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07|回复: 2

[短篇楼] 男同学咲夜和蕾米莉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3 00: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usaaaaaa 于 2021-6-9 23:07 编辑

咲夜就这样走向了矗立在县城郊区坟场正中央的青石墓碑。那个夜晚第一次看到蕾米莉亚并未使他意识到这次离奇的邂逅是他通向不平凡人生的岔路。此后短暂的平和日子也证实了这点。蕾米莉亚虽是吸血鬼却能像正常人一样沐浴阳光,咲夜一直以为吸血鬼是遇光即死的。“我身上抹了油”,身穿学生校服的她坐在咲夜的课桌上,回答他的疑问,“科技不只是改变了人类的生活”。自那个夜晚过后的五一小长假里蕾米莉亚拽着咲夜满大街跑,像个初生的婴儿对周围的一切抱有强烈的好奇。她脱下那套破烂的连衣裙,换上咲夜故去的母亲曾穿过的透气衬衣,挽着他的手臂,混迹于充斥着柏油与泥土腥气的繁忙街道,梦游般踏足每一家服装店。同普通女孩子一样,她也喜欢挑拣漂亮衣服。五光十色斑斓的店子里,咲夜坐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熟练地询问价钱、讨价还价,抚弄衣服面料,认真揣摩的样子好像检练产品的监工。对咲夜来说,这个自称与他父母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吸血鬼姑娘不啻焕发新的魅力:她头几天刚住下来那会表现得相当不自在,尽管身居斗室,狭小的空间几乎让他们要脸贴脸背靠背挤在一起,她却还要刻意和咲夜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尴尬的氛围间少有闲话提起,每次找她搭话,她总是以例行公事,宣读官案文牍般的正经生硬口吻简短作答,羞怯的眼神躲闪着避开他的目光,手脚慌乱甚至急切想跑开。此时受她的邀请,请他为身穿一身刚刚买下的新衣的蕾米莉亚作评价的咲夜觉得,之前他两还是不熟悉的陌生人之间的隔阂早已荡然无存,“虽然是吸血鬼,但也个女孩子”,他这样想。五一假期过后,蕾米莉亚作为插班生入学县城高中一事在学生中间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好像阶级固化的社会突然多了一道从未被发现的广阔市场,贪婪的人们发疯似地涌入,寻找一夜暴富的机遇。没见过世面的男女同学们还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人儿,她的名字带有异国色采,娇小的身材惹人怜爱,修长的细腿让人流连忘返,恰到好处的标致身材令人忍不住想去一探究竟,经过之处都留下淡淡花香,而且她目光深沉,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饱经风霜、时光馈赠的独特气质,就连那个见多识广,曾在首都修读博士毕业后回到家乡创建这所学校的校长,第一次见到她时都忍不住向她多望上一望,布满褶皱青筋层层暴起的枯燥大手捋着下巴上绸缎似的油滑胡须,引发某种追忆青春年少美好岁月的感叹。很快,有关蕾米莉亚的传言越传越广,终于到了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只要下课铃声一打,准有仰慕她传说中美貌的好事学生趴在装有铁栏杆的窗户外——那是上次有学生跳楼后学校特意装的——瞪大眼睛只为一睹她的风采;更有甚者三五成群喧闹着呼啸走进她所在的班级,他们装作学生会借口检查卫生,径直走向她的座位围成一圈,堵得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充满欲火的炙热眼光上上下下雨点般落在她身上,脸上挂着淫荡的邪笑嘴吐轻佻的骚话向她搭讪;周围的同学见状,本想上前阻拦演一出英雄救美由此博得蕾米莉亚的信任与青睐,但大多都胆小不敢惹事,闷头学习佯装没有看见;他们就这样一直挨到铃声响,才在前来上课老师的怒吼声中依依不舍地离去。蕾米莉亚在学生们心中树立自己的威信形象是在一个天色阴沉的午后,上午刚下过一场小雨,浓密的乌云遮蔽天空,县城雾气弥漫,好像被巨人呼出的蒸汽给吞噬了。昏暗的教室不得不打开吊灯,这样同学们才能看清黑板上的板书。吃过午饭,平时那几个吊儿郎当的流氓学生又进来了,他们一脚踢开紧闭着的教室门,年久失修的木门立即颤抖着斜在一边,不敢出声。从没有人在学校食堂见过蕾米莉亚,更没人见过她吃饭时的样子,她总是在众学生午休的间隙,手捧一本金边扉页的古旧书籍,里面书写着的眼花缭乱的蝌蚪文不知出自何种语言。那群混混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围坐在她身边的空座位,那个梳着飞机头,胸前衬衫扣子脱落的男生——咲夜认识他,他就是开学第一天朝他脸上吐烟圈的那个混子——开口向她说话:“小妞,和大爷们玩玩呗。”说着就要伸手朝着她的大腿摸去,但被她立马挡开,那男生显然来了脾气,猛然弹起,两只被晒得黝黑的手臂鹰爪般射出要夺她手里的书,却被她以超常的力气先手捉住,双手反剪在背后,一个绊脚扫倒在地,脑袋砸在花纹砖地板上砰砰清响,她右脚稳稳踩住飞机头的脊柱,左膝盖顶压住他细长的脖子,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集中到他脖颈命脉仅仅只差一寸远处,她整个一套动作迅速有力,好似潜伏在暗处的狙击手,早早地捕捉到了目标,子弹上膛,搭枪描准,把心神集中到右手食指尖,一刹那间轻叩扳机,瞬间就要了那人的命。