,原来如此。我虽然也想要钱,但是我不是为了钱才选择的这份工作。巫女是我天生的工作,就算解决了异变也没人会付我钱。”
  “咦,你是在当义工吗?”
  “算是吧。不过,有时在结果上也会以某种形式拿到钱。比如说香火钱,要说是销售额也算是销售额……但是,我一直都觉得我干这份工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样子,好厉害啊,真帅。‘就算拿不到钱,干这份工作也是应该的’吗。”
  “你刚才不也这么说过吗?‘学生并不是为了钱而工作’。”
  “咦?不不,这个和那个是两码事!……不,也不能这样说吧,有点搞不清楚了。”

  ——在瘴气缭绕的魔法森林附近的旧货店“香霖堂”。
  这家店主要经营从外面世界漂流过来的物品。店主森近霖之助忙于整理充斥着店铺的旧货。
  “……电脑有这么多。不论哪个都是积压的商品。根本卖不出去……虽然很浪费,只能收拾掉了。”
  他看向堆积的电脑类物品。竖放电脑、横放电脑、笔记本电脑乃至平板,无视生产的年代与性能,这些电脑全都被杂乱无章地堆在一起。
  “不过,真是头大。直白地说,我该怎么做取舍啊?堇子说过,‘电脑越小年代越新,性能越好,所以更值钱’,但旧货基本上都是越旧越大的东西更有价值。我到底该留下哪个,丢掉哪个,完全搞不懂。”
  霖之助决定近期请专家来看看,早早就放弃了整理。

  “——那么,我今天请你过来不是为了别的。我想请你鉴定一下放在这里的电脑。”
  堇子的的确确受到了震撼。
  “哇,这么多电脑!简直像在店里一样!”
  “这里也是店里。”
  “啊,这么说也是。抱歉,我想说的是简直像在二手电脑店里一样。”
  堇子兴高采烈地开始着手被委托的工作。

  “……全都是我没见过的型号。如果拿到相应的地方说不定还有一定价值……但我觉得这些基本上都是废品吧。”
  “废品,也就是垃圾吗。”
  霖之助叹了一口气。
  “嗯,是啊。垃圾。……咦?这个笔记本,带着个像是打印机的东西。还有这种笔记本吗?”
  堇子拿起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笔记本电脑。这个电脑本体很大,屏幕却很小,外观很是不平衡。
  “‘还有这种笔记本吗?’这是什么愚蠢的问题。你都拿在手上了,那不就是有吗。”
  “嗯……咦!?好重!好大!我可从没见过这种笔记本!”
  “是吗,你也是第一次见啊。顺便这个东西被称为‘文字处理器’,通称‘WP’。我这里有山一样多。”
  霖之助拥有只看一眼就能知道物品名字的能力。然而堇子就算听到了这个名字,似乎也想不出这是什么。
  “WP……?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WP?这是能用来写文本的机器。”
  霖之助拥有只看一眼就能知道物品用途的能力。不过虽然他说话一副了不起的样子,却看不出物品实际的使用方法和真正的价值。
  “写文本?现在不论什么电脑都能写文本。不过,WP、WP……总感觉在哪里听过,是在学校学过吗……”
  堇子本想掏出手机搜索,却想起手机并没有信号,只好苦笑了一下。
  “……回家之后查查吧。”

  ——半日之后,基本上所有电脑都被贴上了彩色的标签。怎么看,都是红色的标签更多。
  “……红色的都是不值钱的。扔掉还是怎么样都无所谓。蓝色的说不定还能用。白色的暂且保留。”
  “原来如此……基本上都不值钱吗。真是帮了大忙了,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处理存货了。多谢,这是只有你才能胜任的工作。”
  “那个,这应该算是工作吧?”
  “啊?当然了,是很重要的工作。”
  堇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个,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瞧。可不可以有点什么?”
  堇子有手指比出了“钱”的手势,一脸忐忑。
  “呃……啊,这样啊。你是想要拿点脚力钱。”
  “虽、虽然是这样啦,但你不要说工作的回报是‘脚力钱’啦。要说的话,是报酬!是薪水!是Salary!”
  “好好好,我没想到你想拿点薪水,真是不好意思。那,你想要多少?”

  堇子感到了困惑。她既没有工作过,平生拿过的钱也只不过是新年的压岁钱,想要的东西都求父母来买。因此,她并不怎么了解事物的价值。自不必说,工作的报酬的价位,不仰仗网络搜索,她是完全想象不到的。
  “请、请问您能出多少。对这份鉴定的工作。”
  霖之助拉开桌子的抽屉,拿出了几张纸陷入了思考。比起霖之助手上的钞票的张数,她更加在意那些纸币的外观。那些纸币看上去是纸币,又感觉不是。
  “这是?”
  “堇子啊……明明是你想要薪水,却不知道这种东西吗?这些是钱。”
  “钱,我想也是……但这是什么年代的钱?”
  “……这样啊,虽然这按理来说是外面世界的钱,但既然堇子不知道,那就说明这钱外面世界应该已经不用了。”
  “幻想乡的钱长这样吗?这是谁!?”
  堇子的兴趣从人生首份工资的价格,转移到了从未见过的纸币上的肖像画上。这些纸币她明明从未见过,但有几张却在脑海中有印象,让她有些头晕。
QQ图片20210503020803.jpg


