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93|回复: 1

[短篇楼] 他和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31 23: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usaaaaaa 于 2021-6-1 23:42 编辑

他双手支地,半跪着,青涩的泪水划下,滴在一颗似炭火般狂野灼烧着的鲜红胸膛上,滋滋声响中眼泪化作云雾,蒸腾起的咸雾让他嗅到了生命的重量。
躺在面前是他的好朋友,他的青梅竹马,那个红腮姑娘,他因害羞而不敢表白心声的未来妻子。昨天她迎着即将燃尽的血阳,边跑边笑向他开稚嫩的玩笑:“追到我就嫁给你。”,现在她腥臭的肠子从左侧腹上被炸出的大洞中涌出,绚烂的开了一地。她躺在自己的肠子上,脸色苍白好像抹上了出嫁那天会抹的胭脂浓粉,好像她精研女红,死亡把她生平第一次打扮得漂漂亮亮。而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妖怪夺走她生命的那一刻,绿色的肠子率先喷出来,随后才是零星几点腥臭血花。
他不明白那妖怪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拳头捏的老大,一株嫩草在掌心被他拧得弯曲,那怒火能把人的脊梁折断,啪地折成两半。
他在寺子屋听过教书先生周而复始的念叨过妖怪的可怖,说它们都是青面獠牙,杀光男人掠走女人强迫她们为自己生孩子。他的确很害怕,但那天他和她手牵着手走在回家方向的土路时,他才发现理论和现实竟然是如此大相径庭。
血阳、红花、浓妆艳抹的黄昏背景下几声寂寥的乌鸦鸣叫是他脑海里对那天为数不多的记忆之一。他们互相闲聊着,他问:“为什么有的水会被叫做死水呢?”,她摇摇头说不知道,望着他的眸子里满是天真,他答:“你看雨水,溪水都是流动的,它们就是活水,看那瓦塘,满是腥绿的藻子,就是死水。”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自傲。突然,太阳西沉林子无光掩入阴影的灌木里一片响动,四下无风,林子却一边倒地折了腰,她有些害怕,不自觉地把未发育的胸膛向他悄悄靠近。他说:“不怕不怕。”她却靠得更近了。
群星初现,大地蒙黑夜的尘,落日残阳余晖争抢着不愿落下,他们加紧了脚步。
无任何预兆,原本土路上两双脚有节奏地踏地声中突然插入另一双脚踩踏的声音,似林间升起的瘴雾,紧紧包裹着两个单薄的声影。他们终于是怕了,急忙快跑,那声音就紧紧挟定,好像一片影子,像脚根踢地扬起的烟尘,甩也甩不掉。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细长鬼影居然是一个分外可爱的女孩子,他和她掩饰不住惊奇,大张着嘴巴目不转睛地盯着来人那头耀眼的金发,红宝石制成的眼珠,还有较小却格外色人心魄的体格。“呵呵”,那名姑娘见到他们莞尔一笑,俏丽佳人,西施王昭君杨玉环与她比起来也不过如此。他看到她俊美微笑下凸起的尖牙,尚未意识到艳丽背后是死神驻节的宫廷,无数生命被它夺去。
而对于芙兰来说,那天黄昏不过是她漫长永无止境的岁月一个中微不足道的注脚,她只是想往常一样溜出红魔馆,然后习惯性的、几乎是无意识的杀了一个陌生人类姑娘,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篡夺她的目,将其捏紧爆碎,把那名素不相识的女孩肚子上炸开一个深洞。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不在乎,对于已经杀了太多的人的芙兰来说,这只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习惯性动作,就像抬手眨眼一样自然。
但是有人在乎,女孩未消散的意识在乎,她的家人在乎,他也在乎。
他想报仇,席卷全身的热血让他理智尽失。他迈开双腿,鼻孔大张,鹰爪般伸出的手要撕扯她的衣领,将她按倒在地,然后挥下一拳又一拳,直到身下的妖怪求饶都不会停止。他要用手撕开她的肚皮,看看她究竟有什么本事,是不是因为皮囊下没有心脏才如此丧心病狂地夺去了她的性命。他要把那妖怪的肠子扯出来,就像她对她所做的一样,糊在她妖艳的脸上做个狰狞的面罩,叫她不敢再出来为害人间。
然而他做不到。那妖怪只是轻轻抬了下手臂就将他小牛般的身躯弹飞出去,他愤怒化作的铁锤就好像砸上了一面铜墙,震得他两臂酥软,涌上脑袋的热血嗖地落回了脚根。在这震颤中他终于看清了现实,那是一团凝稠油腻,满是血污的瘴雾,容不下他这样洁白如纸的懵懂顽童。
他听到了现实那张满嘴烂牙的枯朽喉舌里嘶哑尖锐的放声嘲笑,气血重又在他全身沸腾,大张的毛孔滋出一层粘稠的脏汗,他仰天大声嘶吼,誓要为心爱之人的死报仇,却无可奈何。那妖怪早已消失在深渊般的暮色中不见了。
他用手一把把掀开坚实的泥土,刨开镶嵌于大地的顽石,捣毁蚂蚁蜈蚣的巢穴,在这片伤心之地上硬生生挖出一道浅坑。他不停地动着,天边残存的金黄阳光打在他蠕动着的背上,为他指甲裂开不断淌血,混杂黄土的手指上套起一层金甲。
他将她抱起,方方正正的脸上两瓣嘴唇间尽是不屈与坚毅。他又闻到她身下悬着的肠子的腥气。那长长的粉红肠子悬在半空轻轻悠动,好似一根麻绳,套在他的脖颈上,将他腾空高悬,几乎窒息。
埋葬了他的爱人,他本该在她怀里享受爱情的奇妙,为她生下十七个孩子后老死在她怀里。
时间上仅过了一天,但他简直判若两人,轻柔的稚气被成熟的严厉取代,在和平年代,这种要到中年以后才能呈现的变化提前出现在他紧绷的眉间。

多年以后,在正邪领导的覆盖全幻想乡的革命运动中,他成为雾之湖地区反抗红魔馆暴政的先锋大将。革命失败后,他拖着在战斗中满身疮痍的残躯,回到那天黄昏埋葬他爱人的小小坟茔前,吊死在旁边的柳树上。

 楼主| 发表于 2021-6-1 23:46: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芙兰,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不知道就没有罪吗,她应该效仿俄狄浦斯王,刺瞎自己的眼睛”
“但她这样小,看起来和我家女儿一般大年纪”
“别看她那样,说不定松开绳子就会和她姐姐一样,叫您想想’战争’这饕餮正张开着血口等待着可怜的苍生,想一想那寡妇的眼泪、孤儿的哭泣、阵亡者的鲜血还有那断肠的姑娘为了牺牲的丈夫、父亲和订婚的情郎而发出的悲哀啼哭,全都是她一手造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6-17 13: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