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喵玉殿官方微博

喵玉殿论坛 · 喵玉汉化组

 找回密码
 少女注册中
搜索
查看: 214|回复: 0

[短篇楼] 麻脸鸟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7 20: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俺陈麻子,满脸麻子,一身是胆,天不怕地不怕,拳打雾雨脚踢博丽,上擒苍鹰下取地龙,凭着一杆鸟枪在这乱世肆意横闯。俺十八那年,天地异变,红雾遮天,连着几个月不出太阳,庄稼地里的麦子都给旱死了。俗话说乱世出英雄,俺陈麻子就是在那时出尽风头,把一个麻脸鸟枪的名号叫得震天响。
那时人里的大户,稗田阿求当家派家里人挂一轮金边的旌旗在南城门,在门边老桂树下摆一张油光发亮的桃木桌,排开一桌金银软细,招募贤士。随从伙计敲锣打鼓,一个喇嘛吹得震天响:末日将至,红雾卷着枯树,生灵行将就木……同胞们准备好,开枪开炮……
那一桌太阳下灿灿的金子照得俺眼眶深邃,眼窝冒火。虽然俺躺茅房,睡破庙,头顶青天脊卧苍茫,吃喝全靠臭水沟的残羹剩饭,但骨子里却是一条铮铮的纯种好汉,视金钱如粪土,名利如草菅。俺对阿求当家此举有清醒的认识,她要凭金子招去一票酒囊饭袋保护自己,至于其他闲杂人等……管不着。
这般寄人篱下,舍民为己的羞辱俺相当不屑,哼一声,掉头便走,把攒动的人群甩在脑后。俺从小就听沿街叫卖的说书先生念诵《三国》《水浒》,把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大道理背得滚瓜烂熟。俺提了提挂在肩膀上的鸟枪,粗糙的铁疙瘩飕飕地冒着寒气,出了城,朝雾之湖方向走去。俺要用这一条破枪和腰上帆布袋里头的瘪头子弹,杀它个红雾四散去,一不为名而不为利出头全为老百姓。
湖好大好大,水草好茂好茂,天上的红雾把湖水洗得血红血红。捧一手清水洗垢面,把沾满灰尘的乱发捋顺直,俺看到湖面里的那张麻脸:脸颊坑坑洼洼,额头上三道深刻的抬头纹,眉毛稀少,睫毛没有,瞳仁混散,像一锅煮烂了的汤圆,塌鼻子,八字胡,下巴上插几缕鼠尾巴须,一块大黑痣点在鼻头模样丑陋。这张麻脸曾引来诸多嘲笑,但俺娘告诉俺,丑脸有福相,人不靠外相靠内相。俺娘年轻时扎两束麻花辫,跟着唱戏班子到处卖唱。俺娘身手敏捷,舞台上活灵活现,一嗓子唱腔响透嘹亮。她十六那年嫁给了吹得一手好唢呐的陈大鼻子陈东西,也就是俺爹。俺爹的唢呐情声阵阵,吹得俺娘心如火烧。后来俺爹在俺刚满周岁那年抽上了大烟,迷上了赌彩,把辛苦了大半辈子挣得的家业抽光一半,另一半输光,自己就找了个破娘娘庙吊死在里头。俺爹缠着麻绳的头紫青紫青,舌头吐出老长,翻白的眼珠子瞪着娘娘像,好像在嘲笑:人命都救不得,你算什么娘娘!俺娘为把俺拉扯大,一把屎一把尿,抱着俺这个麻脸,手里端着一只破碗,身上破破烂烂,走街串巷地乞讨,受尽白眼。等俺长到十二的年纪,活蹦乱跳地跟着娘,赤脚踩着青石铺成的砖路,逢人就下跪,眼泪鼻涕一齐出,大喊干爹干娘。
天突然黑了,一片黑云遮住了我的眼。黑暗中俺听到王八念咒似地连续低沉的声音: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黑脸黑眼黑耳黑发黑手黑腕黑胸黑背黑腿黑脚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黑师爷急急如律令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阿玛……
天地间一片寂静,风停了,云散了,水不哗哗流了,只剩下这恼人的念咒声背景音一样骚扰着俺。俺心中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卸下鸟枪猛拉枪栓。没写完,等会再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少女注册中

本版积分规则

合作与事务联系|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喵玉殿

GMT+8, 2021-8-2 07: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