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516|回复: 4

[短篇楼] 红魔馆的演唱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30 03: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幻想乡的红魔馆人来人往,将寂静夏夜恬淡的氛围打破,无论是人还是妖都愿意牺牲自己幸福的睡眠时间,来参加这场吸血鬼举办的午夜演唱会。
红魔馆高贵神秘的主人要举办演唱会的消息早在一个月前就传遍了幻想乡,人类和妖怪都惊诧的看着排在头条的大新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他们来说,这是一次非常难得的体验,不管是红魔馆里堆满黄金,腰缠万贯的道听途说,还是其主人性情残暴,以人类血液为食的流言,都刺激着人与妖的神经,惹人想前去一探究竟,而今终于有机会能一睹红魔馆的真容,又怎能不让人兴奋。
时间订在8月15日的零点,据能观星占卜的魔法师说,这天夜晚天色晴朗,一轮皓月将悬挂在黑色的夜幕中,届时不需安排额外的灯光就能让整个舞台萦绕在如梦如幻的背景之中。
献唱的是红魔馆的主人,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如今的幻想乡还记得她尊荣的人类已经不多,自从她最亲近的女仆死后,她一天天将自己封闭在偌大的洋馆里,不再如往常一般在女仆的陪同下,撑着粉色的洋伞,出现在人里,神社或是其他什么地方,所以这次前来参加充当观众的不仅仅只有妖怪和好奇的年轻人,一些在早年见过她,受过她照顾的老人也不顾行动越来越不方便的障碍,在子女的搀扶下走进红魔馆铁质的大门。
8月14日22时,人员已经差不多就位,绿衣红袍的门卫关上了这许久不曾打开,开关时仍然吱啦吱啦作响的大门,红魔馆中央的露天舞台下人头攒动,人们都在兴奋的等待午夜的到来。
23时半,蕾米莉亚走上舞台,一身华装的她显得高贵而又平易近人,脸上的神情如水一般平静,眼睛盯着人群的后方,若有所思,蕾米莉亚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等待着零点的到来。
台下的观众也不说话,和她一起感受时间的流动,红魔馆一片安静,人们仿佛与蕾米莉亚一起举行着某种神秘的仪式,随着蛐蛐和蟋蟀的鸣叫声、树叶在风中相互拍打的沙沙摩擦声一起融入到无尽的夏夜背景之中。
终于,零点到了,一个小小的、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纹路在蕾米莉亚脖子上悄然显现,那是红魔馆的魔法师给她施加的咒文,能够不依靠任何工具,就能让她的歌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人人听到的都一样,不多也不少。
"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她唱了起来,那声音仿佛是从脚下的大地里穿出来,透过胸膛,直达心窝。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
“咲夜,你喜欢什么?”蕾米莉亚茗了口红茶,将茶杯放在碟盘里,抬头向这位新来的女仆问到。
“喜欢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大小姐。”女仆冷冰冰的回答,神情冷峻。
“嗯…”蕾米莉亚没有说什么,端起茶杯继续品尝。
“When they played I'd sing along it made me smile"
“不好好晒太阳身体会生病的哦,大小姐”
“就算是吸血鬼也是这样?”
蕾米莉亚撑着一把崭新的洋伞,一脸笑意的转头看向身旁和她开玩笑的女仆,这是她多久没有在太阳下出门了?她不禁暗想。
“前方就是人里,大小姐。”
“这是您最不喜欢的蔬菜,大小姐。”
“这位是武器店的老板,大小姐,咱们家的武器就是在他这里买的。”
“大小姐,握住我的手,别走丢了哦。”
自从成为了吸血鬼,血液在身体里的流动就停止了,自然也就感觉不到任何温暖,能带来温暖的阳光也变得致命,但为何此时牵着的手那端传来的温度是那样温柔,仿佛以人类之身再度沐浴在初春的阳光之下,宁静又祥和。
“Those were such happy times and not so long ago how I wondered where they'd gone"
"恭喜出征异变平安归来,咲夜。"守门的门卫看到熟悉的身影自森林里走来,便向她打着招呼。
“谢谢,大小姐呢?”女仆微笑着表示感谢。
“问到点子上了,你自己去看看吧。”门卫一脸坏笑。
咲夜推开蕾米莉亚房间的门,门后的合页发出清晰的悲鸣,传入一阵直达心底的寒意。蕾米莉亚正躺在诺大的床上,眼角泪迹未干。
“她一直在等你哦,咲夜。”不知何时起站在门边的帕秋莉轻声向咲夜解释说,“真是的,简直就像个站在码头等待丈夫平安归来的小姑娘。”
咲夜朝着帕秋莉苦笑了一番,走上前去将被雷莉米亚打翻的被子重新盖好,她看着眼前熟睡着的、仍然皱着眉头的主人,在她的枕边单膝下跪行骑士礼,表情严肃而庄重:
“我将竭我所能,我的主人,纵使世俗、时间、命运将我们分开,我也将不离不弃。”
“But they're back again just like a long last friend all the songs I love so well"
蕾米莉亚配合着曲调的发音,高举双手,整个沉浸在音乐的包围里,忘了台下还有人在聆听,忘了天空中深邃的洁白明月,忘了风中吹来的旧日低语,此时的她双眼紧闭,只为心中的那一人献唱。
“Every shalala every wo'wo still shine"
"Every shing-a-ling-a-ling that they're starting to sing so fine"
“咳咳!”银发的女仆停下手中的活计,连忙捂住嘴,四下张望确认没有人后才放下心来,最近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无端的咳血和随时随地都会发作的眩晕几乎让她难以像以往一样高效率的完成工作,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停止时间来填补因身体原因而造成的工作缺陷,可每一次停止时间后她的身体状况变得更加恶化,就这样,她陷入了一个永远也跳不出来的死循环。
是大限将至?还是因为自己拥有人类本不该拥有的力量的代价?又或者这就是她为自己的生命选择的结局?银发的女仆摇了摇头,透过窗户撒下的刺眼日光将她照亮,为她日渐消瘦的背影镀上一层金黄。
