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111|回复: 0

[其他] 魔理沙的女儿死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魔理沙的女儿被妖怪害死了。魔理沙请人将女儿葬在人里郊区的一棵老榆树下。
魔理沙没有太多时间管教她的女儿,女儿被害死的消息传来的那天下午她正站在人里城边缘的哨塔上,俯瞰家家户户烟囱里上升的炊烟。
那段日子魔理沙少有休息,又一轮异变将临,妖怪乘乱涂炭生灵,若不严加看守,人里城和平不在。
她已经站在那座哨塔上几个日夜,男人们都被派往前线,没人能代她的班,她只好独守。
时至八月,人里外田野里一片金灿灿。魔理沙看着成熟的麦穗向她低头致意,便强打精神,摘帽回礼。
突然她听到塔下有人叫喊:“大姐,大姐,你家闺女遭了难。”
魔理沙镇定的脚步啪嗒啪嗒,伏在女儿尸体旁的孩子哀嚎着呜哇呜哇。
“魔理沙阿姨,魔理沙阿姨,全都赖我”,那孩子鼻涕拉撒。
魔理沙叫她冷静,挽起她的手臂将她拉起,为她拭泪。
原来是女儿为救那孩子独自与妖怪搏斗,丢了性命。
女儿肚皮大敞,内脏被扫空,两只小手布满血淤。
“乡亲们,帮我女儿料理后事吧,就和她爷爷一起,埋在老榆树下。”说完转身爬回哨塔,凝望黄昏时刻染血的山川。
“铜漆脱落的钥匙,阿妈的奶头,还有缝布线的小熊娃娃。”
梦里的魔理沙放声唱小时候母亲教她的歌,“夏夜的上弦月,外婆的床头。”
稻子窸窣将她惊醒,她扶着桅杆,看到层层波浪在月光下浮动。稻田深处,炸响一个女人凄凉的尖啸。
异变结束那天,女儿的棺木缠着粗绳由四个男人抬着。
魔理沙一身黑丧装,站在人圈外,看里面拿铲的男人哼哼哧哧地挖墓坑。
老榆树粗糙的树皮干瘪分叉,拼出死去的父亲那张老脸,两只蝉化作的眼睛盯着他的女儿魔理沙。
树上的父亲盯着地上的女儿,地上的母亲盯着坑下的女儿。
湿土打在棺木上噼啪噼啪,喇嘛唢呐呜呀呜呀。
最后一个好事的路人离去,留下魔理沙一人长久地陪伴着父亲和女儿。
紫红的闪电将天空划开两瓣,热空气上升遇到冷空气凝结成云雾洒向大地。
“氤氲的金银花,香泽的蔷薇,盈盈的荨麻。”
魔理沙回森林的家,耳边响起女儿最爱的歌,“茴香盛开的水潭,我的阿妈。”
魔理沙蹲在昏暗的墙角,布满血丝的眼睛闪着青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6-17 13:0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