  …………一如既往,手机的闹钟在温柔地慢慢提高音量。
  礼貌而又温柔的铃声将堇子叫醒。温柔的音色一点一点地蚕食堇子的精神。每次她从睡眠中醒来,都伴随着不适。她会在梦中前往幻想乡。她在梦中反而更加活跃,令她通过睡眠也无法获得休息。
  但今天却有所不同。她还记得,她从梦中带回了一些要查的事情。她下意识拿起枕边的手机进行搜索,但又立刻停了下来。她从床上起身来到书桌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虽说她平时都会用手机进行搜索,但在认真地调查某个事情的时候,都会使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WP、WP……这样啊,是只用来写文本的机器,在电脑推广开来之前用的东西,明明应该听说过的,却没想起来!……‘悲报,当今世代的人不知道什么是WP’,谁说我不知道了,只是没想起来而已。瞧不起谁呢。”
  堇子刻薄地嘲笑。
  “——WP已经停产,如今会有部分爱好者去收购……说不定作为古董会有点价值。”
  她言不由衷地说说,又开始调查另一件在意的事情。是画着她从未见过的肖像画的纸币。她将搜索结果与用手机拍的照片比较。

  “是这个吗……日本武尊,啊,呃,好像在哪听过,是哪个游戏的角色来着吧?原来还有这个角色的钞票,我看看,大概值多少钱……”
  堇子认真地浏览着搜索结果。

  ——香霖堂的另一天。一脸兴奋的堇子盯着霖之助。
  “大和!呃,大和武尊的纸币!可值钱了!”
  “是、是吗?”
  “对!不过,反正在幻想乡里只是小钱吧?我只要把这个钱在现实中兑换成现金,就能大赚一笔了!”
  “……原来如此,堇子说的也有点道理。”
  “这里一定还藏着更多值钱的纸币。对了……要不要我去替你把它们兑换成现金?”
  与兴奋的堇子相反,霖之助很是冷静。
  “是啊……但是,就算你把这些都兑换成外面世界的金钱回来,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变化呢?”
  “咦?钱变多了就能买更好的东西,吃到更好吃的东西……呃……”
  “真是肤浅,外面世界的金钱,对于幻想乡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
  “是吗?……但是,虽说是旧纸币,但幻想乡里不也在用大和武尊的千圆钞票吗。这不还是说明钞票本身是有价值的吗?”
  “确实是在用。更进一步讲,大和武尊之外的钞票也在日常地使用。但是,那也不过是在重新利用偶然漂流到这里的纸币而已。对于幻想乡来说,纸币就是无法复制的期票。纸币上的面额和肖像画,并不代表什么价值。”
  “?什么意思?”
  “幻想乡基本上都是以物换物。外面的纸币也不过是便于携带的交换用具而已。纸币的价值都是在交换时协商决定的,纸币本身没有固定的价值。不如说这些纸币不过就是些纸片,有谁能为它们赋予共通的价值?”
  这番话对堇子来说可能有点难理解,堇子陷入了沉默。霖之助则滔滔不绝地继续问道:
  “让人以为原本没有任何价值的纸片有一定的价值,以此来为纸片赋予价值。能做到这种事的,不是神,就是假装自己是神的大恶人。你觉得是哪个?”
  “……神是不可能存在的,也就是说,制作纸币的人都是大恶人?”
  “答得好。作为证据,恶人都想收集必要以上数额的金钱吧?明明不过是一堆纸片而已。”
  “啊,确实……”
  “呵,你很适合这份工作(····)。”
  堇子没怎么理解就同意了。
  “那,为了钱而工作,也是坏事吗?”
  霖之助摇了摇头,露出了些许遗憾的表情。
  “决没有那种事。作为工作的回报选择金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如说是金钱的正确使用方法。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说恶人所做的伤天害理的行为,就是为纸币赋予了价值。也就是让人去相信‘这个纸片蕴含着能买一幢房子的价值’这种戏言。”
  “啊,原来如此。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像诈骗了。”
  堇子感到了信服,暗中立下了某个决意。

  “那个,霖之助先生。我还是想在这里打工。我会帮你鉴定外面世界的物品之类的。”
  “打工……?啊,你是指来帮忙吗。”
  “不是!不是来帮忙,是在这里工作。”
  堇子想作为一名独立的大人进行工作。想要的名堂并不是帮忙和脚力钱,而是劳动与薪水。
  “是吗,虽然不太清楚有什么区别……但那样我会很感激。我仓库里堆满了谜样的外来品,正愁该怎么办呢。那么,脚力钱……不,薪水该怎么办?就像我刚才说的,金钱的价值在幻想乡和外面世界完全不同,兑换也是没有意义的。”
  “……这么来怎么样?我每次拿走一个即将被处理掉的无价值的物品,以此作为薪水。遵循幻想乡的习俗,以物品来支付。”
  霖之助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