"When they get to the part where he's breaking her heart It can really make me cry just like before"
淅沥沥的雨水倾斜而下,雨帘把周围的视野硬生生的遮住,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未来。
蕾米莉亚一袭黑衣,身边的亲人、友人、下属也是同样穿戴,她们个个神情悲伤,有的甚至在低声啜泣。走在最前的是由四个小妖抬着的一顶红木棺材,覆盖在棺材上的层层花圈在雨水的冲刷下不住的下落;蕾米莉亚打着漆黑的雨伞低着头紧随其后,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失去了它原本的光彩,显得空洞而无神。仪仗队冒着大雨安静的行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她们来到位于红魔馆后的一处小山丘,从这里能够将整个宏伟壮观的红魔馆与雾之湖尽收眼底,在红雾异变时期,年轻的、勇敢的巫女总是从这里观察着馆中恶魔的一举一动。妖精们将棺材卸下,拿出铲子在地上挖了起来,一铲又一铲,从出生到死亡。待挖出约三米的深坑后,他们用绳子将棺材缠绕着绑起来,慢慢将其送至坑底,随后又重新将土填埋起来,一铲又一铲,从出生到死亡。
蕾米莉亚盯着越填越平的坑,感觉自己的心也被浇上黄土,与地下那人一块儿埋葬了。
"It's yesterday once more"
帕秋莉穿过阳光普照的走廊,这样的阳光普照在吸血鬼的居所实在是难以一见。她习惯性的向走廊深处继续走,不久便发现了失踪的友人:
蕾米莉亚正跪坐在窗前,瘦小的身影几乎要淹没在正午的阳光下,她身穿蓬松的睡衣,头发凌乱许久没有打理,她的身体在太阳的灼烧下迅速崩坏,又转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两者居然就这样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帕秋莉叹了口气,明白即使阳光不能将她杀死,也会给她的全身造成巨大的伤痛害,至少剧痛是在所难免的。
但蕾莉米亚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丝表情,仿佛感觉不到任何事物一般,独占着这一席空间。
“蕾咪,大家都很担心你。”帕秋莉对她说。
蕾米莉亚没有回应,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蕾咪,悲伤是徒劳的。”
仍然沉默着的蕾米莉亚让帕秋莉有些光火,她想起之前被称作夜之王者,魔鬼般的吸血鬼即使是在战场上失去最亲密的战友都没有伤感落泪的往昔,与眼前这个自暴自弃的幼稚小鬼相比简直判若两人,蕾米莉亚曾与众神之父、雷霆之主奥丁并肩作战,见证了他的死亡后继承了那柄令众神闻风丧胆的神枪冈格尼尔,她也曾经登上弗朗西斯•德雷克的海盗船周游世界,在一轮皎月下杀死了盘踞在大洋底部的海龙,她曾经力气过人,广收爱戴,身经百战大难不死,却败给了咲夜死后仿佛无穷无尽般的伤感与空虚。
“蕾咪,我不客气了。”帕秋莉看着颓废的友人,决定使用暴力强制把蕾米莉亚拉回正轨。
一圈水层从地板上升腾起来,转眼将蕾米莉亚包裹起来使她动弹不得。
“帕琪,好冷…”蕾米莉亚艰难的说,“不管我再怎么试,再怎么晒太阳都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她逐渐呜咽起来,“唯一能给我这个本来没有任何感觉的吸血鬼带来温暖的人,再也见不到了…”她心中的防线终于决堤了,任凭泪水滑落。
"Looking back on how it was in years gone by and the good times that I had"
“咲夜如果还在的话,一定不希望我这样悲伤吧…”蕾米莉亚打着咲夜生前送她的伞,来到咲夜的墓地前自言自语。
蕾米莉亚一直觉得咲夜并没有离她远去,她一定就在某个她没有发现的地方默默关注着自己,咲夜并没有理她远去,她一直这样坚信着。
"Makes today seem rather sad so much has changed"
蕾米莉亚回想着她如同珍贵的宝物般珍藏的记忆,唱出最后一句。
零点十二分,蕾米莉亚的演出结束,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老年人听着这歌声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岁月,觉得自己又重获青春时代的力量 ,年轻人则从歌声中回想起自己的初恋,泪水打湿了衣裳,妖怪们则讥笑蕾米莉亚这样的大妖怪也会被儿女情长所累,谈笑之余不禁感叹她的洞察力之深,因为他们早已被同样的事情所困。
蕾米莉亚在众人的欢呼中高展手臂,迎接着前所未有的欢呼、赞叹声。
“咲夜,这就是我给你的镇魂曲。”

发表于 2021-6-1 16: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开喵玉殿看看有什么文章
咲夜又死了。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 19: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usaaaaaa 于 2021-6-1 20:00 编辑
youlan 发表于 2021-6-1 16:09
打开喵玉殿看看有什么文章
咲夜又死了。jpg

hhhhhh      
来看看俺写的他和她呗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6-1 20: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吸血鬼长寿种、人类的寿命为主题的创作是主仆二人的一大要素,这算是很精悍优秀的短篇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1 23:33:36 | 显示全部楼层
粉碎寂月 发表于 2021-6-1 20:15
以吸血鬼长寿种、人类的寿命为主题的创作是主仆二人的一大要素,这算是很精悍优秀的短篇文章

谢谢夸奖,这篇是喝醉了写的
来看看俺写的他和她呗,更加精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6-17 12: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