飞机头的伙伴们没料到这个纤细的美人会在刹那间露出致命的獠牙,在同伴的惨叫和错位骨头发出的咯咯巨响中,一个个吓得脸色苍白,大叫着亲娘丢下飞机头仓皇飞跑着逃离了出去。这件事给咲夜刻下了深刻的印象,脑海中有关蕾米莉亚的记忆之书上又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悲惨的童年让他一直认为美丽意味着阴柔,唯有屈服才动人,她强有力的还击给他深深的上了一课,这些本该由父母教导形成的世界观借由他人在他心里埋下种子,将他原本有些逆来顺受的性格拉回正途。日后咲夜站在审判他罪行的法院厅堂,听着唠唠叨叨让他恼火的指控时,将回想起那个阴雨的午后,蕾米莉亚膝下小混混口中粘着白唾沫的血花。
几乎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什么蕾米莉亚只和咲夜这个社交意义上的末尾人亲热,他也由此招来众多羡慕嫉妒的目光,弄得他浑身不自在。每次下课她都会在众目睽睽下自顾自坐上咲夜的课桌,笑着向他聊天。换做平常,这应该是美铃的专利。
对于蕾米莉亚为什么要入学县城中学,她又是怎样提供身份证件,不被别人发现她是吸血鬼等等诸多细节,咲夜曾多次向她提起,但她总是含糊其词,或者干脆把答案藏在脸上神秘的微笑里后,不作回答。自十年前父母离他而去的那个午后咲夜再未尝过有人陪伴在身边是何种滋味,那感觉就好像漂泊大海,浪花卷来一朵蓝玫瑰。每个打工结束后的傍晚,筒子楼最顶层房屋里亮起的灯火让他精神为之一振,远方烧霞摆成笑面朝他点头微笑,云雀在天空歌唱,路边的野花就是美丽的佳人,就连陌生人的行步都是优美的舞蹈,推开门,围着围裙的蕾米莉亚投来温柔的怀抱。那些日子里,影子沉浸在不可思议的满足感中,竟忽略了县城里越来越紧张的不详气氛。五一假期刚过,县长及家属就乘坐新到的一列火车,借着拂晓的夜色悄悄离开了仍在沉睡毫不知情的县城。一星期前,一只被打散的军队无端从环县的山林中钻出,占领了县城中学,在那里安营扎寨。他们被严酷的行军折磨得脱了形,浑身缠满染血的绷带模样丑陋,呼吸间散发熟睡动物的臭味,身着破烂,却依然保持着严厉的纪律。他们首先试图与县政府沟通,汇报逐渐吃紧的战事并希望得到官府支持休整部队,无果,县长逃跑后政府早已陷入瘫痪。又找到县公安,自称灵梦的中尉寸铁不带,径自走进雪白如鸽子的公安厅,却发现这里除了几个文职人员以外再没一个警员的影子。此时的县城实际上处于无政府状态,维持社会治安全靠居民的良好品行。与世隔绝的小县城由此从士兵们口中得知蔓延整个国家的可怕战事。联盟国自成立以来就深陷民族问题的混乱泥潭无法自拔。经过十几年和平岁月的熏陶,开国初那种昂扬的,一致抵御外族的团结精神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人类彼此间无休止的敌意与仇视,一度濒临分裂。民族问题日益尖锐,甚至发展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先后多任领导人曾提出过许多野心勃勃,甚至称得上莽撞的民族改革政策,但都被翻云覆雨的政客、操纵法律的法官以及地方官员串通一气结成的隐形联盟击败。不知从何时起,改革计划落入层层阻力、借口、推脱形成的密网,举步维艰,最终沦为彻底的幻想。省邦之间互相设置门卡,提高关税,昔日繁盛紧密的经济文化交流逐渐萎缩。独立的呼声日渐高涨,联邦政府的权利被架空,联盟国危在旦夕。没有人知道是谁率先打响内战的第一枪,后来的史书记载也相当模糊。有学者认为是西南邦对西方邦长久的积怨所致,因为西南邦历史上长期受西方邦的血腥殖民统治——他们在奴役那片土地时犯下无数罪行挑起冤魂的怒火;也有学者认为联盟总统游行时遭到暗杀点燃了战争的导火索;有人说是异族间谍作祟,有的则说是外星人控制星球庞大计划的冰山一角,众说纷谈,其中夹杂着神秘色彩的阴谋论与种种杜撰出的神话传说更为这段扑朔迷离的历史大戏遮上了一层帷布。

hh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1 喵玉币 +10 收起 理由
T0nyS + 1 + 10 神触!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6-8 09: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你mua的,开篇送刀
不过与大小姐的这种社交关系还真是与想象差不了多少啊,甚至可以说是更美好了!填饱了我的肚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6-9 23: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T0nyS 发表于 2021-6-8 09:44
你mua的,开篇送刀
不过与大小姐的这种社交关系还真是与想象差不了多少啊,甚至可以说是更美好了! ...

差不多就是蕾米莉亚带小孩子咲夜XD,还有后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6-17 13:2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