  ——数日后。
  灵梦与魔理沙在博丽神社进行交谈。
  “咦?堇子在香霖堂?”
  “没错,她似乎正式开始在香霖堂工作了。”
  “这样啊,我虽然感受到她对于工作抱着某种憧憬了,但没想到会去做那种闲职……看来她最终也只是想寻找乐子而已。”
  “确实,我完全不觉得香霖堂在好好工作……不过,这也不错吧?”
  魔理沙认真地看向灵梦。
  “嗯,是啊。确实帮了个忙。堇子呆在香霖堂里的时间变得更久是好事。这样监视她就更轻松了。”
  灵梦隐藏的任务之一是监视堇子。堇子是来自外面世界的人类,同时拥有着深不可测的实力。对于灵梦来说,堇子本人就是正在进行时的异变。灵梦装出一副十分自然的样子,暗中监视着堇子。
QQ图片20210503020818.jpg

  “话说,你知道坊间流通着一种诡异的卡牌吗?”
  “卡牌?啊,这事我也听说了。似乎在一部分妖怪之间传得很开。好像是明明卡牌上只是画着一些意义不明的画,却在四处被交易。”
  “你知道这件事我就放心了。没错,似乎部分卡牌还被赋予了不合理的价格拿来贩卖……不知道是谁在给这些卡牌标价。这事很是诡异,有点可怕。”
  “……到底是短暂的流行,还是异变,我会注意的。”

  ——一如既往平稳而又安宁的地方,香霖堂。
  堇子在如约为我工作。
  她一边将存货列成清单,一边叫嚷着“好怀念”“头一次见”之类的事情,但即便如此我也认为这是只有她才能胜任的工作,感觉很受帮助。
  至于我,则是手上拿着刚刚进货的新品,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恐怖。
  “店长!这可太厉害了!能拿去给鉴定团看!店长,您手里拿着的是?”
  “店长……是怎么回事?算了。没什么,不用在意我,接着去干你的工作吧。”
  我试图把谜样的纸片收进抽屉里。
  “啊,我好在意。那个是什么?看上去只是个卡牌。”
  “在我眼里也只是普通的卡牌。然而,这个卡牌却在暗地里被以惊人的价格交易。怎么想都是有人在操纵价值。”
  我撒了一个谎。我并没有觉得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卡牌。该怎么说呢,干这份工作这么多年,我也见过不少被诅咒的器具、付丧神和魔法器具等等了。但是,这张卡牌却与这些都不同。要说的话,虽然能感受到蕴藏在其中的强大的力量,却完全想象不出这有什么意义。
  “让我看看嘛。等下,这难道不是灵梦亲的东西吗?”
  “咦?为什么你这么想?”
  “那还用说,因为我从卡牌里感受到一种巫女一般的,一如既往的那种感觉(··)。而且,卡牌上还画着阴阳玉,很容易看出来……”
  感受到有灵梦的感觉?能够相信自己的感觉,说不定她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人才。只能仰赖知识的我感觉有些惭愧,决定顺着她的话。
  “堇子。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我刚才说了谎,我也觉得这并不是普通的卡牌。一定是在哪里有人想为这种纸片(卡牌)赋予价值。”
  “也就是说,有大恶人企图利用纸片来支配价值观!这就是灵梦亲所说的异变吧?是这样吧!?”
  堇子有些兴奋地说道。我倒觉得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只是笑了笑。

  ——没过多久,奇妙的卡片就支配了幻想乡全境。等到巫女开始行动的时候,主流观点都在批判她为时过晚。
  即便如此只要她开始行动,她就能轻松地解决异变,响彻于幻想乡的也只会是巫女的名声。
  我在这时才终于意识到。我从最初就察觉到了这次价值观的异常。我明明早就已经意识到,有人在暗中操纵价值,同时也是那个人在引发异变……!

(*本回最终的谜团通向新作,并不会在《香霖堂》中得到解决。)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 16: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来了,这次的更新有点东西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 17: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堇子终于还是到香霖堂去打工了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 17: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乎,就出现了新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3 19: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又连载了,这次很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07: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第一回那位不知名的员工被开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09: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赋予纸片以价值的不是神就是大恶人,在外面干这事的是大恶人,但是在幻想乡里……说不定还真是神喵?!
(不过其实不能简单地断定赋予纸片以价值的人就是恶人啦,纸币的本质是信用的便携具现,它是为了便于人们进行交易才产生的,没有信用的纸币就会变成废纸一张……也就是说,创造纸币的本来目的是对信用和价值进行衡量,无关善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6 12: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新作联系上了,有趣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幻想乡的经济模式确定了!以及堇子这么搞古董是要发财了啊!
幻想乡的价值是恶人/神赋予的,可海星,这就是神主的幻想乡赋予价值论(商品的价值是被神赋予的)吗!可以,这很东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5-16 11: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